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被轮暴的经验
  • 发布时间:2018-09-17 14:4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是个学生,由于自己的外貌条件还不错,所以偶尔会接一些平面广告Model 的工作,来赚一些零用钱。……其实我的家境还算富裕,就算我不去当Model打工 ,父母亲给的零用钱,也相当足够我平时的花用,只是我想在经济上能早一点独 立,就算毕业后没有马上找到工作,也不用跟家里伸手拿钱,更何况当上Model是 每个女孩子的梦想,因为那似乎是一种美女的证明。

    当上Model之后,使我比以前更懂得打扮自己,别人看到我的时候,很难不对 我多看几眼,不过这也使我经常成为狼群们下手的目标。公车上、电梯里总是会 有陌生的手偷偷摸一下我的臀部,甚至是胸部。我常常怀疑自己是不是个淫蕩的 女孩,因为当我受到色狼的袭击时,并不会觉得有什幺不好,有时候反而会投入 其中,甚至达到高潮。

    另一个证明我淫蕩的证据是,我不喜欢穿内裤。我喜欢在迷你裙或短裤底下 那种凉凉的感觉,这样使得那些吃我豆腐的人省去了一道麻烦的手续,可以直接 攻进我的私处。或许你不相信,不过台北真的是很乱,一天内就会发生十几次强 暴事件,因为我就曾经被强暴过了不少次。不过可能是因为我“配合度”高的关 係,我除了被强暴以外,并没有被抢钱或是被进一步的凌虐,而且很幸运的都没 有怀孕。

    这幺说,你可能会以为我喜欢被强暴吧。其实也不是,谁愿意冒着生命的危 险,被一个陌生人搞呢?但是比起和男友在房间里安全的做爱,强暴的确是比较 刺激而容易有快感的,因此我在被强暴的时候,比一般做爱更容易达到高潮。

    有一次在星期六的下午,我和往常一样在家看录影带。当时我穿着一件紧身 花色T恤和白色窄裙,当然和平时在家一样,在裙子底下没有穿内裤。这时候我 哥哥正好带着一群朋友回来。

    “娟娟,帮我把冰箱里的汽水拿出来好吗?”

    “好啊,正好我也想喝点凉的。”

    于是我就起身走到厨房去,我才走了几步,就听到他们开始悄悄地讨论:

    “哇!你妹妹真是漂亮……。”

    “……那身材比我马子还正点!”

    “看起来好清纯的样子……。”

    看来他们一点也不知道我是个没穿内裤的淫蕩女孩,真有趣。

    等我回到客厅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看越野赛车的节目,我就找个空位坐下 来和他们一起看。过了一会儿,我发现坐在我对面的那个人常常偷瞄我,(其实 其他人的眼睛也不太安份,只使那个人坐的角度比较好而已。)我怕被他发现我 没有穿内裤,所以把双腿夹紧了一点。那个人长得相当斯文,我听他们都叫他小 杰。老实说,小杰是我喜欢的那一型,那时候我刚好和某一任男友分手,很想找 一个新的男人来填补我生活上的空虚,所以我就想把握机会,试试看能不能引诱 他。不过人实在太多了,又不能明目张胆的挑逗他,我只好放弃,回楼上房间去 了。

    我回房以后,房门只是关起来并没有锁,我衣服也没换,就直接趴在柔软的 床上想要小睡一下,但是楼下的人很多,谈话聊天的声音不断,使我难以入睡, 但我还是闭上眼睛休息。不久后,我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我以为是哥哥来看 我在做什幺,所以没有理会他而继续睡,没想到那人竟然在我身旁蹲了下来,似 乎想要确定我是不是已经熟睡了,我暂时不动声色,想看看他到底要做什幺。

    他观察了一下之后,开始用手轻抚我的臀部,这时我偷偷睁开眼睛偷瞄了一 下,发现那个人原来是小杰。这样正合我意,我乾脆就装睡到底。

    他发现这样的抚摸不会弄醒我以后,就大胆的往裙子底下摸去,由于我是趴 着睡的,双腿又自然的分开,所以我没穿内裤的事,一定在他进来后就发现了, 于是他就把握机会,开始将手深入裙内,用手指逗弄我的私处,我在他的调戏之 下,淫水渐渐流了出来,湿润了他的手指。他更进一步的把手指插入阴道,弄得 我开始喘息了起来,不过他用两只手指抽插了一阵子以后,不知道为什幺停了下 来,接下来我就听到拉拉鍊的声音,然后他以很快的速度分开我的双唇,将一根 东西塞进我的嘴里,不用说也知道那是什幺,这样实在太过分了,我不能再继续 装睡下去,于是就坐起来想要吐出那根东西,不过他用手紧紧的抓住我的头,使 我还是含着他的阴茎。

    “淫蕩美眉,不再继续装睡了啊?那就吃吃我的东西吧。”

    原来他早就知道我在装睡了,实在无法想像那样粗俗的话会从他这样斯文的 口中说出来。

    经过我一些轻微的反抗后,他开始把那根东西在我嘴里抽插,并用一只手将 我的T恤及胸罩拉起,以方便抚摸我的胸部,由于我正在帮他口交,使得T恤和 胸罩无法完全脱下,但胸部仍然可以完全裸露出来,我的胸部不是非常巨大,但 形状好看而且非常挺,在他的揉捏挑逗之下,我敏感的乳头变的又硬又翘,在半 球型之上形成一个完美的突起,这是我相当自豪的一点,我的前几任男友都很喜 欢欣赏我裸露的胸部。

    不久之后,他将我推倒在床上,仍然趴在我身上继续姦淫着我的嘴,不过他 拉起我的窄裙,开始用舌头舔我的私处,有时候也把舌头深入阴道内,这样弄得 我异常的舒服,想要发出呻吟,却因为嘴巴被阴茎塞满而只能发出:“嗯,嗯, 嗯……”的声音。

    我这样被他搞的差一点就达到高潮,不过他在这个时候把阴茎拔出来,开始 要插入我的私处了,他把我的腿向上抬,然后开始慢慢的抽插,这样的姿势让我 可以看得到我被干的情形,使得我刚才兴奋的快感可以继续下去,在他开始加快 抽插速度的时候,我就洩了。不过他丝毫不给我喘息的机会,把我翻成侧躺以后 ,继续快速的抽插。

    由于怕声音被楼下的人听到,所以我不敢大声地呻吟,只能轻声地求饶,不 过小杰乾脆就装作没听见,反而更用力的干我,而且他每隔一段时间就变换一种 体位,好像在炫耀他的技巧似的,这使得我被搞的双腿发软,快要昏死过去。不 久后我又洩了,达到第二次高潮,他继续抽插了几十下之后,终于把阴茎拔了出 来,射精在我的脸上。我把射在我脸上的精液用舌头舔了一些后,其余的用面纸 擦掉了。

    小杰在干完我之后,若无其事的继续在我房间内跟我聊天,并跟我约好隔天 一起去看MTV,我蛮喜欢小杰的,所以一口答应了。

    隔天我穿着细肩带的小背心和浅蓝色的迷你裙,搭公车到跟小杰碰面的地方 。这天我不只没有穿内裤,连胸罩也没有戴,不过为了怕MTV的冷气太冷,我 还穿了一件丝质的小外套。由于假日公车上没有那幺拥挤,所以我也只被吃了一 些小豆腐,像是摸摸屁股什幺的,要是在平常上下班的时间,这样的装扮恐怕又 要被搞到全身发软了吧。

    到了和小杰碰面的地方,发现他还另外约了两个男的朋友,在简单的介绍之 后,我们就到MTV去了。

    在MTV的包厢内,我和小杰坐在一起。小杰的手并不太安份,常常偷摸我 的大腿,甚至偷捏我的乳头,由于我没有穿胸罩的关係,所以敏感的乳头很快的 就硬起来,在小背心上形成明显的突起,不过我并没有刻意的用手臂遮掩。

    这时候,小杰的朋友拿出他们準备好的饮料来请我喝,我怀疑有诈,但又不 好意思拒绝,于是喝了一小口。过了不久以后,我开始全身发热,想不到只喝了 一小口就有这幺强的药效,要是整瓶喝了,恐怕连服务生进来干我都不知道。

    我开始失去力量而倒在小杰怀里,小杰开始发出诡异的笑声,好像变了一个 人似的。他掀开我的迷你裙让他的两个朋友看:

    “看吧!我说她一定不会穿内裤的……。”

    “没想到这样漂亮的美女竟然也如此淫蕩……。”

    “瞧这突起的乳头,她连胸罩都没穿哪!”

    然后他们三个就开始脱光我的衣物,我现在全身上下就只穿着运动鞋了。

    “不要,……不要啊!喔……啊……。”我想奋力的抵抗,但全身没有一处 使得上力气,看来我要被他们三个轮暴了。他们一个玩弄我的胸部,一个已经把 阴茎放入我的小口中抽插,另一个则在吸舔我从私处流出的淫水。

    “真是淫蕩,竟然流出了这幺多淫水。”

    三个人一起搞我空间稍嫌拥挤,常常会产生碰撞而无法更激烈的动作,不过 也许是春药的作用,我觉得三个人一起搞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嗯嗯…… 嗯”的呻吟了起来。过去即使在公车上曾经同时被三个人一起袭击过,但现在他 们三个做的动作可不是在公车上能做得出来的。正当我放弃挣扎时,他们决定由 小杰先搞我,其他两人先在一旁观看。

    小杰这次没有做太多的爱抚动作,直接就把阴茎插了进来,然后扭转个几下 ,再抽出去,在龟头还没完全抽出阴道之前,又用力插了进来,再扭转个几下, 然后一直重複着这样的动作,弄得我淫声连连,淫水直流,他其中一个朋友看得 受不了,就过来抠我的菊花蕾,捏我的乳头。

    “啊啊……”我被他抠的受不了直叫。

    “叫吧……!看这样的美女呻吟真是有快感。”

    而小杰则是开始用他的各种花招变换姿势,使我的淫水不断的滴在包厢内的 沙发上。

    “啊啊……要丢了啊……”我在被小杰干了半个多小时之后,达到了高潮。 而小杰也在我全身抽慉的时候,直接在我的体内射精。小杰射完了以后就退下观 看,他的朋友完全不给我休息的时间,把我的身体调整成爬在地上的姿势,提高 我的臀部,开始用背后式干我,另一个人此时也按耐不住,从前面姦淫着我的小 口,我发现在口中的这只阴茎有颗粒状的突起,后来才发现他有入珠。

    我从来没有这样一前一后的被干过,就决定开始享受这种快感,不过刚刚的 药效好像已经过了,我又开始有一点点力气,便摆动起我的腰想要抵抗他们,没 想到反而变成反效果,好像迎合着他们两人的撞击一样。

    “来吧,淫蕩的美眉,摆动你的腰……,啊!”

    使得在我后面干我的那个人很快的就射精了,他拔出来以后,我又达到了第 二次高潮,我的爱液和两人份的精液源源不绝的沿着我的大腿流下。那个入珠的 人在此时也开始插入我的阴道了,被入珠的人干的时候,会特别容易摩擦到阴道 内的G点。

    “啊!啊啊……求……求你……”,由于口中已无阴茎塞入,所以我就开始 放声淫叫,不过连续两次高潮已经被干的有点神智不清了,哀叫的内容也不知所 云,他也不管我是要求他“停下来”还是“不要停”,就一直死命地猛插,插的 我的两片阴唇都往外翻了,他还不射精,于是我又达到第三次高潮,同时也昏了 过去。

    等到我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他还在干我,而且阴茎好像越变越长,到后来 每插一次,都插到了底,弄得我又痛又有快感,“喔……啊啊……啊!”还继续 我娇媚的呻吟,他又插了一两百下之后,才总算射了出来。

    当我以为总算结束了的时候,发现小杰竟然又勃起了,我看他不会这幺快就 饶了我,果然他拿起了一颗放在桌上了冰块,开始用冰块刺激我的乳头,那冰块 本来是加在饮料中用的,没想到接下来他竟然把冰块塞进我的阴道中,那种冰冷 的感觉冰得我的双腿开始颤抖,这样使他反而觉得兴奋,在冰块融化之前,他又 塞进了第二颗冰块,简直是想搞死我。更过分的是,他竟然又把他的阴茎插进我 的阴道,随着他的抽插,冰块也在我的体内翻腾,连我流出来的淫水都是冰的。

    “啊……不要啊!好冰……啊!啊……。”这时候我也只能淫蕩的浪叫了, 每当冰块融化时,他就再塞入一两颗新的冰块,就这样干我干了连续一个多小时 ,而我也在期间达到了许多次的高潮。然后他将精液射在我的脸上,还抹了一些 在我的胸部。我被干到全身无力,在他们射完之后只能躺在那里喘息……

    事后我也忘了我是怎幺离开那个地方回到家里的,但是那种被轮姦还达到好 几次高潮的经验,却永远也忘不了,害我有一点想再次被轮暴。

    几天后我问哥哥小杰的电话,他竟然说不认识什幺叫小杰的人,那天来家里 的有一些是他朋友的朋友,根本就不熟,所以我也只好认了,在那次之后再也没 遇到过小杰,也再也没被轮暴过了。

    我是个学生,由于自己的外貌条件还不错,所以偶尔会接一些平面广告Model 的工作,来赚一些零用钱。……其实我的家境还算富裕,就算我不去当Model打工 ,父母亲给的零用钱,也相当足够我平时的花用,只是我想在经济上能早一点独 立,就算毕业后没有马上找到工作,也不用跟家里伸手拿钱,更何况当上Model是 每个女孩子的梦想,因为那似乎是一种美女的证明。

    当上Model之后,使我比以前更懂得打扮自己,别人看到我的时候,很难不对 我多看几眼,不过这也使我经常成为狼群们下手的目标。公车上、电梯里总是会 有陌生的手偷偷摸一下我的臀部,甚至是胸部。我常常怀疑自己是不是个淫蕩的 女孩,因为当我受到色狼的袭击时,并不会觉得有什幺不好,有时候反而会投入 其中,甚至达到高潮。

    另一个证明我淫蕩的证据是,我不喜欢穿内裤。我喜欢在迷你裙或短裤底下 那种凉凉的感觉,这样使得那些吃我豆腐的人省去了一道麻烦的手续,可以直接 攻进我的私处。或许你不相信,不过台北真的是很乱,一天内就会发生十几次强 暴事件,因为我就曾经被强暴过了不少次。不过可能是因为我“配合度”高的关 係,我除了被强暴以外,并没有被抢钱或是被进一步的凌虐,而且很幸运的都没 有怀孕。

    这幺说,你可能会以为我喜欢被强暴吧。其实也不是,谁愿意冒着生命的危 险,被一个陌生人搞呢?但是比起和男友在房间里安全的做爱,强暴的确是比较 刺激而容易有快感的,因此我在被强暴的时候,比一般做爱更容易达到高潮。

    有一次在星期六的下午,我和往常一样在家看录影带。当时我穿着一件紧身 花色T恤和白色窄裙,当然和平时在家一样,在裙子底下没有穿内裤。这时候我 哥哥正好带着一群朋友回来。

    “娟娟,帮我把冰箱里的汽水拿出来好吗?”

    “好啊,正好我也想喝点凉的。”

    于是我就起身走到厨房去,我才走了几步,就听到他们开始悄悄地讨论:

    “哇!你妹妹真是漂亮……。”

    “……那身材比我马子还正点!”

    “看起来好清纯的样子……。”

    看来他们一点也不知道我是个没穿内裤的淫蕩女孩,真有趣。

    等我回到客厅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看越野赛车的节目,我就找个空位坐下 来和他们一起看。过了一会儿,我发现坐在我对面的那个人常常偷瞄我,(其实 其他人的眼睛也不太安份,只使那个人坐的角度比较好而已。)我怕被他发现我 没有穿内裤,所以把双腿夹紧了一点。那个人长得相当斯文,我听他们都叫他小 杰。老实说,小杰是我喜欢的那一型,那时候我刚好和某一任男友分手,很想找 一个新的男人来填补我生活上的空虚,所以我就想把握机会,试试看能不能引诱 他。不过人实在太多了,又不能明目张胆的挑逗他,我只好放弃,回楼上房间去 了。

    我回房以后,房门只是关起来并没有锁,我衣服也没换,就直接趴在柔软的 床上想要小睡一下,但是楼下的人很多,谈话聊天的声音不断,使我难以入睡, 但我还是闭上眼睛休息。不久后,我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我以为是哥哥来看 我在做什幺,所以没有理会他而继续睡,没想到那人竟然在我身旁蹲了下来,似 乎想要确定我是不是已经熟睡了,我暂时不动声色,想看看他到底要做什幺。

    他观察了一下之后,开始用手轻抚我的臀部,这时我偷偷睁开眼睛偷瞄了一 下,发现那个人原来是小杰。这样正合我意,我乾脆就装睡到底。

    他发现这样的抚摸不会弄醒我以后,就大胆的往裙子底下摸去,由于我是趴 着睡的,双腿又自然的分开,所以我没穿内裤的事,一定在他进来后就发现了, 于是他就把握机会,开始将手深入裙内,用手指逗弄我的私处,我在他的调戏之 下,淫水渐渐流了出来,湿润了他的手指。他更进一步的把手指插入阴道,弄得 我开始喘息了起来,不过他用两只手指抽插了一阵子以后,不知道为什幺停了下 来,接下来我就听到拉拉鍊的声音,然后他以很快的速度分开我的双唇,将一根 东西塞进我的嘴里,不用说也知道那是什幺,这样实在太过分了,我不能再继续 装睡下去,于是就坐起来想要吐出那根东西,不过他用手紧紧的抓住我的头,使 我还是含着他的阴茎。

    “淫蕩美眉,不再继续装睡了啊?那就吃吃我的东西吧。”

    原来他早就知道我在装睡了,实在无法想像那样粗俗的话会从他这样斯文的 口中说出来。

    经过我一些轻微的反抗后,他开始把那根东西在我嘴里抽插,并用一只手将 我的T恤及胸罩拉起,以方便抚摸我的胸部,由于我正在帮他口交,使得T恤和 胸罩无法完全脱下,但胸部仍然可以完全裸露出来,我的胸部不是非常巨大,但 形状好看而且非常挺,在他的揉捏挑逗之下,我敏感的乳头变的又硬又翘,在半 球型之上形成一个完美的突起,这是我相当自豪的一点,我的前几任男友都很喜 欢欣赏我裸露的胸部。

    不久之后,他将我推倒在床上,仍然趴在我身上继续姦淫着我的嘴,不过他 拉起我的窄裙,开始用舌头舔我的私处,有时候也把舌头深入阴道内,这样弄得 我异常的舒服,想要发出呻吟,却因为嘴巴被阴茎塞满而只能发出:“嗯,嗯, 嗯……”的声音。

    我这样被他搞的差一点就达到高潮,不过他在这个时候把阴茎拔出来,开始 要插入我的私处了,他把我的腿向上抬,然后开始慢慢的抽插,这样的姿势让我 可以看得到我被干的情形,使得我刚才兴奋的快感可以继续下去,在他开始加快 抽插速度的时候,我就洩了。不过他丝毫不给我喘息的机会,把我翻成侧躺以后 ,继续快速的抽插。

    由于怕声音被楼下的人听到,所以我不敢大声地呻吟,只能轻声地求饶,不 过小杰乾脆就装作没听见,反而更用力的干我,而且他每隔一段时间就变换一种 体位,好像在炫耀他的技巧似的,这使得我被搞的双腿发软,快要昏死过去。不 久后我又洩了,达到第二次高潮,他继续抽插了几十下之后,终于把阴茎拔了出 来,射精在我的脸上。我把射在我脸上的精液用舌头舔了一些后,其余的用面纸 擦掉了。

    小杰在干完我之后,若无其事的继续在我房间内跟我聊天,并跟我约好隔天 一起去看MTV,我蛮喜欢小杰的,所以一口答应了。

    隔天我穿着细肩带的小背心和浅蓝色的迷你裙,搭公车到跟小杰碰面的地方 。这天我不只没有穿内裤,连胸罩也没有戴,不过为了怕MTV的冷气太冷,我 还穿了一件丝质的小外套。由于假日公车上没有那幺拥挤,所以我也只被吃了一 些小豆腐,像是摸摸屁股什幺的,要是在平常上下班的时间,这样的装扮恐怕又 要被搞到全身发软了吧。

    到了和小杰碰面的地方,发现他还另外约了两个男的朋友,在简单的介绍之 后,我们就到MTV去了。

    在MTV的包厢内,我和小杰坐在一起。小杰的手并不太安份,常常偷摸我 的大腿,甚至偷捏我的乳头,由于我没有穿胸罩的关係,所以敏感的乳头很快的 就硬起来,在小背心上形成明显的突起,不过我并没有刻意的用手臂遮掩。

    这时候,小杰的朋友拿出他们準备好的饮料来请我喝,我怀疑有诈,但又不 好意思拒绝,于是喝了一小口。过了不久以后,我开始全身发热,想不到只喝了 一小口就有这幺强的药效,要是整瓶喝了,恐怕连服务生进来干我都不知道。

    我开始失去力量而倒在小杰怀里,小杰开始发出诡异的笑声,好像变了一个 人似的。他掀开我的迷你裙让他的两个朋友看:

    “看吧!我说她一定不会穿内裤的……。”

    “没想到这样漂亮的美女竟然也如此淫蕩……。”

    “瞧这突起的乳头,她连胸罩都没穿哪!”

    然后他们三个就开始脱光我的衣物,我现在全身上下就只穿着运动鞋了。

    “不要,……不要啊!喔……啊……。”我想奋力的抵抗,但全身没有一处 使得上力气,看来我要被他们三个轮暴了。他们一个玩弄我的胸部,一个已经把 阴茎放入我的小口中抽插,另一个则在吸舔我从私处流出的淫水。

    “真是淫蕩,竟然流出了这幺多淫水。”

    三个人一起搞我空间稍嫌拥挤,常常会产生碰撞而无法更激烈的动作,不过 也许是春药的作用,我觉得三个人一起搞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嗯嗯…… 嗯”的呻吟了起来。过去即使在公车上曾经同时被三个人一起袭击过,但现在他 们三个做的动作可不是在公车上能做得出来的。正当我放弃挣扎时,他们决定由 小杰先搞我,其他两人先在一旁观看。

    小杰这次没有做太多的爱抚动作,直接就把阴茎插了进来,然后扭转个几下 ,再抽出去,在龟头还没完全抽出阴道之前,又用力插了进来,再扭转个几下, 然后一直重複着这样的动作,弄得我淫声连连,淫水直流,他其中一个朋友看得 受不了,就过来抠我的菊花蕾,捏我的乳头。

    “啊啊……”我被他抠的受不了直叫。

    “叫吧……!看这样的美女呻吟真是有快感。”

    而小杰则是开始用他的各种花招变换姿势,使我的淫水不断的滴在包厢内的 沙发上。

    “啊啊……要丢了啊……”我在被小杰干了半个多小时之后,达到了高潮。 而小杰也在我全身抽慉的时候,直接在我的体内射精。小杰射完了以后就退下观 看,他的朋友完全不给我休息的时间,把我的身体调整成爬在地上的姿势,提高 我的臀部,开始用背后式干我,另一个人此时也按耐不住,从前面姦淫着我的小 口,我发现在口中的这只阴茎有颗粒状的突起,后来才发现他有入珠。

    我从来没有这样一前一后的被干过,就决定开始享受这种快感,不过刚刚的 药效好像已经过了,我又开始有一点点力气,便摆动起我的腰想要抵抗他们,没 想到反而变成反效果,好像迎合着他们两人的撞击一样。

    “来吧,淫蕩的美眉,摆动你的腰……,啊!”

    使得在我后面干我的那个人很快的就射精了,他拔出来以后,我又达到了第 二次高潮,我的爱液和两人份的精液源源不绝的沿着我的大腿流下。那个入珠的 人在此时也开始插入我的阴道了,被入珠的人干的时候,会特别容易摩擦到阴道 内的G点。

    “啊!啊啊……求……求你……”,由于口中已无阴茎塞入,所以我就开始 放声淫叫,不过连续两次高潮已经被干的有点神智不清了,哀叫的内容也不知所 云,他也不管我是要求他“停下来”还是“不要停”,就一直死命地猛插,插的 我的两片阴唇都往外翻了,他还不射精,于是我又达到第三次高潮,同时也昏了 过去。

    等到我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他还在干我,而且阴茎好像越变越长,到后来 每插一次,都插到了底,弄得我又痛又有快感,“喔……啊啊……啊!”还继续 我娇媚的呻吟,他又插了一两百下之后,才总算射了出来。

    当我以为总算结束了的时候,发现小杰竟然又勃起了,我看他不会这幺快就 饶了我,果然他拿起了一颗放在桌上了冰块,开始用冰块刺激我的乳头,那冰块 本来是加在饮料中用的,没想到接下来他竟然把冰块塞进我的阴道中,那种冰冷 的感觉冰得我的双腿开始颤抖,这样使他反而觉得兴奋,在冰块融化之前,他又 塞进了第二颗冰块,简直是想搞死我。更过分的是,他竟然又把他的阴茎插进我 的阴道,随着他的抽插,冰块也在我的体内翻腾,连我流出来的淫水都是冰的。

    “啊……不要啊!好冰……啊!啊……。”这时候我也只能淫蕩的浪叫了, 每当冰块融化时,他就再塞入一两颗新的冰块,就这样干我干了连续一个多小时 ,而我也在期间达到了许多次的高潮。然后他将精液射在我的脸上,还抹了一些 在我的胸部。我被干到全身无力,在他们射完之后只能躺在那里喘息……

    事后我也忘了我是怎幺离开那个地方回到家里的,但是那种被轮姦还达到好 几次高潮的经验,却永远也忘不了,害我有一点想再次被轮暴。

    几天后我问哥哥小杰的电话,他竟然说不认识什幺叫小杰的人,那天来家里 的有一些是他朋友的朋友,根本就不熟,所以我也只好认了,在那次之后再也没 遇到过小杰,也再也没被轮暴过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