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绽放的娇妻6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绽放的娇妻6

    因为酒精的缘故,萍还不是太清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还没搞清状况,只

    觉得下体胀胀的,有些舒服,又有些异常,微微转过头,她看见了半卧在她双腿

    间已惊呆了的我和还是一丝不挂的跪在一边也有些不知所措的妻子。

      " 啊!" 她猛然发觉了自己下体中是什幺东西,吓得尖叫起来,却很快被一

    张嘴给堵住了,那是我害怕她的动静太大,迅速反应过来,用嘴堵住了她的尖叫。

      萍" 唔唔" 的试图逃离我的亲吻,但被我死死按住头,不让她头乱动,她下

    体用力扭动着,想脱开我们之间的连接,但那钉子般顶入她双腿间的物事又哪是

    她能挣脱的,反而让我更用力的顶入。

      萍被顶的瘫软的一下,又不死心的夹紧双腿,试图将我挤出体外,这让本就

    快高潮的我更加刺激,竟在她挣扎扭动中控制不住了。

      萍只感觉到身体理的东西突然变得异常坚硬,并快速的抽插了几下,随着一

    声闷哼,一股温热的液体射进了自己的体内,她无力的瘫软下来,泪水哗哗的落

    下。

      射了的我有些不知所措,不知是该拔出来,还是继续留在里面,就那样愣愣

    的跪在她双腿间,没有拔出已疲软的阴茎。

      萍嘤嘤的哭起来:" 你们怎幺能这样。" " 还不拔出来。" 老婆白我一眼。

      我赶紧的退出萍的身体,却发现退出那一瞬间,萍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看

    来她不是没有感觉的。

      老婆找来抽纸,边帮萍擦拭着一片狼藉的下体,一边轻声在萍耳边说着什幺,

    我不是听的太清,想凑过去,又被老婆的白眼给吓开。只好灿灿的说:" 我去洗

    澡。" 我明显感觉到自己洗澡是在拖延时间,有些不敢出去,说实在的我不是那

    种满嘴冒泡,能花言巧语骗取女人芳心的男人,在这方面实在没什幺经验。一直

    洗到实在不能再赖在浴室里了,我才走出来。

      萍已经不哭了,面朝墙壁趟着,对我的出来採取一种漠视的态度,老婆用被

    子裹住自己的裸体,有些複杂的看着我,眼神让我心里毛毛的。

      " 我怎幺直觉得背脊上冷汗直冒。" 我半开玩笑的对老婆说," 不会想拿剪

    刀卡嚓了我吧。" " 卡嚓倒便宜你了。" 老婆恨恨的说。

      " 不是吧,男人一生最难过的莫过于炮没打完,鸟没了。这还算便宜我了。"

    " 扑哧。" 听了我的话,背对着我的萍忍不住笑出了声,又害羞的停住。

      " 当然。今天我们要搾乾你!" 老婆喊口号似的对我说。

      " 啊!" 我惊喜的看着床上的俩人,感觉又充满了斗志。只是软趴趴的小弟

    弟却用它的消极怠工来抗议我的加班。

      我爬上了床,趟在了老婆和萍中间。萍猛的抖了一下,往里挪了挪,试图离

    我远点,我却伸手过去,将她搂住,也不知我洗澡那会儿老婆跟她说了什幺,她

    只震了一下,没再挣扎。

      " 不是吧,这男人梦想中的齐人之福就这样淫蕩的来了?人家都还没準备

    呢。" 我暗自得意。

      老婆冷哼了一声:" 得意了?" 却温柔的趴进了我的怀里。

      我右手搂住老婆,手在她光洁的肌肤上摩挲,左手从萍仍未整理连衣裙背后

    探出,稍微忙乱的解开了她乳罩的背扣,毫不犹豫的直捣黄龙,抓住了她的一只

    乳房,萍赶忙双手隔裙握住我的手,不让我乱动。萍果然是传说中的豪乳,一只

    手抓去,只能盈盈抓住小半个坡,毕竟不是20几岁,手感还是有些鬆软,没有

    想像中的弹跃挺拔。

      左拥右抱的荒淫感受让我感觉胸中雄火万丈,但是底下小弟弟却始终挂着白

    旗,让我有些不甘,又有些紧张:" 不会就不行了吧?" 右怀里的老婆在感受着

    我的抚摸的同时,手也在我身上探索,这时摸到我下面,惊诧的发现竟然还是一

    条死虫,抓起它在手里抖了抖:" 竟然没反应?" 我的头在冒汗,一紧张,感觉

    更加拨不起来。

      " 真丢人。" 老婆嬉笑了一下,凑了上来,竟然主动吻住了我,就在两人嘴

    唇贴上的一剎那,那条久违的柔舌已探入了我的口中。我贪婪的吸允着她,一手

    停在了萍的胸前,一手在老婆的腰上、臀上四处游动。

      一阵缠绵的长吻后,老婆有些动情了,翻身坐在我身上,眼光有些迷离的看

    着我,朝我头前趴了趴,将自己的双乳正对着我的口,我一口叼住那暗红的葡萄,

    在口中一阵挑弄,老婆低声呻吟着,一只手伸到我下面,握住有了些许反应的小

    弟,在手里搓动。

      我的喘息也开始粗壮,而且明显感觉到萍也有了反应。我试着用力将萍往我

    这边搂,萍果然顺势翻身过来,惊慌的看了我和老婆一眼,又赶紧闭上,我抓住

    机会,鬆开老婆的乳头,依然让老婆半坐在我的腰间,努力探出头去,一把吻住

    了萍。萍的唇比老婆的要厚,接吻的感觉要刺激些,而且在短暂的封口后,萍就

    完全放弃了抵抗,任由我的长舌杀入她的口中肆虐,不是小小的反击一下,我明

    显感到她接吻的技术要比老婆娴熟许多。

      我贪婪的在她唇间索取纠缠,任由混做一团的唾液流淌。为了不让老婆失落,

    半搂老婆的手也不放鬆的在老婆身上游走,直到从老婆背后伸进她双股间,那里

    已是氾滥成灾了,我轻轻扣住那小唇,小心的揉动着,在食指揉动的同时,中指

    滑进泥泞的水道中,不轻不重的抽动。我能感觉到自己的下面在一点一点的勃起。

      很快,老婆就受不了我的手指,一手将我的手刨开,握住我的阴茎,试图往

    上坐,在感觉到硬度还不够的时候愤愤的抱怨了一句:" 你真是。" 身体就开始

    往下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觉到我的龟头被两片温润给含住,我擡起头,激

    动的差点飙泪,老婆第一次这样主动的含住了我的最前端。

      我几乎忘记了和萍的缠绵,仰着头癡迷的看着我的龟头、我的阴茎一点一点

    的被老婆包入口中,和以往若即若离的包含不同,这一次她是完全放开的放任口

    腔与我阴茎的接触,虽然生涩但很投入的在我腿间含放,我激动的高昂起头,又

    忍不住低下头去看。

      我的阴茎在老婆的嘴里欢快的跳动,不时的那柔腻还会在我龟头上打着圈,

    我兴奋的恨不得嗷嗷直叫,也忽略了身边的萍。

      " 爽不爽?" 见我已勃起了,老婆擡起头。

      " 爽!都快爽死了,别停。" 我喘着粗气,恨不得一把将老婆的头按下去。

      老婆一笑,又埋头下去。我终于嗷嗷叫了起来。

      忍受着难得的刺激,我粗鲁的将萍拉过来,猴急猴急的将她长裙半拉半撕的

    从她身上脱下,还来不及看清她乳房的形状就将她乳房含在了嘴里,左手在她右

    乳乳晕上翻来过去的画着圈,右手探到萍的双腿间,好家伙,湿得比老婆还厉害,

    此刻我已忘记了怜香惜玉,毫不顾及的将手指扣进了她泥泞的阴道,能感觉到她

    的阴道比老婆的要松,这让我没有更多的忌讳,直接用手指在她阴道里抠动起来。

      此时,老婆已吐出了我完全勃起的阴茎,坐了我身上,反手过去轻轻扶好,

    稍一对準,便坐了下去。经历了两次高潮,我的龟头已没有以前那幺刺激,但双

    凤的感觉依然让我激情澎湃。老婆在我身上蠕动,我却在萍的身上摸索,一时间,

    房间里淫声四起,淫液四溅。

      我猛的坐起身,将老婆按倒在床上,恨恨的插了进去,同时,粗鲁的将萍拉

    过来,边插着老婆,边舔弄着跪在一边的萍的乳头,只不过这难度确实有点高,

    谁也不能全身心的兼顾,我只好吐出萍,集中火力攻击身下的老婆,当然,我也

    不会忽视了身边的萍,拉过她的手放在了老婆的胸上。

      第一次在做爱的同时被闺蜜摸胸,老婆有些迷离的一阵哼哼。异样的顺滑让

    我陷入一片泥泞,一不小心,长枪便会滑出水道,此时,老婆会主动而急急得双

    腿夹住我的腰部向前一用力,根本不用担心会钻错了地方,那滋润的滑液导引着

    长枪几乎不用对準,就能精準无比的重新杀入战场。

      昏暗的灯光下,一对赤身裸体的男女彷彿已忘记周围的纠缠在一起,那粗壮

    的喘息、阵阵让人心跳加速的水响和忽强忽若得呻吟,汗水、淫水交织在一起,

    让整个房间混杂着一种淫靡的气氛,也彷彿催情般,让萍开始放开。她主动的抚

    摸着妻子的乳房,一只手伸到我和妻子紧密结合的部位上方,如同A片了常看到

    的,用手指按擦着妻子的阴蒂。

      妻子" 啊!" 的忽然无法控制的尖叫一声,身体不由自主的阵阵颤抖,她竟

    然第一次这幺快到了高潮。而我因为已经发洩了两次的缘故,长枪还斗志昂扬的

    泡在她温润的阴道里。

      " 我要休息一下。" 老婆瘫软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说。此时,萍仍在进攻着

    她的乳房。

      " 不要了,别弄,好肉麻。" 高潮过后的妻子还十分敏感,肉麻的想躲开萍

    的骚扰。萍却报复似的不肯放过她。很快,老婆有气踹嘘嘘的无力再挣扎,手捧

    住萍的头,试图将她推离自己,而我此时,乘着她们两人的嬉闹,转到了跪在老

    婆身边的萍背后。

      正舔弄着老婆的乳房,萍忽然闷闷的哼了一声,口鬆开了老婆的乳头,微皱

    了皱眉,闭上了双眼,不多时,口中就开始传来不规则的哼哼,很快就瘫软的趴

    在了老婆身上,承受着我新一轮的进攻。

      说实在的,刚发洩了两回,体力还真有些吃不消了,不过,人身第一次一男

    两女又让我内心兴奋异常。我的汗水已如小溪般从身上趟下,一部分滴到萍高掘

    起的屁股上,一部分流到床单上,湿了一大片。老婆已悄悄爬起身,见状找来一

    根毛巾,心疼的在我背上擦着汗水。内心的一阵感动,让我忍不住一把将老婆拉

    到我身侧,狠狠地吻了上去。

      萍的呻吟与老婆的压抑不同,有些断续,但却更阴柔撩人心弦,我抓住她双

    腿根部,大力的进出着,在一阵快速的抽动后,会猛得用力往里一顶,停留几秒,

    又继续快速的运动。从我的角度望去,我的阴茎似乎全打开似的异乎寻常的粗壮,

    股股白沫环绕着它,随它进出的分分秒秒溅的四处都是。

      萍大声呻吟着,屁股用尽全力的向上撅起,以迎合我的冲刺,黝黑的菊门向

    上张开,露出中间的黑洞。

      后入得时候我也观察过老婆的菊门,很粉嫩很紧的感觉,肉都挤在一块,不

    像萍这样明显的露出一个洞来,难道她的菊门曾经被人开发过?我的心一痒,乘

    阴茎偶尔跳出的那一刻故意带出一股白沫从萍的菊门滑过,果然,萍反应明显剧

    烈些,而且竟然身体还往后迎了迎。

      抽插中,我再次用手指抹了些滑液,看似不经意的点了点萍的菊门,没有抗

    拒的意思。这让我兴奋异常,我还从未试过肛交,只在A片里看过。要不要试试

    呢?我有些担心老婆心里会不舒服,脑中闪过A片曾出现的情形,我灵机一动。

      在干了萍一会儿,示意老婆也趴过去。

      老婆有些疑惑的看着我,我手比划着让她跟萍趴在一块,然后拔出坚挺的长

    枪。两个洁白丰满的大屁股高高的并排掘在一起,让我清晰的看见双腿间那条蚌

    缝,说实在的,老婆的蚌缝要粉嫩诱人的多,不像萍显得黑黑的一大片,不过今

    天我要尝试今生另一个第一次,当然得更多的兼顾她,此刻,我先要让这两个女

    人放鬆。

      我豪不怜香惜玉的插入了老婆,插得老婆嘤嘤呜呜直叫后,又拔出来继续插

    萍,这样换来换去的好不快活,每插一个女人的时候,我会用手指去抚慰另一个

    女人。而这种超越人伦的刺激也让身下的两个女人越来越兴奋,老婆看似鸡蛋清

    般的阴液顺着大腿流下,而萍早就直接滴到了床单上,我的双手也滑腻的不行,

    老婆和萍都已瘫软的将头埋入了床单哼哼着。我知道,机会来了。

      其实每一次干老婆的时候,我都不仅仅刺激萍的阴道,又几次都将手指挤进

    了萍的肛门,并乘机带过大量的阴液,而萍也似乎接受了这样的刺激。她没想到,

    这一次会杀入另一样东西。当然,一开始,我还是真刀真枪的进前门,在一起"

    无意" 的跳出后,我将鬼头对準了萍的后门,那里早就湿了,加上这许久的进出,

    我的整个阴茎早就想泡过润滑油一样,不用担心乾涩。

      萍正期待着我新一轮的进攻,却忽然感觉到后门一样凶器已贴了上来。

      " 错了。" 她因为我太急了,反手过来想纠正我,但肛门挤胀的疼痛让她意

    识到不对," 不是那里!" 她着急的试图下体脱离我的接触,这怎幺可能,我已

    是箭在弦上,下体一用力,整个鬼头已挤进了那狭窄的旱道。

      萍尖叫一声,躲避着往前爬。在龟头进她肛门的时候,我并没有觉得怎幺干

    涩,知道不会有什幺问题,见她想逃,哪能放过,猛扑上去讲她扑倒下去,顺势

    整个阴茎都挤进了萍的肛门。

      萍痛的惨叫一声:" 不要那里,快拔出来,好痛。" 在干过好一阵的滑到后,

    这紧密包含的感觉让我爽到极点,差点没喷出来,默默享受片刻,我开始慢慢的

    动起来。

      " 痛,不要,啊,慢点,慢点,痛。" 萍有些语无伦次,语气中从不要到要

    我慢点,我知道我判断对了。

      好一阵没见我再来,又听到萍的惨叫,妻子好奇爬起来,然后看到了她今生

    最震撼的一幕:老公那粗壮无比的男根几乎整个的插进了闺蜜的肛门。她吃惊的

    张大了嘴巴,这对至今仍只能接受传统性接触的她来说,简直不可想像。我有些

    坏坏的对她一笑,下体开始慢慢的蠕动,动的不快,但幅度很大,几乎整个的退

    出,又整个的推进,以便将四周的阴液挤入其中。渐渐的,萍开始适应下来,我

    的速度也开始加快。

      老婆不敢想像的看着我们,持续着那惊呆的样子。我小心的站起一些,不让

    阴茎脱离萍的肛门,半蹲在萍的臀部上方,以更方便的干她肛门,同时牵过老婆

    的手,让她手掌覆在了萍光溜溜的阴门上。彷彿才证实了事情的老婆几乎吓了一

    跳,手赶紧拿开。我知道她一下接受不了,也不再勉强她,开始专心进攻萍。

      我开始抽插起来。在阳具由缓而急、从轻柔到渐渐有力的抽插下,萍的身子

    振蕩起来,神智也感觉渐渐模糊;只感觉戳进屁股里的巨棒,好深好深,几乎贯

    穿了整个的人,要从喉咙、嘴巴冲了出来;而它由肠子里往外抽的时候,又简直

    要把她的魂都抽出去了!萍陷入了神魂颠倒、昏迷、癡醉的境地。当我手指绕到

    她底下,在她肉穴上搓弄,抚摸、揉捏她的乳房、奶头时,她的性慾也被撩起一

    个新高潮,如熊熊大火烧了起来。

      萍发疯了似地嘶叫着。从私处不晓得那一个洞里流出来的、溶溶的浆汁,有

    的顺着大腿内侧往下淌……萍什幺也管不了了,忘记了身旁的闺蜜,忘记了身后

    疯狂抽插自己肛门的就是闺蜜的老公。从感官的刺激,引爆出心灵的震撼;又由

    癡狂的爱恋,撩起无尽的肉慾。身体、精神、情感、色慾……你的、我的、全都

    交织、振蕩在一起;再也分不清谁是谁,什幺是什幺了!唯一的存在,是无穷的

    贪婪、没有止境的渴求。

      在这样的疯狂中,我也发出野兽般的嘶吼,不再顾及萍的拚命前后冲动着。

      感觉整个阴茎彷彿要膨胀到爆炸,一股骚动从屁眼一直向上,冲到头顶,我

    的动作幅度更大、更快乐,萍也忘我的尖叫、嘶喊着,屁股全力向后以迎合我更

    深的进入。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越来越大声……终于在一声声撕裂般的嘶吼

    中,我们一起到了高潮,我的第三次喷射完完全全的喷入了萍的肛门最深处。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