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货上门的少女调教
  • 发布时间:2018-09-17 14:4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初秋傍晚,一位背着大双肩背包的少女气喘吁吁地走在X市南山公园的小径上。

    最近天气转冷,公园裏没有了夏日来来往往避暑的人群,上山的林中小路更是显得冷清。

    但少女仿佛没有察觉到冷,还穿着盛夏时节的衣服。

    下身一件短的不能再短的齐臀短裙,露出两条白嫩的大腿,随着行走时的轻微摆动,就能若有若无的看见那肉色的小缝和圆润的臀沟;上面穿着淡粉色的露脐小背心,但两颗波涛汹涌的木瓜奶在衣服裏面一跳一跳的,可能是因为少了胸罩的束缚。

    背包沈重加上路途遥远,她上身背心已经被汗水打湿成半透明状,粉嫩的乳头隔着衣服能看的一清二楚。

    往上稚嫩的小脸挂着调皮的笑容,嘴裏还不时哼着歌,仿佛对自己暴露的衣着毫不在意。

    周围的一群混混不知什麽时候悄悄跟在了她身后,少女却对此不知情,继续顺着道路往林树深处钻,衹是步伐越来越沈重缓慢了。

    南山越来越近,小径也越来越窄,稀疏的几盏路灯随着天色变暗开始发亮,这条路上衹剩下她一个人了。

    终于,她在一个路灯下的长椅旁停下了脚步。

    她稍微扶额擦了擦汗水,把背包卸在长椅上面,然后稍走两步到旁边草丛,提起裙子露出花谷蹲下便开始尿尿。

    躲在一旁的混混一个个看直了眼,再也受不了诱惑,五六个人趁着她行动不便突然冲上去,伴随着淫笑声把少女包围住。

    “哇,原来隔壁大哥哥说的是真的,”少女刚开始有些吃惊,随后却露出了喜色,对着那些人说“妳们是来陪我玩的吗?”混混们也被这情况吓了一跳,但那个打头的黄毛先镇静下来,嬉笑着回答说:“当然是陪妳玩啦,我们这裏有好多好玩的游戏,可以和妳玩个尽兴。”

    其他几人见状也凑了过来,连连点头说是。

    “我就知道,他说衹要我穿上这身衣服来这裏,就会有一堆好心人陪我玩”她兴奋的说着,表情却渐渐转阴“我这麽可爱整天缠着他,他却抱着电脑,还说世上没有比瘫挽揽栎更好玩的游戏,今天终于告诉我这个办法,还让带着那一包东西说是玩具。

    这些好心的哥哥,我们开始玩什麽呢?”“这当然是妳没有玩过的全新游戏,”一个紫毛混混想也不想就开口道“来一次,玩一年,不好玩不花一分钱……”旁边膀大腰圆的混混头子听不下去了,直接给他来了一记,然后若无其事地转过身笑眯眯说:“别听他扯淡了,小妹妹,妳父母呢?这包裏装的什麽啊?”“他们一年出差好几个月,上学做饭都是我一个人,14岁就能照顾自己很厉害吧!”少女得意的叉着腰挺胸回答,接着好奇的“问包裏好像都是大哥哥房间裏平时乱放的东西,他还说来之前不能打开,现在终于可以拿出来了,那些东西都是怎麽用的大哥哥们知道吗?”头子边听边认真打量,尤其在她胸前的巨乳上多看了几眼,答非所问的说:“14岁就是很厉害了,大家都过来看看包裏是什麽东西吧。”

    几个人借着灯光在长椅上拉开拉链,发现裏面塞满了各式各样的情趣用品,两副手铐,四五个跳蛋,几个大铁夹子,大小不一的注射器和按摩振动棒,几瓶春药…………把东西一件件掏出来,发现连扩张器,钢针,金属环也有,甚至还找到了两把锋利的小锥和剪刀,饶是小混混也看花眼愣住了。

    “哇,这些东西看上去真好玩,大哥哥们快来教教我啊”少女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将受到的待遇,就像,哦不,就是小孩子见了各种玩具高兴极了。

    几个混混妳看我我看妳,最后还是一个带着黑框眼镜快三十岁的地中海站了出来,大大咧咧的说:“这种关键时候还得我老苟站出来,我已经是身经百战见的多了,这种小事轻而易举。

    妳们还是太年轻,以后跟着我要多学一些经验”接着捋了捋不存在的头发,继续说“咳咳,小妹妹,玩游戏之前我们得先惩罚妳,妳刚才随地大小便,多不文明卫生啊。

    妳看到这些手铐了吗,不听话的孩子要先拷上,听话了在放出来。”

    少女委屈巴巴的说:“我……我也是迫不得已,谁知道这地方太偏僻了厕所都没有,实在是憋不住啦……”“这可不行,犯了错误就要罚,先把妳拷在这长椅上,放心时间不会太长的。”

    几个人边说边把少女的手往长椅腿上铐。

    可是手腕太细了,手铐明显大一号,放在脚腕也同样铐不住。

    “哏,妳们真笨,”少女把脚从手铐裏抽出来,脱下鞋子坐在地上,身体前屈用双手抱住双脚,尽量让手腕与脚腕重合,然后慢慢把腿朝两边打开,一点也不在乎因没穿内裤而暴露出来的蜜穴一下子暴露在大家面前“手脚腕放一起拷上不就好了,说好了之后要陪我玩啊。”

    混混连忙七手八脚地把她抬到椅子上尽量分开双腿,然后咔嚓两声拷了个结结实实。

    黄毛见人已经拷好了,便猴急地冲上去,把胸前宽鬆的背心往上一掀,露出两颗硕大丰满的乳房,在上面狠狠的连揉带掐了几把。

    “哇,妳干什麽!”少女被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手脚也开始挣扎,不过显然是徒劳无功的。

    黄毛也意识到自己是不是过急了,于是假装严肃的解释说:“妳看看妳,胳膊腿这麽瘦,想必都是胸前肥肉长得太大啦,我要是不帮妳牵制住它,以后妳肯定会营养不良甚至走都走不动,更何况再出来玩。”

    无知的少女被这说辞吓唬住了,连忙问:“啊,这麽可怕吗?还好有大哥哥妳今天提醒,快什麽想想办法帮帮我。”

    “别怕,别怕”说着他从那堆用品裏取出来两个大铁夹,“帮妳夹住就好了。”

    黄毛捏起少女的乳头,用力的往上提拽,把乳房近似的拉成了一个圆锥形,被掐住的乳头就像一个小葡萄粘在上面一样,仅仅有极细的一部分与乳晕相连,然后猛地把大夹子从下面夹在乳根处,把根部脂肪压得扁扁的。

    “呀,好,好疼。”

    娇嫩的部位被用力夹住,少女不由得发出两声痛呼,“快把夹子拿掉啊!”其他人饶有兴趣的看着少女受虐吃痛的表情,老苟坏笑着对她说“痛就对了,说明妳已经病的不清,乖,别哭了,这裏还有饮料,喝了就不痛了。”

    说着把包裏的一瓶强效春药和一瓶强效催乳剂递到少女嘴边,安慰着让她喝下去,然后和黄毛一起轻轻舔舐乳头,“还觉得疼我们帮妳舔舔。”

    不知少女是害羞还是害臊,急忙说:“别这样,怪不好意思的……”两人没有回话,而是加快了舌头的拨弄速度,几衹手也放到少女下面的花谷抚摸扣弄。

    随着身体的刺激和药效的发作,少女的脸染上了一层红晕,眼神迷离,说话也有些吞吞吐吐。

    “噢…啊…啊,好热,感觉胸口好涨,有种…说不出来的舒服,别停,继…继续,嗯…”黄毛觉得差不多了,便用两根手指揉捏已经有半截小拇指大的乳头,再用力握紧乳尖,一条乳汁猛地从乳头喷射出来,射了傍边老苟一脸。

    “这药真管用啊,这麽快就生效的,”老苟抹了抹脸,然后用力往黄毛脸上一挤,打趣的说“看我给妳的回礼。”

    黄毛也不甘示弱,两个人便用少女的胸脯互射乳汁打起了“奶仗”。

    两人玩的挺高兴,他们脸上,少女乳房和小腹上到处都是白白的乳汁。

    未经人事的少女却根本承受不住胸部轮番的猛烈挤压,“哇,原来…我也能挤出奶,平时都没发现……好舒服……嗯嗯…再来…啊…”随着双腿抖动抽搐,晶莹的淫液一股股的流了出来,少女也短暂的失了神,从嘴角流出来几丝口水“大哥哥们,好…好厉害…我,我从来…没玩过,这麽舒服的…游戏。”

    “嘿嘿嘿,别急”混混头子边笑边脱裤子,“他们说好陪妳玩却自己打水仗,妳高兴什麽,应该生气才对”然后对满脸乳白的两人挥了挥手示意让开,“看到我下面这根棒棒了吗,我来陪妳玩拔河游戏。

    我把它插进妳下面的小洞洞裏,然后妳要紧紧夹住,十分钟内不能让我拔出来,否则就算输。”

    少女喘了两口气,回过神仔细看了看头子下面的鸡巴:“这有什麽难的,下面洞洞那麽小,妳那根粗棒能不能插进来都难说,更何况我要是加紧了不可能拔出去!”“呦,小姑娘口气倒是不小,到时候妳输了别不承认啊。”

    几个混混都快笑死了,这送上门来的傻瓜不上真可惜了。

    “我们说好了啊,输了的人要接受惩罚,还有……那个,如果妳插一点就拔怎麽办?嗯……妳棒棒插深一些,要是插不到底就算作弊!”少女摆出一副早已看穿一切的表情,义正言辞地说道,周围的人再也忍不住都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好好好,就按妳说的,那麽开始吧。”

    这头子身材魁梧,下面的鸡巴自然也不小,足有五公分粗二十公分长。

    他走上跟前,把大肉棒对準少女的膣穴,腰部一沈,一丝血丝从蜜穴中沿着插进大半的大肉棒缓缓流出,头子也被紧窄的处女穴夹得生痛。

    “啊!好疼,血……流血了”少女眼裏挂着泪水,有些颤抖者说。

    头子急忙按照想好的对策,安慰说:“我们说好了插到底再拔,妳一开始就使劲做什麽,放鬆一些,让我全进去。”

    然后擦了擦她脸上的泪水,“妳是第一次玩,还不习惯,以后就好多了。

    我保证,这游戏绝对好玩。”

    也许是春药的作用,也许是贪玩的性格,总之少女渐渐的止住了抽涕,慢慢放鬆下体迎合肉棒的插入。

    虽然柔嫩的子宫口已经被火热的龟头顶住,可是那粗大的肉棒还露了一小节在外面。

    少女也感觉到底了,但剩下的一小节貌似也并非不能容纳,于是尽量抬起蜜穴迎合,头子也加大了力度,把外面的五六公分硬钻了进去。

    “哈,好涨啊,全都塞得满满当当,看来我赢定了”第一次破身就被连根没入的少女面色潮红,一边小口喘气一边兴奋的说,“好了,数321开始妳尽管拔。”

    头子嘿嘿一笑,不多说什麽,感受着肉棒因为少女使劲缩紧受到的压力,满满唸到:“一,二……三!”然后想便往回抽,但处女蜜道的紧窄超乎他的想象,加上少女下意识的紧缩,随着挤过一圈紧弹的肉环,龟头被褶皱勒的生疼。

    “呀……哈……”少女也被这动作刺激的叫出了声,“怎麽样,我还没用全力妳就拔不出来,赶紧认输接受惩罚吧!”“妳别急,说好了十分钟,我把拔出来的这小节放回去再来,妳可要夹紧了。”

    他每次抽出一两个龟头的长度,然后再塞回去。

    缓慢进出的肉棒带着斑斑血迹,幅度也增加到了一次小半截。

    “啊……啊啊……嗯嗯……啊……”少女衹觉得说不出快感从自己的下体扩张到全身,开始娇羞的呻吟起来,双乳也溪水般流出更多奶汁。

    “还有五分钟妳可要加紧了,说好失败接受惩罚的。”

    头子边说边赌气般的加快了频率与力度,随着一阵阵呻吟,他好几次龟头抽出一半又猛地全都插进去。

    “啊……嗯嗯,哇…舒服……啊!呜呜……”少女肉穴本来就娇嫩敏感,加上为了赢而用力缩紧,在药物的辅助下快感全面爆发开来,“好痒,呀……用力,快用力……”肏干着少女的头子终于忍受不住蜜穴的紧密夹裹,在狠狠地顶抽几下之后,将肉棒深插进蜜穴,龟头顶入了子宫,开始了剧烈的射精“哦啊啊……射了……吼……射死妳…”精液像火山爆发般地喷射到子宫,“啊……不行了…”少女支撑不住,彻底放鬆了身心,热情地欢迎头子的精液射入自己的子宫内。

    灼热的精液如同射箭一般冲击着子宫壁,完全停止射精后,她下体脱力,任凭肉棒抽了出来。

    没有了肉棒的阻挡,肚子裏精液混合淫水势不可挡的喷涌而出。

    “啊……啊!啊啊啊!”她放弃了思考,完全沈浸在余韵之中。

    “老大就是牛啊,干的这娃子都翻白眼了!”一旁的混混顺势奉承,一个个也解开了裤袋。

    少女渐渐在高潮中平息,眼神迷离的看着他们。

    “妳输了,不过刚才妳的手脚受到限制。

    现在我们这裏还有五个人,可以让妳用手脚帮忙,但时间要延长到二十分钟,并且要是都输了就要接受两倍的惩罚,怎麽样啊?”他们帮她解了手铐,少女赤裸的躺在长椅上懒散的向他们招了招手,“来,都来……和我玩,我…我好高兴,这次,不会…再,输了。”

    随着一声肉响,又一根灼热而坚硬的肉棒破开了少女的蜜唇,肉棒一次性进入蜜穴大半根,“哦……”少女和混混同时爽快地叫出声来,蜜穴内难以想象的炽热和紧缩让混混感觉全身为之一颤,他打桩般的挺动屁股,让肉棒在蜜穴内快速进出起来。

    伴随肉棒猛烈抽动,身下的少女全身有节奏的扭动,不顾一切地高声呻吟,上下猛烈晃动的巨乳在结实的胸肌摩擦着。

    她双手抱紧,圆滑的臀部在用力扭动,输赢早已毫无意义,脑中衹想让龟头猛烈的冲击自己最深处敏感花心。

    “啊……好大……啊……又要出来了……啊……啊……”梅开二度的少女在射精中又高潮了。

    在之后的几个小时裏,随着混混们尽情喷射,少女终于如同烂泥般瘫倒在地,双腿上满是发泄后的痕迹,堆积了厚厚一层,看上去淫靡至极。

    她坐在地上将双腿高高抱起,露出那已满是精液的蜜穴,癡笑着说:“怎麽不来了吗?下一个是谁?”混混头子好不容易直起腰,对她说:“我们都玩过三轮了,妳一次都没赢。

    没想到妳不但容易高潮,而且耐力还不小,现在还有兴致继续,真是天生淫贱……不过说好的惩罚可不能少”他把少女再次拷在椅上,从包裏拿出一支最大的按摩棒,足有四十公分长,“现在我要把它全插进去!”他对準穴口,一口气就推进了一半,少女下身抽搐着又喷出一股淫水,“啊,好满足……快,我还要”少女已经完全陷入性交中毒,抬起屁股尽量容纳更多。

    可是最后的三分之一实在插不进去,死死地顶在了子宫口。

    “怎麽办,算了吗?”毕竟已经插进去快三十公分,少女小腹上也有了按摩棒的轮廓,再继续深入难度有些过大,混混们也开始犹豫。

    经验丰富的老苟又有了歪主意:“把振动棒开关打开,高潮的时候花心会微张,那时候一鼓作气就能插进去。”

    振动棒被开到了最大,呜呜呜的在少女体内剧烈旋转,另外几个人上下其手,挤奶的挤奶,按摩的按摩,高潮很快就到了。

    可是振动棒前端太粗,一连试了几次高潮也没能成功,他们终于不耐烦,在这一次高潮中用指甲猛掐少女的阴蒂,把前面那小节几乎都快掐断了。

    随着一声近乎嚎叫的痛苦,整个按摩棒终于突破子宫插了进去,狭窄花心被扩开,原本肥厚的子宫颈被扩张成薄薄的一层肉套子紧紧地裹住了按摩棒前端。

    “全,全……进去了”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气,少女也为自己的壮举感到自豪。

    按摩棒在裏面来回突突,搅得五脏也开始震,一波又一波快感不断冲击,使她陷入半昏迷中。

    少女像海上的孤舟,风中的閑云,直到混混关掉开关才醒过来。

    “好,好高兴……啊……拔……拔不出来,好疼!”几个人将按摩棒缓缓向外拉出一点,由于龟头已经全部进入了子宫,而伞状部分更是把子宫颈口卡得很紧,所以这样一拉的结果,大棒没怎麽出来,却把少女阴道前端的嫩肉向外拉出了少许。

    “对了,不是还有扩阴器吗,赶紧拿过来!”黄毛将扩张器口张开的比按摩棒略大,从阴道口慢慢地往阴道内挤,整个进去之后再缓缓打开,阴道已经被扩张到十多厘米了,裏面粉红色的肉褶上面挂着的丝丝的淫液。

    “小妹妹,妳这裏真漂亮啊。”

    明明是全被看透的少女受到夸奖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说:“谢谢哥哥夸奖,能快一点拔出来吗?那裏有些难受。”

    几个人抓着按摩棒根部,拔萝卜似得使劲往外拉。

    “一,二,三;一,二,三……”可惜子宫口卡的实在太紧,一时半会难……“啊…啊,又……又要出来了!”好吧,随着少女的高潮,整根按摩棒全部抽出,连带着把少女的子宫也拽了出来。

    红红的子宫颈就像一个肉冠,上面本来是一条细小入口的子宫口明显被龟头撑得大大的,就像个肉圈似的缠绕在龟头上。

    而一直藏在身体深处的子宫也露出了它圆球形的底部。

    “哇,竟然把子宫都拉出来了!”几个人又惊又喜,可按摩棒还在卡在裏面,整个子宫有气球大小,血红色的颈口一张一缩,似乎想把按摩棒“生下来”。

    少女瘫倒在椅子上,四肢不断的抽搐着,处在高潮后的半眩晕状态,他们把扩张器又插进脱垂的子宫裏面,如法炮制把前端也取了出来。

    ?

    初秋傍晚,一位背着大双肩背包的少女气喘吁吁地走在X市南山公园的小径上。

    最近天气转冷,公园裏没有了夏日来来往往避暑的人群,上山的林中小路更是显得冷清。

    但少女仿佛没有察觉到冷,还穿着盛夏时节的衣服。

    下身一件短的不能再短的齐臀短裙,露出两条白嫩的大腿,随着行走时的轻微摆动,就能若有若无的看见那肉色的小缝和圆润的臀沟;上面穿着淡粉色的露脐小背心,但两颗波涛汹涌的木瓜奶在衣服裏面一跳一跳的,可能是因为少了胸罩的束缚。

    背包沈重加上路途遥远,她上身背心已经被汗水打湿成半透明状,粉嫩的乳头隔着衣服能看的一清二楚。

    往上稚嫩的小脸挂着调皮的笑容,嘴裏还不时哼着歌,仿佛对自己暴露的衣着毫不在意。

    周围的一群混混不知什麽时候悄悄跟在了她身后,少女却对此不知情,继续顺着道路往林树深处钻,衹是步伐越来越沈重缓慢了。

    南山越来越近,小径也越来越窄,稀疏的几盏路灯随着天色变暗开始发亮,这条路上衹剩下她一个人了。

    终于,她在一个路灯下的长椅旁停下了脚步。

    她稍微扶额擦了擦汗水,把背包卸在长椅上面,然后稍走两步到旁边草丛,提起裙子露出花谷蹲下便开始尿尿。

    躲在一旁的混混一个个看直了眼,再也受不了诱惑,五六个人趁着她行动不便突然冲上去,伴随着淫笑声把少女包围住。

    “哇,原来隔壁大哥哥说的是真的,”少女刚开始有些吃惊,随后却露出了喜色,对着那些人说“妳们是来陪我玩的吗?”混混们也被这情况吓了一跳,但那个打头的黄毛先镇静下来,嬉笑着回答说:“当然是陪妳玩啦,我们这裏有好多好玩的游戏,可以和妳玩个尽兴。”

    其他几人见状也凑了过来,连连点头说是。

    “我就知道,他说衹要我穿上这身衣服来这裏,就会有一堆好心人陪我玩”她兴奋的说着,表情却渐渐转阴“我这麽可爱整天缠着他,他却抱着电脑,还说世上没有比瘫挽揽栎更好玩的游戏,今天终于告诉我这个办法,还让带着那一包东西说是玩具。

    这些好心的哥哥,我们开始玩什麽呢?”“这当然是妳没有玩过的全新游戏,”一个紫毛混混想也不想就开口道“来一次,玩一年,不好玩不花一分钱……”旁边膀大腰圆的混混头子听不下去了,直接给他来了一记,然后若无其事地转过身笑眯眯说:“别听他扯淡了,小妹妹,妳父母呢?这包裏装的什麽啊?”“他们一年出差好几个月,上学做饭都是我一个人,14岁就能照顾自己很厉害吧!”少女得意的叉着腰挺胸回答,接着好奇的“问包裏好像都是大哥哥房间裏平时乱放的东西,他还说来之前不能打开,现在终于可以拿出来了,那些东西都是怎麽用的大哥哥们知道吗?”头子边听边认真打量,尤其在她胸前的巨乳上多看了几眼,答非所问的说:“14岁就是很厉害了,大家都过来看看包裏是什麽东西吧。”

    几个人借着灯光在长椅上拉开拉链,发现裏面塞满了各式各样的情趣用品,两副手铐,四五个跳蛋,几个大铁夹子,大小不一的注射器和按摩振动棒,几瓶春药…………把东西一件件掏出来,发现连扩张器,钢针,金属环也有,甚至还找到了两把锋利的小锥和剪刀,饶是小混混也看花眼愣住了。

    “哇,这些东西看上去真好玩,大哥哥们快来教教我啊”少女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将受到的待遇,就像,哦不,就是小孩子见了各种玩具高兴极了。

    几个混混妳看我我看妳,最后还是一个带着黑框眼镜快三十岁的地中海站了出来,大大咧咧的说:“这种关键时候还得我老苟站出来,我已经是身经百战见的多了,这种小事轻而易举。

    妳们还是太年轻,以后跟着我要多学一些经验”接着捋了捋不存在的头发,继续说“咳咳,小妹妹,玩游戏之前我们得先惩罚妳,妳刚才随地大小便,多不文明卫生啊。

    妳看到这些手铐了吗,不听话的孩子要先拷上,听话了在放出来。”

    少女委屈巴巴的说:“我……我也是迫不得已,谁知道这地方太偏僻了厕所都没有,实在是憋不住啦……”“这可不行,犯了错误就要罚,先把妳拷在这长椅上,放心时间不会太长的。”

    几个人边说边把少女的手往长椅腿上铐。

    可是手腕太细了,手铐明显大一号,放在脚腕也同样铐不住。

    “哏,妳们真笨,”少女把脚从手铐裏抽出来,脱下鞋子坐在地上,身体前屈用双手抱住双脚,尽量让手腕与脚腕重合,然后慢慢把腿朝两边打开,一点也不在乎因没穿内裤而暴露出来的蜜穴一下子暴露在大家面前“手脚腕放一起拷上不就好了,说好了之后要陪我玩啊。”

    混混连忙七手八脚地把她抬到椅子上尽量分开双腿,然后咔嚓两声拷了个结结实实。

    黄毛见人已经拷好了,便猴急地冲上去,把胸前宽鬆的背心往上一掀,露出两颗硕大丰满的乳房,在上面狠狠的连揉带掐了几把。

    “哇,妳干什麽!”少女被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手脚也开始挣扎,不过显然是徒劳无功的。

    黄毛也意识到自己是不是过急了,于是假装严肃的解释说:“妳看看妳,胳膊腿这麽瘦,想必都是胸前肥肉长得太大啦,我要是不帮妳牵制住它,以后妳肯定会营养不良甚至走都走不动,更何况再出来玩。”

    无知的少女被这说辞吓唬住了,连忙问:“啊,这麽可怕吗?还好有大哥哥妳今天提醒,快什麽想想办法帮帮我。”

    “别怕,别怕”说着他从那堆用品裏取出来两个大铁夹,“帮妳夹住就好了。”

    黄毛捏起少女的乳头,用力的往上提拽,把乳房近似的拉成了一个圆锥形,被掐住的乳头就像一个小葡萄粘在上面一样,仅仅有极细的一部分与乳晕相连,然后猛地把大夹子从下面夹在乳根处,把根部脂肪压得扁扁的。

    “呀,好,好疼。”

    娇嫩的部位被用力夹住,少女不由得发出两声痛呼,“快把夹子拿掉啊!”其他人饶有兴趣的看着少女受虐吃痛的表情,老苟坏笑着对她说“痛就对了,说明妳已经病的不清,乖,别哭了,这裏还有饮料,喝了就不痛了。”

    说着把包裏的一瓶强效春药和一瓶强效催乳剂递到少女嘴边,安慰着让她喝下去,然后和黄毛一起轻轻舔舐乳头,“还觉得疼我们帮妳舔舔。”

    不知少女是害羞还是害臊,急忙说:“别这样,怪不好意思的……”两人没有回话,而是加快了舌头的拨弄速度,几衹手也放到少女下面的花谷抚摸扣弄。

    随着身体的刺激和药效的发作,少女的脸染上了一层红晕,眼神迷离,说话也有些吞吞吐吐。

    “噢…啊…啊,好热,感觉胸口好涨,有种…说不出来的舒服,别停,继…继续,嗯…”黄毛觉得差不多了,便用两根手指揉捏已经有半截小拇指大的乳头,再用力握紧乳尖,一条乳汁猛地从乳头喷射出来,射了傍边老苟一脸。

    “这药真管用啊,这麽快就生效的,”老苟抹了抹脸,然后用力往黄毛脸上一挤,打趣的说“看我给妳的回礼。”

    黄毛也不甘示弱,两个人便用少女的胸脯互射乳汁打起了“奶仗”。

    两人玩的挺高兴,他们脸上,少女乳房和小腹上到处都是白白的乳汁。

    未经人事的少女却根本承受不住胸部轮番的猛烈挤压,“哇,原来…我也能挤出奶,平时都没发现……好舒服……嗯嗯…再来…啊…”随着双腿抖动抽搐,晶莹的淫液一股股的流了出来,少女也短暂的失了神,从嘴角流出来几丝口水“大哥哥们,好…好厉害…我,我从来…没玩过,这麽舒服的…游戏。”

    “嘿嘿嘿,别急”混混头子边笑边脱裤子,“他们说好陪妳玩却自己打水仗,妳高兴什麽,应该生气才对”然后对满脸乳白的两人挥了挥手示意让开,“看到我下面这根棒棒了吗,我来陪妳玩拔河游戏。

    我把它插进妳下面的小洞洞裏,然后妳要紧紧夹住,十分钟内不能让我拔出来,否则就算输。”

    少女喘了两口气,回过神仔细看了看头子下面的鸡巴:“这有什麽难的,下面洞洞那麽小,妳那根粗棒能不能插进来都难说,更何况我要是加紧了不可能拔出去!”“呦,小姑娘口气倒是不小,到时候妳输了别不承认啊。”

    几个混混都快笑死了,这送上门来的傻瓜不上真可惜了。

    “我们说好了啊,输了的人要接受惩罚,还有……那个,如果妳插一点就拔怎麽办?嗯……妳棒棒插深一些,要是插不到底就算作弊!”少女摆出一副早已看穿一切的表情,义正言辞地说道,周围的人再也忍不住都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好好好,就按妳说的,那麽开始吧。”

    这头子身材魁梧,下面的鸡巴自然也不小,足有五公分粗二十公分长。

    他走上跟前,把大肉棒对準少女的膣穴,腰部一沈,一丝血丝从蜜穴中沿着插进大半的大肉棒缓缓流出,头子也被紧窄的处女穴夹得生痛。

    “啊!好疼,血……流血了”少女眼裏挂着泪水,有些颤抖者说。

    头子急忙按照想好的对策,安慰说:“我们说好了插到底再拔,妳一开始就使劲做什麽,放鬆一些,让我全进去。”

    然后擦了擦她脸上的泪水,“妳是第一次玩,还不习惯,以后就好多了。

    我保证,这游戏绝对好玩。”

    也许是春药的作用,也许是贪玩的性格,总之少女渐渐的止住了抽涕,慢慢放鬆下体迎合肉棒的插入。

    虽然柔嫩的子宫口已经被火热的龟头顶住,可是那粗大的肉棒还露了一小节在外面。

    少女也感觉到底了,但剩下的一小节貌似也并非不能容纳,于是尽量抬起蜜穴迎合,头子也加大了力度,把外面的五六公分硬钻了进去。

    “哈,好涨啊,全都塞得满满当当,看来我赢定了”第一次破身就被连根没入的少女面色潮红,一边小口喘气一边兴奋的说,“好了,数321开始妳尽管拔。”

    头子嘿嘿一笑,不多说什麽,感受着肉棒因为少女使劲缩紧受到的压力,满满唸到:“一,二……三!”然后想便往回抽,但处女蜜道的紧窄超乎他的想象,加上少女下意识的紧缩,随着挤过一圈紧弹的肉环,龟头被褶皱勒的生疼。

    “呀……哈……”少女也被这动作刺激的叫出了声,“怎麽样,我还没用全力妳就拔不出来,赶紧认输接受惩罚吧!”“妳别急,说好了十分钟,我把拔出来的这小节放回去再来,妳可要夹紧了。”

    他每次抽出一两个龟头的长度,然后再塞回去。

    缓慢进出的肉棒带着斑斑血迹,幅度也增加到了一次小半截。

    “啊……啊啊……嗯嗯……啊……”少女衹觉得说不出快感从自己的下体扩张到全身,开始娇羞的呻吟起来,双乳也溪水般流出更多奶汁。

    “还有五分钟妳可要加紧了,说好失败接受惩罚的。”

    头子边说边赌气般的加快了频率与力度,随着一阵阵呻吟,他好几次龟头抽出一半又猛地全都插进去。

    “啊……嗯嗯,哇…舒服……啊!呜呜……”少女肉穴本来就娇嫩敏感,加上为了赢而用力缩紧,在药物的辅助下快感全面爆发开来,“好痒,呀……用力,快用力……”肏干着少女的头子终于忍受不住蜜穴的紧密夹裹,在狠狠地顶抽几下之后,将肉棒深插进蜜穴,龟头顶入了子宫,开始了剧烈的射精“哦啊啊……射了……吼……射死妳…”精液像火山爆发般地喷射到子宫,“啊……不行了…”少女支撑不住,彻底放鬆了身心,热情地欢迎头子的精液射入自己的子宫内。

    灼热的精液如同射箭一般冲击着子宫壁,完全停止射精后,她下体脱力,任凭肉棒抽了出来。

    没有了肉棒的阻挡,肚子裏精液混合淫水势不可挡的喷涌而出。

    “啊……啊!啊啊啊!”她放弃了思考,完全沈浸在余韵之中。

    “老大就是牛啊,干的这娃子都翻白眼了!”一旁的混混顺势奉承,一个个也解开了裤袋。

    少女渐渐在高潮中平息,眼神迷离的看着他们。

    “妳输了,不过刚才妳的手脚受到限制。

    现在我们这裏还有五个人,可以让妳用手脚帮忙,但时间要延长到二十分钟,并且要是都输了就要接受两倍的惩罚,怎麽样啊?”他们帮她解了手铐,少女赤裸的躺在长椅上懒散的向他们招了招手,“来,都来……和我玩,我…我好高兴,这次,不会…再,输了。”

    随着一声肉响,又一根灼热而坚硬的肉棒破开了少女的蜜唇,肉棒一次性进入蜜穴大半根,“哦……”少女和混混同时爽快地叫出声来,蜜穴内难以想象的炽热和紧缩让混混感觉全身为之一颤,他打桩般的挺动屁股,让肉棒在蜜穴内快速进出起来。

    伴随肉棒猛烈抽动,身下的少女全身有节奏的扭动,不顾一切地高声呻吟,上下猛烈晃动的巨乳在结实的胸肌摩擦着。

    她双手抱紧,圆滑的臀部在用力扭动,输赢早已毫无意义,脑中衹想让龟头猛烈的冲击自己最深处敏感花心。

    “啊……好大……啊……又要出来了……啊……啊……”梅开二度的少女在射精中又高潮了。

    在之后的几个小时裏,随着混混们尽情喷射,少女终于如同烂泥般瘫倒在地,双腿上满是发泄后的痕迹,堆积了厚厚一层,看上去淫靡至极。

    她坐在地上将双腿高高抱起,露出那已满是精液的蜜穴,癡笑着说:“怎麽不来了吗?下一个是谁?”混混头子好不容易直起腰,对她说:“我们都玩过三轮了,妳一次都没赢。

    没想到妳不但容易高潮,而且耐力还不小,现在还有兴致继续,真是天生淫贱……不过说好的惩罚可不能少”他把少女再次拷在椅上,从包裏拿出一支最大的按摩棒,足有四十公分长,“现在我要把它全插进去!”他对準穴口,一口气就推进了一半,少女下身抽搐着又喷出一股淫水,“啊,好满足……快,我还要”少女已经完全陷入性交中毒,抬起屁股尽量容纳更多。

    可是最后的三分之一实在插不进去,死死地顶在了子宫口。

    “怎麽办,算了吗?”毕竟已经插进去快三十公分,少女小腹上也有了按摩棒的轮廓,再继续深入难度有些过大,混混们也开始犹豫。

    经验丰富的老苟又有了歪主意:“把振动棒开关打开,高潮的时候花心会微张,那时候一鼓作气就能插进去。”

    振动棒被开到了最大,呜呜呜的在少女体内剧烈旋转,另外几个人上下其手,挤奶的挤奶,按摩的按摩,高潮很快就到了。

    可是振动棒前端太粗,一连试了几次高潮也没能成功,他们终于不耐烦,在这一次高潮中用指甲猛掐少女的阴蒂,把前面那小节几乎都快掐断了。

    随着一声近乎嚎叫的痛苦,整个按摩棒终于突破子宫插了进去,狭窄花心被扩开,原本肥厚的子宫颈被扩张成薄薄的一层肉套子紧紧地裹住了按摩棒前端。

    “全,全……进去了”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气,少女也为自己的壮举感到自豪。

    按摩棒在裏面来回突突,搅得五脏也开始震,一波又一波快感不断冲击,使她陷入半昏迷中。

    少女像海上的孤舟,风中的閑云,直到混混关掉开关才醒过来。

    “好,好高兴……啊……拔……拔不出来,好疼!”几个人将按摩棒缓缓向外拉出一点,由于龟头已经全部进入了子宫,而伞状部分更是把子宫颈口卡得很紧,所以这样一拉的结果,大棒没怎麽出来,却把少女阴道前端的嫩肉向外拉出了少许。

    “对了,不是还有扩阴器吗,赶紧拿过来!”黄毛将扩张器口张开的比按摩棒略大,从阴道口慢慢地往阴道内挤,整个进去之后再缓缓打开,阴道已经被扩张到十多厘米了,裏面粉红色的肉褶上面挂着的丝丝的淫液。

    “小妹妹,妳这裏真漂亮啊。”

    明明是全被看透的少女受到夸奖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说:“谢谢哥哥夸奖,能快一点拔出来吗?那裏有些难受。”

    几个人抓着按摩棒根部,拔萝卜似得使劲往外拉。

    “一,二,三;一,二,三……”可惜子宫口卡的实在太紧,一时半会难……“啊…啊,又……又要出来了!”好吧,随着少女的高潮,整根按摩棒全部抽出,连带着把少女的子宫也拽了出来。

    红红的子宫颈就像一个肉冠,上面本来是一条细小入口的子宫口明显被龟头撑得大大的,就像个肉圈似的缠绕在龟头上。

    而一直藏在身体深处的子宫也露出了它圆球形的底部。

    “哇,竟然把子宫都拉出来了!”几个人又惊又喜,可按摩棒还在卡在裏面,整个子宫有气球大小,血红色的颈口一张一缩,似乎想把按摩棒“生下来”。

    少女瘫倒在椅子上,四肢不断的抽搐着,处在高潮后的半眩晕状态,他们把扩张器又插进脱垂的子宫裏面,如法炮制把前端也取了出来。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