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采花三龙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大明朝万曆年十八年,京城。

      深夜的京城里万籁俱寂,突然一座大宅邸变得灯火通明,各种呼喊声不绝于

    耳,不下百人的家丁举着火把、手提钢刀,在前厅后院不停奔走,似在寻找着什

    麽,而离这座宅邸不远的锺楼上,正站着两名蒙脸遮面、身材魁梧壮硕的男子,

    两人笑看着不远处的宅邸,不停地指指点点,不时还发出阵阵淫蕩的笑声。

      「好大的胆量,竟敢夜袭阁老府!」就在此时,一声娇喝打断了二人。

      两男猛然回头,却发现是一年方二八的女子,正手持宝剑指着自己的!就这

    一看,两男同时虎目圆瞪,直吞口水!只见这女子身着一袭紧身紫纱长袍,而那

    紧身的长袍,则紧紧地裹附在女子美妙的娇躯豔之上,完美的勾勒出了这名女子

    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一条红色的束腰带正围在女子的柳腰之上,更凸显了女子那

    纤细的腰身,而女子胸前那高耸的一抹弧度,令人一看便知,这长袍内的一对玉

    乳娇峰,是何等的丰满、挺丽!而这女子生得也是好生豔美!一双水汪汪的桃花

    眼、小巧精致的瑶鼻和朱红饱满的朱唇温柔的嵌在一张白皙的鹅蛋脸上,再配上

    盘于臻首之后的乌黑长发,更是勾勒出一幅,只有书中才会出现的美人形象。

      「哦?真是好生豔美的女子啊,敢问这位仙子,可是要与我兄弟二人共赴云

    雨?哈哈哈~」两男中的一人看到这,不由得出言挑逗道。

      「唉,二哥,方才张阁老的千金可是被你独占了,这位仙子理应交给小弟我

    来品尝了吧?」另一男子出言说道,言毕,转首朝着女子说「敢问仙子姓甚名谁

    ?何人门下?还请仙子先言明身份,待会在下怕仙子只会娇呼而不会言语了,哈

    哈哈!」

      「呸!大胆淫贼!你们不配知道本姑娘名讳!纳命来!」这女子被那兄弟二

    人放蕩言语挑逗的俏脸绯红,不由得羞怒不堪,娇喝一声,持剑快如电闪一般,

    直奔两男而去。

      两男发觉女子的动作如此之快,不由的心中大惊!连忙挥动短刀疲于格挡,

    三方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只是时间不长,两男竟被这女子逼之锺楼一角,负隅

    顽抗,最终,两男被这女子瞄得空当,只听「铛!铛!」两声,两男手中的短刀

    皆备震飞,两男不由得冷汗直冒,心道「我命休矣。」

      不过这女子此时却放下手中宝剑,对着两男微微一笑,道「不知二位可否摘

    下面罩,让本姑娘看看庐山真面目,免得本姑娘不知道自己杀的是何人。」

      两男听闻此言,对视一眼,只能无奈的摘下脸上的面罩,露出了两张好生英

    俊的脸庞,而那女子发现站在自己对面的两男,竟是生得如此俊俏,且身形魁梧

    壮硕,不由得心神一蕩,俏脸微红,心道「啊,好生俊俏的男子,身形又魁梧壮

    硕……呀,我在想些什麽,真是的……」想到这里女子的俏脸更是绯红无比,像

    极了秋天的红叶。

      此时,其中一男沖着女子无奈的拱手说道「我们兄弟二人自知命不久矣,只

    此一问,敢问姑娘姓甚名谁,何人门下,也好让我们兄弟二人死得明白。」

      「啊?哦……本姑娘姓楚,名敏,鹫峰灵宫夏侯门下,二位也请报上名来吧

    。」楚敏的思绪被两男打断,不由得一愣,待缓过神来,手中宝剑一擡,指着两

    男说道。

      「哈哈哈!罢了罢了,能死在鹫峰夏侯仙子弟子的剑下,也算是值了!」两

    男听闻不由得一惊,其中一男大笑一声,接着说道「我叫龙雨,他是我小弟龙涛

    ,京城所说的‘采花三龙’即是我们。」

      「嗯,已有耳闻,你是‘天龙’,你则是‘地龙’,不知本姑娘说的可对否

    ?」楚敏想到此行下山,就是爲了探听「采花三龙」的行蹤,不成想,三龙中的

    ‘天龙’和‘地龙’却被自己生擒,于是心中自喜,不过楚敏却一时大意,没发

    现三龙之首、有‘暗龙’之称的龙迪,此时正在自己身后的黑暗中,窥视着眼前

    这一幕。

      「仙子!龙迪在此!」就在楚敏分神之际,她的身后突然响起一声炸雷般的

    狂呵!

        「‘暗龙’龙迪!?大事不好!」楚敏听闻心中大骇,迅速转身,只见一个

    身高六尺的壮硕男子,正手持一把唐刀看着自己!于是挥剑直奔其而去,但只听

    得「嘡啷」一声巨响,楚敏手中的宝剑正刺中龙迪的胸口,虽然楚敏的宝剑是鹫

    峰灵宫「五灵剑」之一的「水剑」,却在刺中龙迪胸口的刹那,硬生生的折断了

    !楚敏不由得大吃一惊,一时忘了躲避,只是呆呆的站在龙迪身前,一双美目不

    可思议的看着龙迪。

      「哼,鹫峰那夏侯梓萱也真是愚笨,竟然派这麽个小仙子下山来探听消息,

    只是可惜了你这美豔的仙子。」龙迪拍打着胸口「水剑」留下的痕迹,看着楚敏

    说道。

      「你……你就是……龙迪!?」楚敏借着月光终于看清了龙迪的真面目,原

    本楚敏以爲龙迪应是貌寝之人、身量消瘦矮小,不曾想今日见得真身,才发现自

    己的想法大错特错,心中不禁暗歎「他就是龙迪?生的比那两男还要英俊,身形

    更爲魁梧壮硕……天啊……」

      「正是在下,仙子,今日相见,哼哼……」龙迪沖着楚敏一拱手,然后淫笑

    道「就请随我们三龙一起共赴云雨吧,哈哈哈!」

      说完,不待楚敏反应,龙迪伸手,轻轻拍在了楚敏的玉额上,就这一拍,顿

    时令楚敏浑身瘫软,两条玉腿也似无骨一般,就往地上瘫去,而与此同时,龙雨

    和龙涛淫笑着,从后方抱起浑身瘫软的楚敏,三龙转身飞下锺楼,在漆黑的夜色

    中直奔城外而去。

      一路之上,楚敏那火热的娇躯,被三龙轮流抱在怀中,不停地轻薄着,时而

    抱在龙雨怀中,被他摸着翘臀;时而又被龙涛搂住纤腰,轻柔地爱抚;更让楚敏

    羞愤的是,龙迪竟然在抱着自己的过程中,用一只粗糙的大手,伸进自己的亵裤

    中,摸遍了自己那幽谷花地,就连后庭菊花也没放过,直摸得楚敏俏脸绯红、娇

    喘不止,身下那花穴幽谷更是玉泉横流,沾满了龙迪的大手。

      「这~淫贼!竟然如此轻薄与我!真是~~真是羞死人~不过~不过这样真

    的好舒服~哎呀~菊花又被摸了~呜~真舒服~~」楚敏被龙迪摸得淫心渐起,

    再加上自己又被龙迪施了不知名的妖术,浑身瘫软,根本无力反抗,连叫喊之声

    都发不出来,只能这样被龙迪淫抚着。

      就这样,一路上三龙换珠,不停地挑逗着楚敏,在半个时辰之后,三龙终于

    抵达了自己的「龙宫」!当龙迪抱着已经是俏脸红透、娇喘不止的楚敏,走进宫

    殿正厅的时候,楚敏惊奇的发现,房间内烛火通明、宛如白昼,而这厅中不见他

    物,只有一张三丈见方的紫檀大床,楚敏凝神观瞧,惊见床边俏立着一位少女,

    少女身着一身薄如蝉翼的白色丝袍,而少女那饱满挺立的娇乳、纤细如柳的玉腰

    、修长丰满的玉腿在这白色丝袍中若隐若现,引人入胜;而少女那娇媚的脸庞比

    起楚敏也不逞多让,好个美人胚子!

        「三位龙主回来了,让奴家伺候三位龙主更衣吧。」少女看见三龙进厅,于

    是笑着走过来,忙着伸出一双玉手,準备给三龙宽衣解带,只是龙迪却示意自己

    不用,于是雯雪娇滴滴的白了龙迪一眼,转过手,继续给龙雨、龙涛宽衣解带。

      「哈,雯雪,等了我们一天,难爲你了。」龙迪走到床前,把还在自己怀里

    娇羞不止的楚敏温柔的放到床榻之上,转身看着正跪在龙雨、龙涛身前,替二龙

    更衣解带的少女说道。

      「哼!就属龙王最坏,把雪儿独自扔在宫中,今晚不理你了。」雯雪不看龙

    迪,只是娇嗔道。

      不一会,龙雨、龙涛就被雯雪脱得精光,露出胯下那五寸长短、犹如的龙枪

    ,龙雨这时笑吟吟的拉起还跪在地上的雯雪,只见龙雨一用力,身材娇小的雯雪

    便被他抱在怀中,雯雪的两只玉臂环抱在龙雨的颈后,一双修长的美腿也是紧紧

    的盘在龙雨的腰上,一双美目看着一脸坏笑的龙雨,似要滴出水来,俏脸绯红,

    朱唇微张,吐出那醇美的香舌,任由龙雨肆意品尝。

      此时龙迪却转过身去,看着床上的楚敏,笑着说「仙子稍安勿躁,我先去打

    一套拳法,稍后我再来与仙子共赴巫山,哈哈哈~~」

      说完转身出了大厅。

      大约两柱香以后,龙迪一套拳法习完,便赤裸着充满钢铁般肌肉的上身,慢

    慢的踱步走向大厅,刚到大厅门外,龙迪便听得大厅内不断传来女人娇滴滴的呻

    吟声,隐约还夹杂着不堪入耳的词句,龙迪无奈的笑了笑,快步走进了大厅,此

    时只见厅中的大床上,龙雨正躺在床上,雯雪正趴在他的身上,而龙涛则是紧伏

    在雯雪的背上,三人成重叠之状,而两龙那两根粗壮的龙枪,正在雯雪下身的前

    后两个蜜洞中飞速抽插挺进着,两龙的猛插猛进,使得雯雪那花穴幽谷,不断地

    涌出潺潺玉泉,这玉泉又随着两龙的动作,被溅的四处飞舞,「唰~唰~」之声

    不绝于耳,而雯雪也被两龙的双插「折磨」的娇呼连连,口中更是淫声浪语不曾

    断绝。

      龙迪此时悄悄的看着躺在三人旁边、浑身动弹不得的楚敏,发现这仙子此时

    已经是满脸潮红,浑身不安分的轻微扭着,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充满了惊奇与欲

    火,正盯着旁边行男女之事的三人,看到这,龙迪淫蕩地一笑,缓步走到床前,

    一把搂起楚敏,让她坐在床上,然后双臂用力,只听得「嗤啦」声响不断,不多

    时,楚敏身穿的紧身长袍连着全身衣物,便被龙迪撕得粉碎

        「好美的仙子!这……好生白皙的皮肤!」龙迪睁大一双虎目,从上自下审

    视着眼前全裸的楚敏,边看边歎道「真是好生美丽!简直就像是白玉雕琢而成的

    !这两条丰满的玉腿,真是修长~~嗯?这双嫩白的小脚也是美不胜收!」

      说完龙迪跪在床边,虎目微闭,两只大手轻轻捧起楚敏的一双白嫩美足,放

    在嘴边,伸出自己那粗糙的舌头,轻轻地舔着,连玉趾之间的缝隙也不曾放过,

    时不时还将楚敏那晶莹玉润的脚趾吸进嘴里,饶有兴趣的细细品尝着。

      「这可恶的淫贼!竟然~竟然玩弄人家的玉足~真是的~不过~舔的~我好

    痒~好舒服~呀~」此时的楚敏羞愤异常,想到自己那一双精致的玉足,竟然被

    龙迪如此轻薄,恨不得踹他一脚,可是全身还被龙迪的妖术禁锢,只能小幅度动

    作,根本无可奈何,只能用羞愤的眼神,看着龙迪用他那孔武有力的舌头,在自

    己的玉足上舔舐、吮吸着。

      不一会,楚敏得一双玉足上沾满了龙迪的唾液,而闪闪发光,而龙迪也转移

    了目标,微微起身,用粗糙的舌头,顺着楚敏的一条玉腿,向上缓慢的舔舐着,

    直舔的楚敏全身轻轻晃动、娇羞不已。

      当龙迪舔到楚敏那幽谷之上时,不由得整张面孔扎在楚敏那芳草地上,用力

    的吸了吸气,然后两只大手轻轻分开楚敏那两条玉腿,那条粗糙的大舌头,瞬间

    便覆在了楚敏的花穴之上,并不停地刺激着花穴上方的蜜豆,每当龙迪碰到蜜豆

    之时,楚敏的花穴中就会涌出大量甘甜的玉液,而龙迪也不客气,张口全部吸进

    了嘴里,仔细的品尝、吞咽着。

      「啊呀!不要~不要~好痒~呜~呜~不要~啊~可恶的淫贼~嗯~好痒~

    里面好痒~呜~对~就是那~舔我~我要~啊~」楚敏显然没料到龙迪会用舌头

    轻薄自己的花穴,顿时娇羞不已,只是这种舒爽的感觉却是自己从来没享受过的

    ,于是便慢慢开始配合起龙迪的舔弄。

      龙迪乃是花中老手,自然晓得楚敏现在的心里,于是悄悄的伸出右手,五指

    并拢,轻轻地拍在楚敏的腰上,解开了加在楚敏身上的法术,同时嘴上也加快了

    动作,粗糙的舌头更是探进了楚敏的花穴中,不停地挑弄着她的幽谷深处,这几

    个动作下来,刺激的楚敏「嗯啊」乱叫,一双玉手突然抓住龙迪的头发,用力的

    往自己的幽谷花穴上按去,两条修长的玉腿更是分的大开,柳腰也随之不停的耸

    动,开始配合着龙迪舌头的动作,同时,楚敏的一双桃花美目紧紧闭合,朱唇大

    张,且口中大声娇呼「啊!你个~淫贼~呜~弄得~呀~奴家~好舒服~嗯~嗯

    ~不要停~嗯~对~就是那~呀啊~吸我~舔我~嗯~狠狠~的轻薄~我吧~呀

    哈~」

      龙迪听闻,心中大喜,知道这仙子已经沈迷于肉欲之中,不由的放开了手脚

    ,狠狠地享用着楚敏的花穴,一双大手此时也顺着楚敏的柳腰盘寻而上,最后温

    柔的覆到了楚敏胸前那一对丰满挺丽的玉乳之上,并且轻柔地揉捏着。

      而此时的楚敏已经被龙迪刺激的玉液横流,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解开了法

    术,只知道自顾自的索取、配合着龙迪的舌头……

        「啊呀!!好坏的~淫贼~舔的~奴家好~舒服~揉的奴~家也~甚是好美

    ~啊呀~啊!啊!奴家~奴家~要来了!啊!啊!啊!」就在龙迪又一次把舌头

    探进楚敏花穴深处的时候,楚敏突然大声娇喊着,纤巧细致的柳腰也往上拱起,

    两条玉腿也是死死的盘在龙迪的脑后,疯狂的泄了身子,而一股甘甜的玉液,此

    时也突然从楚敏的花穴中喷涌而出,重重的喷射进了龙迪的口中,龙迪也不躲闪

    ,反倒是张大嘴,紧紧地贴在了楚敏的花穴洞口,一口一口的吞咽着楚敏喷出的

    琼浆玉液。

      「哈,果然甘甜,不愧是梓萱的门徒!」当龙迪吞咽完楚敏的玉液以后,起

    身把还瘫在床上,正在享受高潮余韵的楚敏一把拉起,抱在身前,然后转身盘腿

    坐到了床上,就这样怀抱着楚敏,看着眼前正在享受‘双龙抱’的雯雪。

      如果现在从侧面看去,龙迪那伟岸的身躯就像是一座肌肉龙椅,而楚敏那娇

    小的身躯,则像是深陷在肌肉龙椅中那娇弱的精灵……此时龙雨、龙涛和雯雪也

    到了最后关头,被两龙夹在中间的雯雪更是口中娇呼不断,全身泛着微微的粉红

    色,突然,只见雯雪全身一僵,娇躯不住的颤抖,一张檀口大张着,发不出任何

    的声音,一双美目也不自觉的翻了白,而正把她夹在中间的两龙也好不到哪去,

    两人同时用力的将自己的龙枪,挤进了雯雪体内深处,然后纷纷喷出了白浊的浓

    精……

        「呀!你这淫贼!快放开我!」这时候龙迪怀中的楚敏终于缓过神来,发现

    自己竟然被龙迪抱在怀里,心中一惊,条件反射般的挣扎起来。

      「哈,仙子醒了,刚才在下多有得罪,还请仙子见谅。」龙迪看着在自己怀

    中不断挣扎的楚敏,笑着出言说道「在下真的是对仙子喜欢的紧啊,还请仙子成

    全,让在下一亲芳泽。」

      「你……你个淫贼,人家舔都被你舔过了,还说什麽……什麽成全……」楚

    敏听龙迪说完,竟然不再挣扎,反而仰起臻首,看着龙迪那英俊的脸庞,出言反

    驳道,只是说到最后声音居然越来越小,臻首也低了下去。

      「哈哈,那在下多谢仙子了!」龙迪听闻心中大喜!于是伸手抓住自己的长

    裤,用力一扯,便把长裤扯得粉碎,而龙迪那根紫黑色的龙枪,则直挺挺的立在

    了自己与楚敏之间,硬邦邦的顶在了楚敏那雪白的小腹之上。

      「啊!这是什麽……讨厌死了,这麽大!」楚敏被龙迪的阳物吓了一跳,待

    缓过神来,伸出自己的一双玉手,轻轻的握在了龙迪的宝枪之上,慢慢的套弄着

    ,同时仔细观瞧着,只见龙迪的阳物足有九寸之长,犹如婴儿手臂般粗细,浑圆

    的枪头像极了一颗大蘑菇,而枪身上那一条条凸起的青筋,更是让人看了感到畏

    惧,不过此时的楚敏,心中却哀歎道「这麽大的东西,插进去,我……我会不会

    被涨死,天啊……」

      「仙子莫要害怕,从刚才近距离观瞧仙子的花穴,在下发现仙子已非处子之

    身,所以不打紧,待会在下一定会很温柔的。」龙迪看出了楚敏的心思,于是出

    言安慰道,不过却道出了楚敏一直藏在心底的秘密。

      「哼!你个淫贼!你要是不温柔的话,我……我就杀了你!算了,还是我自

    己来吧……」楚敏羞红着脸,玉手轻轻的拍打了一下龙迪,娇嗔道。

      楚敏说完,便擡起身,两条修长的美腿分开在龙迪身旁两侧,一只玉手搭在

    龙迪的胸口,另一只玉手则握住龙迪的宝枪,轻轻地抵在自己花穴洞口,然后缓

    缓地向下坐去,当龙迪那硕大的枪头插进去的一刹那,楚敏心中不由得到吸一口

    冷气「嘶……真大啊……好涨……师弟的要是有这麽大就好了……」

      就在楚敏满怀心事,小心翼翼向下坐去的时候,雯雪带着一脸坏笑,悄然无

    声的来到楚敏身后,突然伸手按住楚敏的双肩,向下一用力,就听「吱」的一声

    ,龙迪的宝枪全根浸没在了楚敏的花穴之中!宝枪的枪头则直接插进了楚敏的子

    宫!被突然这麽一插,当下疼的楚敏「啊呀!」一声大叫,只感觉自己像被一根

    又粗又长的炙热铁棒穿透了一样,花穴里又涨又麻又疼,眼泪随之像断了线的珍

    珠,纷纷滚落到了龙迪的身上。

      「龙雯雪,你疯了!这是会死人的!」龙迪此时也微微发怒,身上不自觉的

    散发出一股慑人的气势,沖着雯雪吼道。

      「呜呜~~我~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想让这位仙子姐姐~快点~快点得到哥

    哥的怜爱吗~呜~呜~~」被龙迪这麽一吓,雯雪也哭了出来,直哭得梨花带雨

    ,惹人怜爱。

      「不哭不哭了啊,一会二哥替你收拾他啊」「对,雯雪最乖了,不哭了,乖

    ,一会三哥跟二哥一起收拾他啊,不哭了啊」龙雨、龙涛两人赶紧拉过雯雪好生

    劝慰道。

      「呃……那个,别哭了,刚才是大哥不好,不该凶你,好了,别哭了啊,在

    哭就不美了。」龙迪也自知刚才太凶了,只好对着雯雪陪着不是。

      「好了,奴~奴家没事了,你快动动吧~涨死奴家了~」楚敏这时也收住眼

    泪,轻轻地娇唤道,言毕转头对着雯雪说道「雪儿妹妹,不哭了啊,一会我替你

    收拾你大哥!」

      「切~谁稀罕你啊!」雯雪听到楚敏的话,并不领情,杏眼一瞪,扭头下了

    床,跑出了大厅,而龙雨、龙涛两人赶紧追了出去……

        「奴……奴家是不是说错话了?惹得雪儿妹妹这麽生气?」楚敏擡起臻首,

    看着龙迪娇声问道「还有,你刚才称雯雪爲龙雯雪,难道他是你们的亲妹妹??」

      「唉,都是我的错,一会我再详细与你道来,现在,仙子你可要坐稳了,御

    龙术可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学会的,哈哈哈~~」龙迪歎了口气,但是紧跟着却露

    出一脸淫笑,下身同时开始向上挺动,那九寸的宝枪便缓慢开始在楚敏的花穴中

    上下穿梭,只惹得楚敏「哎呀~慢点~轻点~」的乱声娇呼。

      「没想到仙子的花穴是如此的紧妙,当真是仙子啊!」龙迪一边缓慢的抽插

    着,一边出言挑逗楚敏。

      「奴家~呀~从没被~呀~这麽~大的~阳物~哎~进入~过~你是~嗯~

    第一个~当然紧~了~讨厌~轻点啊~」楚敏红着俏脸,双目微闭,娇声娇气的

    答道。

      同时她被龙迪这麽大的阳具慢慢的插着,不由得心神一蕩,花穴里的玉液更

    是潺潺流出,弄湿了两人身下的床榻。

      「哦?不知道第一个享受仙子的是何方高人?」龙迪缓声问道。心想「也不

    知道谁这麽好运,竟能得到这麽美豔仙子的处子之夜」

      同时下身不自觉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一只大手也绕到了楚敏的雪臀之下,

    伸出中指,轻柔的在楚敏的菊穴上画着圈,然后缓缓的探进了她的后庭菊穴,只

    是在探进去的瞬间,龙迪惊奇的发现,楚敏的前后两穴皆备开发过了!不由得微

    微生气,下身抽插的速度更快了!

        「哦~哦~轻点~啊~奴家不~行~太涨了~不要~不要~好快~啊~好舒

    服~奴家~还要~啊~啊~」楚敏逐渐适应了龙迪那粗长的阳具,遂出言索取更

    多。两只玉手欲迎还拒地,按在龙迪的胸口上,娇躯也上下蠕动,默契十足的配

    合着龙迪的抽插。

      「哼!告诉我是谁得到了你前后两穴的处子?不说我不动了!」龙迪说完突

    然停下了动作,低头看着正在怀中不安扭动的楚敏,说道。

      「啊呀!奴~奴家说~是~是奴家~的父亲~在奴家~十四~岁~那年~啊

    ~好~好舒服~奴家~是~是奴家~勾引的~父亲~啊~他的阳具~也好~大~

    奴家~当时~实在是~啊~没忍住~不行了~不行了~啊~呀~」楚敏本不想说

    ,只是没了龙迪的抽插,自己又是被插的浑身酸软无比,无力动作,只好开口说

    出了这段不伦往事,好在说完以后,龙迪又开始了抽插,方解了楚敏花穴里的空

    虚。

      龙迪听完,心中一愣,才发觉正在自己怀中婉转承欢的仙子,居然是如此的

    淫蕩,于是鲤鱼翻身,直接把楚敏压在自己跨下,再让楚敏把她的两条玉腿盘在

    自己腰上,加快了速度继续大力抽插,不讲技巧,抽出直到枪头尽露,插入直到

    枪身尽没!

        「干死~奴家~快~啊~干死~奴家~要死了~啊~呀~要死了~你个~淫

    贼要~干死奴~家了~快用~你那~大~阳具~干死~奴家~啊~啊~」楚敏哪

    里经得起这样的大力抽插,不由得双眼翻白、口中胡言乱语。

      「哈哈哈,小蕩妇,你在淫蕩一点,我干的会更猛啊,说,你是不是蕩妇?

    贱货?骚货?」龙迪大笑着,继续出言挑逗「你是不是勾引自己生父的贱货啊?

    说啊!」

      「是~是~啊~奴家是~贱货~呀~蕩妇~骚货~奴家就~啊~啊~是~勾

    引自己~啊~生父的~贱货~奴家~哎~哎~就是~想让~父亲~呜~的大阳~

    具~干死~呜~」楚敏此时已经把廉耻扔到了九霄云外,现在的她,只是一个沈

    迷于肉欲之中的雌性动物!

        「哈哈哈,真是淫蕩的仙子啊!说,你现在正被什麽干着!」龙迪看着自己

    身下这个淫蕩的女人,不由得兴致盎然,又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哈~被~被你的~哈~啊~啊~大阳具~大肉棒~大鸡吧~干~干奴

    家~奴家~奴家不行了~不行了~死了~死~了~啊~啊~啊~~~~」楚敏话

    音未落,身躯便像筛糠一样剧烈的抖动起来,眼皮翻上翻下,一大股火热的琼浆

    玉液,霎时浇在了龙迪宝枪的枪头上!楚敏的高潮一浪接着一浪,就好似一颗石

    子掉进了一汪水池中,随着石子泛起的波浪涟漪,楚敏整个人也被这波浪沖的浑

    身瘫软,好不自在!而就在楚敏享受这种余韵之时,她忽然感觉到,自己体内那

    龙迪的宝枪,正顶在自己的子宫里,不住的跳动着,一股股火热而又酥麻的液体

    完全的占有了自己子宫,正用无数的精华粉刷着自己的子宫壁……

          云雨过后,楚敏瘫倒在大床之上,任由花穴幽谷中流出潺潺的白液,而龙

    迪则坐在一旁,两只大手充满深情的爱抚着楚敏身上每一寸的肌肤,只不过,龙

    迪却有自己的想法……

          不多时,龙迪发现楚敏已经恢複了神智,于是又欺身上前,把楚敏压在身

    下,用刚才那喷出精华,却未软化的龙枪,顶在楚敏的后庭菊穴上,同时「嘿嘿」

    一乐……

         「敏敏仙子,你的菊穴,也请尝尝在下的宝枪吧,哈哈哈」霎时,在这大厅

    里又响起了女人那娇媚、淫蕩的呻吟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