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绑票
  • 发布时间:2018-11-06 08:1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亲情如何可贵?父母爱女之心又有多深呢?经过这一次痛苦的经历,我对上述这两个问题一直反覆思量,然而思想还是陷于一片茫然。

    三个月前的一个夜晚、我同男朋友阿光在离开卡拉OK、到停车场取车之时,突然冲出一班人,他们将我俩捉住,用布袋蒙头、拖上一部货车。

    我们不断挣扎,但没有用,没有人理睬我们。最后我们被困于一间房子里面,被绳子紧紧绑住。我要求鬆绑,他们就说:“行!不过要将你们全身鬆绑。

    他们不祗为我鬆绑,还脱光我和阿光的衫衫裤裤、令我们赤裸相对。接着,他们拿了个电话给我,叫我告诉阿爸知道,要给三千万才可以赎回我。

    我打通了电话,好激动地同阿爸说:“老爸,我被人标参呀!他们脱光我的衣服,想强姦我,他们要三千万,你救我呀!

    阿爸骂道:“衰女,你又玩什么呀!又想骗老爸钱吗?

    阿爸挂断电话,我没有怪他,祗怪自己在半年前玩过“假标参,骗了他三十万。

    这班贼人初时对我们还算不错,好吃好住、唯一不舒服的祗是我和男朋友赤条条相对,连一条毛巾都没有,十分尴尬。被困了两天之后,烦闷时,男朋友就抱住我、吻我的身体,我们相拥着做爱,总算是痛苦中寻得一点快乐。

    之后,多次致电给老爸,他都不理我,当我是又一次离家出走,玩标参骗他的钱。五天之后、贼人又捉来两个女人。一个是我阿妈、另一个女人约二十多岁,长得好漂亮。贼人开始不耐烦了,对我说道:“你知道这两个女人是谁吗?

    我说道:“一个是我妈,另一个我不认识。

    贼人笑着说道:“两个都是你阿妈、她是你老爸的二奶、已经有六七年啦!

    阿妈好伤心、质问那个女人,两人争执起来,继而动武、大打出手。她们互相扯着头发、撕破衣服、二奶身材相当好,当她被撕开衣服之后,露出一对竹笋形的乳房。阿妈一点也不客气,就用指甲去抓、乳房出现几条指甲痕,还有条条血丝。

    二奶亦不甘后人,将阿妈推倒,扯她头发,扯掉她的裤子,并且用膝头去顶撞阿妈的下阴。

    贼人看到拍手掌、几个贼人还打赌那一个会赢。比较年轻那个叫阿德,他给了一条皮带二奶,对她说:“我买你赢,你用皮带打她!

    年纪大一点的那个贼人叫大龙,他叫道:“喂!这样不公平哦!你给她一条皮带,我就给一条绳子另一个。

    说着,那个绑匪便递上一条绳子,我妈的年纪比较大、纠缠之间,那条绳反而落入二奶手上,二奶绑住妈双手,就用皮鞭打我妈。我妈狂叫、疯狂地挣扎。我看得心寒,很想去帮妈的手。于是就扑上去抓住二奶的双脚。

    阿德双手抱住我说道:“小妹妹,这可不是双打哦!

    他还故意两手按着我的乳房,我挣扎道:“放手啦!

    “嘻嘻!不如我和你打呀!

    我好生气,不理三七二十一、甩开他的手就打,打到他也猛叫痛。不过他涎着脸笑着说道:“哗!想不到你这小妹妹还会打人哦!要比赛的话、你得先让我呀!

    大龙笑着说道:“男人要女人让?你讲笑吧!

    “好男难与女斗嘛!

    “你想她怎么个让法呀?大龙问。

    “我要先绑住她的双手,等这支□老虎没得发恶。

    我大叫:“你敢!我叫阿爸告你、拉你坐监。

    “阿爸?你阿爸都不要你啦!他们两人夹手夹脚绑住我,另外两人就制服了我男朋友。我双手被绑,祗有四围乱走,用脚踢,有一次就踢中阿德的下体,痛得他大叫救命。他捉住我一对脚掌,将我两腿一分,然后倒吊起我,对我说道:“你这个小肉洞好神秘呀!

    “你不要动我呀!我狂叫。

    “我要进去寻宝呀!里面一定有好多宝物的。

    阿德果然单脚除下鞋子,动了动脚趾,就对我说道:“这次先派右脚趾公探路。

    我大骂道:“你去死啦,脚趾那么髒,我不要呀!

    “髒吗?那你帮我吮乾净它啦!

    阿德将脚趾移近我的嘴边,我好怕,又好想作呕、此时,我的男朋友出声了,他说道:“你们不要这样糟质她啦!你们不过求财嘛!求你们对我们好一点啦!

    大龙笑着说道:“阿德,你看人家的男朋友多细心,他心痛啦!你成全人家啦!

    “好好好!英雄救美、果然是大英雄,是男人的就自己爬过来帮我吮脚趾。

    我男友说:“你们好卑不!

    阿德对我说道:“你真失败,老爸不要你,老母祗挂着争风吃醋,连男友都不肯帮你,还是乖乖替我吮脚趾啦!

    我大叫,危急之时、就呼叫男友的名:“阿光,救我呀!求你救我啦!

    阿光大叫:“好,我帮你吮脚趾。

    阿德好得意地说:“爬过来啦!

    阿光双手已经被反绑住,他跪下来,一步一步地爬到阿德的脚边。

    阿德说道:“警告你,不准出蛊惑呀,你如果咬痛我,我就十倍偿还你那个心肝宝贝哦!

    阿光祗有乖乖的吮着阿德的每一支脚趾。吮了一会儿,另一个绑匪就拿来一瓶酱油和一罐胡椒粉过来。他说道:“光秃秃味道不太好,滴点儿酱油,撒点儿胡椒粉,吮起一定更有味道哩!

    阿德把脚趾涂满酱油和胡椒粉,命令阿光再吮。

    吮得乾乾净净之后阿德就说道:“够了,脚趾乾净,可以入窿探路啦!

    他将一支脚伸过来,一脚踩在我下阴,笑着说道:“耻毛好滑好嫩呀,真舒服!

    他开始用脚趾来玩弄我阴蒂,我好怕,我知道他下一步就是要伸个脚趾入我的阴道里了。就叫道:“不要呀!阿光、你救我啦!

    但阿光也没有办法,他对阿德说道:“求你们不要糟质她啦!你们想玩的话,就玩我吧!

    阿德笑着说道:“大英雄真有气概,好!我成全你、不过,你有什么好玩呢?

    阿光道:“有呀!我有,你插我啦!

    阿光翻转身体、用屁股对着他。

    阿德笑着说道:“也好!脚趾插屁眼,我都是第一次玩哩!要我插都行,你得先出声求我啦!

    阿光低声说道:“我求你,求你插我屁眼。

    阿德说道:“插完可能会好污糟,再叫你女朋友吮乾净脚趾公都好!

    我大叫:“不要,我不吃屎呀,你们放我吧!我叫我老爸给钱。

    阿德说道:“这么多天了,还未收到钱,先吃屎啦!

    突然,我听见阿光的叫喊声,仔细一看,原来阿德巳经将脚趾公伸入阿光的屁眼,他一边插入,一边问:“舒不舒服呀?

    阿光大叫:“好痛呀!

    阿德说道:“哦,好痛,一定是不够力水。我用力点。

    阿德不停地问阿光:“过不过瘾呀!

    阿光大概知道越叫就越受苦,于是就应道:“过瘾呀,好过瘾呀!

    阿德又问:“舒不舒服呀?

    阿光大叫:“舒服呀!

    “我每天插你一次,好不好呀!

    阿光仔大叫:“好啊!一日插一次,生生世世都让你插,我甘心让你插足一世。

    我听见阿光语无伦次、就转头望住他,见他一点都不像好痛苦,表情还好像好享受似的。我不敢出声,祗见阿德将脚趾拔出之后,阿光就好像支狗一样,马上转身抱住阿德的脚,好陶醉地含住他的脚趾啜吮。

    “好味道吗?贼人互相对视而问。

    阿光点头道:“好味道呀!

    就在此时,我妈爬到光仔身边,喊道:“阿光、救我呀!

    原来妈不够二奶打,让二奶打了无数鞭、又扯她的耻毛、下体已经扯到又红又肿。此时,我妈好像一支狗似的,被二奶骑住。

    阿光见状,就上前帮她,他一手推开二奶,二奶不理那么多,就同他搅成一团。两人都赤条条、揽作一堆、大家都以为有一场肉搏戏。那知道阿光仔被阿德抽插肛门之时已经搞到十分之兴奋。如今抱住一个大美人,焉能坐怀不乱呢?祗见他抱住二奶的裸体就俯身去吻她的乳房。

    “哗!真人表演呀、坐下来慢慢欣赏咯!大龙笑着说道。

    二奶同阿妈纠缠好久,其实巳经筋疲力尽了,刚好有一个男人献上温柔,当然求之不得啦!二奶竟然同光仔接吻,俩人开始互相抚摸。

    阿德对我说:“你看你的男朋友多花心呀!他和第二个女人亲热,都不理你了。他将两粒药丸塞入我口里、逼我吞下去。我已经筋疲力竭,任由摆怖。渐渐地、我感觉全身发滚、下阴又痕又痒、于是、我不期然地自己抚摸起自己的乳房。

    阿德一手捉住阿光、将阿光和二奶分开,对她话:“不准搞三搞四喇!要搞就搞自己的女人啦!

    阿光开始同我接吻,他抱住我、同我搞成“69姿式。我双手碰到他火烫的阳具后,亦冲动起来、就用双手搓,并用双乳将阳具包住。乳沟包得住阳具,但包不住龟头渗出的湿液。

    “你射精啦!我叫道。

    “还没有呀!那不是精液。

    “我不信、那一定是精液。我说道。

    “不信你试一试味道。

    “好,我试。我将阳具送入口里。

    贼人见到大叫:“好淫的女人呀!

    另一贼人话:“阿德刚才餵过她的药发作了。

    “这场戏一定好看咯!

    “不如二奶也出场,二女一男,一王二后就更加刺激啦!

    “好呀!好主意。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