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末班车的高潮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那是接近午夜12点的最后一班车,我因为与朋友聚餐后忘记了时间,匆忙的赶上这班车。

    「司机,等一下。」

    气喘嘘嘘的我冲到了公车门口,细长的腿跨上了公车阶梯走了上去。

    因为跑步的关係,胸口不停的喘息着,胸前的浑圆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着。因为聚餐的关係,我今天特别打扮了一下,上身穿着斜肩粉色雪纺纱,下半身则是超短牛仔裤,只要我一弯腰,夹在双臀下的底裤就若隐若现,直逼人心头痒痒。

    公车上除了司机以外,还有一个身穿西装约三十多岁的男生。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看起来没有危险,于是深夜搭车紧张的心放鬆下来。

    我直往公车最后一排的位置,那裏位置最大最宽敞。

    一坐下来,因为喝了一点酒的关係,眼皮很快就阖了起来。

    车子摇摇晃晃的开动,不知睡了多久,总觉得好像有人在抚摸着我大腿,起初偷偷摸摸的,我真的很睏所以也懒得理他,他见我没有反应动作更大了,从衣内探入抓住我那32D的胸部,我突然惊醒。

    公车早就停止了,我完全不知道我在哪里,看起来好像某个荒郊野外,之前那文质彬彬的男子早就不见了。身旁用骯髒的手摸我的男子,身高不高且身材微胖就是司机,看到我醒了,则露出一脸猥亵的笑容。

    「你..你想干甚幺?你放开我,我男朋友是警察喔!你要是敢对我怎幺样,你就完蛋了。」我很害怕又强作镇定,编了个谎话想让他知难而退。

    「都被男朋友玩过了,还在那边假装甚幺?」

    他一把撕开我的雪纺纱,丰满的胸毫无遗漏的展现在他胸前。

    「啊!不...救命啊!救命啊!」

    我真的完全吓到了,死命的挣扎想要挣脱他禁锢的双手。突然一个巴掌毫无预警的打了过来,我整个因为他强劲的力道,耳朵嗡嗡作响无法思考,接着他单手掐住我的脖子,威胁道。

    「马的!你再叫、再叫,老子就把你杀了在姦。」

    他掐在我的脖子上的的手愈来愈大力,我看他真的想把我杀了,我赶紧用我机近窒息的声音跟他说。

    「我...不叫...」

    他邪笑放开手后,从背后将我内衣扣环鬆开,白皙的皮肤更显的乳晕的粉嫩,他含住我那因抚摸,早已经硬挺的乳头,另一手则一下包住我的另一胸、一下重捏我的乳头。

    我不敢反抗只能别过头来,双手抓着以撕碎上衣,身体害怕而不断颤抖。

    我一直低低啜泣着,怕哭得太大声惹怒了他。其实我根本没有男朋友,今天聚餐里有个心仪的人,才故意打扮得如此,谁知道...

    他的手慢慢从我短裤下摸到我的底裤,隔着底裤不断搓揉我的阴蒂,我因为莫生的感觉,而倒抽一口气。

    「很舒服吧...真是个骚货。」

    他看到我的反应之后,手更是用力的按压摩擦。随这他的动作,一阵一阵的快感着侵袭着我,有点痛却还...有点舒服。

    「快快,有个奶子超大的。」

    「马的,在哪里?」

    公车上来两个人,我惊恐的往车门方向看去,高壮的男子手臂上刺着蟠龙的图案,一脸凶神恶煞;则旁便较瘦弱的男子则满脸痘子,一脸猥琐。

    司机看见我的惊恐, 更是兴奋,邪邪的笑着说。

    「大家一起玩玩嘛!」

    我害怕的一直狂摇头,但是又不敢叫出声,深怕司机又会掐住我的脖子。

    「老大,这个好耶。」瘦弱的男子对着旁边较高壮大哥说。

    「靠杯,看到老子就已经硬了。」

    我往她的裤裆看,果真看到了突起物,更是害怕。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放过我吧。」我愈哭愈大声了,一直求饶着他们。

    谁知反而激起他的性慾,连同底裤一起拉落到我的脚踝。我战慄了一下,司机将一根手指直直插入了我的阴道,不经人事的我哪受的了他的手指,直喊着痛。

    「这骚货该不会还是个处女吧!」

    司机的手指不断抽插着,我难受想要阻止他,可哪敌得过他的蛮力,只能不断的扭动身体想要抽离他,随着他的手带出更多我体内的汁液。我不禁呻吟着。

    「马的,这妞根本就在勾引我嘛!」老大一把推开司机。

    他急忙得拉下拉鍊,掏起早已胀红的鸡巴,直直往我阴道口去,他在我的阴道口上下摩擦后,径直的插入我的阴道,那鸡巴只进去了一半,我便直喊着痛。

    「好痛,好痛...呜呜,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等老子爽够了,再看看。马的,还真的是个处女。」

    老大挺直了腰,狠狠的推前,感觉得有层薄膜的阻挡,硬是一挺,直到整个鸡巴没入整个阴道。

    他无视我的尖叫声和求饶,摇动的腰际,每一下的撞击都要撕碎我的子宫,我的双脚抵在他胸前,他压着我的大腿前侧, 让我屁股更贴近他胯下,好让插入阴道的鸡巴更深入了我体内。

    「啊~不要不要,我好痛...我好痛。放开我!放开我!」

    我尖叫着,不停的喊痛,因疼痛而全身捲缩了起来。我一只手想从侧面大腿推开他,没想到他却因为我的触碰更为兴奋,更加用力的进出。

    我边哭边叫着,疼痛在加上每次撞击到顶点,慢慢的有种莫名的快感刺激着我,每次撞到花心都让我全身发麻,慢慢的从喊痛一直到轻微的呻吟。

    瘦弱的男子绕道我背后,双手一边一个握住我的大胸,又是抓柔胸部,又是捏转乳头,让我舒服到流出更多的汁液,我知道我湿透了,而且有点希望他们不要停下来。

    噗滋!噗滋!

    「妈的,第一次就那幺湿,干!骚货该不会要高潮吧。」

    我听着他们汙秽的言语,很是羞耻,但是核心一次次被撞击,更让我舒服着配合他的动作,想要再多一点。

    司机捏着我的双颊转了过去,只见他那大鸡巴挺了过来,直接往我的嘴巴塞,我想用手去推他,但是后面的男子抓了我的双手,就这样我含住了司机的大鸡巴。

    一阵腥臭味从我嘴腔蔓延到鼻子,我噁心的想吐出来,司机像是知道似的抢先抱住我的头,硬是往他的下体前后抽送着。

    一个人在我体内抽送着,一个在我嘴巴抽送着,我觉得我好淫蕩、好下流,但是又似乎有点舒服,呜...恩恩......呜呜的咽呜着。

    就这样,直到抽送小穴的鸡巴愈来愈快,双手掐着腰部的力道慢慢加强,我的咽呜声愈来愈大,隐约感觉到体下男子抽蓄了一下,那热热的精液直往我子宫深处射去,精液搅和着处女血丝从小穴开阖中慢慢流出。

    一次一次的撞击,让我达到了高潮,身体轻微的抽蓄着。

    我还来不及回神,身体便被司机翻了过来,将他的鸡巴从背后插入我的小穴,我叫了一声后,原在我背后而现在于前方瘦弱的男子,一把将他鸡巴塞入我的口中。

    背后的姿势更深入我的花心,我不停的拱背、缩背、扭腰,想要避开他的深入,司机双手更是用力的掐紧我的腰间,往他的胯下撞击,含着前面的鸡巴,我只能呜呜的叫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后面的抽插一样愈来愈快,我的叫声也愈来愈大,一阵筋峦后精液也射到我里面。

    我全身无力的趴在椅子上,身体因方才的高潮而不断抽蓄着,瘦弱男子像是等了好久似的,他将我脚移到椅子底下,双脚刚好可以跪在地板上,因为后坐高度较高,他刚好从我后面翘起我的屁股,站立直接深入我体内。湿透的我,非常好进入。

    我的叫声又开始响起,想不到这瘦弱男子比那两位的鸡巴都还要大又长,我的阴道紧紧吸住他的鸡巴,又痛又麻又硬的,我的双手紧抓的椅垫,每次撞到花核,都让我用力了一下,紧咬着下唇,希望他快点完事,扣在我腰间的双手,让我每次只能任由他将他的鸡巴送到我的顶点。

    他换了两个姿势,一是他坐在椅子上,将我背对他打开双脚呈M字形插入。前面两个爽完的司机跟老大,正抽着菸看着我显露无遗的阴部,他托着我的双臀上下摆动,小穴一开一阖吸允鸡巴,惹的前面两个人鸡巴又挺起。我只能羞耻的闭上眼睛。

    「啊啊......嗯......恩啊...嗯啊。」呻吟声激起他们的原始慾望。

    而后他让我侧躺在椅子上,单举着我一只脚,而他半弯着插入我的阴道直至子宫深处,我的汁液和着之前射入的精液,随着抽动慢慢流出,使我双腿内侧又湿又黏,无力的只能任他次次冲击中达到高潮。

    不久,我的嘴巴又被放入鸡巴。我知道是司机跟老大休息完之后,又想开始干我,我无法反抗只能配合他们的动作呻吟着。我不知道被干了几次,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之后我已经回到我自己住的套房,看着穿在身上已破烂的衣服,夹带着满是恶臭的精液,身上多是瘀青和吻痕,小穴已是肿胀且带着乾掉的血迹。

    桌上留张纸条,只写了几个字。“我知道你家地址,别给我耍花样。”

    我翻了一下我的钱包,里面的钱不见了,连身分证都被他们拿走,我哆索了一下,我要报警吗?如果他们知道了,他们知道我家杀人灭口怎幺办?

    我只能害怕的一直哭,希望他们不要再过来。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