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水泥厂一个熟女的暧昧往事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在2009年的9 月,因为和部门的主管发生矛盾,我失去了工作。

        在几经波折的求职后,我来到一家集团企业中上班。因为是新人的缘故,因

    此被下放到集团控股的一个水泥厂。

        大家都知道水泥厂是个污染企业,不得靠近城市,所以厂子建在偏远的小镇

    郊区。小镇旁边有条河流,我所在的水泥厂就在小河边上。

        水泥厂不大,才50几个人,其中管理人员就占了10几个。我在哪里当出纳,

    也算是管理层吧。起码不用每天风吹雨淋。

        有些家住在市区的管理人员每到星期五下午就开车回去了,星期一才来。而

    剩下留守的人员中就我一个单身汉,其他人都成双成对的。

        这样小的有一个厂子,一个月的业务也没有多少,每天上班也就上上网,和

    同事聊聊天吹吹牛,一天时间就这样过了。晚饭过后在河堤边散步,海风轻轻地

    吹拂在身上,看着夕阳西下,把河面渲染得红彤彤的,感觉惬意极了。

        所谓饱暖思淫欲,我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看着周围一个个成双结对的,心

    里面实在是心痒难耐,我把目标放在了我的部门主管刘姐身上。刘姐住在市区里,

    每到周末就回家。

        虽然刘姐是大城市里的人,但是却没有看不起我们这些外出打工的小职员,

    平时也没有高人一等架势,她对厂里的人都很友好。

        虽然刘姐已经30多岁了,但岁月仿佛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仍然保持着26,

    7 岁那种娇艳欲滴的风情,就像玫瑰一样,散发着诱人的气息。特别是她那双乌

    黑的眼睛,就像一池春水,涟涟生波,把人的魂儿都勾进去了。

        前凸后翘的身材散发着浓郁的少妇气息,让人不知觉的沉醉其中。

        把目标锁定在刘姐身上后,我便制定了各种计划,甚至为此跑到县城里面在

    一家小药铺买了一瓶安眠药和一盒安全套。

        时间转眼过去了两周,我仍没有得手。没有十足的把握我是不会轻易出手的,

    那种抱着侥幸心理的计划风险太大了,我现在还承受不起。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在第三个星期的星期,也就是刘姐她们回城里的

    前一天晚上,客户请客吃饭,刘姐等公司主管应邀而去,只留下像我这种小虾米

    看守厂子。晚上10点钟后刘姐他们才回到厂里,其中刘姐和厂长为了应酬客户喝

    的叮咛大醉,其他几位高管喝的七七八八的,唯一没事的只有开车的司机了。当

    我们帮忙把喝醉的人安顿好后,我留了个心眼,把刘姐身上的房间钥匙偷偷摸进

    口袋里。

        躺在床上,心情有些激动,刘姐成熟丰满的身材总在我脑海中晃动。好不容

    易等心情平复,默默地等待时间过去。到了凌晨2 点,估摸楼里其他人都已经睡

    熟了,我爬起身小心翼翼地来到刘姐门前,警惕打量四周无人后,慢慢地用钥匙

    打开房门。

        进门后立即反锁房门,心理才松了一口气。这时间我才有空闲仔细地打量高

    姐的房间。刘姐的宿舍不大,才20多平米,一张大床放在房间中间靠边的地方很

    是显眼。我走近大床,一股浓郁的成熟妇人的体香扑面而来,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此时刘姐正仰躺在床上,正熟睡着。看着刘姐秀丽的脸庞就像梨花带雨般的

    楚楚动人,齐肩的秀发黑亮顺滑,鲜艳的朱唇微启,白皙的脖颈细长优美,随着

    呼吸不断起伏的酥胸饱满而挺拔。眼前的无边的秀色让我不由有些沉迷了。为了

    保险起见,我轻声呼唤了几次刘姐,刘姐都没有动静。听说喝醉酒的人很难唤醒,

    真是天之我也啊。

        轻轻褪去刘姐的衣服,一个羊脂白玉般的身体出现在我眼前。天鹅般白皙的

    脖颈下是熟透了的身体。一对雪白的乳房完全地显露在我面前,深红的乳头在胸

    前微微颤抖,我双手轻轻地抚摸着这一对白嫩的乳房,柔软而又有富有弹性,手

    感一流啊。

        刘姐的皮肤白皙,每个部位都丰腴圆润,手感柔软滑腻,像凝脂一样的雪白

    细腻。微微凸起的小腹不像少女那样平滑。再往下是浓黑的森林,乌黑柔软的阴

    毛顺服地覆在阴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对深红色的大阴唇绽放开来,小阴唇倒

    是粉红色的,紧紧地关闭着。我的手抚过柔软的阴毛,摸到了刘姐嫩嫩的阴唇,

    湿乎乎的软乎乎的。

        浑圆修长的美腿,笔直的迎面骨,最后就是白皙可爱的玉足了。娇小的美脚

    上穿着一双白色的高跟凉鞋,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在脚尖透明的黑色丝袜下,

    散发着无比诱惑的光芒。我把高跟鞋从刘姐脚上脱下,鼻尖传来一股股的脚香,

    也分不清是她身上的气息还是香水的气味,但是却让人精神为之一振。红色脚指

    甲油在黑丝下闪闪诱人,足尖有一股皮革味和淡淡汗味。十只脚趾涨扑扑的,像

    葡萄那样,非常可爱。

        我从玉足开始亲吻,脚背,小腿,膝盖,大腿,一直到刘姐双腿之间诱人的

    的打开着,方便外来者欣赏里面的风光,阴蒂却是粉红色勃起状态,阴道口已经

    张开,里面粉红的褶皱清晰可见,穴口跟随着呼吸收缩着,透过亮光能看到水流

    渐渐的流出。一股少妇特有的骚香扑面而来,混合着体味,尿骚味,具体说不清

    是什幺味道了,但是绝对让雄性肾上腺激素分泌加快。

        受到这种刺激,我下半身的小弟弟已经是一柱擎天,十分想要跃马扬鞭勇往

    直前了。

        我飞快地脱去衣服,露出一身满是肌肉的健壮身躯和身下如铁似钢,长达20CM

    神兵利器。我扶着肉棒轻轻地在刘姐宝蛤上方的小肉芽来回摩擦,下体受到灼热

    的阴茎最直接的刺激,尽管刘姐不清醒,但她成熟敏感的肉体还是忠实的做出了

    本能的反应。刘姐脸色绯红,口中呢喃呻吟不断,阴道竟然分泌出一股股蜜汁,

    把我的龟头淋湿了。我的龟头亮晶晶,好像是涂了一层润滑油一般。知道机不可

    失,我抓着刘姐的大腿分到两边,龟头直抵她的蜜肉。

        以前已看过很多A 片,外加也有不少的实践经验,我全无毛头小子初试云雨

    那样找不到通路,加上刘姐肉体成熟丰满,我毫不费力就剑指玉门。

        我的大龟头轻轻地拨开刘姐覆盖在桃源洞口肥厚的花瓣,深吸口气,腰部向

    前一挺,终于涌入那片让他魂牵梦绕的圣地,粗壮的大肉棒向前一挤,用力插进

    了刘姐早已泛滥不堪的美穴里。我感觉女人阴道口火热的肉唇紧紧地箍夹住自己

    的肉棒根部。我的整个肉棒都被刘姐的阴道口,娇软嫩滑的阴唇,和阴道里火热

    湿濡的粘膜嫩肉,紧紧地缠夹着。

        「嗯……」一声娇羞的轻啼从身下的刘姐小巧鲜美的嫣红樱唇发出。

        我停下肉棒对刘姐的冲击,双手抱住一丝不挂的刘姐吻上她的粉颊,右手紧

    接着沿着光滑柔嫩肌肤向上滑,我的大手一下子就握住了刘姐的整个左乳,刘姐

    的乳房发育得非常丰满,浑圆尖挺,充满着弹性,尽管我的手很大却根本不能一

    手握住,手指间都挤出了好多雪白的乳肉。

        那一对深红色肿胀的乳头就像一对娇艳欲滴的玫瑰花花蕊,太小有成人小指

    一个关节这样长。不愧是成熟妇人的躯体,全然没有少女那般青涩。乳头就像诱

    人的红枣等着我去品尝。我用右手食指和拇指轻轻地揉捏着成熟美妇的乳头,手

    中那滑腻丰盈的感觉就好像抚摸着一个充气的气球般,充满着弹性与脉动。渐渐

    的,刘姐的乳珠在我的抚弄下变得更硬了。我轻轻含着刘姐坚挺饱满的乳房,牙

    齿还时不时轻咬着充血坚硬的乳头,最后又将刘姐的整个乳头有力地含在嘴里,

    像要吮吸出乳汁一样。

        「唔……」娇艳的刘姐又是一声春意盎然的娇啼。我感觉到刘姐的阴道里越

    来越热,就像一个热水袋一般,阴道里面层层叠叠的嫩肉不断的收缩蠕动,十分

    强力吸吮着自己的肉棒,无限的快感排山倒海而来。

        我感到下身神兵被千百只小触手来回按摩,温柔地吮吸着。真是太刺激了,

    我深吸口气,止住泄意。

        要操就要操个痛快。待我回过气后,我托起刘姐的大屁股,大鸡巴在两片肥

    厚的阴唇间疯狂的耸动起来。由于双方的生殖器已湿滑到极点,当大鸡巴在刘姐

    股沟间耸动时,「噗嗤……噗嗤……」的声响在房间里反复回荡。

        粗壮无比的肉棒在雪白的臀缝间进进出出,黑与白对比明显,更显得淫荡非

    常。

        随着胯部和臀部交接时的「啪!啪!」的声音,我的喘息越来越重了,嘴唇

    微微的张开着。我感觉到刘姐的小肉洞里面紧紧地收缩了几下,接着一股暖流冲

    击着我的肉棒,我再也忍不住了,屁股一挺,肉棒直深入刘姐的阴道深处内,精

    口开放,粘稠的浓浆顿时激射而出,突突地射入刘姐那成熟的肉体……

        时间距离上次操刘姐已经过了两个星期了。我也从一开始的忐忑不安,担心

    受怕的状态放松下来。

        每天吃过晚饭后和同事们去河堤旁散布,议论着时事,大到国家出台的政策,

    小到菜市场猪肉升价都在我们的议论范围。有时候对一件事有不同看法,我们也

    会争得面红耳赤,互不相让。这样的生活过的充实极了。我心里的心虚和焦虑也

    慢慢消失了。

        不过所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就在我以为操刘姐这件事神不知鬼不觉,

    事件到此就已经结束的时候,现实却突然给我开了个玩笑。

        今天正好是事件发生的第21天,也即是三个星期。早上的时候刘姐按照惯例

    又来到我们分厂来检查账务了。经过一个下午的努力,账务做完了。

        眼看着还有半小时就要下班,大家都纷纷聊了起来,看着和同事们谈笑风生

    的刘姐,我心里暗暗得意,「嘿嘿,现在和你们说话的美少妇已经被我仔细品尝

    过了,你们这帮家伙背地里意淫去吧。」「小刘,在笑什幺呢,这幺开心,和大

    家分享下。」在我笑的极其猥琐的时候,刘姐出声打断了我的思路。

        「没什幺,没什幺,哦,嗯,其实刚才我是回想到在网上看到的一个冷笑话。

        所以才想笑的。」开玩笑,要是真的告诉你我刚才心理的猥琐念头,你还不

    找我拼命啊。

        接着我回想在网上看到的冷笑话,补充了一下就说给他们听。大家品味了下

    这个笑话,略一思索也都纷纷笑了起来。特别是刘姐,笑的时候丰满的双峰上下

    波动不已,看得人眼花缭乱。

        刘姐笑了会,发现我眼睛散发着色狼的光芒直盯着她胸部看。她瞪了我一眼,

    吓得我赶紧转移目光,打了个哈哈应付过去,我没有发现此时刘姐嘴角挂上一丝

    高深莫测的微笑。

        很快下班时间到了,大家都去食堂吃饭。我走在刘姐的后面,看着刘姐丰硕

    的臀部在我眼前晃来晃去,不由得又是勾起我心头的邪火。

        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吃完晚饭散完步,看下书洗完澡都已经11点了。看

    着时间不早了,我就会宿舍睡去了。

        「刘姐,你的皮肤好白好嫩滑哦」「呵呵,小弟弟真会说话」「嗯,刘姐,

    你好厉害,腰扭得好棒哦。」「嗯哼,你也不赖啊,又粗又长,都顶到我花心了。」

        「哦,哦,再快点,好姐姐,我要出来了」「嗯,嗯哼,好弟弟,我也快了,

    我们一起出来吧。」突然一声手机铃响惊醒了我的美梦,好可惜啊,就差那幺一

    点就可以把美少妇刘姐送上顶峰。

        我看了下闹钟,都已经凌晨2 点了。是谁这幺晚了还打电话来啊?我一定要

    她好看。

        我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睡意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竟然是刘姐打来的

    电话,难道她发现那件事了吗?现在深夜打电话过来有什幺意图呢?

        接还是不接,这是个问题。

        算了,大丈夫应该敢作敢当,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怀着悲壮的情绪,

    我拿起手机接听电话。「喂,高……」「小刘,我现在就在你宿舍门前,快开门。」

        我还没说完话,就被刘姐急促的声音打断了。

        我连忙打开宿舍门,把在门外的刘姐一把来了进来。探头看了下周围没人,

    这才放心地把门关上。

        这时我才有时间仔细打量刘姐,刘姐身上穿的是普通的睡衣,但是胸前的两

    座大山却依然把宽松的睡衣撑得紧绷绷的,修长的大腿隐约可见,脚上穿着一双

    拖鞋,染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在走廊若隐若现的灯光下显得魅惑十足。

        「额,刘姐,这幺晚了找我有什幺事啊」我试探的问了一句「呵呵,这就要

    问你了,小弟弟。三个星期前,你对我做过什幺?」「刘姐,对不起,实在是对

    不起。我有罪,我罪不可赦。我忏悔,我深切的忏悔。」「哼哼,如果道歉有用

    的话还要警察做什幺?」「这个,这个,刘姐你说吧,你想怎样处置我。」「嗯

    哼,你说呢?嗯。」刘姐最后面的鼻音拖得老长,声音也充满了诱惑。

        我心一横,上前一把抱住刘姐。「刘姐,其实我喜欢你和久了,看到你丰满

    成熟的体态,我总是忍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好喜欢你,好想得到你。」「好弟

    弟,其实姐姐不怪你,姐姐恼的是你那次过后怎幺就不找姐姐了呢?

        来好好补偿姐姐。「刘姐情意绵绵地吐露心声。

        我刚想说话,刘姐突然把头凑过来,一双纤细修长的玉手搂着我的脖颈,和

    我来了个法式深吻。一条丁香小舌在我口中来回游动,纠缠着我的舌头。我慢慢

    品尝着口中的芬芳甘甜,享受着美少妇的温柔,直到快憋不住气我们两人才舍得

    分开。

        「好弟弟,这次你要怎样欺负姐姐呢?」刘姐媚眼含春地说道「放心,我会

    让姐姐您感受到什幺叫欲仙欲死,欲死欲仙的。」我双手在刘姐身上来回抚摸,

    挑动刘姐的情欲。我慢慢把刘姐带到床上。

        我轻轻地解开睡衣的纽扣,脱下宽松的睡衣,刘姐丰满白皙的身体展现在我

    的面前。眼前的风景真是美不胜收。

        蕴含秋波的眼眸,微微开启的红唇,无不诉说着绵绵的春情。天鹅般细长的

    脖子白皙细腻,圆润的肩头显露别样的诱惑。一对硕乳像倒扣的海碗一般,坚毅

    挺拔,顶端的两点猩红格外醒目。已经有些赘肉的小腹微微凸起,显得肉感十足。

        半身黑漆漆的阴毛分外茂盛,在浓密的森林中有一条狭缝已经吐出涓涓溪流。

    浑圆白嫩的玉腿弹性十足,大概36码的玉足显得娇小可爱,特别是涂着红色指甲

    油的脚趾,散发着诱人的光泽,让人有种含进嘴里细细品尝的冲动。刘姐整个身

    体骨肉均称,长短适中,该大的大,该小的小,丰满性感,体态婀娜,真是人间

    尤物啊。

        我轻吻吐着芬芳气息的朱唇,顺着秀美的脸庞,含着晶莹的耳垂,用牙齿轻

    咬着。手里也不闲着,像揉面团一样,时轻时重地揉搓着柔软而又坚挺的乳房。

        受到如此刺激,乳头顽强地凸了起来,乳晕也慢慢扩大。

        「好弟弟,来吧,姐姐好难受。」刘姐不安分地扭动着丰满的娇躯,嘴里呻

    吟着。

        我一摸刘姐下身,一手的湿滑。看来是时候享受了。我把肉棒在宝蛤口上下

    摩擦,直到龟头沾满淫水,足够润滑后,慢慢地向那桃源幽深之地探索。

        「啊……」「嗯……」我俩同时发出满足的轻叹。刘姐阴道内火热异常,但

    却十分紧窄。我轻柔的抽动阴茎,进去2 分就退出1 分。不一会,我终于完全的

    进入到刘姐身体里面。整个阴道像是有生命般,来回蠕动吮吸着我的肉棒,定力

    低的人怕是已经射出来了。我深吸口气,平复下有些急促的呼吸。按照3 浅1 深

    的方法抽动起来。

        「嗯,好弟弟。不用怜惜姐姐,姐姐里面好痒,来下重的……哦,对就是这

    样。」刘姐已经适应了我粗大的肉棒,开始要求我加大力度了。

        我立即开始大力征伐。在偏僻的宿舍中,一个美艳少妇,一个强壮青年。一

    个似新打的木桩,耐得起狂风暴雨;一个似陈年的石杵,经得起千锤百炼。

        我干的性起,一把捉住刘姐的一双玉足高高抬起,然后用力地压向刘姐头部。

        从傍边看去,像是把刘姐整个人对折一般。采用这个姿势,我的肉棒更容易

    刺到刘姐的花蕊,带给我们更强的感官刺激。

        「呜呜,好弟弟。我…我快不行了。」刘姐如诉如泣的呻吟在我耳边回荡。

        「啊,我也快要出来了,坚持一下,我们一起去。」我加快冲刺的速度。

        在一阵激烈的肉搏后,感受到肉棒突然受到强劲的收缩撕扯,我尾椎一麻,

    精关一开,痛痛快快地释放着生命的精华。

        激情过后,我和刘姐相拥躺在床上,享受着高潮过后的余韵。我和刘姐闲聊

    着,期间我问起刘姐怎幺知道上次是我操的。刘姐呵呵笑着说,其实上次她并不

    是醉的不醒人事,大概有8 分醉,还有些朦胧的意识。虽然身体不能动弹,但是

    下意识里还是蛮享受那种被撑满的感觉。

        通过刘姐透露的消息,我才知道原来刘姐也是很不容易的。刘姐前几年生过

    小孩后,虽然通过锻炼保持住体型,但是她丈夫的重心还是不可避免的更多地放

    在孩子和事业上,对刘姐也不像从前那般迷恋了。每次行房都有如例行公事一般,

    让人有些乏味。特别是这一两个月,她老公工作很忙,加班很晚,回到家洗完澡

    就睡了。算起来身为成熟少妇的刘姐已经很久没有尝到肉味了。难怪刘姐今晚会

    主动出击,把我推到。

        轻柔地抚摸着我的胸膛,「还是年轻人好啊,肌肉多结实。不像我老公,现

    在都已经力不从心了。」刘姐媚眼迷离地说道。

        年轻人就是不经夸,我一听这句话,就像吃了春药精神亢奋起来。随后又在

    刘姐玉手的抚摸挑逗下,肉棒又蓄势待发了。

        我捉住刘姐的双手,把她按在床上,昂扬的肉棒狠狠地贯穿刘姐的阴道。像

    红着眼睛的公牛般凶猛的冲刺着。

        「啊,嗯,好棒,好强,你操死我吧。」刘姐悠扬的呻吟又在宿舍回荡着。

        我继续保持冲刺的频率,有时也俯下身含住刘姐的乳房缓和一下。我能感觉

    到身下的刘姐已经经历了二三次高潮了。终于在一阵狂风暴雨的撞击下,我和高

    姐同时到达巅峰。

        就这样,在随后的几天里,我和刘姐恋奸情热,热情似火。办公室,小树林,

    楼顶等无人光顾的角落都留下我们挥洒的汗水与淫液。

        在星期五送刘姐和厂领导回省城的场面中,被灌溉的愈发娇艳欲滴的美少妇

    和一个脸色苍白,脚步浮虚的胖子形成鲜明的对比。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