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七岁时被强姦的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在我十七岁那年的夏天,因为朋友家开的餐厅人手不够所以去帮忙,却发生了这件令我难以忘怀的事……

    朋友家开的餐厅是上下两层的中式餐厅,由于晚上二楼客人较少,大约只有两三桌的客人,并且客人的早早吃完离开了,二楼只剩下我一人慢慢收拾东西。

    当我弯腰擦拭桌面的时候突然有人从我身后摀住我的嘴,另一只手则用力将我抱住将我往厕所拖去,虽然我拼命挣扎去还是无法挣脱,只能无力的被拖进厕所内。

    那个人将我拉进厕格后便开始用那只原来用来抱住我的手,不断的在我身上上下其手,一下子摸我的胸部,一下子抚摸我的大腿。

    「刚刚一上楼就看到你翘着屁股扭来扭去一副欠人干的骚样,是不是很想要男人的肉棒啊?」这人混身酒气一边说着一边用他那已经硬起的那东西往我的屁股顶。

    「呜呜!」我拼命摇头。

    「很兴奋的样子嘛,真的那幺想要肉棒吗?」那人单手将我的牛仔短裤解开,手隔着内裤压在我的阴部上抚摸着,由于我是那种很敏感的女生,有时候单单是走路内裤便是湿成一片,此时经过他的抚摸更胜之,淫水都溢出内裤顺着大腿一路滑下。

    「不许出声,不然就要你好看。」那个人在我耳边粗声说道,他见我点头后放下那只摀住我的嘴的手,我刚张嘴要呼救的时候,他便往我的肚子狠狠的打了一拳,痛得我不由得弯下腰来。

    「再有下次就不只是这样子了,听懂了吗?。」我只能拼命点头期望这个人能快点放我走。

    他推我坐在马桶上,将我的短裤内裤一併扯下丢在地上,掏出肉棒要我替他口交。

    我知道实在没办法逃脱了,只好乖乖的张嘴含住他的肉棒。

    「这幺会吃鸡巴一定是很常帮男人含,果然是骚货啊。」我屈辱的听着他汙辱我的话语,任命的含舔着他的鸡巴,只求他能早点满足放我离开。「啧啧胸那幺大也是被男人摸出来的吧,真是又大又嫩不愧是年轻美眉的胸。」他那双粗糙的大手探进我的上衣在我那36D的乳房上来回搓揉,一会大力揉捏,一会轻轻抚弄,我的乳头随着他的抚摸已经完全挺立,再被他的手指抚过时引起我一阵颤慄。我轻轻扭动着身子,眼神迷乱,满面通红,被那人玩弄得有些春心蕩漾。

    「那幺久也该进入正题了。」他将肉棒从我口中拔出将我翻过去趴在马桶上,双手握着我的细腰,肉棒在我那早已溼透的肉穴外轻轻摩擦,却迟迟不肯进入。

    「你…快点…快点进来啊…」小穴被进入的渴望令我难以忍耐的开口要他插进来。

    「骚货那幺急着被干啊?」他一边调笑着,一边将肉棒用力的往我的小穴插进去,开始大力的抽送,

    「啊......我......好......舒服......喔......嗯......就是......那......喔......」此时我已经沉溺于这淫靡的情趣里喉头发出细碎的呻吟声。

    「噢……你的屁股长那幺翘,奶又那幺大插起来还那幺爽!我看你根本就是生来被人干的……干……干到烂、干到破!这幺淫蕩!」硬烫的肉棒在我的花穴中犹如活塞一般快速地来回抽送着。

    「嗯……对我就是个蕩妇,用力的干我!干死我!」我已经被他干的头昏脑胀没法思考,只能顺着他说的话说着。

    「干!干死你!」他听了我那淫蕩的话后,像是被打了兴奋剂一般的更加快速也更加用力的捅着我花穴,每一下都直顶花心,弄得我浑身娇软,脸颊泛红、一张诱人的小嘴不住的张合喘气、淫叫连连。

    「啊......哈......啊......舒服......呜......喔......」

    「啊…喔快要射了!我看就射在你的子宫里,让你再生一个小淫娃,到时候老子一起干你们母女俩!哈哈!」

    「不!不要射在里面!」一听到他要射在里面我瞬间被吓得清醒了,害怕的哀求他。「求求你,不要射在里面我才十七岁啊!」

    他对我的哀求充耳不闻,又狠狠地再在我的小穴里插多七、八下后,一大泡滚烫的精液汹涌而出,从紧紧抵住子宫口的龟头上直接灌进了我的子宫里,而我也悲哀的在此刻达到了高潮。

    他将肉棒从我的小穴拔出来,一股淫水混合着他的精液缓缓流出。

    「给我把它舔乾净上头都是你的骚水!」他拿着肉棒顶着我的唇要我舔,而我只是麻木的张开双唇。

    「阿成,我看你那幺久没回来还以为你出事,原来是跟美女干上啦。」一个年龄大约四十多的男人突然出现在门外。

    「彬哥,你也要来一发吗?这骚货干起来可爽了!」那个叫阿成的男人竟然热情的邀请那个中年男子来干我。

    「那我就不客气了啊,早在刚才这个小美女走楼梯的时候我就想干她,屁股翘的不得了、腿又细又长,那对胸还随着走动抖来抖去的,看起来就是一副欠人干的模样!」彬哥边说边把肉棒掏出来,拉过我的手要我帮他套弄,手则是在我身上上下其手,阿诚则退到一旁看着彬哥玩弄我的身体。

    过了一会儿他便要我站起来,而他坐到马桶上。

    「小美女,自己坐上来吧。」此时我已经心死了,被一个男人强姦跟被两个男人强姦也没甚幺不同,与其反抗不如顺从他们等他们满足了就会放我走了吧。

    我顺从的跨坐到彬哥的腿上,一手握住彬哥的肉棒,一手扶着他的肩膀缓缓坐了下去,彬哥的肉棒比起阿成的还要粗大得多,若不是刚才已经被插过一回了可能没有办法那幺容易进去。

    「哈……哈……好粗…….喔……」因为他迟迟没有开始抽动,我按耐不住便自己扭起腰上下摆动,胸部随着上下的动作摇动着。

    「哈哈,阿成你看这淫娃被强姦还能自己爽成这副德性,真是够骚的!」彬哥将头埋进我的胸前,一张大嘴用力地吸允我奶头,淫爪还握着另一边的胸部大力搓揉着。

    「啊……哈……我才不……淫蕩……呢……嗯……好深…….」

    「不淫蕩?那是谁被人强姦还那幺骚?」彬哥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往上一顶,粗大地龟头一下子顶到了我的子宫口,一股强烈的快感从我的阴道蔓延至全身。

    「啊啊…..顶……顶到了……哈…….不行…….呼…….」

    彬哥将我扶了起来,让我的身体贴着门板站着,抬起我的一条腿又一次狠狠的插进我的小穴之中,门板随着他的大力顶弄而剧烈的摇晃着,过了好一会儿彬哥的速度终于慢了下来,改为一下一下缓慢而深入的进出,他的龟头一下下的刮搔着我阴道的内壁带出一股酥麻的快感。

    阿成似乎是被我们激烈的表现给刺激到了,挺着再次硬起的肉棒加入我们地战局,这个晚上我被他们两人干了不知几回,射进了多少精液……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