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芳芳童话集-序
  • 发布时间:2018-08-28 17:5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小芳芳童话集-序

    很久很久以前~在很遥远很遥远的一个小岛香港之上,住着一对小兄妹,哥哥小志是个刚满18岁的小男生,而妹妹小宜则比他小一年,是个活泼可爱的漂亮女孩。就如普通的少年少女一样,两人一直过着平凡的生活,但因为一次偶然的遭遇,使他们踏上了一个奇妙的旅程。

    故事的开端由一次旅行开始~

    小志小宜两兄妹自小丧母,而父亲又因工作关係经常不在家中,所以打从小时候开始两人便互相照顾,感情非常要好。

    今次由于父亲要到德国出差三个月,想到离开香港的时间这样长,把两个小孩子留在家中也是不放心,于是便索性带着两人一起到当地小住一段时间。

    可以到外国游玩加上又不用上学,两兄妹都表现得十分兴奋,虽然说是一家人去,但因为父亲工作繁忙经常不在家,两人还是独自四围逛的多。

    开始时人生路不熟,小志小宜都不敢去太远的地方,但过了一段时间胆子渐渐大起来,也就四处游玩。

    这天两人来到一间小小的书店,从外面看到布置蛮古色古香颇有趣的,于是便走了进去。

    店子内没一个人,甚至连店员也没有,这种小书店,平日大概都没几个人会进去吧。

    可是两兄妹看到这种情况反而觉得安心,因为两人既不懂德语,英语也不灵光,没人可以轻鬆的看,胡乱翻阅书中的图画。

    两人好奇的东碰碰西碰碰,无意间小宜看到一本封面相当残旧、外面以一条啡黑色小皮带包裹着的小书。

    咦?这种残破不堪的书怎幺要用皮带包起来呢?小宜觉得奇怪,于是便把哥哥叫了过来。

    小志看了亦觉蛮特别的,于是便尝试把皮带打开,可是弄了很久,就是怎样都打不开,小志说:「可能皮带是上了锁的呢。」

    「这种破旧的书都要封起来?」

    「说不定是什幺藏宝图呢?」

    在好奇心驱使下,两人无论如何都想打开看看,最后小宜从椅上找到一把剪刀。

    小志看着反正没店员看守,于是便拿起剪刀,战战兢兢的剪向皮带,哢嚓一声,皮带顿时断成两截。

    「呼呼~~」就在皮带断开的同一时间,店内突然雷声大作,一阵灰黑色的汙云团团围着两兄妹,把他们吓得半死,定神一看,竟然看到一个全身赤祼的德国男人站在面前。

    男人算是属于高大健壮那一种吧,面貌亦相当俊俏。只见他全身一丝不挂,伉健的阴茎虽然垂下,但仍显出巨大无比。

    小宜还是个纯情的小处女,看到这样坦露下身的男子不禁面红耳热,她害怕的躲藏在小志身后,双眼却没有离开过那大阳具,一直牢牢的盯着男人下体。

    男人望着两人说:「小男孩,你们干了什幺?」

    很明显他说的不是中文,但不知为何,两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小志强忍惊慌,说:「没、没什幺啦!」

    男人一看小志手上的剪刀和半断的皮带,眉头一皱:「你们果然是把封印解开了,难怪我会出现在这?。」

    「封印?」兄妹两人同时大叫。

    男人点一点头说:「我是克斯拉夫,是守护格林童话的使者。」

    小志好奇的说:「守护格林童话?」

    男人回答:「对,格林童话是雅科布格林和威廉格林兄弟自1808年起,搜集各种德国民间传说,编写而成的童话集。」

    「嗯。」两人点点头。

    「但到了1870年,一个名叫雅哥的魔术师认为这些童话原本是属于德国传统的,不应由格林兄弟据为己有,于是落下咒语,要破坏这个伟大的童话集。

    后来此事被一个善良的魔术师发现,于是他创造我来看守着童话世界的和平,并以封印带将雅哥的咒语封住。但刚才你一剪却把封印解除了。」男人一口气把故事说完。

    小志问:「那会有什幺问题?」

    男人歎一口气,摇摇头说:「影响就大了,封印解开,童话内的故事就会有所变动,青蛙王子会被烤死,白雪公主被七个小矮人轮奸,小红帽遭狼兽姦,灰姑娘则被姐姐性虐待致死,总至内容会变得不堪,小孩子看后会有不良影响。」

    小志摸着下巴说:「这种内容适合大人看嘛,贴上网不就行了吗?」

    男人一听勃然大怒:「你们犯了弥天大罪,还说这种风凉话?」

    小志不满的说:「既然是这样重要的东西,就不应随处放嘛,我们只是小孩子,又怎懂得那幺多?」

    男人歎一口气:「没办法,这儿的读者比较性子急,节奏一慢,就不肯回应了。」

    两人不明白男人说什幺,反正只知道有麻烦就是了。

    小志自知理亏,说:「那要怎幺办啦?」

    男人说:「我可以用法力带你们进入童话故事世界,然后将故事纠正回原来面目。」

    小志问:「那怎幺你自己不去呢?」

    男人说:「我会跟随你们,在遇上危险时出手相助。」

    小志心想:「分明就是把我们当作跑腿嘛~守护童话世界是你的工作,却这幺容易就被两个小孩解开了,明显是失职啦,怎幺还把我们拖下水~」但碍于对方比自己整整高一个头,加上又有法力,也就不敢多说。

    小志问:「不去行不行?」

    男人答:「行~但你们就永远留在这店子,不能出去。」

    「那即是不行嘛~」小志满肚子不满,咕噜着说。

    男人催促说:「时间无多了,我们立刻起程吧!」

    小志又问:「我们要怎样才能进去童话世界啦?」

    男人答:「很简单,只需将我的精神力涂在脸上,就可以去。」

    小志不明所以,奇怪的问道:「什幺是精神力?」

    男人没问话,只是指着自己的下体

    什幺精神力?是精力啦~

    男人脸上一红,不好意思的说:「不过我有一百多年没泄过精,都不知怎样做了,你们要帮一帮我。」

    小志又是一脸不满,略为迟疑的说:「你不是要我替你打手枪吧?」

    「对。」男人点头

    「你不是同性恋吧?」小志咕噜着。

    此时一直躲在小志背后的小宜站了起来,拍一拍心口,自告奋勇的说:「哥哥,这种事男孩子不好办,还是由我来做吧。」

    小志听到妹妹居然挺身而出,大吃一惊:「小宜你会打手枪吗?」

    小宜粉脸红红的答道:「哥哥你经常和我一起,小宜都有看过你在洗手间打手枪好几次,我想我可以的。」

    哗啦啦~原来以前都被妹妹看光了啦~

    小宜满面通红,低下头走到男人面前,盯着下体那浓密粗犷的阴毛,抖震震的拿起男人那巨大的阳具。

    「好大哦~」其实哪里是什幺自告奋勇,刚才一看小宜已经想碰一碰这吓人的家伙,现在正好是个机会。

    小女孩细心的翻开包皮,两只细细的指尖以试探的形式轻抚龟头前端,弄得男人不禁发出「哦~」一声的讚歎呼声。

    由于男人的阳具实在太巨大,小宜左手托着,右手五只手指则不断轻抚龟头和茎身,只见阳具慢慢坚硬起来,活像一支大钢炮似的,叫小宜的小心脏不断碰碰的跳。

    小志看在旁边,也不禁心惊:「老外果然是不同。」

    小宜虽然没有经验,但也知道差不多够硬了,于是右手握着茎身,前后摇动,而左手也没偷懒,不断抚摸男人那软软的阴囊,连袋中那小蛋蛋也摸个饱。

    「呀...男人的鸡鸡...原来是这样子的...」

    男人又是讚赏:「小妹妹,你的技巧不错,但我实力强横,加上整整一百年没出过精,恐怕你弄半天也弄不出来。」

    小宜问:「那...要怎样做呢?」

    男人点着头说:「我有一百年没见过女人胸脯,最好你脱下上衣,我想可以快点完成。」

    小宜握着如此粗大的阳具,嫩嫩的小手也感酸痛,听到可以加快男人的兴奋,也就不加细想,一口气的把上衣和胸罩都脱过清光。

    小志想不到妹妹会有此举动,想想以前虽然想看也从没有胆子向小宜提出,现在竟然搭单看了。

    「哦~~」17岁的完美胸部线条叫两位男生都讚赏不己,配上粉红色的乳尖,实像两朵刚熟的小蓓蕾。

    看到亲妹妹的乳房,小志的下体也不禁立时挺了起来。

    男人被愈弄愈爽,也就不客气的把手伸下,以粗大的手指玩弄着小宜那鲜嫩的乳首。

    「好柔软,女孩子就真是不同~」男人一直讚歎。

    小宜连男孩也没接触过,乳房当然亦从来未经玩弄,现在这样被摸着,也不自觉地发出娇媚的呻吟声:「不要...好痒哎...」

    「呀~我都很想摸摸呀~」看到小宜赤裸上身的替别个男人手淫,小志原本已经十分兴奋,现在加上妹妹的淫声,就更觉得无比诱惑。小志摸摸下体,但觉愈胀愈难受,终于忍受不了,也不顾得身为哥哥的尊严,飞快的脱下裤子,拿出自己的阳具打起手枪来。

    「呀...哥哥看着我打手枪了...」小宜看到哥哥的丑态,想到现在自己还不是一样淫蕩,下体不禁湿了起来。

    弄了差不多三分钟,男人一副享受表情:「小妹妹,我要泄精了,你要紧记用脸把精力接着,最好把嘴巴也张开~」

    小宜紧张地说:「是~是~」

    说完不到两秒,男人白色的精液便有如火山爆发,从龟头小穴源源不断地射出。

    小宜不敢怠慢,立刻用小脸把精液接住,鼻子和小嘴都沾满了浓浓的白浊,但因为份量实在太多,仍有不少滴在地上。

    小志方面还未完事,心中暗骂:「才三分钟货色,又说什幺弄上半天都弄不完~吹牛鬼~」

    「呀...吞了一点点...」小宜看到男人的精液都射了出来,手才缓缓的停下来,摸摸被沾得滑润的脸庞,禁不住又望向小志的肉棒。

    妹妹在看着,小志也不好意思继续打手抢,只有硬生生把还挺起的阳具收回裤中。

    「今天晚上一定要叫妹妹给我打!」小志暗暗盘算着。

    男人在享受完后,向两人说:「你们多大了?」

    小志回答:「我18,小宜17。」

    男人听后,懒洋洋的说:「都这幺大了,还相信真有这种事吗?」

    小志一听,觉得不对劲,面色一沈:「你不会是骗我们的吧?」

    这家伙~作个故事来要我妹妹给你打手枪?

    男人急忙说:「当然不是,我的意思是只有你们这种有童心的孩子才能进入童话世界。好了,把我的精神力涂在脸上,我们立刻起程吧!」

    说完小宜便把脸上的精液分给小志,替他涂在脸上。

    想到脸上都涂满了男人的精液,小志不禁想吐。

    「好吧~出发!」

    说完男人双手一挥,三人便缓缓升起半空,正式向奇妙的童话世界进发~

    到底小志和小宜两兄妹会有什幺遭遇呢?他们能否回复童话故事的原来面目呢?

    小芳芳童话集-灰姑娘篇

    三人在黑暗的空间漂流了一会后,便降落在一片青翠的草地上。

    小宜望一望四周环境,奇怪的说:「唷~这就是童话世界了吗?没什幺特别啊,我还以为到处都有一些奇珍异兽在走动...是了,这儿是哪个童话故事的世界?」

    小志立刻抢着答:「我知道,这儿有一个湖,是丑小鸭!」

    小宜面上一红,拉着小志说:「哥哥哎,丑小鸭是安徒生童话啦~」

    男人说:「这儿是灰姑娘的世界。」

    「灰姑娘?」小宜兴奋的大叫起来:「我最喜欢这故事的啦~灰姑娘是我小时候的偶像啊~」

    反而小志不以为然:「有什幺好看?只不过是贪羡虚荣的故事吧?女生就总喜欢不劳而获,飞上枝头变凤凰~」转头又问小克:「其实雅哥是怎样改变童话世界的呢?」

    男人拿起手上的书,说:「雅哥将咒语落在这本书上,现在世上的格林童语内容都会变成如此书描述一样,如果三年内不把它封印,童语世界就永远不能回複原貌。」

    小志有点明了:「那在这本书内描写的灰姑娘是怎样的哎?」

    男人看一看内容说:「灰姑娘会被她两位姐姐性虐待,而王子则娶了她的继母。」

    小志想了一想,说:「其实这个故事蛮好喔,王子可能本来就有恋母狂,这种不拘年龄的爱情十分伟大啊,而且让小朋友早点知道性虐待,使他们日后可以包容更多不同的性取向,不是比原来的更有意义吗?」

    小志说得兴奋,看到男人怒目而视,也就不敢再说

    男人说:「现时仙蒂罗拉应该被她的姐姐困在家中,我们立刻去救她吧!」说完便预备起行。

    小志拉着男人:「先生,你最少先穿回衣服吧?」

    男人亦发觉自己赤身露体,无疑是不能在闹市走动,但他解释道:「因为我不是人,所以是不能穿人类衣服的。」

    小志说:「那要怎幺办?」总不可能把大阳具一摆一摆的在街上行吧?

    男人说:「我可以把身体缩小,藏在你们的身边。」说完便把自己缩成两寸般大小。

    小志想:「现在你这幺小,弄死你,不就可以不用干这些麻烦事?」

    但细心一想,自己可能会永远回不了现实世界,也就打消念头。

    小志预备把缩小的男人放在口袋?,但男人反对:「我怕冷,你这样子我很容易死掉,请放我在较暖的地方。」

    小志觉得此家伙实在太烦了,不满地说:「那又要怎样啦?先生~」怕冷又不穿衣服,除了活该还可以说什幺?

    男人脸红红说:「我刚才看到小宜小姐胸前有一罩子,那儿应该够温暖的了。」

    小志不禁暗想:「好一个百年大色鬼~」

    小宜没法推辞,只好拉开胸罩,把男人放进去。男人躺在软绵绵的胸脯软肉之上,不禁高兴得唱起歌来:「处女的胸脯柔又软唉~」

    「我都想摸摸唉~」小志这时倒有点点羡慕。

    两人通过森林,走到人来人往的大街市集,眼帘所见儘是各种欧陆式建筑的房子。小志扬着眉说:「这幺多房子,怎知灰姑娘在哪儿呢?」

    就在同一时间,两个容貌中上的女孩子从一间颇为朴素的房子走出来,一面

    行一面说:「仙蒂罗拉这小妮子,才玩了一会就晕了,回来一定要再教训她。」说着便气冲冲的离去。

    小宜指指面前的房子说:「是这儿啦~」

    小志摆一摆手:「真的那幺巧合?」

    男人从胸罩伸出头来,说:「没办法,都说过这儿的读者性子急,剧情超过500字就不肯回应的了。」

    虽然不知道男人在说什幺,但两人不禁想:「这儿的读者都挺烦啦~」

    两人偷偷进入房子,可能因为这个时代属太平盛世,没几个小偷,所以一般房子都不设门锁顺利进入屋?后小志对小宜说:「小宜,你在这?把风,我上去看看有什幺线索。」

    小宜答好,之后小志便独自上二楼。

    二楼有四间房间,小志看了两间都落空,到了第三间,终于看到一个双手被麻绳系着、全身赤裸的女孩子。

    「天~这女孩好可怜啊~」小志大惊沖上前去,只见眼前女子一头金髮,脸蛋异常俏丽,看样子大约只有十四、五岁,胸部却不比小宜的小,两颗乳头红铛铛的,活像最美味的小樱桃,鲜豔欲滴;下体毛髮成浅啡色,有如初生婴儿的柔顺细嫩。小志从没看过如此漂亮的女孩,加上又是浑身赤裸,立时觉得喉干颈涸,下体亦不禁挺了起来。

    看了一会,更忍不住伸手去摸摸少女的胸部。

    好柔软啊~皮肤又细嫩~原来女孩子的胸部是这样美妙的。还有这乳头...

    怎幺是硬硬的啦?

    小志摸得起劲,索性双手齐来,还用嘴巴吸食那美味的樱桃,弄得仍未清醒的女孩发出轻轻的呀叫声。

    玩弄了一会,小志意犹未尽,却又发觉另一边更有趣:浅啡色的阴毛!

    小志从未看过真正的女孩下体,这时候不禁紧张起来,把手在阴毛上轻轻抚摸几下,之后慢慢把女孩双脚打开。

    好漂亮~女孩的阴唇像两块粉红色的小花瓣紧紧闭起,中间可能是刚才经过姐姐的虐待,有点湿湿的液体。

    「原来没马赛克是这样子的~」小志心中讚颂造物主的伟大。

    其实这时候小志的阳具已经硬得不能再硬,他用手摸了女孩的阴户一会,便忍不住想要插进去。

    「反正只是童话人物,又不是真人,上一下没什幺关係吧~」等待了十八年的处男,终于要说再见了。

    小志脱下裤子,爬上床把挺起的阳具对準女孩的阴户,準备一口气插进去这甜美的小蜜穴。就在正要爽的时候,背后突然大响一声:「哥哥你做什幺啦?」

    回头一看,竟然是妹妹小宜!

    原来小宜见哥哥久久还未下来,怕他有意外,于是跑上来看看,想不到会看到哥哥在预备插穴。

    小志看到妹妹,不好意思的说:「小宜,哥哥想试试做爱的滋味~」

    小宜大嚷:「哥哥你怎能这样,仙蒂罗拉是王子的新娘子啊,你怎可以把人家上了?」

    小志已经如箭在弦,又怎忍得住不上面前的女孩?于是一脸可怜的说:「小宜,哥哥当了十八年处男,真的很想试试性爱的滋味呀,你知我找不到女朋友,

    又不能上你,给哥哥一次机会嘛~」说时还提起硬朗不已的阳具,向小宜展示他的惨况

    小宜羞着脸说:「我们是兄妹,小宜当然不能和你爱爱,但人家可以替你打手枪嘛。」

    小志大声说:「打手枪又怎及得上真做?」

    小宜没小志办法,说:「但你这样做等于强姦嘛,最少也要先问问仙蒂罗拉吧。」

    小志把脸伸向女孩,小声的说:「仙蒂罗拉,我是小志,我想上你,可以吗?」

    女孩意识还未恢复,只是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

    小志向着小宜大声说:「她说好啦~」说完也不待小宜回答便一挺身子,一口气把阳具直插进小穴去。

    仙蒂罗拉下体虽然已经湿透,但始终仍是处女,被小志的棒棒一插,不禁大叫起来:「哎~~」

    「哥哥呀~你好过份!」小宜看到不上都上了,所谓大势已去,也没小志办法,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时偶像被哥哥猛插着。

    「原来插入女孩子身体的感觉是这样动人的。」小志但觉下体被暖暖的温软嫩肉包围着,一前一后抽插时磨擦的快感由阴茎直达脑中,爽得不得了。小志愈插愈舒服,每一下都插到最底,发出啪啪的碰撞声。

    仙蒂罗拉被插得起劲,也不断发出「呀~~呀~~」的淫叫。

    小宜头一遭看到真人表演,对手又是亲哥哥,不其然亦有起感觉来,她摸摸自已的下体,哗~竟已经都湿透了。这时候胸罩内突然传来一声惨叫,男人从胸罩边伸出头来,有气没力的说:「小宜小姐,如果你下次有反应,请先告诉我,刚才你的乳头突然硬起,几乎把我压死。」

    小宜脸上一红:「不好意思~」

    小志插了一会,挥手向小宜说:「好妹妹,过来看哥哥第一次的感人场面吧~」

    小宜呸了一声:「啋~哪有叫人看这些的~」但却又真的走上前去,眼睁睁的看着哥哥硬挺的阳具在女孩的小穴出出入入。

    「呀~爽呀~~真是太舒服了~」看着娇美可人的美人儿被自己插得浪声连连,连原来白晢的肌肤亦染上一片红霞,小志就更是兴奋

    「哗~哥哥插得好狠啊~换我一定受不了~」小宜看到小志的阳具插得又狠又急,暗暗心惊。

    大约抽插了三分钟,小志已经觉得不行了。一阵热流从输精管涌上,果然不到几秒,便发射在仙蒂罗拉体内。

    「哎~我比男人还差呢~」在妹妹面前这幺快完事,小志觉得甚没面子。

    其实也难怪的,始终小志第一次尝性爱滋味,对手又是处女,剌激大一点也不足为奇嘛。

    完事后小宜看到哥哥的阳具从仙蒂罗拉体内抽出,整支阳具湿湿的沾上红红的处女血,弄得她脸红得发紫,暗自发誓一定不会给男生插。

    这时候背后又是一声大响:「你们是什幺人?」两兄妹回头一看,原来是仙蒂罗拉的两位姐姐回来了。

    二人看见小志躺在床上,仙蒂罗拉的下体缓缓流出精液和血,知道妹妹被这男子上了,凶巴巴的大叫:「可恶,你这色鬼居然把我妹妹强暴了,我们要教训你!」

    小志刚刚经过剧烈运动,还未定神,对眼前变化不知如何应付,不消一会,已经被两姐妹绑在床上。

    「你们想怎样啦~」小志大惊。

    两姐妹奸笑着说:「你刚才怎样对我们妹妹,现在就要怎样对你!」说完便用绳子在小志软软的阳具上打一圈子,双手拿着麻绳两边,用力向外一拉,小志登时痛得呱呱大叫:「断啦断啦~」

    二家姐还从衣柜拿出皮鞭,淫笑一声:「可以玩一个晚上啦~」

    小宜看到哥哥身陷险景,又没能力相救,几乎哭了出来。这时男人又伸出头来:「小宜小姐,你哥哥有危险,让我出来救他!」

    「哦!」小宜立刻把男人从胸罩拿出来。只见男人扬一扬手,身形立刻变回原状,两姐妹看后大惊:「你是什幺人?」

    男人一副兇神恶煞的样子,以高昂的声线说:「我是克斯拉夫,是保护小志的,你们不可胡来~」

    两姐妹看到男人的慑人气势,心自一惊,不禁退后两步:「你想怎样?」

    男人指着自己下体,脸红红的说:「要玩,就和我玩~」

    两姐妹看到男人较小志俊俏得多,下体又够惊人,于是想也不想便答应了。

    接下来三人大玩性虐待游戏,看得小志又再次挺起来,想着反正闲着没事可做,便索性再上仙蒂罗拉一次。

    「呀呀~好舒服喔~用力点~」经过了刚才的一役,仙蒂罗拉的反应明显比刚才强烈得多,小志插得她喘叫连连,一时间房间内春色无边,最惨的还是小宜,都不知把眼睛放在哪儿才好。

    「你们这些人好讨厌啊~」最后没办法,由于两姐妹玩的游戏实在太不堪入目,小宜还是选择看哥哥和仙蒂罗拉的春宫戏。见到哥哥的阴茎不断在仙蒂罗拉下体抽插,小宜亦感到下体愈来愈涨,便也不顾害羞,伸手指往小穴自慰起来。

    如此这般,不知淫欲了多少时候,一个打扮朴实的妇人从外面回来,原来她就是仙蒂罗拉的后母!

    后母看到三人没有大惊,反而十分和善的说:「你们有朋友来玩吗?那不阻你们了,我先去弄晚饭。」

    弄了一个多小时,后母才叫三人穿回衣服吃饭。其间两位男仕都各射了五次,再来恐防真的一命呜呼。

    饭后后母笑着问小志:「仙蒂罗拉都很少有朋友来玩,你们是哪里人啦?」

    小志不知怎样回答,随口说:「我们是东方来的。」

    后母问:「那不是很远?那你们住在哪里呢?」

    小宜摇一摇头:「我们没地方住的啦~」

    后母说:「是吗?这幺晚了很难找旅馆的啊,反正我们这?有房间空着,如果你们不嫌弃,可以在这?住几天啦。」

    小志问男人:「喂,书中不是说仙蒂罗拉的后母很恶毒的吗?怎幺这样好人?」

    男人答:「童话故事给小孩子看,当然要黑白分明一点才容易明白,全部都是好人就没戏看啦~」

    小志心想:「世界真的太不公平了~」

    之后小志三人在仙蒂罗拉家住下来,两人每天做爱两次,经过几天相处,渐渐发展为一对小情侣。

    而男人亦和两姐妹玩得不亦乐乎,早上玩到晚黑,天天如是。

    至于小宜则只是靠自慰渡日,是最可怜的一个。

    过了一个星期,一天仙蒂罗拉兴奋地说:「今天到市集的时候看到了这个啦~」

    两姐妹拿来一看,是王子舞会的告示。

    仙蒂罗拉手舞足蹈说:「是舞会啊~我好想去哦~」

    大姐姐好言相劝:「妹妹,这是骗人的啦,王子出名是个大色鬼,这种舞会三个月便举行一次,王宫内贵族多的是,要娶妻又何需向外边找,其实他只是想吸引无知少女来给他玩弄吧。」

    二姐亦说:「对,听说他还是个变态,最喜欢在晚上看色文呢~」

    仙蒂罗拉仍不死心,嚷着说:「但人家想去看一下嘛~」

    两位姐姐知道仙蒂罗拉天生丽质,人又单纯,一定会被骗,所以坚决反对。

    后来后母知道了亦加以制止,仙蒂罗拉不禁伤心得回房间大哭一场。

    仙蒂罗拉回房后,小志问三人:「为什幺不让她去呢?」

    后母歎一口气:「唉~一入候门深似海,我们虽然不是有钱人家,但总算生活得开心,又何须高攀权贵加上仙蒂罗拉虽然不是我出,但我一直视她为亲女儿,不忍心见她被人玩弄呀~」

    两位姐姐亦是点头,眼神内流露出对亲人的关切神色。

    「这家人真是大好人哎~」想到故事中把她们描写成大奸大恶,小志不禁心酸起来。

    后母向两位姐姐说:「仙蒂罗拉年纪还小,明天可能会偷偷去,你们把她锁在房间,收起她的衣服,不要让她出去。」

    小志走到仙蒂罗拉房间,看到女孩仍在哭过不停,心头一酸,问道:「你真是很想去吗?」

    仙蒂罗拉点一点头。

    小志歎一口气,说:「如果王子看中你,你会不会嫁他?」

    仙蒂罗拉想也不想:「嫁给王子是每个女孩子的梦想,如果有这种福气,我当然会答应。」

    小志内心不禁一沈,但想到自己只是过客,根本就不属于这?,也便没话可说,想了一想,轻声跟仙蒂罗拉说:「我替你想想办法吧,你和王子是命中注定的。」

    仙蒂罗拉高兴地抱着小志,拥吻着他说:「真的吗?小志,谢谢你~」之后两人更做起爱来。

    但,这是小志最心伤的一次爱爱...

    晚上,小志问男人:「如果仙蒂罗拉没和王子结婚,那会怎幺样?」

    男人答:「那童话就即是没恢复原状,你们都回不了现实世界。」

    小志轻声说:「如果可以和仙蒂罗拉一起,我不回去都可以。」

    男人说:「那小宜怎幺办?你父亲失去了子女又不伤心吗?没有了灰姑娘的故事,那些动画製片商又怎有赚钱的机会?小志,你不能太自私~」

    望一望身边睡得正甜的小宜,小志都不懂回答了。

    爱情...本来就不是两个人的事...

    到了第二天,后母早上便要出去办事,临行时叮嘱两位姐姐要看好仙蒂罗拉。

    小志问男人:「仙女婆婆会什幺时候来?」

    男人一听大惊:「糟了!我忘了在这世界中仙女婆婆已经患上某种性病死掉了!」

    「死了?」小志紧张地说:「那不是还是和原来的故事不一样?」

    男人镇定的说:「不用怕,只要最后灰姑娘可以和王子一起,咒语还是会解除的。」

    小志着急地问:「你有办法吗?」

    男人说:「玻璃鞋和衣服我都可以变出来,但马车等生物就不行了。」

    小志咬一咬牙说:「没办法了,现在时间还早,我们赶路应该可以赶上晚上的舞会。男人,你去引开两位姐姐吧。」

    「包在我身上~」男人拍一拍心口,轻鬆的回答。

    「爱人们~我们又来玩啰~」两姐妹看到男人十分高兴,一同玩起性虐待来。

    「今次我要做主动的~」说完男人便把两位姐姐绑起来,不让她们动弹。

    小志看准机会,偷偷跑入房中拿出锁匙,把仙蒂罗拉放出来。

    「仙蒂罗拉,我们去吧!」小志说

    仙蒂罗拉担心的问道:「但这?离王宫那幺远,我们怎样赶得上?」

    小志拉着仙蒂罗拉:「不用怕,你跟我来吧。」接着便把仙蒂罗拉到门前,坐上男人变出来的脚踏车。

    「这是什幺啦~」仙蒂罗拉还未说完,小志已经拼命踏着脚踏车。一路上女孩温软的胸脯一直压在小志的背脊,但他一点旖旎之情都感觉不到,内心有的只是串串泪珠。

    「小志啊,现在后悔还来得及的...」

    跑了半天,两人终于来到王宫前。只见王宫外面金光闪闪,豪华瑰丽,仙蒂罗拉哗一声的大叫起来:「哗~好漂亮呀~我都没看过这样漂亮的宫殿~」

    小志看到女孩的兴奋之情,不禁自言自语的苦笑着说:「很快...你就是这?的主人...」

    仙蒂罗拉没注意到小志苦涩的神色,只是满怀高兴的握着他的手说:「谢谢你呀~小志~」

    「仙蒂罗拉,你穿起这些衣服和玻璃鞋吧。」小志说完,仙蒂罗拉便换上衣服。

    小志说:「我今晚十二时会在这?等你,要紧记是十二时」

    「嗯。」仙蒂罗拉点点头,之后便满怀高兴的步入王宫小志望着仙蒂罗拉轻盈的背影,只觉得女孩真的很美很美,鹹鹹的泪水不自觉的溢满眼眶:「把心爱的女孩送到别人怀抱...小志~你真不是男人啦...」

    时间飞快,但对小志来说这几小时并不易过,在夜色的草丛中这一星期跟女孩相处的欢乐日子有如录影带不断在脑海中重播,小志从不知道,原来自己可以为一个女孩哭上数个小时。

    好容易等到十二时,但仙蒂罗拉仍是杳然无蹤。

    「怎幺还未出来的啦。」小志心急如焚,不断扭弄着自己的手指头,期望事情不会出了什幺乱子。

    过了十分钟,终于看到女孩衣衫不整的从王宫跑出来,右脚没穿鞋子。小志急忙把她载上脚踏车,然后拼命离开。

    到了一个小森林,看见没人追来了,两人才停下来。

    小志看到仙蒂罗拉衣衫不整,大概都知道发生了什幺事,低声问道:「王子是不是把你...?」

    仙蒂罗拉满面通红,闭起眼睛微笑的点点头。

    小志但觉额头一黑,眼圈一红,心想:「只不过是第一次见面就做了?这个王子真是大色鬼!」

    你自己又何尝不是第一眼看到人家便上了呢?

    小志继续问:「那你高不高兴?」

    仙蒂罗拉笑瞇瞇的说:「得到王子宠爱,我当然开心啰。」

    看到女孩一副甜丝丝的表情,小志的心又痛起来。他按捺不住内心的情绪,握着仙蒂罗拉的手问道:「仙蒂罗拉,告诉我...你爱我还是爱王子?」

    仙蒂罗拉不知怎样回答,揉着眼睛说:「我今天才第一次见王子,当然是爱小志多一点啦。但我想王子可以带给我幸福的。」

    对这答案小志感到绝望:「你觉得真的会得到幸福?」

    仙蒂罗拉天真地点头。

    对啊~小志,人家本来就是天生一对,你才是第三者啊。

    你以为你认识仙蒂罗拉在先,她就会跟着你吗?你是什幺?人家王子才是主角啊。

    仙蒂罗拉看到小志目无表情,也不知男孩的心事,俏皮地笑说:「小志,很多谢你今次帮了我啦~」说完便脱光身上的衣服。

    小志惊讶地问:「你要怎幺啦?」

    仙蒂罗拉嘟一嘟嘴说:「刚才王子的表现很差哦,那儿又小,都没小志你一半好,弄得人家好想要~」

    仙蒂罗拉替小志脱去衣服,爬在他身上,熟练的替他口交起来。

    小志看到仙蒂罗拉美丽的小穴,想到刚刚才被别个男人插过,又想到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和仙蒂罗拉做爱,心更是隐隐作痛。

    野战,本来应该是很剌激的,但不知怎样,小志在整个过程中一点都不开心。

    她只不过是一个童话人物吧?你干嘛这个样子?

    灰姑娘的故事,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

    ************

    完事后光着身子的仙蒂罗拉躺在小志身上休息,小志突然灵机一动,从口袋拿出随身听,把耳筒放在仙蒂罗拉耳边放起音乐来。

    仙蒂罗拉大为吃惊:「这是什幺啦?怎幺有声音的?」

    小志笑说:「这是我们世界的东西啦,不过我没带替换的电池来,电池用完就不会有声音的了。」

    仙蒂罗拉听不懂小志的说话,只是抱着他说:「小志,你好神奇喔~」

    小志心想:「好神奇吗...可惜我不能把你留在身边...」

    这晚,两人就在浪漫的音乐中渡过。但小志知道,他和仙蒂罗拉的感情就像手上的随身听一样,始终也会有电池耗尽的一刻。

    就正如两人的恋曲终于也会有播完的一天...

    ************

    第二天,小志带着仙蒂罗拉回家,后母知道仙蒂罗拉去过王宫,也只得表示无奈:「女大不中留~要走的始终留不住。」

    「对不起...」看到慈母的悲伤表情,小志只有感到抱歉。

    不久,街上就传来消息,说王子要找昨天跟他共舞的女孩。

    小志对仙蒂罗拉说:「他们手上那对鞋子是男人为你特製的,世间上只有你能合穿,你走出去试穿,王子就会知道昨天的是你。」

    仙蒂罗拉说:「小志,你对我实在太好了,我真不知怎样报答你。」

    小志强忍眼眶泪水,牵着仙蒂罗拉的手问道:「仙蒂罗拉,其实你有没有爱过我?」

    仙蒂罗拉没有答话,只是点一点头。

    小志继续说:「那从今天开始,你就要把我忘记,一心一意对待王子。」

    仙蒂罗拉急着说:「我不会忘记你的。」

    小志紧紧抱着仙蒂罗拉,眼泪终究也忍不住滴在脸上:「答应我,你一定要忘记我...」

    ************

    接着仙蒂罗拉步出房子,外面已经有试鞋子的侍从在等候。

    之后,和童话故事中一样,仙蒂罗拉被接上马车,高高兴兴地出发到王宫男人拿着手上的格林童话集,跟小志说:「看,故事己经恢复原貌了。」

    小志打开「灰姑娘」的最后一页:「仙蒂罗拉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祝你幸福啦...仙蒂罗拉...」小志歎一口气,小声说。

    男人安慰小志:「小志,男儿志在四方,格林童话有二百多篇,漂亮的女主角多的是,总有更好的~」

    小志没有回答,只是狠狠的瞪着他,吓得男人亦不敢再说。

    过了一会,小志问道:「喂,男人,一直都叫你男人,其实应该要怎样称呼你?」

    男人又以高八度的声音说:「我的名字是克斯拉夫嘛~」

    小志面无表情的说:「克斯拉夫...太烦了,以后就叫你小克吧。」

    男人看到小志心情不好的,也就不敢有异议。

    小志搭着小宜的肩头说:「小宜,这星期辛苦你了,我们继续出发吧。」

    小宜笑咪咪的回答:「哥哥,没关係~」接着又小声说:「如果你有需要,小宜也可以替你打手枪的啊~你想的话...摸摸胸部也可以...」

    小志笑了一笑,摸摸好妹妹的头髮,小宜亦报以温柔的微笑。

    在向仙蒂罗拉的后母和两位姐姐道别后,小志抖一抖精神,回头向小克说:

    「小克,不早了,我们出发吧。」说完从口袋拿出随身听,耳筒传来香港歌手容祖儿的歌声。

    再见~

    我的初恋跟你一起也不枉

    未曾乘风出海怎破浪...

    再见了,我的初恋。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