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侯佩岑蔡依林针锋相对,林志玲无辜受辱】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阳光优雅地漫步旅店的草坪,人鱼在石刻墙壁弹奏着竖琴……”我赤裸着

    起身打开了音响,Jolin的声音顿时飞扬而出,词曲之间那淡淡的温馨,让

    我精神爲之一振。

      “你还真是喜欢蔡依林啊……”带着一丝慵懒地女声在背后响起,我无奈地

    转身一耸肩:“佩岑,我说过很多次了,我只是喜欢她的歌而已,不代表我喜欢

    这个人。”“哼!你明明知道这个贱女人是我的死对头,还放她的歌,简直就是

    故意气我。”斜躺在床上发脾气的正是有“台湾第一美女主播”称号的侯佩岑,

    只见她不满的翘着小嘴,做出一副恶狠狠地样子盯着我,浑然不顾自己身上搭着

    的小毛巾只堪堪遮住小腹,高耸的乳房和修长的美腿都暴露在我眼中。

      “你知道我最爱的是你嘛。”虽然是刚刚云雨过一番,但眼前的美景还是让

    我産生了再来一次的沖动。

      “恐怕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吧,你们这些男……唔!”剩下的话被我的热吻堵

    了回去,配岑最开始还竭力反抗,但是很快就被早已熟悉了她敏感之处的我上下

    其手挑逗地喘息连连,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不管名气多大的女人,到了床上,还不是一样……

      我得意的擡起身,分开配岑雪白的大腿,就挺枪準备入港了。

      “不要,我实在不行了,刚才都做了三次了。”已经软成一团的配岑大惊失

    色,慌忙伸手捂住已经微肿的小穴。

      “宝贝,你看,它都肿成这样了,不消消火怎麽行啊!”我做出一副痛苦的

    架势,把胀大的阴茎贴着伊人滑嫩的小手轻轻摩擦着。

      “最多……最多我这样帮你嘛!”配岑犹豫了一下,转身趴在了床上,翘起

    了丰满的臀部,分开双腿,把我的阴茎夹在了白生生的大腿之间。做完这些动作,

    她已经俏脸通红,埋在枕头里不敢擡起了。

      咕咚……我清楚地听见了自己吞口水的声音,自从半年前我在一家酒吧遇见

    了喝醉酒的侯佩岑,并把她带上了床以后,我们就一直保持着每周见一次面、过

    一次夜的频率。在电视节目里作风大胆、说话直来直去的配岑,在床上却出人意

    料地保守,除了最普通的男上女下,就坚决不用别的姿势,如果不是她名人的身

    份让我很有满足感的话,我大概早就把她列爲不良炮友,断绝往来了。

      不管怎麽说,配岑有异于往日的大胆作风,还是引得我欲火狂升。完美的桃

    形美臀,丰满诱惑;浅色粉嫩的菊穴周围,还有着浅浅的穴毛;往日里难得一见

    的美景,让我的肉棒不知觉又胀大了几分,就连配岑都感觉到了,低低地发出了

    一声惊呼。

      由于前几次做爱还没有清理,配岑的大腿内侧依然满是淫液,我就着那股滑

    溜劲儿,开始耸动起来。雄壮的肉棒在粉嫩的大腿中间来回抽插着,不时碰到阴

    唇花瓣,让配岑轻轻低哼出声。

      我放肆地捏弄着配岑的美臀,并不时用手轻触菊穴,看着美丽的菊花难耐的

    开合着,我一时兴致大发,低头舔弄起来。

      “哎呀!不要,髒啊!”配岑大吃一惊,身子猛地向前一挺,却被我一把抓

    住纤腰,动弹不得。我用舌头舔弄着花蕾那细密的褶子,不仅没有什麽臭味,还

    有带着淡淡的香皂味道,让我一下想起,做爱前她确实洗过澡,没有想到的是,

    她连这里都清洗过。

      “啊…呜呜…不要了…”配岑把头埋回了枕头里,声音里带上了一丝异样的

    沖动,就连下体的阴户,都开始轻微地颤动抽搐着。

      这女人的屁眼太敏感了,倒是个肛交的好对象。

      我一边得意的想,一边用力,把两瓣肥臀分的更开,然后伸出舌头,往菊蕾

    的更深处探索着。

      “呜呜呜……”伴随着我的舔弄,配岑的呜咽声都练成了一片,下体的淫水

    更是如下雨一般,浸湿了大片床单。

      “嘿嘿。”我满意地淫笑着,用指头沾了些许淫水做润滑,然后挺起肉棒,

    準备给配岑的后庭开苞。

      配岑是个保守的女人,爲了防止她抵触挣扎,我双手扝住她的纤腰,然后才

    对準目标开始发力。谁知道,配岑却半点反抗都没有,让我半天的功夫都做了白

    工。

      MD,她后面不是第一次了!

      肉棒进入的顺利地难以想象,配岑也没有表露出什麽痛苦,以我12岁就征

    战花坛,玩弄的处女就至少三位数的经验来看,完全看不出来这是第一次肛交。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我心中满是失望的情绪,就连动作都粗暴起来,下身狂

    暴地挺动着,双手死力搓揉着侯佩岑胸前的嫩肉,就连她连连叫痛,都没能让我

    的动作柔和半分。

      女体的适应性是惊人的,很快,痛苦的呻吟又变回了快乐的淫叫,而且越来

    越大声。

      这个婊子,倒是让她爽到了。

      半年的相处,让我知道侯配岑的高潮就快到了,就在这一瞬间,心中的不爽

    与失望,让我做出了平日里难以想象的举动——我停止了抽插的动作。

      “怎麽了?快、快动啊!”高潮前的女体,似乎反应也变得迟钝起来,平常

    精灵聪慧的配岑竟然呆了半响,才茫然地一边回头催促我继续动作,一边向后挺

    动翘臀,那有别于平日里自信高傲姿态的傻乎乎的可爱样子,竟然让我肉棒又胀

    大了几分。

      “想让我动啊!除非你告诉我,是谁给你的小屁屁开的苞哦!”我伏下身子,

    贴在配岑耳边轻声问道。

      听到我的问题,配岑似乎愣了一下,然后迷离的眼神又开始凝聚起来。我却

    不待她清醒过来,就出力挺动了几下,把她的清醒击溃在了途中,等到她又开始

    舒爽地呻吟的时候,我又听了下来。

      “啊啊!快动快动嘛……”平日里的女强人,竟然如孩子般撒起娇来。

      “说嘛,你的小屁屁到底给谁用过了啊?说了就让你爽哦……”我索性爬到

    了配岑的美背上,伸手揉捏着肿胀如葡萄的乳珠。

      “……唉呀!那是人家16岁的时候还不懂事,我哥哥骗人家说精液可以美

    容,让人家给他口交,后来又要干人家,人家不同意,他就说不干小穴就不算乱

    伦了,然后就……”配岑的声音越说越低,羞红从脸上一直蔓延到了胸前,说到

    最后,声音几乎就低低不可闻了。

      “然后就什麽?”我听得心中一蕩,玩弄乳头的手不知觉一发力,弄得配岑

    一声痛呼。

      “然后就、然后就干了人家小屁屁嘛……”配岑低低说完最后几个字,却激

    起我滔天欲火!一想到她的哥哥偷偷勾引自己尚不懂事的年幼妹妹,骗她给自己

    口交,最后还玩了一曲后庭花,我就感到肉棒肿胀的发痛!

      我不再保留,猛地起身,疯狂地抽插起来!

      “好棒!用力……啊啊……爽啊!爽!”配岑在我的大力猛攻之下,立刻就

    溃不成军,嘴里更是淫叫连连。

      “叫我哥哥!亲哥哥!”我一边挺动着下身,一边无意识地叫出了心中所想。

      但出乎意料之外,配岑立刻就给予了我最热烈的回应!

      “啊!亲哥哥,好哥哥!干死你的妹子吧!妹妹喜欢让你干,妹妹要让你干

    小屁屁、还要干小穴,干我啊!干死我!啊啊啊!”在近乎疯狂的大叫中,配岑

    达到了高潮,猛地收紧地菊蕾,也狠狠地压榨出了我的精液!

         ***    ***    ***    ***

      第二天,当我起身时,配岑已经离开了。这种情况在半年来的相处中,也不

    是第一次了,每次我们见面,都是短信约好。见面后就是做爱,从来也不过问对

    方的事情。也许旁人很难以相信,但是,我们俩人就是这样,一直维持着最单纯

    的炮友关系。

      音响里,唱了一夜的蔡依林还在不知疲倦的唱着“LoveLoveLov

    e没答案没答案真爱在哪;我的爱我的爱难道是他;用力想用力想没有回答;百

    分百恋爱会是理想……”

      起床、刷牙、吃早饭,当我拿着面包坐到餐桌前时,竟然发现,餐桌上放着

    牛奶、煎好的鸡蛋、还有切好片、抹上了黄油的面包,旁边还有一张小字条。

      怎麽,昨天被我搞爽了发善心了?往常连在我这里吃个早饭都不干,今天居

    然给我做早餐了,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我奇怪地拿起字条,只见上面只有短短一行话:阿光,昨天晚上,你吃醋了

    哦!

      我……吃醋了?

      我一愣,回想起昨天晚上的表现,那莫名其妙的不爽与失望,似乎确实是有

    点吃醋的嫌疑。想当初第一次搞上配岑的时候,她已经不是处女了,那时我却没

    有什麽感觉……

      不过,以爲得到了一个第一次,却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二手的,那瞬间的反差,

    才是我失常的主要原因吧!

      正想着,手机响了起来。

      “喂!哪位?”我懒洋洋地拿起手机,也懒得看来电显示,直接接通。

      “阿光!我是蔡辽啊!你赶快来公司,大CASE啊!你小子发了!”“什

    麽大CASE啊!上次你给我说来个大CASE,结果是TMD陪芙蓉姐姐吃饭!”

    “哎呀,不是啦!是蔡依林找拍MV的男主角,找上你啦!……”

                    ……

      蔡依林、蔡依林、蔡依林、蔡依林……

      我大脑里一片空白,只剩下这个名字在回响,半天才回过神来。

      “哇!蔡依林!”我大叫一声,赶快洗漱打扮起来,去见我的偶像,一定要

    打扮的帅帅气气才行!

      半个小时后,我已经出现在了公司门口。

      一直忘了说,我是一名职业模特,现供职于源源影视公司,平常的工作就是

    参加一些时装SHOW、拍拍平面广告,偶尔也能拍一些MV、广告之类的对演

    技没太高要求的影视作品,当然,陪一些富婆吃饭喝酒聊天,顺便嘿咻嘿咻,赚

    点外快,也是做过的。蔡辽正是我的经纪人。

      “阿光,这边这边!快点!”蔡辽哥已经站在门口向我招手,等我走过去,

    他一把拉住我就走,边走还边说:“阿光啊,和蔡依林小姐的这次合作呢,是我

    飞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争取来的。就是给她新专辑拍一部一个小时长的MV,她演

    一个女杀手,你演追捕她的警察,这个机会来的不容易啊!你要好好把握……到

    了,进去吧!”蔡辽一把把我推进了贵宾室。

      蔡依林、蔡依林、蔡依林、蔡依林……

      当心中的偶像出现在眼前时,我心一阵狂跳,并不缺乏与明星大腕合作经验

    的我,半天才结结巴巴挤出一句话来:“蔡小姐,你、你好……”也许是我的样

    子真的很逊,蔡依林一下笑了起来,她微笑着说:“你就是史光啊?我叫你阿光

    好了,听说你是源源最棒的男模了,希望和你合作愉快!这是MV的导演Jef

    fzhang,张时霖,你叫他张导好了。”我这才注意到旁边还有一个大胖子,

    正用挑剔地眼光打量着我。

      “张导好!”我礼貌的欠了欠身。

      “小子,放精灵点!拍片的时候可别别木头木脑的!”张时霖皱着眉头对我

    说道,然后转身对蔡依林微笑道:“Jolin,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好!”蔡依林很干脆的应道,说完还对我微笑了一个,搞的我晕晕乎乎了

    半天。

                    ……

      转眼之间,已经是MV拍摄的第三天了,这个MV的故事并不複杂:扮演杀

    手的Jolin和追捕杀手的警察、也就是我,在追捕的过程中,互相産生了好

    感、相爱,但最终没能在一起。和自己的偶像拍片,感觉时间总是过的飞快。现

    在,只差一个我扮演的警察雨中狂奔,追逐蔡依林扮演的杀手,然后扑倒在一片

    泥水里翻滚格斗,最后却疯狂相吻、做爱的镜头了。麻烦的是:带来的防水摄像

    机坏了,也来不及去调换,最后,张导只得决定,用普通摄像机,在人造雨的范

    围外拍摄。

      “站住!”我大叫着,沖向前面穿着性感紧身皮衣的蔡依林,人造的大雨疯

    狂地打在我的脸上,隐隐约约带来刺痛感。

      “啪嗒!”追逐到指定的位置,我奋力一扑,将Jolin按到在事先布置

    好的泥水塘里,然后她奋力反抗,我们俩在泥泞里疯狂地厮打、翻滚着。

      “对,再滚几圈!你们要表现的狠一点、激情一点!好,阿光,你现在把J

    olin的外套拉开!”远处,张导举着话筒大喊大叫,指点着我们的动作。

      吱——我一把拉开了蔡依林的皮制上衣,露出里面黑色的露腰紧身小背心。

      黑黢黢的泥点溅满了原本雪白的肌肤,竟带来异样的美感。加上一阵摸爬滚

    打、肌肤相近,刺激之下,我的阴茎居然猛地挺起,顶在了她的双腿之间。

      “混蛋!”蔡依林眼中闪过一丝羞恼,猛地擡手给了我一个耳光。

      MD,这女人还真打我!

      本来还有点尴尬的我,一下被激起了怒火。而远处,张导还在喋喋不休地叫

    着:“打得好!就是要表现出这种激烈的情绪!……”等话语,更是火上浇油。

      要激烈是吧!我猛地一用力,将不停翻滚的蔡依林按在了身下,下身的突起

    更用力地顶在了她的双腿之间。

      “你还来!”蔡依林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恶狠狠地又是一巴掌拍了过来,

    却被早已有防备的我借势抓住她的双手,按在了头顶。

      “GOOD,很自然!现在可以转入激情场面了,阿光你亲吻Jolin,

    Jolin你要一开始表现的抗拒,然后迎合……”我发誓,我从来没有发现一

    个男人的声音也可以这麽可爱!我心中狂喜,动作却不迟疑,在Jolin讶异

    的眼神中,我猛地俯身吻上了她性感的锁骨。

      “混蛋,拍完戏我要让你好看!”蔡依林低低咒骂着,用力想挣脱我的手,

    但是她那点儿力气,却根本不够我看,我一只手就轻轻松松地制住了她,空出来

    的另一只手,侧大着胆子,用力掰开了她的大腿,然后用膝盖把两腿顶开,原本

    只是有些许接触的阴茎,直接顶在了蔡依林两腿之间的密地。

      “很好很好!Jolin你现在的表情很棒!就是这种愤怒眼神,就要这种

    不甘的表情!”张导举着话筒大叫。

      “我现在就先要你好看!”欲火雄雄的我也顾不上别的事情了,腰部微微用

    力轻耸着,感受着蔡依林阴户的柔软;上身也完全压在了她身上,用胸膛挤压着

    她饱满的乳房,甚至感到了她胸前那微微凸起的两个小点;大嘴凑到了脸颊上,

    亲吻着每一寸娇顔。

      “GREAT!非常棒!现在阿光你一边亲吻一边松开手,Jolin你现

    在要表现的想要迎合,又有些不甘!”听到导演的大喊,我放开了蔡依林的手,

    她用眼神狠狠地盯着我,双手擡起又放下、擡起又放下,最后索性摊在了身体两

    侧,摆出了一个大字型,头也扭到一边,看也不看我。

      “很好很好,Jolin你动作太到位了!”听着张导的喊话,我心头一阵

    阵暗笑,在导演的“默默支持”下,加之摄像机都在远处,我开始大着胆子用手

    在蔡依林身上嘻嘻摸索。虽然不敢摸得太放肆太露骨,但是每次抚过大腿,那结

    实紧绷的感觉,每次抚过纤细的腰肢,那细腻柔软的触感,都让我心蕩神移。当

    我的身体挡住一侧的摄像机时,我甚至偷偷把右手挤到胸前,用力狠捏了一把蔡

    依林丰满的乳房。

      “嗯!”蔡依林一声轻哼,让我如闻天籁。仔细一看,尽管有泥水遮盖,但

    也可以看出,她面上已经泛起淡淡红晕了。

      不会是有快感了吧?……

      “差不多了,阿光你把Jolin的外套脱掉!”导演指挥着我做出了心中

    早已期盼的动作,我起身用力将蔡依林的外套拉下,远远丢开,然后按住她露出

    的双肩,开始亲吻她胸前大片肌肤。

      “对,阿光你就是要激情一点!Jolin,你先用手抱住阿光!”在导演

    的指挥下,蔡依林抱住了我。那一瞬间,我的欲望达到了顶点!就连人造的大雨,

    都没有让我的欲望减弱半份!

      紧紧搂住Jolin的娇躯,我的腰部已经不加掩饰的挺动起来!巨大的阴

    茎贴着她的下体快速摩擦着,虽然不如真实插入爽快,但是眼前的环境和淩辱心

    中偶像的沖动,却让我愈发舒爽!

      也许是我在敏感处的摩擦也让身下的女体有了感觉,刚刚脸上还只是有着淡

    淡红晕的蔡依林,现在已是红潮满面,小嘴也已经张开,轻轻地呻吟起来。

      “对对对!很好!就是要激情!……”张导在远处的喋喋不休我已经听不到

    了,整个世界似乎就只剩下身下这个大明星大美女,她腰部不知什麽时候已经开

    始迎合起我的动作,双手环上我的脖子,主动献上了香吻。

      “哈!哈!哈!”在剧烈的喘息中,我射了满满一裤裆,Jolin也身体

    一阵僵直,然后瘫软在了泥水里。

      “停机!你们两个,最后的激情戏实在是演的太棒了!……”助理和导演都

    主动迎了上来,泄的腿软的我,尽力从Jolin身上站了起来,又伸出手去想

    拉她,却被Jolin的助理一把推到了一边。

      “Jolin你没事吧?怎麽脸那麽红?是不是太冷了?”Jolin的助

    理一边递上毛巾,一边连连追问着,Jolin只低低回了一句:“动作太大,

    有点累。”就低下头,不再讲话。

      “小子,演的很棒啊!今天这场激情戏,是我当了十多年导演,见过的最棒

    的!”张导走到我面前,用力拍着我的肩膀,口中连连赞扬。

      “谢谢张导夸张。主要还是您指挥的好嘛!”我心中暗笑,不自觉就瞄向了

    一旁的Jolin,却见她惊慌地一下把头扭开。我心中一动:喔?刚才她在看

    我?

      “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你把我的电话给阿光一个。”Jolin低低对助

    理吩咐道,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太棒了!

      狂喜涌上心头,我甚至一把抱住了递毛巾给我的蔡辽哥,狂吻起来。

      “阿光你疯了!干什麽!”……

         ***    ***    ***    ***

      “久等了。”

      “没有没有。”

      Jolin戴着大墨镜,身着热裤短T恤,打扮的如邻家少女般,轻松欢快

    的在我对面坐下。

      “喝点什麽?”

      “苹果汁。”

      我伸手叫来服务员,帮Jolin叫了饮料,然后呆呆盯着她,一时之间不

    知道说什麽好。直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Jolin真的接了我的电话,也真

    的应约而来。

      “嘻嘻,看傻了?”Jolin顽皮的用手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嗯,对啊,对面坐着这麽一个大美女,不傻还是男人嘛?”呆劲儿已过,

    我就开始嘴花花起来,逗得Jolin一个劲儿捂着嘴笑。看到美女如此开心,

    我就更是肆无忌惮,大肆胡吹起来,突然,对面笑的正开心的Jolin脸色僵

    了起来,眼神冷冷地盯着我身后。

      “史光,你笑的很开心嘛……难怪这周没有约我,原来跑这里来开心了。”

    身后突然响起的女声让我感到了阵阵杀气,缓缓转过身去,背后站得正是满面怒

    容的侯佩岑。

      “配岑,我……”我莫名其妙地感到一阵心虚,突然又莫名其妙地想起,我

    和侯佩岑最多也就算个炮友,她凭什麽管我?

      可惜,还没有等我开口争辩,Jolin就开口了:“怎麽?侯大美女,不

    去守着你的周杰伦,跑这里来找男人了?”“蔡依林,我告诉你,我和周杰伦没

    有任何关系!倒是你,被周杰伦甩掉的滋味不好受吧?”侯佩岑马上就不甘示弱

    的反击。

      “你……”蔡依林正要回敬过去,另外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配岑、依林,你们就不要闹了好吗?周围那麽多人,传出去了影响不好。”

      一位个头高挑的女士,盘着典雅的发髻,戴着遮脸的墨镜,穿着百褶裙和无

    袖衬衫,站在一旁柔柔地劝道,紧接着她又开口说道:“我在这里订了个包间,

    有话我们到里面说去吧!”说完,她沖Jolin点点头,拉住气咻咻的侯佩岑,

    率先向包间走去。

      “走了,还发什麽呆!”Jolin气咻咻地踢了我一脚,跟了上去。

      唉,怎麽会那麽巧,早就听说配岑和Jolin因爲周杰伦那个废物闹翻了,

    结果今天还让她们撞上……不过刚才那个女的好眼熟啊。

      我郁闷地摸着鼻子,也走了进去。

      走进包间,才看见刚才那个劝架的女子已经摘下了墨镜,含笑坐在一旁,那

    端庄典雅的状态和出衆的容貌,让我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有台湾第一美女之称

    的林志玲!

      天啊!这绝对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眉毛、眼睛、小嘴,没有一个地方

    不美!

      “你是史光先生吧?第一次见面,你好!我是林志玲。”林志玲起身热情向

    我打着招呼,那迷人的笑脸,又让我一阵晕眩。

      “你好,你好,很高兴认识你。”两位黑面孔的存在,让我保持了清醒。配

    岑和蔡依林面对面坐着,互瞪着对方,用眼光较着劲。

      这种情况下,坐什麽地方都不对啊……

      考虑了半天,发现靠着配岑坐也不对,靠着Jolin坐也是不对,到最后,

    我索性靠着林志玲坐了下来,幸好她对我的选择报以了理解的微笑。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