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贤妻薰怡
  • 发布时间:2018-11-06 08:1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作者:隐居士

    第一章 贤妻力助家业兴

    薰怡是一个标緻的大美人,她的相貌身材属于很多男人心目中所幻想的那个类型,凹凸有致,笑起来能迷死人。熏怡的丈夫是一个普通的小老闆,长得也算能见人,最重要的是他非常信任熏怡,也爱她,两人的婚后生活十分美满。

    熏怡不太懂这些生意方面的事,因此她的丈夫也没想着要她帮忙,熏怡基本只需要在家做点家务,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每天还能自己出去逛逛。在熏怡心里,一直觉得自己帮不上忙是一件挺丢脸的事。

    这天傍晚,丈夫回家时约了一个新结识的张老闆,张老闆还带着自己的秘书,一共两人来熏怡家吃饭。熏怡做菜的手艺还是相当不错的,张老闆边吃边夸,不过他望向熏怡的目光总是有点异样。

    饱餐一顿之后,熏怡的丈夫提议打麻将,因为恰好有四人,张老闆自身也是赌徒,这么一听马上就答应了。熏怡搓点麻将还是会的,不过她主要还是跟着凑个数。

    张老闆打麻将时还要喝酒,熏怡的丈夫也屡屡举杯,四个人除了熏怡外都喝了个大醉。熏怡以自己不会喝为藉口,只是帮着倒酒,她见丈夫被两个人围着劝酒,有点心急但也无可奈何。

    几轮麻将下来,三个男人的酒也喝多了,张老闆的话渐渐带上腥气。他大力把刚摸到的牌摔在桌上,大叫:“碰!嘿嘿,输了吧,输了的人要把老婆贡献出来玩玩哦。熏怡的丈夫满眼血丝,他已经神志不清,最后一杯倒进嘴里之后,他含含糊糊地笑道:“碰,嘻,输了的赔老婆,嘻他说完胡话就一头栽倒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张老闆这时也有点迷糊了,他一手搂着自己的秘书,另外一手就要去摸熏怡。

    熏怡缩了回去,她扶起自己丈夫回房休息,然后再出来照料张老闆这两人。张老闆喝得没有熏怡的丈夫多,酒量也更胜一筹,竟然借着酒劲就要非礼熏怡。熏怡躲开张老闆的手,她把醉醺醺的秘书先推到沙发上,秘书马上倒头便睡。张老闆精神却好得很,没有一点想睡的意思。

    熏怡想了想,乾脆拉着张老闆去浴室,打开喷头用冷水泼了张老闆一脸。冷冰冰的感觉让张老闆清醒了些,他抹去脸上的水珠,看着熏怡道:“夫人,你!?“张老闆,你刚才说,想要我哦。熏怡提醒道。

    “啊,我确实有点晕头了。张老闆拍拍脑袋,又清醒了不少。

    这时,熏怡却主动贴了过来,她那傲人的胸部顶着张老闆,嘴里轻轻说:“可以哦。我老公输了,我把自己赔给你吧。“夫人,你是说真的?张老闆有点不敢相信。

    “是啊,但如果我让你玩的话,你可不可以答应跟我老公签合同啊?熏怡问。

    张老闆要冒出火的眼睛顶着熏怡,“这是一笔交易?他舔了舔嘴唇,笑着继续道:“没问题,不过我可得玩个够,要去你房间吗?“我老公在房间里睡着呢听到张老闆同意,熏怡有点难为情,她摇摇头否认,“就在浴室吧,张老板,这可是我们的秘密,谁都不准说出去哦。熏怡用手指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然后轻轻关上房门。

    这时,浴室里面只剩下张老闆跟熏怡两个人,浑身酒气的张老闆面对诱惑已经毫无抵抗的能力。熏怡打开花洒和热水器,让热水哗哗地洒在地板上,她转身面向张老闆,缓缓脱去外面的衣服。

    “张老闆,你想要我吗?熏怡身上只剩下性感的胸罩和内裤,她的长发被热水打湿之后贴在后背,腾腾升起的热气让她的脸看上去更红了一些。张老闆吞咽了几下,他一步步走近熏怡,脸上露出坏坏的笑容。

    熏怡动手帮张老闆脱去衣服,趁着这个机会,张老闆双手伸向熏怡的乳房,十指切入胸罩里面,用力扣住了白皙的乳房。熏怡浑身僵硬,但发烫的热流又迅速把自己融化,她把已经脱去衣服的张老闆顺势拖进热水里面,丰满的胸部顶住了对方的双手。

    热水洒在身上,熏怡笑着让张老闆解开自己最后的束缚,她一对大乳房在热气中露出真容,热腾腾的水击打在娇嫩的乳头上,熏怡更加害臊了。她自己用脚把脱下的内裤踢到一边,然后拖着张老闆一起在热水的旁边坐下,地板也是热的。

    张老闆布满血丝的眼睛都看直了,他直接用手握住了熏怡的一对豪乳,狠狠一捏,乳肉从指缝迸出,说不出的美妙。张老闆这时就想着如何把自己的身体尽可能紧地贴住眼前这个美人儿,他能从掌心感到对方凸起变硬的乳头,以及那开始变得火热的下体。

    熏怡一手拉着张老闆的手往自己的下身摸过去,一手轻轻摸着张老闆的阳具,她红着脸道:“张老闆,对于我这种已为人妇的女人,要不要先洗乾净再使用呀。熏怡见张老闆不太明白,自己拿了热水管塞到张老闆的手里,还指了指自己的下体。

    张老闆淫笑着,这个美丽的女人竟然是要他用热水去清理下身,这可是很好玩的事。张老闆在熏怡下体的毛发里摸到那两片娇嫩的肉唇,他用力分开这紧窄的小穴,然后把手里拿着的热水管插了进去。

    热水很快就充满了娇嫩的腔道,熏怡感到下身好像要熔化似的,她娇喘着用脚盘住了张老闆的脚,小腹急速膨胀,似乎连子宫都给灌满了水。张老闆一下子放开水管,水流从小穴里面喷涌出来,场面极为淫蕩。

    熏怡的淫蕩表现彻底激发了张老闆的性趣,他甚至趴在地上舔了好几口水,熏怡也用她那修长的美腿搓弄张老闆全身。张老闆胯下的阳具已经膨胀到极致,他用力抓着熏怡的乳房,然后对準那刚刚清理过的小穴插了进去,一下子插进去大半根。

    张老闆双手握着熏怡的玉足,胯下用力推动肉棒进行抽插运动,野蛮的力道搞得熏怡娇喘连连,性感的肉体在热气中变得更加火热。不过抽插几下之后,张老闆始终觉得有些不尽如人意,熏怡这么性感的女人,小穴却显得有些冷淡,穴道深处还是有些发涩。

    熏怡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她双手在地上推动,让自己的身体从肉棒上离开。熏怡捡起张老闆刚才脱下的拖鞋,塞到对方手里,害羞着道:“张老闆,我的身体有点迟钝,要这样刺激一下才能好好玩哦。她的意思是,让张老闆用拖鞋拍打她的小穴,然后才能好好做爱。

    张老闆惊讶地张大嘴巴,不过他很快就乐着同意了,谁会介意打一个美人的下体呢。张老闆一手压着熏怡的双脚,一手举高了拖鞋,对着熏怡娇嫩的下体狠狠抽打过去。响亮的声音夹杂着水珠的飞溅,熏怡闷哼一声,全身都是一抖,但下体竟然抬得更高了。

    “好你个淫娃,要这样玩才能兴奋是吧!张老闆来了兴致,他用手里的拖鞋狠狠抽打了十下,打得熏怡娇喘连连,小穴也迅速变红,连乳房都好像精神了些。

    拖鞋的抽打有明显效果,张老闆再次把自己的肉棒插进去时,发现这个诱人的地方已经充满爱液,肉棒的抽插再无任何阻碍。张老闆兴奋地狂笑,他乾脆用双手抓住熏怡的乳房,用这个诱人的地方作为固定点,狠狠撞击她的下身。

    熏怡不断发出娇喘,她第一次让陌生的男人侵犯自己的身体,而且还玩了自己梦想中的淩辱游戏,下身不断传来欲仙欲死的快感,全身都在兴奋中。张老闆发力抽插了几百下,肉棒好几次都把熏怡的子宫撞到高潮的悬崖上去,手里握着的乳房不断用乳头反抗手掌的压迫。

    张老闆差不多到了高潮的边缘,熏怡用双脚盘住张老闆的腰,嘴里哼着:“直接射在人家的里面,我要???张老闆这时也兴奋得不得了,他直接就顶着熏怡的子宫颈,把一大泡精液灌进了熏怡的子宫颈里面,彻底污染了熏怡作为人妻的纯洁。

    张老闆完事之后背靠着墙壁休息,熏怡则爬过来主动喊住他的肉棒,舔乾净刚才的大战痕迹。张老闆摸着熏怡的长发,突然笑道:“夫人可真够骚的啊,张某还是第一次见到主动要求被打阴户的女人。熏怡抬起头来笑笑道:“是啊,但我没忘记张老闆的承诺哦,你跟我老公的合约也要签了呢。“哈哈,合同这事我记得,明天就跟你老公说清楚。不过,如果你还有什么表示的话,我可以把价格给优惠一点点呢,嗯?张老闆意犹未尽地打起了熏怡的主意,他的眼睛不断扫视熏怡性感的肉体。

    熏怡再次把胸部贴了过去,她嗲声道:“哟,张老闆还不满意吗,今晚想玩多少次都可以啊。张老闆这次没有接住她的身体,他摇摇手大笑道:“女人这种玩具,我一天就玩一次,再来一次味道就淡了。这样吧,我们签约时你可得跟过去,到时现场商量商量看,嘿嘿。他的脸上露出略带恶意的笑容,似乎想把熏怡给吞了似的。

    熏怡微笑着点了点头,还亲了亲张老闆的小弟弟,俨然一副蕩妇的表现。

    天亮之后,张老闆和秘书都走了,熏怡洗乾净身子之后扑到刚睡醒的老公怀里,她笑得很开心,但这原因可不能说。

    张老闆果然信守承诺,这晚之后,熏怡的丈夫就收到了张老闆的签约邀请,时间定在两天之后,当地一所豪华酒店里面。熏怡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跟着去的,但张老闆悄悄通知了她,因此熏怡也悄悄来到酒店里,没有告诉她的丈夫。

    签约前的协商很顺利,张老闆开出可以优惠的空间,然后双方暂时休会,回房间休息。这时,熏怡遵照张老闆说的,悄悄来到张老闆额外开的小房间。

    张老闆身边还有一个黑丝美女陪着他,这人是张老闆手下的一个女职员,暗地里是张老闆的情人。打开房门的就是这位黑丝美女,她把熏怡带进来后,顺手反锁了房门,一副警惕的样子。熏怡今天是悄悄来的,穿着也保守,但依然不掩她的美妙身材。当面一对比,张老闆那小情人就给熏怡比下去了。

    张老闆见面就哈哈大笑:“夫人,你看到我的秘密,可要有点诚意,让我的小美人放心啊。熏怡的脸红扑扑的,她站在两人面前,亲手在这两人面前脱去自己的衣物,而后光脱脱地走到小情人的面前道:“妹妹看到我脱光的样子,可以放心了啦。熏怡一对丰满圆润的乳房挂在胸前,每走一步都会抖一抖,乳尖凸起变大,看上去十分诱人。

    小情人歪着头端详了熏怡一小会,又转头对张老闆说:“老公,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可以做任何事啊,我让她做什么都可以?张老闆摸着小情人的头发,得意道:“那当然,你想让她做什么呢,亲爱的。小情人翘起一只脚,嬉笑着说:“那好啊,先舔一舔,叫声主人吧。她的脚上还穿着黑丝袜,在空中朝熏怡晃了晃,十分嚣张。

    熏怡在小情人面前跪下来,她双手捧住小情人的脚,放在鼻子边上闻了闻,害羞地叫了一声主人,然后张开樱桃小口含住袜尖,露出一脸幸福的样子。熏怡的表现让小情人笑得很欢乐,她用脚尖不断挑逗熏怡的身体,从她的乳尖到下体,逐一摩擦,熏怡也配合地发出淫叫。

    “真有趣,这女人还真是听话啊。小情人边笑边抱住张老闆,让张老闆对她上下其手,趁机侵犯她的身体。她把熏怡弄得面红耳赤之后,又提出进一步的要求:让熏怡把脸侧过来给她一脚踩住。

    熏怡有点为难地说:“踩脸啊,这样可能不舒服,熏怡建议换一个舒服的地方踩。她双手捧着自己的双乳,示意可以折磨这个地方。

    小情人一看就乐了,张老闆也竖起大拇指,不过现在问题是如何踩住这个地方,乳房可不像脸那样容易贴到地上去。熏怡见张老闆也同意,她主动用肢体上的主动性为两人提出建议。熏怡手捧着自己丰满的双乳,平躺着贴到小情人眼前的桌子上去。

    小情人笑着伸出一只脚,缓缓平放在熏怡的一只乳房上,她的脚掌居然有大半个踩在了熏怡的乳房上面。小情人加大力气踩压熏怡的乳房,她的脚把熏怡的乳房踩成一片扁扁的肉饼,这幅淫蕩的场面真是妙不可言。

    “原来用脚踩踩奶子这么过瘾啊,我能加大力气不?小情人来了兴致,她的脚不断按压着这富有弹性的肉球,脚底不断摩擦着熏怡那娇嫩细腻的肌肤。熏怡的情欲也被慢慢勾出来,她回应道:“可以啊,主人可以直接站在贱母狗的奶子上面。“贱母狗?这名字很适合你嘛。小情人蹦起来站在桌子上,她果真尝试直接站在熏怡的乳房上面,利用自己的体重完全压垮熏怡的乳房。熏怡这对坚挺的乳房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变得很薄,而且里面的脂肪不断被排挤出脚底贴着的位置,这一变化竟然导致乳房的支撑力有些不稳定。

    “呀啊!小情人尖叫一声,差点从桌子上摔倒,她踉跄地退后两步,张老板从后面扶住了她。小情人跺脚道:“这个坏女人,故意要我摔倒!熏怡赶紧跪到小情人的身前,她双臂夹住双峰,可怜兮兮地说:“是贱母狗奶子太软的错,请主人打贱母狗的奶子解气。熏怡越是兴奋就说得越是淫蕩,她面孔红润,下体早已湿透,乳尖也是秀拔挺立。

    小情人原本就对熏怡这种老是强调乳房的做法没好感,她自己的乳房偏小,比起熏怡来确实有点羞愧。小情人听熏怡说可以打奶子,当即就扬起手狠狠刮了两下,响亮的声音配搭上熏怡双乳的乱甩,张老闆看得大声叫好。

    张老闆趁着熏怡的乳房被小情人乱打的时候,沖到熏怡背后,把自己早就蠢蠢欲动的阳具塞进了熏怡的阴道里面。熏怡一声惊呼,屁股紧紧贴住张老闆的下半身,乳房却是挺得更加挺拔。小情人对于张老闆在自己面前跟另外一个女人做爱显然感到不爽,她打起熏怡的乳房来更是不留情面,简直像是要把熏怡的乳房打爆似的。

    熏怡接受着这种截然不同的待遇,她的乳房疼痛抵消不了下身的快感,淫水大量分泌,叫声也显得更加淫蕩。张老闆腰部猛地一挺,大量的精液灌进了熏怡的肉穴深处,再次侵犯让双方都颇为愉悦,尤其是熏怡,她被那打了几十下的乳房都露出极为妖豔的颜色。

    熏怡把自己含着大量精液的下身翘高了给小情人看,她嗲道:“主人,狠狠踢贱母狗这种不听话的地方吧。小情人穿着黑丝袜的脚狠狠就朝熏怡的下身踢出去,第一下就狠狠踢在阴核上,熏怡差点都以为自己要高潮了,接踵而来的是剧痛,她抓着大腿根部,但丝毫没有掩盖住整个阴户。小情人咬咬牙,继续用脚踢熏怡的下身,就好像一场异常淫蕩的虐待派对似的。

    熏怡的阴户被踢了十几脚之后,色欲渐消的张老闆终于制止道:“不错不错,夫人的确很好玩,不过我可没时间这样一直看下去。这么说吧,现在我正在跟你的丈夫谈一个大合同,我给出的让步範围是三十万,但如果就这样同意这么大的优惠,我在合伙人金老闆那边也很难解释。我给夫人你提一个解决方案,你现在去找金老闆,现场脱衣服给她看,如果金老闆确认看到,我就同意合同,怎样?张老闆的方案刚一说出口,熏怡就表示赞成,她笑容满面地合起双掌,“太好了,能帮我老公做点事,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张老闆继续他的生意谈判,带熏怡去见金老闆这件事就由张老闆的小情人负责了。这咬牙切齿的小情人恨不得把黑丝袜塞在熏怡嘴里,然后再把她拖出来见人。但这些,张老闆都不再亲自跟着,他只是给金老闆打了个电话:老金啊,我们公司正在谈的那个合作,对方说如何能降低30万工程费,就把自己的老婆送到你那儿脱衣服随便玩,你可看着办了哈哈。

    张老闆跟金老闆说完这件事后,下午的会议正式开始,他也就坐回到会议桌上。小情人很快就把熏怡带到了金老闆那儿,没过多久就给张老闆发来一张照片,那是熏怡赤裸着坐在金老闆面前的照片,看来这金老闆对于美人也是没抵御力的。

    张老闆看了看照片,暗地里乐着,他瞟了一眼会议现场,熏怡丈夫还在自以为是地大讲特讲,丝毫不知道自己老婆的贡献。

    小情人很快给发来第二张照片,熏怡这次是坐在金老闆身上,潮湿的肉穴套着金老闆粗大的肉茎,丰满的双乳被金老闆握在手里,显然双方都极为享受。哈,这下应该没问题了,张老闆逐步放开防线,把优惠点一一同意,熏怡的丈夫简直高兴得发狂。

    张老闆接近同意整体三十万的优惠时,金老闆亲自发来了资讯,大意是已经跟熏怡达成协议,除了原先的三十万之外,额外提供三十万的货免息借给熏怡的丈夫。张老闆吓了一大跳,他弄不清楚这金老闆是怎么回事,跟熏怡能达成什么新的协议。但做生意最讲究信用,既然金老闆不经商量地同意了新协议,那他也只好照着给熏怡的丈夫传达,这下可把对方高兴得发疯,就差跪下喊爹了。

    合同签订之后,张老闆抱着满腹的疑惑直接飞奔到金老闆的住所,他一推开门就问到底怎么回事。金老闆这时正坐在沙发上喝茶,熏怡并不在身边,倒是小情人还在这儿等着张老闆。金老闆一见张老闆就乐了,他大笑道:“老张啊,我跟那个漂亮女人叫熏怡搞了个合约,可好玩了。“什么合约,这合同可够便宜的了。“吼吼,这女人真好玩,身材又好,侍候得我很舒服呢。她跟我商量能不能再提高优惠额度,我拒绝了,她就提出要赊帐一点货物,还提出了很有趣的抵押,哈哈,你猜猜是什么?张老闆跺脚道:“我哪能知道!“呵呵,那个女人说,在她丈夫还没还货款的期间,她本人,也就是欠款人的妻子作为抵押物,囚禁在我这里。张老闆瞪大眼睛:“这么说,可以把她关起来玩段时间?你确认她会赴约?金老闆这时发出一阵爆笑,他笑道:“没关係,她刚才让我拍了好多裸照,不认帐也不可能了。明天,明天下午她就会过来。张老闆这时已经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他捧腹大笑道:“喔呵呵,有意思有意思,还真是够贱的,丈夫去做生意,把老婆抵押在这里,哈哈哈。张老闆望望小情人,对方也做着手势沖他笑,似乎是报了什么深仇大恨似的,她的手掌看上去红扑扑的。

    当晚,熏怡和丈夫举行了床上庆功宴,张老闆与小情人来了个感情修复工程,金老闆则亲自去打点一切,準备好迎接熏怡的肉欲方案。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