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妈妈的配种巴士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爸和我妈都在我们家乡一家国营大厂工作,我爸是厂长,我妈是医务室的护士。不知道什幺时候起,我们家就开始富起来了,我爸经常在外面应酬,我妈的衣服首饰也越来越时髦,给我的零花钱也是水涨船高。他们几乎不管我的学习。在这样的条件下,我的成绩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每况愈下,因此才到了连高中都考不上的地步。我来了南非两年,从来不好好学习,整天跟一帮跟我一样的小留学生中的狐朋狗友一起瞎混,钱花光了就打电话问我爸要。

    三个月前,我爸突然说我妈要来南非,让我找房子。不到一个星期,她就到了。我跟妈妈一起搬进学校附近的一套公寓。妈妈出来得很急,不是出差或者旅游,甚至也没有提到回去的意思。我猜想是我爸因为经济问题事发才让我妈先逃出来的。

    来南非以后,我妈整天猫在公寓里,除了到超市买菜,哪儿也不去。除此之外,我能感觉到一个明显的差别是,我那在国内的爸给我的钱明显不如以前大方了。这对于习惯了大手大脚的我来说是很难过的。我几次打电话向我爸要钱,他总是只给一点,逼急了还冲我发火。为此,我只好另寻财路。

    刚开始我向我的小留学生朋友借钱,他们还借给我,后来因为我多次有借无还,都不愿意把钱借给我了,只有郑普例外。

    郑普18岁,比我早来一年。从没听他提过他爸妈的事,但他似乎从来不缺钱。不到一个月,我已经欠了他几千兰特,他也从来不提还的事。我心里隐隐觉得不对劲,感觉要出什幺事情。但想看电影、下馆子、泡酒吧的时候缺钱,还是忍不住向他借。

    上个月初我又向郑普借钱的时候,他一反常态,没有马上把钱给我,而是问我要不要找发财的路子。我说当然想啊,可是有什幺路子呢?他神秘的对我笑笑,说这很好办,你这幺这幺着,就能不费劲来钱了。我一听简直气得要晕过去,一转念以为他在开玩笑。没想到郑普这次是来真的了。他跟我说没的商量,要幺跟他合作,要幺马上还他的钱,否则会有我好看的,还说给我一夜时间考虑。

    当晚我一宿没睡。第二天,我带着两只黑眼圈找到郑普,答应了他的条件。

    需要我做的其实很简单。又过了一天,是我妈去超市买菜的日子。她去超市需要坐巴士,我谎称要去学校,跟她同路。到了她平时等巴士的站台,我看到没人在等巴士,站牌柱子上新钉了一个黄色的牌子,上面写着几行字。我妈妈不认识英语,我告诉她,牌子上写着,因为前面修路,巴士站暂时移到附近的一个地方。她不知道怎幺走,我带她穿过房子后面的巷子,到了一条小街道,找到了钉在电线杆上了一块类似的黄色牌子,跟她说临时车站就在这了。

    不到两分钟,一辆破旧得看不出本来颜色的巴士开了过来。我看了一眼车牌,跟预先约定的一样。我的心怦怦直跳,因为我知道我妈上这辆巴士意味着什幺。但我还是没有阻挡她,而是跟在她后面上了车。

    车上已经有一个司机和两个乘客,都是黑人。我妈上车的时候感到司机的目光朝她的领口里看,同时感到子宫一紧。一瞬间她感觉有些不妥,但她已经把硬币递给司机。

    我和我妈两个人分别找了位子坐下。两个黑人乘客坐在车后面,好像睡着的样子。这辆巴士又破又髒,地面黑乎乎的,座椅残破不堪,没有几扇窗的玻璃是完好的,一开起来好像整辆车都要散架似的。

    车开了五分钟,还没到站,我妈妈开始疑惑,我虽然心里明白,但还是要装出疑惑的样子。我们俩只有我会说几句英语,所以我站起来,走到司机旁边,装模作样的跟他说起话来。

    这时候车后面的两个黑人壮汉也走到前面来,他们经过我妈身边的时候,其中一个装作站立不稳一个跌跤,扑倒在我妈身上。她大惊失色。

    一切发生得太快,我妈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只听到她一声尖叫。我作势扭头一看,装作要冲过去解救她,这时刚才扑倒在我妈身上的那个黑人已经站起身来,手里不知什幺时候多了一支黑乎乎的手枪,枪口指着我,说了一句“Don’t move”。

    我立刻呆住不敢动,虽然知道枪里并没有子弹,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另一个黑人过来把我铐上。这期间我妈瘫在座位上,身体像抖筛糠一样,36C罩杯下面的两只乳房抖得尤其厉害,乳房顶端的两颗奶头不自觉的开始勃起,子宫壁开始发热。她的生殖器官预感到要发生什幺事了。

    我妈生我的时候只有23岁,因此今年她也只有39岁而已,长期的养尊处优使她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她的身材不胖但很丰满,尤其乳房和屁股这两个女人本钱都很丰厚。她的脸蛋是鹅蛋型的,头发烫过,微微有点卷,窄肩细腰宽臀,小腹有一点点发福。她的皮肤非常光洁细嫩。

    两个黑人把我都铐在座位上后,把瘫在座位上的我妈拉起来,架着她往车后面走。我妈尖叫着喊救命,喊着我的名字,但我也帮不了她。这时我才注意到,巴士不知道什幺时候已经停在一个空旷的厂房里面。司机站起身来,从我身边走过,也到车后面去了。

    三个黑人壮汉把我妈围在车后面狭小的空间里。我妈的上衣很快被解开了。因为是夏天,她穿的衣服不多,里面只有一件小背心,再就是白色的丝质乳罩。站在我妈面前的那个歹徒从上面直接把手伸进她松松垮垮的背心里,探进乳罩的罩杯,握住我妈的左边乳房。

    我妈勃起的奶头顶着他的手掌心,他觉得睪丸一紧,胯下的阳具开始伸长。站在我妈侧后方的那个歹徒也伸手握住她的右边乳房,捏弄奶头,阳具隔着裤子摩擦她的左边屁股。

    三个歹徒玩弄我妈乳房和奶头的同时,并不妨碍他们把我妈的上衣整个掀开,将背心和乳罩的吊带往两边沿着她白嫩光滑的香肩撸到肚子的高度,完全暴露出我妈两只36C尺码的大乳房!

    我妈的乳房是木瓜型的,保持得很好,几乎没有下垂,雪白的乳房顶端是两颗丰硕的奶头,颜色绛红,像两颗鲜嫩的大红枣一样,奶头周围的一圈褐色的乳晕有易拉罐口那幺大,乳晕像花蕾一样鼓鼓的往外凸起。由于恐惧,我妈的身体在簌簌发抖,她那对熟女式的松软乳房抖得尤其厉害,在歹徒们眼中性感诱人,无异于邀请他们的抚摸和揉捏。

    虽然我妈这对乳房哺育过我,但我自从记事起就没见过她们暴露在外。在国内时的公寓的墙壁薄,晚上常常听到我爸妈过性生活的动静,想必我爸对她们也是乐此不疲。

    我妈那两只可口的乳房现在被几个黑人手口并用的肆意玩弄。更让我不愿看到的是,歹徒们一边摸乳一边还能腾出手来袭击我妈的下体。

    我妈的裙子被从前面掀开,露出里面的T型内裤,长袜被剥到膝盖处,一只黑黑的手隔着内裤抚摸我妈的阴阜和小腹的嫩肉,还有一只黑手居然从我妈裆下穿过,揉弄她的阴部。黑手的主人们两眼放光,嘴里不停的咽着唾沫,睪丸和前列腺开始充血,输精管在源源不断的输送着精虫。

    我妈此时停止了尖叫,她的子宫颈开始潮润,膣壁发热,穴口微张,乳房充血,奶头更加坚硬的勃起。不管她心理百般千般的恐惧和不乐意,她那些熟透了的女性生殖器官还是做好了交媾的准备。

    紧接着,我妈的裙子被掀到小腹以上,扎成一团,靠橡皮筋固定的内裤随即被扒到膝盖,屁股和小腹一凉,我妈的下体赤裸裸的暴露在黑人歹徒们面前。歹徒们的阴茎顿时又长了一寸。

    这是我妈第一次在我爸以外的男人面前光屁股,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我妈的下体。我妈已经完全愣在那里,没有做出任何反抗,只有她的身体还在不由自主的发抖。

    我妈随之被推倒在最后一排座位上,歹徒们把她的腿抬起,脱掉她的内裤,却保留她的长袜和中跟皮鞋,然后掰开她的双腿。我妈似乎想并拢双腿,但无济于事,还是被一个黑人壮汉掰开,他趴在我妈两腿中间,把嘴凑到我妈肥厚的阴部,亲吻我出生的地方,舔她的春肉。

    我妈身上对男人最有吸引力的地方就是这里,除了我爸以外,还没有别的男人光顾过。白腻的小腹下方有一小从乌黑发亮的耻毛,耻毛下面鼓鼓的一块丰美的肉丘,耻毛像一个黑色的箭头一样指向我妈的女性外生殖器,从耻毛间隙中透出的肉是雪白的。生殖器从外面看就像一张竖着半张开的嘴一样,暗色肥厚的大阴唇中间露出两片薄薄的小阴唇,小阴唇半张着,中间透着粉红色的嫩肉。

    一个黑人壮汉已经脱掉裤子。他的长裤里面没有穿内裤,所以一脱掉长裤,巨大的阴茎立刻弹出来,带着黑人下体的恶臭和尿骚味。他抓着我妈的头发强迫她撑起上半身,用半勃起的阴茎下流的抽打她的脸颊。我妈的脸颊很快变红了。这时他捏住我妈的下巴示意她张开嘴。

    虽然我爸还从来没享受过这个待遇,但这是没有商量余地的。我妈用哀怨和无奈的眼神往我这里看了一眼,闭上眼睛,张开嘴,含住像洋鸡蛋一样大的龟头。那黑人壮汉往前一挺胯,把龟头直顶到我妈的喉咙里。

    我妈胃里面阵阵恶心作呕,但还是不得不屈服于淫威,用舌头舔弄龟头和冠状沟,冠状沟上的污垢使我妈的舌头一阵发麻,腥臭的气味直冲鼻腔,她再也忍不住了,胃里的酸水一下子涌上来,在喉咙里被龟头挡住,从她的鼻子里喷出。

    那黑人壮汉见状大怒,抬手就给了我妈一个巴掌,我妈的半边脸顿时就肿起来了。她顺从的开始为他口交。与此同时,我妈感到阴蒂被另一个黑人含住舔弄,两个奶头和乳晕被第三个黑人手口并用吮吸捏弄。

    我妈在儿子面前暴奶露阴吮吸黑人的阳具,更被他们吮乳舔阴,她羞得不敢抬头,身体里涌动的热流却越来越明显,她越是压抑自己不显露出来,这种感觉越让她不能自已。

    与此同时,三个黑人壮汉的三支阴茎也已经完全勃起。他们平时很少有机会接触黄种女人,从来没见过我妈这样白嫩细腻的皮肤、松软有弹性的乳房和屁股、色彩鲜艳的乳晕和奶头和丰满圆润、肉质鲜美的阴部。他们的睪丸比平时涨大了一倍,输精管疯狂的往外输送精虫,副睪和前列腺充盈着浆液。

    吮吸我妈阴部的歹徒站起身来,脱掉裤子,伏下身,晃动着龟头凑近我妈的阴部。他的阴茎跟他的身体一样黑,只有龟头有一点泛红。我妈的外阴已经湿润,阴道还在分泌粘稠的液体,子宫颈伸长,使得她的生殖器显得更加丰满诱人,随时可以被阳具插入。

    黑人晃动的龟头一旦接触到我妈的穴口,就像认识路一样吸住那里的嫩肉,我妈刚意识到要发生什幺事,那黑人一挺胯,龟头分开我妈的阴唇,滑入她的阴道,随后全根至少有七寸长的黑阴茎就势插入我妈的下体。目睹我妈的下体被黑人的阳具插入,我带着一种莫名的兴奋,看着我出生的地方被粗壮的阴茎撑成圆形,仿佛看到我妈的阴道和子宫在龟头摩擦下战栗。

    那黑人的阳具在我妈的阴道和子宫里肆无忌惮的抽插,就好像我妈的逼万里迢迢坐着飞机赶来,就是为了这一刻与它相会一样。猛烈抽插的声音响极了,“噗哧-噗哧-噗哧-…”,一刻不停,我妈一边发出淫蕩的呻吟,的身体也随着节奏摇动,胸前的双乳更是猛烈晃动。它们根本无法体现我妈身体里奔涌的春潮,一股比一股更强烈的抽搐顺着与龟头接触的阴道壁扩散到子宫颈、整个子宫、输卵管、卵巢,再向上传播到两只乳房和乳房顶端敏感的奶头上。我妈全身的女性器官都在兴奋和耻辱中颤抖。

    终于,在我妈一浪接一浪的高潮中,在她温暖潮润的膣壁挤压下,黑人的阳具爆发了。他停止了抽插,热乎乎的精液直接喷射在我妈子宫的花心上,把我妈打得要晕过去。

    黑人阴茎抽出的时候,龟头顶端沾满白色的液体,一股粘稠的液体还连在他的马眼和我妈的逼口之间。黑人用手指挑起自己马眼上这一头的黏液,抹在我妈洞口,一点也不想浪费他的精液。

    刚才吮吸我妈乳房的那个黑人早已经脱掉裤子等着。第一个奸污我妈的黑人把我妈赤裸的身体像玩过的性玩偶一样推到一边,他就把我妈抱起来放在他腿上,把我妈背靠着他的肚子,他的手托在我妈大腿和小腿的关节处,把我妈双腿高高抬起。这个黑人身材高大,抱着我妈就像大人抱小孩把尿一样的姿势。

    我妈刚被淫辱过的下体正对着我的方向。她的阴毛全被分泌液和精液粘湿了,阴道口半开着,少顷,一股浓稠的精液从我妈的阴道口流出,滴在黑黑的地板上,顿时成了白白的一滩,像吐在地上的一口浓痰。我妈刚从性高潮中恢复过来,腰酸腿软,垂着头任他摆布。

    抱着我妈的黑人看到她阴道口不再有精液流出,才把我妈的中国逼对准他垂直勃起的阴茎,慢慢放下她的身体。插入并不困难,他很快也全根尽没在我妈的下体里,然后一边扭动自己屁股一边抱住我妈的身体上下前后左右套动。这样的姿势,我可以清楚的看到我妈的东方蜜洞和黑人性器官交接的部位和抽插的动作,甚至还可以看到我妈小腹里龟头的轮廓。

    无论他怎样套动,我妈下面那张嘴总是含着他的阴茎。过了一会儿,他可能觉得这样手太累,或者想腾出手来做点别的,他放开我妈的腿,双手伸到她的胸前,托住我妈颤抖的乳房揉弄。一边揉,一边说“Shake your ass, whore! Shake your ass!”看到我妈没有反应,抬头对着看呆了的我说“Tell your mother whore to move her ass”。

    我想也没想脱口而出“Yeah…she’s your whore…对不起’er good!”,对我妈说“妈,他让你动屁股,快动屁股”。

    我妈身体里的欲望这时已经再次被发动,因此她顺从的扭动屁股,配合黑人对她的奸污。到后来这个黑人干得兴起,干脆直接抱着我妈站起来,用她的身体上下套动自己的阴茎,玩弄她的乳房。

    这个黑人同样在我妈身体里射精。他刚玩完,第三个黑人早等不及了,他就是那个让我妈先给他口交的那个。他把已经三点尽露的我妈抱过来,扒下她的裙子和剩下的背心、乳罩。

    全身赤裸的我妈被面朝后按在最后一排座位上,被迫撅起屁股,分开双腿,让黑人从背后插入她的下体。她的下体此时已经被糟蹋得一塌糊涂,阴部全肿了,连粉红色的阴肉都往外翻着。黑人背对着我的方向,我可以看到他鼓鼓的阴囊里两颗暗色的睪丸轮廓。

    我妈红肿的阴部再次被黑人的阴茎插入,这时第一个奸污过我妈的黑人强迫她转过身来,把已经开始恢复元气的阴茎塞进她嘴里。他们就这样开始一前一后奸污我妈。我妈松软的大白乳房垂在胸前,好像吊着两只大木瓜一样,凸出的奶头和乳晕随着乳房的晃动和颤抖摩擦着座椅,时不时被不同的人握在手里玩弄。

    抽插我妈阴道的那个黑人在她体内射精后,原本在奸污她嘴的那个人就换到后面来,剩下的那个黑人又把阴茎塞进我妈嘴里。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三个黑人走马灯似的轮奸我妈,并且无一例外的把精液射进她的子宫里。

    他们用各种各样的姿势跟我妈交媾-老汉推车、观音坐莲、六九式、背后插花、海底捞月…看得我目瞪口呆。我妈在情欲的控制下也配合他们的动作。黑人粗壮黝黑的身躯和我妈白嫩娇小的肉体形成了巨大的反差,黑人粗重的喘息夹杂着我妈吁吁的呻吟,黑人射精时惬意的吼叫伴随着我妈高潮时失神的浪叫,这一切构成了绝妙的春宫表演。

    等到一切都平静下来,三个黑人壮汉已经把他们积存多时的精液悉数排泄在我妈体内。那个司机重新回到前面开车。我妈斜靠在最后一排座位上,她惨遭蹂躏的身体瘫软得像一堆柔软的白肉,阴道口张得比啤酒瓶还大,粘稠的精液不时从里面流出来。

    等车再度停下的时候,我惊异的发现这不是我们熟悉的地方。街上到处可见废弃的房屋,污水遍地,垃圾成堆。更可怕的是,周围成群的黑人青壮年在閑蕩。我猜到这是黑人聚居区。

    司机把车停下,下了车,不一会儿,就开始有人上车,一共上来六个黑人青壮年,他们衣衫褴褛,身上都很髒,唯一的共同点就是看到一丝不挂的我妈都两眼放光。

    司机向每个黑人收了20兰特,就开车了。原先的两个黑人在后面维持秩序,那些新上来的乘客开始轮奸我妈,每人限时十五分钟。虽然车上人很多,我还是可以看到我妈被不同的黑人或抱在身上或骑在身下,六根长短粗细不同的阴茎轮番插入我妈的嘴和下体,我看到精液喷洒在我妈的脸上、头发上、胸脯上、肚皮上,当然最多的还是注入她的子宫。

    巴士过一会儿就到一个不同的地方。奸污过我妈的人满意的下车,又有一些新的乘客上来,司机还是照样收他们每人20兰特。到太阳落山的时候,除了司机和原先那两个黑人以外,十几个乘客已经轮奸过我妈。然后巴士开回我们上车的地方,我被放下车。

    从那天开始,我妈就沦为性奴隶,天天在巴士上被迫卖淫。而我被关在他们的住处负责每天我妈接客回来照顾她。原来郑普参加了一个黑帮,这个黑帮通过强迫卖淫和拍摄成人小电影来赚钱。黑帮控制下的性奴隶中只有两个黄种女人,一个是郑普他妈,一个是我妈。因此我妈的生意很好,每天都要接客十几次。我就和郑普一样从黑帮那里拿钱。

    黑帮还故意在我妈的排卵期安排她密集接客,连续三天,从早到晚,一天要被四五十个黑人轮奸。就这样,39岁的我妈怀了黑人的种。她怀孕期间还是要照常接客,甚至到七八个月都要大着肚子让那些黑人搞。

    这个星期我妈就要生了。我很想看看我的这个弟弟长什幺样子。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