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豔少妇被我从强奸变情妇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艾玲今年27岁,身高1,65米,是公司的美人。光滑修长的玉颈,凝脂般的玉体,晶莹细腻,曲线玲珑,光滑的腰身,弹指可破且肉滚滚的屁股,时常令我想入菲菲。

        最近公司结了很多业务,需要一起去应酬,中午就给艾玲说好了,要晚上陪客人一起吃饭。晚上,艾玲穿了件白色真丝衬衫,艾玲的面庞被映衬的愈加白晰,略施粉黛,看上去既明豔动人又比较含蓄。胸前高耸的双乳把衬衣撑得高高隆起,从上而下看去,顺着开着的领口只见白嫩肥满的奶子在艾玲胸前堆着,深深的乳沟分外诱人!黑色的半截裙,使得原本就十分纤细的杨柳腰,细得更加突出。

        爲了应付客人,我们吃饭、娱乐到了很晚了。由于艾玲老公出差又多喝了几杯,我只好送艾玲回家。此时的艾玲醉得不醒人事。我把艾玲放到宽大而舒适的床上,只见艾玲乌黑的长发扎成马尾拖在雪白的枕头上,双手弯曲着放在小腹上,诱人的胸部随着呼吸轻轻起伏,身体稍稍侧卧,将艾玲优美的身体曲线暴露无疑,黑色的半截裙只遮到大腿的根部,小的不能再小得蕾丝裤几乎不能遮住羞处,一些的阴毛在外面。整个皓白莹泽的双腿都露在外面,光滑柔嫩,那光洁的足踝,晶莹的足趾,能令每个男人都欲火焚身。

        我早就想和艾玲干一场,恰巧他老公又不在家,我见机会来了,三两下便脱去了衣服,一个又黑又粗的巨大阴茎挺立在我的跨下。我走到床前,脱掉艾玲的衣服,洁白而透红的肌肤,无一点瑕疵可弃,就像是一个上好的玉雕,玲珑剔透。小巧而菱角分明的红唇,直张开着,像是呼救似的,令人想立刻咬上一口。光洁柔嫩的脖子,平滑细嫩的小腹,浑圆修长的大腿,丰挺的肥臀,凹凸分明高挑匀称的身材,以及那令人遐想的三角地带,更是神秘的像是深山中的幽谷,好一幅美女被奸图啊!

        我开始抚摸艾玲的身体,由于我的刺激,艾玲在酒醉中惊醒过来,看见我站在床边,艾玲吓得蜷成一团,“你,你要干什麽”,连喊“救命,救命”。我立刻堵住艾玲的嘴,艾玲在我身下拼命挣扎,我一记耳光甩在艾玲的脸上,艾玲吓得不敢再叫喊了,我低头开始亲吻艾玲的脸颊,吻艾玲的樱唇,“把舌头伸出来。”在我的淫威之下,艾玲只得眼含泪水,乖乖的伸出舌头,让我舒服的含在口里,有声的舔吮,而这一切的屈辱艾玲只能默默的咽下去。由于还有时间,我决定慢慢的享用眼前美丽的艾玲。首先令我兴奋起来的是艾玲的一对白皙可爱小脚丫,圆润迷人的脚踝,娇嫩的好似柔弱无骨,十枚精致的趾尖像一串娇贵的玉石闪着诱人的光点。看得我呼吸困难,费力的咽着口水。不过我有些气恼的是艾玲把两条嫩生生,白腻修长的美腿紧紧的夹着,让我看不到神秘的花园,只能从那浑圆且充满弹性的肉臀来遐想连连了。

        “自己把衣服脱掉。”看着艾玲满是惊恐绝望的眼眸,我明白艾玲的意志就快要被摧垮了。果然在沈默了片刻后,艾玲无声的哭泣着,在我的逼视下慢慢的脱掉了衣服,丢到一边,而同时丢掉的,还有少妇的尊严。那对颤巍巍的,温润丰挺的雪白乳球向两边摊开,没有任何遮拦地裸露在眼前,红红的乳头耸立,无助地颤抖着,汗水覆盖整个乳房,闪烁着诱人的光亮,随着呼吸起伏,等待着残酷的蹂躏。“我的妈啊!”看到这美豔的场景,我的脑子腾地热起来,有些发呆。刚才摸揉的时候感觉手感很好,没想到眼睛看的感觉更好。我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唾沫,伸出手抓住了那一对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乳房揉搓,一边低下头去,含住了红色的小乳头用舌尖轻轻地舔着,一边右手食指、拇指捏住艾玲乳头轻轻搓着,一股股电流一样的刺激直沖艾玲全身,艾玲忍不住浑身微微颤栗,乳头渐渐硬了起来。可怜的艾玲只觉得胸口好象有两团火焰在燃烧着,烤得艾玲口干舌燥,雪白的身体暴露,被我玩弄,这样的事艾玲以前连想都没想过,没料到今天却真正地发生在艾玲身上了啊呀,不,不,求求你,艾玲仍作着无力的挣扎和哀求,我将嘴巴移到了艾玲的肚脐,又慢慢移到阴毛处,紧闭着的肉缝阴唇引起了我极大的淫心,我开始用舌头去舔吸艾玲的阴唇边缘,而这时死死摁住艾玲的我,则凑近嘴,想亲艾玲的小嘴。‘嗯,不,不要,嗯呀!艾玲死命摆动着艾玲的头,并将嘴唇紧闭,企图避开我的亲吻。我急了,使劲用手掌扇了艾玲几个耳光。在艾玲无力地流下双泪时,飞快地将嘴靠上去,狂烈地吸吮着艾玲的嘴唇和舌头。艾玲的阴户真漂亮!用舌头舔吸艾玲阴唇的我,不断地移动双手去抚摸艾玲的小腹,艾玲放声大哭起来,可是很快从阴道里流出了一股股粘液。

        我跪在艾玲大腿间,迫不及待的将艾玲的屁股抱起来,把嫩藕似的两腿放在肩头,那迷人的阴户正好对着自己的嘴,毫发毕显的暴露出来。放眼望去,是两片鲜鲍似的嫩肉,肥肥嫩嫩的,早已湿透了,中间紫红柔嫩的小阴唇微微的翻开着,几滴透明的淫珠挂在上面,娇豔欲滴。两侧的耻毛,濡湿黑亮,整齐的贴在雪肤上。整个阴阜在少妇的幽香里更弥漫着一股臊热的气息,让我更加的亢奋了。这样的姿势让艾玲羞辱的几乎快要晕过去,艾玲噙着泪珠,明知道没有用,但仍用发抖的、微弱的声音恳求着。

        “求……求你,不要……这样,不要……”

        我淫笑着瞟了艾玲一眼,低下头一口含住了艾玲正淌着蜜汁的花房,滑腻的舌头灵巧的伸进狭窄的肉缝里舔啜,那紧迫火热的感觉。在下面,艾玲的哀求却越来越短促无力,到了后来就变成了哼哼唧唧的呻吟。一阵阵比刚才还要强烈的酥麻感觉自下体传来,让艾玲的头脑又重回混乱,耻辱的感觉渐渐的淡漠,油然而生的竟是几分堕落的渴求。过了会,我把艾玲的腿放下,握住自己粗壮坚硬的阳具,在艾玲的阴毛和阴唇间磨动,手指在艾玲充满粘液的阴唇上沾了许多粘液后,将它涂抹在粗大的龟头四周,然后,在艾玲的极力挣扎下,将坚硬高翘着的阳具,狠狠地插入了艾玲的阴道。哎呀,痛啊,你放了我,放开我啊!我全然不顾,腹下坚挺的阳具,更是死命地顶送。艾玲的下身水很多,阴道又很紧,我一开始抽插就发出淫水“滋滋”的声音,阴茎几乎每下都插到了艾玲阴道深处,每一插,艾玲都不由得浑身一颤,红唇微张,呻吟一声。我一连气干了百多下,艾玲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我将艾玲一条腿架在自己肩头,另一腿此时也只能随着高高翘起了,伴随着我的抽送来回晃动。“嗯嗯……”我停了一会,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阴茎拉到阴道口,在一下插进去,阴囊打在艾玲的屁股上,“啪啪”直响。

        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啊嗯……”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我只感觉到艾玲阴道一阵阵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龟头含住一样,一股股淫水随着阴茎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床单上,已湿了一片。艾玲一对丰满的乳房像浪一样在胸前涌动,已经变成红黑色的小乳头在上面十分抢眼。我又快速干了几下,把艾玲的腿放下,又趴在艾玲身上,艾玲痛苦地承受着我的抽插。我的阴茎很粗,艾玲的阴道被撑得满满的,紧紧包着它,任它随便进出。随着阴茎的肆虐,阻力也越来越小,阴道里也响起了“滋滋”的水声。我双手撑在床上,卖力地挺动下身,看着艾玲随着自己的沖撞痛苦地抽泣,两只大乳在身体上上下颠动着,兴奋极了,发狠地抽插。阴茎坚硬有力,每次插到子宫都让艾玲一阵酥麻,艾玲耻辱地闭着眼,抗拒着身体的反应我又把艾玲抱起放到沙发上,让艾玲背靠着沙发,提起艾玲的双腿,立在沙发边干了起来。

        艾玲一头披散的秀发分成两边从肩上披落到胸前,只见雪白的胸脯前两缕秀发披散在两个丰乳前,随着我的挺动,身体不停地晃动着,秀发在跳跃的丰乳边抛来抛去,黑白相间,别有情趣,直看得我眼冒金火,越插越猛。也许是动作太激烈了,我忽然觉得强烈的快感正在下身涌起,我赶忙放下艾玲的身体,紧紧压住艾玲,开始最后的沖击。我呼吸变得又粗又短促,阴茎进出的速度也骤然加快,艾玲明白我的高潮快到了,艾玲心里感到悲愤和羞辱,艾玲不知道自己该干什麽,只能转过脸去,任凭男人在艾玲的身上迅猛地耸动,眼泪再一次流出了眼角。忽然,我重重压在艾玲身上。艾玲感到阴道里的阴茎深深抵在自己的子宫里,正一跳一跳地喷射出炽热的黏液——男人把精液射进了艾玲的身体。

        我被强奸了!“艾玲痛苦地想,不禁哭了出来,脑子里一片空白。阴道还在一下一下的收缩,精液沿着秀美白嫩的腿根流下来。

        我从艾玲的身上起来后说”把你的内裤送给我,你不听话我到时就把它送给你老公“。说罢便走了,艾玲只是癡呆的看着天花板。

        由于艾玲老公出差回来,使得我一直没有机会和艾玲做爱。正好最近公司派我和艾玲出去学习,我心中大喜。到了外面晚上人生地不熟,也没有什麽事情可做。我想起上次奸淫艾玲的场景,鸡巴硬了起来,便想在外面玩玩艾玲。于是我给艾玲房间打了一个电话。

        “喂,艾玲吗?来我房间一下……”是我,艾玲看了看表,夜里11点了,不禁迟疑地问:“现在?”“是,我有点事问你。”我说完就把电话放下了。艾玲套上连衣裙,没时间穿丝袜,趿着白色拖鞋来到我的房间门口,按了一下门铃。我笑着迎上来,一把握住艾玲的小手,另一只手去揽艾玲的纤腰,嘴里说:“来,艾玲,这里坐……”。艾玲说:“电视声大吧……”边说边脱开我的骚扰,装着去找电视遥控器。我尴尬的笑了笑,坐到床上,欣赏着这个俏丽的少妇,只见艾玲穿一件米黄色的连衣裙,走起路来欲发显得亭亭娜娜,摇曳生姿,性感异常,光着两条洁白的大腿,皮肤就象白玉一样富有光泽,尤其是艾玲的那一双趿着白色拖鞋的脚更是诱人,那双趿着拖鞋的脚白嫩异常,窄窄的脚板使得艾玲的整只脚显得非常的修长秀气,拖鞋前端露出的脚趾细长细长的,尤其是艾玲的大脚趾直直的从拖鞋里伸出来——这是一双非常典型的东方女人的脚丫!脚踵很窄、脚趾很长、皮白肉嫩。艾玲把电视的声音调小之后,坐到沙发还是问:“侠,有什麽事?”。我没有听到回答,艾玲看了我一眼,发现我正在发呆地望着自己的脚,艾玲光洁的脸颊上浮起一片红晕,艾玲把雪白的小腿向后缩了一下。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