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绽放的娇妻 2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绽放的娇妻 2

    在放鬆膀胱的时候我一直在想,此刻他们在外面干什幺?是不是已经进入了

    主题,还是依然在那里缠绵?一直幻想着不同的经历,不同的过程,会觉得自己

    兴奋、刺激。但真正走到这一步,却发现要亲眼看到深爱妻子在别人身下婉吟,

    是那幺让自己难受,内心那种酸、苦、妒混杂在一起,感觉很複杂,我突然有种

    要放弃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不行!" 我感觉自己要在这种难受

    中爆炸,猛的推开门,準备将预想中激情的两人强行拉开时,却发现,妻子衣装

    整洁的坐在那里,表情有些淡然,彷彿什幺事也不曾发生。而不远处,耀表情有

    几分尴尬的坐在一边,有些手足无措。

        " 怎幺了?" 与预想中的不一样,这让我感觉就如炸弹就要起爆却找不到引

    线一样无处着力。

        " 姐姐说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耀讪讪的。

        " 没事没事,先唱歌。" 我安慰耀。耀有些不好意思的重新去点歌,整个KTV

    的气氛开始有些沈闷。

        " 怎幺了,老婆。" 我将老婆拥在怀里,轻声问她。

        妻子摇摇头,没说话。

        " 对耀感觉不好?" 我又问。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自己已经决定要放弃了,

    却发现老婆自己先準备主动退出时,我反而开始劝她。

        " 你难道就这幺希望自己的老婆变成一个淫蕩的女人?" 妻子擡起头有些淡

    漠的看着我,眼角还带着一点泪花。

        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 迈出了这一步,将来我们怎幺办?我们的家怎幺办?" 妻子继续问我。

        " 这跟家没什幺关係,就是一次经历而已。" 我有些勉强的回答。

        " 就是一次经历?你想过经历的后果吗?" 妻子有些气愤,语调不由自主的

    高了些。

        看我们起了争执,耀赶紧走了过来。

        " 大哥,姐姐,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千万别因为我影响到你们。我本来也

    就是觉得跟大哥聊得蛮来,所以才想见见他,谁知道会让你们闹不愉快了。真对

    不起!" 耀万分歉意的向我们夫妻深深鞠了个躬," 我这就走。" " 这跟你没关

    系,要怪也是他的问题。" 耀的愧疚让妻子有些不好意思," 日子过得好好的,

    非想些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 " 我也没想什幺乌七八糟的东西,来的时候我不

    就说了就是见个朋友吗。" 我强辩到。

        " 是吗是吗?就是见个朋友你会干出刚才的事?那是老公该做的事吗?" 被

    妻子说的没话说,我只好耷拉着头,听她的数落。

        耀则一直在旁边带着歉意的替我说好话。

        眼看着要迈出那一步的这场聚会就这样尴尬的散场。好在对耀,妻子还是有

    着基本的礼貌,将耀送回酒店,回去的路上妻子一句话都没跟我说。

        沮丧的回到家,胡乱洗漱一下,我就上了床,拿出IPAD来玩。过了一会儿,

    妻子从洗手间走出来。

        我带着几分心虚和忐忑的看着她。

        " 看什幺看?" 妻子没好气的瞪我一眼。不过早已对她熟悉的我从语气中可

    以听出,虽然有些生气,但并没有发火,这让我心里鬆了口气。

        " 别生气了。" 我有些讨好她的。

        " 懒得理你。不知道脑子一天想些什幺乱七八糟的。" 妻子白了我一眼。

        " 也不算。我这不也算是想调剂下夫妻生活嘛。" 看出她没发火,我语气上

    开始有些轻鬆起来。

        " 你还说!" 妻子又恶狠狠的。

        " 好好,我不说,我不说。" 我尴尬的不再搭话。

        " 那你后面準备怎幺办?" 沈默了一会儿,妻子忽然问我。

        " 什幺怎幺办?" 我有些莫名的。

        " 你就把小耀一个人撇那里了?" " 那还能怎幺办?" 我带点无奈的。

        " 你们这些男人怎幺这德性。" 妻子有些看不惯的," 别人大老远的来了,

    朋友也走了,你露下脸就闪人,也太那什幺了吧,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什幺人

    呢。" 如果换以前,我立马会觉得有戏,兴奋异常,不过现在,我也知道那只是

    妻子的天性如此,善良。

        " 那要不我明天陪他去XX?" 我试探着问。XX是我所在城市附近一个有名的

    古城。

        " 随便你。" " 你去不?" 我又试着问。

        " 我去干嘛。你们狐朋狗友让你们去自在还不好。" " 一起去嘛,就当週末

    放鬆一下。" " 不去。" " 去嘛。你也看到了,耀也不是那种乌七八糟的人,从

    本性来讲,还是个相当不错的,值得交朋友。其实他来的时候,自己也讲了,就

    是来交朋友的,不为别的事。" " 哪有你这样当老公的。" 语气上,妻子基本已

    消气了。

        " 好啦好啦,是我不对,我知错,我悔过。" " 你也知道啊?" 妻子嗔我一

    句。

        " 知道,知道!" 我赶紧点头," 去吧去吧,你想想XX可是艳遇天堂,就我

    两个大男人万一到酒吧里经受不了美女的诱惑,干出点什幺坏事来,这很有可能

    哦,本来就欲求未满……" " 你胡说八道些什幺。我去就是了。" 老婆终于点了

    头。

        直到现在我还在想,老婆当时为什幺会点头,我也就那幺一说,并没有想到

    她会答应,毕竟对于一个曾经当着老公的面摸了自己乳房的男人,怎幺说也会有

    些尴尬吧。或许是因为在这方面,结了婚的女人已不是太封建?也或者因为耀本

    身的绅士,让妻子对他还是有几分好感。总之,当第二天早上我们夫妻敲开耀的

    房门时,让耀大吃一惊,然后惊喜的招呼我们进门。而妻子似乎也忘记了昨天的

    尴尬,很自然的跟耀交流着,这让我们三人彼此间的尴尬瞬间消散,气氛也渐渐

    活跃起来。

        接下来的一天,大家玩的很开心,耀的阳光和风趣时常逗得妻子哈哈大笑。

    妻子也渐渐放下了一些姿态,变得放鬆起来,也许因为这是老公以外唯一摸过自

    己乳房的男人,老婆偶尔还会有着一些其他异性朋友间不可能出现的随意和亲暱。

    比如,为了证明我年纪大了,她会让耀背着她和我比赛短跑;她会跟耀一个阵营

    的跟我在河边打水仗;甚至,在夕阳快落山的时候,她会同意让耀从背后轻搂着

    她背依斜阳的留下回忆。我发现,很多时候我就是拿着相机追拍着他们的快乐。

    看得出妻子很放鬆,也很快乐,彷彿在追寻年轻时的愉悦。

        随意的找了家饭馆吃了晚饭,走出来时,天已完全黑了,这时我接到出发前

    预订酒店前台的电话:因为刚刚接了省里一个领导团,原来预订的两个标间只能

    给我们一个了。我气得在电话里跟对方吵起来,嚷着要去投诉她,耀赶紧劝我,

    说自己另外找一家酒店。我告诉他,现在旺季,没提前订房间,现场要订的可能

    性太小了,而且价格还高得离谱。耀说没关係,大不了在外面溜跶一夜,或者找

    个洗浴中心在里面睡一夜。正僵持着,老婆发话了:" 一间就一间,反正就是一

    个晚上。耀睡一个床,我们睡一个床。" 于是就这样很莫名其妙但真真实实的定

    了下来。

        解决了酒店,我们找了一家酒吧开始了新的活动。酒吧文化近几年才开始在

    XX兴起,但已有了很大的名气,尤其对一些来此旅游的孤男寡女,更是解决旅途

    寂寞的一个好途径。当然对酒店不是很好的我来说,进酒吧讲的只是气氛,而因

    为工作的原因,我也很知道一些好玩的酒吧游戏,配上活跃的耀,桌上的气氛马

    上就热烈起来。期间,另一个桌的几个年轻男女见我们玩的热闹,也主动要求加

    进来,一时间,酒吧里一片喧哗。老婆也彷彿回到了年轻的时候,跟着打闹、起

    哄、拼酒,甚至在几个年轻人要求耀跟他表姐喝杯交杯酒时,主动拉起耀来喝。

    而在几个小美女的哄闹下,我也喝得有了几分醉意。

        忽然一阵急促的鼓声打断了大家的嬉闹。我擡起头时,看见不知什幺时候,

    耀已站在了酒吧乐队的中间。

        " 下面这首谭咏麟的老歌《夜未央》,献给我至爱的大哥和姐姐!" 不可否

    认,带有几分醉意的耀将这首老歌演绎的淋漓尽致,以至于原本喧闹无比的酒吧,

    那一刻除了那悠扬缠绵的歌声,再无其他一丝杂音。

        当一句" 雨中路遥遥梦里风萧萧彷彿中你在微笑" 渐渐的结束这首歌时,全

    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在司仪宣布接下来是慢舞时间的话语里,耀走到妻子身边,极为绅士的向妻

    子伸出了邀请的手。妻子笑着将手搭在他的手上,站起来……

        从酒吧回到酒店时,已是淩晨1 点多。或许是玩乐的喧嚣让人仍然持续的亢

    奋着,虽然3 个人都是微醉,但精神依然抖擞。进了房间,3 人依然站在房间的

    阳台上谈笑。位于山坡上的17楼阳台正可以将整个古城的夜景尽收眼底,在绚丽

    的夜灯照耀下,阳台多了几分绮丽。见妻子与耀谈性正浓,我决定先去洗澡。总

    感觉会发生什幺的我乘他们不注意,将致于720P高清摄像状态的卡片式照相机偷

    偷放在了阳台侧面的一角,既对着仍在交谈中的两人,又可以通过阳台另一边的

    那面落地大镜子拍到另一个角度的情况。

        这个澡我足足洗了有近半个小时才出来。,出来时看见两人还在阳台,都没

    说话,彼此间还隔着一定距离,貌似什幺也没发生,但那种很诡异的沈默让我知

    道肯定曾发生了什幺。

        " 我洗好了,快去洗澡吧。" 我故做不知的对两人说。

        " 哎,那我先去洗了。" 耀有些闪烁的先去了浴室。妻子也跟着沈默的进来,

    準备换洗的衣服。我乘机找个借口到阳台收回了偷放的相机,回放着录下的情景。

        奇怪的是,前10分钟两人都还在正常的交谈着,难道真没发生什幺?我有些

    奇怪,正準备关机,下一幕却有了变化。

        不知什幺时候,两人由面对面的斜依着阳台栏杆交谈变为了面向古城方向的

    并排交谈。然后耀短暂的离开接了个电话。妻子一个人扶着栏杆欣赏着古城美丽

    而沈静的夜景。不多时,耀接完电话回啦,或许妻子面对古城的那份恬静也感染

    了他,他没有走过去,而是半靠着房门欣赏着妻子的背影。

        彷彿觉察到耀那带着几分炙热的目光,妻子回首看他一眼:" 怎幺了,在那

    儿发呆。" 耀笑了笑:" 这幺看过去,姐姐真美。" " 背景18,前面80吧。" 妻

    子开玩笑的说。

        " 不是因为背影,而是因为此情、此景、此人的氛围。" 耀赶紧分辨到。

        " 小屁孩,懂什幺。" 妻子取笑着他。

        " 谁说我是小屁孩。" 也许因为一句" 小屁孩" 刺激了耀,让耀有些不平,

    他走过去,从容但坚定的从背后拥住了妻子," 事实会证明我是一个男人,纯爷

    们。" 他在妻子耳边轻轻说,说完在妻子耳垂边轻轻吹了口气(这是相机录不到

    的,后面妻子告诉了我经过)。

        " 别。" 妻子抓住他的手,试图离开他的怀抱。

        " 姐姐,让我抱抱,我不要求别的,只想抱抱你。" 面对耀的坚持和请求,

    妻子犹豫了一下,放弃了,就那样静静的依靠在耀的怀里。两人没有交流,彷彿

    在欣赏夜景,又彷彿在思考期待着什幺。

        又过了几分钟,耀似乎忍不住了,从背后在妻子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妻子抖

    了一下,但没有拒绝。于是耀开始轻柔的亲吻她的脸颊、耳垂、头髮,对于他的

    亲暱,妻子没有抗拒,而是轻轻闭上了双眼。

        妻子的默认让耀信心倍增,他亲吻的力度开始加大,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

    一只手在她腹部隔着衣服抚慰,另一手在片刻徘徊后,伸进了妻子的下衣摆,他

    没有急着直达目的地,而是在妻子腹部轻抚,画圈,待两只手都毫无阻隔的接触

    到妻子平滑的腹部并没有遭到妻子的抗拒后,他的右手开始向上转移阵地,但依

    然没有伸进妻子的胸罩,而是在她胸罩下方一点点打转,偶尔似乎是不经意的在

    她胸前拂过。妻子依然彷彿没发现似的闭着眼享受着这份宁静和暧昧。

        终于,妻子默认的鼓励让耀大着胆子将右手从她胸罩的下方挤了进去。

        " 不要!" 要害部位的被抓让妻子有些惊慌,紧紧抓住了已毫无遮掩的握着

    自己右乳的手。

        " 姐姐,你难道你不知道你对少男是有着多大的诱惑吗,我都要快疯了。"

    也许是耀的甜言蜜语,也许是酒精的迷醉,又也许是丈夫在洗澡自己则在门外与

    别的男人亲热禁忌的刺激,让妻子没有再多的坚持。

        在相机和旁人看不见的上衣里面,妻子的胸罩已被耀从乳房上翻了上去,曾

    经被我独享的那对饱满白嫩的圆乳在另一个男人的手中不断挤压、变换着形状,

    耀的一只手在妻子的乳晕上划着圈,另一只手的手指飞快的拨弄着她另一只乳房

    的乳头,而后迅速的将整只乳房握在手中把玩。身体的刺激和禁忌的诱惑让妻子

    有些迷失,她几乎瘫靠在耀的身上,右手返身抱着耀的脖子,任由耀在她的乳房

    上做着各种动作,并不停的在她脖子、耳垂、脸颊上亲吻,甚至将自己的耳垂含

    在口中用舌轻轻佻逗。

        妻子在耀的大手下终于忍耐不住,猛得回过身,双手捧住耀的脸,主动吻了

    上去。通过相机的镜头可以清晰的看见,妻子的舌是主动伸进了耀的口中搅动着,

    旋而退出来又被对方飞快的追击进自己的防区,妻竟然那幺主动的将对方的长舌

    含在口中纠缠。

        耀有些狂热的亲吻着妻子,并将妻子的上衣撩到她的胸上部,右手在她双乳

    间来回的游动,左手则从背后伸进了妻子的牛仔裤腰带。被前后夹击的妻子几乎

    一下子瘫软下来,更激烈的回应着耀的亲吻,甚至把舌伸出让耀含住或在外面挑

    逗。

        录像里,妻子的喘息越来越粗。而此时,耀已半躬下身,右手抓住妻子一只

    乳房将乳头急急的送入口中,左手则乘势将妻子的整个臀部收入手中,也许是大

    手在自己紧身牛仔裤中的动作有些难受,妻子竟然自己解开了牛仔裤的前扣,此

    时,那道淡淡的拉链已形同虚设,由于是躬着身,耀的手在妻子的牛仔裤里可以

    伸的更长、更远,甚至远到从妻子双股间触到了前面。

        " 啊" 妻子忽然一声低呼。

        此时,她右乳的乳头正在耀的舌尖来回跳动,而她的双腿间,可以看出一个

    物事在其中动来动去。

        妻子半佝偻着身子,身体似乎想往上伸展脱离某种挑逗,但在剧烈的刺激中,

    双腿又渐渐分开,反而呈往下坐的姿势,她矛盾的回应着耀的挑逗,口中低低的

    呻吟着。

        终于,耀也受不了了,急匆匆的去拔老婆的裤子。

        " 不…不行" 妻子似乎突然反映了过来,拚命挣扎起来。

        " 姐姐,我要你,我一定要要你。" 耀拨开妻子手,试图去脱她的牛仔裤。

        " 不要!别这样。" 妻子挣扎的很剧烈,让耀竟然一时无从下手。

        " 姐姐,我们该做的都做了,就差最后一步,为什幺不让我们顺其自然。"

    " 不行!这是不对的,前面喝了酒,我们已经犯错了,不能再错下去!" 在这样

    的挣扎中,妻子竟然还把牛仔裤的扣子给扣上了,让我后来很是惊讶了一段时间。

        而就在挣扎中,浴室里的流水声停了下来,这让耀也不敢再有进一步的动作,

    只能停了下来,于是也就有了我走出浴室时那貌似相敬如宾的一幕。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