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女变淫女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已经给杨过他们送饭去了,你也吃点东西吧。」

    小龙女待在霍都的临时巢穴里三天了。心想反正最终要死,不如吃饱了碰碰运气闯出去。于是接过小婢手上的饭菜。

    小婢脸上竟然多了一种令人琢磨不透的笑容。敌人怎幺忽然对他们这幺和蔼,难道还有什幺阴谋吗?

    吃过饭的小龙女倚在床头静静地思念丈夫,被金轮法王的独门手法点中穴道后,她现在就如同普通弱女子一般,根本无法逃出这个牢笼。暮色逐渐降临,窗外细柳随风迎动。小龙女只觉得体内忽然变得异常燥热,不禁拿起把扇子想扇扇凉。手握扇柄,脑海中竟然想起和杨过在床上亲热时,自己特别喜欢这幺抓住杨过的肉棒玩耍,以增加两人的慾念。

    「我是怎幺了,这时候还想到这种事,真羞死人了。」小龙女脸全红了,努力抗拒脑中的邪念,蜜壶竟不自觉的变潮了。

    「不对,一定是有人放药!」小龙女突然醒悟过来。可时已晚,一脸淫笑的霍都大摇大摆的推门而进。

    小龙女一向对药物非常敏感,普通春药她一闻就能知道。可现在穴道被点后功力全失,而霍都用的又是中原异常罕见的「浴红唇」,小龙女疏忽之下竟着了霍都的道儿。

    「哈哈,小龙女,现在感觉如何啊?法王不在,正好让我来好好疼你……」

    「淫贼,我宁肯一死也绝不受你淩辱!」

    小龙女指着霍都鼻子发怒,行走江湖多年,这还是第一次这般激动,浑身竟不由自主的打颤。如果被这个畜牲玷汙,她将一辈子愧对丈夫。话音落下,小龙女猛一咬牙根,决定以死保住自己的贞洁。

    霍都急忙手点主小龙女穴道,可终究晚了一步,香舌已稍破,少许鲜血从嘴角流出。霍都把她扶住,看到她嘴角的鲜血,竟笑嘻嘻地凑上去用舌头添去。

    小龙女动弹不得,想到自己即将受这畜牲的淩辱,两行热泪滚滚而出……看到小龙女赤裸的身躯呈现在面前,霍都忽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卑猥。丰满娇嫩的乳房,稀疏脆草掩盖的下体,连小腿也没有一般练武女子的那种令人讨厌的粗壮,一切都是那幺完美无暇。

    小龙女努力和体内的「浴红唇」抗拒着,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水,但身体却逐渐的脱离控制。下体如蚂蚁咬一般,酥麻得厉害。

    「不可以啊,我不可以对不起过儿啊。」泪水不停涌出,而蜜壶内更是春水泛滥。全身肌肉都绷紧了,只是穴道未解,丝毫动弹不得。春药逐渐侵入小龙女的意识里,她不时有想要让霍都彻底的玩弄自己的淫蕩心里,又不时告诫自己一定要守住,千万别对不起杨过。汗水把全身都打湿了,她渐渐地再难以与体内的欲火向抗衡……霍都就这样定定地看着她,同样是汗流满面,心中竟是那样紧张。突然他大笑一声,撕去身上所有衣服,高挺着肉棒向小龙女扑去……

    当霍都用手在她双乳上抚摸时,小龙女的意志终于土崩瓦解,不由得随着霍都的双手而呻吟起来。

    霍都也是房事中的高手,平生御女无数,自然对挑逗颇有一套。他不急着直搞黄龙,而是对小龙女乳房大肆玩抚。不时用舌头轻添或用嘴吮吸那坚挺如樱桃的乳头。小龙女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只觉得体内像火烧一般,完全迷失在情慾之中。

    罪恶的手移到下腹的阴毛上,小龙女脸涨得通红。这时的她已经没有了羞耻,她需要霍都,需要霍都这样糟蹋自己。脑子里在不停的想着「往下一点啊,再往下一点啊……」。受到春药攻击的她已经不在是那个冰清玉洁的小龙女了,现在的她只在乎霍都带给她的快感。

    霍都用指头慢慢搓捏她的阴蒂,舌头则在轻添她已经坚挺的乳头。小龙女简直快疯狂了,淫水从下体滚滚而出。双唇一张一翕,努力想从喉咙里发出呻吟声。她紧闭着双眼,享受霍都给她下体和乳房带来的种种刺激。

    霍都小心翼翼地解开她的穴道,但这时的小龙女已经毫无反抗的意识。穴道一解,她竟不由自主地开始玩弄霍都的肉棒。

    「啊,啊……」小龙女一只手紧紧抱住霍都,随着霍都的抚摸拚命蠕动自己的身体。另一只手对霍都的肉棒又抓又搓。

    霍都何曾见过小龙女如此淫蕩,胯下已经高耸入云,心头的慾火更把他烧得厉害。他把手指插到小龙女的嫩穴里不停地挠动。小龙女受到刺激,几乎达到了高潮。她被春药沖昏了头脑,只想获得更多的快感,完全没有了以前的清纯。

    「啊……不要再玩弄我了……啊……来吧……」

    「好哥哥……啊……我要……啊」

    小龙女一边玩弄霍都的肉棒,一边在揉自己的乳房,她已经被体内的慾火牢牢控制,只想获得更大的满足。揉着揉着,小龙女觉得两个玉乳胀得好难受,这时霍都双手紧紧地揉捏小龙女那白嫩玉滑的双乳,小龙女只希望霍都捏爆自己的双乳。就在这时,小龙女觉得一股快感袭来,双乳一阵抖索,两股乳汁分别从双乳喷了出来,直喷得自己和霍都满手都是,两人的身体也沾了不少。霍都捏着小龙女的乳头,让小龙女的奶汁在她玉肌上滑下。那「浴红唇」经过了霍都的改良,除了原本效用外,还附加了催乳效用。

    「好哥哥…..龙儿好空虚哦….快给龙儿嘛…」

    霍都受此召唤,当即举起巨大的肉棒,深深地插入小龙女的下体……小龙女紧紧地抱住霍都,下体的满足感几乎让她晕过去。

    「啊……用力……」

    霍都使劲捏住她的乳房,小龙女的乳汁不断流出。霍都不停地挑逗小龙女敏感的娇躯,要让她丢却矜持,更淫蕩地发出浪叫声。卧室一时充满了小龙女欢快的娇淫声和霍都呼呼的喘气声。

    「啊……用力插龙儿啊……啊……干死龙儿……啊……」

    小龙女完全迷失了心态,她在努力寻求快感,白玉的臀部紧紧跟随肉棒的插送。

    「啊……用力啊……龙儿快丢了……插到龙儿的花心了……啊……」

    霍都热烈的亲吻着小龙女的脸颊道:「宝贝儿,我是你的好相公对不对?你要相公的大肉棒对不对?」

    小龙女修长结实的双腿缠了上来,小蛮腰水蛇似地卖力扭动,一面在他耳边媚声道:「。。。相公,你是我的好相公、好老公!我要相公的大肉棒插我!相公是最好的!」

    霍都俯在她柔软如棉的娇躯上,下身尽可能的佔有着她,巨大的玉茎在她狭窄的体内阵阵跳动,硕大灼热的龟头用力挤压着花蕊。

    「那龙儿要称呼自己为“龙奴”或“奴家”,因为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主人。」

    小龙女用力抱住霍都的屁股,玉臀向他卖力挺凑,口里大声淫叫:「嗯……龙奴知道….知道了…」。

    霍都立起上身用力把她的压在床上,挺动下身快速的抽插起来。小龙女挺起酥胸摩擦着他,纤腰款摆,玉臀热烈迎合着他的动作。蜜壶内一片温暖湿润,巨大的玉茎带出阵阵浪潮,顺着她晶莹的玉臀流上早已被她喷满乳汁的床单,房间里响起了他的小腹用力撞上她的股间的清脆声音。

    小龙女一面淫叫,一面癡迷的望着霍都,小手在他身上游移抚摸。他微微出汗,真气在百脉膘急滑利的流动,通体舒泰无伦。霍都拔出玉茎,让她转身趴下,小龙女翘起粘满晶莹爱液的玉臀,霍都一手将她的螓首按入枕中,一手探前揉捏着沈甸甸的玉峰,乳汁就这样将胸前的床单喷湿了。霍都灌满真气的龟头挤开滑腻的蜜唇,用力插了进去。她不由「唔」的一声,霍都大力抽插,只恨不得将全身力气都发洩出来,下腹撞击她丰满的玉臀,蕩起阵阵臀浪。

    小龙女喉中发出含混的呻吟,蜜壶内蠕动收缩,霍都知道她要高潮了,双手按住她的双肩,贴上去一阵快速迅猛的耸动。「恩。。。恩。。。唔~~」小龙女口中一连串快活的淫声,终于忍不住洩了出来。霍都顶着开合的花蕊不住研磨,探手温柔的抚摸她柔软的巨乳,满是乳汁的双乳更是增加了手感。小龙女阵阵颤抖,轻轻的哼着,下体不住涌出灼热的浪。

    霍都贴到她耳边笑道:「龙儿,你身下快成汪洋大海了…」

    小龙女红着脸娇吟了一声算是回答。霍都又将她翻转过来,小龙女星眸半闭,娇软无力的任霍都施,霍都曲起她的双腿往胸前推去,俯身压上去挺动腰肢大力抽插。

    小龙女抓着霍都不住喘息,指甲深深掐入他撑住上身的手臂。霍都感受着手上的痛楚,更是狂猛的挺动,良久销魂的呻吟又响了起来,霍都将玉腿架上双肩,略微放慢速度,退出时只留龟头夹在蜜唇间,插入时又重重撞上柔软的花蕊,她的眼神逐渐迷乱,口的歎息呻吟逐渐大声。

    霍都让小龙女自己握住了玉峰,命她自己挤出奶汁,一面挑逗她的蚌珠。片刻小龙女扭动娇躯,挺动玉臀,蜜壶内火热一片,似乎急不可耐。霍都将小龙女的双腿劈开成一字,握住纤腰大力抽插,她口中发出愉快的淫声,弓起了身子配合着霍都。

    「啊,,老公,插龙奴…..插得再猛点。」

    「啊……好……哥哥…相公呀……你……干死龙奴好了……龙奴……不想活了……啊……啊……再深……深一点……啊……」

    酥麻的快感向他袭来,他正要奋力追赶,小龙女却尖叫一声洩了起来,奶汁也像喷泉般喷了出来。霍都大力挺动,她脆弱的战抖起来,霍都只当不见,玉茎仍然大力地抽插着,小龙女无力地呻吟及颤抖的身体更是激起了他的性慾。片刻狂猛的快感冲击过来,霍都深深地插入小龙女的小蜜壶,对準花心挺动,道:「龙儿,相公要你为相公生孩儿!」

    小龙女闻言后用力抱住了霍都:「好相公,奴家最爱你了,快!射进奴家的淫穴,奴家愿意为你生孩儿,啊…..」

    霍都抽插几下,玉茎终于开始喷射,强劲的精液打在她柔软的花蕊上,小龙女不由阵阵颤抖,身体再次高潮。霍都的精液灌满了小龙女的小穴,令小龙女的腹部微微凸起。小龙女春心蕩漾,她知道自己被霍都授精后一定已坏上了他的孩儿。霍都趴上她的身体,舒服的歎息。

    霍都将她抱了起来,随手拿了一个木塞塞住小龙女的下体,以免精液流出。走到床沿坐下,让小龙女跪在他腿间。小龙女乖巧地逐寸将玉茎吞入嘴里,巨大的玉茎将她的小嘴涨得满满的,她深深的吞入喉间,再缓缓吐出,如此反复,玉茎上粘满了粘稠的口涎。

    霍都舒适的扶住她的螓首,小龙女吐出紫红的玉茎,转而用灵巧的舌头挑逗,不时娇媚的瞟他一眼。鲜红的舌头在紫红硕大的龟头上缠绕,不时轻轻把马口上流出的透明粘液捲入,更在龟头下端和稜角上刮动,他的呼吸不由沈重起来,仔细的注视着她的动作,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欢喜。

    玉茎在她口中频频跳动,小龙女的眼神更加娇媚,口上的动作更加讨好,霍都用食指轻轻刮着她的脸蛋,仔细体会着阵阵袭来的快感,她将玉茎含入嘴里,螓首上下摆动,大力吞吐起来,在强烈的快感下,霍都一个不留神,就这样把精液射入小龙女口中。然而小龙女竟然一脸满足的把精液喝下,小龙女喝精液时发出的咕噜咕噜声令才刚射完的玉茎勃起。然而霍都的精液量太多了,白浊色的精液便由小龙女的嘴巴流下,至两粒巨乳与乳汁混合在一起。

    霍都抚摸着小龙女的脸,道:「龙儿,你真是个淫蕩的女孩,平时冷若无冰霜的你,在床上竟然叫得那幺销魂,而且还那幺喜欢喝精液,你实在是个天生的淫女。」

    小龙女羞涩地道:「恩….不来了嘛相公…..龙奴…龙奴…」小龙女无言以对,只好红着脸,借故用香舌仔细的清理肉棒上的残精。清理完后,小龙女按住他的肩,微微俯起上身,把肉棒放在自己小穴前轻磨起来。雪白丰满的双峰在霍都面前蕩漾,霍都不由握住了用力揉捏,凑嘴吸住小龙女的巨乳,品尝她甜美的乳汁。小龙女的动作逐渐熟练,挺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温暖的爱液沿着玉茎流到了他的下腹,霍都让龟头顶住花蕊,握住她纤细的柳腰划着圈儿,小龙女轻声呻吟出来,「相公,龙奴还要,你还行吗?」

    霍都抚摸着她的大腿,一面轻轻挺动下腹,她柔软的身子无力地贴在他身上,凑上来咬住他的耳垂,低声的呢喃,微微的颤抖。霍都心中激蕩,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拔出木塞,将肉棒插入小龙女的充满精液的小蜜壶,用力挺动腰肢抽插起来。

    「啊……好相公……你好强……奴家……好舒服……好美啊……天哪……奴家又……又来了……不行了……啊……奴家……完了……」

    小龙女太小看霍都了,她刚高潮完的敏感蜜壶不堪霍都的冲击,小龙女娇弱的哼出声来,霍都放缓速度,行起那九浅一深之道,不到片刻小龙女便快活的轻轻呻吟。霍都这才开始用力的挺动,一面握住柔软的两侧玉丸,一面亲吻小龙女的小嘴,小龙女的双腿盘到了他腰上,玉茎每次都深深地插入温暖润滑的蜜壶,小腹撞击着她白皙的大腿和玉臀,发出啪啪的声响。

    「好舒服……好老公…..好哥哥……啊……龙奴要你……龙奴要你天天肏我……啊……龙奴好美啊……」

    小龙女用力的抱紧了霍都,香舌伸了过来,他含住了啜吸,腰肢猛然一阵激烈的摆动,玉茎在蜜壶内快速的出入,小龙女皱着眉头,表情却快活到极点,喉间「唔唔」连声不断,蜜壶突然大力箍住玉茎,霍都知道她新的高潮在即,放缓速度,硕大的龟头却次次重重撞击柔软的花芯,小龙女似乎痛苦的哼了几声,玉臀离了绣榻,蜜壶内一阵抽搐,花蕊喷出股滚烫的花蜜与在内的精液混合,强烈的洩出身来。

    霍都顶住花蕊轻轻研磨,体会着湿润温暖的蜜肉的阵阵蠕动以及浸在精液与阴精的混合液中的感觉,仔细品味她身下这张小嘴的妙处。

    「好相公,你可真勇猛呢」小龙女轻轻腻笑,翻了身骑在霍都身上,转而耸动玉臀上下套弄,动作轻柔熟练,玉茎快速出入湿润的蜜壶,阵阵酥麻快感传来,霍都握住她柔软的腰肢带动她加快了起伏的频率。

    肉棒出入宝蛤口时发出「滋滋」的动人声响,温暖的蜜液阵阵涌出,空气中蕩漾着醉人的芬芳,小龙女春情勃发,俏脸晕红,侧身轻轻抚摸着他的胸膛,又凑上来亲吻霍都的脸颊。她张开小嘴发出声声娇媚的呢喃,粗壮灼热的玉茎不断闯入又不断脱出蜜肉癡迷的纠缠,动人快感让她越来越绵软,她身子后仰反手撑住他的两条腿,快速耸动柳腰,丰满的酥胸蕩漾起阵阵乳浪。

    「天哪……龙奴……又丢了……啊……啊……好美……啊……啊……怎……哦……哦……还在丢……啊……洩死龙奴了……嗯……嗯……哎……呀……好硬啊……好长啊…好热啊…插死我了……龙奴又丢了……丢了……」

    蜜壶慢慢的箍紧,那似乎有千万层的蜜肉一阵阵的卷动,纠缠着巨大的玉茎,突然她娇呼一声,颤抖几次,趴到他胸前,昵声道:「相公,龙儿来了!」小龙女脸上的表情欲仙欲死,蜜壶内一片滚烫,滑腻的蜜肉包裹住肉棒不住抽搐,灼热的蜜液随着霍都的进出涌了出来,在宝蛤口堆积成粘稠的泡沫,空气中洋溢着浓郁的芬芳,更加刺激霍都的激情。

    霍都展开浑身解数,把所学的苍鹰博兔、割蚌取珠、农夫垦荒和铁杵投药等手法一一使出,弄得小龙女时而呻吟呢喃,时而畅快高呼,时而忘形尖叫,霍都自己也真气澎湃,汗流浃背,这才放鬆精关,把阳精狂射入她体内。她敏感至极点的花芯受到滚烫阳精的浇注,忍不住又再洩了一次身,小腹更加地凸起,终于快活的昏了过去。霍都玉茎部抽出来,就这样搂着赤裸的小龙女进入了梦乡。

    霍都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看着床上小龙女的背影玲珑有致、曲线柔美,皮肤白皙中透着红艳。赤裸的胸前清晰的乳沟,下半身一双美腿看起来粉嫩白皙修长,真是天生的媚骨尤物。霍都轻柔地把他的手伸进出小龙女的怀里,左手捧住她乳房的下缘,伸长舌头开始在乳尖处画圈,手指也温柔的在乳部轻轻挤压,淡红的蓓蕾很快发硬耸立,他迅即扑上吸吮,如火般的狂热,小龙女的乳汁便成了霍都的早餐。这时小龙女已经醒了,但由于武功尽失,使她无力阻止,悲凄迷乱的失陷心情,使得小龙女闭着双眼,毫不抵抗的让霍都尽情地玩弄,向着男人的精液仍留在自己的体内,那如怀孕般隆胀的小腹更是令小龙女羞愤欲死。男人的吻暂态地印满她的胸前,他双手狂浪地扯在小龙女身上游走,誓要解放她仅有的心灵。

    昨日激情交欢的画面,也不断地在小龙女的脑中回映着,小龙女她对自己堕落得如此之深,感到惊讶。当她冶艳淫蕩地含舔着霍都的鸡巴吸吮时,它是如此地坚硬,如此的粗长,一跳一跳地挤满在小龙女红艳的嘴里,狂蕩地上下套弄间,小龙女感到霍都的肉棒越来越坚硬。小龙女把脸颊贴得好近,本来阴茎是该马上塞入到口内,但小龙女用左脸颊贴它,接着又用右脸颊去摩擦,再由脸颊到眼睛慢慢地滑溜过去。这样用脸对阴茎的摩擦,可说是小龙女几乎已丧了理性强烈的反应。眉头微皱的小龙女,微微的喘着气,她深深知道既为人妻的自己,做出这种事是何等屈辱下流的事。但是屈辱也好,下流也罢,驱策着自己的亢奋欲火,出自霍都吸允自己的乳汁,正猛烈地迸涌出来。她激动的抱着霍都,好像已经等不及般的焦躁起来。

    「啊…啊…」抑制住几乎要脱口而出的呻吟声,小龙女把霍都推开,俯身将阴茎整个含到嘴里。宛如在沙漠中发现甘泉般的,她将阴茎放入到喉头深处,忘了下身的精液缓缓的丛蜜穴流出的羞耻,忘我的上下抚动着。

    小龙女知道她完全可以不用那合作,但是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没有拒绝霍都的亵弄,只因她已完全沈醉在昨日淫悦的景象中,自己的天生媚骨也被激发了出来,当霍都射精时,她……她也……确实有快感……

    「不……!」小龙女她在心里大声地吶喊着,虽然当时是给下药了,而且,若她在当时是不得不吞下霍都的精液,否则她可能就会窒息……但是她真的有必要在事后还热情地舔乾净霍都的阳具……舔乾净霍都他男根的每个角落?……而且几乎是热情地……舔?……后来还自愿为奴,成霍都为相公、主人?

    这样的事实对小龙女来说打击是太大了,使她深深地沈沦在自己的耻辱和内疚中。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