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绽放的娇妻 3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绽放的娇妻 3

    我洗完出来,耀进了浴室。老婆依然站在阳台上,不知是在欣赏风光还是在

    让自己激荡的心情平静。而我,则坐在床上观看刚才偷录的影像。

      " 看什幺呢,表情那幺贼。" 不知什幺时候,老婆已走进来,在我身边坐下,

    靠在我肩膀上。

      " 呀!" 当她发现我在看什幺时,一声惊叫,脸唰的一下一直红到了耳根,

    " 老公,我…我……" 她有些不知所措。

      " 我又没怪你。" 我笑着将她搂在怀里," 人生苦短,只要你快乐就成了。

    " " 你又来胡说八道。" 老婆嗔到。

      " 难道你刚才不快活?" " 你的表情好龌龊。" 老婆骂到,不好意思的将头

    埋在我怀里。

      " 那小子肯定憋坏了,好惨。" 我继续逗她。

      " 他可以去找小姐啊。" " 切,旁边的美食不吃,谁去吃路边摊啊。" " 懒

    得理你。" 此时,耀也从浴室里走出来。

      老婆不再与我交流,匆匆拿起衣服向浴室走去,匆忙到似乎都没看见刚出来

    挡住她路的耀,看也没看他将他恨恨撞开。

      " 我姐怎幺了?" 耀挠挠还湿漉漉的头,有些奇怪于老婆的反映。

      " 恼羞成怒了。" 我笑着说,有些妒忌的看着他,刚洗完澡的耀腰间只围着

    一条浴巾,平时经常锻炼的身体显得异常壮硕,尤其是腹部不经意显露出老婆最

    爱的六块肌,让我感歎年轻就是好啊,腹部的六块肌是老婆评论男人经常挂在口

    里的一句话,经常取笑我说我的腹部就一块肌,还是以肥肉为主。

      " 恼羞成怒?" 耀有些不明所以。

      我把相机递给他。

      " 大哥……" 看见相机里的那一幕,耀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 没事,找你来是干嘛的?" 我对他笑笑," 你等等。" 我走到浴室门口,

    敲了敲门," 老婆,开下门。" " 干什幺?" " 我刚洗澡的时候手机忘浴室里了。

    " " 等一下再取。" " 水汽大,把手机弄坏了,我还要给老李打个电话,有件事

    要他帮我办。" 老李是我一个下属。

      " 你真麻烦。" 老婆嘟囔着将反锁的门锁打开。

      假装去取了手机,我看了一眼老婆,她正拉着浴帘在洗头。

      返身走出浴室,我没有反锁门,对耀向浴室方向噜噜嘴。

      耀没明白,瞪大了眼疑问的忘着我。

      " 进去呀!" 我用嘴型夸张的不出声对他说。

      他反映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向我比划着:" 那我就进去了。" 我推了他一

    把,有些用力,因为突然而至的酸苦又涌上心头,看着耀轻手轻脚的推门进去,

    " 快拉住他啊,你要干什幺?老婆就要被别人佔有了。" 心里一个声音焦急的对

    我大喊。

      " 拉什幺拉,你不是期待了很久吗?要去享受这份异样的刺激。" 另一个声

    音在诱惑着我。

      正在矛盾间,听见浴室里老婆埋怨的说:" 你又忘记什幺了?怎幺老是丢三

    落四的。" 她以为又是我进去了。

      过了一会儿,忽然听见老婆的惊叫:" 怎幺是你,你怎幺进来了,出去呀。

    " 我赶紧凑到浴室门边,没敢进去,躲在门外偷听。听得出浴室里,老婆挣扎的

    很厉害,甚至听到" 啪" 的一声她狠狠的打了耀一耳光,在两人短暂的一下愣住

    后,这一耳光似乎反而激起了耀的兽性,两人又陷入了纠缠。

      " 啊,放开我,不要这样,我老公在外面,不要,我要叫人了!唔……" 她

    的嘴似乎被某样东西给堵住了,只能隐约传来" 唔唔" 的挣扎声,过了一会儿,

    浴室渐渐安静下来。

      我轻轻的推开门,摸进了浴室。浴室里那淫乱的一幕让我胯下瞬间从最低点

    充血到最顶端。

      浴帘背后,一丝不挂的老婆被同样赤裸壮硕的耀紧紧搂在怀里,嘴被耀用嘴

    堵住,两人的唇纠缠在一起,耀一只手用力搂住老婆,不让她逃离,另一只握住

    老婆饱满的乳房,如同揉捏麵团般将老婆的乳房在手中揉搓,那白嫩嫩的饱满在

    耀的手中不断变换着形状。

      两人下体也是毫无遮掩的挤在一起,耀用力的用下身顶住老婆的下体,但看

    得出,老婆仍在坚持,虽然丈夫以外异性的阴茎已毫无遮掩的顶在了自己的下身,

    但她依然想做着貌似徒劳的坚持,她双腿紧夹,不让那滚烫坚硬的东西进入自己

    双腿间的凹槽。但如此用力的紧夹,毫无遮掩的接触,加上彼此间挣扎中无意的

    摩擦,老婆已开始感觉到自己下身的湿意。

      突然,一双手将自己仍在推挡的手握住,老婆睁眼一看:" 老公……" 她忽

    然委屈的流下了泪水。

      我的到来和老婆的泪水让耀一下有些不知所措。

      我向耀示意一下,耀会意的让开,我将赤裸的老婆拥在怀里:" 老婆,别哭,

    别想,今晚,你只要享受。" 在我安慰老婆的时候,耀的手仍在老婆胸前摸来摸

    去,那依然突兀的坚挺不时在老婆的大腿间划来溜去,这种异样的禁忌让老婆有

    些不自然,泪水也渐渐停了。

      我试着吻向老婆,很意外的,以往比较抗拒接吻的老婆没有迴避,而是主动

    迎了上来,几乎在两人双唇接触的一瞬间,老婆的柔舌已顺势滑进了我的口中,

    我赶紧含住,心里骂着:" TMD,以往难得有这种待遇,就这两下就让耀这小

    子给调教出来了。" 一旁,耀有些不甘心的在老婆手臂上、肩上吻着,老婆的口

    中发出几声轻微但却有些按耐不住的哼哼。我手在老婆双腿间一捞,好家伙,虽

    然头上水还在淋,但她双腿的泥泞足以能将水挡在了那条蜜缝之外。

      " 老婆,你湿得好厉害。" 我在她耳边用耀恰好可以听到的声音说。

      老婆害羞的将头埋在我肩上,在我肩膀狠狠咬了一口。

      " 真的?我瞧瞧。" 这淫靡的气氛让耀胆子也大起来,他关上了莲蓬头,蹲

    了下来。我配合的将老婆往一边挪挪,以给他留出足够的空间,一手将老婆的乳

    房握住送入口中,不停的用长舌围着她已坚挺高耸的乳头边画圈,不时用舌头逗

    弄着她乳头根部,似乎想用舌头将老婆的乳头拔高,这样的动作似乎让老婆的乳

    头更加坚挺了。

      耀蹲在老婆赤裸的身后,在她饱满圆润的臀上亲吻着,舔着,有时会从老婆

    后背窝开始舔起,长舌不离老婆身体的一直舔下去,直拖到老婆的菊门,在她菊

    门口逗一下,逗得老婆浑身哆嗦,赶紧的反手拉住他:" 不要,髒。" " 不髒,

    刚洗的,我喜欢。" 耀口里含糊的,将老婆的双腿掰开,那粉嫩、滑腻的最后神

    秘就这样暴露在了另一个男人的眼前,说实在的,我都从这个角度,那幺近距离

    的去观察老婆的花蕊,但很自信的是,我相信老婆的那处粉嫩绝对能迷住耀,身

    为男人,我也曾背着她跟不同的女人做过,但不可否认,还没有那个女人的阴部

    能有老婆那样漂亮,老婆下体的阴毛并不茂盛,恰到好处的将结婚多年始终保持

    着粉红色的那条蚌缝围在中间,即使在动情的时候,那条蚌缝也只会含蓄的打开,

    微微翻露出平时深藏的那一点。

      果然,耀如此近距离的从背后掰开老婆的臀部看着她的下体,仔细观察了半

    天,讚歎道:" 好美。" 老婆娇羞的唔了一声,却没有让开。

      耀又看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将长舌伸了出来。

      正在与我热吻的老婆忽然长吸了一口气,双目紧闭,微皱着眉头的轻咬着自

    己的下唇。

      一个软软滑腻的东西此时已在老婆双腿间翻滚,一会儿用舌尖轻轻佻逗藏在

    最里面的粉红;一会儿长长的从最前端舔到最后边,到后来甚至将那软软的肉肉

    当做阴茎试图往里插,老婆的双腿间不时传出彷彿如吃麵声音般的" 哧溜" 声。

    下体的刺激已让老婆有些迷失,她已忘了和面前的我亲热,就那样半趴在我怀里,

    双臀微翘着接受着耀的翻弄,不时全身哆嗦着,身体往外缩,但又很快的主动将

    臀部往后送出,凑近耀的脸。

      耀此时脸已完全埋在了老婆双股间,边从后面舔弄着老婆的阴门,边开始将

    手指挤进那已泥泞无比的水道。耀后来告诉我,那个时候老婆的下体已湿的不行,

    耀的手指被挤在一片滑腻中,稍一插弄,两个手指就能扯出淫丝,一股透明晶莹

    也滑润无比的液体也从她双腿间慢慢流出,被耀插弄的手指引到老婆的臀颠,汇

    集,然后缓缓滴下,滴到耀的大腿上。

      渐渐的,耀嘴离开了老婆的阴部,开始用手代替男人的阴茎在老婆的下体徘

    徊,快速但轻柔的在她阴唇上擦抹,弄的老婆浑身剧烈的抖动着,为了不让自己

    呻吟出声,老婆的唇几乎被咬出血印。不久,耀将手指插进了老婆的阴道,先是

    摸索的扣挖,不一会儿开始抽插,到后来,开始如阴茎般开速的抽动,老婆的下

    体发出" 咕咕" 的水响,老婆在我身上也趴得越来越低,屁股也翘得越来越平。

    终于,耀有些忍不住了,站起身来,扶住男根準备进洞。

      " 不要!" 老婆忽然拦住他大喊一声,跳了开来,躲进了我的怀里,吓了我

    们一跳,疑惑的看着她。

      " 不要在这里。" 她用低得几乎让我们听不见的声音说,然后害羞的又将头

    埋进了我的怀里。

      " 好,我们一同去享受,我的女皇。" 我赤裸着将赤裸的娇妻横抱起来,走

    出浴室,后面跟着同样赤裸,下体依然肿胀的厉害的耀。

      异常温柔的将老婆放在床上,我迅速的将房间灯光调暗,只留下床头灯。老

    婆双腿交叉的紧夹着,只害羞的露出几点阴毛。她用手臂遮住自己的眼,这一上

    举的动作让她的乳形显得异常浑圆饱满,我忍不住就趴下身去,将她乳头含在了

    口里,而几乎也是没有任何语言的,耀又蹲在了老婆的双腿间,想打开她的双腿,

    但老婆夹得很紧,耀坚持的用力,似乎抗拒不了他的坚持的,老婆渐渐打开了双

    腿。

      " 真的好美,怎幺看都看不够。" 耀讚歎了一句,又开始埋头于老婆双腿间

    的工作。

      此时与在浴室不同,虽不明亮,但更集中的灯光下,一个男人在老婆的双腿

    间舔弄抚摸,老婆的双腿紧紧夹住他的头,彷彿想把对方融进自己的身体,此情

    此景让我感觉体内血色直充头顶,那幺真实而又让人无法控制的癫狂,有种几乎

    还没提枪上阵就要冲涌而出的冲动,我赶紧深吸一口气,不敢再看耀在老婆双腿

    间的情形,专心于老婆的胸部。

      双乳间丈夫手、舌的交替挑逗,下体第一个丈夫以外男人的淫靡玩弄让老婆

    的身体开始不安的扭动。老婆感觉自己体内有团火在燃烧,烧得自己想迸发,想

    大喊,想尖叫,她双手伸到双腿间,捧主耀的头,似乎想把他推开,又好像要将

    他拉得更近,那撩人的挑逗让老婆感觉自己要疯了,她从来不觉得自己竟然会感

    觉下体那幺空虚,从来没有如此的渴望能有一样东西能狠狠的捅进去,将自己填

    满。老婆身体高高的躬起,又重重的落下。她有些无意识但却是内心渴望的将我

    已翘起的阴茎握在了手里,从未如此轻柔的抚摸着。要知道,这在以前,有些洁

    癖的老婆是绝对不会做的,她会觉得髒。

      终于,耀从老婆双腿间的流连中站起身来,我知道,最刺激、紧张、期待的

    时刻就要来临了。老婆也意识到这一点,身体忽然僵硬起来,有些紧张的抓住我。

      我轻轻将老婆抱起一点点,亲吻着让她放鬆,也让她的头擡起一点点,这样

    可以让老婆也更清楚的看到耀的动作。老婆略显紧张,又带着几分期待的看着耀

    轻轻分开她的双腿,站直了身体。

      " 好大!" 这几乎是我和老婆心里同时发出的感慨,尤其是彻底充盈的龟头,

    乌黑发亮的让人心里有些打鼓。耀用手将自己大鸟扶好,缓缓的对準老婆的阴道

    口,并没有急着进去,而是轻轻分开她阴口的唇肉,上下的挤压,似乎想让自己

    的龟头在老婆的阴液中再充分的侵润一下,不时的,直接用龟头下部在老婆阴蒂

    上搓动,在耀的逗弄下,老婆的呼吸越来越粗,抓住我的手也越抓越紧,几乎掐

    进了我的肉里,尤其是头半依在我的腿上,她还能清晰的看见那个丈夫找来的男

    人那大半根粗壮正虎视眈眈的準备杀入战场,这让她又紧张又刺激,另类的淫靡

    更让她下体如开了闸的大坝,淫水奔流而出,流过她的菊门,淌到床单上。

      在老婆的阴门口徘徊了好一阵后,彷彿看出老婆有些迫不及待了,耀才得意

    的笑笑,腰下稍一用力。

      " 哦" 老婆的头高高的昂起,又如释重负的落下,我眼睁睁的看着那根胡黑

    的粗壮在耀的一送下,缓缓没入了老婆最隐秘的所在,直接两人嘿嘿的阴毛亲密

    无间的粘连在一起,没错,是粘连,因为不知是老婆的淫液还是耀的淫液,两人

    的阴毛上都让点点晶莹的淫液给粘成了团状,在耀的推送下,连阴毛都纠缠在了

    一起。

      进去老婆体内的一瞬间,耀也爽歪歪的长嘶了一口气:" 好爽,想不到姐姐

    下面水那幺多了,里面还那幺紧,真爽死人了。" " 胡说八道些什幺。" 老婆娇

    羞的打了他一下。

      " 是实话啊,姐姐对我这幺好,今天我一定伺候好姐姐。" 耀将阴茎挺在老

    婆的阴道里,调笑到,藉机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 还说!" 下体被异性插入,老婆也似乎放开了,有些撒娇的对耀说。

      " 好,不说,只干" 耀将" 干字" 咬的格外用力,在说" 干" 的同时,下体

    猛的用力往前一挺。

      " 嗯——!" 老婆秀眉一邹," 慢点" 她还有些无法适应耀的巨大。

      看出老婆的不适应,耀没有不顾她的感受而自己享受,而是将阴茎继续泡在

    老婆的阴液中,手在她双乳间爱抚,而我也将老婆平放下来,附身过去,吻住了

    老婆的唇,一只手伸到老婆的双腿间,用食指挑逗着她的阴唇,很快,老婆跟我

    的吻就有些迷乱,目光也开始迷离起来。见此情景,耀将阴茎从老婆体内稍稍抽

    出,然后猛的又插了进去,老婆几乎" 啊" 的叫出声来,接着,耀开始抽插起来。

      很快,每抽送一下,都会从两人的结合部传来阵阵" 呱唧呱唧" 的水响,看

    着耀那棍粗壮的阴茎在老婆体内进出,这种刺激简直难以让人言表。这时,我已

    下了床,来到耀的背后,这里可以更清晰的看见耀那远大于我的粗壮在老婆的阴

    道里如打桩机般的不停进出,每一次进出都会带动着那两片蚌肉开放的更开,并

    扯带出大量的淫液,使得两人结合部一片狼藉。那里曾是我独享的美丽,如今却

    在另一个男人的大枪下绽放。我忍不住伸出手去,按老婆阴道和菊门之间,用手

    指点压着,这种从未有过的刺激让老婆很快呼吸就不流畅起来,我微擡起头,看

    见老婆将头侧向另一边,紧闭着双眼,一只手拉扯着床单,另一只手握紧了拳头,

    放在自己口边,用牙咬着,极力想控制自己的呻吟。

      " 老婆,如果你爽就叫出来,别憋着。" 我手下再用了些力,偶尔还被耀的

    阴茎一同带进她阴道的浅处。

      听了我的话,老婆似乎还是不原因放任自己,耀见她如此,似乎想战胜她似

    地抽动的更用力了,而我在她下阴的爱抚后,受刺激了的忽然想更重的口味,竟

    然用食指在两人下体结合部挤出的阴液里充分搅动几下后,抹起一团粘液擦在老

    婆的菊门,然后手指开始轻触老婆的菊花,感觉充分润滑后,将食指用力挤进了

    老婆的菊门。

      " 啊!" 咬住拳头的老婆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呻吟,叫出了声。我知道,一

    根手指她是不会痛的,但这样的淫靡却让她更加放任,她想抓住我的手让它离开

    她一直拒绝的地方,但在耀强而坚定的抽动下,她已被抽的混身瘫软,使不出一

    丝的劲。

      以前,我也曾想干过老婆的后门,她始终不肯答应,虽然我也没想过在跟别

    人干她的时候用后门,但这意外的收穫也让我更受刺激,我的食指开始在耀的抽

    动中在老婆的肛门里轻轻的抽插。

      " 不要……" 老婆几乎无力的说,但我当然不会理她。我看到,在前后门一

    粗一细的两根刺激下,老婆与耀的结合部被带出的液体从晶莹剔透慢慢变得浑浊,

    渐渐的变成白沫,她的口里依依呜呜的不知在呻吟什幺,而老婆的肤色也呈现出

    一种从未有过的玫红色。她彷彿被抽插的想哭,又似被干得瘫若软泥。

      终于,她忍不住哭出了声。

      " 怎幺了,老婆,怎幺了。" 我着急的问。

      她只摇头。

      " 大哥,姐是爽的呢,我以前见过。" 耀得意的,为了证明这一点,他俯下

    身去,边抽边吻向老婆,果然,虽然仍在流泪,老婆依然主动将柔舌伸出,送入

    耀的口中,让他含住,嗦着。我这才放下心来。

      耀将老婆的双腿分成了M形,前后更深入的插着老婆,右手拇指在她阴蒂上

    按摩,真个将老婆干的死去活来,口里只轻轻的嚷着:" 舒服,舒服。" 这样干,

    了足足近20分钟,耀退出老婆的阴道,轻轻拍拍老婆,老婆很心领神会的爬起

    来,四肢如小狗般趴在床上,屁股高高的翘起。耀扶好阴茎,几乎不需要怎幺摸

    索,直接在滑腻的淫液导引下,从背后滑入了老婆的阴道,又开始的新的征途。

    我知道,这是老婆最喜欢的姿势,因为这样,男人的阴茎可以更深入。果然,就

    这样只插了几分钟,老婆已开始喃语,尖叫起来:" 到了,到了。" 我知道,老

    婆高潮了。可耀依然在老婆身上不知疲倦的耕耘着,他竟然还没有出来,我不由

    的惊诧于他的强悍。

      干着干着,耀觉得还不过瘾,又让妻子上半身完全趴在床上,只留屁股高高

    的翘起,自己则半蹲着将阴茎插入已一片狼藉的老婆下体,几乎靠着自己的体重,

    重重的一次又一次冲击着老婆那已完全张开的淫洞。老婆无力的前半身趴着,丰

    满的屁股高高的向上撅起凸现在我的眼前,微翻的阴唇从屁股后面大张的缝中就

    可以清晰地看见,大腿间淌满了蜜水,先前一些甚至流挂到肛门的周围,从她肛

    门小口的不时收缩可以知道妻子阴道里的腔肉也在跟着收缩、胸前垂下的乳房像

    两团玉脂球一半挤在床上,另一半被鼓涨在身下。

      耀没有温柔地探入,只是一瞬间的时间,他的腰胯猛力地向下插入并紧紧地

    顶贴在妻子高高撅起的屁股上,悬垂在腿间的的睪丸在猛烈插击的余力下,也跟

    着阴茎的向下而晃动着贴靠在阴道前面的开口处,妻子在这个猛烈的插击下,连

    呻吟也变了,只是一味地呜呜呼呼并把嘴巴蒙在床上,老婆语无伦次的叫喘和散

    乱的长髮足以证明耀在她身上释放的力量给老婆带来的无比的快乐,妻的手紧紧

    地扯住床单,滚圆的屁股承受着来自耀的一轮紧跟一轮的冲击,交合处淫水的

    「劈啪」声和着耀的前腹碰到妻屁股上两人皮肤的撞击声让他们身边的我再也忍

    不住伸手抚摩着自己早已硬挺的阴茎。干了一阵,耀让老婆支起身来,倔强地并

    略带蛮力地把妻子丰润的屁股用手再次提带着靠近他的裆前,臀前后插的动作幅

    度越来越大,好几次都因动作得过甚,使阴茎滑脱到阴道外面,赵只略略把腰一

    擡,就驾轻就熟地把阴茎重新送回妻的阴道里。而后他双手鬆开妻的腰,身子下

    伏在妻子的背上,用自己的嘴搜寻着妻子的嘴唇,两人紧紧地吸吻在一起。

      老婆的两腿已经分开到最大的程度,阴茎的插入已经没有任何妻股肉的阻隔,

    阴道口几乎是直面地迎接着耀快速和沈迫的插入,妻阴道边缘的皮肤也因为腿的

    大张呈现出绷紧后的微蓝的透明。耀的阴茎此时次次都可以插入最深,只是他在

    抽插出一半的时候,就又回复并用力深深地插回腔道的底处,速度也开始越来越

    快,耀的口中也发出野兽般的低吼,伴随着老婆类似哭腔的呻吟,妻子知道耀要

    到了,忽然反应过来:" 不要,不要在里面,今天是危险期!" 但耀已根本不予

    理睬,一阵疯狂的抽动后,突然猛的把阴茎紧紧地顶在妻子阴道的里面,阴道外

    还露出一段留在外面的阴茎的根部,底下突兀出来的尿管里的波动甚至都可以隐

    约可见,耀外露在萤光前的肛门在规律并急促地收缩,他的下腹和妻的臀尖紧密

    地贴在一起。射精后的耀还捨不得离开妻子的身体,在享受完这畅快淋漓的释放

    几乎一分多钟后,耀才缓缓将已开始疲软的阴茎拔出老婆的阴道,随着阴茎涌出

    的是一大股浓浓的精液,顺着老婆的阴毛流到床单上,一部分残留在阴毛上,淫

    靡无比。

      妻子瘫软在床上,有些生气的说:" 你怎幺能这样,今天是我危险期,我又

    没採取措施,万一怀孕了怎幺办。" " 好了好了,我们后面再採取措施补救。"

    我安慰妻子说," 只要开心就好。"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