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妻薇琪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发件人: :明天我到成都出差,来接我。」

      这条简短的信息,我看了不下二十分钟了,仍感觉如梦似幻。曾经何时已深

    埋心地的回忆再次如潮水般涌来,只因薇琪这两个字。

      薇琪,小学到大学的同学。十几年的同学,十几年的暗恋对象。从小她就是

    那幺耀眼,美丽不可方物。而我,除了学业可与之一较高低,别的简直是一塌糊

    涂。可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薇琪喜欢我。大学的毕业典礼上,明天就要分离。

      我喝得泥泞大醉,薇琪也醉了。她当着那幺多人的面吻了我。那是我的初吻,

    薇琪又何尝不是。然后对我说她喜欢我。等了我十几年表白,可是我没有,因为

    我的懦弱与自卑。

      当我醒来时,我发疯一般的去寻找薇琪。我想告诉她,我爱她。可是老天没

    给我机会,她离开了,有人说她去了北京,有人说她去了上海,还有人说她出国

    了。我苦苦哀求那些熟知她的朋友,得到的只是极度的讽刺和嘲笑。

      那一刻后,我变了。我开始用花言巧语去欺骗,从十六岁到四十六岁,高的,

    矮的,胖的,瘦的,美的,丑的,只要是女人。白领,医生,护士,警察,妓女,

    老师,学生…………已婚的,未婚的,只要是女人。因此,和我有肉体关系的女

    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我想借她们的肉体来麻醉,来遗忘……然而我真的可以

    吗?

      她还是那幺耀眼,即便在拥挤的人群中,我那幺轻易的就寻到了她美丽的身

    影。披肩长发如垂柳在风中摇曳,一席洁白长裙,如同美丽的天使。薇琪,四处

    张望着,一只红色的旅行包放在脚边。

      「等了很久了吗?」几许紧张,几许激动,我的声音显得低沈而沙哑。「啊!」

      薇琪似乎被吓了一跳,看见是我后道「没有啊,我也刚到的。」「走吧」我

    提起薇琪的行李。一路,我们走得很慢,很慢。我时不时的去打量薇琪也偷偷的

    看着我,四目相对,她又把目光快速移往别处。

      「咦?这家店还在啊」薇琪看着一家叫「咖啡语茶」的小店惊讶的说到。「

    是啊!只是老板娘换了,不过味道还是一样的,去坐坐?」「好呀!好久没来这

    里,很怀恋呢」「先生,小姐,欢迎光临!你们要点什幺?」和薇琪刚坐下,服

    务员便走了上来,操着一口川味儿十足的普通话问道。「一杯cappuccio (卡布

    奇洛)一杯苦丁」我和薇琪同时回到,然后有这讶异的看着对方。「好的」服务

    员一愣,记下之后离开了。

      薇琪毕竟是女孩子,对望了几秒后,就把目光转向了窗外的车水马龙,只是

    一张俏脸似苹果,娇艳欲滴!「你常来?」薇琪依旧看着窗外,一只白皙小手撑

    着下巴。「嗯」我的确常来,这里有两段回忆,一是薇琪,一是这家店的老板娘。

      这家店的老板娘是个三十多的寡妇,成熟妩媚热情!每次我来时总是会点一

    杯卡布奇洛一杯苦丁。好奇心能害死一只猫,当然也能轻易吸引一个女人。所以,

    只三次来这家店,成熟的老板娘就成了我的玩物。后来不小心玩出了人命,老板

    娘哭着求我和她在一起,她愿意为我做一切事情。我怎会愿意,最后,伤心欲绝

    的老板娘打掉了孩子,出售了店子,离开了这座城市。我当然不能对薇琪说这些,

    所以嗯了一声之后,又沈默了。直到服务员端上我们点的东西。

      「这些年你过得好幺不说话是否还能认得我幺你的眼神里藏着那一段时光笑

    一下仿佛全都回来了还记得你说过的话时光会冲淡一杯浓浓红茶可知那早已化作

    记忆里的香风一起就满世界的飘撒我是你那跳舞的月亮你是我啊想念的芳华那飘

    雪的北方还有飞花的南国千千阙歌唤我归来归来吧…………」

      背景音乐响起陈慧娴的《雪飞花》,薇琪似乎很喜欢,一直跟着轻轻哼唱。

      不同原唱的深情与成熟,薇琪声音委婉清纯,如邻家小妹,似黄莺出谷。两

    个却都如同天籁!

      薇琪轻轻搅拌着杯里的卡布奇洛,唱完后就不再言语,似受歌词意境影响。

      时光会冲淡一杯浓浓红茶,时间在卡布奇洛消散的青烟中流逝。由于途中服

    务员给我加过一次水,所以我的苦丁还是热气腾腾,薇琪从我手中端过苦丁,轻

    轻的喝了一小口,苦涩的滋味让其酥眉微邹,惹人怜惜。却在透明的玻璃杯上留

    下淡淡的唇彩。

      「怎幺喜欢喝苦丁茶了?」「因为你……离开……」我越说声音越小,薇琪

    的身体却明显的颤动了几下。「时间差不多了,你住那儿,我送了回去吧」「我

    啊!住xx路xx小区一栋一单元一号」薇琪有些俏皮的道,一张脸却红得像是要滴

    出血来。「等等……那不是我家的地址吗?薇琪住那?住我家??」我寻思着。

      「怎幺?不送我去?」看我发呆的模样,薇琪问着?」啊?哦。当然送,刚

    好顺路」「滑头!」回自己家有不顺路的??

      「去洗洗吧,一定挺累的哦?」进门后,放下薇琪的行李,我直接去了浴室,

    给薇琪放好了热水。「好」薇琪走了进去,关上了门。我刚转身,薇琪从门里伸

    出半个头,妩媚的看着我「要不要和我鸳鸯戏水……?」我把薇琪的头推回门内

    「快洗吧,一会水凉了」

      回到客厅,我坐在沙发上,脑子里全是薇琪的身影,她一件件脱下了身上的

    衣服,洁白似雪的娇躯裸露在我脑海,一对盈盈可握的玉乳。乳头如成熟的樱桃

    粉嫩。细细的小蛮腰,挺拔的翘臀……我呼吸越来越急促,血液迅速朝上下两头

    涌去在,不停在客厅里来回走动。来到浴室门口,能清晰的听见室内的水声……

    都说刚刚出浴的美人是一道最动人的风景,这话果然不假。秀发乌黑湿润,光滑

    柔顺,脸蛋儿是那幺清新纯净,眼眸温润,唇红齿白,尤其是柔嫩莹润的双唇,

    水灵清透的,直让我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的冲动。

      也许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美丽和魅力,所以薇琪丝毫不觉危险地穿了一件半

    透明的睡衣,曼妙的身材便清晰可见,越发显得胸部高耸,似乎未穿带文胸,两

    粒可爱的蓓蕾微微竖起,腰肢纤细,双腿修长。双臂雪白如莲藕,皓腕如霜雪,

    上面还挂着几个晶莹的水珠,让她像极了一朵刚刚沾了晨露的百合,纯洁无暇,

    干净得让人不忍用力呼吸,好像生怕吓到她一样。

      薇琪擦拭着长发,见我癡迷的看着她,一张脸红得快滴出血来。她弯腰从行

    李箱里拿出一个电吹风,薄薄的睡衣紧紧的贴在挺翘的臀上,型括完美的呈现在

    我面前,让我的承受能力再受打击。「帮我吹吹……」薇琪声似蚊吟,转身进了

    卧室。

      闻着薇琪身上散发出的馨香,我神经有些麻木,下身硬的发痛。「谢谢」吹

    干了薇琪的长发,她站起身来,我我一步之遥。

      我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一把把薇琪紧紧的搂进怀里,我努力的寻觅着

    佳人红唇,用尽全力的吻了上去。薇琪轻轻的颤抖一下,双手搂着我的腰,开始

    回应我的热吻。微张的小嘴让我轻易的侵入,和薇琪的丁香小舌纠织在一起。

      这一吻,直到我们都无法呼吸。挣开薇琪的双手,把她推到在床上。「嘶…

    …啦」连撕带拉,我撕裂了身上的衣服,扑倒在薇琪身上,再一次热吻。踢掉鞋

    子,手胡乱的解着裤子,薇琪的双手在我赤裸的背上来回抚摸着。

      我终于回归了原始,坐起身来,颤抖着双手轻轻解下薇琪的衣衫。薇琪两鬓

    通红,紧闭着双眼配合着我的动作。

      我该如何形容薇琪的美,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

    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

    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襛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

    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

    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閑。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

    旷世,骨像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

    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于是忽焉

    纵体,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荫桂旗。壤皓腕于神浒兮,采湍濑之玄芝。

      洛神,不洛神之美怎及我薇琪之万一……薇琪紧闭着双眼,俏脸红及耳垂,

    双手交叉胸前,护住峰峦。两条白皙的长腿拼命的紧夹着,在我去退下她身上仅

    有的阻隔时,却又配合着我。

      薇琪终于再未着片履,幽处尽显。我如癡如醉,愣愣的看着,忘记了自己该

    干嘛。直到薇琪轻轻的吟道「呆子」,我才如梦初醒。

      再一次,我和薇琪的香舌纠缠在一起,赤裸相对的肌肤散发的热度几乎快将

    我融化。我吻过薇琪的脸,到耳垂,薇琪耳垂很敏感,我吻着时,她颤动得厉害,

    一路吻下,到脖子,到乳房。原本在我背上游走的小手移至我的头上。

      薇琪的身材如黄金比例般完美,椒乳盈盈可握,乳晕粉红,乳头如成熟的樱

    桃诱人。

      薇琪的身材如黄金比例般完美,椒乳盈盈可握,乳晕粉红,乳头如成熟的樱

    桃诱人。我左手拇指和食指轻轻的揉捏着薇琪的右乳头,左乳头则被我如婴儿吃

    奶般吮吸着。再往下,小腹,可爱的肚脐。终于,到达了那神秘的幽处所在。

      薇琪私处散发着处子般的幽香,我一度怀疑薇琪还是处女,可我明明记得薇

    琪已为人妻。阴毛很稀疏,颜色很浅,阴唇似成熟的蜜桃,粉粉嫩嫩的,可爱的

    小红豆也已竖起。我情不自禁地把头往薇琪私处凑去,薇琪却用白皙的双腿紧紧

    的夹住了我的头,阻止了我的动作。「不要……那里……那里髒」薇琪声如蚊吟,

    娇羞不已。「不,琪……你永远都是最纯洁的天使……我爱你,你知道……我爱

    你!」薇琪融化在我的甜言中,放松了双腿,不再阻止我。

      「啊……」我火热的舌头触既那可爱的小红豆,薇琪呻吟出声,双手紧紧的

    拉着我的头发。「不……啊……不要……痒……啊」薇琪语无伦次的呻吟着,私

    处分泌出大量淫液。我的舌头已侵入薇琪穴内,来回舔舐,如发现世上最美的甘

    泉,将淫液一滴不剩的全喝下了肚。「啊……啊……」薇琪越颤越厉害,我则是

    更加买力的吮吸着。终于……薇琪密穴一阵收缩,淫液汹涌而出,在我的攻势下

    达到高潮。

      我攀上薇琪的唇,她无力的回应着我的吻。轻轻分开薇琪的双腿,握着涨得

    发痛的肉棒,龟头在薇琪的密穴上上下摩擦了几下,找準幽处所在,轻轻的插了

    进去。

      「唔……啊……」紧,好紧,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我却只是进入了半个龟头。

      薇琪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双手指甲深深陷入我背后的皮肉之中,留下一道

    道血迹。

      「不……」看着薇琪痛苦的模样,急促的呼吸,一阵罪恶感油然而生。「为

    什幺……为什幺你还是第一次!」不是第一次和处女做爱的我当然知道薇琪为什

    幺会这幺难受。我正欲起身,我不能亵渎薇琪,我不配永远薇琪……「不……不

    要……爱我……」感觉我要离体而去,薇琪用仅余的力气抱住了我,双腿艰难的

    缠绕在我腰上。「可……」我刚开口,薇琪却吻上了我的唇,俏臀轻轻擡起,让

    我的肉棒又深入了几分。

      看着痛苦的薇琪,我心如刀割。吻干薇琪滑落泪水,我轻轻舔舐,咬着薇琪

    的耳垂,「你忍一下,会很痛」「嗯」薇琪轻咬银牙,双手紧紧抱着我的背。

      「啊……」在薇琪痛彻心扉的呻吟中,我轻易的撕裂那层薄薄的阻隔。薇琪

    的指甲再次深入我的皮肤,身体剧烈的颤抖,承受着难以忍受的痛。

      「紧……好柔……好温暖」肉棒被薇琪完全包含,身体的颤抖让密穴也跟着

    蠕动,肉棒被夹得隐隐发痛。一阵阵暖流顺着我与薇琪紧密的结合处往外流淌,

    我知道那定是薇琪的落红,不敢再有任何动作,只能在薇琪冰冷的唇上亲吻。

      也不知过了多久,薇琪不再颤抖那幺厉害,我轻轻的问着:「还痛吗?」「

    不……有点点……里面痒痒的。你动吧。」得到命令,我还是只敢轻轻的拔出一

    点点,再轻轻的插入,薇琪还是紧锁着眉,只是痛苦中带着几分愉悦。从来未像

    现在这样痛苦的做过爱,原本该是多性福的事,搞得像爬雪山过草地似的。身体

    很疲惫,心里却是美滋滋的。薇琪啊,我最爱的女人,你终于属于我了。

      「嗯……嗯……啊……」薇琪尝得滋味,呻吟出声,如天籁销魂。我也放开

    架势,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可刚刚开始,薇琪却又是一阵抽搐,居然二度高潮了。

      我那个郁闷啊……可是看着余韵中的薇琪,我也只能压抑住自己的欲望,慢

    慢把肉棒从薇琪紧凑的密穴中拔出来。就在我要离体而去时,薇琪去把双腿缠绕

    上了我的腰,身体一擡,把肉棒整个吞没了,我们又融为一体。「对不起……你

    还没好……我……我」「傻瓜……说什幺呢。」「可是……」「没事……休息下

    吧」

      我又欲离开,薇琪阻止了我。「就这样吧……我喜欢这样子」我当然求之不

    得。

      拥着薇琪,沈沈睡去。

      醒来时,软绵绵的老二已经离开了薇琪的小穴。薇琪还睡得很沈,我不忍心

    打搅她,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在薇琪迷人的唇间轻轻一吻,帮她盖好被子,出了

    卧室。

      在厨房忙活了许久,做了几道薇琪爱吃的菜,也不知道现在还是不是喜欢吃

    这些。端上煮好的猪肝菠菜汤,向客厅走去,据说这汤补血,又营养。薇琪穿着

    一件我的短袖T 桖,大上几号的衣服却刚好遮住翘臀,一双白皙的大腿尽露无疑。

      刚刚转变成妇人,一脸春意还未消散,是妩媚的精灵。薇琪没看见我出来,

    一手扶着桌子,一手夹着一块肥肉往嘴里噻,还意犹未尽的舔舐着油腻腻的手指,

    準备却拿下一块时,我放下汤,拍了拍薇琪的小手道:「馋猪……洗手去」「唔

    ……嗯……好吃」薇琪包了一大口,含糊不清的回应着。看着薇琪一瘸一拐的走

    着,我心里一痛。来到薇琪背后,一把将她抱起。「啊……干嘛你」「别去了,

    我喂你」坐在桌子边,把薇琪抱在怀里。「吃东西前先喝点汤……」薇琪坐在我

    腿上,双手抱着我的脖子,我则用小勺子舀了勺汤吹了吹喂向薇琪。「我要吃肉

    ……那个瘦了……要肥的」「一个女孩子那幺爱吃肥肉干嘛?不怕长膘?」「你

    不是喜欢肥妞吗?」「你才喜欢肥妞……」嘴上说着,我心里却不能平静,薇琪

    居然还记得我说过的话。我是真的喜欢胖胖的女人,有肉感。难得这是薇琪爱吃

    肥肉的原因?

      我拥着薇琪躺在床上,她靠着我的肩膀,小手在我的胸前画着圈。慢慢的向

    下,最后在我的肉棒上抚摸起来。我理了理薇琪的秀发,看着她羞红的脸,一阵

    心猿意马。薇琪行动还不是太方便,还是艰难的坐了起来,挑逗的吻着我的眼,

    鼻,嘴,耳垂,乳头。我含笑看着薇琪,几乎快融化在这美丽如梦境中,压抑的

    情欲瞬间点燃。

      薇琪妩媚的眼神让我迷醉,挑逗的在我龟头上一吻,小手不能圈握我粗大的

    肉棒,半握着艰难的上下套弄。樱桃小嘴张得老大,也仅仅含进我枪身的三分之

    一。火热的腔壁几乎要将我融化,这极致的快感不是享受,是折磨。我极力提肛,

    压抑澎湃,不想汙秽薇琪的小嘴……薇琪去工作了,我独自一人在床上辗转。如

    果不是枕头上有薇琪的余香和长发,我一定会认为自己在做梦……如果是梦,就

    别在让我醒来。

      我準备了一大桌美食等着薇琪回家,这一周天天如此,只是可惜,薇琪密穴

    还是不能再次容纳我粗壮的肉棒,所以我们只能用手用口互相抚慰。身体的空虚

    换来是精神的巨大满足。

      「我回来了……」薇琪进门,把背包挂在门口,双腿一登,鞋子飞得老远,

    扑进了我怀里。在我脸上吻了吻,就把目光放到了桌上。「好多好吃的啊」说着

    伸手就抓。我拉住薇琪的小手「洗洗去」「哦……讨厌」薇琪洗完手,在屁屁上

    擦了擦,坐进我怀「」里。「我还要你喂我……」

      厨房,我正收拾着刚用过的餐具。薇琪从背后抱住了我,头靠在我背上,身

    体微微抽搐,后背慢慢的侵湿。我正欲转身时,薇琪却抱得更紧「别动,让我抱

    会。」

      我放下手中的东西,洗了洗手上的泡沫。薇琪放开了我,走到我的身侧,将

    我横腰抱起。好吧,这姿势有够丢人,可我确实是被薇琪抱了起来,穿过客厅,

    进入卧室。然后被扔在了床上。

      薇琪扭动着身体,如脱衣舞女一般,一件一件把衣服脱了下来,赤裸的身体

    呈现在我眼前,完美的身姿,妩媚的眼神,我已如喷发的火山,要去解脱身上的

    阻隔。薇琪按着我的手,跨坐在我腰间,伏下身子,在我嘴上,脸上亲吻着,慢

    慢的,到耳垂,到脖子。

      我衣服的扣子是被薇琪用嘴咬开的,乳头被吻的感觉很刺激,很痒,却是最

    好的欲望催化剂。即使我很努力去挣脱,依旧被薇琪死死的按着,我也就不再做

    无谓的动作了。

      薇琪把我的内外裤一起脱去的,跪在我腿间,小手在我粗壮的肉棒上上下套

    动,不时用满是情欲的眼神看着我,丁香小舌顺着枪身从根处一直舔到龟头,再

    把龟头含进口中,舌头在龟头上舔舐。

      「嗯……」呻吟不光是女人的专利啊,身心的同时满足,我叫出声来。薇琪

    一只手在自己私处抚摸着,我半坐起身,示意薇琪把身体转过来。 69 ,我爱得

    不得了的一个爱姿。只有深爱对方的人,才会用口去亲吻对方的私处。当然,妓

    女除外。

      薇琪跨在我腰间,小手握着我的肉棒在密穴上摩擦着,对準那幽处慢慢的坐

    下,直至吞没整根肉棒。初经人事的密穴紧得恐怖,温暖的触感中带着挤压的疼

    痛。「啊……嗯……」即便密穴很是湿润,进入也算轻松,可粗热还是让薇琪不

    能立马适应。痛并快乐的呻吟着。

      「嗯……嗯……啊……」薇琪双手时抚摸自己椒乳,时拉扯自己头发,时按

    在我胸口,腰却一刻没停止伏动。我握住薇琪的腰,配合着薇琪的动作,在她坐

    下的瞬间轻轻往上顶,让肉棒可以更深入,几乎每次都达花心。

      「啊……」薇琪呻吟很含蓄,除了「嗯……嗯」外没有别的,顶得太深入也

    就「啊」一声。让我不是太满意,毕竟自己有过人的本钱,很多看似纯洁的良家

    再被我插上几下时都会「大鸡巴哥哥……亲老公……干死我了……」之类的叫个

    不停。不过想一想初经人事的薇琪能这幺主动,也就释然了。

      这一夜注定疯狂,薇琪无休无止索取,几乎把我榨干,最后射无可射,龟头

    如刀割般疼痛。薇琪也高潮了不知多少次。最后我们才相拥着睡去。

      醒来时,只有我一个人在床上,我是被肚子的饥饿感痛醒的。「薇琪。」「

    薇琪」我叫唤了两声,没有听见回答,我顾不上赤裸着身体,翻身起床,身体有

    些无力。屋里空当当的,没有薇琪的身影,只是茶几上留着一张信纸。

      「爱。我走了,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怕自己会不忍离开……忘了我好吗?

      知道我为什幺来找你吗?我其实已经结婚了,老公很爱我,只是他小时候受

    过伤,现在不能人事,我们希望有自己的孩子,所以我利用了你。我只是在利用

    你……别试图找我……当这就是个梦吧……」我心乱了,薇琪当时也应该不平静,

    纸上有干涸的泪痕。

      我没有去寻觅薇琪,也和那些有过关系的人断了联系。一个人,自由自在,

    无拘无束。

      「这些年你过得好吗……」熟悉的旋律在耳边围绕,我不自禁的坐进了「咖

    啡语茶」。「先生,你要点啥子?」服务员的普通话还是椒盐十足。我收回看着

    窗外的目光,耳后却传来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一杯卡布奇洛,一杯苦丁……

    ……」

                    《完》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