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交换女儿之性虐晚会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好不容易又等到周末,这星期张先生在网上找到了一位同好,张先生说对方的玩法可不得了。一定令我们大开眼界,而这位先生也十分神秘地,要我们不要张扬。我也十分期待。我和女儿準时于星期五晚上7时到达这位先生于元朗的独立屋。

    到会的有我和女儿,张先生,张雪媚父女及李先生,李小玉父女。我们的女儿都穿着校服和书包,这打扮使我们都异常兴奋。开门的是一位约四十多岁的关先生,身形肥胖,满脸和蔼的微笑。他请我在客厅坐下,让我们先喝点酒,而女孩子们就先喝点汽水。关先生转身到地下室,说要準备一下,好让大家一会儿可看到他和他女儿的精采表演。约十五分钟后关先生回来,关生:「多谢大家到来,我很高兴能找到这幺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而且还有这幺可爱的小女孩。」 说着关先生用淫邪的眼光看着我们三位女儿。

    关生:「各位,你们都是和自己女儿有乱伦的行为,可是我和我女儿不单是正常的性交,而是从德国和日本的影片中,学到了一些玩法,可能你们不一定能接受,但也请你们,特别是女孩子们,把我们的表演看到最后,我保証你们会欢喜的。来吧,到我的地下室吧。」

    关先生领着我们六人下去,而地下室的梯间和上面的房屋不同,所有墙壁都是红和黑,我们都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我们的女儿也有点怕。到下面时,地下室约有二,三百尺,近门有三张一人沙发,关先生请我们坐下,而我和张生李生也先交换女儿,我们在沙发上抱着别人的女儿,我抱着小玉,我感觉到她的小身驱开始抖震。我也不客地慢慢抚摸小玉的乳头。

    我们前面有一个小舞台,约有二十尺阔的半圆形,高二尺,高度刚好让我们看得到全身。关先生在一旁说,今天的表演分三段,表演马上开始。而关生也退入后台。

    这时全室关灯,慢慢地,舞台上灯光亮起,同时响起一些古典的中乐,台中央站着一个小女孩。女孩穿着红色的中式上衣,下面是丝绸的长裤,脚上的一对红色的绣花鞋,手中拿着长长的丝带。小女孩看上去只有八,九岁,约四尺三吋高,眼大大面尖尖,头上的长髮作了左右两髻,十分可爱,一看便知是品学兼优的学生。

    小女孩:「大家好,我是关美恩,今年九岁,就读明爱小学四年班,我今天为大家表演丝带舞,请大家细心欣赏,谢谢。」

    说罢,美恩开始起舞,动作优美,一跳一弯都显出身体非常柔软,面上带着纯真而高贵的微笑,非常神圣,叫人不会有色情的邪念。美恩的丝带舞约表演了二十分钟,她的优美和纯真的舞姿,把我们和女儿们刚才的不安一扫而光,小玉甚至问我,是不是真的会玩玩她。

    就在这时,优美的中乐突然停止,换上是一些带有恐怖气氛的音乐,灯光也转至暗红,而且集中在舞台上。美恩面上突然变得惊慌,宿在地上,紧紧地拿着长约十多尺的丝带。小小年纪的她演技也十分出色。这时响起一些日本军乐,而台后也闪出一个人,是关先生,他穿着长衫,跌跌撞撞地走到美恩身旁。「乖女,不得了,快走,快走,日本仔打到来了,」关先生道:「他们都不是人,给捉到死定了,快,快。」

    美恩也真的一边抖震一边哭出泪来。「爸爸,爸爸!我不走,我要和爸一起。」

    这时突然从后台走出三个大男人,都作日本兵打扮。我和张生,李生大家相视了一下,心想:「不吧?!」

    这时关先生抱着女儿,躲避着,日本兵大吵大闹,要打要杀,七情上面,倒也震撼。关先生说:「皇军大人,不要杀我们父女,我们什幺也给你,求求你!!!」

    这时演日本兵的三人,交头接耳,说的都是日文,看来真的是日本人,「好,把你的女儿给我们作慰安妇,不杀你!」一位日兵说,中文生硬,看来真是日本人。

    关生:「不要,不要,请大人放过我女儿,她只有九岁,受不了的,受不了的!」说着把狂哭女儿抱得更紧。

    日本兵吵闹一番,强拉出美恩,把关先生绑紧,推下台,滚到我们脚边,在地上看着狂哭的女儿。美恩也真的号哭着,三位日本兵都有配刀,而且身高小说也有五尺十左右。美恩在地上挣扎,手乱打脚乱踢,两日兵一左一右拉开开始无力的美恩。美恩被T字的提起,两手被强拉至极限,身体不停挣扎乱动,非常悽惨,看不出是演戏。

    一名日本兵拿出配刀,直指喉头,小玉在我怀心震得更劲。日本兵巧手使刀,把美恩的上衣割开,露出小小的,未发育的乳房,刀法上乘。再用刀把裤头挑开,丝绸的长裤滑下,内面是无毛的一线阴户,脚上的绣花鞋在号哭中扯下来,被推到地上。美恩未发育的雪白肉体,纯洁的中国少女,将会成为真正的慰安妇。一个小学生真的可以承受吗?

    美恩抱着自己狂哭,另外一位日兵把她的髮髻解开。一头长髮垂下,更觉悽婉。第三位日本兵正上硬上之际,美一脚踢在他下体,日本兵痛极狂叫,正在大快人心之际,两位日本兵一人一脚地,重踢美恩的身体,看得出是真踢的,因为美恩而痛得不能做声,只在地上狂典,好像离水的活鱼。看我我们惊心动魄。美恩良久才能哭叫出来,身上已留下瘀伤。三个扮演日本兵的日本人也真的毫不留情,而且面上带着邪异的淫笑,看来是真的虐待狂。他们拾起地上的丝带,紧紧地把美恩两手绑在背后,而且是手?和手?绑在一起,可见美恩身体的柔软。

    接下来他们把美恩两脚拉至不可能的角度,用身上的军刀的长刀柄插入美恩的小小淫穴。之后是插两柄,美恩的小穴作极限的张开,全身是汗水,面上的汗水贴着头髮,眼泪如雨,更加悽美。而令我们放心的看,是因为于小穴揪出的两把刀柄,都是湿得发亮的,可见美恩也真的在享受。刀柄每次揪出都把阴道的嫩肉番出,同时美恩也号哭一声,插入时又把小穴外的肉推入。

    日本兵合力把美恩双脚分开,轮流插入美恩的九岁小穴,九岁我雪白身体在半空狂典。接下来是三人的狂姦和号哭,美恩的前门给射满了真正日本人的精液,更被插入射尿。每当挣扎时就被他们用马鞭揪打,三人各完了二次时,美恩已全身鞭痕。小穴被插至不能合拢,尿和精源源流出,三名日本人有礼地向我们行礼,再响起日本军乐。他们用军刀解开关先生后握手离去,而我们更报以热烈的掌声。

    关先生站起来,问我们意见,我看着倒在台中的美恩说:「关先生,你不先看看你女儿,女好像...。」

    「不必担心,不一会她便生龙活虎的了,你们先等等,还有两个表演呢!哈哈」

    李先生:「什幺!!!还有两个表演??!关先生,不是都是美恩吧??」我也有同样的惊讶。

    关先生:「哈哈!张生不用担心,接下来的当然是美恩啊,我只有一个女儿。」

    张先生:「但你不是说三个表演吗?中国舞和日本兵轮姦,不是已两个吗?」张生半信半疑,也带点期待。

    关先生:「不是!!这是一个表演,还有更精彩的呢!你们请等三十分钟吧,我要準备一下,先上客厅喝杯酒,三十分钟后下来吧。」说着拉了在地上的女儿的脚,用拖的拉到后台。我们三父女的心还在狂跳。我女儿更在张先生身上尿出了,可见这表演对她的震撼。

    我们和女儿们商讨了一会,三个女儿都想看下去,于是我们喝了点东西和上厕所,準时三十分钟后再走下地牢。我们又一次交换女儿,抱坐着,这次我抱了张先生的女儿,她的校服已被全解开,但不脱下,带点强姦的感觉。这时灯火转暗,舞上灯火闪亮,看到有一个身材细小的背影,身上穿着闪亮的黑色舞衣,一看便知道是脱衣舞孃的服装。脚上是五吋多高的露趾高跟鞋,趾甲上搽上黑色的闪亮甲油。长髮到背中。黑色舞衣露背,裙摆非常短,可见内里的黑色T-back,女子白滑得很。和黑色舞衣相衬。

    这时响起一片百老汇的轻音乐,女子纽动腰身,动作性感,一看便知是专业舞孃。一转身,我们都张开大口,是美恩!!!

    面上再不见刚才的纯真,而是妖豔的风情和下贱的浓妆,和她的小学生的身体,本就是不相衬,但却有一种妖异的吸引力。她边跳边走下台挑??我们,风情万种,完全不似是个九岁的女孩。她的舞姿更是超一流,轻易把脚踢到我面前,让我一见裙底春光。

    美恩边脱下身上仅有的衣服,全裸地跳着动人心魄的脱衣舞。随着音乐变得狂野,舞台上灯光转红,美恩走到台边,拉出一张小木马,马背上有一支假阳具,长约一尺,粗约一鑵汽水,美恩向我们送了一个淫邪的微笑,一番身,收起双脚,飞坐上假阳具。我们都看得心惊胆破,这一坐,要是不準....

    说时迟那时快,美恩已飞坐上,而且随着一声狂呼,一插直入至尽,停下时双脚还是未到地的,可见美恩是以小小阴户,承受着全身重量。她抖震起来,再自己上下上下的自插。我们看着美恩肚皮上鼓起又落下,美恩这样应已插到小小子宫的最上方,破例的边缘,我惊叹她只有九岁,何能承受这种痛楚。但也比刚才的轮姦好受吧。

    才想到这里,台后走出一个七尺高的肥大全裸黑人,头上带着猩猩头套,体臭异常,阳具比美恩插着的大一倍,美恩看到马上站起,「不要,爸爸不要,我不要黑人,爸爸!!!爸爸!!!!」美恩狂叫着,眼现泪光。黑人冲前,二话不说,把巨大阳具插入美恩口中,直插入喉内,美恩用力挣扎,黑人揪时,美恩噁吐大作,噁得黑人一下身都是,黑人一掌一掌的打美恩的面,再直插至喉头鼓起。黑人揪着美恩性感的两脚,用力张开,把舌插入美恩的阴道,出出入入,美恩开始性感申淫,之后黑人在肛门吐出口水,再用舌尖挑弄美恩的小小肛门,一手把她番转,一插直入美恩的小小肛门,毫不留情,也不理美恩是否能承受,把长约一尺半的粗大阳具全没入,我清楚看见肛门爆裂出血。

    美恩的小小身驱就变成黑猩猩的玩具,惊心动魄的肛姦,黑猩猩揪着美恩的双脚,倒吊地狂插她已出血的小肛门。美恩已泣不成声,全身软倒,满身是汗和黑人的口水。黑色的野兽更显美恩的惨白。历时三十分钟,才把他的浓精灌满美恩的肛门,而黑人走后,美恩已倒在台中,不醒人事。我们都睁眼静看,突然,轻快的音乐响起,关先生从后台走出来。

    「谢谢!多谢各位,多谢我的好朋友,Jackson thank you!!」关先生叫着。我们都热烈拍掌。「还不起来多谢人家!」关生向倒在台上的美恩说。

    美恩慢慢爬起,高举双手,面上带着淫邪的笑容和刚才的眼泪,向我们展示她幼小的身体,身上有第一场表演的鞭痕和第二场的精液从后门流过大腿小腿,滴在台上。美恩:「谢谢,请到上面休息一下,之后还有更精彩的表演。」之后走到台后,我们和关先生上客厅休息,我们的小女孩已急不及待要和我们造爱,她们已十分动情,在上面我们都姦了别人的女儿,真的玩强姦,她们也投入地挣扎,事后女儿们都再没穿上任何衣服,就全裸地走来走去。

    我问:「关先生,你不用準备吗?还有...她...她真的是你的亲女儿吗?」

    关生:「哈哈哈哈!我道你们不会问,这幺多人,也只有你们会问。哈哈哈哈!」

    张生:「这幺多人?你们不是玩了很久吧,美恩才九岁。」

    关生把家人的相片拿出来给我们看,相中有关生和女儿的成长相片,当中更有关太太。原来关生在女儿三岁开始已给她看四级A片,在上小学的第一天便和女儿造爱,再慢慢教她玩乱伦,后来发现女儿有SM被虐的潜质,于是加以调教,还有舞蹈训练。一会的表演就是美恩第一次的自导自演,所以关先生不用準备,他也很期待美恩会有什幺的表演。

    这时,楼上走下了刚才轮姦美恩的三个日本人,他们都只有内裤,说美恩的表演开始了,要女儿们到二楼帮助演出,而我们爸爸三人组就到地下室。我女儿首先同意,再和小玉,雪媚静静地商议后,淫笑地跟了日本三贱人到二楼,而我们做爸爸的也因为想看更刺激的表演,放下女儿走到地下室。

    到地下室时,关先生把门关好,内里黑得申手不见五指。这时扩音机播出我想是二楼的声音,我清听到我女儿的谈话声,之后我们听到一些日文,非常凶狠,杂着女儿们的惊呼,变成地狱般的鞭打和小女孩的狂哭声。我们在黑暗中听着自己爱女的哭号,不但没有后悔把女儿交出,反而有一种变态的兴奋,也希望自己的女儿也有SM的天份。

    我们在黑暗中,只觉时间漫长,突然,场中灯光亮起,地下室中央看到美恩,身上穿着整齐校服,水蓝色的连身短裙,黑鞋白袜,眼上以黑布绑上,黑直髮垂下,手和脚用黑手铐和铁链,大字型的吊在地下室中央,铁链是拉直的,所以是不可能反抗。

    围着美恩的地上,放满了不同的刑具,有鞭十种,麻绳10条,巨大的电动假阳具12根,不同的春药和注射5种,啤酒10支,针50根,鱼钩20个,电蚊拍4个,还有一些医疗器具,都是打开口和下阴的,当然小不了肛门的扩张器和灌肠器。我们和关生都惊讶美恩竟然準备了这幺多的刑具,她不是都要我们用在她只有九岁的细小身体吧?!

    这时墙上的电视闪出美恩之前的录影。「各位爸爸,你们的女儿现在应被三位日本人虐姦,你们的女儿都会变成被虐待狂,你们可以做的,就是在我身上狠狠的报复,有些刑具我也没有试过,想必是很痛苦吧,不用留手,爸爸,你也不要阻他们。你们开始吧」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