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妻的呻吟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卢丽华,人长得还算清秀,乌黑的头发披肩,她喜欢扎着一条马尾,额前的刘海绕着她鹅蛋的脸形垂下,弧线很完美,还有更完美的是她那丰满的身材。

      虽说很丰满,但配合她那1.65米的身高简直就是完美绝伦,也许她也意识到她身材的与衆不同,因此,平时她总是喜欢穿些顔色较深的衣服,但依然无法遮掩住她胸前那两只傲人的乳房,光从正面看上去就已经显得硕大无比,更不用说从侧面看了。整个镇上,没有那个女性的乳房能与她的相提并论,那麽重量级的乳房当然需要坚实的底盘来支撑,宽大的屁股,架在丰满的大腿上,而两条丰满的大腿根部与那饱满的阴部所组成的神秘的三角地,更是让人臆想连连。

      也许是没有合适的裤子,或且是想要掩盖住自已的大屁股,她总是穿着过膝的裙子,不管是红的黑的,白的,还是花的,就是没人见她穿过裤子。裙子虽能多少迷惑衆人的眼睛,但她那高大的身材去出卖了她,每当她与别人走在一起时,别人的身子就显得特别的单薄,特别是从背后望去,她那肥大的屁股非常明显,就连内裤边都清晰的印在她的大屁股上。

      卢丽华身材丰满却不臃肿,各部件的搭配恰到好处,再加上她的身高的优势,完美的身材体现出来的就仅是美丽而已了,而是一种非凡的气质,因此,镇上的男人,不管老的,少的,美的,丑的,无不对这镇上难得的精品垂涎三尺。特别是街头包子店的老光棍,张麻子,每天早上七点卢丽华骑着她那黑色的绿源电动车经过时,他那贼溜溜的小眼总是大发光彩,盯着卢丽华从街头到街尾,直到她丰满的身材消失。他才回过神似的继续卖包子,而每到这个时候,就是天王老子来买包子,他都不会搭理,因此买包子的都习惯了等他一会,让他过足眼瘾。“哎,张麻子,过足眼瘾了没,人都不见了,还不舍得眨下眼呀,来给我两个肉包”说话的是街对面网吧的网管小刘,“去去去,小孩子家家,瞎鸡巴糊扯啥”张麻子不耐烦的说到,“呵呵,张麻子,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我们卢老师镇上的瑰宝,她是不会看上你这种平民老百姓的”紧跟网管小刘出来买包子的孙洋说到。

      卢丽华是镇中学的初一的英语老师,而这熬了一夜通宵的孙洋正是他们镇中学初一3班的学生。

      “哼,小子,枉费你读那麽多书,你知道什麽叫人不可貌相吗”虽知道自已的斤两,但张麻子却不服的说到,“想当年,老子年轻时,那也是一表人才,别说你们的卢老师,就是天上仙女下凡,老子都不会看上眼。”

      衆人听了这番话,看了看眼前瘦小的张麻子,乌黑的皮肤,佝偻的身躯,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张麻子却不以爲然,因爲并时他已习惯别人拿他来开涮,特别喜欢听别人说卢丽华对他有意思的话,而开这种玩笑的也只有街上的那几个无赖,整天无所事事,泡在麻将馆里天天搓麻的那几个地痞。“张麻子,卢老师天天被你盯得好像对你有意思了啵”地痞马六说“是呀,张麻子卢老师一直未嫁就是要等你啵”地痞赵四说到“是呀是呀,张麻子,卢老师说今晚想让你睡上一睡啵”地痞金二说到搓了一夜麻将的几个无赖,出来买吃早点时,正好接上话。

      张麻子知道这几个人自己惹不起闷着头卖他的包子,不过他心里却很享受他们的话,自己又何尝不是每天夜里想着卢丽华丰满的裸体入睡的,他无时无刻都在想着有朝一日能占有卢丽华那丰满的身体。

      转眼到了下午放学的时间,张麻子包子也早已卖光,而他却不肯那麽早收摊,其中原因可想而知,但今天他的愿望要落空了,因爲卢丽华今晚要值夜班,所以她今晚就睡在学校不回家了。

      镇中学有一排平房,专门是学校单身女性老师的宿舍,卢丽华的房间就在排房子的最后一间。因爲平时很少住校,卢丽华的房间显得很简单,一张床,边上的窗户旁是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整齐的摆放着一排书,窗子上没有窗帘,但窗户上的玻璃全部贴上了报子,从外面看是看不到屋里的。屋里虽亮着灯,却没有人,而这时卢丽华正在查房。

      学校的女生宿舍里,卢丽华正一间一间的催着宿舍里的女生赶快睡了,因爲熄灯的时间早已过了,当她走到203宿舍时,里面还有人点着蜡烛,当她推开门时,她看到有一个女学生慌忙的把什麽东西藏到了枕头下,卢丽华气愤的走过去,厉声说到:“拿出来”。

      卢丽华高贵的气质,微怒的神情下,给人一种不寒而泣的感觉,很多人在她这种威严下都不得不低头,就连小 女生也不例外,颤抖着双手从枕头下拿出了一本书,卢丽华一看书名《呻吟的花朵》我靠,看这名字就知道不是什麽好书,“拿来,低级趣味的书籍,没收”,卢丽华厉声说到,女学生发抖的双手把书交到卢丽华的手上。

      “这次原谅你一次,下次再让我看到你看这种书,就通知你的家长”卢丽华依然面无表情,但看到她胸前两只硕大乳房的起伏,显然她是有些生气了,正处于发育期的女生竟然看这种书,实在是难以想到,现在的小 女生头脑里的竟然会有这种肮髒的念头……卢丽华越想越感到后怕。

      查完房回到宿舍的卢丽华,躺在床上心情难以平静,还在想着刚才查房的事,她并没有生气,而是因爲想不通,“现在的小 女生的想法真是让人捉摸不定”卢丽华自言自语的说到。

      想当初,她还是小 女生时,每天都是埋头读书,认真学习,爲的就是有朝一日能考取功名,出人头第。“难道,我已经老了”卢丽华邹着眉头。此时的她已经褪下了白天穿的正装,换上了睡觉的衣服,宽松的T恤下已经脱掉了乳罩的乳房高高隆起,清晰的在T恤上印出了两颗乳头,下身穿着的运动短裤只盖住了阴部往下一点,一大半洁白丰满的大腿都露在外面。

      卢丽华穿成这样并没有担心春光炸泄是有原因的,因爲这是女教师宿舍,平时男性都很难进来,再加上她床前还有床帘保护,也只有透视眼才能看到她了。

      卢丽华正郁闷着,突然手机响了,拿起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紧朋的神情露出了一丝笑容,“喂”声音极尽温柔,语气中还带着一丝暧昧“春生,这麽晚了还来电话”

      春生就是卢丽华相恋多年的男友,镇长潘成虎的小儿子,在城里一家国营企业作销售经理,人长得高大帅气,在镇上也只有他这种官二代能与她相配。

      “丽华,我回来了”电话那头传来了一种低沈而不失温柔的声音。

      “怎麽,回来都不提前通知人家一声”卢丽华俏皮的问到,“丽华,準备到你门外了,我给你带了礼物见面再说吧,”说完,那边挂了电话。

      卢丽华放下电话,这时她已经听到门外远远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急忙下了床,拉开床帘,穿上鞋跑到门边,她并不急于开门,因爲她不敢肯定是不是她的心上人,如果是别人,自已又穿成这样被人家看到岂不是丢人了。

      随着脚步声的临近,她的心跳也随之加快,起伏的双峰伏度越来越大,脸上的红晕也已经越是明显。

      “丽华,是我,开门”门外传来春生低沈而带有磁性的声音卢丽华忙拉开插销,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个身材高大,气宇轩昂的男士正是她朝思慕想的男人潘春生。

      “丽华,给”这时潘春生从身后拿出了一束花。

      卢丽华双手接过鲜花,眼睛却看着春生,显然她对春生的突然出现还难心以相信,木讷的站在那里“怎麽,要把你相公晾在门外多久”?春生笑着说到,“哦,对不起,快进来”卢丽华急心拭掉她眼角的泪珠,春生走进门,反手把门关上,刚回过身,卢丽华便扑到了他的怀中,“死鬼,出去那麽久,现在才回来,你不知道人家有多想你吗”?卢丽华紧握的拳手在春生的宽大的胸口上一阵乱锤。

      春生双手把卢丽华抱住,在她额头亲了一下说到:“我现在不是回来了吗,丽华,我在外面也不无时无刻都想着你。”说完,又亲了一下卢丽华的额头。

      也许是相隔时间太长,卢丽华也很没有感受到爱人的温存,这时的她已经放下了平时作爲老师那份威严,在春生的怀里,她变成了一个任人摆布温柔的小绵羊,在春生浓烈的爱意下,她已不能自拔,心跳的加速使得她白嫩的脸颊像火烧一样滚烫,擡起头眯着双眼急切的等待着春生更猛烈的爱意,这时的意境已无需过多的语言。

      春生也心令神会,低下头吻着她滚烫的脸颊慢慢的吻到她的双唇,四唇交彙,卢丽华不由自住的张口嘴,春生见缝插针,把他舌头伸进卢丽华的嘴里,寻找那久违的香信。两舌在卢丽华嘴里纠缠,卢丽华不时的发出“嗯,嗯”的声音,显然她已是春情泛滥,双手紧紧的抱住春生,那样子就是害怕春生会突然浮消失一样。

      而尝到香涎后的春生,双手也不老实的开始游动起来,只见他双手慢慢的滑到了卢丽华肥大的屁股的,隔着短裤不停的揉搓着。也许是觉得很舒服,卢丽华也开始扭动着她那肥大的屁股,嘴里的嗯嗯声更加的急促。

      春生的动作越来越激烈,而卢丽华的短裤脚也被他越扯越高,最后春生更是把她的裤脚扯到她的腰部,卢丽华整个大屁股几乎全都露了出来。

      或许是意识到了什麽,卢丽华轻轻推开了春生,红着脸把裤脚拉了下来,“春生,你连夜赶回来,一路风尘,先洗把脸吧,我去给你倒水。”说完转过身走到水龙头边。

      潘春生还意犹未尽,添了添自已的嘴唇,看着弯下腰给自已打水洗脸的卢丽华,肥大的屁股上,短短的裤子,白嫩而丰满的大腿根部,那迷人的盘丝洞若隐或现,想到呆会就能骑在这丰满的屁股上尽情的驰骋,不由的傻笑起来。

      听到笑声的卢丽华转过头来“你吃错药啦,自已在那里傻笑。”

      “丽华,你真是太美啦,从后面看你,更美。”春生打却的说。

      “什麽意思呀你”?卢丽华像是意识到了什麽看了看自己的屁股,“你……哼,人家不理你啦,你是不是嫌我胖呀?”卢丽华有些不高兴的说“哪里,你这不叫胖,叫丰满,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喜欢你丰满的身材。”春生说到听到这,卢丽华脸又像火烧似的“你坏死了,不理你了,”说完故作生气的样子回到床上躺下拉过毯子盖在自已身上。

      春生洗好脸,脱下衬衣,露出了他那雄壮的胸肌,用毛巾擦拭着身体,而他的每一个动作,卢丽华都看在眼里,心想着:呆会他那雄壮的身躯压在我身上,我受不受得了。心里想着害怕,却急切的盼望着那一刻的来临。想着想着,下面却慢慢的有水渗出,她感觉到了自己的失禁,害怕等下春生看到会笑话她,极力的抗议拒着这种念头,可她越是努力,越是难以抗拒,最后她羞红着脸拉过毯子蒙住头。

      洗干净后的春生,脱掉裤子,麻利的爬上床,看到卢丽华的样子,不免觉得好笑,“丽华,怎麽啦,还生气呀?”春生打却的说“哼”丽华蒙着毯子装着不理他的样子,“丽华,既然你蒙着头,那相公可要脱掉你的裤子啦”春生说着便伸过双手作似要脱拉下卢丽华裤子的样子,卢丽华赶忙双手抓住自己的裤腰带“你……你敢动,我……我就叫救命”

      “哦,那我就不脱你的裤子,不过,让我摸摸你的大腿总可以吧?”春生问到,“不可以,你敢摸我也叫救命。”卢丽华一只手拉下毯子露出了脸,另一只手还是抓着自己的裤腰带。

      这时平躺着的卢丽华,本来就已经很丰满的大腿,由于受到挤压显得更加的丰满,那饱满的阴部在双腿的挤压下,显现出了轮廓,看得春生双眼放光,身下的老二,也开始有了应,隔着内裤慢慢的顶了起来。

      他也不等卢丽华答不答应,用手慢慢的抚摸起卢丽华的大腿,当他的手接触到卢丽华的大腿的那一下,卢丽华像是触了电似的,那久违的感觉又再次重现,她并没有拒绝他的手在她的大腿上来回的游动,因爲此时的她的嘴已被他的嘴封上,两舌在她嘴里激烈的缠绵,从他嘴里流过来的春涎也被她一一接收,咽到肚子里。

      此时,在她大腿上游走的手,转移了阵地,像着那两座山峰进攻,虽然他的手掌很大,却抓不完她的一只乳房,因此他只能加大力度,但双峰依然挺立,弹性十足。

      抓了一会,他突然感到隔在她双峰上的衣服竟不知不觉的没了,入手的感觉已是嫩嫩且很的弹的的肌肤,也许她早已不满足他的隔穴搔痒,也难以忍受他这种不紧不慢,不温不火的进攻,等不急的她干脆自已把衣服掀起,屯时,她感到胸前一阵舒畅,两只大奶没了衣服的紧束,像皮球一样弹了出来。

      春生摸了一会,轻声说到:“丽华,让相公吃一下奶吧?”

      “你……你怎麽要学小孩子吃奶呀?”反应并不强烈,语气很委腕,停了一下,续而说到:“你……你想怎样就怎麽样吧。”看样子,卢丽华已春情四射,这时的她的身体已不再属于她,心里只是想着眼前这个她深爱着的男人尽情的占有她,玩弄她。

      得到许可的春生毫无顾虑,只见他抓起一只大奶,塞进嘴里,像小孩一样尽情的吮吸着,不时的发出啜啜的声音,而两只巨乳被心爱的男人吮吸卢丽华,双手抱着他的头,嘴里不时发出嗯嗯声,此时的她,正甜蜜的享受着乳房上传来的阵阵快感,同时内心深处也发生了变化,一股博大的母爱逐渐催生,驱使着她要不顾一切的要用自己硕大的双乳喂饱正在拼命吃奶的这个大男孩,一滴带着母爱的泪珠悄悄滚落。

      得到春生爱液滋润的双乳更加肿大,原本黄豆般大的乳头已整整大了一倍,而且顔色更加的鲜豔夺目此时的春生像是吃饱了似的,双手又开始不老实的的寻找下个目标,只见他慢慢的离开卢丽华的丰乳,滑过她那海绵似的小腹,慢慢的伸进了她的内裤里,触手就是一片茂密的芳草地,继续前行就来到了那幽深的盘丝洞门前,此时,洞门早已大开,潺潺的溪水已是川流不息。

      虽然洞庭幽深,好奇心重的他不顾一切的要进去一探究竟,虽说洞门大开,但他还是礼貌性的问了一声:“丽华,”?

      “嗯”意识模糊的卢丽华应了一声,“几只手指”?春生带着挑逗性的口吻问到,“两……两只”卢丽华随声应到,熟悉的手法,毫无思索的对白,显然这一前戏以已演练多遍,此时此刻再多的语言都是多余。

      春生也不在怜香惜玉,食指和中指并拢,直取卢丽华最后早已形同虚设的防线,吱的一声,连根没入。

      “嗯”卢丽华沈闷的哼了一声,身体微震了一下,双脚配合的慢慢张开,双指同时插入下体,虽然感到有些涨痛,但那种充填的满足使得她更加的受用,不用春生的交代,她又不知不觉的把她的短裤连同内裤褪到了大腿上,春生双指依然做着活塞动动,而卢丽华扭动着肥大的屁股,两腿相互挪动,裤子连同内裤同时被她褪到了脚根,然后一只脚踩住,另一只脚抽出,踩住的那只脚再轻轻一甩,短裤和内裤就不知被甩到床上的哪个角落了。

      卢丽华这一连贯的脱裤动作,春生打心底佩服,“丽华,动作越来越熟练啦。”吃着奶的春生还不忘的调戏一下卢丽华,“嗯,还不都是你教的”卢丽华恢複常态,母爱重新被性爱取代,因爲被两只手指侵犯的阴道传来的快感,更是激烈,更加受用。

      随着春生越插越快,卢丽华的分泌物越来越多,床单都湿了一大片,而她的发出的声音也早已换作更加激昂的啊啊声,随着她的声音越来越大,双脚越分越开,在一阵春生手指面关枪似的沖击下,她突然全身朋紧,全身僵硬,春生知道时机成熟,赶忙拔出手指,与此同时,卢丽华的阴道内一股清泉激射而出,高潮后的潮吹再次被春生激发,全身的快感一阵一阵的,卢丽华一时说不出话来,就连春生调戏般的举着那只满是阴精的手在她面前晃动,她也没力气开口骂他,只能羞愧的转过头,闭上眼睛。

      回过神来的卢丽华,喘着粗气,刚喷完精,全身都很敏感,春生碰到她一下,她就跟着抖一下,本来这时应该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可狡猾的春生却在这时提到:“丽华,可以了吧,相公要上马了了。”

      卢丽华深知春生的这种不道德的行爲,闭上眼睛,点了点头说到:“嗯,老公,请你上马吧。”

      说完,重新躺好,张开双腿,此时的她虽然怎麽愿意,但似乎春生的话就是有股威严,她很难抗拒这种威严,虽然高潮刚过,阴帝很是敏感,但内心深处总有个声音在呼喊:“来吧,尽情的揉虐我吧。”卢丽华平时装冷得似乎难以靠近,但内心里却有着她极其淫蕩的一面,她的那种对性的渴望,比别人更是热切。

      春生翻过身子,趴到卢丽华的身上,挺起坚挺的老二,对準洞口,口中默念:“一,二,三”,三字一出,只听吱,啪的一声,粗大的老二顿时连根没入卢丽华的阴道内,“啊,死鬼,你轻点行不”卢丽华骂到,“丽华,这样才爽嘛,不是吗?”春生笑着说,“知道你这麽粗暴,我才不让你进来呢,哼”卢丽华冷哼了一声,“啊……啊……啊”话没说完,春生就开始巨烈运动起来,粗大的阳具填满了卢丽华的阴道,幸好丰满的人天生水多,不然被春生这大鸡巴侵入,那不被撑爆了才怪。

      “啊……轻……轻点……轻点……啊……”卢丽华汗如雨下,叫声不断,而春生并没有刹车的迹象,依旧我行我素,埋头苦干,不大一会儿,卢丽华又再次高潮。

      卢丽华高潮后,春生便停住了,“嗯,你怎麽停下了,你不总是趁人家那个的时候,猛沖猛干,要把人家干晕爲止吗?”卢丽华不解的问到,因爲以春生的性格,和以往的经验来看,春生是不会那麽容易刹得住车的。

      “丽华,让我们换个姿势做吧”春生面带诡异的笑容说到,“什麽,你又想怎样来玩人家”卢丽华喘着粗气的说到,“丽华,我想到了一种更加舒服的,姿势,”春生说,“什麽姿势”

      “就是你翻过身来,趴着,我从后面干你。”春生说,“什麽,你让人家像狗一样的趴着让你干呀”卢丽华说到,“正是这样,不愧是我的好老婆,想得真周到”春生说,“你去死吧,人家才不乐意像狗一样趴着让你干呢”卢丽华虽嘴上说着,但她内心里却很想尝试着这种姿势,她听人说过这种玩法,插得更深,而且更有快感。

      “丽华,我的好老婆,你就答应我嘛,因爲这样干,可以插得更深,而且看着你的大屁股,我更有激情。”春生央求着,虽然一开始卢丽华假装死活不答应,但在春生的苦苦哀求下,她最终还是抛弃了她尊言,其实她的内心也挣扎过,但她那一点点微簿的防线最终还是土崩瓦解。在春生的一再催促下,她半推半就的翻过身子,趴在了床上。

      不用春生的教导,她就放低了腰部,擡高屁股,这样,她紧闭的菊花和她那湿润的阴道就完全盛现在春生的面前。

      看着卢丽华,肥大的屁股,春生调戏的说到:“丽华,那麽轻车熟路,就像以前玩过一样。”

      “什麽嘛,人家,人家可是第一次这样给人看”卢丽华似乎有点紧张,春生似乎看出点端倪,不过大好形式当前,却顾不得想那麽多沈声说到:“丽华,我要进去啦。”

      “嗯,你进来吧,轻点哟。”卢丽华说到,“嗯,好的”说完,提枪就上,一插到底,不等卢丽华回过神来,春生便马不停蹄,激烈的抽插起来。

      这一插又是几百会回,卢丽华淫声不断,丰躯狂摆,肥大的屁股更是被春生撞得啪啪直响。最后直干得卢丽华前胸趴在了床上,颤抖的双腿勉强支撑着大屁股让春生撞击,她已是高潮叠起,香汗淋漓,而春生就像是一名杀红眼的战士,仿佛眼前已不再是卢丽华丰满的身躯,而是一个个狼狈逃跑的敌人,让他快马加鞭,追上一个砍一个。

      “不行啦,不行啦,要坏了,要坏了”卢丽华连连发出求救的信号,听到卢丽华的求饶,春生反而更加的兴奋,腰部的幅度越来越大,且越来越快。

      又是几百会回,卢丽华全身都趴在了床上,嘴巴大张只能喘气,声音都发不出了,脸上已分不清口水,泪水,还是汗水。

      也许是觉得全身趴着的卢丽华,已是难以配合他的抽插,春生便将巨棍拔出,翻过卢丽华的身体,分开她的双腿,从正面进攻。此时他已是沖刺阶段,爲了省力,留到最后射精,他整个人都趴在了卢丽华的身上,这样他低下头就可以吻到卢丽华,同时,下体则继续蠕动着,卢丽华半眯着双眼与春生接吻,嘴里嗯嗯嗯的说:“不行了,不行了。”可双手却紧紧的抱着春生,屁股配合的扭动,虽说已高潮了几次,但稍受刺激又兴奋异常,丰满冷豔的女人对性的渴望是常人无法理解的,自古只有累死的牛,哪有耕坏的地这一至理名言不言而喻。

      “春生,你……你还不来呀?”卢丽华喘着粗气说到,“马上了,丽华舒服吧?”春生关怀的说到,“恩,春生,只要你高兴,我……”卢丽华不好意思的说下去了,“丽华,你太好了,”春生说完后,速度明显加快了,巨大的肉棒雨点般的在卢丽华的阴道里穿插,伴随着卢丽华一浪高过一浪的叫声,阴道的分泌物被插得四下飞溅,大腿内则已是白哗哗一片,就连她那茂盛的阴毛都弄湿了,粘在白晰的皮肤上。

      “丽华,不行了,我不行了,要射了。”春生看来也到了极限,“恩,别……别……等一下”卢丽华似乎还想再次高潮,可这次她的愿望要落空了,只见春生已是满脸通红,看了已是把持不住了“丽华,丽华,我真的不行了,我真的要射了”。

      还没说完,只觉头脑一热,一股浓精沖破阻碍,喷射入卢丽华阴道里,直达子宫。春生显然是久不做了,射精一阵一阵的,足足射了十秒之久,直把卢丽华的阴道灌得满满的,他才像是虚脱了一样趴了下去。

      春生庞大的身躯压在卢丽华身大口大口的喘气,而卢丽华虽也身材高大,却也被压得有点喘不过气,况且将要再次高潮的她却被春生破坏了,因此心里不免有些不满,“死鬼,你还不下去,你想压死人家吗?”卢丽华愤愤的说到,“丽华,睡在你身上不像睡在海绵上,比席梦思还要舒服,让我在睡会……”话还没说完,卢丽华便把他推了下去,“你想得美”,卢丽华生气的说到,其实春生也没打算要睡在她身上,只不过想跟她开个玩笑而已,只听他呵呵呵的说到:“丽华,你力气大,脾气也不小啊”。

      “哼,懒得理你”。卢丽华说完转过身子,似乎真的生气了,“哟哟哟,真生气啦,”春生赶忙贴上去,一手伸过去让充当她的枕头,另一只手却伸向卢丽华的一只乳房,边摸边说“丽华,别生气嘛,我给你带了礼物了。”

      听到有礼物,卢丽华似乎有点动心了“恩,你给人家带了什麽。”

      “德夫爱情巧克力,很贵的啵”,春生说到,“什麽,又是吃的呀,你想让有家胖到什麽程度”,卢丽华说到:“上次你给人家带来的什麽狗屁甜蜜蜜巧克力,害人家足足胖了几斤,原来的衣服差点都穿不上了,你……”

      “你不是好这口吗,再说了,胖点有什麽不好,而且你这哪能叫胖,只是丰满而已。”春生笑眯眯的说到,“哼,你们这些臭男人都是……”卢丽华意识到自已说错了什麽,不敢再往下说了,“什麽,什麽叫你们这些臭男人,难道说还有别的男人……”春生话还没说完,卢丽华便打断他,“没,没别人了……”,卢丽华红着脸说到。

      摸着卢丽华乳房的春生感觉她的身体有了明显的变化,“丽华,你的心跳的很厉害啵,你是不是有什麽瞒着我的”?春生说到,“没,没有啦,你别胡思乱想好不好”?卢丽华挣开了春生的双手,将身体又往里挪了一下,依然背对着春生,双手抱在自已胸前,似乎真的害怕春生看到她由于心跳加快而起伏很大的双乳。

      “春生,很晚了,明天我还要上班,你也要赶路,别……别想那麽多好吗,睡觉吧”。卢丽华心有忌讳的说到,“恩,好吧”。春生也没多说话,转过身子平躺着,心里想着卢丽华刚才的话,总觉得她似乎有什麽事瞒着他一样,回想起刚才经过,打一开始,他就觉察到卢丽华身体的一些变化,只不过刚才自己久旱逢甘雨,并没有太注意,现在回想起来,她的乳房和屁股似乎变得更大了,就算如她所说的是吃巧克力变胖的,那她乳头和阴唇的顔色和上次离开时已经不太一样了,上次离开时,那些地方还像少女般一样粉嫩粉嫩的,而这次顔色却有些深了,难道她在我离开的这些日子里还跟别的男人来往……想到这,春生心乱如麻,在他心里,卢丽华是那麽的天真纯洁,她是不会做出对不起自已的事的?可刚才她的表现却又那麽的不自然,春生越想越睡不着,翻来覆去的。

      卢丽华感到了春生的不对劲,忙转过身子贴近春生,将头枕到春生的臂腕里,一手抱着春生说到:“春生,别多想了好吗,我心里只有你,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恩,丽华,我也爱你”,说这话时,底气已没有原来的那麽足了,卢丽华也觉察到了,可她也不好再说什麽,她害怕越说下去,春生的疑心更大,她只能默默的将委屈埋藏在心底,一滴泪珠悄悄的从眼角流下。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