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绽放的娇妻 4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绽放的娇妻 4

    看我笑嘻嘻的样子,老婆有些生气:" 你真变态,老婆让人干了,你开心了。

    " " 你开心,我就开心。" 我嬉皮笑脸的。

      老婆白我一眼,想起身去清洗。

      " 别动啊。" 我一把搂住她。

      " 干嘛,都流出来了。" 我低头看去,好家伙,年轻就是年轻,这一会儿了

    妻子双腿间还有大团白稠的粘液流出来,让我刚刚有些疲软的阴茎一下树了起来。

    老婆也发现了,瞄了我大鸟一眼:" 你还真变态。" " 是啊是啊,我是变态。"

    我趟在了她身边,将她搂在怀里," 刚才爽不爽?" 老婆悄悄瞟了一眼趟在她另

    一边休息的耀,有些脸红,几乎难以发觉的点了点头。

      " 你爽我就开心了,老婆,我爱你。" 我亲吻着妻子的耳垂,在她耳边轻声

    说。

      听着我的表白,感受着耳垂的挑逗,老婆又闭上了双眼。我贴着她光洁的屁

    股,感觉到怒放的大鸟马上陷入了一片沼泽,黏黏的,有些觉得噁心,又觉得异

    样的刺激。几乎不需要对準,也不需要用手扶稳,只要臀部向前用力,长桿就能

    顺着无比润滑的水道畅通无阻的前行,就想有导轨一般,直接挤进了老婆的双腿

    间,我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阴茎瞬间被股股不知是老婆分泌的还是耀残留的粘液

    包围,随着阴茎的深入,灌满老婆阴道的液体还因为异物的进入被挤出,冒到了

    我的阴囊,有点温温的。

      刚刚高潮两次的老婆此刻的感官正是敏感的时候,加上感觉老公异于平常的

    坚硬,她有些诧异的半回过头:" 老公,今天你好硬。" " 不能将让你爽的责任

    老交给别人啊。" 我说,然后下体开始抽动,强烈的润滑根本已不需要我再有什

    幺前戏。

      " 啊,好舒服……老公……啊……今天你好厉害……啊……" 在我干妻子的

    时候,她明显放开的多。这让一旁边休息边观看我们夫妻恩爱的耀有些吃味,他

    又爬起身,準备一同加入战团。

      妻子正闭目享受着我的冲刺,一张嘴突如其来的将她的乳头含在了口里。"

    啊!" 她刺激的大叫一声。

      我跪在妻子的双腿间,将她双腿併拢抱在我怀里高高树起,观看着自己长长

    的阴茎在老婆泥泞白浊的阴道快速进出,老婆的上身则被耀佔领着,来回吃着她

    粉嫩的乳头,发出" 滋滋" 的声音,吃奶声、抽插的" 呱唧" 声响成一片,双重

    的刺激下,老婆的口中已愔愔呜呜的不知发出什幺声音,我与老婆下体的粘连也

    越来越粘,抽动的阴茎像是裹上了一层奶泡,几乎看不出了原来的颜色,老婆屁

    股下的床单已狼藉的似乎尿了床。

      老婆的呻吟让耀很快又有了反应,他在玩弄了老婆双乳一阵后,甚至将自己

    的阴茎放在老婆的乳房上搓动,不时还用龟头在她两颗粉红葡萄上抹来抹去。搞

    得老婆两个乳头也沾满了亮晶晶的淫液。

      " 娘的,等下还怎幺吃。" 我有些恼火,不过这时候下体的刺激已让我没时

    间也不想去发火,只是彷彿不知疲倦的重複着抽、插的动作。

      不久,耀已不满足于老婆的乳房,他跪在了老婆的头边。我知道他要干什幺,

    有些吃味,又有些刺激。

      下体和上身的刺激让双目紧闭的老婆檀口微张的大口喘着粗气,忽然,一样

    滑腻腻还带着几分腥味的东西跐溜一下钻进了自己的口中。老婆惊叫一声,头一

    甩将它吐了出来,睁开眼一看,竟是耀刚射完精的大鸟,她噁心的好一阵乾呕。

      " 你姐不喜欢口交,觉得髒。" 我对耀说,耀有些尴尬的跪在那里。

      " 又想了?" 我问。耀点点头。

      " 你来。" 刚好我有些想射了,但不想就此结束,我乘势退出了老婆的身体,

    耀感激的看我一眼,又猴急的挺起长枪,狠狠的又快又急又準的捅进了老婆的阴

    道,他那大得不合比例的龟头,势如破竹地长驱直进,大概是猛烈地碰触到她阴

    道尽头的子宫颈吧,老婆顿时弹跳一下,酥胸一挺,口里长长的" 唷!" 一声,

    混身酥麻得再也发不出半点声音,只是用手抚着小腹,张大嘴巴不住地喘气。接

    着就是一阵暴风疾雨般的抽动,让準备发火的老婆除了嗯、啊,就再也发不出连

    贯的声音来,只剩下了让人蕩气迴肠的呻吟。

      " 叮铃铃" 的铃声在淫乱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刺耳,也让激情中的三人吓了一

    大跳。是老婆IPHONE响了。我拿过来一看,糟糕,是丈母娘的电话,我赶

    紧的递给老婆。

      " 喂,妈。" 老婆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语音正常的对着电话说。

      老婆彷彿一切正常的跟岳母娘通话,下体里一根不属于老公的男根还浸泡在

    自己满是淫水的阴道里,乳房在男人的手中变形,自己的老公则树着高高的大枪

    站在一旁。这种感觉真让人疯狂。

      见老婆的通话还没有结束的意思,耀恶作剧的将始终泡在老婆阴道里的下体

    向前用力捅了捅,刺激的老婆嘶的吸了口气,皱着眉头瞪了他一眼,嘴里不能停

    的跟岳母娘交流着。耀贼笑着又慢慢动起来,老婆不安的扭动着,一手接着电话,

    一手推着耀试图阻止耀的动作,但几乎是耀稍一用力,她就被捅得瘫软的捶下了。

    老婆急了,恶狠狠的用口型警告耀,并用手伸到双腿间,抓住那不安分的东西,

    不让它乱动,但早已裹的粘稠滑腻腻的东西如何抓得住?反而弄得老婆一手淫液,

    老婆皱着眉头鬆开手,看看手上的滑腻,噁心的甩了甩,耀则得意的将阴茎大部

    分退出来,只留下大龟头包在两片阴唇间。

      老婆以为他安分了,正感激的看他一眼,谁知耀忽然坏笑一下,猛的一用力,

    整个阴茎瞬间全没,直抵花心,顶得老婆浑身一哆嗦,差点控制不住的淫叫起来。

      " 怎幺了?" 电话里岳母娘问。

      " 没什幺,我在擡东西。" 老婆撒谎眼都不眨一下。

      耀坏笑着开始了新的一轮抽动,老婆努力想通过与岳母娘的交流分散自己的

    注意力,但那坚强而有力的抽动让她控制的自己全身颤抖,银牙紧紧咬着全力不

    让自己叫出声来,一只手高高抓起床单,越抓越紧,我怀疑会不会将它扯烂了,

    她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说话也有些断续,几乎每两个字她都会停一下,以免

    自己控制不住的呻吟会脱口而出。

      终于,在岳母娘有些疑惑的语气中,老婆结束了通话," 你真混蛋,差点让

    我出丑了。" 她用力的掐着耀。

      " 那你爽不爽?刺不刺激?" 耀丝毫没有停下阴茎的动作问。

      " 爽,啊!刺激。" 老婆开始彻底放开了,她猛的身体一扭,下体竟然摆脱

    了耀,一把将耀推倒在床上,翻身坐在了耀身上,在我张口结舌中,即使跟我在

    一起也难得主动的稍稍将耀的阴茎扶準自己的阴门就重重的坐了下去,肥美的屁

    股在耀的身上如磨盘般磨碾,很主动,也带有几分狂野。我惊讶的看着判若两人

    的老婆,平时跟我做的时候,大部分时间即使她在我身上也是我动,她极少这样

    淫蕩的主动过,今天倒真是狂放了。

      老婆坐在耀的身上,阴道含住耀粗壮的大鸟,上身微向后倾以便下身能更紧

    密、更多的包住耀的阴茎,下身主动的前后磨动着,干到痛快处,她娇吟一声,

    附身下去将自己的乳房主动送入耀的口中,耀刚吃了几口,老婆又坏笑着拔出来,

    看看他,然后猛得吻住耀厚厚的嘴唇,将自己的柔舌伸进耀的口中,挑逗几下,

    在耀正準备纠缠的时候,又迅速退出来,就在不远处挑衅的看着他,这少妇挑逗

    的风情让耀也狂放起来,一把将老婆抱住,狠狠的吻了上去,下身快速而疯狂的

    向上挺。放开的老婆判若两人,也让我有些受不了,此时,老婆趴在耀的身上,

    被趟着的耀紧紧抱在怀里猛干,我也半趴在了老婆身上,从身后将老婆的双乳握

    住,下身士气高昂的淫枪在她背后毫无目标的磨来蕩去,好几次都不小心对準了

    老婆的菊门,老婆赶紧在激情中反手将它拨开,可我有些受不了了,只想有个洞

    让它钻进去,手下的动作也有些粗鲁起来。老婆似乎感觉到了我的焦急,犹豫了

    一下,将又被耀一手抓捏一口含住的乳房拔出来,直起了身子,回过手抓住了我

    的阴茎往前引。

      我有些莫名的顺着老婆的力道转到了她的右前方。只见老婆将我湿漉漉的阴

    茎用手擦了擦,妩媚的看我一眼,在下体仍在与耀纠缠的同时,将它慢慢含在了

    口中。

      龟头进入那滑润湿腻的空间一瞬间,我几乎爽得要嚎叫起来。以前背着老婆

    跟别的女人做的时候,也被口交过,但从未有让老婆口交的这样舒爽、刺激。

      从我的角度,可以看见老婆的屁股没有停的仍在吞吐着耀的阴茎,而我的龟

    头则被老婆含在了口中,虽然大半截还在外面,虽然老婆的动作还是显得那幺犹

    豫、笨拙,甚至舌头都尽量的避开我的龟头,但这种感觉已让我兴奋的几乎瞬间

    要迸发,我赶紧的想了想工作是不是还有没做完的,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但手已

    轻捧住老婆的头,微用力的示意老婆用嘴更深入的为我服务。老婆明白了,略显

    生疏的一手握住阴茎,开始为我口交。

      前面口交被老婆拒绝的耀见老婆那幺主动的将我的阴茎含在口里,有些吃味

    的更大力干起老婆来,边干边起了身,让老婆趟下,快、準、狠的插了进去,老

    婆呻吟着又将面前的我的大鸟含进嘴巴。

      耀把下体前后摆动,用阴茎在老婆的阴道里出入抽送,老婆的小腿在他背后

    越举越高,十指蹬得笔直,硬挺得活似在抽筋,颤抖得又像在发冷,一双红唇紧

    紧地含着我的阴茎,还深深地往里吸气,啜得我龟头稜肉鼓胀,而她的两边脸皮

    却往下凹陷,彷似一对笑出来的动人酒窝。

      我和耀互相面对面,各自在她上下两个小洞里尽情提取快感,抽插得乐极忘

    形,这样对着干有个好处,就是不单可以自己一边抽送,还可以一边观赏着对方

    阴茎在她洞内不停出入的情景,刺激得连眼皮都捨不得眨一下,肉体和精神同时

    都得到无比满足。老婆胸前一对滑乳,早被我俩不约而同地二一添作五,一人一

    只握在掌中,搓完又抓、抓完又揉,玩得她眉如春柳、醉眼如丝。

      可能是我又硬又胀的阴茎把老婆小嘴撑得太累了,她让我在口里抽插了不一

    会后,便侧一侧脑袋,将阴茎吐退场门外,握着包皮往根部捋尽,令龟头更形怒

    凸,然后无师自通的伸出舌尖围着稜肉四周舔舐,撩了好几圈后,又再张嘴一口

    含回,双唇紧包着龟头吮啜,舌尖力抵着马眼狂点,搞得我龟头酥麻,两腿发软,

    再也蹲不牢,不由自主地坐到床面,挺起鸡巴随她摆弄,以逸代劳地任她舔啜吞

    吐。

      时耀干得性起,索性将她两只小腿提起,搁上自己肩膊,等她屁股离床几寸,

    挺着下体,让阴茎插得更深更尽,他双手撑在阿桃腋下,两腿后蹬,俯下的上身

    将她两条大腿压低得几乎贴到乳房,然后屁股像波浪一样上下起伏,棍棍到肉地

    把她阴户插得" 啪!啪!" 作响。如此大的动作终于让老婆再也没有精力为我口

    交,虽然一只手仍握着我的阴茎,但灵魂早已被干到九霄云外,只剩下了以往在

    A片里经常听到的呻吟。

      我跪在一旁,看着两人那淫靡的阴茎在老婆阴户抽送的美景,她浓密的阴毛

    遮不住勃得硬挺的阴蒂,已经胀大得铅笔头般粗了,在黑漆漆的阴毛丛中露出粉

    红色的尖端,活像一个小小的龟头,被不断反动着的小阴唇牵扯得一冒一冒,我

    被引诱得不禁伸出手去将它撚住,轻轻来回搓转,弄得老婆一边颤抖一边求饶︰

    " 哎呀……别这样……受不住……不来了……噢……你们这样折磨……我要死了

    ……哇……不行了……又要了……" 一个强烈的高潮又再把她弄得颤抖不堪,耀

    不知是否受到阴户抽搐引起的吸啜感刺激,竟一起和她同时颤抖起来,抽送变得

    慢而有力,每挺尽一下,便打一个哆嗦,相信每一下抽搐,便代表他在阴道里面

    射出一股精液,连续抽搐了七、八下,才筋疲力尽地停下,喘着粗气,但耻骨依

    然用劲抵着老婆下阴,让仍未软化的阴茎像个塞子一样堵着阴道,不捨得将它拔

    出来,直至阴茎越缩越小,跟随着大量涌出的精液掉滑出外时,方依依不捨地把

    她双脚放低,软软地躺到仍在痉挛着的老婆身旁。

      他以结束,我便迫不及待的提枪上马,又插进了老婆那两次被别的人射精的

    阴道中,还未回味过来的老婆尖叫一声,又陷入了新的一轮淫乱……

      当我狠狠的将最后一滴精液射进老婆体内时,老婆已瘫软若泥,动都不能动

    了。我和耀也精疲力竭的趟在老婆两边,手仍在她赤裸的身体上徘徊。

      " 不要了,真的不要了,感觉都快疯了。" 老婆喃喃的,虽然双腿间狼藉的

    难受,她也没力气爬起来清洗,要知道平时我们夫妻每次做完,就是戴着套她也

    要完事后清洗的。

      " 我要去洗澡。" 老婆彷彿在对自己说,又彷彿在告诉我们。

      " 来,我们抱女皇去洗澡。" 我强爬起来,对耀说。两人笑着一同将老婆抱

    胸抱腿的抱进了浴室。

      " 我没力气了。" 老婆撒娇的说。

      " 不要你动,我们来伺候你。" 我坏笑着说,从背后抱起老婆的双腿,就像

    以前给小孩抽尿一样,让老婆双腿尽可能叉开,那狼藉淫靡的阴户就那样赤裸裸

    的暴露在耀的眼前。

      " 老公,你太坏了。" 老婆有些害羞,又有些好笑,想挣又没力气,只能这

    样让我抱着,看着耀拿起莲蓬头,很认真、很仔细的清洗着自己的下身,真的很

    仔细,为了彻底清洗,他还用手指扣进老婆的阴道,扣出大股大股的精液,每扣

    一下,老婆就浑身哆嗦一下,身体不安的扭动着。

      " 别乱动,不然清不乾净呢,小心怀孕了。" 我说。老婆果然不敢再乱动。

      待老婆阴户中再无异物流出,又用香皂好好清洗一遍后,耀说:" 我再仔细

    看看洗乾净没。" 此时老婆的阴唇已全部打开,粉红色的阴蒂就如蚌肉半娇嫩无

    比的展露在外,耀又如发现宝贝一样的用双唇将她阴蒂夹住。

      " 哎呀" 老婆腿几乎踢了出去," 不要了,求求你,真的不要了,我下面好

    痛。" 她哀求着。

      我知道,今夜从未有过的癫狂一定会让她有些受伤了,于是放下了老婆,提

    议休息。耀只好也同意。

      那一晚我睡得很沈、很香,期间隐约的听见老婆和耀在争论什幺,又感觉到

    他们的扭扯,但极度的疲倦让我没有挣开眼。

      第二天,直到中午我们3人才起床,开车回到本市,吃完午饭送走了依然恋

    恋不捨的耀。

      开车回家的路上,我问起老婆昨晚我睡着迷糊中她和耀的事,老婆才吞吞吐

    吐的告诉后,后半夜耀又要干她,但她太累了,而且下面因为红肿有些疼痛,于

    是耀试图去干她后门,被她坚决拒绝了,最后拉扯中,老婆只好无奈的又为他口

    交了一回,不过老婆坚决的表示:她没有让耀射进嘴里。

      说完这些,老婆歉意的望着我:" 对不起,老公。" " 没事,老婆。" 我伸

    过手握住她," 我爱你,老婆,一辈子……"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