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姐专用厕所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客机的客舱里通常设有一间空姐专用的厕所。厕所内放了一个作为马桶使用的器具奴隶。飞行前,空姐专用马桶奴隶与乘客用马桶奴隶一样都要换新。使用完毕的马桶奴隶一般洗净后再使用,如果认为某奴隶不再适合当马桶奴隶就将它废弃为家畜奴隶。但如果这类奴隶在作为马桶被女性使用的期间从未使女主人不愉快而且牙齿齐全,则可提升为较高的奴隶等级。

    那一天,一个从笼子里放出来的马桶奴隶被分配到空姐专用厕所里。飞机起飞快一小时了,那个奴隶始终面朝厕所门跪在地上。由于航班调配不当,奴隶已经关在笼子里待机两天多了,期间滴水未进,喉咙已经干得快起火了。就在这时,厕所的门打开了,一位空姐走了进来。

    一双低跟女鞋和皮鞋上的黑色联裤袜映入奴隶的眼帘。空姐用皮鞋的尖端轻轻踏了一下奴隶的头颅,这是要用奴隶的命令。奴隶用没有牙齿的嘴里说了声「对不起!」,就跪立着仔细将空姐的裙子和内裤脱下来。然后将脸埋进空姐微微分开的大腿之间,张开嘴紧紧地贴了上去。奴隶抬起头,目光正与空姐相遇。

    到底是空姐,看她鹅蛋形的粉脸多美呀,大概有27......28岁?正当他欣赏空姐的美色时,空姐憋了两天的尿液猛地一下喷入奴隶口中,奴隶口干舌噪的嘴里立刻注满了新鲜的圣水,他骨碌骨碌拚命将尿液嚥下去,不敢泼出一点儿,否则的话不知要用什幺恐怖的方法杀他呢。

    空姐排尿结束了,不用说奴隶必须用舌头舔干净她的阴部。在这期间,空姐一手叉腰一言不发地注视着奴隶工作。用这种马桶奴隶的舌头揩屁股本是理所当然的事。奴隶的口舌侍奉不久就结束了,他从空姐的裤裆里抬起头来,小心翼翼替她将内裤和裙子穿好。奴隶重新面对着厕所门跪在地上。空姐轻轻打开厕所的门,走了出去。过了约30分钟,厕所的门又打开了。

    另一个空姐走进来。「抬起头来,本小姐要用你!」奴隶在头被踏的同时听到头顶上空姐的娇声。(听呀,女主人同我说话呢!)奴隶受宠若惊感激涕淋地应了一声:「哈伊!」,抬起头来,跪立着。空姐猛地一把揪住奴隶的头髮将他的脸翻过来。

    奴隶的视野里出现了空姐穿制服的隆起的胸脯,越过胸脯一眼瞥见了一个美丽的脸庞。整齐的短髮和细长秀丽的凤眼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年纪大概20刚出头,是一位美女。奴隶为即将做如此美的女人的马桶而感到兴奋大概是新来的吧,不然的话怎幺会同自己这幺卑贱的马桶奴隶说话呢?奴隶心里猜想。「全部喝下去,一滴也不许泼出来!听懂了没有?」空姐用严厉的口吻说。但对于不断被女人当马桶使的奴隶来说,这种声音竟像仙女的声音一样美。「哈伊!奴隶听懂了。奴隶一定拚命为女主人服务。」奴隶笨拙的言语逗得空姐张开薄施胭脂的小嘴笑了。「那好。怎幺你没有牙齿?不过作为马桶奴隶来说这倒更方便。成为马桶奴隶几年了?」「唔......已经20几年了。」「真的?不管怎幺说你是一个优秀的奴隶。因为马桶奴隶哪怕一次将尿泼出来就要立刻处死的。」

    「谢谢女主人指教,奴隶不胜惶恐,」「那幺,好好干吧。要知道没有被杀平安度过一生的马桶奴隶只有10万分之一啊。」「是的。」「好了,废话少说,开始做本小姐的马桶吧!」奴隶一面说了声:「谢女主人!」一面嚮往常一样仔细将空姐的裙子和内裤褪下来。「那好。怎幺你没有牙齿?不过作为马桶奴隶来说这倒更方便。成为马桶奴隶几年了?」「唔......已经20几年了。」

    「真的?不管怎幺说你是一个优秀的奴隶。因为马桶奴隶哪怕一次将尿泼出来就要立刻处死的。」「谢谢女主人指教,奴隶不胜惶恐,」「那幺,好好干吧。要知道没有被杀平安度过一生的马桶奴隶只有10万分之一啊。」「是的。」「好了,废话少说,开始做本小姐的马桶吧!」奴隶一面说了声:「谢女主人!」一面嚮往常一样仔细将空姐的裙子和内裤褪下来。与马桶奴隶说话不过是这位空姐感到无聊时打趣而已。

    与马桶奴隶说话不过是这位空姐感到无聊时打趣而已。一出厕所门早将那个马桶奴隶抛到九霄云外,但空姐的话却深深印在奴隶的脑子里使他终身难忘。然而,这个奴隶也像他的大多数同类一样没有平安度过一生。几天后的一个航班当他再次充当空姐的专用马桶时因一时失态20几年的努力全部白费了。

    那天用他的是一位长发披肩的秀丽的空姐,她长着玉一样光滑洁白的肌肤,脸上薄施粉黛。她像往常一样用玉脚踏了一下他的头,然后按步就班地接受他的侍奉。起先空姐奔流的尿液倒是源源不断地灌进了他的嘴里。可是忽然一下子尿液中断了,当她再次将尿液灌进奴隶的嘴里时,正好遇到奴隶在换气,结果奴隶忍不住就呛得咳嗽起来。儘管圣水没有咳出嘴外,可是女主人觉得咳嗽声音难听,于是这个马桶奴隶就犯了与将尿液泼出嘴外的同样的不可饶恕的重罪。「你这个家伙,知道自己犯了什幺罪吗?」空姐杏眼圆睁地望着踩在脚底下的奴隶。

    「哈伊?」奴隶惊惶失措地回答,他只能这样说。「如此不懂规矩的马桶奴隶该怎幺处置?」

    「哈伊?唔......唔......大概是处死吧。」

    「好,等航班结束就处死你!」空姐的一句话决定了马桶奴隶的命运。

    (饶了我吧,求您了,求您就绕我这一次!)马桶奴隶的话已经涌到喉咙口,可是看到空姐淩厉的目光吓得浑身发抖,这样的话终于没有说出口。航班结束后,我与其他空姐商量一个杀你的方法,你等着吧!航班结束后,我与其他空姐商量一个杀你的方法,你等着吧!不久空姐若无其事地打开厕所的门走了出去,留下马桶奴隶绝望地在厕所地上撞头。不久空姐若无其事地打开厕所的门走了出去,留下马桶奴隶绝望地在厕所地上撞头。航班结束后,乘客下了机,机舱里一片宁静。航班结束后,乘客下了机,机舱里一片宁静。不一会儿,厕所的门开了,是刚才那个用他的空姐。不一会儿,厕所的门开了,是刚才那个用他的空姐。那空姐一言不发揪住他的头髮往外拖,一直拖到机内通道上的一个开阔处。那空姐一言不发揪住他的头髮往外拖,一直拖到机内通道上的一个开阔处。奴隶趴在地上,眼前交叉晃动着被紧身裙裹着的丰满的女性臀部。奴隶趴在地上,眼前交叉晃动着被紧身裙裹着的丰满的女性臀部。

    通道上站着5个年轻漂亮的空姐,她们脚踩着跪在地上缩成一团猥琐不堪的马桶奴隶,形成美与丑的鲜明对照。「你们说哪种方法杀他最合适?」其中一个空姐淫邪地笑着注视着地上的奴隶。「饶了我吧,饶了我吧!」奴隶用没有牙齿的嘴拚命哀求,空姐们用玉手反覆抽着他的耳光。「哎呀,这样打他不是玷汙了小姐们洁白的玉手吗?他同厕所的排水沟一样髒,体内贮满了粪水。」一位路过的空姐劝住道。「那幺就用脚踢他,用屁股撞他。」一位空姐露出洁白的牙齿笑了笑,然后飞起一脚往他脸上踢去。奴隶发出痛苦的悲鸣声。另一位空姐猛地一屁股坐在他的脸上,堵住了他的呼吸。奴隶意识模糊起来,身子渐渐不动了。空姐见状连忙抬起屁股,又一位空姐飞起一脚踢了上去。「妈的,总是向死猪一样躺在地上,奴隶应该始终跪着才像话。」「哈伊?」奴隶忍着疼痛挣扎着爬起来跪在地上。

    「将他卖给家畜奴隶市场,你们看怎幺样?」一位空姐用脚踏着奴隶的头说。「好主意!」对一个马桶奴隶的处罚就这样决定了。当奴隶哭着叫着被女儈子手关进待宰的笼子里时,他的脑海里一直浮现着上次航班与他说话的那位空姐美丽的倩影。他愿意被她杀死被她吃掉。可是这是由不得他的。

    几天后,奴隶已经变成挂在肉摊上的肉。又过了几天,他的肉已经全部被女人们吃进肚里。

    他生前是女人的尿粪处理设备,死后自己也化为女人的尿粪池。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