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妻子很敬老人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丈夫带着蛋糕和礼物来到妻子工作的那所地处郊区的干部安老院,今天是他们新婚的第一个月而且还是妻子的生日,丈夫要给自己心爱妻子一个特别惊喜。

      晚上十二点多,丈夫来到了这所乡村安老院,见那门卫室里的门卫大叔正伏在桌上重重地打着呼噜,心想自己可爱迷人的妻子和整个安老院的治安安全交给这个懒汉,真是所托非人了!但马上想像起待会见到妻子那惊喜的表情,丈夫既兴奋又心急,于是便直入院内往三楼的男性疗养部上去,数十级楼级一瞬而过。

      可到了三楼的时候,在那值班柜台上却看不见自己的妻子小玲!她上厕所了吗?等了近半小时,也没见妻子的蹤影。这麽夜了,妻子上哪去?

      丈夫心里不禁着急了,四顾之下看见只有走廊最后的一个房间的门缝下渗出一道光亮,虽然知道那些病房不能够随便打扰,因爲里边住的都是些退休政府干部,但又禁不住焦急,于是把手上的东西放下,走到那房间前想看一看,那房间门墙上挂着一个塑胶牌,蓝底白字写着「镇委刘书记」。

      丈夫感觉不好打扰,正想走回值班室再等候一下,忽然在房间中隐约传出一把熟悉的甜美女性声音,一阵微弱但显得很娇媚的呻吟声,还有几把沙哑的男性哼哼哈哈的声音。

      丈夫顿时奇怪起来,这不是妻子小玲的声音吗?侧耳又再听,「唔唔……啊啊……」

      的夹杂着男女的低吟叫唤声。是妻子的声音?真的好像!有其他男人的声音?没错!那是似乎是发至男女欢爱时的呻吟声?没错!但是……妻子怎麽可能会这地方这时候发出这样的呻吟声?

      不是,一定不是!但……但那明明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呻吟声音了!他越发怀疑,但又听不出究竟,在男人最紧张最敏感的猜疑心下,当丈夫的一定要求个明白,求个安心!

      于是他来到楼层大堂,爬上楼层的公共阳台左沿,远远看去,那房间的阳台的窗户透出更多的光亮,还好,阳台与阳台间距不过三尺,而且阳台之间还连接着尺来宽的空调放置铁架。大着胆子,丈夫纵身攀着墙上的铁架,跨到对面的阳台去,如此连攀两个阳台,终于到达那最后一个房间的阳台上。

      这时能听到的声音更比刚才清楚多了,「啊啊……唔唔……哦……哦……」

      这些男女欢爱的呻吟声里边分明就有自己妻子的声音。他心血沸扬,怎麽办?

      怎麽办?那阳台的座地窗户都已关上并从里边拉上的窗帘,只有窗户最顶上未有完全给遮蔽住,从那里一定能看到房间里边的情况!

      慌忙中,丈夫发现阳台边放了两张折叠的板凳,他马上拿来一张展开放到座地窗前,擡脚便站了上去,伸长脖子就从那光亮处向里边望去。这下不看还好,一看了就犹如把一桶冰水灌到脑袋里去,头部发麻登时全身僵住……

      原来那房间内的女人真的是自己美丽可人的爱妻——小玲!而真的还有男人在内,一共是五个年纪少说也有六十来岁的老头儿,自己的妻子正和这五个老头儿赤条条地共处一室。

      丈夫实在不能相信现在眼睛所看到的一切,这时候,自己的妻子就像猫狗一样趴跪在房间内的一张大床上,一肥一瘦的两个秃发老头儿分别跪在她前边和后边,妻子头部靠在前面一个脸无血色的瘦巴巴小老头的腹部下,几乎是贴着胯间之处。

      那瘦老头一双皮包骨的手扶在她的脑后,紧贴着她一头垂肩的卷发,小玲的头部不停地擡上擡下摆动着,慢慢地配合着瘦老头腰部做缓缓挺送,见那瘦老头陶醉地眯着双眼咬着下唇,样子很是快活的。虽然不能完全看到,但丈夫是知道妻子正在爲这个瘦老头做着口交的服务,即是爲他吸吮生殖器。

      在后边的是一个肥得像猪、满脸横肉的老伯,他的双手扶在小玲腰下,他的大肚子紧贴小玲耸后的雪白臀部,也是不停地前后摇摆着腰,肥厚的大腿肉随着激烈的运动而不停地晃动着!因爲肥老伯身材胖大,所以挡住丈夫的视角,但就明知道他的阳具正在插着小玲的阴户,妻子正在和自己以外的男人「性交」!

      丈夫脑中不能想像地闪过这个词:性交。他们的确是在性交,只是没有清清楚楚地看到他们的生殖器交合的情况而已。

      那肥老伯在一下一下地抽动着,听他淫猥地说:「啊呀……小玲啊,你的骚穴实在好紧呀,夹死我的老弟弟啦……啊哟……」

      果然,看见他很卖力地摇晃着腰部好几下,又说:「宝贝啊,你的腿要……要再……再分开点,我要再插入深点……插到子宫去……过一会我……我……就将子孙液射到你的子宫……要……要你给我生……生一个小娃娃,哈……呵呵……」

      这时让小玲吸屌的瘦老头开话了:「嘿嘿……我说老刘你也太……太过份了吧!小玲才刚结婚,你就这麽不客气,让……让她头一胎就怀了你这个当干爹的种,你……你呀,怎麽对得起你的干……干女婿啊!嘿嘿……哦……啊……好,吸得好舒……」

      瘦老头没有力气再说下去了,原来小玲这时正张开小嘴含啜着他的两颗卵蛋,舌头不停地扫弄老头皱巴巴的卵袋,爽得瘦老头犹如中了风,半身麻木。

      丈夫心头火起:这老不死,竟然如此无耻,想小玲爲他生孩子,呸!这个就是那个镇委刘书记?是了,妻子一定是被迫不过才和他性交的,岂有此理,新社会还到你这狗官干这种勾当?

      丈夫正想沖进去阻止他们对小玲的奸淫,却看到妻子听话地挪动膝头将双腿向两边再分开了一些,吐出口中的鸡巴,一边喘气一边说:「唔……好干爹,你就再……插深点吧!人家……要……要你用力操我……」

      「啊呵……小玲真是听话,干爹待会……把……把精液射到你……子宫去,干……干大你的肚子,好……好不好啊?啊……啊……」

      肥老伯奸笑问。

      小玲竟回答:「唔……干爹你坏透了……说好不準……射在里边的嘛……人家是有老公的……怎麽……可以爲你生……生孩子啊?快……快点插吧!」

      听小玲这样回答,肥老伯可不罢休,只见他停止了抽动便说:「哦!那可不行……我刘某人的干女儿不止百十余个,没有一个说让我干屄却要射在外边的,要不射在里边可真不痛快,不痛快甯可不干了!唉!」

      说完见他挪着腰好像真的要抽出鸡巴,实行「罢干」。

      丈夫当场气得火冒千丈,无耻!无耻!却听见妻子撒娇说:「唔……干爹,不……不要停,好啦,人家答应你啦!好不好?你……你就喜欢欺负人家,快点嘛!人家喜欢你射在子宫里,要你热乎乎的精液……我要爲干爹生个白白的小娃娃,不就行了吗?讨厌啦你!」

      小玲她……她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丈夫犹如被重锤直击心胸,一阵气闷几乎晕倒!那肥老伯拿足了面子,才高兴起来,「啪」一手掌打在小玲白嫩圆翘的屁股上,说:「骚女儿,这才听话,干爹这就好好的干你,待会把精液泡满你的骚屄,嘿嘿!」

      又见他又使劲地摇摆一身肥肉,急速地抽送他那根蓄势待「发」的淫具。

      丈夫无法理解自己妻子的行爲,妻子并不像被迫奸交的!既然不是被迫,就是自愿吗?不,不会是自愿的!这时从侧面看去,妻子也不时在将翘高的肉臀一下一下的往后耸动来配合肥老伯阳具的抽插,她胸前垂着的一对圆球状鼓胀的大奶子正以激烈的蕩漾乱蹦跳来回应男人发狂的耸弄。

      再看清楚站在床边的另外三个年纪更大的白头老翁,他们都不停地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裤裆内硬起来的鸡巴,其中一个猴面模样的黄瘦老翁这时就索性拉开裤头,把鸡巴掏出来摸弄。

      小玲此时用一只手搓捏起自己一对丰乳,这个熟悉的动作,正是她被干得兴浓的表现和反应,当丈夫的一眼便看出了!但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平日纯洁的妻子会做出这样行爲,竟……竟愿意和这几个……这几个光是样子就能让人看得厌恶的糟老头,任由他们奸淫、让他们生殖器进出自己纯洁的肉体。

      正想着,却见那个肥老伯下体运动得愈加剧烈起来,不一会,肥老伯抽动得猛了边哼哼叫着:「呀……不行了……啊……」

      丈夫这下全身毛发也竖起来了,见肥老伯双手掐紧小玲两边美臀,下体发狂地耸动,晃动的大肚子拍击着小玲的屁股,急速的抽动一下比一下紧……

      终于听他哼着声喊:「呀……啊……射啦……啊……」

      一声长叫,肥老伯身体一下定住不动,然后马上又再抽动下,停一下又动几下,又再停一下……这阵连续的动作中就听到小玲从含着鸡巴的口中发出连声的闷哼:「唔……唔……」

      似乎是因爲肥老伯用力抽送带来极大的快感。

      是的,那更是大量精液的射出所带来的快感,男人的生殖器官当时喷出好几股热呼呼的精液,直射到小玲阴户深处,热得她的子宫非常酥痒舒服。

      肥老伯终于得偿所愿,喘着粗气继续做缓和的抽动,他抚摸住小玲的粉嫩美臀赞歎着:「哦……你真是个又贱又骚的骚屄啊……哈!能干这样紧窄的小屄真是爽死了。哈!要是做你老公,一定每晚都给快活死啦……嘿嘿……」

      小玲的丈夫又急又气,没想过就这样亲眼看着别的男人将精液射到自己妻子的阴户内!

      这……这老不死,老淫虫,老……老……他心上火起就要把窗门踢个粉碎,然后把这个肥老头,把他……把他……却就听见妻子的声音:「唔……到谁了?快点!我还未到啊!我还要……」

      她……她,听到小玲的话,丈夫顿时僵呆了!

      真不信自己的妻子会如此开口要其他男人来奸淫自己。

      这时,拿出阳具来摸弄的黄瘦老翁边回答着边上爬上床:「小玲姑娘,小玲妹妹,该……该到我了……嘿嘿……」

      他一上到床,就去推开那仍不舍得抽出阳具的肥老伯:「喂,老刘啊,到我了……」

      肥老伯一面不情愿,却还是退了出来,见他把河马般大的屁股一缩,然后睡在一旁慢慢地喘着气,终于看见他那沾满浓白精液软乎乎的一条老鸡巴,还有湿淋淋的攀到肚脐以上的浓密阴毛!丈夫更觉怒火。

      这下黄瘦老翁早补上肥老头的位置,也跪在小玲腿间,下体拼近小玲凸翘的屁股,他胯间昂起的一支不大不小的棕黑色鸡巴,龟头圆大,看着还蛮神气!他咳喘一声淫淫地笑:「嘿……我老头也要插一下小玲妹妹的嫩屄啊!哈哈……咳咳……」

      一手扶着小玲一边屁股,一手拿住鸡巴对準小玲腿间湿滑闪亮的红粉色娇嫩的阴户。他先用龟头磨擦几下湿润湿润,然后龟头轻轻地顶住屄口,双手扶定小玲的腰,就要挺前进入小玲迷人的仙人洞去!

      小玲!小玲!门外的丈夫发呆地看着那黄瘦老翁腰部向前挺去,「呀……好窄的穴呀……啊……呵……」

      老翁几下挺送鸡巴才进去三分之一,很兴奋地挪动几下膝盖,準备好了又一连几下狠狠向小玲肉洞插去……他奋力的侵入使小玲又一次闷叫:「唔……呜……」

      黄瘦老翁的生殖器终于全根插入了,只剩得那副垂得老低的阴囊吊挂在半空。

      做丈夫的当然知道妻子的阴户的确非常紧凑,自己不知多少次庆幸拥有这样一个美豔而贤惠的妻子。但今晚,却看着妻子沦爲几个老头儿的泄欲工具,让老男人鸡巴进入本来只属于自己的宝地!

      黄瘦老翁在缓缓地抽动着,紧夹的快感使他大呼过瘾,他捏紧小玲的屁股,享受插屄的畅快,而小玲下体的紧迫实在使他忍受不住了,十数下后便禁不住想要发射,可是这老鬼又不想就这麽快完了,仍想拼命地坚忍,又再抽了十数下已忍得他脸色也变了,正想稍弓腰缩肛停一会。

      此时,一直享受口交服务的瘦老头正被吮得差不多了,他还是想插到小玲屄里再射击出来,但已经来不及了,强烈的快感升至极点,小腹下部发酸,接着鸡巴根部一阵巨大的麻痒,「呃啊……好啊!呜……啊……」

      听他的叫爽,小玲连忙吐出口中蹦跳的老鸡巴。

      就在当下!一股,两股,三股,淡白色的精液分三股飞射出来,一一射落在小玲白嫩绯红的脸颊上、鼻子上、嘴巴上,使小玲流着一脸的精汙。小玲显得十分可惜,连忙用手指把脸上的精液刮下来再送进嘴里吮吃,然后又张嘴把那还在流出精水的老鸡巴卖力地又吸又吮,门外的丈夫已不懂反应了!

      瘦老头十分满意小玲的口舌服务:「呃……小玲啊……你的嘴巴真会吸男人的鸡巴……哈……我这一辈了也未试过这麽爽啊……哈~~真他妈的爽……」

      他边喘息边伸手扶着小玲的头,抱紧在腿间。

      那时,后边想再苦缠下去的老翁因爲小玲肉紧地吸吮那根阳具,连带肉洞也不自觉地跟着收缩,又主动地向后耸动,这下强烈地刺激了老翁那迫不可抑的鸡巴,听见老翁着急的叫着:「啊……哟!别动呀……不要动呀……呃啊……」

      他已是力不从心了,不自主地用力猛插几下,腰一弯从后贴紧小玲的玉背,双手迅速伸到小玲胸前用力抓紧那对圆大的肉弹,他整个人不住地颤抖几下后即一泄如注了,他耸动着下体作最后的抽插,完成性交后的灌精步骤。

      又一股热浆灌到了下体深处,小玲全身酸软,舒服得连连呻吟:「啊……哎呦……好热呀……哎……」

      她高潮到了!黄瘦老翁的生殖器好像蹦开了盖的香槟酒一样,精液急射着奔涌而至,小玲子宫马上被灌得满溢。

      门外的丈夫可以看到黄瘦老翁胯下晃动不停的阴囊,知道老翁泄出了好多精来,此时此刻,数以亿万计的老精虫正侵入妻子的子宫,找寻卵子要进行受精活动!万一,万一小玲被真的被弄大了肚子就……

      可就在发愣的时候,当丈夫的发觉自己的阳具居然悄悄地勃起来了,这……

      这是多麽荒唐的反应,看着自己妻子被其他男人侵犯并泄精在体内,作爲她的丈夫,自己竟会受刺激而勃起?

      房间内,仍在等候插穴的两个伯父此时不约而同地攀上床,并把已经完事的同伙推开,一个病容满面的秃头老翁率先将小玲按倒在床中,紧接着伸出松枝般的双手去探索小玲诱人的肉体,他托住一对浑圆而非常有弹性的白奶又捏又揉又推,低头拼命地啜、拼命地吸,一条粗舌缠着淡红色的奶头拨弄。

      他不知是激动还是声音本来如此,声音沙哑的说道:「嘿嘿……小玲妹妹这对奶子真是好看又好摸……哟哟~~又圆又胀的还会流出奶水……快,快给爷爷吸一下吧!啊……嘿嘿嘿……」

      秃头老翁又把头挨到小玲脸前要亲嘴,小玲迷醉地半眯着眼,粉脸通红,意态确是撩人。

      她欣然地接受老翁索吻,主动伸出舌头跟老翁的舌头交缠着,老翁哪里会怜香惜玉,一味把长满须渣子的大嘴去刮小玲的脸,乱吮着小玲性感的丰唇,一会儿又重新捏住那对丰乳像搓面粉一样地把玩。

      小玲见他不来进攻,似乎是等不耐烦,娇声说:「唔……好爷爷,请你快点吧!呀……」

      她说着一手伸到秃头老翁的胯下,从裤裆间掏弄他的鸡巴。她主动的挑逗使那那老家伙舒服到声音也变尖了,他叫着:「呀……噫……小玲老婆,你真是个小淫妇啊……」

      门外的丈夫却听妻子竟这样回答:「那……那就用爷爷的……大鸡巴好好惩罚……我……我这小淫妇吧……呀……来嘛!亲老公……」

      秃头老翁也忍得够了,连忙说:「啊……好……好……亲老公今晚上就跟你拼了这条老命……」

      而小玲好像很心急紧张,「唔……呀……」

      的叫着,边挺腰迎上。见她如此发骚,老翁不禁淫笑了:「哈……你这小骚屄,别心急,告诉亲老公,你的小屄入口在哪啊!嘿嘿……我的大鸡巴等着你啦!」

      小玲竟伸过手去轻轻捏着他的灼热的鸡巴,引导着龟头顶入自己的肉洞口。

      「呵呵……你的骚屄就在这里吗?小老婆……」

      老翁得意地奸笑问着,小玲「唔……」

      地懒得应他了,用手将他龟头先行「引进」自己阴道内。丈夫看着妻子这下主动地将男人生殖器「引进」自己阴户,只有呆呆地发傻。

      而房内那秃头老翁兴奋极,他说:「好呀,小淫妇,亲老公现在就插死你,狠狠地惩罚你,你这专门勾男人的小骚屄!」

      老翁那的深紫色的生殖器前端——龟头这时倒退了出来,因爲他要一次过用力地插入,这才够爽!

      这下龟头又重新顶住了湿滑红肿的肉洞口,先陷入一点……看着其他男人的鸡巴又一次入侵自己妻子的阴户,丈夫麻木地抖颤了!现下这个老翁的鸡巴比刚才的几个较长,正自恃够长够硬,龟头狠力地顶进去,它粗鲁推开阴唇要奋力一击,可还得顿了两次,才把鸡巴全部送进小玲的屄里。

      老翁似乎一腔雄心壮志,一进入就奋力地捣弄起来,他边干边说:「啊……我……要……要插破你这小骚屄!啊……」

      门外的丈夫见男人如此凶狠,正爲妻子怜惜,谁知小玲却肉紧地将双脚勾住老翁的后背,挺着腰来配合抽插,她淫叫着:「啊……坏老公再用力呀……啊……插死我了……」

      小玲被撞得全身摇晃,胸前的大奶子作不定向的乱蹦乱蕩。

      别看那个老翁病危危的,他很会玩,教小玲换了一个男下女上的姿势,让小玲跨在他下身腹部之上。小玲像很熟练地拿着他的鸡巴对着自己阴道入口,然后慢慢地坐下去,鸡巴便朝天向上被套入她下体。本来老翁的鸡巴已经够长了,这个体位更发挥了它的长处,每一下套弄,龟头都直顶子宫,爽得小玲又是不停地娇呼。

      她又快要到高潮了,下身主动地在跨骑套动着,一头卷发飘蕩在空中,一对饱满如球的奶子大幅度地上下跳动不停,加上美丽脸妩媚的淫态和娇柔婉转的呻吟,实能让任何男人都会神迷魄蕩。

      剩下最后那个满面棺材钉的老头子,早已等得不耐烦,他看见小玲淫媚的小嘴一张一合地娇喘着,也想让小玲给他咂一下硬得发愣的鸡巴,但他又怕忍不住便给咂出精来,于是乎靠到小玲旁边,半挨半靠的搂着小玲,一副「无齿下流」的瘪嘴胡乱地吻向小玲娇滑的胴体。

      他本来一心只要操屄,但就看到眼前这个全身裸露的美貌少妇,看着如此一副淫秽激烈的男女交合图,看得眼评分跳,看得血脉贲张。操!干你娘!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老头子扯下裤子二话不说,张腿便跨过秃头老翁,两条毛腿分立在秃头老翁两旁,他身材矮小脚又短,那胯下正好对着小玲的脸部,他一手按定小玲的头,一手将自己因爲过久硬起而青筋暴凸的鸡巴,红肿的大龟头向小玲淫嘴挺去。

      小玲这时正眯起双眼享受着被鸡巴直顶花心的快活,张着小嘴忘我呻吟着,正在性奋中忽然被一只手从后脑向前按去,一阵夹杂着酸臭和尿臊的味道直涌进鼻腔,紧直着一条热暖的半硬的东西就撞入正在呻吟微张的口中,又鹹又腥的肉条一下把嘴巴塞满。

      她知道那是男人的生殖器,也不去看是谁的鸡巴了,因爲全身舒服得连眼睛也懒得去睁开来!她一手扶着身前男人的一条大腿,另一只手则伸到男人的胯间去,以手心和手指揩弄撩动那一副卵袋,只见她时而轻搓时而搔动十分手熟。

      那老头子被小玲这样一弄,马上全身毛孔舒张,爽得额角冒汗,他歎息着:「哦……哦……啊啊……啊……」

      但心下亦叫苦了,知道自己这一枪是熬不到插屄的时候了!于是乎横下一条心,按紧着小玲的头开始用力抽送,小玲识趣地用双唇夹紧,尽量紧包着他的肉条,这下爽得像插在阴道一样了。

      老头子爽得全身也抖了起来,他叫着:「啊……骚……骚妹妹,你也要……要尝尝我……我的厉害吧……唔呀……」

      而那个躺在下面秃头老翁更会享受,他一会托着小玲两边屁股,教小玲边耸动边扭动屁股套弄他的鸡巴,一会伸出双手贪婪地捏住小玲胸前跳蕩的那对大白奶子推拿、捏掐、揉撚,玩得不亦乐乎!

      此时小玲三处敏感的地方都得到满意的撩动,兴奋得又快要泄了,头脑一片空白,只是忘我地配合着两根鸡巴的动作,像只叫春的母猫呼唤着雄性来侵犯,「唔唔啊啊」的浪语时断时续却是淫贱得出奇。

      小玲的丈夫终于在真真切切的情况下看到妻子如饑似渴地吸吮着一具男人的生殖器,也清清楚楚看到妻子跨在男人身上,主动用淫滑的阴户套动男人那坚挺的生殖器,看到男人的生殖器如此神气灵活地插弄奸淫着本来属于自己的圣地,他只觉得自己手中的阳具亦悄然而立,更不自觉地把手伸到裤裆内摩挲着!

      那居下首的秃头老翁正在淫然自得,忽然一些湿黏黏的东西一下一下的滴得脸上来,他觉得奇怪了,睁眼一看,只见头上垂挂着一副卵袋,妈的!原来不知什麽时候,自己的室友就这样跨在自己身上教小玲爲他吮鸡巴!头顶直对着室友的老屁股,倒楣倒楣!

      他正想推开老头子,但看着那条鸡巴正一下一下进出抽插小玲淫秽的小嘴,两颗睾丸时而被粉红的舌头舔弄。哟!越看越觉得刺激兴奋,越兴奋刺激就越激动,加上在小玲紧凑的肉屄快速地套弄,不觉已是强弩之末。

      但他还想再享受多一会,于是急忙叫道:「呀……啊……停一下……啊……停……停啊……啊……啊……哦……停一下……」

      终于抑制不住了,秃头老翁用尽全力使劲地向上挺插几下,鸡巴根部一下麻痒,兽欲的极至迎来强烈的解脱,「呃……呀~~呀……啊……」

      一股滚烫的精水向上直喷到小玲的子宫去!

      小玲受到这一烫,马上也泄了出来,强烈的快感至阴户源源而来,扩散到全身。她吐出口中的鸡巴,娇呼起来:「唔……好热呀……好舒服……啊……」

      高潮的巨大触动使她全身痪散,她完全松开了老头子那根又涨又硬的鸡巴,虚软无力地向前倒在秃头老翁身上。

      那老头子还未得泄,连忙扶着小玲身体,将她拉到一边去躺好,自己则伏到她身上去,双手分开小玲的大腿,低头一看,那粉红色的洞口正纷纷溢出一沱沱浓白的液体,直湿透了床上的被单!

      老头子伸手便摸到那梦寐以求的仙人洞,用手指抠着那肉洞里边,把那些不属于自己的精液尽量都抠出来,一边张开老嘴猛亲小玲的脸、脖子,还有胸前那对圆鼓鼓挺立的奶子。

      几次高潮后,小玲已经很满足了,她感觉着这时趴在自己身上的老头子的急切需要,畅爽的晕迷中仍主动地回吻老头子,很愿意爲余下的这个老头子提供性服务。老头子也很心急了,不再去抠那些还未流出的精液,他兽欲暴涨,急切地就把下身压上去,小玲丫着疲软的双腿配合着,让老头的鸡巴顺顺利利地插了进去。

      老头子猴急得很,刚插了进去也没挪好体位就用力地捣起来,小玲见他这样猴急,便十分体贴地自己扭着腰,亲热地搂着那老头子骨瘦嶙峋的背部。她轻声叫着:「啊……好厉害呀……亲老公要干死小老婆了……哎哟……」

      她的努力献媚使老头子更兴奋得好像发了狂,扭着屁股猛抽猛插,十下,二十下,三十下……老头子干瘦的屁股在小玲玉腿间不停地扑打起伏,生殖器迅猛地来回着小玲紧窄的阴道,挤出更多的白色浓液,真是「啧啧複啧啧,老屌操嫩屄」!

      那老头子爲了不禁眯着眼偷看身下这个被自己操着的美人儿,心头激动,能操到等美女的小屄真是天堂也不知有没有这种福气啊!真个想就这样一直操下去永远不会停啊!

      可想是归想,老头子这样狠狠的操着却只抽不到百来下已是下身颤抖,他强忍着、歎息着:「啊……呀……不行了……哦……好……舒服啊……」

      他全身发抖了,双脚猛蹬了几下鸡巴就射了出来。

      小玲兴奋地挺着屁股迎上去,不断娇声回应:「啊……射得好多呀……亲老公……涨得人家好难过哦……小屄好舒服……唔……唔……」

      老头子像死了一样压倒在小玲身上,老嘴朝着小玲的粉脸直呼气:「哦……哦……啊……」

      接着吁吁地说:「啊……射……射死你……你这小淫妇……我操破你……小骚屄……啊……」

      他屁股仍缓缓运动着让生殖器榨出最后一滴精液。

      看到妻子如此顺从地接纳了五个老头儿生殖器的进入,看着五个老头逐一侵犯了自己妻子并在妻子体内注入了代表汙辱的精液,这一幕平日绝想不到的荒唐事看似完结了。小玲的丈夫在无限失落中竟发现自己不知在如何的驱使下完成了一次情不自禁的手淫,他几乎是与最后奸淫小玲的老头子同时射精了,只是妻子身体被灌注的却是那些老翁的精液!

      两个月后,小玲高兴地告诉丈夫自己已经怀了孕两个月,丈夫心知肚明,妻子肚子里的小孩说不定就是那天晚上那几老头儿生殖器所发射的乱种!不,可能不是那天晚上,或许是更早的那些晚上!

      数年后的一天,小玲带着三岁大的女儿回乡下探望父母去了。小玲丈夫在家中收拾杂物时无意中发现了一个收藏得很隐蔽的包裹,里边是一本厚厚的日记本和几盒录影带,那些录影带的内容又一次重击了小玲的丈夫,原来那全是自己妻子在家中与一些男人的性交场面!

      那些男人当中,有的是自己经常见面打招呼的左邻右里、有的却是从不认识的。而令他万万想不到的是,在这些淫乱的情景里他发现妻子的父亲——自己的岳父!

      从影片里看,那应该是在小玲怀孕六、七个月的时候吧,在客厅里老岳丈一面急色地把大腹便便的小玲按在客厅的沙发上奸淫,岳父努力地运动屁股抽插自己已怀孕的女儿的阴户,发出老牛一样的喘息声,而小玲的声音显得更是激动和淫乱。

      当岳父操得急了快要泄精时,小玲似乎有些不情愿,影片播出小玲微弱的声音:「爸……不要……里边有小宝宝了,啊……唔……」

      岳丈只顾边抽动着说:「啊……好爽……阿玲,不怕的!再过不久你就……生小孩,趁着小穴还是……紧紧的……让……让爸多弄几回……啊……呀……」

      终于,小玲也是热情地迎接了父亲生殖器的狂泄,事后还殷勤地用口替父亲清洁那条蔫软的老鸡巴。

      另一盒录影里,小玲丈夫更遭雷击,因爲在奸淫小玲的男人里他还找到了自己的老父!那个当年七十望外、现在已长眠地下的老父。

      那片段里,自己那个慈眉善目的老父亲因爲欲望极度亢奋而扭曲了本来慈祥的脸容,在录影里,小玲正在厨房里打扫,老父偷偷从后把自己小玲抱住,手麻利地掀起媳妇的短裙并拉下她的衣服,马上抚弄吸啜,亵玩一番后两人一前一后站着,老父从后搂住小玲的小腰,鸡巴从后伸到媳妇张开的腿间,一顶而入直送到阴户里……小玲尽量地叉开双腿好让这老人家方便地用力摇动、让他发狂地插弄着自己的阴户!

      小玲丈夫直看到自己父亲在高潮时全身的抖颤,他和其他男人一样并不抽出鸡巴便直接在媳妇阴道内射了精,自己妻子并没偏心,跪下来吸着老家翁的生殖器,体贴地清洁沾在鸡巴上的液体。小玲竟然连自己爸爸和家翁都……

      最后一盒录影带里录下了小玲与一班年长男人在房间、厨房、客厅、厕所进行的各场性交!小玲表现的兴奋主动、热情的配合是丈夫从来未有看过和尝试过的!

      而最使他最吃惊的是在一个片段里,楼下的两个老安管员在分别和小玲性交之后,竟牵出那只他们饲养的大黑狗,他们命令小玲趴跪在地板上,指挥那头黑狗去舔小玲的阴户,那黑狗很听话地去舔,粗长的狗舌扫得小玲肉洞的淫水「唧唧」直响,看着小玲被舔得又肉紧又兴奋,身体不停扭摆。

      两个老安管在一旁奸笑着,接着他们用手摸弄黑狗的下身,原来是只公狗,他们使狗公的生殖器勃起来,再教那黑狗趴骑到小玲背上,帮狗鸡巴对準小玲的阴道口,那狗公竟就像与母狗交配一般,弓着腰、蹬着后腿要插小玲的阴户。狗的生殖器很大,插得小玲直缩身子,边叫喊:「啊……不要啊……我不要跟狗做呀……」

      两个老安管奸笑着上前按住她不準她乱动,其中那个叫刘叔的说:「哈!太太,我们活了大半辈子也未见过人兽交,你这麽淫贱,狗鸡巴一定能满足你啊!哈……」

      另一个不知名的阿伯说:「对,就要见识一下,现在好流行的。你的骚屄不是要挨鸡巴插吗?我们大黑的鸡巴一定能塞得你满满的操得你叫爽。哈!」

      那阵子黑狗并不放松,在主人的帮忙下,狠狠地顶入小玲体内,它前腿抱紧小玲的小蛮腰,弓着背、使劲蹬着后腿猛地抽插起来,慢慢地小玲渐渐由叫喊变成兴奋地呻吟,乖乖地趴好挨狗公操。

      十多分锺后见那黑狗一阵疯狂的抽插之后全身定住,小玲一声娇喊:「啊!它在射了……不要……不要让它……射在里边……啊……好多……好烫啊……」

      小玲叫着时全身打颤发软,原来在黑狗最后抽插和射出大量的精液刺激下,小玲竟然被弄上高潮!

      两个老安管当然袖手旁观在旁欣赏这人狗乱交的好戏,还一边奸笑。其中一个又说:「嘿……厉害吧?太太,别看这畜生又老又瘦,它很久没跟母狗打过种了,这次一定把你奸出个狗儿子来。哈……」

      看完妻子跟畜生交合的一场乱戏,丈夫一下瘫倒在地板上!他不知道这些录影是谁拍下来的,但知道这是妻子有意把自己跟男人性交的情况记录,因爲录影带写着的日期是小玲的笔迹!

      关上录影,丈夫的脑海不停浮现以前在安老院的五个老头儿、那些相识不相识的男人,浮现出那些男人在小玲身体射精时那极乐的表情、浮现出那些在妻子阴道里蠕动过的各色男人生殖器,还有那只黑狗公的生殖器泄出的一大沱浓稠浆液!

      那本日记中,丈夫看到妻子亲笔写下的一段故事,一段重要的经曆:X年X月5月6日夜深,我从梦中被弄醒了,发觉全身被脱光,七十岁的外公整个人趴伏在我身上,他正搓捏着、揉撚着我两只让我感到自豪乳房,我从心里惊呼,但全身无力,一点也动弹不了。外公两手搓着我的乳房,说我长得很可爱、很漂亮,他很喜欢我,他会好好的疼我。我看到他可怖的淫笑着的脸,他完全不像是我从小就尊敬的长辈,就好像现在我跟前的是个陌生人!

      外公玩弄了我的乳房好一会,然后把我双腿分成八字形,趴到我下身去,他竟然要吻我的阴户!我觉得双腿发颤,因爲处公用他的舌头啜弄我的阴蒂。很敏感,我被弄得像全身触电,很想欢快地叫出来。外公说我是个淫蕩的女人,因爲我禁不住他的逗弄流出了很多淫液。

      外公脱了他的裤子,露出一条兴奋地昂起的男性生殖器,虽然我有自慰的习惯,也偷偷观看黄色电影,但这是我第一次真正见到的男人的性器。它很粗而且长大,紫红色的龟头很大,那是在生理卫生课上无法让我想像得到的东西!

      当他压到我身上来时,那陌生的性器官向下隐没在我的腿间分叉处了,我觉得这样不好,不能让外公插进来,虽然我有快感,但那是乱伦,我只好不停地摇头,又羞又急,却觉得阴户口被他那灼热的生殖器敞开了。

      外公的阳具边向里边顶入,边在我耳边说我那里好紧,他用力地顶送了十多下,终于全部插入了!好涨好麻,我感觉那阴户里被塞得满满的很舒服。外公开始发狂似地动着腰,我渐渐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意,在外公不停的抽插下,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他抽插了七、八十下就喘着粗气,不久就全身抖颤起来,我感觉着他的生殖器死死地抵着我阴道的深处,更可能是已顶到子宫了,因爲那里传来一阵更剧烈的快感。外公将阳具抵到我阴道深处去便定住身体不动了,从书本上的知识里知道,这是男人再完成抽插动作最后的阶段——射精!

      外公要在我阴户里射精!我已不知道这种行爲会带来多大后果,因爲已不可挽回。外公长长的歎了一声,我马上觉得阴道里边有一阵一阵的热流沖激而来,涌到阴道最里边最里边,带着快意的热暖感觉很快扩散到全身……

      外公边在我身体地发泄着,边对我说我的身材比妈妈更诱人、小屄更紧凑,他会很爱我,他会好好的疼我,不会像妈妈一样让其他男人欺负我!

      (日记内记下的是小玲每一次与外公性交后所写下)在这本日记最后一篇她写到:「我成爲了外公的泄欲奴隶,却渐渐地习惯和享受跟外公这样淫乱性交的乐趣。整整四年里,我和外公单独相处时所做的只有是性爱!

      外公死了,我很失落,在不知不觉间年老男性的性器使我觉得有着无法抗拒的性的吸引。我不能自拔地一次次去引诱那些又老又丑的老头来奸淫自己,因爲我发现,只有跟他们性交时才能达到高潮,只有在他们的淫辱下才能满足我的情欲、只有用那些老男人的精液才能教我享受到男女间性交的乐趣!

      但是,今天我要结婚了,我爱上了一个很对我很好、很爱我的男人,我要嫁给他,做他的好妻子,成爲他专属的一个女人,我还会爲她生孩子,我们会抱着孩子去公园、去郊游!以前那些日子要完全忘记,因爲今后我只属于我所爱的丈夫。我发誓!」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