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围村性事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天色昏沈,白雪皑皑,通往村外的路又一次的堵死了,一年总有那麽几次。

      每当冬天下大雪的时候围村通往村外的那条唯一的山路,总是被大雪覆盖以

    至于无法通行这个时候的围村就成了一处孤岛,无法与外界联系。

      好在村里都已经习惯,每当这个时候都留够过年的粮食,好等来年春天。

      只听到一句:「二狗子,快点回家吃饭去了,再不回去,俺爹又该揍俺屁股

    了。」

      响彻在村头。

      在白色的路上,两个小黑点正缓慢的蹒跚在深深的积雪上,近处看去是两个

    18、9 的少年一前一后的正怀抱着一些枯枝烂柴,一步步的走向村里。

      走在前面的是个胖乎乎的小子,一身的肥肉似乎都要掉落下来,这是村长家

    的大胖小子赵二宝,他老爸给他取这个名字似乎是想多给自己招招宝,一脸的福

    相。

      走在后面的少年,却明显与二宝呈天壤之别,瘦长的身材黑黑的肤色浓眉大

    眼,方方的脸留着一撮明显与围村村民身份不相符合的小分头,给人以落魄世子

    的幽深感触。

      这就是二宝口中的二狗子,原名是不叫二狗子的,不过这名叫着叫着就成了

    他的本名了,至于原来的名字大家似乎都不愿记起。

      「二胖子,再叫,小心扒你屁股,让你在这雪上坐一坐,哼!」

      似乎这句话起了一点作用,看着二狗子凶恶的语气赵二宝连走带跑的急忙向

    村里走去。

      「哈哈,跑吧你。回家去吃你那老娘的奶子去吧,哈哈…」

      看到这种情景二狗子一阵的得意不禁的步子也走快了些。

      不一会,就走到了村里,看着村里冉冉升起的炊烟让二狗子感觉这地方就像

    在书上写的「世外桃源」,在村头没多远,二宝把手里的柴火交给二狗就进了那

    座围村最豪华最气派的房子也不过是三件瓦房一处小院一扇大门子的豪宅内。

      看到这座屋子,二狗好好的鄙视了一番心想:以前俺家的房子比你们的好多

    了,二狗快步的向那座以前全村最早,如今最破的瓦房子去。

      二狗推开那座连个院子都没有的破瓦房的门看见爷爷正在屋子里等着自己吃

    饭哪一看这屋什麽要好的家具没有只有一个土炕,一个火炉子,一套桌凳还不知

    道是那一年辈子的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小零碎。

      把柴火放在门后的甲阁里对爷爷说:「刚才捡了不少柴火,够这两天烧的,」

      「恩,快点坐下吃饭吧,冷不冷,去火上烤烤。」

      二狗也不管,直接坐在凳子就去扒那不知道是浠水还是汤的饭。

      一顿风卷残云的吃完了,就準备到他那个小破土房子里去。

      「早点睡吧,青云,明天早起去看看地里怎麽样了,啊!」

      「恩,知道了,爷,您身体不好,快点睡吧。我看会书就睡。」

      「帮爷爷插好门。」

      二狗正準备到自己的小破土房子里去,忽然看到不远处邻居,芳婶正拖着一

    块大木头很是吃力于是便跑过去把木头拿过来「芳婶,我帮你拿进去吧。」

      「哎,好的类,谢谢了二狗。」

      「没事,客气啥,芳婶,都是邻居应该的。」

      说着便把木头扛在肩上,快步的向芳姨家走去3 ……4 ……米的距离一会就

    到了芳姨急忙打开那扇铁门,开门的时候芳姨踮起脚尖露出那红色的蕾丝裤头,

    看的二狗一阵的心麻,有点迷糊。

      「还楞着啥,快点进来啊,二狗」哦,」二狗听到急忙扛着木头进去了,进

    入小院后只看到一个整齐的小院展现在二狗的眼前,虽然院不大,但是确实摆放

    的整整齐齐,一间正屋,一间东屋「二狗啊,把东西放那边就行了,「好的,」

      二狗把东西一撂,一声扑通。

      「进来喝点水吧,二狗」

      「不了,芳婶,我还要回去看书那。」

      「来吧,没事,又耽误不了你多长功夫,」说着便来拉二狗,这一拉一扯的

    二狗的手不小心碰到了芳婶的胸脯,二狗只感觉一阵柔软的肉蛋蛋袭击了自己的

    右手,好不舒服。

      二狗一看是芳婶的奶子脸突地一下红了连说∶「对不起。」

      芳婶看到这情景笑了笑抓住二狗的手向自己的奶子摸去「二狗,婶的奶子软

    吗?啊!」

      二狗只感觉手又再次的摸到一团软软的东西二狗的手突然不自觉地抓了一下

    只听一声「哦」的,芳婶连忙把手松开「我的小祖宗来,抓疼婶了都。」

      二狗连忙缩回手:对不起啊,芳婶我不是故意的,「呵呵。小崽子,还是雏

    吧哈哈」芳婶笑着便打开了台屋的门「进来,再不进来,婶又要整你了啊!」

      二狗只好厚着脸皮进去了,屋里排放的整整齐齐的,大致的家具都有。

      芳婶今年35岁左右,一副瓜子脸,皮肤比村里的好多妇女白多了虽然生过孩

    子但是身材还是很苗条。

      芳婶的男人凯叔比较能干在外面挣得钱也比较多,由于忙着挣钱,郑叔一年

    到头会不了几次家经常过年的时候也不回来。

      是在村里家境比较好的几户,有个14.15 岁的孩子这两年在外面念书。

      「郑叔,今年又没回来吗?」

      「是啊,那个死鬼今年又不回来了,害的我又一个人独守空房哎!」

      说话的语气让二狗听起来像极了书上说的怨妇。

      来喝点水,芳婶拿了个玻璃茶杯给二狗倒了水,送到二狗的手中。

      二狗啊,怎麽还没找着媳妇啊,呵呵。芳婶你真说笑了,像我们家这麽穷,

    谁肯嫁给我啊,怎麽会那,像二狗这麽英俊身体棒的男人那个女人不是争着要啊!

      芳婶都眼馋那个女人能嫁给俺们二狗那。

      芳婶,你竟笑话我,要是能找个像婶这样的媳妇。我就心满意足了嘿嘿,是

    吗?要不婶给你当老婆怎麽样。

      说着,芳婶手就摸住了二狗的脸蛋,「怎麽样,二狗。」

      「婶你真会开玩笑。」

      二狗急忙,往后退了一步退到了门口那。

      脸红着对芳婶说「呵呵,婶,我先回去看书去了,」急忙退出了房子头也不

    回出去了。

      「呵呵,有空来玩啊,二狗,」

      芳婶看向二狗的眼神有种沖动又种兴奋。

      二狗回到自己的小破土房子后看书怎麽也看不下去脑海里老是想着刚才芳婶

    的身影,想着她那柔软的奶子不自觉的下边硬了起来,用手一摸烫的像根烧火棍

    子二狗不自觉地拿手去套弄,脑袋里想着芳婶那苗条的身材,又想到柔软的奶子,

    不自觉的手的速度加快了起来,嘴里低吟着「芳婶,,芳婶」,差不多就这样进

    行了10几分锺,二狗只感觉脑袋一热,自己的龙棍有种要抽搐的感觉,双腿蹦的

    老紧手的速度不断地加快,在低吟中二狗的亿万子孙就这样喷涌而出。

      二狗,看着这一切心想自己竟然这麽禁不住诱惑。

      心想书也是看不下去了,睡觉吧,明天去看看地去。

      二狗把东西整了整,想着芳婶那柔软的奶子沈沈的睡去。

      第二日大早,只听哗啦的声音一阵接着一阵远处二狗正穿个大裤衩洗冷水澡,

    大冬天的洗冷水澡,这是二狗从学校就坚持的习惯。很多人都没能坚持不下来,

    但是二狗却一直在坚持。

      一缕缕的细水流过二狗的身体,虽然二狗的身材瘦小,但是由于经常锻炼身

    体加上又经常干农活,所以二狗的肌肉块子确实不少,给人精干的感觉。

      正洗着那,忽然看见斜对面芳婶家的门开了,芳婶穿着一件小花袄手里拿着

    脸盆正往外泼水。

      忽然,芳婶一擡头看见二狗正在洗澡,拿着脸盆缓缓地走了过来。

      一想到昨天的事情,二狗感觉脸都不自觉地发热起来。

      「哟,二狗在洗澡那,这麽冷的天也不怕冻着」

      「呵呵,没事,习惯了芳婶。」

      还是年轻人好啊,瞧瞧这身板,多结实。

      说着,芳婶的手又不老实了起来,拿手去抚摸二狗的胸肌,二狗只感觉一阵

    麻酥的感觉,全身猛地一颤。

      「婶,你往后去点,水都溅到你身上」

      芳婶看到这,忽然眼珠一转对二狗说「下午吃完饭的时候去婶家,婶有事找

    你帮忙。行不,二狗」

      「啥事啊,婶,「来帮点忙。」

      说着便拿着盆子走回去了。

      忽然,二狗后面的门开了他爷问「刚才谁啊,青云?」

      「是芳婶,说下午找我帮忙。」

      「哦,那就去一下,邻里要相互帮助。咱家啥也没有,有的是力气。一会吃

    晚饭,去地里看看怎麽样了?」

      「哦知道了爷。」忙忙碌碌的一天差不多又过去了。

      二狗下午吃罢饭忽然想起来,早晨的时候芳婶找自己帮忙来着于是跟爷说了

    声就过去了。

      二狗看到芳婶家的门是虚掩的,于是推开门只听哄得一声门后面的一颗木桩

    倒了二狗抓紧把木桩扶起来心想「芳婶,怎麽把木桩放这啊」关上门后就想台屋

    走去了看到屋门是开着的便走向屋内。

      刚走到屋内,忽然听见一种呻吟声响彻在空气中,声音是从里屋传来的二狗

    一眼望去,看见里屋的小木门是半开的,二狗朝里一望,顿时似乎全身的血液沖

    上了脑门。

      只见,里屋内芳婶只穿了件秋衣秋裤,一只手不断地抚摸那硕大的奶子不断

    地揉搓另一只手则伸进秋裤里不断地蠕动。

      嘴里还不断地呻吟。

      「哦,额,呢…」的声音不绝于耳。

      二狗好歹也是上过高中的知识分子,知道芳婶在自慰。

      正準备扭头向外走刚跨出一步,忽然听到「是,二狗吧,快进来啊」

      只见芳婶只穿了秋衣秋裤站在门口。

      「婶,你要忙,我等会再来。」

      「忙啥啊,一直都在等你那。」

      说着,手一拉就把二狗拉近了里屋,进到里屋瞬间感觉暖和的很,一个小铁

    炉子在那烧着,不比自己房间啥都没有冷得很。

      「来二狗,坐着。」芳婶,指着床说。

      二狗走过去坐在床上,一直不敢看芳婶的眼睛。

      「呵呵,二狗刚才看到啥了啊!」

      「没,啥都没看到婶。」

      「嘿嘿,瞎说是不是看到婶这样了。」

      说完,忽然右手撩起秋衣两个硕大的奶子展现在二狗的面前,左手则摸向右

    乳嘴里还不断的呻吟「哦,啊,啊…」

      二狗的脸瞬间红了起来,下面忽的挺了起来,顶的裤子老高。

      芳婶看到这情况,左手来抚摸二狗的脸蛋,右手则去朝二狗的小弟弟摸去,

    不断地上下摩擦二狗的裤子。

      二狗感觉自己的鸡巴就跟在火中一样忍受着煎熬。

      芳婶拉着二狗的手去抚摸自己的大奶子二狗的手又碰到了那对又软又大的奶

    子脑子里感觉就跟摸着棉花一样。

      芳婶的右手不停的隔着裤子摩擦小弟弟,左手又拉二狗的手朝秋裤里摸去,

    二狗的手忽然感觉到了一片森林,毛匆匆的一片东西不断地刺激着二狗的神经,

    忽然二狗的手摸到了一片软软的东西,热乎乎的还有点湿润,二狗的手忍不住的

    扣了一下。

      芳婶不自觉的嗯的呻吟起来,「恩,二狗再往里摸,再往里。啊…」

      二狗看到芳婶的眼神中有点兴奋有点迷糊刚想有下一步动作时,忽然屁股一

    阵疼痛惊得二狗猛地坐了起来,身体的反应也冷了下来。

      芳婶被这突然地状况搞蒙了问「怎麽了,二狗。」

      「额,有个东西插着我屁股了。」

      芳婶往床上一看是做活用的大针正傲然的挺立在哪里。

      芳婶抓紧拿起那颗针说「哦,是一颗针没事的二狗。」

      这一惊也把二狗的神经插了回来,想想刚才自己都干了什麽,想想平常自己

    学的礼义廉耻那里去了。

      芳婶又想接近二狗,二狗向后退了一大步说「芳婶,叫我来帮啥忙啊!」

      芳婶看到这种情景,神情猛地暗淡起来,「哦。额。」

      支吾了半天对二狗说:「呵呵,婶屋里的煤球快没了。你去帮婶去搬些煤球

    进来吧!」

      「恩。」

      二狗很快的便办完了这些。

      「哦,没事我先走了婶。」

      也不管芳婶的挽留,逃也一样的走了出去。

      芳婶,望着二狗走出的背影怨恨的道「下次,你一定跑不出老娘的手心。」

      火气都被勾起来了,看来今天晚上要自己解决了芳婶郁闷的想。

      她插好门,自己独自的坐在床上想着二狗的样子,左手不断的抚摸自己的乳

    房,一捏一揉很有节奏,右手也不閑着透过秋裤就去扣自己的那长满阴毛的下体,

    她的手不断地加快速度,揉捏的力度也不断的加大。

      顿时不过一会,芳婶的身上变一丝不挂,黑黒的逼毛一览无遗,整个房间糜

    烂出淫蕩的气氛。

      二狗回去以后,怎麽也看不下去书,老是想起芳婶那柔软的奶子和湿湿的下

    体,现在手上还有着一种错觉。

      没办法,二狗又出去沖了个凉水澡才把火气降了下来。

      二狗躺在冰凉的床上,恨恨的想:「下次,再这样勾引老子,老子怎麽受得

    了。一定将你个骚比正法。」

      「青云啊,最近忙啥那,怎麽都不见你人影啊!」

      一句靓丽的声音响彻在耳边。

      二狗正在院子里收拾柴火,听到这句话二狗不用想就知道是谁。

      在这个村子里,除了爷爷叫自己青云以外。

      唯一的一个叫自己青云的就是村长家的女儿,二宝的姐姐赵玉。

      因爲跟二狗是高中同学赵玉本人又清纯可爱所以,赵玉一直叫二狗青云。

      而不是像村里的人叫二狗。

      赵玉本人清纯可爱,人看了都会诧异,这麽个美人跟赵二宝怎麽会是姐弟那。

      166 的个头一缕长发飘在胸头,前凸后翘的身材让人看着都惹火,一个小瓜

    子脸看着都不忍不住的想咬两口。

      赵玉一直是二狗的梦中情人,不知道有多少次梦中与她相会。

      「最近忙地里的活那,爷爷身体不好,我最近就多干些。」

      「哼,给你说了叫玉姐不长记性是吧,找打。」

      说着,便提起袖子便要来打扭二狗的耳朵。

      那是学校就二狗与赵玉两个围村人,所以二人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好。

      不过后来二狗因爲家境问题辍学了,而赵玉则考上了大学。

      「呵呵,记住了玉姐下次一定不敢了。」

      听到这,赵玉也停止了脚步「哼,算你识相,」「对了,你不是去上大学了

    吗?怎麽回来了,肯定是惹事了被撵回来了吧,哈哈,」「哼,我们放假了而且

    大雪封山前就回来了我不让二宝告诉你看你知道问问,我不,没想到你都不知道

    问一声,还得我来看你」

      赵玉愤愤的道语言中充满了幽怨。

      「哦,我都一直在忙,所以没什麽时间去你家看你呵呵,这不我又要去忙了。」

      「哼,知道了,过几天要找我你玩啊,知道不。」

      恩,知道了,其实二狗一直感觉赵玉对自己不是一般同学的感觉,可是又能

    怎麽样那。自己家那麽穷,又有什麽资格去爱他,那要是以前父亲在的时候还好,

    现在父亲不在了家里没了支撑,母亲又跑了。

      家里又有个年迈的爷爷需要自己照顾,要不二狗早就跟着村里人外出打工了。

      等赵玉走后二狗拿扫帚把院子扫的干干净净。

      虽然院子没什麽东西,却被二狗整理的干干净净。

      二狗把家里的东西收拾好,跟爷说了声就往地里去了。

      走在半路上忽然看见前面,一个夹道里两个人正扭在一起还能听到争吵声。

      二狗上前一看,只见村里西头的光棍三傻子正与芳婶扭在一块,芳婶不断地

    叱喝三傻子三傻子则不依不饶的扯着芳婶的衣服。

      二狗忙上去,拉开三傻子芳婶看到二狗终于看到了救星这地方本来就是偏僻

    的地方平常就没多少人,今天去村里翠菊家串门回来路上就碰见了这个煞星好在

    二狗来了三傻子一看有人拉急忙翻过身来要打人「我靠,谁啊,不要命了。」

      二狗一个正蹬过去把三傻子踹翻在地拿脚就很踹三傻子。

      嘴里还喊着「我操,让你他妈的欺负女人,操,」踹的三傻子不断地嗷嗷叫,

    刚才的气势也没有了。

      二狗的气势吓坏了芳婶,整一个活脱脱的阎王,这孩子也太猛了,整个一煞

    星啊,不过我喜欢。

      不像那死鬼一点都没这气势,只知道干活。

      芳婶急忙拉住二狗:「走吧,二狗打坏了他不值!」

      二狗又踹了两下,吐了口痰在三傻子身上「下次再让我看见你欺负女人我阉

    了你哼,走吧芳婶。」

      芳婶看到这个情况,忽然心头一转,

      「哎呦,疼死我了。」

      「怎麽了芳婶?」

      「脚弄伤了,怎麽办啊!」

      「我来搀你」「恩,」刚走了两步,忽然芳婶又叫了起来。

      「疼,二狗脚都不能着地。」

      「那怎麽办啊?」

      「要不你背婶吧,二狗。」

      「额,这个…」二狗还支吾着芳婶都摸上了他的背。

      二狗只好背着芳婶往她家赶。

      一路上,二狗感觉就像是在地狱中煎熬一般。

      芳婶那对柔软的大奶子不断的摩擦二狗的背部,芳婶的手还不老实的在二狗

    的身上不断地乱摸,二狗的身体感觉像在冰与火的世界里过活。

      终于到了芳婶的家中,芳婶在二狗的背上打开了大门,进去的时候芳婶顺手

    插上了门。

      进门后二狗将芳婶放在床上「二狗啊,今天要是没有你婶可就被那婶糟蹋了,

    你真是婶的福星。」

      「不用客气婶,我最讨厌欺负女人的家伙,」「俺二狗真勇猛芳婶娇媚的道。

      呦脚有点疼,二狗去外面帮我拿点药酒进来吧,」

      「恩,」二狗从外面拿药酒进来看见芳婶已经将外套脱了下来,

      上面只穿了一件薄毛衣下面坐在被子里。

      只见一部分小腿露在外面。

      「来二狗,给婶抹点药揉揉。」

      「婶要不你自己抹吧,我还要去地里干活那。」

      把药给了芳婶,就出去了。

      「哼,今天吃定你了那都别想去。」

      芳婶看着二狗兴奋地寻思。

      二狗还没有过一分锺就又走回来了,「婶,帮我开一下门呗啊,我还要去干

    活那。」

      「嘿嘿,急啥啊,给婶抹上药自然给你看门。」

      二狗没法,接过药就给芳婶轻轻地揉了起来。

      「你知道婶一个人在家多累吗?虽然那死鬼在外面挣钱不少,可是他哪有懂

    得女人的心思。」

      「恩,你知道一个女人没有个男人陪着是多麽空虚多麽寂寞吗?晚上一个人

    在冰冷的被窝里久久的不能入睡婶过的好苦啊」说着,芳婶轻声的哭泣起来。

      「芳婶,郑叔不是对你很好嘛,您不要太难过了。」

      「哼,他对我好,他对我好会让我今天受欺负还是我们二狗好,知道保护婶,」

      说着芳婶抓住二狗的手,不断地抚摸起来,二狗瞬间脸红唯唯的说「哪有啊!」

      芳婶的手不断地引导着二狗的手向上,慢慢的慢慢的到了大腿部分,二狗觉

    的手摸得一片片软软的肉,一股热气瞬间通过手传到了脑袋,随后又直沖胯下胯

    下那话瞬间膨胀起来。

      二狗想抽回手来,可是手却被芳婶死死地拉住。

      「二狗,你能帮帮婶吗啊,婶每天晚上好寂寞好空虚能抱抱婶吗?让婶不再

    那麽害怕,好吗?」

      说着,整个身子靠上了二狗,死死地搂着了二狗。

      芳婶充满热气兴奋地脸瞬间离二狗的脸只差那2 公分。

      看到了芳婶那充满欲望的眼神,二狗有点迷离。

      身子瞬间就这麽软了下来,感觉一点劲道都不能用出了。

      芳婶猛的把二狗扑到床上,充满热气的嘴唇就扑上了二狗。

      二狗感觉自己的嘴瞬间被一片柔软的东西包裹,一跟柔软的舌尖迅速的钻入

    了自己的舌头,二狗不自觉的用舌头跟它交缠在一起。

      芳婶的手则不断的拉扯二狗的衣服,脱得二狗上面只剩一件秋衣。

      芳婶的手接着往下摸,一根挺立的话儿就这样出现在她的手上。

      芳婶右手解开二狗的裤腰带连着毛裤就这麽的拉着下去,只剩一件内裤在二

    狗的屁股上遮掩。

      左手拉着二狗的手就像自己的臀尖摸去,这时候二狗才发现芳婶根本下面就

    没穿什麽衣服,连着内裤都没穿。

      手摸到了一片森林般的柔软腹地,一片突突的肉球挡着了二狗的手,

      二狗忍不住的拨了拨「额。啊…」

      芳婶娇嫩的哼了起来。

      这时候二狗清醒了点,放眼一看自己只穿了件内裤,鸡巴挺得老直的躺在芳

    婶的身下,芳婶只穿了件秋衣下面什麽都没穿的趴在自己身上。

      这个时候,二狗有点清醒的想推开芳婶,「二狗,婶今天就是你的了,想怎

    麽样就怎麽样,婶今天给你当媳妇。」

      芳婶喘着气对二狗说。

      这个时候,芳婶的头已经趴在二狗的胸前不断地吸润二狗的乳头。

      时而上下时而左右,二狗刚清醒的神智接着又被欲望填充。

      二狗毛躁躁的想去抓芳婶那柔软的奶子,可是薄薄的秋衣却挡住了手的去路。

      二狗气急败坏的撕扯秋衣。

      「哎呦,我的小祖宗来,慢点瞧你那猴急样。」

      说完,自己就把秋衣脱掉,扔到了床边。

      瞬间一副光溜溜的胴体钻进二狗的眼睛里,二狗何曾看见过这种架势,一声

    低吼抱住芳婶猛亲起。

      舌头不断的与芳婶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滋滋的声音瞬间响彻在屋内。

      二狗的不断地在芳婶的身上抚摸好像这就是他的宝贝一样。

      芳婶也不閑着,帮着二狗把仅剩的内裤脱掉。

      一根挺立昂扬起码有17.8CM大鸡巴展现在了芳婶的面前,上面由于长时间的

    挺立龟头上面已经完全的湿润。

      芳婶的一只手抓住龟头不断地抚摸,「啊,二狗你的鸡巴比我们家那死鬼的

    大多了,起码大了有五公分。」

      芳婶淫蕩的道。

      这时候二狗的手也不閑着,顺着就摸入了芳婶的骚比里。

      芳婶骚逼里已经盛满了淫水,整个骚比都跟水库一样。

      往下摸一个突突的肉球一动芳婶就不断地发出淫蕩的呻吟声。

      「哦,该死的二狗摸啊,使劲啊,快点,婶快受不了了…」

      随着速度的加快,芳婶的浪叫声越大,「额,我的好亲家,我的好老公,我

    爱死你了,」

      声音的加大伴随着芳婶套弄的手也不断的加快,二狗感觉自己的鸡巴被芳婶

    的小手套弄的很舒服,

      一阵阵的快感从胯下传来。「额,婶,我快不行了,马上要射了。」「啊…

    哦…我的好亲家来,快来插婶的骚比,快,不要浪费了啊…额…」说着,芳婶岔

    开双腿,让二狗的大鸡巴插自己淫水漫流。

      二狗提起枪来,就往上插,没想到芳婶啊的一身叫了起来,「哎呦,我的小

    乖乖来,插错了,那是婶尿尿的地方,来婶帮你。」

      说完,手就去引着二狗的大鸡巴,插向自己的骚穴。

      二狗插进去的瞬间,感觉自己的鸡巴就像到了一片暖暖的洞穴,麻酥酥的感

    觉包围着自己的鸡巴。

      「啊,快插,哦,爽死了。快干死婶婶…」

      芳婶不断的揉捏自己的大奶,嘴里还不停地浪叫。

      「额,哦,好爽啊。操,干死你个骚比,让你勾引老子,」

      二狗不断地抽查,二狗感觉有股东西顶在自己的鸡巴里,一股脑的要涌出。

      二狗抽插的速度加快,芳婶知道这是射精前的準备,大屁股不断往二狗的鸡

    巴上送,啪啪的声音只响。

      「啊,快,射进婶的骚穴里,婶等不及了。啊,啊、太爽了。啊…」

      「额,婶要射了,啊。啊…」

      在二狗的一阵低吟中二狗的第一次性爱就到此结束了,二狗也终于告别了处

    男。

          【全文完】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