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名人妻连女儿共事一夫 上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林宏伟自幼父母双亡,被孤儿院收养长大,所以自小就养成刻苦耐劳的独立个性,从读国中开始,就半工半读的完成大学的学业,现任职一家**大企业公司,担任有关英文业务之处理事项,生活尚称餬口,在这个工商业发达,到处都是竞争的对手,职少人多,人浮于世的社会中,能求得一职,也算是幸运儿了。

      

        若无人事背景,别说陞迁加薪,稍有不慎,可能就被老闆炒鱿鱼了,因为每年都有数万的大学毕业生,尚徘徊在就业的大门外,翘首等待着这万余元的工作呢!

      

        故此林宏伟竞竞业业默默的工作,知道钱是人的第二生命。每月的薪资除了房租及伙食外,所剩下来已寥寥无几,为了开源节流,不得不去找一份晚间的兼差,多赚点钱,蓄存起来,日后也好成家立业。

        阅读报章人事栏刊载──

      

        『诚徵家教:须大学毕业,家教一位,指导高中学生英、数两门功课,意者请于明天上午十至十二时,驾临**路**号胡太太洽谈。』

      

        林宏伟一看徵请家教的**路,乃是本市高级的黄金地段,若非大商富贵、有钱的人仕,哪里买得起这个地段的房子。

      

        于是请了一天事假,第二天一早骑着机车,到达该址**路,原来该地段都是两层楼的花园洋房,找到**号下得机车,一看手錶,刚好十点正,于是伸手按动电铃。

      

        对讲机里传来一声娇滴滴的声音问道:「是那一位~~」

      

        「我是来应徵家教的。」

      

        「嗯!请进!」

      

        「拍!」的一声!铁门的自动锁开了,又听「拍!」的一声,雕花的大铜门也自动打开了。

      

        林宏伟脱掉皮鞋、换穿拖鞋,走进客厅一看,「哇!」好大的富丽堂皇的客厅,全是进口的高级家具,若以自己目前的薪水来讲,别说是花园洋房,光想买这些高级进口的家具,就是不吃不喝,也得干它个十年八年。正在自思自想时,由内室姗姗走出一位中年美妇来。

      

        林宏伟一见,急忙鞠躬致意:「胡太太,我是来应徵贵府家教的。」

      

        中年美妇娇声说道:「别客气!请坐!」

      

        二人分宾主面对面的坐落在那高级的沙发上,中年美妇的一双美眸凝视了林宏伟一遍后,芳心一阵激荡,好一位风流惆傥、英俊潇洒、健硕高壮的年轻小伙子,不觉芳心顿起一片涟漪,粉脸羞红髮烫,春心动荡,小肥屄里面骚痒起来,而湿濡濡的淫水毫不自禁的潺潺流了出来,把三角裤都弄湿了。

      

        林宏伟也被眼前这位中年美妇的美色,看得口瞪口呆。

        她那羞赧半参的姣美粉脸,白中透红,微翘艳红的樱唇,高挺肥大的乳房,随着呼吸一上一下在不停的颤抖着,肌肤雪白细嫩,丰满性感的胴体,累紧包在那件浅绿半透明的洋装内,隐若可以看到那凸凹分明的曲线,和乳罩及三角裤,尤其她那一对黑白分明,水汪汪的大媚眼,最为迷人,每在转动的时候,似乎里面含着一团火一样,钩人心魂,那般成熟娇媚、徐娘风韵的媚态,直看得林宏伟神魂颠倒,忘记是来应徵的。

      

        胡太太被他看得脸泛桃花,芳心不停的跳耀,呼吸也急促起来,知道眼前这位漂亮标緻的小伙子,被自己的美艳、性感成熟的风韵,迷得神魂颠倒,而想入非非了。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胡太太先打开了僵局而娇滴滴的问道:「请问!先生你贵姓大名。」

      

        林宏伟被她这一问才从癡迷中回过神来:「哦!哦!敝姓林,草字宏伟。」

      

        「嗯!林先生现在是否有所高就,府上还有些什幺人?」

      

        「我目前在**大企业公司担任有关英文外贸业务等事项的处理,协助外贸部经埋拓展国外市场之工作。我从小父母双亡!是有孤儿院长大的,读中学和大学是在半工半读的艰辛困苦中的环境之下,熬出来的,我现在是单身一人。」

      

        「哦!林先生你真了不起,能在艰苦的环境磨练中而出人头地真使我钦佩,请你把学历证件给我看看好嘛?」

      

        林宏伟把证明文件、双手呈递过去,胡太太伸出一双雪白粉嫩而涂满艳红指甲油的玉手接了过去仔细地阅览一阵,抬头用一双水汪汪的媚眼望着林宏伟,展眉一笑娇声道:「林先生原来是国立**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真是失敬得很!」

      

        「那里!那里!谢谢胡太太的夸奖,我真不好意思,请问胡太太府上是那位少爷或小姐要补习呢?」

      

        「是我家那个宝贝儿子,都读高二了还是贪玩不用功,我和他爸爸怕他考不上大学,所以请位家庭老师给他早点指导,他也好早作準备,预计以这两年的时间来完成英文和数学两门主课,时间是每晚七时至九时,每星期一、三、五教英文,二、四、六教数学。林先生既然没有冢人,晚饭就在舍下吃吧!至于薪水暂时给你一万五千元,不知林先生意下如何?

       这样好的条件林宏伟当然是欣然应允。

      

        「那就这样说定了,林先生明天下班后,就来舍下吃晚饭,开始吧!」

      

        林宏伟到胡家任家教转眼半个月多了,对胡家的情形大致上已了解不少,被教导的学生胡志明,使用恩、威并施的手法,已将他渐渐导上正途,很用心的读书做功课了。

      

        在胡志明的口中知道他老爸是***大公司的董事长,五十多岁,人还蛮和气的,但是为了交际应酬,很少回家共进晚餐,有时一星期都不回家住宿,听说是在外面和小老婆同宿,他父母为了此事,时常吵闹。

      

        胡太太四十出头,偶而外出打打牌以外,每晚一定回家督促儿子的功课,家事及烧饭等杂务僱用一位欧巴桑来处理,早上来晚餐后洗好碗盘和整理好厨房就回家去了。

      

        其姐胡惠珍在**大学就读一年级,平日都住宿在学校的宿含里,星期六才回家,星朗日下午再返回学校。

      

        实际的讲起来,胡家每晚在家中睡觉者,只有她母子二人而已,偌大的一栋两层花园洋房,显得空蕩蕩而毫无生气。

      

        林宏伟心中暗自思忖,胡家表面上看起来是个富豪而安祥的家庭,其实内部含有很多的问题,其中缘因:

      

        第一胡董事长似乎巳嫌弃自己的太太,已到中年显出年老色衰,对她已不感性趣,而在外面另筑香巢,金屋藏娇,所以不太愿意回家,避免和太太争吵。

      

        第二胡太太虽然四十出头,平时保养得法,再加上生活富裕,养尊处优,其姿色秀丽、皮肤细嫩洁白、风情万千,犹如卅左右之少妇,卅如狼、四十如虎之妇人生理及心理已臻成熟的颠峰状态,正是慾念鼎盛之饥渴的年华,若每晚都处在独守空闺、孤枕难眠的性饥渴岁月中,是多幺的寂寞和痛苦呢?

        第三其女胡惠珍生得和她母亲一模一样,年华二十,丰满成熟,乳大臀肥,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看她的举止行动,新潮而热情浪漫,观看她的身材已经早非处女之身了。平日在校住宿,其私生活的交往情形,连她的父母都不知道。

      

        第四其子胡志明是个十足的公子哥儿,贫玩又不爱读书,这一个月来,虽被林宏伟教导已渐上正途,很用心的读书做功课,但是他毕竟还是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子,好玩好动的个性也还是改不了,偶而他母亲的牌局未打完尚没回家,就要求林宏伟放他一马,今晚休课让他好溜出外面玩一会。

      

        严格的讲起来胡家的四位,都有着各人小天地,外表看起来不错,里内确是个不太和谐的一个家庭。

      

        林宏伟想想自己也觉得好笑,俗语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别人的家庭是否和谐,和你有什幺相干,不管怎幺样人家总是亲生父母和子女,你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只要胡家每月不少你的补习费,就成了,学生既然不愿读书,你也落得偷闲一下,何乐而不为呢?

      

        转瞬林宏伟到胡家任家庭教师快三个月了,与胡太太斯混熟了也比较亲近多了,互相就毫

    无拘束感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