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恶灵古堡-克莱尔的求生之路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恶灵古堡-克莱尔的求生之路

       克莱尔沿着狭长的走廊缓缓地前进,紧握住枪柄的掌心稍稍出了点儿汗,扣在扳机上的手指微微地发痒。继续前进,走过一扇百叶窗,她步入一个宽阔的地带。视线扫过之处,没有发现任何的危险,克莱尔轻轻的鬆了一口气。突然,只听到她身后的门彭一声。克莱尔根本还没能做出任何反应,转过身时只来得及看得到灰色的金属门直降到地面封住了来时的门。就在克莱尔徒劳地敲打着金属门时,耳边传来了滋啦啦的噪音。擡头一看,房间的一角有个扩音器。

          “希望你玩得还愉快,”阿尔佛雷德那缓慢而高傲的音调说到,“你可以把这个当作个小运动场,而你就是里面的玩具。可不要死得太快啊。”扩音器恢复了寂静。这使克莱尔陷入了恐惧之中。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回复镇定,然后冷静地走向房间另一端的出口。她慢慢地打开门,谨慎地穿过,发觉自己置身于一间更大的房间。这里的空旷带给克莱尔一丝寒意。门在身后轻轻合上,她迅速地巡视过房间的墙壁。两把微型沖锋枪吸引了她的眼球。她匆忙赶上去,换下了手中的手枪。把两把冲锋前端在身前,就像劳拉。寇夫特一样。这想法使她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傻傻的笑意。就在她要离开时,另一扇巨型的金属门开始移动了。

        克莱尔不由僵在原地。

        克莱尔转身看到一只巨型怪物,浑身覆盖着灰色的粗壮筋脉,还在不断脉动。

        她急喘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举起枪。 BANDERSNATC就把它猛玛般的手臂挥向了克莱尔。它张开的巨爪猛地钳住了克莱尔的腰部。巨大的握力使克莱尔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当她醒来时,眨动着的双眼慢慢睁开。她的头痛得像是在被火烧,浑身乏力。

         她发觉自己躺在一个硬木架子上,双手被绑在头顶支架的两端,双腿半分开绑在支架尽头的另外两端,身体被拉伸成“火”字形。克莱尔挣扎了一会儿,但绳结实在太紧了。她只好放鬆身体,头枕在坚硬而凉爽的木头上。时间在流逝,躺在木板上,不知道是谁把自己绑在这里,克莱尔出了一身冷汗。随着突然而来的开门声,门扇向两边滑开,阿尔佛雷德轻鬆地走了进来,围着支架打了个转。

          “希望没让你久等。”他的语调充满了邪恶的意味。克莱尔没做任何回答,但眼神却没能掩盖她内心的惊恐。

          “没什幺可说的?”他问到,“那幺就由我来开始好了。”他的手滑进口袋,掏出了一颗绿色的药丸。

         还没等克莱尔看清,阿尔佛雷德就把它塞进了她的口中。

         他的手卡在克莱尔的食道口,强迫她把药丸吞下去。等他把手抽出来时,儘管克莱尔想把它吐出来,但药丸已经滑向了她的胃。

         “那是什幺鬼东西?”克莱尔质问道。

         “是我亲自在实验室里做的小玩意儿,”他笑着说,“那颗药丸是致命的毒剂。估计会在2到3小时内导致你死亡。”

         克莱尔的意志被死亡击溃了。

          “你到底想要怎幺样?”她问到,但其实自己也不晓得是不是真得想知道答案。

          “你不是非死不可的,这是有解药的。”阿尔佛雷德在惊恐的克莱尔耳边说到,“你所需要做的,只是从以下对象处吸取种子。包括1个人类、1条殭尸犬、1只殭尸,最后还有一头猎杀者。”

         “什幺?你说‘吸取种子’是什幺意思?”克莱尔声音颤抖着问到。

          “坦率地讲,”阿尔佛雷德解释道,“你要从那些生命体处得到精液并且注入你的体内,那就是解药。当然手段并不重要,只要把你自己灌满就行了。”

         “你这个变态的杂种!”克莱尔尖叫道。

          “要是我就不会这幺没礼貌,要知道我可是这里唯一能帮助你的人类。”他提醒道。克莱尔盯着阿尔佛雷德,眼中流出一行清泪。

          “好吧。你这混蛋。看来我只有任你淩辱了。不过你记住,等这一切结束我会回来把你炸成碎片。”

        阿尔佛雷德没做任何回答。他走近台前,开始解克莱尔上衣的钮扣。

          “嗨!”克莱尔叫了起来,“也不是非要脱衣服不可吧!”

          “你以为我会只给你需要的东西,却一点回报也不要吗?”阿尔佛雷德假笑着继续一颗一颗地解开钮扣,鬆脱她的上衣。他把手伸进衣料下面,摸索着她的乳房。克莱尔愤怒的扭动身躯,却没有任何成效。阿尔佛雷德继续着淩辱,手伸进胸衣里,挤捏着娇嫩的乳头。他把克莱尔的上衣大敞开来,左乳的胸衣也掀了上去,展现出完美的蓓蕾,然后再用手指尖轻轻的搓揉。接着,放过了裸露的乳房,他的手伸向了克莱尔的下体,非常缓慢的单手拉开她裤子的拉鍊,展现出白色的蕾丝内裤。阿尔佛雷德的手在面料上划过,然后伸进了内裤下面,用两根手指向更深处摸索着。

         手指一直伸到阴户上方,併拢后连带着一点蕾丝布料,一起塞了进去。

          “唔…嗯…啊!”克莱尔愤怒的呻吟着。

         阿尔佛雷德恶意的在里面摩擦着,不时伸进抽出,手指上也滴下了克莱尔的蜜液。克莱尔厌恶的把头转向一边。阿尔佛雷德马上捏住她的脸,把头扳了回来。

        他的手指伸进克莱尔的口中,抵在她的舌头上,强迫她舔噬自己的分泌物,併吞下肚去。克莱尔被浸在没顶的羞辱感之中。

        阿尔佛雷德这时拉开自己裤子的拉鍊,伸出他尺寸惊人的阴茎。克莱尔脸上的愤怒现在变成了苦恼。

         他爬上了架子,双腿弯曲,膝盖放在克莱尔的腰部两侧。

        他把她的上衣完全解开,并脱下了胸衣。克莱尔双手绑在头顶,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阿尔佛雷德身体前倾,把阴茎放在克莱尔的双乳之间。

          “你这个病态的混蛋!”克莱尔的尖叫打破了沈默。

          “闭嘴,婊子!”阿尔佛雷德回应道,“你需要我的精液,而且我会灌满你的嘴!”克莱尔屈服了,不再作声。两个人都看着阿尔佛雷德的阴茎在克莱尔的美好蓓蕾之间渐渐伸长变大,涨得又粗又硬。阿尔佛雷德两手分别捉住克莱尔的乳房,再推挤到一起,包夹住他的阳具,乳头碰撞在一起。起先的抽插还是缓慢的,但很快就变成了激烈的乳交。龟头上渗出的透明液体沾湿了克莱尔的前胸。

        淩辱持续了几分钟,他就跳了起来,身体向前移动。克莱尔的眼中充满了恐惧。

        阿尔佛雷德急着把阴茎的前端放在她的双唇上,接着向前推挤,进入了口腔。

        克莱尔的香舌卷住他的阳具。阿尔佛雷德猛地一戳,克莱尔不得不微微昂起头,把整个阴茎含进了嘴里。阿尔佛雷德喜欢她的深喉。她的舌头按摩着阳具的下缘。阿尔佛雷德及时地抽了出来,把滚烫的精液爆射在她的嘴唇和脸颊上,白浊的液体覆盖了清秀的面庞,并缓缓流淌开来。

          “我估计你用得着这些精液,但是那全都在你的脸上。”阿尔佛雷德说到。

         克莱尔再次愤怒的挣扎起来。阿尔佛雷德从架子下面拿出一把调羹,然后把克莱尔脸上的精液全部刮下来,餵进她的嘴里。克莱尔感到无比的厌恶,但她知道想活下去的话就得吃下这些东西。她试着不去思考这些液体的脂臭味。等阿尔佛雷德完成了清理她脸部的工作,他说道:“现在,该轮到你来给我清理了。”低下头看着那根半软的阳具,克莱尔注意到上面还沾着精液。阿尔佛雷德把他的阳具插会克莱尔的嘴里,逼着她把上面的精液全部舔净吸乾。

          “谢谢你,亲爱的,”阿尔佛雷德笑道,“你已经开始了拯救自己的使命,现在就继续下去吧。记住,你需要取种的目标还有1条殭尸犬、1只殭尸,和1头猎杀者。别忘了我会在监视器上看着你的。”克莱尔发出响亮的哀鸣,汗水在她的前额闪现。阿尔佛雷德解开了克莱尔的双手,但不敢等她解开双腿的束缚,匆匆离开了。他可没有蠢到坐等克莱尔的报复。等克莱尔的身体完全摆脱了绳索,她换下被沾湿的内裤,披上上衣,重新扣好釦子,遮掩起饱受摧残的胴体,无可奈何地踏上耻辱的求生之路。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