• 周末约会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叫李丽,在一所二流的师范大学里上二年纪。虽然比不上校园里的几位系

    花和校花美豔,不过人家有可爱的脸蛋,身体虽然娇小但C杯的乳房饱满坚挺,

    所以吸引了许多男生们的目光。对比压抑的高中,大学的日子让我感觉自由自在,

    唯一感觉不方便就是男朋友阿明和我不在同一城市,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让我们只

    能周末时才能见面。

      周五下等的长途公交车上人挤得像沙丁鱼一般。座位自然不用想了,我像挤

    在人群中,双手勉强能抓紧吊环,随便人们摇晃着。

      因为要见男朋友所以人家穿的稍微性感了点。里面是紫色的低胸小背心,外

    面套上灰色的长袖短外套,张开的领子暴露一大块出人家雪白的肌肤,让我的乳

    沟稍稍显露一点。下面牛仔迷你裙,还有黑色的超细网眼的长筒网袜。在蕾丝袜

    口和裙边之间,露出一截白嫩的大腿。

      这套衣服连同脚上的半跟鱼嘴鞋都男朋友买给我的,他喜欢看着人家穿的诱

    人点。我的家里并不富裕,所以找个男朋友的好处之一就是他可以承担人家一大

    比开销特别是购物上。

      又停了两站,车子更挤了。我被前后两个高大的男人紧紧挤压着,我感觉头

    昏和胸闷。身体完全无法动弹,屁股不知被什幺压迫着好难受。啊啊,这好像是,

    好像是一只手嘛。天呀,是故意的吗。

      男人的大手从后面摸在我的屁股上,好讨厌,又遇到公车色魔了呀。我用力

    的扭动身体,可是我被挤压得连双手都无法放下。

      男人的手在我的屁股上轻轻抚摸着不时得用力捏一下。我在人群没法反抗,

    又无法呼救,被发现后好丢人的呀。路程还有半小时吧,忍忍就好了,希望他不

    要再过分。

      可以事情总事与愿违。男人的手不安份的向下伸进我的短裙里,抚摸着我大

    腿的根部,然后向上。我的裙子被撩起。因为裙子很短,只是撩起一点,就露出

    人家下面白色的低腰小三角内裤。男人玩弄着我的屁股,一只手还伸在我的大腿

    间,从下面压在人家的内裤上。

      啊啊好难受,手指隔着内裤正好压着人家的阴部,前后摩擦着。好痒哦,敏

    感的身体被陌生玩弄好丢人。我咬紧下唇防止自己叫出声来。

      「小美女,湿了哦」男人低低得在我耳边轻语。

      「求你不要,啊啊」我摇摇头。

      见到我只是忍让,他得寸进尺得把一只伸进内裤里。粗糙的手指直接抚摸着

    人家的阴唇。指头在阴唇间前后扣动,一点点滑进来,只是一节手指已经让人家

    的穴穴里湿润,滑腻腻的爱液分泌出来。下面的骚痒让人家不自觉的扭动屁股,

    却令人家肉穴里更多地方能被男人的手指触摸到,身体越发燥热。

      我尽力让本来高高抓着吊环的右手拿下来,阻挡公车色狼的魔掌。但是他突

    然用右手环抱着人家的胸口,不但让我的右手无法动弹,他的魔掌还紧紧捏在人

    家的丰满的乳房上,隔着衣服用力得揉捏着。

      小内裤已经被拉下一半,人家的屁股被暴露在外面。他的手指滑出人家的身

    体。当人家本以为能结束时,他并拢着四个手指对着人家整个私外快速而又有力

    得前后揉着。那里已经满是湿滑的爱液,粘粘地在身体上难难受呀,一些都流到

    大腿了。一根热热硬硬的肉棒顶在我的屁股上,上下摩擦着,不时的顶进人家臀

    缝中。

      在挤满乘客的公车上,幸好他无法进行更深一步。我闭上双眼忍受他对我胸

    口、私处的蹂躏. 火热的龟头肆意的向人家臀缝中疯狂前刺,顶在人家娇嫩的小

    菊洞上。我尽力夹紧双腿阻止他,直到一股滚烫的液体喷在我的臀缝中。

      「嘿嘿……小美女,这次就先放了你。」下面的湿滑的大手停下来,把手上

    的沾液擦在我的大腿,然后把正在缩小的肉棒上的液体在人家的屁股上摩擦几下

    后草草拉起我的内裤。松开环抱着我的右手,我终于脱离了这个色魔的魔掌。

      从公车上下来的人家几乎要虚脱了。一半是因为拥挤的人流一半是因为色魔

    的骚扰。在人家短裙下,我的私外还粘满着沾滑的体液,湿湿的内裙紧贴身体。

      走路时人家充血的阴唇摩擦着内裤带来微微的骚痒。支撑着疲惫的身体回到

    阿明的出租屋里,人家无力得倒在沙发上。分开双腿,脱下湿透的小内裤,人家

    小心地用纸巾擦拭湿淋淋的阴部。

      真是要命,敏感的阴唇在公车色魔的挑逗下已经充血膨胀,微微分开着,露

    出里面红红的嫩肉。粗糙的纸巾摩擦着阴唇更令人家更加骚痒难受。

      人家真一个淫蕩的女人,只是被人性骚扰就已经这样。无法再忍受的我把左

    手中指慢慢插入湿淋淋的肉穴里。中指慢慢在里面抽动,指尖扣动穴里的层层嫩

    肉。

      「啊啊……」人家躺在沙发上低低呻吟着。再一根,再一根手指。

      让我的食指和无名指也深入肉穴里,大拇指则用力的压在膨胀的阴核上揉动。

    小穴里三根不停搅动的手指给身体带来强烈的快感。解开衣扣,我的右手用力地

    揉捏丰满的乳房。深红色的乳头硬硬地夹在手指间被。推高丰满的乳房,让舌头

    能勉强舔到充血的乳头。我就这样在沙发淫蕩的自慰着,扭动美丽的身体,发出

    撩人的呻吟。

      开动门锁的声音把沈浸在自慰快感中的我惊醒,阿明回来了。

      看到在沙发上撩人的我,他有点惊讶。我还保持着自慰的样子,手指的动作

    并没有停下。

         「啊啊老公,你才回来呀,人家好难受哦……啊啊……」我对着他嗲嗲地呻吟

    着。

      「小骚货,等不及我回来就自慰了,是不是特想我呀。」李趴我身上,亲吻

    人家的乳头。

      「一个礼拜不做,受不了吧。」他一边亲吻一边脱下衣服。

      我们赤裸相拥在一起。人家张开双腿,把一直在穴里的手指抽出给他看上面

    晶莹的爱液,把手指放在他嘴里让轻轻吮吸。

      「好骚呀,老婆湿了好久了吧,今天为什幺这样骚。」他咬着人家的手指轻

    轻问。

      人家低下头,用小手上下套着他火热的肉棒。

      「因为,人家今天在车上,……被人从后面摸的,好难受,他的手指弄的人家

    好难受,还没有被……所以好痒好湿的。」说出被性骚扰的事让人家有种莫名的快

    感。

      「他用手指扣弄着我的肉穴。」

      「都是我的老婆太性感太招人了。让我看看你的小逼,是不是很好想要呀。」

    手指熟练地在人家阴唇中滑动,很快的他找到我的阴核,便不客气的按着它,轻

    轻的抖动。

      「啊啊…好坏……啊啊…不要嘛……不要这样好难受的啊……进来嘛…求你

    了。」我双颊飞红淫叫着。

      「好骚,老婆的逼被我操了有一年了吧,老婆喜不喜欢被老公操呀?」他喜

    欢是这样羞辱人家。

      被这样羞辱却让人家感觉好刺激好兴奋,我真是淫蕩的女人。

      「是的老公,人家喜欢啊……啊啊……人家想要被你……操的……」我感觉穴穴

    里像有虫子一样骚痒难耐,恳求着他,下面的爱液已经泛滥了呀。

      阿明拽过我的身体,把人家翻过来。我趴在沙发上蹶起丰满的屁股。李明站

    在身后扶着人家的细腰儿,把火热的大龟头面顶在阴唇间上下摩擦几下后突然猛

    的顶进我的淫穴里。

      「啊啊……啊啊……」皱着眉头我闭上眼痛苦地呻吟。整根刺入的肉棒在爱

    液地润滑把人家的肉穴一下子填满,然后在里面慢慢抽动起来。

      「啪……啪……啪……啪……啪」屁股被狠狠撞击着,身体随着他的节奏在沙

    发上晃动。花蕊深处被他的龟头重重顶着,从肉穴里传来阵阵酥麻和微微的痛

    楚,让身体好兴奋好舒服。

      「啊…………好舒服……天啊……哦……哦……好深……撞死人了,哎……哦……

    啊……」人家双手紧抓沙发淫叫连连,向后扭动屁股迎合着阿明。

      阿明俯下身体亲吻着我的肩头,双手环抱着用力抓着人家前后晃动的乳房。

      本来饱满的乳房在他手指被捏得不成形。人家肉穴里的肉棒抽动得愈来愈剧

    烈,爱液被挤压着发出「扑哧扑哧扑哧」的声音。

      「老婆的小逼真诱人,让我来操烂这里。」肉棒深深顶着人家的花蕊,在里

    面肆意沖撞,快速跳动的龟头摩擦着我敏感的穴肉。速度越来越快,突然他深深

    得顶在我肉穴的深处,一股滚烫的精液射进来,令人家浑身一颤。

      「天呀,太快了啊啊……好坏哦……不能在里面的啊。」

      最怕被内射了,我可不弄想出人命。

      「嘿嘿嘿。没有关系,不会那幺巧的呀。」他从我身体上爬出来,让变软的

    肉棒滑出来。翻过我的身体,用手指抚摸了几下人家充血的阴唇后探进张开的肉

    穴中。

      「来,老婆站起来,看看能不能流出来。」

      「坏蛋,不要,啊啊……啊……」人家知道他才不是那幺简单地想让精液流

    出,不过还是支撑起身体。因为他的手指还在我的肉穴里,所以我只能把双腿大

    大地分开来,双手扶着他的肩膀勉强站立。

      在人家穴里的四个手指突然张开来,我的穴一下被撑开到极限。

      「啊……啊…痛嘛,啊啊……啊………啊啊啊……啊坏蛋……啊……穴会坏的

    呀……啊啊……」白色精液从穴里流出,顺着大腿流下来。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