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绽放的娇妻 5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绽放的娇妻 5

    耀离开后,我和妻子的生活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只不过在那以后,我发现

    与妻子的感情似乎更好了,夫妻间的性生活也越来越和谐,不知是3P的开发还

    是怎幺的,妻子较以前敏感了很多,经常不需要什幺前戏下面就已泥泞一片,很

    容易就能跟我交互起来,不再像以前一样需要準备很久。而妻子也发现我也似乎

    能力更强了,笑说我是不是吃药了。我说因为有竞争,所以有压力;因为有压力,

    所以有动力,并高呼:" 今天不努力去日,明天努力找人日。" 惹得老婆咯咯直

    笑。唯一遗憾的是,和我接吻、口交似乎又停留在了过去,很少,不过我很满足

    的想:总比没有要好。

      某天晚上回到家,发现老婆已经先回来了,坐在沙发上,脸色很不好。问她

    怎幺了,只狠狠的骂:" 你们男人都不是东西。" 弄得我莫名其妙,再三追问,

    才知道萍刚谈了半年的男友毫无徵兆的发了条短信说两人不合适,分手了。

      萍是老婆的初中同学,闺蜜,在人行工作。7年前,同是同学的前夫有了外

    遇,在经历了2年的痛苦经历后,两人离了婚,独自带着儿子生活。因为家里重

    男轻女,父母一直对她不好,不仅家里所有的房产全部记在她唯一的弟弟名下,

    而且想着法子将她的钱要哄给弟弟,甚至在离婚这件事情上也从来不帮自己的女

    儿,这让同样将来是做外公的我异常的气愤,怎幺会有这样的父母。萍的朋友很

    少,为数不多的闺蜜中,老婆是关係最亲密的一个。亲密到老婆在萍离婚后同情

    她之余,甚至某日还开玩笑说是不是要把自己老公借给她一晚,当然,被我严辞

    拒绝了(虽然也鸡动了一下,要知道近1米7的萍虽然相貌普通,但丰满的身体

    和一对饱满的乳峰却是老婆望尘莫及的,当初萍很帅的前夫几乎在与萍重逢的第

    三天两人就上了床,我很是不明白,老婆说了句:" 还不是看上她那对大奶了。

    " ),老婆也意识到这样开闺蜜的玩笑不对。不久,萍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政

    府的副处长,同是离婚的两人很快就热乎起来,据说已经多次讨论过婚嫁的问题,

    谁知一个礼拜前还甜甜蜜蜜,一个礼拜后就发来了断交短信,而且连电话也不接

    了。

      听了老婆的话,让我也深以为男人还真不是好东西,尤其是萍身边的那一个

    个。在立场坚定的支持了妇女同胞们一阵后,我也只能劝老婆,没事多陪陪她。

      话说这事过了也就过了,我也并没有多想。从那以后,萍到我家的时间不以

    前多了很多,每次老婆都会陪她聊上一段时间,而我每次也就跟她打个招呼,然

    后上楼去玩我的CF。就这样过了几个月。

      2011年6月,因为工作关係,我去西安学习了半个月,这对似乎重新找

    到第二春的我和老婆来说,简直是煎熬。我们几乎每晚都会QQ视频,偶尔,耀

    也会加入进来,当然只是聊天,我们都不怎幺喜欢视频激情,关键怕不安全。中

    间实在憋不住了,我又光顾了几次久违了的" 五姑娘".好不容易熬到学习结束,

    飞回老家恨不得立马杀进卧室。到机场来接我的老婆却说了一句让我凉了半响的

    话:今天是萍的生日,她没什幺朋友,只有我们去给她祝贺了。

      没办法,老婆大人的话就是圣旨,我只能将手伸到裤子口袋里,压压大白天

    已高昂出头的凶器。看着我悻悻又有点无可奈何的表情,老婆咯咯笑着乘人没注

    意在我双腿间快速摸了一下:" 后面补偿你。" " 有病啊,我正愁怎幺消下去呢,

    你还挑逗我。" 我气愤的说,却换来老婆幸灾乐祸的笑声。

      见到萍时,她穿了一身齐地的长裙,很熟女,也很保守,几乎看不到什幺春

    光,不过因为是丝质面料,能够看出她内穿的半杯胸罩形状,几乎大半个乳球就

    隔着一层薄薄的纱,稍一动作,就能看见那泛起的阵阵乳浪,这让本就精虫充脑

    的我差点没飙的鼻血,只好埋头吃饭、喝酒。今天萍的兴致似乎也很高,红酒喝

    了不少,很快3个人都有了醉意,萍更是走路都有些摇晃起来。

      从餐馆里出来,我準备和老婆一块送萍回去。老婆却不放心微醉的萍一个人,

    于是决定送她到楼上的宾馆住下。

      开了一个大床房,我和老婆扶着萍进了电梯。说实在的,丰满的萍蛮重,所

    以那会儿本也有些醉的我直想着怎幺扶好她,还真没想到卡油或感觉手感。

      好不容易将萍安顿好,我迫不及待的要老婆离开,老婆又说一身汗,要洗个

    澡。

      心给猫抓似的我也只好答应。

      " 看着萍,别让她吐了,要喝水你扶下她。" 进浴室前老婆吩咐道。

      我答应一声,看看倒在床上的萍,已经熟睡了,也就打开了电视机。

      可是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我怎幺也没看明白电视里放着什幺。终于,

    脑中酒劲和精虫一上头,我猛得站起身,打开了浴室门。

      " 怎幺了?" 老婆以为我要上厕所。

      我哪管她,三下五除二的将自己脱个精光,拉开浴帘跨进了浴缸。

      当我贴身拥住老婆,从背后握住老婆双乳时,老婆" 啊" 的吓得惊叫起来,

    又担心吵醒了萍,赶紧的摀住嘴。

      " 你要死啊,这下都憋不住,萍还在外面呢。" 老婆低声说。

      " 真憋不住了,再憋不是阳痿就是早洩,萍睡着了,没关係。" 听了我的话,

    彷彿找到个合理的理由,其实也早渴的老婆闭上了双眼。

      我狂热的从背后吻着老婆的脸颊,不时舔逗着她的耳垂、耳蜗,一手在她乳

    头顶端画着圈,一手伸到她的双腿间。很快,老婆就滑腻起来,我迫不及待的扶

    住稍一对準,就冲了进去,却" 哎哟" 的痛哼一声,原来,由于前戏还不够,老

    婆阴道口虽然已经湿润了,但里面还有些干,让我的小龟头吃了大亏,赶紧拔了

    出来。

      老婆" 扑哧" 笑了一声,白我一眼说:" 谁让你那幺猴急。" 然后转过身,

    心痛的蹲下身:" 痛了吧。" " 有点。" 我有些委屈的。

      " 活该。" 她笑着拍了下有些微软的阴茎。

      我正要抗议,却看见老婆的脸慢慢向我双腿间靠去。

      " 不会吧,出趟差还能有这待遇?" 还在疑惑,我已感觉到自己的龟头已被

    一片温润包裹。我长吸一口气的将头高高仰起,这样的刺激让我几乎瞬间释放,

    我连忙几个深呼吸,看看浴室的装修,再仔细听听外面的萍有没有动静,好不容

    易忍住了冲动,正想随着老婆的含弄动一动,老婆已将它吐了出来。

      " 就完了?" 我不甘的。

      " 你撑得住?" 老婆恶作剧的看看我,转过身去,扶住墙将丰满的臀部贴在

    了我双腿间。

      还真是,再吸几下久渴的我还真得交货不可。我抓住老婆爽臀急不可待的插

    了进去,很滑、很顺畅、很爽。

      浴室里很快就传出" 呱唧呱唧" 的水声。我兴奋的边冲刺,边在老婆的蜜桃

    臀上抚摸,配上她纤细的腰,真是个迷死人的少妇尤物。老婆也压抑的哼哼着,

    随着我下体的动作扭动着腰,以找到更合适的体位,不时回过头将柔舌伸出和我

    纠缠在一块,这让我更加兴奋,抽动的幅度也更大了,很多时候几乎是除了龟头

    还含在老婆阴道里的大半根退出又狠狠的插入,这让老婆几乎难以控制住自己的

    呻吟。在忍过了最初的冲动后,我感觉似乎干劲十足,兴奋不已却没有很快射精,

    只想在老婆那滑嫩多汁鹅鲍穴里多泡一会儿。

      在浴室里剧烈的干了10几分钟后,因为墙壁太滑,老婆的手几次没撑住差

    点丢到,老婆开始有些影响情绪。

      " 我们出去?" 我问老婆。

      " 你疯了?!" 老婆吓一跳。

      " 没事,萍睡得熟着呢。" 我轻声说,忽然灵光一闪:" 万一她要醒了,我

    连她一块干了。" 我故做开玩笑的说。

      " 胡说八道。" 老婆反手打了我一下。

      " 这样干好影响感觉,又累。" 我对老婆说," 她喝醉了,不会那幺容易醒,

    要万一有什幺动静我赶紧跑回来就行了,她迷迷糊糊的哪会注意到。" 老婆想了

    想,点头同意了:" 那你动作轻点。" 準备拔出来。

      " 别拔" 我拦住她," 就这样出去。" 我的阴茎依然在老婆体内,就这样拥

    着走出了浴室。出来前,老婆先小心的探出头去,见萍依然一动不动的熟睡着,

    方才轻手轻脚的出来。刚到床边,我就恶作剧的抱着她往前一扑,两人重重的趴

    在了床上,我的大鸟还是没有出来。

      " 啊" 老婆刺激的轻叫了一声,还没来得及回头骂我,我的新一轮进攻又开

    始了,她几乎顷刻间陷落,吟吟唔唔的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大床在我们动

    作中摇晃,不过已完全陷入激情的我们早已不再理会这些。在我强有力的抽动中,

    老婆身体不断往里想找到一个支撑点,不知不觉中,我们离熟睡中的萍越来越近,

    到后来,老婆的头几乎已跟熟睡中的萍挨在了一起。

      我大力的抽插着,在老婆闺蜜的身边与老婆做爱的异样刺激让我异常的兇猛,

    偷眼看去,酒后的萍秀眉紧锁,似乎在梦中还是不愉快。看看身下已将头埋进枕

    头的老婆,我边干,边假装调整了下位置,让右手空出来,偷偷在萍那高耸的胸

    前摸了一把。真的好大,我一只手肯本抓不过来,随着我手拂过,那高耸如云顿

    时泛过乳浪,叠打到另一只乳房,虽然有胸罩保护却也大有一浪高过一浪的势头,

    难怪她前夫跟她聊天3天就忍不住上了她的床。

      因为分神,我身下动作缓了缓,老婆有些不满回手在我腿上按了按,吓得我

    赶紧把手缩回来。不到1分钟,我又忍不住假装换身位,装着手必须撑到萍那边

    才能支撑,右手臂紧紧贴着侧睡的萍的双乳,那不知疲倦的抽动中感受着老婆穴

    内的滑腻,听着老婆压抑禁忌的呻吟,感受右手臂被双乳挤压的摩擦,我有些不

    能控制自己。

      老婆此时上半身趴在床上,屁股高高翘起,以方便我的进出,混身已没了力

    气,忽然她全身一僵,反手过来反推了推我,我以为她要高潮了,抽插的更加用

    力、迅速,这让她的手停在了半空,想收回收不回,想推开我又没了力气。在一

    阵剧烈的啪啪抽动声中,两人一起攀上了顶峰。

      高潮后,我无力的趴在老婆的裸背后,温柔的亲吻着老婆的柔肩。老婆也没

    有动,任由我已射精的阴茎依然留在体内,直到完全疲软的从里面滑出,带出一

    股白浊的稠液。

      过了一会儿,老婆转过头,疑惑的看看萍,想了想什幺,凑过去轻声叫了叫

    萍的名字。

      " 怎幺了?" 我奇怪的轻声问她,在我们整个做爱的过程中,萍一直背对着

    我们一动不动,应该不会醒。

      老婆向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叫了萍几声,萍依然一动不动。

      " 你刚才在做什幺?" 老婆忽然问我。

      " 什幺?" 我一愣。

      " 我们边做的时候,你边在对萍做什幺?" 听到这句话,我脑袋哄的一下焖

    了:原来老婆早发现了。

      " 我…。我" 我尴尬异常的不知如何解释。

      " 你们男人果然都是没一个好东西。" 老婆恨恨的,但语气中愤怒的情绪似

    乎并不多,相反倒是多了几分无奈。

      这让我有些忐忑不安,又稍稍送了一口气,还多了一份莫名的期待。

      老婆歎了一口气:" 她其实也挺苦的。" 能够分散老婆的注意力,我当然点

    不赢的点头。

      " 你不能因为这一次就有了在外面鬼混的理由。" 老婆愤愤的说,说得我莫

    名其妙。

      " 你去好好安慰安慰她吧。" 老婆咬着牙似乎下了某种决心。

      " 什幺安慰她?" 我有些莫名的。

      " 还能什幺安慰她,就是你们男人心中都龌龊的想的。" 说这话的时候,老

    婆眼里含着泪水。

      " 你说什幺呀。" 我有些呆了," 我那也就是有些情不自禁,可没真想要干

    嘛。" " 你不用解释!" " 我不是解释。" 我也急了:" 我是什幺人你还不知道?

    要真有什幺花花肠子,我的机会还少吗?我可是直接管接待的。" 我承认自己好

    色,但也是有原则的好色,并不是爱乱来的人,老婆的态度让我有些急。

    住了我,眼中泪水流了下来。

      " 怎幺了,老婆?" 我爱怜的将妻子搂在怀里心疼的问。

      " 你出差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这事。耀上次来,我已经出轨了。没有理由你

    不出轨。" " 你说什幺呢,上次不是你的原因,而且谁规定夫妻一个出轨另一个

    就非得出了,那还怎幺过日子。" 我急了。

      " 你听我说完。" 老婆阻止了我继续说下去," 其实我知道你早就想和别人

    交换,耀只是个引子。有了我的第一次,就终会有你的第一次,既然是这样,还

    不如便宜了我的好朋友。更何况,萍也真的需要。" 那一刻,我真的无语了。

      当老婆将萍长裙背后的拉链轻轻拉下来时,我感觉身下刚刚疲软的肉鸟猛的

    一擡头;待到一条碎花三角裤从萍的长裙里褪出时,肉鸟早已变成了钢鸟。我的

    头有些发晕,以致于趴到萍的身后,将她裙子一撩,还粘着老婆的淫水和我的精

    液的龟头挤进萍还有几分乾涩的阴道口时,我还有些浑浑噩噩的。

      但进入后,龟头传来的阵阵摩擦很快让我清醒过来。

      " 这都什幺事。" 我有些苦笑,却不妨碍我开始原始的进出抽动。感觉的出,

    萍应该也是个很敏感的人,因为只来回2、3次,萍的里面已顺畅了很多,很快

    就开始有了" 滋滋" 的水摩擦声。睡梦中的萍轻吟了几声。

      萍的屁股也很大,与老婆不同的是,由于没有老婆腰与屁股大比例的对比,

    显得整个人要肉很多,事实也是如此,由于刚开始第二次,还没完全勃起的阴茎

    在侧入的姿势中,倒有三分之一没法插进去,让屁股上的肉给挡住了。虽然知道

    她很快就会醒来,但心虚的我彷彿为了延缓她醒来的时间,只是侧卧着进出萍的

    下体,不敢用手去抚摸她其他地方。

      萍的皮肤要比老婆白皙许多,随着我下体动作幅度的加大,她裙的下摆已滑

    落到腰间,一对白嫩嫩的大腿露了出来,白花花的大屁股在我下体的冲撞下,泛

    起比乳房更让人垂涎的肉浪。我的抽插让两人身体啪啪做响,伴随着下体的水声,

    气氛格外的淫靡。

      超常的快感,让我忍不住将她一条大腿高高树起,使她双腿间能留出足够的

    空间便于我更深的插入,我隐约可以看见她双腿间的黝黑。萍的阴毛比老婆茂盛

    很多,在白皙的皮肤承托下,显得格外的黑,中间那条蚌缝也老婆颜色略深的呈

    暗红色,此时,随着我的抽动,每抽一下,都能带出几缕类似胶水的液体,顺着

    她的阴门往下流。

      享受着这娇肉的滑爽,我嘶嘶的边插边吸着气,以免自己会控制不住的喷射,

    而就在此时,在异样的冲撞中,萍慢慢睁开了眼——她醒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