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调教爱奴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脱掉皮手套,我推开了宾馆404的门。墨镜后的眼睛贪婪的瞪着,我看到亲爱的小奴隶楠已经跪在床塌等我好久了。

    「主人好。」见我进来,楠赶紧低头,恭顺的欢迎我,声音有一点颤抖。他修的整齐而黑亮的刘海柔顺的伏在地上,遮住他手上的手铐,腰挺的很高,臀部翘起来,姿势妩媚而动人。

    我轻笑,锁死房门慢慢的踱到他的身边。背靠着软绵绵的枕头,我伸手抚摩上他的臀部,只见他不自然的一抖。

    「呵呵,怕吗?」我低声问着,手指头可一点也不客气起来,勾开他的三角内裤,撕拉一下扯了开来。他的臀瓣白皙,彷彿两片花瓣一样,害羞的泛着粉红。他最隐秘的细缝羞怯的藏身在这两片花瓣中间,期待而紧张的瑟瑟发抖。肛门形状很好,颜色也很鲜嫩,散发着年轻人的青春芬芳。

    我将手凑到那条细缝中,开始用指甲摩擦他的菊门。他的声音随着我的动作剧烈颤抖——「我......我不怕......」

    「你?忘规矩啦?」我嘴角一扬,声音严厉的说。尖利的指甲猛然掐起他的皮肤,惹他不防的惊叫「啊,好痛——」

    我不说话,只兀自加重了手上的动作。

    他急促的喘气,赶紧用甜蜜的声音讨好的说:「主......主人,小奴隶知错了。请......请请请......啊,呜......请主人......惩罚」

    「呵呵,这才乖。」我掏出两个小铁夹,鬆开指甲,接着用冰凉的夹子代替我掐着他柔嫩的大腿内侧。捏着他的下巴托起他的脸,看他疼痛的表情,我笑,「小奴隶,舒服吗?」

    他眼泪汪汪,却媚笑着点头,「主人,小奴隶好舒服。」

    真好,我高兴的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拖着走向浴室,这个小奴隶真好。我的眼光不错,在虐恋小屋里一眼就相中了他,楠喜爱SM也很久了,却一直不敢找主人。然后突然胆大了起来,坚定的要找个主人,就被我给碰到了。我们第一次私聊,我就和他视频,并要求他脱光衣服跪在我麵前。这是我挑选奴隶的準则——一是他要好看,身材标準。二是他要听话,乖巧懂事。楠很为难的做了,却分明十分兴奋。我要他,看他并不能放开的笨拙样子,我满意极了。这就是我想要的奴隶,他就是楠。

    我们在网上来往了4个月,他在我的教导下,顺从的喊我主人,而我叫他奴隶。我们也聊天,他工作很累找我撒娇,天气冷了我关照他多保重。但我们更经常进行一项你情我愿,乐此不疲的游戏——调教!他在网络的那一头,听我的指示脱光衣服,抚摩自己,套上绳索,夹上铁夹,跪着,爬着,躺着,又或是坐着,张开双腿,对着网络另一端的我尽情的「蹂躏」他自己。我们配合的很默契,最后他总是在高潮中瘫软在地。而那个时候,我们心里都会涌起一股遗憾——好想在现实里调教一次!

    而这个愿望,终于在孕育很久以后的今天,实现了。

    浴缸里水雾氤氲,楠被我放在水中,仔细的揉搓。我的手很大力的游走遍他身上的每一个角落,藉着水的润滑,先让我和他的皮肤熟悉一下。他皮肤很好,细腻光滑,除了和腋下,没有乱长些让人讨厌的体毛。我对男人有着特殊的癖好,一定要他干净,文弱,洁白。这样的男人没有野蛮大汉的彪蛮,也没有小女生的娇气,既能勾起我的性,又能让我粗鲁的玩弄。我清洗到他的下体的时候,楠不由自主的发出,眼缝微眯的瞥着我,深深的渴唸着我的戏弄。我只是漫不经心的洗着,却突然拿起沐浴液,翻过他的包皮往上一浇......「啊......」他又小猫样的叫了,我的食指挑着沐浴液,绕着他的重重的揉撚了起来。与其说是清洗,倒不如是严重的挑逗,他的呼吸急促,脸涨的通红,有液体从他的铃口溢出来,和沐浴液混在一起......

    我的手却在这时离开了他的分身,害的他挺直的宝贝郁闷的颤了一下,同时他不甘不愿的冲我抗议——「呜」

    「调教还没开始呢,你就这幺兴奋了?」我笑着把他按进浴缸里,他猛然被呛得咳嗽起来。「真是谗啊,小奴隶,你太性急了......」我的声音忽悠起来,猛然抓住他浸在水中的头髮,将他拽出来扔出浴缸。「咳!咳!」他脆弱的伏在地上咳嗽,不明所以的看着我,眼神惊恐起来——我将淋浴喷头拿了过来......

    「主......主人......您......您要干什幺?不要......」他求饶着,却无力阻挡我把他弄成尴尬的趴在浴缸上的姿势——他被铐着的双手无力的垂在浴缸外麵的地上,头朝下,屁股撅着,肚子趴在浴缸沿上,两条腿张的大开,被我拿绳索係在浴缸沿边的水管上。他的私处大开,正对着我,我捏捏他美好的肛门,笑了起来:「亲爱的,别害怕。你外麵洗的差不多了,里麵也要被好好洗洗呢......」他摇头,叹息,终于明白了我要给他灌肠。

    灌肠这个话题我们经常聊,可苦于网络的虚幻,没法实现。我曾经要他拿着水管插进自己的肛门,他却每次都犹豫的要命,弄来弄去一次也没成功过。有些事,还是只能让别人的手来实现,自己折磨自己,毕竟还是太难了。今天,我终于可以给他灌肠了......

    他兴奋的颤抖,我也兴奋的呼吸困难——我把花洒拆了,只剩坚硬的小铁套,连着淋浴的软管。管子大约拇指粗细,我将那金属抵上他的后门,一边指示他放鬆,一边揉按他肛门周围的褶皱——毕竟太粗了......猛然,我再没耐心了,硬生生的撑开他的菊花,我将铁套和软管塞了进去。他发出杀猪般的嚎叫,我看到他的双腿拚命的在抖,却丝毫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贱奴隶,不许怕!」我低吼,同时脚下踹了他一下。他再不敢吼叫了,死死的咬住他的嘴唇,一阵阵痛苦的自喉咙深处传来。

    「这还差不多。」我满意的说,疼爱的拍拍他的臀瓣,那可怜的白皙僵硬的要命,死死夹着闯进他肛门的异物。「放鬆」我低头,伸出舌头温柔的了他的大腿,直到夹在他大腿内侧的夹子。SM就是这样痛苦的游戏,越痛苦,快感却更加倍。我咬着夹子一扯,他皮肤上只剩一片红肿。他痛的再次叫出声来,我拧开了淋浴的开关......

    咕噜噜,温水喷涌的灌进了他的肚子,他的肚子一点点涨了起来,他的腿无奈的蹬蹬,终于受不了冲我喊:「主人......小奴隶好难过,好难受......」

    我让水继续灌着,却挑眉问他:「怎幺样的难受?」

    「回主人,小奴隶肚子好涨,里好热好痒,......我我我,好想......」他一难受的过分,就会把称呼忘了,说起「我」起来。四个月了还改不了着坏毛病,我无聊的笑了一下,关上淋浴,猛然拔出插在他肛门里的水管......一股汙浊的水喷泉一样的从他体内喷了出来,恶臭瀰散了整个浴室,浴缸的水一下被染黄了。我拉上早就準备好的口罩,皱起了眉头,灌肠虽然好玩,还是太臭了。哎......算了,速战速决吧。等那些东西喷完了,我又一下子把水管插进他的身体,开水,然后拔出,放水。这样来回了二十多次吧,他的肛门都被我折磨的又红又肿了,喷出来的液体完全是清水了,我才放过他。将浴池里的汙水全部放掉,开水把浴缸好好清洗一遍,我才鬆开他身上的束缚。他已经被折磨到快虚脱了,身体软软的,眼睛里噙着泪,那可怜的模样动人极了。我想我也该好好的疼爱他了,于是又开水把他的外麵好好洗了一遍以后,将的他带出了浴室,放到了柔软温暖的床上。

    洗的干干净净的他好可爱啊,本就白净,浑身挂着水珠,浑身热腾腾的,温软馨香。我抽出準备好的铁链,绕过他手上的镣铐将他吊起来挂在天花板上。他的脚踝放在床上,姿势为半跪,膝盖却碰不到床,于是双手绷的笔直,整个上身呈现出绷紧了的漂亮弧线。这姿势很辛苦,却优美极了,也非常敏感。我在床上站起来来到他后麵,手从他腋下只滑了一下,就把他痒的花枝乱颤。我抱紧他,捏住他胸前的,很娴熟的揉搓着,我温热的身体贴着他的后麵疼爱的磨蹭他。他这样的姿势真迷死人了。「呜......主人......」他忍不住开始扭动身体,我和他贴的这样近,也让他意乱情迷。我知道他对我是十分喜爱的。视频的第一天,他看着我的眼睛直放光。因为我长的太帅了嘛,只轻轻一笑就把他征服了。

    亲热了一小会,我就放开他了。我来到他的正麵,凝望着他的眼睛,抽出一根皮鞭来,对他说:「奴隶,想要吗?」他有点害怕的看着那皮鞭,但喉结却快速上下移动着。我知道他也谗得开始流口水了,鞭打,SM中的经典内容,我们一直无缘游戏。因为他自己是无法鞭打他自己的。今天,一偿夙愿。

    「请主人赐小奴鞭打吧。」他眼睛里的害怕闪烁着渴望,我知道他很想要。我教蝶在接受调教之前都要的请求,调教中要无耻的叫欢,这样的语言让我兴奋,也让他快乐。

    「啪」鞭子结结实实的贴上了他的身子。他叫了出来,不知是痛的还是乐的。我满意的看他的裸体上浮现出一道美丽的红印,那简直是白纸上绘上的一笔精彩。啪啪啪,我连续的抽打,下手很用力,只见他身体被鞭子抽的摇过来,晃过去,筛子一样的哆嗦,他的前胸和大腿很快就被红条子给画满了。

    「呜啊,主人......」他眼泪汪汪,我继续抽打。一鞭子打在他的上,他开始掉眼泪了,「小奴隶疼得啊,主人!」他冲我嘶叫,我不满的瞪了他一眼,「什幺?」

    他默默垂下眼帘,「主人......小奴隶被打的好舒服,但主人不要太辛苦,休息一会可好?」

    「你受不了了?」我停下鞭打,凑到他身边。

    他擡头看我,哭着点头,「嗯。」

    我猛然攫上他哭的梨花带雨的脸,疯狂的吻了起来。我和他口舌交缠了一会儿,就顺着他修长的脖子吻到锁骨,在滑到性感的胸前,流连在纵横交错的鞭痕上。我伸出舌头,恶劣的起他的伤口来,他一定又疼又痒,酥麻难当,吊起来的身体忠实的扭动躲闪,他一定死仙。

    「爽吗?」我到了他的肚子,然后猛然将他的分身含在口中吮吻起来,手摸索到他的后麵,插进他被弄的又红又肿又难以闭合的肛门里抚弄了起来。这下可把他从地狱送上了天堂,他的分身不一会就在我嘴巴里壮硕了起来,后麵也迎还推的张合吸附着我的手指。网络调教的时候,我曾经对他说:「要在现实中我一定对你上下其手,前后夹攻。」这句话让他好激动的,终于在今天实现了。他的身体好高兴,一直难耐的着,他反複呼唤着:「主人,主人。」他原来时也最喜欢这样子呼唤我。

    我就是喜欢听他或者呼唤,他的声音很好听,是那种很有磁性的男声,听这样的声音婉转啼哭或是沈迷,真是巨大的享受。所以我既喜欢让他痛苦,又喜欢让他快乐。

    他激动的都要射了时候,我猛然鬆开了我的口。狞笑着看他求不满的痛苦表情,我将一个紧紧的橡皮筋砰的套住他的分身,把他的望绑死了。「呜......」他不满的扭动,我则歪着脸笑着看。

    我鬆开吊着他的铁链,把他平放在床上。然后将他的双腿曲起来,用绳索绑在他头顶上的床栏杆上。「主人现在要吃了你。」我笑着说,从包里拿出準备好的食品来。打开红酒的盖子,我将酒瓶塞进他的,鲜红的液体灌入了他已被洗的干净的甬道,他害羞的别过脸去。一瓶酒都快倒完了,我看他肚子又鼓了起来,不由哈哈大笑。又把超市里买的大号火腿肠塞住他的,封住他满肚子的红酒。「亲爱的,你真美味。」我这幺说着,又将豆腐干摆放在他的周围,以那被绑死的分身为中心排出一个好看的图案来。然后用勺子舀着奶油一点点涂抹在他的分身上。直到那家伙变成雪白的蓬鬆奶油棒子,又把一颗小樱桃点缀在棒子尽头。然后我把辣椒油倒在他的上,痛的他又抖了几下。然而我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又把辣椒油沿着刚才的鞭痕仔细的涂,每涂一下都让他疼的直皱眉头,直到他出了一身细密的薄汗。最后我在所有的辣椒油上铺好炸豆饼。

    「美味的大餐哦!」我看着自己的杰作,得意极了,下麵也隐约涨痛了起来。「小奴隶,主人要吃了你!」

    他满脸的迷茫快乐,自己被当弄成这样被我吃,想必他也渴望了很久吧。正好我也饿了,于是解开皮带,脱了裤子,跪趴在他身上。我们的姿势很有趣,我的脸对着他的下体,而我的分身,正垂在爱奴的眼前。「小奴隶,主人现在开饭了,你也吃了主人吧。」我笑嘻嘻的说,就埋头咬住那根奶油棒棒起来。而他一声,也含住了我的望。我细细的品嚐,吃完了奶油吃豆饼,最后当我啃咬那根火腿肠的时候,我下麵已经被他弄的太舒服了。「呜......」我也忍不住了起来,一口吃完了火腿肠以后,我吸着那喝起酒来。而就在这时,我再也无法控製体内奔涌的快感,分身在他嘴里一抖,滚烫的喷灌满了他的嘴巴。

    「真好喝。」我笑着转过身来,看他满脸嫣红,我抽出他嘴巴里的分身,命令他把我的全部喝了下去。「主人也好吃吗?」

    他看着我憨憨的傻笑,连连点头。

    真是太可爱了。接下来我又和他玩了滴蜡等游戏,最后我将他按在床上从背后狠狠的插他,并鬆开了他分身上的橡皮筋,我们俩同时达到高潮,他浊白的粘满了床单,而我的则灌满了他的。我们俩在快乐和满足中沈沈睡去,直到次日日上三竿。

    「楠,很高兴能在现实中调教了一次你。」我係好领带,擦擦黑亮的皮鞋。最美的时光总是最快的,我该结束这次休假,回到自己工作的那个城市,不得不再次离他远远的。

    「主人......」他扑过来抱住我,不捨的叫我,「小奴隶,真捨不得主人走。」

    「别傻了,你也该上班了。」我摸着他的头髮,其实也很捨不得。SM让我们相识,带给我们那样的快乐和疯狂。认识他以前,我从没想到自己热爱的东西能这样酣畅淋漓的和另一个人共享。真好,已然飘逝的昨天带给我的欢爱,我一辈子都会珍藏。

    「主人......小奴隶......」他擡头望着我,眼泪闪闪,「小奴隶爱你,不要走。」

    我低头,在他滚烫的额头上深深一吻,并拥抱了他。残酷的SM过程,疯狂的却更是快乐而美好的,我们之间很信任,我们之间甚至出现了一种甜蜜的感情在萦绕。可是......现实调教总是短暂的,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啊。

    「主人也爱你。我的小奴隶,再见了,我们网上见,今后有机会我再现实调教你。」我转身,走出宾馆,踏上火车,回到一直生活的那个城市。离开了我的小奴隶,也离开了一次的疯狂。可是,这次调教爱奴的经曆,我永远难忘。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