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绝望的擂台
  • 发布时间:2018-11-06 08:1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作者︰aichuni

    “山本社长,真是不好意思呀。铃本京香坐在沙发上,看着身前的中年男人说道。

    “没关系,这是应该的。男人盘坐在地上,低着头,此时在帮她按摩小腿处的淤伤。

    “舒服点了吗?男人问道“恩。铃本京香痛楚得皱起的眉头稍微舒展了些。山本抬头看了眼她微笑的面庞,又把头低下了,这个年轻美貌的女人真是尤物,即使在伤痛中,仍能笑得如此妩媚,山本把她一截白嫩的小腿托在怀中,继续按压着。

    “ 哎哟,疼!山本忽然按重了一点,铃本京香秀眉一蹙,失声叫道。

    “对不起。山本说道。

    “不要紧的。社长,谢谢你,我想我快没事了。铃本京香缓缓从社长怀中把腿拔了出来,强装笑容说道。

    实际上昨天在地下自由搏击的擂台上她伤得很重,至今身体多处仍残留着强烈的痛感。

    山本又看了看她苍白而美丽的脸庞,说道:“你流了好多汗。京香笑道:“是啊,天气够热的。真是麻烦您了。山本没有说话,虽然他知道她是疼得汗流满面。

    昨天那场比赛他是一直观看的,铃本京香输得很惨,当时在对手的重击之下发出的惨叫至今还声犹在耳,比赛过后,京香没有去医院,而是被拳社里的几个姐妹搀扶着送到家里的沙发上的,今天他来看她时,她仍然睡在沙发上,蜷缩成一团,楚楚可怜,连昨日比赛的衣裤和靴子都没有脱下。

    几年前,日本风靡起地下自由搏击的竞技运动,这项运动没有传统规则限制,唯一的规则就是为现场气氛和观众感受服务,只允许强刺激的击倒和KO对手,甚至允许对失败者血腥的终结技。而传统搏击中的搂抱拖拉和消极防守都将被扣分,加上最时尚的现场灯光和流行音乐等,吸引了几乎全日本年轻人的眼球。就是在当时,山本组建了这支拳社,命名为丽花拳社。

    原是赛车女郎但有武学基础的铃本京香加入后打的是女子搏击,第一年,就夺得了当年女子搏击的冠军,为社团赚了很多钱。然而好景不长,这项运动带来的大量财富和商机吸引了无数新社团的加入,很多真正有实力的竞争者陆续加入了进来。第二年,铃本京香就惨遭败北,失去了冠军的金腰带,从此一蹶不振,屡战屡败。而这也为山本的社团带来了负面影响,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离开了社团另谋高就,更严重的是,社团的收入急剧减少,到如今连选手在赛后的医疗费用都时常无法保证,这样的情况不能不令山本揪心。

    他知道不能怪京香,毕竟她已经尽力了,这个美艳且仍然年轻的女人完全可以有更好的出路,但为了社团,这几年她却一直不愿走,和社团一起苦苦支撑着这每况愈下的局面。因此他踌躇着,此时心里的一个念头很难对眼前这个女人说出来。

    “社长,有什么话尽管说出来吧。京香恬美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他有点失魂落魄的抬起头,看着她。这个女人清澈的眼睛似乎能洞察他的内心。

    “你……都知道了吧,也许……你也应该听说一点风声。山本呢喃着。

    “是要我去参加无限制搏击赛吗?和男人的比赛?是吗?我听社里的姐妹说起过京香说道。

    “主办方……他们对我说的是……如果你去参加,每场无论输赢,你本人和社团都能得到一笔可观的钱,所以……是想请你考虑一下,不一定要答应的。山本说道,他低下头,点燃一根香烟,此时他的社团确实需要资金。

    “是吗?那很好啊,既然是比赛,当然可以参加哦。擂台上的男人也不见得会吃掉我吧,何况无论输赢都有钱,很划算哦。铃本京香笑了起来,其实当时她听社里的姐妹说起这事,她心里也在担忧,这些年她一直参加的是女子搏击,从来没有和男性交手过,不过后来她想到了自己在女子搏击场上也是屡战屡败,现在即使和男人比赛无非也就是打输而已,何况还有钱可拿,心中也放宽了些。“我很乐意,谢谢社长,我会尽力的。说不定能打出新的局面呢

    “呵呵,当然,你这么漂亮的女孩,要我是你的男对手我可舍不得打你。山本笑道,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

    “社长,那么下一场比赛会在什么时候开始?

    “下个周末晚上。

    “啊?这么快吶?铃本京香有点吃惊,不过马上又说道:“好的,没有问题,放心吧。社长您去忙吧,我休息一阵就好了。京香仍满脸是汗,目送山本走出门口,她开始呻吟起来,昨晚的创伤至今还让人通彻心扉,但她却不愿对山本说起。

    *** *** *** *** ***

    铃本京香此时穿着红色的紧身衣,化好了妆,艳丽的口红,淡蓝的眼影,美艳动人,也许是以前当赛车女郎养成的习惯,每次出场前都要把自己细心打扮,此刻她正把自己白嫩丰腴的小腿套入一只纯白的羊皮高跟靴子里,她拉好了靴子的侧拉链,再细心的把靴沿翻了一个小圈,再按上那个精致的小按扣,让这只白色的翻边高跟靴紧紧勾勒出她圆润修长的小腿曲线,即使在剧烈的格斗中,这只靴子也不会脱落。她比较满意的看了会,继续穿上另一只。她站起来,黑色的弹力紧身五分裤和靴子的搭配令她的双腿显得修长,靴沿和五分裤之间露出一小截白瓷般的玉腿,对着镜子,她把那细细拉直的漆黑油亮的披肩长发用手抖了抖,準备进场。

    “京香姐姐!一个大男孩推开门走进来喊道。

    京香转身看了眼:“幸男呀!这么大了还姐姐,姐姐的。她语气有点生气,但却笑着。

    幸男今年20岁,是她们社团的人,但仍未正式参加过比赛,只是作为新秀在培养,包括京香平时都时常教他搏击的技巧。

    “你跑来做什么呀?京香问道。

    “我来帮你助威来了,哈哈。今天我买你赢哦幸男哈哈笑着这种地下拳赛含有很大的赌博性质,观众或大或小都会买哪边的输赢,而主办者除高昂的门票之外还坐庄收利,获利非常之大。

    “你怎么知道姐姐会赢呢?万一输了怎么办?京香说道,实际上她心里也的确没有把握,毕竟是第一次和男拳手对决。

    “输了我也买你,我知道姐姐最好了。以后还要给我买游戏机哦。幸男调皮地说道“嘴真甜呀,玩得不要太上瘾了哦,这几天我不在,有没有坚持做体能训练?“做了的,京香姐,你今天穿得有点不对啊。

    “是吗?姐姐不是一向都这么穿的吗?京香问道幸男说道。

    “姐姐,你背向镜子,照我的话做。

    “好啊。京香以背对着镜子站着。“腿不要弯,把手按在脚上。幸男说京香照着做了,她不知道这男孩葫芦里卖什么药。“然后,回头看镜子吧。幸男说道。

    京香回头一看,立刻羞红了脸——以这个姿势站立着的镜子里的自己,竟然高高撅着屁股对着一个男性,更可怕的是,还穿着弹力的紧身五分裤,显得臀部非常突出。看到京香红脸,幸男幸灾乐祸的大笑起来。

    “小子,叫你坏。京香回头追打幸男。

    “撅着这么大的屁股去跟一个男人打架,太不雅了。幸男笑道京香在格斗中擅长用腿攻击,长久的下肢练习也造成了她臀围偏大,三围分别是83 62 86,此时穿着紧身裤被一个年轻男性如此奚落,尽管是如弟弟一样的幸男,也令她不禁又羞又气。

    这时候音乐已经响起,轮到京香出场了。幸男突然一把拉住她的手,说道:“京香姐,这次其实我很担心你!

    听到这句话,京香先前的不忿已完全消失,她用涂着鲜艳指甲油的纤细手指摸了摸幸男的脸,柔声说道:“放心吧,幸男。姐姐不是第一次上擂台

    粗铁杆拼成的铁栅栏将擂台团团围住,正对通道的位置有两扇小铁门,当铃本京香走进擂台,铁门就已牢牢锁住,在里面根本无法打开。而铁栏杆高达5 米,这样一来,意味着这场战斗更为复杂了,并不是体力不支然后认输便可结束战斗,失败者必须从5米多高的铁栅栏爬出去,如果爬不出,胜利者可以在擂台上无止境地对失败者进行殴打和折磨,这样残酷的比赛规则在女子格斗中是没有的,因此,看到这情景的铃本京香不由得生起一阵冷汗。

    而她的对手,那个叫白川的中年男人现在就一动不动站在身前看着她。英俊挺拔的白川身高180公分,看上去极富阳刚之气,比赛已经开始5 分钟了,他却始终没有动过。他要等铃本京香先出击,以便抓住对手的破绽。而铃本京香缓缓地移动着,小心翼翼,不敢擅自攻击。

    多彩的灯光聚焦在擂台上,为了避免铁栏杆挡住观众视线,擂台内已经在不同角度安放着六台可遥控活动的摄象机,这样,铁笼内的影像可以非常清晰地显示在大厅四周的六面巨大屏幕上,并且可以不同角度的显示着擂台里面每个微小的动作。

    白川仍没有动,京香忽然一个低踢扫在白川的腿弯上,白川立即被踢得单膝跪倒。

    没想到试探性的第一击就能得手,京香暗暗高兴。

    白川站起,京香第二脚又落在他同一个部位,白川再次被踢得跪倒。

    “这个男人似乎不怎么厉害。下一次直接用高鞭腿击他头部。两次试探性的攻击,令京香增强了信心。

    当京香的高鞭腿踢出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错了,当她刚抬起右腿,白川的低腿后发先至,已经重踹在她左大腿根部,令她跌坐在地上,随后白川整个人跳起,向地上的她踩来。

    京香想迅速爬开,但晚了一点,左腿没能及时抽出,已经被跳起的白川重重踩上。

    “啊!白川几百斤的力度踩在左小腿上,令京香痛得尖叫,蜷缩着左腿,她退到了擂台角上。同时用手格挡住白川挥向她头部的重拳,纤弱的臂膀都震得酸麻了。

    “愚蠢的女人,哼。看着缩左腿站立的京香,白川嘲讽着,又一记低腿扫在了她的右小腿上。

    “扑通京香应声而倒。

    白川看着横倒在擂台角落的京香,毫不留情朝她柔软纤细的腰部踢去。

    “啊京香惨叫一声,白川的踢腿非常毒辣,这一脚正踢在她肾髒的位置,痛得她苦不堪言。而京香此时横躺着被卡在了擂台一角,连滚开的机会都没有,白川的第二和第三脚挟风而至,全都踢在了同一部位。

    “啊!嗷!京香向后摸着腰惨叫。“这就是男拳手的力量……京香不禁想到,以往在女子搏击中,虽然也有诸多辛辣狠毒的招式,但几脚就踢得她腰肢欲断直不起身来的对手还从没遇到过。她努力抓着栏杆想站起,然而此时的她背对着白川,白川对準她两腿之间,狠狠一脚踢了过去。

    胯间感觉到一股劲风袭来,京香集中力气猛然夹紧了双腿,硬生生把白川踢向她胯间的腿给夹在了两条大腿之间。

    “下流!京香怒骂道。

    “哈哈哈,双腿夹得真紧白川猥琐的笑,同时双拳左右夹击,猛砸在了京香的腰上。

    “呜~腰间的剧痛令京香惨叫。她一招失利,就让白川占尽形势,看来连翻盘的机会都很渺茫了。

    “嘭~的一声,白川的重拳又打在了她的后心,这一拳力道十足,将她打得扑在擂台角落的立柱上,令她体内气血翻涌,双眼发黑。

    才几招,京香就被白川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她虽然没有把握赢,但也从来没想过会败得这么快。

    白川凶狠地抓起她的头发往后一拉,接着用力将她的头向立柱撞去。

    额头猛撞在柱子上,天旋地转的京香仰面向后倒去,但白川接住她的身子,转了个身,让她背靠在立柱上,紧接着铁拳就轰在了她的前胸。

    这一拳把她打得五髒翻腾,几欲晕眩过去。白川紧接着双拳齐出,大屏幕上可以清楚看到京香的丰满胸部被这双拳打得变形的样子,红唇中喷出一口鲜血。

    这时白川后退,助跑几步后,一记重拳再次向她胸部砸去。然而这次却打在了柱子上,强大的拳劲连擂台都震动起来,京香躲开了这次攻击,绕到了白川身后。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