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妻真除(上)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铃……铃……」家里电话响起。

      「喂……你好。」老婆接起电话。

      「小惠呀,我是姐啦。恩……我有事要跟你商量,有空吗?」是老婆大姐小真打来的。

      「喔……姐……怎麽啦,这麽晚才打来,发生什麽事了吗?」老婆问。

      「恩……也没啦,豆仔……他……在你旁边吗?」大姐问。

      「怎麽了?他刚洗好澡,再吃东西啦,要找他吗?」老婆说着向我走来。

      「没没没……没啦,唉唷……不方便给他听啦,你去……房间听好不好?要讲很久啦。」大姐说完……老婆对我惊讶的看了一下,跟我打了一下手式,要我别出声。

      老婆的大姐小真今年38岁,看起来年轻的很,跟老婆差了快4岁,却一点也感觉不出来快40岁的人了。他的老公老游脾气很差,又常常喝酒,喝醉了就回家找老婆泄欲,家暴前科满满,无奈;大姊爲了两个孩子,也就忍下来了。爲这样的事情,他们两姐妹常常电话连络,我有时候也加入讨论,不过我始终是个工程师,算半个白领,跟姊夫这样的工人老粗比拳头,我也莫可奈何。

      庆幸的是,最近姐夫性子改了很多,来家里总是客客气气的,尤其是对我老婆,更是和顔悦色,上个星期跟我们去逛街,还拗大姐买了不少内衣送老婆。只要不发脾气打人,大姐就谢天谢地了,他是超高大楼施工的师傅,收入很丰厚,大姐也乐的做人情,顺便我也收到不少酒阿烟的。

      我家里有一个两岁大的小孩,老婆的妹妹小涵,今年32岁,是幼儿园老师,因爲我孩子刚出生时,需要人帮忙,她就搬来跟我们一起住,一方面有专业的照料,一方面我家也离她的幼儿园不远,两全其美呀。

      她们三姐妹感情很好,什麽事都总是有商有量的,连带我这常常出主意的姊夫妹夫,也受到她们的信赖和尊重,总会找我讨论一下。

      不过今天真奇怪,大姐竟然要老婆去房间听,以前都是开扩音,让我也听的到,好帮忙拿一下主意的,今天竟然这麽严重,要我回避……还好;老婆只是要我不要出声,扩音还是开了。

      「嗯嗯……好啰……姐,你说吧,我在房间了。」老婆说完,又给我使一个眼色,我点头禁声。

      「唉……惠呀,你姐夫他……他昨天晚上……又喝酒了……」大姐的声音有点抖。

      「怎麽,又打你了吗?小宏小丽呢(大姐的一对儿女,都念国中了。)?有没有怎麽样?要报警吗?」老婆问了一串。

      「没啦……没啦……他只是……只是……又把我拖到厕所……厕所去啦!」大姐急忙解释。

      「拖到厕所干麻……」老婆问。

      「嗯嗯……唉唷就是……就是干那回事啦!」大姐害羞。

      「喔……这个……然后呢?姐,姊夫是个死变态,我们都知道啦,没打你就好。」我们都放下心来。

      「可是……他……唉唷……真的不知道要怎麽说啦!」大姐说。

      「就直说呀,都是一家人,也没什麽好忌讳的,不是又做什麽变态的要求了吧!」老婆说。

      老游是一个怪咖,除了喝酒家暴以外,还喜欢作弄大姐,说穿了就是性欲很强,老是要大姐配合他,完成A片那种不可能任务似的内容。诸如跳豔舞、洒尿、打屁股的、顔射吞精都还好,玩的过分了;绑绳子、插屁眼、掐脖子的都来……所以才会有家暴这样的事情发生。

      不过除了这个以外,老游的薪资几乎都缴库,不赌不嫖不烟的,平常的时候,还不是难搞的人,应该说是好人一个。岳父岳母几乎都是他每个星期去探他们,有病有痛的也一定守在卧旁,连我们结婚,他也张罗不少,对家人花钱,没喊过一个痛字。

      老婆出嫁以前,受姊夫的帮助很多,小姨子也是,所以对于姐夫是又爱又恨,也多所容忍。

      「恩……那我说啰,先讲好啰,不管怎麽样,都是一家人唷,不可以翻脸唷。」大姐继续说。

      「嗯嗯……姐;你就说吧。天大的事,我们也帮你扛着呀。」老婆讲义气。

      「是这样的啦,……」大姐开始说了。

      原来昨天晚上,姐夫又喝醉酒了。回到家,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大姐弄到厕所里,扒光了衣服,就往她身上抠抠摸摸的,掐着奶子,就把巨棒插入她的阴穴中。这还是开头,过程中不断的变换姿势,像要把人整死一样,撞的墙壁匡咚的响,小孩子都吓到了,站在浴室外面看,浴室的门也没关好,他们就这样干来了。

      大姐在说这一段的时候,声音及促好像刚发生似的,害的我一下老二也挺硬起来,我们两刚洗好澡,都还没穿衣服,只围着浴巾,听到大姐这样巨细靡遗的说,我也禁不住的把老婆的浴巾也脱下,开始调戏抚弄着她的双奶。

      姐夫的身材魁武,做粗活的体格,真不是盖的,四十出头的人,还是肌肉结实块块清晰,我比不上。大姐说过很多次,不要在厕所弄,要就关起门来做,姐夫听了就直接拉到客厅去干,还要孩子好好学,喝醉了什麽龌错都不管了啦。

      小姨子和儿子住楼上,通常睡觉以后,就不会下来,除非是要到厨房喝水。

      不过有几次,我发现小妹,似乎也会偷看我们的互动,因爲我们有时就像今天一样,洗好澡没穿衣服,就在客厅活动,妹妹小姑独处,好奇心旺盛的很,无可厚非啦。

      接着;大姐又说着,两个孩子以爲爸爸又打妈妈,仔细看才知道;又是爸妈在爱爱,于是想离开。不料;姊夫看到了,就拉着大姐到客厅,呼喝着我那两个恩亲侄子,要他们看好他们妈妈的骚样。这时我想;两小孩子大概已经习惯了,老游这样无俚头又脱序的演出,上一次家暴案件,倒是没跟老师说,小孩子真灵巧。

      话说大姐被拉到客厅以后,老游还是一下把她,靠到沙发上,扶着沙发,又是一顿抽插。客厅里一下子,充斥着阵阵淫呼蕩叫,两个半大不小的孩子,看的是面红耳赤。大姐要他们快房间去,姐夫不準,还要孩子去拿脸盆来,然后就在射出、高潮以后,要大姐就尿脸盆里,叮嘱着孩子仔细的看。

      听到这里,我早已把持不住,一手摸往老婆的小穴,没想到像洪水泛滥一样,湿泞一片,连阴毛都沾湿了黏了一搓搓的。我迫不及待的,把老婆抱起让她弯腰,趴在小茶几上,背对着我而脸就对着电话,然后我就把我那,早以青筋暴怒直指青天的大屌,长驱直入到老婆阴道里。

      「喔……嗯嗯嗯……老公……你……等……等……啦……大姐……还……在……说话……啦……嗯嗯……喔……咿……咿……嗯嗯。」老婆忍不住轻叫了起来,忘了还在听电话,也忘了大姐的嘱咐,老婆似乎比平常骚了一百倍。

      「小惠……你……你……在干麻呀?你在哪里呀……?」大姐问。

      「没事啦……喔……我没……事。姐……姐……你……你……继续说……说吧。」老婆收敛了一点。我更用力干了。

      「然后弄完……你姐夫就说……也要这样弄你啦,我说不行,他马上拉起我来,就又是一顿抽插……还喃喃的说,如果不帮他弄道你,就要跟我离婚,这死鬼从不说离婚的……你说我该怎麽办呀?」大姐急着说。

      「……骗……骗……人……姐……夫……哪有……那……麽快的……不……不……是射……射了吗?」老婆水更多了,泡到我每抽出来都带一点水出来。

      「妹……你怎麽好像在喘呀……还……还……有一点……」大姐疑问。

      「淫……淫……蕩。是吗……姐……姊夫……怎麽……这样变态……的啦……害人……家……人……家……喔……喔……好爽……喔……喔……喔……用……力呀嗯……嗯……嗯」老婆开始两眼翻白,嘴巴张大,口水也流出来了……,我没松懈,搓着她的双奶,我更奋力的挺进抽出。

      「你……你……自慰吗?你姐夫要弄你……你……答应吗?」大姐支支吾吾……「别吵……我……要……来……了。喔……喔……嗯……嗯……要到……了……喔……喔……来……了……来……了……我……要……被……姐……夫……干……用……力……干……喔……喔……姐……夫……干……我……阿……来了……呀!」老婆到高潮了。

      我也最后沖刺,一举射出我的精液,射的时候我故意拔出来,在老婆的背上喷,正得意时,我发现有人影在楼梯晃。是小姨子?

      「好了吗?小惠……小惠?真是的,又不是第一次听,这麽激动干麻呀,万一被豆仔看到还得了。」大姐调侃老婆。

      「嗯嗯……唉唷;姐……你说的是什麽乱七八糟的啦,害人家一下子……一下子就沖动起来……好糗喔。」老婆捏了我一下,笑淫淫的说。

      「呵呵……你脑袋不知道在想什麽,刚刚我说的,你是有听有没有懂啦!」大姐又催促了。

      「嗯嗯……姐……其实……,我是不反对啦……反正……反正人家也是很欣赏姐夫……以前也常常偷看你们……不过;这件事,你还是要自己跟我老公说啦!」老婆笑着看着我说话,我对她猛点头。

      我们刚结婚的时候,就开始有意无意的开玩笑,我说看她们跟姐夫感情那麽好,是不是很想被姐夫干,老婆就说我常常偷窥大姐和小妹,有没有穿内衣,是不是想干她们。这是我们闺房的情趣,也只是说说而已,老婆平常就爱跟我ㄧ起看A片,对于性是乐趣无穷。其实她也知道,我会去偷窥小姨子洗澡,我还发现小妹喜欢站着尿尿,几次叫老婆学着尿,没想到我竟然可以性奋到连射两次。

      从老婆的出水状态,我就知道老婆的心意,我们俩夫妻是心领神会啦。老婆还没忘记给我捞点好处,要大姐自己来跟我说,不是摆明了要给我先卡一点油吗,老婆真聪明。

      「我……我要怎麽跟他说呀,这……这不好吧?」大姐有点颤斗的说。

      「他呀……就在我旁边……听也听完了,刚刚还干了我一顿,不知道多性奋,至于要怎麽开口,你自己问他吧!」老婆抱着我说。

      「啊……豆仔……你……你在旁边呀……唉唷……怎不出声啦!」大姐吆喝了。

      「哈哈……对不起啦……大姐,你妹妹同意就同意啦,我没意见啦……只是……只是……如果你来我们这里,说清楚姐夫要怎麽弄你妹妹,那会比较好啦!

      总不能……把你妹妹玩残了吧!我可是很爱我老婆耶!」我笑着说。

      「那好吧……我明天来找你,下午你有空吗?」大姐说。

      「嗯嗯……好的我两点锺在家等你,明天见啰。」说完大家就挂电话了。

      之后我又问了老婆,姐夫那麽变态,要是玩的过分了,她会接受吗?可以接受哪一个程度的玩法,我要问清楚去回报大姐呀。老婆说她以前有看过姐夫的变态样,多少知道一些,应该也还可以接受,不过看是一回事,真做又是一回事,她也怕我受不了。我说不用怕,我和大姐会在旁边看,要是姐夫太过分,我也弄他老婆弄回来,老婆打我说我没正经。其实我心里;更想着明天怎麽应付大姐,想说如可以一边听,一边实习那不就很好呀,哈哈哈。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