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游泳教练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市郊一所高中游泳场馆内,司徒森一边拿着摄影机拍摄,一边督促学内的游

    泳队员操练,准备在三个月后的游泳比赛。

      司徒森十八岁富家子一名,是这所学校的高中三年级生,父母早已移民外地

    只剩下他一人在故地,他只待完成高中后才随父母移民外地再完成大学课程。

      司徒森见泳队内的队员大多未达到他的要求,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原本校内的泳队要胜出泳赛不是难事,但大部份的主力队员都已毕业离校,再加

    上泳队内的教练亦因移民而请辞,令泳队的情况雪上加霜。

      司徒森心想若是他有份落场比赛,胜出比赛可有八成把握,但他亦知道这是

    不可能的;虽然他也是这所高中的学生,也层是泳队的主力,但可惜他遇到一宗

    交通意外,虽不是令他伤残,但就令他的膝部永久受损,使他不能再参加游泳比

    赛。

      由于泳队内没有教练,于是司徒森便以助教的身份暂待教练,他见泳队情况

    每况愈下也没有心情打理下去,现在他拿着摄影机拍摄并不是录影练习情形,而

    是拍摄泳队内女队员的出水芙蓉美态;他在交通意外后知道不能当运动员,原本

    也低沉了一段时间,但他很快就找到一个新的目标,就是要摄製一部出色的A片,

    所以,他便借泳队练习时间希望找到理想的女主角,但可惜事与愿违女主角一直

    悬空,他现在只是捕捉女队员的走光片段。

      正当司徒森聚精会神投入拍摄时,突然有人往后拍了一下他,弄得他差点弄

    得他跌入泳池,于是他发出怒哮叫道:「那个混蛋骚扰我!」正当他回头看看是

    那一个混蛋时,一把带有不满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他一听便知道是全校最高的

    领导——校长。

      司徒森但不好意思说:「校长!对不起!」

      校长说:「你是不是对我不满……」他便滔滔不绝的向司徒森训话一番,司

    徒森亦只好乖乖的受教。

      当校长说了一大篇「语重心长」的说话后,才醒起这次来找司徒森的目的,

    说:「司徒森!我知道你过了这年便毕业,我为了你不用分心在泳队上,所以,

    特别聘请了一位游泳教练回来。」说完他便介绍身后的人,「她是你的学姐程倩

    婷,以前也是校内泳队的选手,她今次回来是担任游泳教练一职,你要好好协助

    她。」

      校长对程倩婷的介绍司徒森一句也没有听进耳里,因为他眼中只有一位年约

    二十四、五,样貌与身材同样出众的美人儿,简直是AV女星爱田由的再版,他

    那里还有心情去听校长的介绍;他只知程倩婷不但是校花而且为泳队赢了不了比

    赛。

      在校长又滔滔不绝的介绍后,说:「司徒森!你就向程教练交待现时泳队的

    情况。」于是司徒森向程倩婷交待一切,但她却对司徒森所说完全提不起劲走了

    解。

      在夜深里,司徒森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因为他一合上眼便见到程倩婷的芳容,

    并幻想着她是A片里的女主角正在和他交合,于是他便在脑海中构思出一幕幕为

    程倩婷所编写的情慾戏,直至差不多天亮时他才入睡。

      而另一边的程倩婷亦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但她并不是对司徒森的思念,而

    是担心她往后的日子,因为在她大学毕业后,原本在一间大公司里找到一份理想

    的工作,并邂逅到前男友天盛,认定他是终生伴侣,很快便共赋同居。

      但很快一切便成为泡影,因为天盛在股市连番失利,为求尽快收后失地,于

    是便向银行及财务公司,但恶运始终还是跟着他,股坛内再遇滑铁卢;在银行及

    财务公司同时催收债项下,于是天盛便将现在的资产变卖来清还债项,但还是不

    能将全部清还。

      天盛受不了银行及财务公司的连番催收债项,他就捨下程倩婷逃回家乡避债,

    由于程倩婷是他的担保人,所以天盛的债项全由她来承担;在爱情和生活上同时

    受到打击,她亦只好选择以天盛的方式来避债;当她回到故乡时,刚巧母校需要

    一名游泳教练,才透过以往的关係担当教练一职,同时兼任校务秘书。

      到了第二天泳队练习开始,原本泳队内的男队员极之渴望有程倩婷这漂亮的

    女教练相伴,但程倩婷一来使施一个下马威,採取用强硬的地狱式训练方式,先

    要各人跑五公里,再游五公里,以增强各人的体能,虽然在万分不愿亦只好只做。

      原本的理想换来痛苦的体验,当练习完毕后,各人只带着疲乏的身躯离开。

    司徒森在旁看着完本也为他们求情,但程倩婷却一口拒绝,司徒森见她的表现便

    知道是不能硬碰硬的便只好应和,这是一来不想开罪佳人将来可以多加亲近,二

    来这确是可以增强各人的体能。

      一连数天的地狱式训练已引来队内的怨声载道,一些更要求司徒森向程倩婷

    求情减低运动量,司徒森见大家也是同学于是便免为其难向程倩婷说出各人的意

    愿,程倩婷说:「比赛快要来临,现在还想躲懒。」这说明地狱式训练继续。

      地狱式训练下各人的体能亦有所提昇,但队内的一些队员就极之不满,如亚

    信、亚育和亚伦三人就极为反叛,他们见司徒森也帮不上,便私下计划去教训程

    倩婷,并不让司徒森知道。

      数天后,亚信、亚育和亚伦三人在训练后,偷偷的躲在泳池外的出口暗处,

    他们知道程倩婷每天也是最后一人离开,所以他们待所有人离开后,再溜入泳池

    的女更衣室;刚好这时程倩婷准备更衣离去,三人看准时机一上前从后将程倩婷

    捉着,并且往她的小咀里送上数粒催情药丸,直至程倩婷含下为止。

      药力很快便在程倩婷产生效力,使她浑身发热体内彷有一团火正在燃烧着使

    她骚软起来,极需要人拥抱便靠在他们三人身上,三人见平日冷艳的程倩婷,现

    在换上一脸媚态,便二话不说六只手就在程倩婷身上抚弄。这时程倩婷在药力及

    三人的夹击下,使体内的慾火越烧越烈,虽是这样她的一点理智告诉她将要被眼

    前三人轮姦,于是她便以最后的气力作出反抵,但是慾火的煎熬下使下身的小穴

    不受控到的分泌出淫水,性感的小咀还发出「呀呀」的呻吟。

      亚信首先将程倩婷放约地板上,亚育也急不及待的将她上身的运动外套脱下,

    但刚巧这时更衣室的大门给人推开,顿时吓得胆小如鼠的三人立即夺门而逃,没

    有理会这人是谁。

      这人看见就是亚信、亚育和亚伦逃走后就发现一脸媚态的程倩婷躺于地上,

    这人走到程倩婷身旁轻抚着她的俏脸说:「这也是妳应有的报应。」程倩婷看着

    轻抚着她的人竟然是她的助教司徒森。

      司徒森原本早已离去,但刚巧留下了明天要测验的笔记,所以才返回更衣室

    取回,在经过女更衣室时听到有类似纠缠的声音传出,初时他也以为有女同学在

    内里鬼混,所以他已准备好心爱的DV机捕捉重要的时刻,但他一时不慎被亚信、

    亚育和亚伦发现才会有刚才的事情发生,这可算是将程倩婷拯救出轮姦的厄运。

      司徒森看着眼前的美人儿,胸前一对美乳在T恤下随着急速的呼吸而起伏不

    定,又以媚丝细眼望着他,性感的小咀「呀呀」的呻吟着,以司徒森这个血气方

    刚的少年又怎受得这诱惑,况且程倩婷平常对他的态度也不大友善,于是他决定

    借此机会好好教训她一番。

      程倩婷看着他犹疑了一会后,司徒森便将她的T恤拉高,而她的第一次也献

    给了男友天盛,当想到了负心的天盛弃她而去,不禁令她生出自暴自弃的心态,

    只得点点的理智很快便随着体内的慾火焚身而消去,由初时微微的扎挣,到后来

    任由司徒森将她身上的T恤和运动裤脱去,只剩下一套白色的性感蕾丝内衣裤。

      司徒森看着程倩婷的胸口一起一伏有如波浪,两座肉峰胀满得差点把乳罩撑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