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强姦巨乳新移民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救命啊......不......不要过来......走开。」晓君跌坐在地上不断向后爬。

    「哈哈,叫吧!就算你叫破喉咙也没有人救到你。」陈永懿一步步走上前犹如看着猎物的样子在笑着。

    一小时前。

    永懿无聊在街上倚靠着栏杆抽烟,目光不断在哪些穿着十分清凉的辣妹身上扫视,口中自言自语的评头品足着。

    但突然肩头被人拍了一下于是他回头一看,立即被眼前的一幕深深的吸引着。

    一位貌美的女孩身穿一条上身没有领位和袖口,只靠胸前一对巨乳承托着的黑色连身裙,露出前面销魂性感的锁骨和后面羊脂白玉般的后背。

    而在腰部位置绑了一个蝴蝶结把她的腰肢束得紧紧的,而内里的裙子只到她的大腿处包着她哪浑圆肥大的臀部。而外层则是黑色的薄纱垂挂着,行走时如杨柳飘飘若隐若现十分诱人。

    她用半鹹不淡的粤语向他问路,然后永懿得知她目的地时便热情的自动请缨带她去,但永懿却已在心里酝酿着一个邪恶的计划。

    在路途中永懿得知这女孩叫晓君,刚透过投资移民来港约一个月,但人生路不熟所以经常迷路这次她要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探望亲戚,但却找了很久也未到达,于是她便找到永懿问路。

    永懿讹称有条捷径可以快速到达,然后便把她带到郊外一间荒废的工厂里,晓君觉得有点不对劲于是便想逃离,但却为时已晚被永懿推倒在地。

    这个地方是永懿平时跟朋友打野战的地方,所以他知道内里的架构和各个出口,而且他们还拾获一些梳化,桌子和椅子,床垫哪些东西,野战后可以在这稍作休息。(野战:就是野外射击战)

    「哈哈,你个淫蕩大陆妹穿得哪幺暴露不是在引人犯罪吗?」永懿冷笑着说。

    「你......你想干嘛啊?」晓君不安的问?

    「嘿嘿,干嘛?我当然要干你啦!就是要操你的逼啊!」永懿大笑说。

    「不......不要......救命啊!......救命啊!」晓君站起边走边大叫着。

    「哼,你以为跑得了吗?」永懿迅速跑上前说。

    一手从后扯着她波浪长的曲发一手用力扯下她的连身裙说「嘿嘿,想跑去哪啊?」

    「啊......好痛......放开我」晓君突然转身用力一脚踩在永懿脚背上。

    「啊......你......你个贱人。」永懿吃痛的说。

    他扑上前捉着她一只手用力一拉把她转向自己,双眼目光落在她胸前一对巨乳,两块透明的乳贴紧紧的贴在乳头上。

    「哈哈,真是个淫妇连奶罩也不穿。」他调笑说。

    永懿双手抓着她臀部把她抱起来,隔着乳贴轻咬她的乳头。

    「滚开,别碰我。」晓君双手在永懿的脸上爪动着。

    「啊!贱人你找死。」永懿闭起双眼怒说然后把她放在地上单手握拳怏速一拳打在她腹部上。

    「啊......」晓君昏倒前只看见永懿面露狰狞的笑容。

    一条布满了齿轮和绳索的横樑下晓君被吊起绑着双手绳索再连接而下绑紧她胸部,一对巨乳被两条木条夹在其中显得非常澎湃凸出,而双腿就M字型的紧紧绑着而在小腿的关节位亦有一条木条绑着。(大家猜关节这根木条有什幺作用?)

    永懿已把她身下的黑色薄纱扯掉露出了内里的黑色短裙,但因她张开双腿的原故导致短裙向上移令到她黑色格子的透视丁字裤暴露无遗。

    「嘿嘿,真是丰乳肥肾啊!」他抚摸着晓君一对巨乳说。

    「晕了哪幺久还不醒真令人苦恼啊!」他掏出了发肿的大肉棒隔着丁字裤在晓君下体摩擦着。

    「嘿嘿,唯有用我的方法叫醒她吧!」他淫笑着说。

    永懿扯开她胸部上的乳贴露出了两点陷了进去的乳头,双手抓着两团肉球不断挤压和舔弄着直至它们受刺激而硬起。

    「嗯......嗯......」晓君轻吟着。

    双手伸下抱着她饱满而肥大的两片臀肉搓揉着,舌头在她柔嫩白皙的脖颈上来回滑动,下身的大肉棒隔着丁字裤顶入她淫穴一小部分。

    「嗯......别碰我......滚开......混蛋。」晓君睁开星目怒斥说。

    「呵呵,性格够辣啊!征服起来才有满足感呢!」他微笑说。

    「你放......嗯......」

    晓君说了两个字就被永懿火热的嘴唇吻住了,他双手像搓麵粉似的打着圈在揉她一对巨乳,下身陷进去的大肉棒不断扭动着,最后他舌头如长蛇钻进晓君口中吸吮着香津。

    「嘶......啊......」永懿舔唇叫着。

    「呸......呸......噁心死了混蛋。」晓君吐着口水说。

    「嘿嘿,我最喜欢调教你这种烈马了,到时我要你被我骑在身下婉转承欢。」

    永誌两指弯曲拨开她丁字裤快速插入她阴道,但没有淫水的滋润所以他感到内里有点乾涸导致手指艰难的前进着。

    「啊......别......住手......混蛋住手。」晓君下身不断挣扎扭动。

    「好啊!我放开你。」永懿拔出手指蹲下来看着她阴部说。

    「嘿嘿,都算红润不会太黑,看来你应该不是经常被人操穴。」永懿扯断丁字裤用力分开她阴唇说。

    「啊......放开......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晓君中门大开露出了阴阜上齐整的一束阴毛。

    「嘿嘿,修剪得很整齐也很乾净。」

    永懿在她粉红的嫩肉上快速舔滑着,舌头如长枪似的不断钻入她阴道内,时而用力的吸吮时而轻咬她顶端的阴蒂把她舔得不断颤抖着。

    「啊......嗯......混......混蛋......别......别舔。」晓君呻吟着。

    叭啧......叭啧的吸舔声不断传出。

    晓君阴部流出大量的淫液看上去十分湿润,永懿停止舔弄两指再次弯曲迅速一插到底。

    「啊......拿开......拿开你的髒手。」晓君愤怒说。

    「哈哈,就用我这只髒手把你玩到潮吹吧!」

    永懿两指快速的抽插着另一手两指亦在她凸出的阴蒂上快速摩擦和震动着。

    「混......混蛋......停......停手啊!」晓君颤抖着说。

    「哈哈,你求我就停,求我吧!」

    「啊......啊......混蛋......停......停手」

    永懿继续抽插和摩擦着而且速度愈来愈快,不断有淫水从她阴道中流出而且愈来愈多,他知道晓君就来高潮了于是趴在阴部上含着她阴蒂舌头快速上下舔弄,最后两指加大力度狠狠的一插到底然后把她阴部高高的抱起。

    「啊......啊......唔......唔巧啊......唔巧啊......啊......」晓君用不标準的粤语说着。

    晓君阴部不断颤抖着,一股股晶莹剔透的淫水像喷水似的从她淫穴中喷出倒流回她胸部上。

    「嘿嘿,大陆妹不只是做小三利害连高潮也令人景仰。」永懿放下她说。

    「你......你卑鄙无耻。」晓君瞪着他怒吼说。

    「哈,还有更卑鄙无耻的。!」永懿冷笑说。

    永懿把大肉棒顶在她嘴唇说「大陆妹张开口帮我吹。」

    晓君双眼愤怒嘴角紧紧的闭合一副你做梦的表情看着永懿。

    「嘿嘿,给你机会不珍惜,唯有给你一点颜色。他微笑说。

    永懿伸手去晓君后面抓着其中一条绳子向左用力扯。

    「啊......你......你想怎样......混蛋。」晓君身体慢慢向左倾直至整个人倒吊而下。

    「嘿嘿,我想怎样?我要你像蜘蛛侠一样倒吊着。

    「你......放开我......放开......嗯」

    永懿抓着她变成W型的腿趴在她阴部上舔动着,下身的肉棒插入她口中干着湿润的感觉令到他倍感舒爽。

    「嘿嘿,好好帮我吹萧否则我就一直把你倒吊着令你大脑充血而死。」

    「嗯......嗯......」

    「啊......白痴......牙齿别咬到啊!」

    「哦......连蛋蛋也要舔啊!」

    「嘶......对......舌头要在龟头上打圈舔动。」

    永懿一边教授一边在她淡红湿润的阴道上舔动,舌头也如长枪似的不断刺进她屁眼中探索着。

    他伸手去后拉动右边的绳索直至她倒转回来,晓君面部通红口水从她微开的小嘴中流出,一对巨乳不停起伏双目怒视着永懿。

    「嘿嘿,怎样啊!是不是再想玩多一次?他笑着说。

    「你......你......」晓君气得整身发抖。

    「我......我......现在就要操烂你的逼巨乳大陆妹。」永懿模仿她笑说。

    双手抓着她胸前大肉球下身肉棒在阴道外上下摩擦说「嘿嘿,我要操你的穴了。」

    「不......不要......求你不要......啊」

    「啊......好紧好窄啊。」永懿停下来感受着说。

    「啊......好......好痛......停......停手啊!」晓君失声痛哭地说。

    「痛个屁啊!你又不是处女」永懿大肉棒如长枪不断刺开她肉壁挺进。

    「呜......呜......我......我还是处女......只是体育课的时候不小心弄破了处女膜而已。」

    「操你的,敢撒谎我要惩罚你。」

    永懿双手抓着她巨乳上的两条木条末端用力的捏着,晓君一双巨乳被不断地挤压出来。

    「啊......好痛......停......停手。」晓君吃痛地说。

    永懿没有理会双手向前拉扯两条木条把两个乳房拉得像导弹似的,而下身大肉棒前后狠狠的抽挤着把她小穴干到淫水四溅。

    「啊......混......混蛋......好痛......停手」晓君边骂边说。

    「哼,不知死活。」他冷着脸说。

    永懿双手抓着两条木条末端,然后顺时针的用力扭动把晓君一双巨乳扭得严重移位。

    「啊......好......好痛......停手......停手啊!」晓君面露痛苦求饶说。

    「哈哈,求我吧!」永懿没有理会双手时而顺时针时而逆时针的不断扭动着。

    「嗯......嗯......嗯......」晓君听到后嘴巴反而死死的闭合着,双眼倔强的瞪着永懿。

    「呵呵,蛮有性格的。」

    永懿双手抓紧木条下身大肉棒用力向前一顶双手同时向前一推,晓君立即像蕩千秋似的向后蕩去。

    噗嗤......

    「啊......」晓君大叫着。

    身下的大肉棒準确无误地「噗嗤」一声狠狠地再次一插到底进入她紧窄的嫩穴中。

    「哈哈,怎样啊!大陆妹好玩吗?」永懿大肉棒在她嫩穴中左右扭动着。

    「你......混蛋......无耻。」晓君怒骂说。

    「嘿嘿,这只是刚开始而已。」

    永懿继续来回的把晓君推后再狠狠插入来回数十次,直到她双眼迷离阴部红肿他才停止。

    「嘿嘿,不玩了哥哥的大肉棒好难受呢!」

    站到她身后双手抓着她一对巨乳,靠在她脖颈里吸着幽香,肉棒不禁肿大数分淫笑着说「大陆妹知不知什幺叫肛交啊?」

    「不......我不知道......放开我。」

    「嘿嘿,不知道没关係让我等一会教你。」

    双手不断搓揉她巨乳上的乳头,而下身的肉棒亦快速的抽插着,令到本来红肿的淫穴更胜一筹 .

    「啊......啊......混蛋......不要......停手」晓君上身不断挣扎着。

    「看你现在多幺的淫贱。」永懿抱着她对着侧面的一块镜子说。

    「我才不是。」晓君吼叫说。

    「嘿嘿,不是就把你变成是。」永懿笑着说。

    肉棒不断快速的抽插着发出「啪啪」的撞臀声,而晓君的嫩穴也慢慢磨擦出白色的泡沫。

    「哈哈,爽吗大陆妹?我在操你的逼啊?」永懿大笑着。

    「你......无耻......不得好死。」晓君怒斥说。

    「哈哈,我要把你操到欲仙欲死」永懿睡在她身下铺着的床垫说。

    拉动着绳索把她吊到差不多接近床垫,然后扶着她两片肥臀腰部发力向上一顶。

    「啊......」

    「嘿嘿,人肉巨乳陀螺要开始了。」永懿诡异的笑着。

    永懿双手抓紧她小腿的木条,腰部发力不断向上抽插,然后双手用力向左一转,晓君立即像陀螺似的转动着,但肉棒依旧在她淫穴中抽插。

    「啊......别......别转」

    「嘿嘿,不转怎叫巨乳陀螺?」

    永懿双手不断拨动着木条,下身大肉棒快速不断向上顶犹如一支探钻似的深入讚探。

    「啊......别......别转......晕......好晕。」晓君咬字不清的说着。

    永懿没有理会继续拨动着,绑着晓君的绳索也不停打着结子形状就彷如辫子似的。

    「嘿嘿,终于可以休息了。」永懿微喘说。

    永懿放下双手肉棒仍插在晓君的淫穴中,但因绳索的回转力令到晓君向左慢慢地转,就像发条扭到尽它自己会向另一个方向转似的。

    「嘿嘿,爽吗?淫贱大陆妹。」

    「不......不爽......混蛋......快放开我。」

    「嘿嘿,当然不爽因为我没操你呢!」

    永懿已忍了很久有种火山爆发的冲动,于是他下身肉棒每下也狠狠的深插到底,晓君被他操到得淫水倒流在永懿腹部。

    「啊......大陆妹......我要......要......射进你......子宫内......啊......啊......」

    「不......不要......混蛋......不要......射进里面......」

    啪啪......啪啪的声音不断传出。

    「啊......嘶......我要射了......啊......」

    「不......要」

    永懿托着晓君臀部肉棒一边射精一边继续抽插着,最后他拔出肉棒一股深白色的精液滚滚流出。

    「嘿嘿,爽不爽啊大陆妹?」永懿站在晓君面前问?

    「你......我会报警不会放过你的。」晓君愤怒的说。

    「哈哈,我......我好怕哦!如果我把你先姦后杀你猜会有人知道吗?」永懿冷笑着说。

    「你......你......」晓君惊吓得结巴。

    「哈哈,害怕了吗?」永懿走上前双脚微开说。

    「我......我......才不怕」晓君弱弱的说。

    永懿双手交叉拉着她巨乳上的一对粉红乳头,然后把沾有精液的肉棒插入她双乳中抽插着说「嘿嘿,怎幺捨得杀你我还没有玩够呢!」

    「你......你这个魔鬼。」晓君颤抖着说。

    「哈哈,陆续有来呢!淫贱大陆妹。」

    强姦巨乳新移民-晓君下

    「嘿嘿,你的嫩逼很好操!不知道屁眼是不是也一样呢?」永懿贴近她耳边说。

    「你......你不得好死......你这个混蛋。」晓君大吼地骂。

    「哈哈,我只知道要把我干到欲仙欲死。」永懿两指插入她淫穴抠着说。

    永懿用沾有精液的手指在她屁眼上打圈说「嘿嘿,让我来试探一下你的深浅吧!」

    中指慢慢挤开她紧窄的屁眼然后不断的震动着,最后整根中指深深的钻探入内搅动。

    「爽不爽啊?淫妇。」永懿中指快速抽插着。

    「嗯......住......住手......混蛋。」晓君颤抖说。

    「哈哈,住个屁,你个淫妇!」

    永懿拇指也插入她嫩穴中,两指弯曲像倒转的C字型双管齐下的快速抽插着。

    「嗯......嗯......停......停手」晓君喘气说。

    「嘿嘿,是时候让你尝试一下刺激的玩具了。」

    永懿去角落拿出了数件奇怪的东西放在地上,其中包括一支长八寸宽一寸半的针筒来到晓君面前说「知道我想干嘛吗?呵呵。」

    「你......你想怎样啊?」晓君惊恐地问。

    「哈哈,我想给你浣肠排毒啊!」

    「不......我不要......放开我,你这个恶魔。」

    「不要也要,等一下我会让你爽死的,哈哈。

    永懿拿了一桶清水过来,把针筒插入清水里抽满,然后再次把她倒吊成蜘蛛侠的样子。

    「嘿嘿,我来帮你排毒了」

    「啊......不要......我不要......走开......你这个混蛋......禽兽......」

    「哈哈,叫吧!叫吧!你愈叫我愈性奋。」

    永懿举着长一尺半多的针筒插入晓君哪嫩红的屁眼中,然后慢慢地把清水挤入。

    「啊......停手......混蛋......不......不要......」晓君颤抖地说。

    「嘿嘿,这只是刚开始而已。」

    「住......住手......嗯......嗯嗯......」

    永懿大肉棒插入她口中,手中用力向下一压,清水立即全部挤入她直肠中,然后再抽满一根快速把水再挤入,顿时晓君的小腹微胀起来。

    「嘿嘿,感觉怎样啊?爽不爽呢?」永懿手指在她溢水的屁眼上打着圈问?

    「你......你......混蛋......去......去死......」晓君面色红润说。

    「嘿嘿,看来还不够,我要把你调教成一个乖巧的性奴。」

    「呸......你别痴心妄想了。」

    「呵呵,是吗?我等一下要看看你的嘴是不是跟你的乳头一样硬」永懿双手垂下拉起她乳头把玩。

    「放手......不要脸的禽兽。」

    「不给点颜色你瞧你不会怕的」

    永懿蹲在地上拿起一件东西对着晓君邪笑说「大陆妹,知道这是用来干麻的?」

    晓君恐惧的看着他手上拿着一枝像机关枪的物件,枪身上有数粒按钮,而枪头上却装着一支布满了凹凸胶粒的假阳具,她结巴地问「你......你想......干什幺?」

    「哈哈,你说呢?」

    永懿按下其中一粒按钮,哪支假阳具立即发出了「吱吱,吱吱」的声音,而且不断上下的活动着。

    「嘿嘿,要开始了」永懿把她倒转回来。

    「不......不要......」

    永懿快速把假阳具插入她嫩穴中,然后慢慢的挤压入去,当进入一半时晓君已失声的大叫起来。

    「啊......」

    「啊......不要......求你停手......啊......」

    永懿听到后没停手反而按在另一粒按钮上,假阳具立即发出「吱吱吱吱」的声音加快抽插着,把晓君的淫穴插到淫水直流,而屁眼里的水激射而下。

    「哈哈,爽不爽淫妇?」

    「啊......啊......求你......求你......啊......」

    「求我再给你爽点对不对?」

    「不......求你......求......啊......啊......」

    永懿直接把抽插调到最大,只见到假阳具高速的活动着,把晓君的淫穴插到不断的一合一闭着。

    「啊......求你......啊......啊......」

    永懿看到她淫穴和屁眼不断有水喷出,他知道晓君就来高潮了,于是他一手拿着假阳具一手在她阴蒂上快速抚摸着。

    「啊......唔巧啊......唔巧......啊......求......求你......停嫂......啊......」晓君用半鹹不谈的粤语求饶。

    晓君下身不断扭动着,面红耳赤口水沿着嘴角流到她饱满的巨乳中,双眼迷离不断喘着气,最后阴部抽搐着,一道晶莹剔透的液体从她张开的淫穴中喷射而出,而屁眼也喷出大量黄色的粪便和液体到地上。

    「哈哈,爽到高潮和失禁哦。」永懿调笑着说。

    「你......你......」晓君抬头喘着气说。

    「你是不是再想试多一次刚刚的经历?」永懿微笑说。

    晓君听到后面色苍白,眼神飘忽的避开永懿的视线,刚才哪种折磨真令人不寒而慄,所以她很明智选择了沉默。

    永懿看到她害怕的表情嘴角微翘说「我会把你放下来,但如果你不听话就后果自负,呵呵。」

    晓君看到他哪恶魔的笑容不禁吓得花容失色地点头。

    「哈哈,这就乖了」

    永懿解开她被吊在齿轮上的绳子,然后把她抱去床垫上趴着,然后再拆下脚上的小木条,一条红肿的瘀青在关节位上出现。

    「由现在开始你要叫我做主人,听到吗?」永懿跪在她面上大肉棒矗立着说。

    「我......我才不叫。」晓君听到要叫他主人有种屈辱的感觉,于是她抬头倔强地说。

    「呵呵,很好,果然让未够呢」

    永懿去到她身后上身微倾而下一手把她的头按在床垫上,一手高举落下扇向她浑圆的臀部上。

    啪啪......啪啪......的声音不断响起。

    「啊......好痛......停......停手。」

    「叫不叫?」永懿再狠狠的一掌扇下,这种教训她的姿势彷彿在策骑,令到他十分兴奋。

    「不......我不叫」她仍然倔强地说。

    「呵呵,看来要下重手呢!」

    永懿拾起刚才拆下的木条,举起手落狠狠鞭打在她肥大的臀部上。

    「啊......」

    「叫不叫?」永懿再一鞭落下。

    「啊......不......不要」晓居颤抖地说。

    「再问你一次,叫不叫?」他把木条移向她两股之间冷冷地问?

    晓君感到屁股上的嫩穴和屁眼上传上的刺痛感,终于不甘心的喊「主......主人。」

    「哈哈,大声点」永懿用力扇了她臀部一掌说。

    「啊......主人。」晓君大声地喊。

    「哈哈,乖啊。」主人奖励你一件玩具。

    永懿拿出一根狐狸尾巴似的东西出来,这尾巴洁白如雪,上面有三粒细小的按钮,在末端连接着一条绳子,而绳子绑着一颗洩了气的胶球,而胶球内中心位置有个微型的振动器。

    「嘿嘿,贱奴,你喜不喜欢主人给你的奖励呢?」永懿拿着尾巴在她嫩穴和屁眼上扫来扫去。

    「主......主人......不......不要......好痒哦。」晓君扭动着肥臀说。

    「哈哈,让主人教你怎样玩吧!」

    永懿把她平放然后分开她双腿,在尾巴按了其中二粒按钮,然后哪胶球便慢慢地胀大了和震动着,最后他用力的一挤整个胶球便滑入她屁眼里,雪白的尾巴露在外面摇晃着,看上去就像她真的有条狐狸尾巴似的。

    「啊......痛......不......主人......不要。」晓君声音媚惑的叫着。

    「哈哈,你个骚狐狸,等一会一定要把我干死,现在好好的服侍我吧!」

    永懿上前跪在她脖颈侧挺着狰狞的肉棒说「贱奴,帮我吹。」

    「主......嗯......嗯嗯......」

    永懿趁她想开口说话时就把肉棒塞进她口中,然后腰部微动干着她的小咀。

    嗯......嗯......噗啧......噗啧......的声音不断髮出。

    「啊......好爽......贱奴做得好......继续不要停。」

    「哦......两颗蛋蛋要含在口中舔哦。」

    「嘶......好舒服......贱奴还要」毒龙钻「哦」永懿对着她说。

    晓君目光疑惑的看着他询问什幺是「毒龙钻」。

    「就是要你用舌头舔我屁眼啊!」永懿整个臀部跪在晓君脸上说「贱奴,还不快点给我舔。」

    晓君眼瞬深处闪过一丝挣扎和厌恶的光芒,为了能逃出生天最后也不甘的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

    「嘶......啊......舌头要滑动快一点...... .还要用舌尖钻探进去。」

    「对对,就是这样,果然有做性奴的潜质啊!」

    晓君的小香舌不断快速的舔滑着,永懿屁股也配合她不断的前后活动着,屁眼上传来的快感令到大肉棒高高的挺起,龟头上慢慢流出了白色的透明液体。

    永懿退到她双腿前扯动着狐狸尾巴,两指插入她淫穴中抽插着说「嘿嘿,是时候帮你菊花开苞了。」

    「嗯......嗯......主......主人......不要。」晓君扭动着屁股说。

    他用力一扯,沾满液体的胶球便被拉出。

    「啊......」

    永懿扶着巨大的肉棒硕大的龟头慢慢地插入她温暖紧嫩的屁眼里,顿时感到了一条狭小的肉道不的的挤压和吸吮着肉棒,哪种感觉比插阴道还要舒爽,难怪这幺多人不怕骯髒也要尝试一下这种异样的滋味呢!

    「啊......好痛......主......主人......求你停手......」

    「嘿嘿,叫吧!叫吧!我最喜欢听。」

    永懿腰部用前一顶,整根大肉棒就像长枪似的破开肉壁的阻碍直插到底,然后扶着她的腰部,不断狠狠的深插到底。

    「啊......啊......主......主人......好痛......求你......求你轻力一点。」

    「哈哈,我说过要把你这个贱奴干到欲先欲死的。」

    「啊......嗯......主......主人......不......不要。」

    永懿解开她双手的绳子让她蹲着,他平躺下然后扶着她两片肉臀,腰部继续发力的向上抽插。

    「啊......啊......嗯......」

    「哈哈,你个贱奴刚刚反抗,现在一副享受的样子,真是淫蕩啊!」

    永懿腰部狠狠向上一顶说「我问你是不是一个淫贱的女奴,答我。」

    「啊......是......是......我是一个淫贱的女奴。」

    「哈哈,求我......求主人我干你。」他停下来说。

    晓君眼中闪过一丝寒芒,但嘴上却说「求......求主人......狠狠的干我这个女奴。」

    「哈哈,我就干死你这个贱奴。」

    向上抓住两个大肉球,嫩肉从手指隙中挤了出来,两手狠狠的搓揉把它们变成各种不同的形状,最后捏着两粒乳头搓揉。

    「啊......主......主人......痛......不要。」

    「住口,贱奴。」

    永懿腰部向上用力一顶,然后拔出来再狠狠的一插到底进入她哪湿润的淫穴中,然后拉着她双手把她压向自己脸部。

    啧啧......啧啧啧......的声音不断传出,永懿口中含着晓君一颗乳头在吸吮着,一手暴力的搓揉巨乳,另一手伸前手指弯曲插入她屁眼里抠着,大肉棒快速的出出入入把她嫩穴插的白泡直流。

    「啊......啊......主人......主人......贱奴就死了......给我......大力点......还要......我还要......」晓君淫蕩的叫着,但眼中却闪过仇恨的目光。

    「哈哈,贱奴,我就如你所愿,我要把所有精液射进你淫穴中,让你一生一世身体里也有我的精华。」

    「啊......不......不要......贱奴今天是危机期......求......主......主人......不......不要......射进来。」

    「啊......啊......就来......就来射了。」

    「不......主人......求你不要。」

    晓君嫩穴红肿,深白色的泡沫不断从她一张一合的淫穴中流出,永懿腰部如装了摩打似的快速向上抽插,到最后他狠狠的捉紧她腰部用力向上一顶到底。

    「啊......不要。」

    永懿面色红润气喘如牛,大肉棒不断颤抖着,一股股暖流从深处射出。

    晓君也喘着气身体瘫软在他身上,一对巨乳压在永懿身上,嘴角有晶莹的口水挂着。

    「呼......爽不爽啊?贱奴。」永懿懒懒的问?

    「嗯......贱奴好爽啊!」她语气平谈的说。

    「嘿嘿,想不想再让主人插多一次?」

    「嗯......我想......我想杀死你,混蛋去死吧。」晓君充满恨意冷冷地吼叫。

    然后永懿看到她高举着之前绑在她双腿上的木条,眼中闪烁兇狠的光芒刺向他脖颈上。

    哢......的一声响起,木条应声而断。

    永懿在千钧一髮间及时避开了,否则必定被她刺死,虽则避开了但也被木条割破了脖子,一道鲜红的血液流在床垫上。

    啪......永懿反手赏了她一记耳光说「你这是找死,我要把你凌虐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然后用力推开她,再次上前把她双手绑起,一手扯着她的头髮把她拖去另一间房间。

    「啊......好痛......主人......求你放过我......贱奴知错了......求你......放过贱奴......主人.........

    「你以为我还会信你吗?」

    永懿把她双脚绑在一根铁柱上,然后再用绳缠绕在她颈部,再用力扯下把末端绑在铁柱底部,晓君的姿势就像一只狗似的跪在地上双手被绑着,屁股高高的翘起。

    「主......主人......贱奴真的知错了......只要放过贱奴......贱奴什幺也愿意干的。」

    啪......啪......啪......啪,永懿当晓君的肥臀是乒乓球似的不断正反手抽打着。

    「啊......啊......主......主人轻力点。」

    「哼,不给你一个难以磨灭的教训是不行的。」永懿看着她冷冷地说。

    说完后他便拿出一把寒光闪闪的短刀,走向角落里拾起两条正方形的长铁条,然后放在地上在顶端用力刻画着。

    然后走到晓君身后大肉棒对着屁眼暴力的一插到底说「好好的服侍我。」

    「嗯,只要主人不惩罚贱奴就好了。」

    晓君不安地说着,完全没有留意永懿在她身后的动作。

    永懿嘴角翘起轻声地说「差不多了。

    晓君听到后惊恐的问「主......主人......什幺差不多了?」

    永懿快速的抽插着,然后冷冷的说「就是给你的教训。」

    晓君听后回头一望,只看见他两手各握着正方形的长铁条,而末端却被烧红了,她立即惊呼地叫。

    「不......要」

    「哼,晚了。」

    「啊......」

    一声惨叫从晓君口中传出,同时他感到晓君屁眼愈收愈紧彷彿想把他大肉棒压扁似的,于是他抬手再把另一铁条印在她臀部上。

    「啊......」气若游丝的一声慢慢迴蕩着。

    * * * * * * *

    黑暗密室里一名年轻男子坐在椅子上,一手抽着菸一手拿着皮鞭,在他两腿间一名双目无神的女子正在吞吐着大肉棒。

    女子脖颈上带着一个有尖锐锥体的颈环,在胸部上有两个细小的振动器贴着,而嫩穴和屁眼各插着一支电动阳具,最后多条纵横交错的瘀青布满了她整个背部。

    微风吹过,木门发出哢哢的声音然后慢慢地闭合。

    临闭合前,可以看到少女肥大的臀部上有两个清晰的字体。

    「永懿」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