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强暴内射女警官
  • 发布时间:2018-09-17 14:4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深夜,天桥警署的报警电话铃响了,在辖区裏的一个居民小区发生了盗窃行凶案。

    两名值班的男警察开着警车前去处理这起案件,这时的警署裏只有两名女警刘惠和许颖。

    刘惠今年;岁,当警察已经年了。

    她是刚刚当警察没多久的许颖的师傅,许颖今年才;岁,今晚是她第一次值班,所以刘惠特意和别人换班来陪许颖,顺便也指导一下如何处理突发事件。

    象这种半夜出去处理警务的事情已是家常便饭了。

    然而男警们离开没有几分锺之后,两名女警的噩梦就开始了。

    当她俩还在说说笑笑的时候,四名手持匕首的蒙面歹徒沖进了警署,他们目标明确地对两名女警发起进攻,而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的女警在没有反抗的情况下就被歹徒制服了。

    歹徒熟练地用胶布封住女警的嘴,用手铐将她们的双手反铐住。

    两名值班女警在警署裏被歹徒轮奸了。

    刘惠被歹徒按倒在自己的办公桌上,一名歹徒随即爬上了她的身体。

    他们熟练地扯开了她的警服,扒掉了她的警裤,用匕首将她的乳罩和三角裤割开,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一名歹徒分开女警的双腿,将自己早已勃起的阴茎奋力插入了女警的阴道之中。

    双手被反铐的刘惠无力反抗,只能任由歹徒将阴茎在自己的身体裏抽插,刺破处女膜的疼痛使她禁不住呻吟起来。

    而她丰满的双乳正在遭受着另一名歹徒的肆意蹂躏,乳头被他很命地揉捏着。

    终于身上的歹徒一阵抽动,一股股热热的精液直射入女警的阴道之中。

    一名歹徒从她的身体裏抽出了阴茎,另一名歹徒又爬上了女警的身体。

    又一轮无耻的强奸开始了,女警屈辱的泪水从她紧闭的双眼中夺眶而出。

    歹徒从身后将许颖按在了桌子上,因爲她穿的是警裙。

    她的裙子被向上撩去,浑圆的臀部就展现在了歹徒的面前,歹徒抓住她的三角裤只轻轻一扯,便使女警的下身暴露无遗。

    歹徒脱下裤子,勃起的阴茎抵住了女警的阴道口,身体向前用力一挺,阴茎便顺利地进入了许颖处女的身体之中。

    他的身体一下下奋力地挺进,阴茎便一次次深深地插到女警阴道的深处。

    他的双手也未停止动作,来到了她的胸前。

    女警的警服和乳罩被他用力地撕扯开,少女坚挺饱满的乳房在他的手裏遭受着前所未有的蹂躏,他的手指拨弄揉掐着她的乳头,他听见女警已开始发出低低呻吟的声音。

    强奸女警的兴奋使他很快就将精液射入了她的阴道之中。

    另一名歹徒当然也未閑着,他用随身携带着的摄象机将着罪恶的一幕幕情景拍摄下来。

    这强奸女警的令人兴奋的场面将是他们和同伙们回去吹牛、炫耀的好证据,也会使他们羡慕不已的。

    当同伙从许颖的阴道中抽出阴茎的同时,他便迫不及待地沖过去,对女警实施又一轮地暴力强奸。

    半小时后,当男警回到警署的时候,只看见两名女警被赤裸地绑在办公桌上,大腿根部流淌着的白色液体中夹杂着红色的血丝。

    林丽是在局刑侦处办公室裏看到这两名女警的,看着她们惊魂未定、痛苦不堪的样子,她不由怒从心中起。

    “畜生,”她愤愤地骂道”他们竟然动到警察头上来了,简直是胆大妄爲了!”她安慰着两名女警,并向她们保证一定抓到罪犯,爲她们雪耻。

    随后,她便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争取早日破案。

    然而,当他们还未有头绪的时候,第二天又有两名女警被歹徒轮奸了。

    女警王洁在下班途中遇见了一起车祸。

    当她骑车经过一段偏僻路段的时候,她看见前面一名骑车人被一辆面包车带倒在地,面包车及时地停住,驾驶员马上下车来看情况。

    出于警察身份的本能,王洁也下车来到出事地点。

    她看见骑车人已经昏了过去,驾驶员也一脸的焦急。

    “别急,救人要紧,先送他去医院,别的事回头再说。

    “她安慰驾驶员,”我是目击者,我会作证的。

    “于是她俩合力把伤员擡上车,汽车往医院驶去。

    伤员在最后的一排长座上,王洁坐在前排座上,不时回头看看他的伤情。

    可是她突然发现汽车并未驶向医院,而是出了市区,当她意识到有问题时已经太晚了。

    一把匕首突然从身后伸过来,抵住了她的喉咙,一个声音威吓道:”警察小姐,请不要出声,只要你乖乖地不动,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否则,你的小命难保。

    “受到威胁的王洁不敢反抗,只能任由歹徒对她进行侵犯。

    汽车在郊区的大道上疾驶,谁会想到,车上正上演着罪恶的一幕。

    歹徒把王洁拖到车后,按倒在后座上。

    他的魔爪伸向了女警丰满的胸部,开始对无助的女警实施强行的奸淫。

    歹徒开始慢慢地解开女警警服上的扣子,女警的乳房渐渐暴露在他的面前,他把她白色的乳罩向上翻去,一对结实的乳房从乳罩中弹了出来,粉色的乳头坚硬地翘起着。

    王洁下意识地用双手护住了双乳,她还从未被陌生男人碰过自己的身体,她惊恐地看着身上的这个邪恶的男人,哀求道:”求求你,放了我吧,求求你了!”歹徒并不爲她所动,他用匕首在女警的脸上轻轻划了以下,说道:”警察小姐,你不希望在你漂亮的脸上留下点什麽吧,乖乖地把手放开!”听到歹徒的威胁,王洁只能无奈地将手从乳房上放开,任由歹徒将她的一对乳房握在手裏肆意揉捏。

    她闭起眼睛,屈辱的泪水已经流了下来。

    玩弄了女警的乳房之后,歹徒把她的警裤连同三角裤一并从她身上扒了下来,他分开女警的双腿,开始玩弄起女警的阴部。

    他拨开女警的阴唇,手指在她的阴蒂上轻轻抚弄着,伴随着他的动作,女警的身体轻轻颤抖着,她低声地抽泣着无力地说着:”求求你,放了我吧。

    “他实在是忍不住了,看着平日裏威严的女警现在在自己的面前孤立无援任由自己玩弄的样子,他急切地想要占有她。

    他褪下了自己的裤子,把勃起许久的阴茎对準女警的阴道便用力插了进去,随即猛烈地抽插起来。

    强奸仍旧穿着制服的女警无论如何是一件令人羡慕的事情,他一边玩弄着她的乳房,一边奋力的将阴茎一次次深深地插入女警的阴道之中,直至将一股股粘稠的精液直射入女警的阴道深处后,他才象一滩烂泥一样倒在了她的身上。

    两名歹徒交换了位置,汽车仍在大路上疾驶,而此刻一次次深入女警阴道的是另一名歹徒的阴茎。

    当两人都在女警的身上满足了自己的兽欲之后,全身赤裸的女警被他们一脚从面包车上踢了下去。

    女警白灵则是在家裏被歹徒轮奸的。

    当她晚上下班回到自己的单身公寓,刚刚打开房门的时候,一只大手从身后捂住了她的嘴,随即她感到一把尖锐的匕首抵在了自己的腰间,一个声音低低的吓道:”警察小姐,请不要乱动,否则性命不保”。

    白灵只能顺从地被歹徒押进了房间,她听见身后房门关闭的声音。

    白灵知道一场噩梦就要开始了,因爲歹徒绝不是上门打劫的,他们一定另有目的,而那目的基本上就源自于自己是个女警–今天她是身着警服回家的!歹徒一般是不会袭击警察的。

    她已经听说了前几天发生在警署的轮奸女警的案件,她预料今天自己的命运也将会如此。

    此刻,女警的心中不由升起一种悲凉的感觉,自己严守多年的贞洁将被歹徒夺走!果然,歹徒将白灵的双眼蒙住,用胶布封住她的嘴,将她的手脚分开,呈”大”字型捆绑在她的单人床上。

    眼前漆黑的女警感到一个沈重的身躯爬上了自己的身体,无力反抗的她只能任由歹徒对自己进行侵犯与蹂躏。

    白灵警服上的扣子被歹徒一粒粒地解开,警服下女警雪白的肌肤和丰腴的躯体便展现在歹徒的面前。

    松开女警乳罩上的搭扣,一对丰满的乳房让歹徒急不可耐地伸出双手去抚弄和揉搓。

    歹徒的一双大手在女警的乳房上肆无忌惮地玩弄着,女警的乳头在他的揉捏下慢慢地坚挺起来,他忍不住俯下头去,在她的乳房和乳头上轻轻地吮吸着。

    女警扭动着身子想要躲避歹徒的侵犯,但无力的反抗只能更加激起歹徒的暴行。

    歹徒一边用舌尖轻舔女警的乳头,一边用手解开了女警的警裤,罪恶的双手便直接伸进了女警短小的三角裤中去了。

    歹徒的手指掠过女警柔软的阴毛,来到她湿润的阴部,由于双腿被分开捆绑,所以原本由阴唇夹成的肉缝已经张开,歹徒的手指可以直接接触到女警的阴蒂了。

    因爲双腿被捆绑,警裤不能从女警的身上脱掉,但穿着又阻碍了歹徒的行动,所以他干脆用匕首将女警的警裤和三角裤割开,一把将其从她的身上剥了下去。

    这样,女警乌黑的阴毛,粉色的阴唇和阴道口就完全暴露在歹徒的面前了。

    白灵在床上奋力地挣扎着,但却无法躲开歹徒的双手。

    她分明感觉到歹徒的手指一边在自己坚挺的乳头上揉捏,一边在自己神秘的阴部抚弄着。

    “放开我,你们这帮流氓,禽兽不如的恶棍。

    “她想拼命叫喊,但到了嘴边却成了”呜呜”的声音,象是呻吟一般,而她扭动着的身体上下起伏,更是让歹徒兴奋不已。

    歹徒甚至把头埋在女警的双腿间,开始用舌尖玩弄起女警的阴部了。

    歹徒吮吸着女警的阴蒂,舌尖一下下去轻舔她的阴道口。

    女警第一次遭受男子抚弄的身体怎能抵抗这强烈的刺激,尽管心裏是极度地抵抗和厌恶着歹徒的暴行,但是处女的阴道中竟然开始分泌出一股股的爱液。

    看着女警在自己的抚弄下身体发生的变化,歹徒开始发动最终的进攻了。

    他脱去身上的衣裤,爬到了女警赤裸的身体之上。

    女警的阴道口微微张开着,勃起的阴茎只稍一用力就顺利地进入了女警湿润的阴道之中了。

    随着女警一声痛苦的呻吟,她停止了最后的挣扎。

    她知道一切都已完了,自己的处女时代被歹徒画上了句号,反抗已没有任何意义,而且继续反抗只会换来歹徒更加粗暴的侵略。

    她无奈地躺在床上,任由歹徒一次次将阴茎猛烈地插入自己处女的阴道之中,泪水已印湿了蒙住双眼的遮眼布。

    歹徒一边沖插着女警的阴道,一边仍在玩弄着她的双乳。

    强奸女警给他带来从所未有的强烈快感,他几次忍住强迫自己不射精,爲了能在女警的身体裏多呆一会儿。

    但是一阵阵因摩擦而産生的快感使他终于忍不住将喷涌而出的精液直射入女警的阴道深处。

    白灵知道屋裏一定不止一个人,蒙住的眼睛仍能感觉到闪光灯的闪亮,以及一下下按快门的声音。

    她知道这丑恶的一幕幕被歹徒全都记录了下来,自己的身体将是歹徒们炫耀的资本,她难以想象自己的裸照被歹徒们传阅的情景。

    果然一个身体下去了,又一个身体爬了上来。

    同样又是一轮令人不堪忍受的蹂躏之后,女警再次被歹徒轮奸了。

    当歹徒从容离去的时候,女警已经被玩弄得几乎昏死过去? 市公安局的会议室裏,香烟的烟雾弥漫,林丽被呛得够受。

    但她顾不了这麽多,她正和几位领导争论着。

    这裏是男人的世界,只有她一名女警,但她绝对是这裏最得力最优秀的干警之一,她有能力在这裏发表自己的见解。

    发生了这几起强奸女警的案件,令公安局震动不小,局领导要求刑侦队限期破案,否则事情一旦传出去,会令警方很被动。

    刑侦队集中人力,建立专案组来侦破这些案件。

    队裏大多数人认爲这是一起有计划有组织的报複行动,估计有某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爲了报複警方以前的打击行动而采取的强奸女警的手段。

    然而,林丽却不这样认爲,她静下心来仔细分析了案情后,提出的见解是:有某个犯罪组织采用转移警方视线的方法,準备暗渡成仓。

    也许近日他们将有一桩大的行动,所以不惜采取这样的手段来引开警方有限的警力。

    这个设想得到了一定的认可,于是局领导任命林丽全权负责这项案件的侦破工作。

    林丽和队友们立即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之中,她基本已经找对方向了,头号嫌疑者就是本市近日裏刚刚换了头目的黑势力”黑虎帮”。

    “黑虎帮”原本是市裏势力较大的一个黑帮,无恶不作。

    但在不久前遭到警方的沈重打击,原来的头目都被抓获,势力已基本被消灭。

    不过原来的头子”黑虎”的弟弟”黑龙”从海外回来,又重新起收拾哥哥的摊子,好象又要建立起黑帮,现在正在警方的严密监控下。

    “黑龙”在海外也是黑社会的头目,这次回来,指不定回裏外勾结,那形势就更加严峻了。

    现在最有可能转移警方注意力的就只有他们了,况且他们正需要做一笔大买卖,一来筹集活动经费,二来”黑龙”也好树立自己的威信。

    但是他们的大买卖到底是什麽呢?这是林丽最伤脑筋的地方。

    办公室裏,林丽与自己的队友也是好友,刑警队支队长女警官许珂商量着对策。

    她们决定先安插一名线人到黑帮裏去,探探那裏的虚实。

    于是,许珂找来了自己的线人方宏,準备让他去卧底,获取情报。

    方宏今年’岁,他是在一起黑帮火拼的过程中被警方抓获的,由于他年纪小,且态度较好,被免于追究责任。

    但是,条件是他必须担当警方的线人,任务是爲警方提供情报,他的单线联系人就是许珂。

    近些日子来,他已经爲警方提供了不少有力的情报和证据了。

    但是当听到要让他到”黑虎帮”卧底的时候,他还是吓出了一生冷汗,因爲”黑虎帮”对付叛徒的手段是耸人听闻的,万一自己的身份暴露,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他有些哀求地看着许珂,希望能够不去卧底。

    许珂也知道卧底的危险,但又能有什麽办法呢,她只能耐心地说服方宏,并许以高额的报酬,当然这也是警方的最高限额。

    经过长时间的思想斗争之后,方宏终于答应了许珂的要求,但他也提出了一个令许珂矛盾不已的请求。

    他涨红了脸对许珂支支吾吾地说道:”许警官,我这次恐怕是有去无回的,可我长这麽大了,还不知道女人的味道,这是我最大的遗憾。

    如果许警官能帮我解决这个问题,我就死而无憾了。

    “看着方宏渴求的眼光,许珂不知该怎麽回答。

    其实他还是个孩子,卧底确实很难爲他了,而爲了破案而付出自己的身子,值得吗?她思想激烈地斗争着。

    虽然她已不是处女了,在警校时,她就把自己交给了自己的男友了,但那是自己所锺爱的人。

    而面对跟前的这个男孩子,自己能答应他的要求吗?当想到爲了破案,他所处的境地比自己更危险时,许珂终于下定决心,爲了争取早日破案,同时也爲了回报这名忠实的线人,她答应了方宏的请求。

    于是,在公安局的办公室裏,女警官躺到了沙发上,而準备去卧底的线人爬上了她的身子。

    方宏的手颤抖着解开了许珂衣服上的扣子,这是他第一次脱女人身上的衣服,而且是在脱一名女警官身上的警服!这怎能让他不兴奋,他几乎已经忘了是什麽原因使他能够在公安局的办公室裏与女警官发生性关系,他现在只想快点扒光女警官的衣裤,然后在她的身上举行自己的成人仪式。

    方宏已脱去了许珂的警服,继而解开了她的乳罩,女警官丰满的双乳呈现在他的面前,使得他激动得有些窒息,他学着在黄色录象裏看到的男人那样开始玩弄起女警的乳房来。

    男孩的手胆怯而又温柔地抚弄着许珂的双乳,稚嫩的手指轻轻地揉捏着她的乳头,一种异样的感觉传遍了女警官的全身,这不同于男友熟练的爱抚,甚至比它更爲刺激。

    这种新奇的感觉竟使得女警官逐渐兴奋了起来,她变被动爲主动,带领着这个毫无经验的男孩去享受性爱所带来的无比畅快的感觉。

    女警官坐起身来,挺起丰满的胸部,方宏会意地将嘴凑了上去,一口将许珂的乳房含在嘴裏轻柔地吮吸着,并不时地轻咬着她坚硬的乳头。

    女警官解开了男孩的皮带,把他的长裤和短裤一起脱了下去,年轻的阴茎高傲地勃起着。

    许珂低下头去,一口含住少男粉色的龟头,轻轻地吮吸起来。

    她现在不但是在满足方宏的要求,同时也是满足自己的渴望了。

    方宏哪裏经得住这样的挑逗,阴茎生来第一次被女性爱抚,而且是美丽的女警官在爲自己口交,他的双手抱住许珂的头,挺直身体,将阴茎一次次送入她的嘴裏。

    许珂还没吮吸几下他的阴茎就感到他一阵的抽动,一股股粘稠的精液直射进了女警官的嘴裏。

    方宏涨红了脸,看着女警官将自己的精液吞了下去,满脸是愧疚的神色。

    许珂看着男孩可爱的模样,心裏柔情似水。

    她轻轻地说了声:”没关系的,我们再来。

    “她拉住方宏的手,领他来到自己的下身,又说到:”来吧,来干我吧。

    “听见美丽的女警官说出这样的话,少男的阴茎又坚硬地勃起了,许珂知道这次男孩持续的时间可以长久些了,因爲他刚刚已经射过一次精了。

    她躺到了办公桌上,配合方宏脱去了自己的警裤和贴身的三角裤。

    方宏站在女警官分开的双腿之间,女警官的身体已完全赤裸地展现在他的面前。

    女警官阴毛覆盖下的阴唇张开着,他贪婪地欣赏着她的阴蒂和阴道口,那裏已经是湿成一片了。

    他俯下身去,在女警官的阴部开始亲吻起来,他要用嘴来享受她的隐秘之处。

    女警官开始扭动起身子来迎合他生疏而又淩乱的动作,并且发出一声声兴奋而略显淫蕩的呻吟。

    许珂终于忍不住对方宏说到:”快,快来吧。

    ” 在公安局刑事侦察队支队长的办公室裏,方宏将阴茎慢慢地送入了女警官的身体之中。

    女警官的阴道温暖而湿润,少男双手扶着她的纤细的腰肢,身体一下下向前用力挺去,阴茎便一次次深深地插入女警官的阴道之中。

    许珂配合着他的动作,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兴奋地呻吟着、叫喊着,享受着阴茎与阴道的摩擦所带来的快感。

    看到女警官如此淫蕩的样子,方宏也渐渐主动起来,他一边奋力地沖插着女警官的阴道,一边在她身上任意地抚弄着。

    他把许珂从桌子上拉起来,让她跪趴在沙发上,高高地擡起臀部,方宏的阴茎上满是女警官的爱液,他顺利地从她的身后进入了她的阴道中。

    他的双手绕到她的胸前,握住了女警官丰满的双乳,阴茎肆意地在她的下身进进出出。

    他不敢相信自己正在与一名女警官发生着性关系,他兴奋地运动着身体,直至将身体中的每一滴精液都毫无保留地射入了女警官的阴道深处。

    深夜,天桥警署的报警电话铃响了,在辖区裏的一个居民小区发生了盗窃行凶案。

    两名值班的男警察开着警车前去处理这起案件,这时的警署裏只有两名女警刘惠和许颖。

    刘惠今年;岁,当警察已经年了。

    她是刚刚当警察没多久的许颖的师傅,许颖今年才;岁,今晚是她第一次值班,所以刘惠特意和别人换班来陪许颖,顺便也指导一下如何处理突发事件。

    象这种半夜出去处理警务的事情已是家常便饭了。

    然而男警们离开没有几分锺之后,两名女警的噩梦就开始了。

    当她俩还在说说笑笑的时候,四名手持匕首的蒙面歹徒沖进了警署,他们目标明确地对两名女警发起进攻,而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的女警在没有反抗的情况下就被歹徒制服了。

    歹徒熟练地用胶布封住女警的嘴,用手铐将她们的双手反铐住。

    两名值班女警在警署裏被歹徒轮奸了。

    刘惠被歹徒按倒在自己的办公桌上,一名歹徒随即爬上了她的身体。

    他们熟练地扯开了她的警服,扒掉了她的警裤,用匕首将她的乳罩和三角裤割开,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一名歹徒分开女警的双腿,将自己早已勃起的阴茎奋力插入了女警的阴道之中。

    双手被反铐的刘惠无力反抗,只能任由歹徒将阴茎在自己的身体裏抽插,刺破处女膜的疼痛使她禁不住呻吟起来。

    而她丰满的双乳正在遭受着另一名歹徒的肆意蹂躏,乳头被他很命地揉捏着。

    终于身上的歹徒一阵抽动,一股股热热的精液直射入女警的阴道之中。

    一名歹徒从她的身体裏抽出了阴茎,另一名歹徒又爬上了女警的身体。

    又一轮无耻的强奸开始了,女警屈辱的泪水从她紧闭的双眼中夺眶而出。

    歹徒从身后将许颖按在了桌子上,因爲她穿的是警裙。

    她的裙子被向上撩去,浑圆的臀部就展现在了歹徒的面前,歹徒抓住她的三角裤只轻轻一扯,便使女警的下身暴露无遗。

    歹徒脱下裤子,勃起的阴茎抵住了女警的阴道口,身体向前用力一挺,阴茎便顺利地进入了许颖处女的身体之中。

    他的身体一下下奋力地挺进,阴茎便一次次深深地插到女警阴道的深处。

    他的双手也未停止动作,来到了她的胸前。

    女警的警服和乳罩被他用力地撕扯开,少女坚挺饱满的乳房在他的手裏遭受着前所未有的蹂躏,他的手指拨弄揉掐着她的乳头,他听见女警已开始发出低低呻吟的声音。

    强奸女警的兴奋使他很快就将精液射入了她的阴道之中。

    另一名歹徒当然也未閑着,他用随身携带着的摄象机将着罪恶的一幕幕情景拍摄下来。

    这强奸女警的令人兴奋的场面将是他们和同伙们回去吹牛、炫耀的好证据,也会使他们羡慕不已的。

    当同伙从许颖的阴道中抽出阴茎的同时,他便迫不及待地沖过去,对女警实施又一轮地暴力强奸。

    半小时后,当男警回到警署的时候,只看见两名女警被赤裸地绑在办公桌上,大腿根部流淌着的白色液体中夹杂着红色的血丝。

    林丽是在局刑侦处办公室裏看到这两名女警的,看着她们惊魂未定、痛苦不堪的样子,她不由怒从心中起。

    “畜生,”她愤愤地骂道”他们竟然动到警察头上来了,简直是胆大妄爲了!”她安慰着两名女警,并向她们保证一定抓到罪犯,爲她们雪耻。

    随后,她便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争取早日破案。

    然而,当他们还未有头绪的时候,第二天又有两名女警被歹徒轮奸了。

    女警王洁在下班途中遇见了一起车祸。

    当她骑车经过一段偏僻路段的时候,她看见前面一名骑车人被一辆面包车带倒在地,面包车及时地停住,驾驶员马上下车来看情况。

    出于警察身份的本能,王洁也下车来到出事地点。

    她看见骑车人已经昏了过去,驾驶员也一脸的焦急。

    “别急,救人要紧,先送他去医院,别的事回头再说。

    “她安慰驾驶员,”我是目击者,我会作证的。

    “于是她俩合力把伤员擡上车,汽车往医院驶去。

    伤员在最后的一排长座上,王洁坐在前排座上,不时回头看看他的伤情。

    可是她突然发现汽车并未驶向医院,而是出了市区,当她意识到有问题时已经太晚了。

    一把匕首突然从身后伸过来,抵住了她的喉咙,一个声音威吓道:”警察小姐,请不要出声,只要你乖乖地不动,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否则,你的小命难保。

    “受到威胁的王洁不敢反抗,只能任由歹徒对她进行侵犯。

    汽车在郊区的大道上疾驶,谁会想到,车上正上演着罪恶的一幕。

    歹徒把王洁拖到车后,按倒在后座上。

    他的魔爪伸向了女警丰满的胸部,开始对无助的女警实施强行的奸淫。

    歹徒开始慢慢地解开女警警服上的扣子,女警的乳房渐渐暴露在他的面前,他把她白色的乳罩向上翻去,一对结实的乳房从乳罩中弹了出来,粉色的乳头坚硬地翘起着。

    王洁下意识地用双手护住了双乳,她还从未被陌生男人碰过自己的身体,她惊恐地看着身上的这个邪恶的男人,哀求道:”求求你,放了我吧,求求你了!”歹徒并不爲她所动,他用匕首在女警的脸上轻轻划了以下,说道:”警察小姐,你不希望在你漂亮的脸上留下点什麽吧,乖乖地把手放开!”听到歹徒的威胁,王洁只能无奈地将手从乳房上放开,任由歹徒将她的一对乳房握在手裏肆意揉捏。

    她闭起眼睛,屈辱的泪水已经流了下来。

    玩弄了女警的乳房之后,歹徒把她的警裤连同三角裤一并从她身上扒了下来,他分开女警的双腿,开始玩弄起女警的阴部。

    他拨开女警的阴唇,手指在她的阴蒂上轻轻抚弄着,伴随着他的动作,女警的身体轻轻颤抖着,她低声地抽泣着无力地说着:”求求你,放了我吧。

    “他实在是忍不住了,看着平日裏威严的女警现在在自己的面前孤立无援任由自己玩弄的样子,他急切地想要占有她。

    他褪下了自己的裤子,把勃起许久的阴茎对準女警的阴道便用力插了进去,随即猛烈地抽插起来。

    强奸仍旧穿着制服的女警无论如何是一件令人羡慕的事情,他一边玩弄着她的乳房,一边奋力的将阴茎一次次深深地插入女警的阴道之中,直至将一股股粘稠的精液直射入女警的阴道深处后,他才象一滩烂泥一样倒在了她的身上。

    两名歹徒交换了位置,汽车仍在大路上疾驶,而此刻一次次深入女警阴道的是另一名歹徒的阴茎。

    当两人都在女警的身上满足了自己的兽欲之后,全身赤裸的女警被他们一脚从面包车上踢了下去。

    女警白灵则是在家裏被歹徒轮奸的。

    当她晚上下班回到自己的单身公寓,刚刚打开房门的时候,一只大手从身后捂住了她的嘴,随即她感到一把尖锐的匕首抵在了自己的腰间,一个声音低低的吓道:”警察小姐,请不要乱动,否则性命不保”。

    白灵只能顺从地被歹徒押进了房间,她听见身后房门关闭的声音。

    白灵知道一场噩梦就要开始了,因爲歹徒绝不是上门打劫的,他们一定另有目的,而那目的基本上就源自于自己是个女警–今天她是身着警服回家的!歹徒一般是不会袭击警察的。

    她已经听说了前几天发生在警署的轮奸女警的案件,她预料今天自己的命运也将会如此。

    此刻,女警的心中不由升起一种悲凉的感觉,自己严守多年的贞洁将被歹徒夺走!果然,歹徒将白灵的双眼蒙住,用胶布封住她的嘴,将她的手脚分开,呈”大”字型捆绑在她的单人床上。

    眼前漆黑的女警感到一个沈重的身躯爬上了自己的身体,无力反抗的她只能任由歹徒对自己进行侵犯与蹂躏。

    白灵警服上的扣子被歹徒一粒粒地解开,警服下女警雪白的肌肤和丰腴的躯体便展现在歹徒的面前。

    松开女警乳罩上的搭扣,一对丰满的乳房让歹徒急不可耐地伸出双手去抚弄和揉搓。

    歹徒的一双大手在女警的乳房上肆无忌惮地玩弄着,女警的乳头在他的揉捏下慢慢地坚挺起来,他忍不住俯下头去,在她的乳房和乳头上轻轻地吮吸着。

    女警扭动着身子想要躲避歹徒的侵犯,但无力的反抗只能更加激起歹徒的暴行。

    歹徒一边用舌尖轻舔女警的乳头,一边用手解开了女警的警裤,罪恶的双手便直接伸进了女警短小的三角裤中去了。

    歹徒的手指掠过女警柔软的阴毛,来到她湿润的阴部,由于双腿被分开捆绑,所以原本由阴唇夹成的肉缝已经张开,歹徒的手指可以直接接触到女警的阴蒂了。

    因爲双腿被捆绑,警裤不能从女警的身上脱掉,但穿着又阻碍了歹徒的行动,所以他干脆用匕首将女警的警裤和三角裤割开,一把将其从她的身上剥了下去。

    这样,女警乌黑的阴毛,粉色的阴唇和阴道口就完全暴露在歹徒的面前了。

    白灵在床上奋力地挣扎着,但却无法躲开歹徒的双手。

    她分明感觉到歹徒的手指一边在自己坚挺的乳头上揉捏,一边在自己神秘的阴部抚弄着。

    “放开我,你们这帮流氓,禽兽不如的恶棍。

    “她想拼命叫喊,但到了嘴边却成了”呜呜”的声音,象是呻吟一般,而她扭动着的身体上下起伏,更是让歹徒兴奋不已。

    歹徒甚至把头埋在女警的双腿间,开始用舌尖玩弄起女警的阴部了。

    歹徒吮吸着女警的阴蒂,舌尖一下下去轻舔她的阴道口。

    女警第一次遭受男子抚弄的身体怎能抵抗这强烈的刺激,尽管心裏是极度地抵抗和厌恶着歹徒的暴行,但是处女的阴道中竟然开始分泌出一股股的爱液。

    看着女警在自己的抚弄下身体发生的变化,歹徒开始发动最终的进攻了。

    他脱去身上的衣裤,爬到了女警赤裸的身体之上。

    女警的阴道口微微张开着,勃起的阴茎只稍一用力就顺利地进入了女警湿润的阴道之中了。

    随着女警一声痛苦的呻吟,她停止了最后的挣扎。

    她知道一切都已完了,自己的处女时代被歹徒画上了句号,反抗已没有任何意义,而且继续反抗只会换来歹徒更加粗暴的侵略。

    她无奈地躺在床上,任由歹徒一次次将阴茎猛烈地插入自己处女的阴道之中,泪水已印湿了蒙住双眼的遮眼布。

    歹徒一边沖插着女警的阴道,一边仍在玩弄着她的双乳。

    强奸女警给他带来从所未有的强烈快感,他几次忍住强迫自己不射精,爲了能在女警的身体裏多呆一会儿。

    但是一阵阵因摩擦而産生的快感使他终于忍不住将喷涌而出的精液直射入女警的阴道深处。

    白灵知道屋裏一定不止一个人,蒙住的眼睛仍能感觉到闪光灯的闪亮,以及一下下按快门的声音。

    她知道这丑恶的一幕幕被歹徒全都记录了下来,自己的身体将是歹徒们炫耀的资本,她难以想象自己的裸照被歹徒们传阅的情景。

    果然一个身体下去了,又一个身体爬了上来。

    同样又是一轮令人不堪忍受的蹂躏之后,女警再次被歹徒轮奸了。

    当歹徒从容离去的时候,女警已经被玩弄得几乎昏死过去? 市公安局的会议室裏,香烟的烟雾弥漫,林丽被呛得够受。

    但她顾不了这麽多,她正和几位领导争论着。

    这裏是男人的世界,只有她一名女警,但她绝对是这裏最得力最优秀的干警之一,她有能力在这裏发表自己的见解。

    发生了这几起强奸女警的案件,令公安局震动不小,局领导要求刑侦队限期破案,否则事情一旦传出去,会令警方很被动。

    刑侦队集中人力,建立专案组来侦破这些案件。

    队裏大多数人认爲这是一起有计划有组织的报複行动,估计有某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爲了报複警方以前的打击行动而采取的强奸女警的手段。

    然而,林丽却不这样认爲,她静下心来仔细分析了案情后,提出的见解是:有某个犯罪组织采用转移警方视线的方法,準备暗渡成仓。

    也许近日他们将有一桩大的行动,所以不惜采取这样的手段来引开警方有限的警力。

    这个设想得到了一定的认可,于是局领导任命林丽全权负责这项案件的侦破工作。

    林丽和队友们立即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之中,她基本已经找对方向了,头号嫌疑者就是本市近日裏刚刚换了头目的黑势力”黑虎帮”。

    “黑虎帮”原本是市裏势力较大的一个黑帮,无恶不作。

    但在不久前遭到警方的沈重打击,原来的头目都被抓获,势力已基本被消灭。

    不过原来的头子”黑虎”的弟弟”黑龙”从海外回来,又重新起收拾哥哥的摊子,好象又要建立起黑帮,现在正在警方的严密监控下。

    “黑龙”在海外也是黑社会的头目,这次回来,指不定回裏外勾结,那形势就更加严峻了。

    现在最有可能转移警方注意力的就只有他们了,况且他们正需要做一笔大买卖,一来筹集活动经费,二来”黑龙”也好树立自己的威信。

    但是他们的大买卖到底是什麽呢?这是林丽最伤脑筋的地方。

    办公室裏,林丽与自己的队友也是好友,刑警队支队长女警官许珂商量着对策。

    她们决定先安插一名线人到黑帮裏去,探探那裏的虚实。

    于是,许珂找来了自己的线人方宏,準备让他去卧底,获取情报。

    方宏今年’岁,他是在一起黑帮火拼的过程中被警方抓获的,由于他年纪小,且态度较好,被免于追究责任。

    但是,条件是他必须担当警方的线人,任务是爲警方提供情报,他的单线联系人就是许珂。

    近些日子来,他已经爲警方提供了不少有力的情报和证据了。

    但是当听到要让他到”黑虎帮”卧底的时候,他还是吓出了一生冷汗,因爲”黑虎帮”对付叛徒的手段是耸人听闻的,万一自己的身份暴露,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他有些哀求地看着许珂,希望能够不去卧底。

    许珂也知道卧底的危险,但又能有什麽办法呢,她只能耐心地说服方宏,并许以高额的报酬,当然这也是警方的最高限额。

    经过长时间的思想斗争之后,方宏终于答应了许珂的要求,但他也提出了一个令许珂矛盾不已的请求。

    他涨红了脸对许珂支支吾吾地说道:”许警官,我这次恐怕是有去无回的,可我长这麽大了,还不知道女人的味道,这是我最大的遗憾。

    如果许警官能帮我解决这个问题,我就死而无憾了。

    “看着方宏渴求的眼光,许珂不知该怎麽回答。

    其实他还是个孩子,卧底确实很难爲他了,而爲了破案而付出自己的身子,值得吗?她思想激烈地斗争着。

    虽然她已不是处女了,在警校时,她就把自己交给了自己的男友了,但那是自己所锺爱的人。

    而面对跟前的这个男孩子,自己能答应他的要求吗?当想到爲了破案,他所处的境地比自己更危险时,许珂终于下定决心,爲了争取早日破案,同时也爲了回报这名忠实的线人,她答应了方宏的请求。

    于是,在公安局的办公室裏,女警官躺到了沙发上,而準备去卧底的线人爬上了她的身子。

    方宏的手颤抖着解开了许珂衣服上的扣子,这是他第一次脱女人身上的衣服,而且是在脱一名女警官身上的警服!这怎能让他不兴奋,他几乎已经忘了是什麽原因使他能够在公安局的办公室裏与女警官发生性关系,他现在只想快点扒光女警官的衣裤,然后在她的身上举行自己的成人仪式。

    方宏已脱去了许珂的警服,继而解开了她的乳罩,女警官丰满的双乳呈现在他的面前,使得他激动得有些窒息,他学着在黄色录象裏看到的男人那样开始玩弄起女警的乳房来。

    男孩的手胆怯而又温柔地抚弄着许珂的双乳,稚嫩的手指轻轻地揉捏着她的乳头,一种异样的感觉传遍了女警官的全身,这不同于男友熟练的爱抚,甚至比它更爲刺激。

    这种新奇的感觉竟使得女警官逐渐兴奋了起来,她变被动爲主动,带领着这个毫无经验的男孩去享受性爱所带来的无比畅快的感觉。

    女警官坐起身来,挺起丰满的胸部,方宏会意地将嘴凑了上去,一口将许珂的乳房含在嘴裏轻柔地吮吸着,并不时地轻咬着她坚硬的乳头。

    女警官解开了男孩的皮带,把他的长裤和短裤一起脱了下去,年轻的阴茎高傲地勃起着。

    许珂低下头去,一口含住少男粉色的龟头,轻轻地吮吸起来。

    她现在不但是在满足方宏的要求,同时也是满足自己的渴望了。

    方宏哪裏经得住这样的挑逗,阴茎生来第一次被女性爱抚,而且是美丽的女警官在爲自己口交,他的双手抱住许珂的头,挺直身体,将阴茎一次次送入她的嘴裏。

    许珂还没吮吸几下他的阴茎就感到他一阵的抽动,一股股粘稠的精液直射进了女警官的嘴裏。

    方宏涨红了脸,看着女警官将自己的精液吞了下去,满脸是愧疚的神色。

    许珂看着男孩可爱的模样,心裏柔情似水。

    她轻轻地说了声:”没关系的,我们再来。

    “她拉住方宏的手,领他来到自己的下身,又说到:”来吧,来干我吧。

    “听见美丽的女警官说出这样的话,少男的阴茎又坚硬地勃起了,许珂知道这次男孩持续的时间可以长久些了,因爲他刚刚已经射过一次精了。

    她躺到了办公桌上,配合方宏脱去了自己的警裤和贴身的三角裤。

    方宏站在女警官分开的双腿之间,女警官的身体已完全赤裸地展现在他的面前。

    女警官阴毛覆盖下的阴唇张开着,他贪婪地欣赏着她的阴蒂和阴道口,那裏已经是湿成一片了。

    他俯下身去,在女警官的阴部开始亲吻起来,他要用嘴来享受她的隐秘之处。

    女警官开始扭动起身子来迎合他生疏而又淩乱的动作,并且发出一声声兴奋而略显淫蕩的呻吟。

    许珂终于忍不住对方宏说到:”快,快来吧。

    ” 在公安局刑事侦察队支队长的办公室裏,方宏将阴茎慢慢地送入了女警官的身体之中。

    女警官的阴道温暖而湿润,少男双手扶着她的纤细的腰肢,身体一下下向前用力挺去,阴茎便一次次深深地插入女警官的阴道之中。

    许珂配合着他的动作,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兴奋地呻吟着、叫喊着,享受着阴茎与阴道的摩擦所带来的快感。

    看到女警官如此淫蕩的样子,方宏也渐渐主动起来,他一边奋力地沖插着女警官的阴道,一边在她身上任意地抚弄着。

    他把许珂从桌子上拉起来,让她跪趴在沙发上,高高地擡起臀部,方宏的阴茎上满是女警官的爱液,他顺利地从她的身后进入了她的阴道中。

    他的双手绕到她的胸前,握住了女警官丰满的双乳,阴茎肆意地在她的下身进进出出。

    他不敢相信自己正在与一名女警官发生着性关系,他兴奋地运动着身体,直至将身体中的每一滴精液都毫无保留地射入了女警官的阴道深处。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