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后楼梯的少女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后楼梯永远是一座大厦最龌龊的地方,有人把垃圾置于后褛梯、有人在那里吸毒、有人抢劫、强姦......,王家声每日都将垃圾丢在后楼梯。

    有一日,因为要弃置一张旧桌子,于是将它搬到楼下去。

    当他正要离开时,发现垃圾堆中有一个垃圾箩,箩里面好似有只大猫或者大狗在那一动一动似的。

    家声一向好玩,就用个玻璃樽扔过去,心里想:“看看它是不是野狗﹖”

    但没有什幺动静,他见身边有一条晾衫竹,就用晾衫竹去挑、去插,插得几插,终于有动静了。

    家声叫道:“你只死母狗,你不出来我就插到你出喽﹗”

    说话间不停地用力插。

    突然,有一把女声喊道:“不要插啊﹗求你放过我啦﹗”

    家声一楞,马上抛去晾衫竹,战战兢兢的走进竹箩那里,叫道:“你为什幺躲在这里呀﹖”

    “你走啦﹗别理我嘛﹗求你马上走啦﹗”是一把好甜、好幼嫩的声音。

    “小姐,你放心啦﹗我不是坏人,你出来啦﹗”

    经过多番扰攘,那个女人始终不肯出来,家声心里想:“一定有点不对了,死就死啦﹗一定要看个究竟了。”

    他一只手护身,另一只手就推走竹箩上面的垃圾,终于见到了。

    眼前见到的,令他目瞪口呆。

    正要说话,一个女人站起身来了。

    家声望着她说道:“你﹖小姐,你......”

    “怎幺啦﹖没见过裸女吗﹖或者是没见过的漂亮的裸女呀﹖”

    原来,那个女人全身赤裸,皮肤白晰、相貌标致,祇是仍未完全熟透。乳房有而不大,双股大而不梃,双腿修长而未有曲线美。最可爱的,是女孩子的俏脸,十分可爱动人,大概祇有十五、六岁左右。

    家声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祇是呆望着。

    女孩子说:“你可不可以答我三个问题﹖”

    家声点头道:“当然可以。”

    “好,你听着,第一:你喜不喜欢我的胴体﹖”

    家声点头:“喜欢。”

    “第二:我有没有令你性冲动﹖”

    “有。”家声答得有点不自然。

    “第三:你想不想和我做爱﹖”

    第三个问题问得十分直接,家声被少女的目光“威胁”之下,就点了点头说:“我想﹗”

    少女笑了:“男人大丈夫,想做就做,上来啦﹗”

    家声伸出双手,少女一手就捉住他,指尖触摸到少女乳房的一刻,两个人都同时的一震。

    少女道:“抚摸我啦﹗随你心中所想去做啦﹗”

    家声用力捏了几下,乳房柔软无比,就更加多几分冲动。

    少女从竹箩走出来,双手抱住家声的腰部,胸口顶住他,口中喷出幽香的气味。

    “来啦﹗我好想有人摸我呀﹗”少女道。

    家声脑中一闪,突然好像发狂的野兽似的,一手推开少女,掉头就走。

    他一直走上楼梯,走入自己那间屋,再入房躺在床上。

    他的心里好乱:“为什幺会这样呢﹖她是什幺人呢﹖一定有阴谋吧﹗她不像是吃迷幻药,又不像是出来做拉客的﹗究竟为什幺呢﹖”

    他一边想,双手已经不受控制,捧住自己已经胀大的下体狂撸。

    他一边撸,一边幻想着少女在他面前跳脱衣舞,好快就射出白液。

    这一个晚上,他无法入睡,半夜又再一次劳动五姑娘帮忙,製造了一次性高潮。

    之后几天,家声每日都到后褛梯好几次,企图再见到少女的蹤影,经过十多次的失望,家声已经渐渐淡忘这件事。

    有一天放工回家,进入电梯之后,背后有人叫他:“你好吗﹖”

    电梯里面祇有两个人,家声回头一看,是一个带眼镜的小青年,面目清秀,当带眼镜的小青年再叫他时,他就大吃一惊。

    “先生,你不认得我啦﹗”

    “啊﹗是你﹗我认得你的声音,你是在那天晚上后楼梯竹箩里面那个......”

    “我的化妆技术是不是很好呢﹖”

    “你搞什幺鬼呀﹖你究竟是男还是女呢﹖”

    “那次你不是看过我全裸的身体吗﹖穿住衣服可以骗人,全裸的身体一定骗不到人的,是不是﹖”

    “你是女人,但是为什幺......”

    “我们到楼下快餐店倾谈,我可以全部告诉你。”

    于是,他和她一齐去快餐店,那带眼镜的小青年进入洗手间再出来,又变回一个婀娜多姿的少女了。

    “你有点变态吧﹗”家声低声问。

    “都是你们男人逼成的﹗半年前,我在后楼梯被一个色狼强姦了,他不止不让我报警,还警告我,如果我不听话,就会杀死我阿妈以及我的妹妹。我问他想怎样﹖他说要我每个礼拜天晚上九点,就要脱光衣服藏在后褛梯底的竹箩里等他,让他免费的享用我的肉体......”

    家声道:“你真傻,你应该报警嘛﹗”

    “我没有,我反而依足他的吩付去做,每星期让他污辱一次。直到有一次,他和我做爱之后就骂我。”

    “他骂你什幺呀﹖”

    他说:“你真是个贱女人,又不会有反应,我宁愿去玩妓女,花一点钱,都好过来益你呀......”

    家声道:“那不就好了吗﹖你可以脱身了......”

    少女道:“但是他又说:下礼拜开始,你照样脱光衣服在那等我,大爷心情好就会来,心情不好就不来,知道吗﹖”

    家声问:“那你有没有等他呢﹖”

    “有,一直等了四,五个礼拜,他都没有来过,第六个礼拜就遇到你。”

    “我想他不会再烦你了,你可以自由啦﹗”

    少女道:“我好怕呀,所以我化妆,扮成男孩子。”

    “哦,原来是这样的﹗”

    “还有,就是有了后遗症。”

    “有什幺后遗症呀﹗”

    “我习惯在竹箩里面......他没有来找我的那几次,我就一个人在竹箩里面手淫,好容易就高潮迭起,但是回到家里后,在床上面就再没有高潮了。”

    “啊﹗那你要看心理和生理医生了﹗”

    “先生,你可不可以帮帮我呢﹖”

    “帮你﹖怎样帮法呀﹖”

    “你和我在后楼梯做爱,慢慢诱导我回复正常......”

    家声面对一个如此美少女,对于如此要求,当然是求之不得啦,于是就一口应承。

    少女道:“今晚九点我等你,你一定要来呀......”

    “好,我一定来的﹗”

    家声心猿意马,一直想着当天晚上的约会。

    九点了,家声心大心细,不知应不应该下楼。

    九点十分了,他终于还是开门下楼。

    未到地下,已经听到一些怪声,他藏在后楼梯转角位,赫然发现少女正在与另一男子在做爱。

    他们两人拥抱着,互相吻对方身体。男人十分粗暴,用力搓少女双乳,乳房又红又肿,差点要被男人拧掉似的,少女在叫,但并非呼救,而是呻吟之声。

    家声一直偷看着,见到少女迷人的身段,不期然下体亦胀大起来。

    他再望一望与少女做爱的男人,一望之下,几乎要惊呼出来......

    那个男人是百分之百的丑男,满脸暗疮,屁股半露,又尖又红,好似猴子似的,再看男人下体,竟然大到好似一只大香蕉似的。

    当大香蕉从少女体内拔出之际,少女就捧住,再用舌头去舔。

    男人一点怜香惜玉之心都没有,他用力地将阳具塞入少女口里面,少女显然承受不住,想推开他。

    男人对少女笑道:“我要你吞下它,听到吗﹖”

    少女无法说话,男人一手扯住少女的头髮,对她说:“你是不是好想让我强姦呢﹖讲啦﹗是不是﹖”

    少女可怜兮兮地望住他。

    男人又说:“我知道你每个礼拜都来这里等我,想我强姦你,不过,大爷不喜欢姦你这个臭女人,今日我大发慈悲,当是日行一善啦......”

    家声听到男人这样出言侮辱少女,觉得少女好可怜,很想出去帮他。

    但是,正当他想勇救佳人的一刻,他听到少女呻吟道:“你姦我啦﹗我等你等得好苦呀﹗”

    家声呆住了,少女竟然讲出这样的话。

    男人道:“大爷最喜欢打女人屁股,不打不兴奋的﹗”

    少女马上转过身,用屁股对住他,说道:“你打啦﹗打我屁股啦﹗”

    男人一点都不客气,举起手就打,一下一下的打,家声的心十分之痛。

    少女个屁股好看极了,有线条,有曲线,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凸,是男人见到都想用手去摸、用唇去吻。

    家声心想:“为什幺这个男人会那样狠心呢﹖不能再打啦,求你不要再打啦﹗”

    少女呻吟之声越来越大,彷彿在叫:“哟﹗打哟﹗打大力点,用力、用劲,打到痛吧﹗打到红吧﹗打到它肿吧﹗”

    就在此时,家声有一股无形的性冲动,下体不止胀大,还不断充血。

    家声冲动到不得了,就用只手捧住阳具拉拉扯扯,他不断喘大气,而且越喘越急,好快就射出白浆,精液好像水枪似的,射到后楼梯的扶手上。

    家声得到发泄之后,好怕会被人看到,就没有再偷看下去。

    第二日,家声一直想着昨夜发生的一切。

    放工时,他故意在电梯旁等,终于等到女扮男装的少女出现了。

    少女见到他,向他抿一抿嘴,家声向他打招呼道:“你好﹗”

    少女道:“算啦,你昨晚都没赴约,即是不想同我做朋友啦﹖”

    家声忙说道:“不是呀﹗我好想同你做朋友的﹗”

    少女抿嘴道:“那你昨晚为什幺又不来找我﹖”

    “我有呀,有去呀﹗不过,我去到之时,见到你......”

    少女惊道:“你昨晚真是见到了一切﹖”

    家声十分尴尬,点头道:“是呀﹗”

    少女道:“你会不会觉得我好贱﹗”

    家声摇头道:“不会,不过,祇是觉得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少女涟:“那......你想不想鲜花插在你身上啊﹗”

    家声道:“我求之不得啦﹗”

    少女笑道:“今晚九点,老地方,一定要準时呀﹗”

    这一次,家声不敢再迟到,一到九点就到楼下去,他果然见到少女藏在其中一个竹箩里面。家声走近去一看,少女原来是一丝不挂,他双手拥抱住少女,就同她接吻。

    他双手一直向下摸,摸到少女屁股时,少女轻呼一声:“哎哟﹗”

    “怎幺啦﹗好痛吗﹖”

    “是呀﹗我屁股受伤了。”

    “是不是昨晚那个变态男人打你,打伤了你呀﹖”

    “是呀﹗不过,我好享受。”

    家声道:“他打你,我帮你抚抚,好吗﹖”

    少女含羞答答:“哪有男人这样问人家的﹖你喜欢就......啰﹗”

    家声就蹲低身去吻少女双股,本来雪白无瑕的股肉呈现几条伤痕。

    家声好有心机的逐寸逐寸去舔,少女双股好似识得跳舞的,不断左右跳动、震动、摆动。

    家声舌头一直探路,探到神秘的股沟时,突然用力一戳,舌头尖直插股沟内的南天门。

    少女肛门被袭,整个人一震,大声一叫:“噢噢﹗救命呀﹗”

    家声见对方有反应,就更加用力去戳,少女的肛门成为杀戮战场。

    家声不止舔,还用鼻去闻,闻到少女股沟内的味道,不知是香是臭,总之令他十分冲动。

    少女说:“我喜欢粗暴的男人,你可以对我粗暴一点吗﹖”

    家声问:“是不是想我好似昨晚那个变态佬呀﹖”

    少女点头道:“类似啦﹗”

    家声在垃圾堆中,见到有两个玩具手铐,就废物利用,一个用来铐住少女双手,另一个就用来铐住他双脚。

    然后,家声顺手拾起一块旧羽毛球拍,使用鱼丝部份用力敲打少女的屁股、乳房及手脚。

    少女被糟质之时,不止没有抵抗,还大叫:“打啦﹗我喜欢呀,你好威猛呀﹗”

    一轮抽打之后,少女好似发狂地用口去吻家声的身体。

    家声舆奋万分,就在垃圾堆之中,互相採取69姿式,琴瑟和谐,互相吻舔舐啜着对方下体。

    两人在垃圾堆中翻云覆雨,直至两人都进入高潮为止。

    第二日一大清早,两人上工时又遇上了,祇听到垃圾婆在大吵大骂:“都不知那个讨厌的小孩子,搞得个垃圾房好似乱葬岗似的,下次被我捉到,一定拉他去管理处。”两人相视而笑。

    家声道:“今晚我还想要呀﹖”

    少女道:“你不怕垃圾婆拉你吗﹖”

    “那怎办呀﹖”

    “不如来我家啦,我妈她们今晚去饮宴﹗”

    当晚,他俩就在少女家中干事。但是,不知为什幺,少女显得十分不投入,而且无法到达高潮。

    家声问:“到底是为什幺呢﹖”

    少女道:“我想,一定是要在后楼梯的垃圾堆之中,我才会有高潮。”

    “那怎办呢﹖难道真的要再去后褛梯冒险﹖”

    少女道:“可以去隔壁那幢大厦的后楼梯试一试啰﹖”

    家声没有反对,两人就偷偷地去试,果然,好快两人就得到高潮。

    事后少女道:“我这幺变态,你一定会嫌弃我的低贱的﹗”

    “怎幺会呢﹖祇要你喜欢,我们可以每次都在后楼梯做爱。”

    少女道:“但是,每幢大厦都有垃圾婆......”

    家声道:“那每次我们都去不同的大厦啰﹗”

    “你对我真是好﹗”少女扑上去与家声嘴对嘴热吻。

    家声并非信口开河,每次都由他策划去那一幢大厦做爱。

    好快两人已经结识了三个月,亦都已经在超过五十幢大厦的后褛梯做过爱。

    也许有一天,你会见到他们在你住的那幢大厦的后楼梯做爱。又或者,当某一日你们大厦那个垃圾婆臭骂之时,你就会知道,很可能是因为他们的缘故了。

    希望你们和我一样,支持他们,千万不要告发他们哦﹗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