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大奶淫妇梁洛思借种-(上) 作者: 元阳九凤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豪门大奶淫妇梁洛思借种-(上)          作者: 元阳九凤

    因为要送女儿到大学读书,所以我们一家三口一同到美国住了一个月,太太留下陪她适应生活,我自然回来工作,不过,因我先前意外得到豪华油轮的奖赏,故一个人坐在豪华油轮的经济小舱,横竖假期日子仍多,便优优闲闲地回香港了。

    在油轮上唯一能做的消遣就是睡觉,虽然我一人佔住小舱,对我来说还是不很小,但一个人睡也睡不好,常常半梦半醒。当我从不知道是第几段的梦中醒来时,想去上个厕所,在厕所前遇到一位身体稍为飘浮而行的俏美少妇,身高大约170上下,那香味扑鼻俏豔的白衣少妇让我定神一看,喔!…她不是报纸上说那金融骗子李宅楷的太太-梁洛思吗?可是我向来不太喜欢知道金融消息,加上灯光昏暗,就没有细心再理她了。

    上完厕所,梁洛思也刚好出来,才藉着厕所前的灯看到她的真面目;短短的秀髮的她虽然不算太妖豔,可是有对漂亮的杏眼,嘴唇也是性感的恰到好处,衣服虽然不好看,但胸口的两颗巨乳也不小,而细緻的皮肤也散发出一种成熟的气息。突然我想她为什幺要嫁金融骗子李宅楷?但还来不及仔细想油轮就突然的被巨浪打得摇晃一下,她重心不稳就倒在我身上…。

    当下我赶紧抱住她的腰,她的乳房也在我胸口弹了一下,嘴里不经意的“啊”了一声,她头抬起来看我我才更仔细的看清楚。她大概只有二三十岁吧!我看她的脸红通通的,再加上她散发出的成熟体香,让我的大鸡巴瞬间站起来;她的大腿夹在我的跨下,而大龟头无意间正在她腿上摩擦顶撞,我赶快放开她,但手却不小心滑过她屁股,却发现她屁股也是很有弹性的,她尴尬的赶紧道歉离开,她忽然回头看我,而我则有点恍惚。觉得有种被盯上的感觉,可是也不好意思多说,便赶快回自己的小舱。

    又过了几个小时吧!再度醒来后想出甲板看看,我的小舱在油轮上去甲板只是短短几公尺,反而成了不可多得的运动,自我解放之后回舱时正伸伸懒腰、深呼吸,想到剩下的时间不知如何打发就有种无力感;当我认命的打开门时,突然有条人影窜进来,推我一把,害我撞回舱内、到隔间板,我以为是遇上了贼、马上要反身一拳挥出,但我也看清楚“敌人”就是那美女人妻-梁洛思,她反被我撞倒在地上。

    我说:「妳想干什幺?」虽然我声音很镇定,但心里还是很慌;因为跟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在一个狭小空间中〈真的,小舱中似乎都有点嫌小〉,而对方给我的见面礼又不好,当然有点手足无措。

    梁洛思也不回答,只是用种淫媚妖蕩的眼神看我,给我很不舒服的压迫感,看她不回答,就想推开她出去…;但梁洛思冲上来一把抱住我。左手淫秽的抚摸我的屁股,右手则把玩着我的大鸡巴,隔着牛仔裤受到挑衅,我兇猛的巨龙越来越粗大起来。

    梁洛思柔腴的身体则一直在我身上摩蹭,彩蓝色的薄纱衫下她娇柔的玉体约隐约现地挑逗着我,两粒很有份量的大奶头在胸口摩来摩去,还不时淫蕩地舔我的脖子、脸和耳朵;我的感觉越来越爽,突然,我想起天外飞来的艳福很危险,就马上想推开她;心中告诫自己,用正经的口气对她说:「李太太请放手,我要回自己的小舱!」〈我也很高兴、没有因为刚才的快感而变了调〉

    可是,马上又被梁洛思拉回去,她双手很饥渴、很用力的抚摸我胸口,还用种充满魅力的声音在我耳边说:「你一定以为我是很淫蕩吧!其实我只是刚吃过药,紧窄的小穴泻着蜜液、阴壁很酥麻罢!…噢…李宅楷…又不…在…」

    我有点生气的说:「不!…废话,报纸上不是一直说妳是圣女吗?」

    「啊!…真可爱,嗯…你的大鸡巴…好像很捨不得我呢?哗!…这样子粗硬!…呵呵…如果没有我,小心你兇猛的巨龙会叛变啊!…喔…呵…呵…」梁洛思从我的裤胯伸手入内、紧捏住我粗筋涨凸的大肉棒淫笑着说,她最后几句任何人听都知道充满了肉慾;我心里又是满满的紧张,不过我灼烫的阴茎却忍不住粗筋如钢的涨凸起来,这样豔丽的小淫妇真的令我有点心动就是了。

    「你是一个单身吧?八成是。再不然就是没太太了?对不对呀?」梁洛思说完、玉手又在我肿胀坚挺的巨根捋动。

    「就算我是单身也不关妳的事,我不想跟妳这种蕩妇有关係。」我越来越难控制我的音调了,心中虽希望能肏她、可是我还是尽量想坚持清醒。

    梁洛思揸紧我粗糙而坚硬的阴茎媚笑说:「告诉你吧…!我老公李宅楷在美国用虚假金融公司欺骗政府及黑帮巨额金钱,被黑白两道中人追杀,正假扮尼姑潜逃回香港躲债,求父亲用钱赎命。他慨然不理我,人家也对他不用有情了,一直以来,李宅楷的小鸡巴都餵不饱人家酥麻的紧凑小穴,为了钱我忍住没在外面乱搞,现在才开始第一次享受人生,所以人家的小肉洞可是很乾净的呢!」

    「哼…!我…又…不认…识…妳,谁…知道?…唔…噢…啊!」我感到大鸡巴颤动、脸很红、喉咙好乾,内心也越来越挣扎,小心翼翼的吞了一口口水,但还是被看到了。

    梁洛思细嫩的手指滑过我的喉结说:「嗯,都已经把持不住了还硬撑,让妹妹给你爽上天罢!…噢…这里已出卖了你的心愿…喔!…多幺灼烫啊!…」说完,她已经开始拉我的拉鍊,从裤子内抽出巨大的阴茎,狰狞而坚硬的大鸡巴呈现出在她的脸前。

    「可是!…妳不怕…老公李宅楷知道?…」我还是有点犹豫,但没有阻止她淫蕩的行为。

    「别怕!…我老公李宅楷的鸡巴只有两寸罢!他的精液稀如清水,…根本就等如性无能的人,但老爷李家成又希望我能生育;在你女儿入大学时,听到你太太与姊姊吐苦水,说你的巨大阴茎实在太粗糙和坚硬了,肏得她的小穴受不了,所以借此到美国暂歇一会,所以便跟你上船引诱嚐嚐!呵呵!…果然不小啊!…粗犷的巨棒这幺有精神,待会让妹妹好好爽一爽,我已经有一年多没被人家操我的屄了;如果令我有孕更加美好,老爷一定给我大笔安胎费,所以,干了我也不会倒楣的。呵呵呵…」梁洛思按倒我,解释为何找着我的原因。

    妖淫的美貌令我的呼吸渐渐地急促,飞来的艳福的迷团已解开,心里的反抗也差不多被歼灭了。

    梁洛思伏在我胯间,感到那灼烫的阴茎有点清凉,最后的防线亦崩溃,我粗筋涨凸的大肉棒在底裤边伸出、赤裸裸地挺直在她手中。

    「喔!…结实的屁股,肌肉也很匀称,鸡巴又粗大,狰狞的龟头实在太完美了!插入紧凑小穴一定非常酥麻的!…噢…大鸡巴!妹妹爱死你了!」梁洛思的心情越来越亢奋说:「快,快!…让我的衣服也脱了,保证你吓一跳!…很多人不知道我的乳房有这幺大的,而且越吮越多汁,尤其是被肏时奶汁更渗漏不停的。……」说完,她已经把我坚硬的大鸡巴拉的出来吮吸,两粒大奶子晃呀晃的,非常享受大得恐怖的龟头撑挤小嘴的感觉。

    我心里满是感到酥软的异动,想不到A片女主角吞噬大鸡巴、淫水流满床的场景真的被我遇到,而且我待会就要插进梁洛思那淫水直流的肉洞里了,之前的害怕对现在来说根本是个笑话。

    梁洛思看了我的样子笑着说:「今天真幸运,终于给我嚐到真正大鸡巴的美味,李宅楷的废柴,未行近已嗅到一阵恶臭了,如果不是以为他是年青才俊,我才于不会放弃银色事业呀!…好味!…唔…啊…」她一边吮舐我粗糙的龟冠,紧接着就把我衣服扒光,跪在我脚边舔我肿胀坚挺的巨根,一会儿轻轻舔我的龟头,一会儿又深深的含在口腔深处,小舌头从各种方向狰狞的龟头施加各种淫秽技巧。

    「…噢…雪…啧!…啧…雪…啧!…噢…啧…雪…雪…噢…」

    我则看着梁洛思的螓首前后摇摆,她的淫笑让我慾火高涨,灼烫而粗糙的鸡巴也就更长更硬,她欢愉的发出喘息声「嗯…啧…雪…噢…嗯…舒服吗?啧…雪…雪…雪…」低沈的淫秽声音中一边继续口交,纯熟的口技令人怀疑这美少妇是否在娱乐圈时已常常为人口交,李宅楷能否能抵受她几下深吸猛吮。

    我粗筋如钢的阴茎被刺激了十几分钟后,我全身被快感笼罩,酥酸的感觉由阴囊向上漫延,因为已有多天没性交了,我的大龟头马眼比平日更不能忍受刺激!低吼说出来说:「喔!…要射了!…噢…小淫娃吞了衪…噢…来了…」最终就射精了,而且白浊粘稠的液体量也就很多……。

    梁洛思闭住媚眼尽量吮吞,把我大量灼烫的“雄性牛奶”喝下去,像极了A片女优被干完后的表情,让我慾望更高涨,冷不防又挺腰让钢硬的大龟头顶得更凉深入喉咙,再喷出一些火灼的热精来,令梁洛思拔出大龟头时多余的量从她嘴角流出,洒在她的巨乳上;虽然她也被我这发冷枪吓了一跳,可是,马上又很高兴的抓着我依然坚硬的大鸡巴,把上面的残留精液柔情地舔得乾乾净净。

    「坏死了,居然着样“暗箭喷人”,妹妹一定要好好的处罚你。来!…为人家服务…!」梁洛思语毕就站起来坐在我怀抱,抓住我的手她的巨乳上,我一看就知道着小淫妇的心思,要我捏揉她自豪的大奶球。

    「巨乳的小淫娃想跟我玩?待会我一定揸捏妳的奶头至狂喷得妳满脸都是,然后,再用我越战越勇的粗犷巨棒,操得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整床都是淫水!哗!…好好捏的淫乳啊!……」

    我的巨手在梁洛思乳罩外疯狂地搓、揉、捏、揸她巨腴的乳房,把两个肉球揸成不名同的淫秽形态;梁洛思却像享受般呻吟着说:「喔!…要死啊!…噢…噢…唔…想揸…爆人家…的奶奶吗?雪!…喔!啊…噢…噢…噢」看来,她非常喜欢我粗犷地揸搓自己两个大肉球!

    揉、捏巨硕的乳房一会,我梁洛思推倒床上从她臀部抽走了丝袜、转过身子再剥内裤,啧!…乌黑阴毛遮掩的阴户便显示出来,氾滥住淫水的阴道看来微乌黑色的,并不是少用阴户的少妇那应有的粉红色!

    「喔!妳阴户怎幺会这幺深色的…哈…哈…李宅楷常常玩弄妳的小浪穴吗?…哈…哈…哈…」我嘲讽这外表嫩俏的小淫妇说。

    梁洛思像母狗般撅起屁股,上下蹭动湿淋淋的紧凑小渗穴说:「你要死啊!人家十三岁便出来演戏了…那污蔑的老板…又怎会放过我啊!…还有那些色狼的名流…当然常常被肏了…唉!…如果不是钓上那傻瓜李宅楷…现在仍像…公司中那些小明星…祖宜、恩桐和希儿般…收钱被被肏了…但他的小鸡巴又有什幺用啊…不过,他的确是用舌头舐得这里最多,他说喜欢这股腥臊的味道,所以这处便深了色点…雪…噢…不耍挖啊!…雪!…雪…雪…」

    我也不是省油的灯,正好趁现在休息一下,就把手伸过去乱搓、乱挖了;梁洛思被这一挑逗马上有反应,饱满细嫩的大腿把我的手指夹得紧紧的呻吟起来:「啊!…噢…噢…坏蛋…不要…欺…负人家…好吗?…啊…嗯…人家…被…你…揉得…好痒…啊!…啊…噢…噢…」

    「哈…好吧!…那就不揉了!…哈…哈…」但我早就想好要怎幺整这小淫妇梁洛思了,我停止乱搓,改用一根手指往里钻,用力钻、一直钻、钻得她娇喘连连,嫩滑的小淫屄口也有更多淫水往外流,流得我满手掌、满手指都是大量白浊的粘稠淫水…。

    「啊…噢…好…爽啊!…噢…噢…啊…再…再…再来!…噢…再…多…点…深一点…噢…噢…」

    「咿!…啊…噢…不…不…不要了…嗯!…拜託…不…不要…再往…里…钻啊!…不要…不要…不要了…嗯…哼…啊…噢…噢…噢…」

    梁洛思越说不要,我就用更刺激的方法整她,将她柔腴的娇躯翻过来,钢指更粗暴地挖插小淫肉窟,挖插得屄口发出「噗!…噗滋…咿…噗!…哼…噗滋…啊…噢…噗滋…噗滋…噢…噢…」的声音,她也被揉搓得更浪更淫贱,声音也越来越高亢,她赶紧捂住嘴,但情慾的鼻音、还是遮不住的充满整个小舱。

    我掰开梁洛思玉腿仔细看看,潮湿而灼烫的淫洞已是湿透了,两根手指被她的阴唇吮紧,只好轻轻的在屄口搓扫着,使她螓首大力的左右摇摆,快乐得眉头锁的更紧,眼泪也流得满脸都是,用尽全力遮住嘴呼气;「嗯!…呜…嗯…啊!…噢…噢…啧!嗯…噢…噢…噢……啊!…啊……呜……呜…啊…啊…啊」几声压抑舒畅的欢愉鼻音后,再接下来,她大概要高潮了,嫩滑的小淫肉窟喷出大量的淫水,我想这大概就是书上说的“喷潮”吧?

    我见梁洛思皱紧眉头、咬着嘴唇的淫蕩样子,我决定要再整整她,手指更粗野的上下滑动,把她的阴阜上那幼毛磨的沙沙响,颤动酥穴内的淫水也拖带流满手掌,这样一来她的感觉也更强烈,紧紧把我抱在手臂;我就老实不客气的亲吻这两粒巨大圆腴的肉球,慢慢的吮玩、吸舔乳头,仔细的对柔软的乳房做全面式的地毯式进攻,把她玩的淫声不断,终于,梁洛思再也受不了,淫贱的将心里最污秽的声音叫出来……。

    「啊!快…快点…插…进我…的…的洞里啊!…我…我要……哥哥的…大…大鸡…鸡巴……爱…爱…我!……干我!……啊……啊…操…操死……操死我…啊!…嗯…啊……」

    可是,我却一把抓紧梁洛思的肥奶大力捏说:「嗯…可是!…我好喜欢妳这样叫,大声…不停的叫啊!…」

    「不要…欺负…人家啦!…嗯…好吧!…人…人家…要…哥哥的…的…大鸡巴…爱…我…啦…啊!……啊……喔……」

    「再淫贱点,放蕩点再说一次!」梁洛思淫蕩的样子真是越看越可爱,我揸紧她的大奶子喝令她。

    「人家…要…哥哥…的大…大鸡巴…干…干人家……的…小洞洞啊!…将…小淫洞…小穴…操…肏操…肏烂!…我…的…小穴…太淫贱了…啊!…嗯…不…要再逗…人家…嘛!…受…受不…了…了…啊……把人家…爽上…上天…了!啊!…啊…」

    我看梁洛思也忍不了多久了,因为她的腰扭动的越来越急促,说完我就把揸奶力道放鬆说:「好吧!,自己掰开两腿,大鸡巴要插入…淫贱的肉窟儿了!…唏…呀……」

    「噗!滋…!」一声!粗筋如钢的大鸡巴直插入梁洛思泻着蜜液的紧凑小穴,她像是如获甘霖一般,深怕会不见的一样,抓着我粗糙而坚硬的阴茎往充满淫水的洞里塞,纤腰也用尽吃奶的力气摇晃,欢迎粗筋涨凸的大肉棒磨刮自己酥麻的阴壁,,两粒奶也在我眼前激动的摇摆,我只觉得她的屄又湿又热、柔软又有力道,和我从前肏操老婆的经验都不同,我也知道为何有人一辈子沉迷女人的洞,因为插捣淫贱的女人实在太爽了!

    「啊…爽…啊…大鸡巴…好烫…烫…啊!…小…淫穴…好…爽…好舒…服…啊…噢…噢…干…深点啊!…肏…肏…肏到底啊!…啊…噢…噢…噢…噢」梁洛思毫无羞耻地挺起嫩滑的小淫肉窟喘嘘嘘,欢迎我粗暴地舂插。

    「喔!…小淫娃…妳…的屄…好紧啊…噢…屄…屄……吮得…哥哥…好舒服…啊!…唏…唏…唏…的…再…再…扭用…力…点呀!肉窟儿…又湿…湿…又热…热…呜…唏…唏…爽…上天啊……爽…啊…唏…唏…唏…唏…」我看着自己大得恐怖的龟头把梁洛思的阴唇都撑挤翻了,忍不住伸手去搓捏她晃浪中的大肉球,手感亦非常舒服,所以更大力抽插这淫蕩的美少妇……。

    梁洛思感到极刺激的快感由紧凑的阴肉壁传来,是她自嫁给李宅楷没有享受过的,忍不住淫贱的挺胸扭腰呻吟:「噢…噢…哥哥你…也用力…呀!喔!…干…干妹妹…的…的小…小穴…呀!…噢…噢…噢…小淫娃…爱…死哥…哥哥…的…大鸡巴了…啊!…啊…操死…妹妹…这…淫贱…的…肉窟儿吧!…」

    「唏!…好…好…好啊!要…要……我肏…操死…妳?好…啊…唏…唏…我就…用粗犷…的巨棒…肏…得妳…不…不能…下船!噢!…紧窄…的小浪穴…好好…干啊!…唏…好爽…啊!…好…好肏啊!唏…唏…唏…」我双手揸住腴滑的大乳房抽插梁洛思的颤动的酥穴,白浊色的奶汁被挤出乳头…。

    船舱里只有男女充满情慾的呻吟,两人淫肉性器彼此碰撞发出的「噗!…噗!…啪…啪…噗!」淫秽声;粗筋如钢的大鸡巴在渗满是淫水的小屄洞抽送,令梁洛思粘稠的淫汁变成了白浊的泡沫,随粗糙而坚硬的阴茎带出潮湿而灼烫的淫洞外,淫糜的「噗!…喔!…叽咕…啪!叽噜…噢…噢…啊…」回应声;空气瀰漫着男人的汗臭、淫女的体香,混和后,更加挑逗两人狠贺尔蒙的分泌。

    我大力揸住两个巨奶疯狂地肏插了几百下之后,梁洛思淫贱的肉屄洞里的阴肉像是要绞断我刚猛的巨柱般地痉挛,颤动酥穴里的子宫也喷出大量的淫水,她张大了嘴大口喘气、浪叫,水蛇腰也更用力摆动流出的浪水,和口水顺着脸庞滴在胸口;我则如暴走般驱动我的腰桿,粗糙的大肉棒每一次戳刺都像要让她飞起来一样狂猛,双手放弃捏紧白嫩肥乳,猛烈压舂直插、配合屁股节奏让每一下都顶到梁洛思酥麻的花心。

    「唏…来…来了…啊!要…要射了…噢!…精要…入妳…淫贱的…肉窟儿里…啊…!噢…噢……啊…喔…射…进去…好吗?喔…啊……」我怒涨的巨棒被紧密地吮住,深深的嵌在酥软、柔滑的阴腔内,感觉真是过瘾啊!亦刺激得我有射精冲动……。

    梁洛思淫贱地哀求我,希望我将灼烫的完全射入她痉挛的子宫内,所以毫不羞耻的闭住媚眼娇吟着:「噢…唔…大鸡…鸡巴…哥哥…射…射死…妹子吧!…喔!…噢…啊…给…妹妹…烫热…的…阳精…啊!噢…噢…喔…妹要…啊…热呼…呼…的精…呀!…啊…要射入去啊!噢…噢…噢…啊…」

    我射精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梁洛思的紧凑阴肉壁痉挛中的夹磨也越来越刺激,终于到了快感决堤时刻了…。

    「快…用大…鸡巴…惩罚…妹妹的…淫…穴呀!…啊!噢…噢……喔…啊…不要…不要…不要怜惜我啊!…妹子…下次…啊…不敢…呀…乱搞…一通啦!…啊!…好…灼烫的…阳精…啊!噢…」

    又用力操插了几十下,我终于忍不住在高潮中射出大量热烫、浓浊的精液,「噗!…噗…啊呀!…」我双手抓紧那两埋腴肉,感到梁洛思嫩滑的小淫肉窟响起了几声沈响,

    「好!…我…射…射死…妳!…啊…这淫…淫娃蕩…妇…好好肏…啊…噢…噢……啊……」

    射了!…一股股如火灼岩浆一样的热流、万马奔腾的喷入梁洛思淫贱的肉窟洞深处;她整个人酥美得痉挛起来,全身不停的颤抖,因快感而张开的小嘴,失控的不住流出口水,顺着性感的唇、漂亮的项颈、流下紫色的床舖之上。

    射精后的兇猛的巨龙退出梁洛思紧凑的阴道,可以见到大量浓郁的白浊色粘稠液汁慢慢倒流出来;她无力的倒在我怀中,大口大口的喘气,胸口激烈起伏,巨乳震抖抖的磨擦我的胸肌,我相信我俩都能感受对方狂乱的心跳;因为没有肿胀坚挺的阳具在她阴道内塞住,精液也一谷脑的逆流而出、顺着卵蛋缓缓滴入凌乱的床舖之上,那骚痒感觉真不是笔墨能形容。

    但梁洛思软弱地喃喃地低哦着:「不…不要…不要…拔出大…鸡巴啊!…让…灼烫的阴茎…留在妹妹的…阴…穴里呀!喔…我…要…我要…它…令我…成孕啊!噢…噢…啊…求求你怜惜妹子…一次啦!…啊……啊!…哥哥…好…灼烫的阳精…啊!噢…」

    最后,梁洛思鼓起剩余的气力搂紧我,将污秽不堪的淫肉窟再次套牢了我仍是坚硬的阴茎,令刚渗漏的浓浊的精液不能漏出,才安心的跟我昏睡去了……。梁洛思这般做当然是借我的精液成孕,代替她无能的老公李宅楷,用作欺骗老爷李家成的金钱。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