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妻真除(中)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妻真除(中)「叮咚……叮咚……」敲门声响。应该是大姨子来了。

      「嗨……大姐,……好準时呀!」我高兴的把大姐拉进客厅。

      「嗯嗯……那还能不急吗?这两天你姐夫都快弄死我啦。」大姐跟我ㄧ起坐下沙发。

      「怎麽?他……又打你吗?」我问。

      「那倒没有啦,只是这两天他找我那个,都要我装小惠,好……好不自在啦!」大姐一脸娇羞的说。

      「那……那有很粗鲁吗?……我是说……还……还是……在……厕所吗?」我好奇。

      「嗯……那倒没有,这两天他没喝酒,只是……要我做些奇怪的动作……」大姐支支吾吾。

      「什麽奇怪的动作呀?不就是……就是……你前几天晚上……电话里说……的吗?」我吞了几口口水,有点口干舌燥,心髒噗通噗通的跳。

      「唉唷……!就是……就是……要我在他前面跳舞……那种不三不四的舞,还要……还要……边脱衣服……」大姐说的零零落落。

      「喔……我知道了啦,是豔舞啦,小惠也会跳呀,她可厉害啰,专业的……大姐没忘吧……她是舞蹈社的呀!」我抱了大姐一下。

      「呵呵……是啦……是啦,嗯……那个……豆仔,你记的我说过的吗?就是那天晚上……我打电话……」大姐稍稍推开我,又深情的看了我一下。

      「啊……我记的呀……我记的……不然我今天还请假等你呀,只是……只是我想知道……大姐想……想怎麽……开始。」我抢着说。

      「开始什麽啦……我今天来可没跟你姐夫说唷,记的……下次见面不要提。」大姐说完……我想了一下……那今天是算……偷吗?

      「你没跟姊夫说呀……今天不是要来跟我商量,怎麽让小惠跟姊夫他……」我问。

      「唉唷……你姊夫只是要我跟小惠讲啦……他……他哪敢……跟你说呀!」大姐解释。

      「大姐……这样我可不同意唷,怎麽说我的小惠都是我的最爱呀,要是姐夫粗鲁动手……那……怎麽办呀?」我说着又抱了大姐一下,又亲她一下。

      「呵呵……豆仔。你真皮ㄟ……一直吃人家豆腐的,就是因爲这样,我才来跟你先说好呀,你去跟老游讲,要跟小惠可以,不过呀;我们两个要在场……这样好不好?」大姐说完,终于又抱了我下,还撩了我的下体一下,眼媚娇娇的看着我。

      「原来是这样,我出面讲比较好是吧,嗯嗯,没问题啦,我晚上就给姊夫打电话,嘿嘿……大姐……你……」我抓她的手停在我跨部。

      我用力的抱紧了大姐,我这大姨子,虽说不上身材丰满,但是扭动蛇腰的妩媚,那定是让男人想立刻侵犯的,难怪姊夫那麽沖动粗鲁,连我都想稍微用点力气征服呢!

      搂搂抱抱间,我们互相蛇吻起来,我贪婪的摸着她的双奶和三角地带。说实在的;触感比不上我老婆,但这偷的情趣,风骚的情趣,老婆那里却没有,我的巨炮已然挺硬如钢了啦。

      「嗯……嗯……嗯。嗯……你好温柔好体贴唷……豆仔……我妹她……一定被你弄得……弄得……很……爽……」大姐已经开始脱我的衣服,我也两三下脱去她的衣服啦。

      「哪……哪……哪有啊……小惠她呀……喜……欢肌肉男啦……像姊夫那样的。」我搔着她的淫穴,那里已经洪水泛滥了。

      好像几十年没做过爱一样,我们两个贪婪的交缠在一起,大姐真不是盖的,配合度很高,想怎麽样的姿势,她都配合我的要求,稍微的扶着她的腰,她就会意了,这算是姐夫的调教吗?那我可要姐夫帮我练一下老婆了……哈哈。

      几经姿势的交换,我把大姐抱起来,让她双脚扣住我的腰,双手抱紧我的脖子,我擡着她的屁股,这样的干——这叫做火车便当。

      「唉唷……啊……啊……要……死……了……会……死……啊……豆仔……你……好……会……干……喔……喔……喔……好……爽……好……爽……呀。

      嗯……嗯……嗯……嗯……要……来……了……来了……啊……」大姐尖叫了到了高潮。

      「嗯嗯……恩……大姐……你……好……骚……又好……多……水……我也……要……射……了……射……进……去……了啊……」我也爽叫。

      也许是姿势太妙,大姐真的很轻,抱起来一点压力也没有,像没骨头一样软,真的是太精采了。客厅里有一个镜子,照的到我们客厅大部分,我和大姐看着镜子里,我们打炮的骚样,竟然一下就来了高潮,我也一泄如注啦。

      我和大姐一起又坐回沙发,互相抚弄着对方,轻声细语的称赞对方,当然少不了亲亲吻吻的。

      一下子我又被逗的硬起来,大姐脸上,有着一副说不出来的表情,淫蕩又期待似的,双唇抿了一下,好像告诉我去侵犯她一样。我站到沙发,跨到她脸上,我用粗大的肉棒,先整支棒子轻抚着她的脸,然后轻轻的敲着,她也一下下的舔我的肉棒。

      我把巨棍插入她的嘴,插的很深,她奋力的吸吮,但是;一深到喉咙里,吞咽反应让她作恶。几次以后,她轻轻的咳嗽,眼泪也留下,那种娇弱卑凄的表情,让我一下就想抱她起来抽插。然而她却用力的抱住我的大腿,深深的将我的巨炮,吸纳入她的口中,深啐不已……我明白她要我给她口爆。

      既然如此,我也就更加放心的,享受她的品萧服务。她又吸又舔,摆动着头发,还不时吮舔我的蛋蛋,真的是一整个爽到不行。

      「大……姐……我……要……射……了……射。进去……嘴……巴……好不好……喔……喔……喔……喔……射了……」靠!坚持不住了。

      大姐忙将快射的肉棒,拿出来……然后就让它喷出的精液,几乎喷满了她的脸。眼睛、耳朵、鼻孔、额头上的头发,都有我的精液,这一幕,真是令我爽到不行。射完了,她也继续把我还硬硬的屌,擦着她的脸,然后用我的屌,把精液拨入她的嘴里……大姐呀——你这麽做……我怎麽软的下去呀。

      「好了……豆仔……去拿卫生纸来,呵呵,姐的眼睛被你射到张不开啦!你好棒唷!」大姐娇淫的说着,我立刻拿面纸给她擦拭。

      「谢谢你……大姐……!这一炮……我真的是一生难忘啦。」我搂抱着她。

      「谢什麽……这个星期天,还要麻烦你们夫妇两个呢!我胸部不大,没办法帮你乳交……所以你还想怎麽玩吗?呵呵……还硬的起来吗?」大姐笑淫淫的说,又抡起我的老二来。

      「嗯嗯……大姐你的技术好好喔,改天你也教教小惠啦!」我摸着她的奶和淫穴。

      不一会儿的工夫,我又硬起来了,原因是大姐也学我,站起来让我舔穴,粉嫩的穴和屁眼,水多又紧。我舔了一下子,突然;大姐笑淫淫的看着我。

      「看过女人小便吗?……我尿给你看好不好?嘿嘿嘿……呵呵。」大姐说着,就拿起垃圾桶到我前面,拨弄着她的花蕊,然后就吸哩哗啦的,尿到垃圾桶里,尿完就过来吻了我一下,我的巨棒已经硬到痛起来了。

      大姐把垃圾筒放好,就拉着我到镜子前面,拉来小板凳,面对我弓下身子,两脚张的很开。

      「呵呵……这个姿势试过吗?会直接捅到我的G点,来吧小子呵呵呵……」大姐笑淫淫淫的。

      我不由分说,直接扶起她的腰,就长驱直入,大开大阖的抽插起来。

      正干的起劲,我和大姐发现楼梯站着一个人……是小姨子,也不知道她看了多久……这下糟糕了,小妹知道我们发现她在偷看,飞奔上楼。

      「小妹……唉唷……怎麽……你在家呀!」大姐翻身站了起来。

      然后我跟大姐,也顾不得身上没穿衣服,就追到楼上去。到楼上,小姨子小涵,就站在儿子房间,儿子5岁,看样子是睡了,头却歪道床边来。

      「小涵……你今天怎没上班呀……啊……」大姐和我进到房间后,大姐站到儿子旁边,就质问起来,心虚的口气。

      「……恩……中午……小元闹脾气,园长要我带回家,自己照顾……」小妹也怯懦的答。

      「喔……我还以爲他生病了呢?……呵呵」我打哈哈。

      「咦……大姐……你那里……那里是……流什麽东西呀……你滴到元元的脸上了啦……」小妹轻声叫了起来。

      我和大姐同时看到小元——我儿子脸上……竟然有好几滴黏稠的液体,然后肩膀上也有……原来是大姐的淫穴,不知道爲什麽还是淫水潺潺,现在还因爲大姐移动了下身子,也滴了几滴在床上,应该是我和大姐混合的体液。

      儿子被惊醒,用手一抹脸,那个液体就抹进嘴吧……「髒髒……元元……不要擦嘴吧……姨给你洗脸去……」大姐惊呼起来。

      大姐说完就抱着我儿子,往楼下的浴间走去。

      「ㄟ……ㄟ大姐……你不要忘了穿衣服啦!」小姨子叫着。

      「姐……夫……你……你……也没穿衣服。呵呵!」小姨子等大姐走后,又跟我说话,表情又尴尬又娇媚啦,看起来是春心蕩漾啰。

      「啊……对……对不起……我……呵呵!」我搔头装傻,看小妹一脸羞赧,又没立刻离开,应该是……「姐……夫……呀……你怎麽和大姐……做……做……做那个啦!」小妹又问。

      「啊……你全都看到啦……我……我们……」我想解释。

      「我知道啦……我……我那天晚上……和刚刚……都有听到了啦……你们都那麽大声的。」小姨子一串说完。

      「什麽……你都听到啦……那……」我继续装傻。

      「嗯嗯……我知道啦……你们也是因爲生活……ㄟ……闺房情趣啦。呵呵呵!」妹妹走到床边坐下,眼睛就直盯盯的看着我的老二,半软的肉棒,一下子又硬起来了。

      「只是……只是……没想到……大姐和二姐……会。会那麽疯的。呵呵。」妹妹又说。

      「嘿嘿……小涵……你也知道……我们大人……这个。」我脑经已经混乱。

      「什麽大人……小孩,我也是大人啦,都30啦……什麽……什麽……场面……没看过呀!……呵呵,真是的……」小姨子竟然调笑起来。

      「是啦……也是啦……小涵……你都……都从哪里看……看过呀?」我也笑着问,顺便我也走近到她前面。

      「嗯嗯……我都……ㄟ……你不是一堆A片A书的……人家都有看过呀……还……还……」妹妹说的脸红到脖子,伸手摸着我的大腿。

      「还什麽呀……呵呵呵……妹妹……来……不要不好意思!」我说着就把她的手,放到我那挺立的巨棒上,轻轻抚弄着我的肉棒。

      「喔……原来……真的肉棒……是……是这样的……好硬喔……其实。我还看过你和二姐……还有大姐和大姐夫……做……作爱啦。」妹妹说完,竟开始舔我的老二起来……好爽啊……搅动的舌头……跟老婆和大姐比起来,又是另一番滋味。

      「姐夫……我舔的好吗?呵呵,人家……人家也是有经验的啦。」小妹边吸边说,也将自己的衣服——只有一件睡衣脱下。

      「你不是没有男朋友?怎麽……怎麽……经验啊……不要跟我说,你是跟你姐姐的假阳具做的唷。喔……好爽喔……小妹你舔的真好……」我知道她没男朋友……我也爽到哀嚎着。

      「呵呵呵……之前……亲家公不是也来家里……就是脚受伤那次呀……我帮他洗澡,他……他突然翘起来了,要我帮忙……我就……就帮他啦……呵呵。」小姨子笑淫淫的说着。

      「我爸!……不会吧……他都六十几了呀……」我大惊……老爸也太不检点了啦,怎麽说……都是我的小姨子啊,这怎麽可以啦……厚。

      「嗯……强壮的很,你们父子呀,一样色啦!呵呵……」小姨子说。

      「那你们……有没有……那个……啊……」我又问。

      「呵呵……当然有啦……不过第一下好痛喔……你爸也几下就射出来了。

      ……呵呵呵……第二次才久一点……」小姨子说完,就拉着我的棒子,然后往床上倒下去,拿着我的炮,对準她的炮口,慢慢的引导进去她的洞,几经撮弄终于进去——我抽插起来。

      「你……你和我爸……做……做过几次……啊……好紧喔……」我边做边说着。

      「嗯嗯……喔……三次……喔……你的比较大……喔……好……爽喔……喔……喔姐夫……姐……夫……喔……喔……嗯嗯……」她淫叫起来,没想到我老爸抢了她的处女……太不应该了。

      「小涵……你……真……骚……早知道……我……就先……干你了……你太……不……检。点。了啦……我干……死。你。我……要……干……回来。」我用力的挺进,一会儿;我又把她扶起来,弯腰手撑着床,我从后面干她。

      「呵呵……嗯嗯嗯……嗯嗯嗯……好……爽喔……姐夫……干……干……回来……喔……要……要……到……了……到……了……啊啊……嗯嗯……」小姨子尖叫起来,应该是高潮到了,淫水沾湿了床沿到地板一片,肩膀到脖子以上通红通红。

      「嗯嗯……姐夫……刚刚姿势……人家……也想试试……好吗?」她躺了一下子,转身拿了两个枕头,垫在床上,两手把身体弓起来,整个小穴都裸露在我眼前了。

      真是宿命……刚刚没试完的姿势,现在还是要完成它。不过;小妹的可紧多了,岁然刚刚剧烈的被我进进出过,这个姿势干起来,还是紧到不行呢!扶着她紧实的翘臀,又是一番大战……小姨子和我渐渐的快到高潮了。

      「喔……好紧……小……涵……我……要……要……射……了……喔……射……进去……了……喔……」「嗯……嗯……嗯……姊……夫……快……快……用力……喔……喔……嗯……嗯……嗯……嗯……来……了……我……也……要……来……了……喔……喔……喔……嗯……嗯……啊……来了啦……喔。」我们几乎同到达了这一次的高潮。

      「爽完啦……你们两个小奸夫淫妇……呵呵」大姐在门口笑嘻嘻的说。

      我抱着小姨子,都闭眼休息了一下,正要爬起来,没想到大姐抱着儿子,两个都没穿衣服的站在床边。大姐把我儿子抱的很低,那个儿子的小鸟啊,就靠着大姐的淫穴,靠……小鬼豔福不浅啊。

      「姐……你……抱的太低了啦……这样小元不舒服啦。」没想到小姨子,还去摸我儿子的小鸟和大姐接触的地方。

      「嗯……你摸什麽啦,舒不舒服……你不会问他爸呀。呵呵呵。」姐又笑淫淫的说,还缩了一下臀部。

      「哇……我小外甥的也不小ㄟ……来……姨……抱抱……呵呵……唉唷……真的好大喔……」小姨子一把抢过儿子,然后把儿子面对着她,坐在她的腿上,脚开开的让儿子的小鸡鸡,靠到她穴上玩弄着。

      「哈哈哈……阿姨……都没小鸡鸡……只有我和爸爸有,呵呵……呵呵……」傻儿子笑着跟她小阿姨玩起来。

      「ㄟㄟㄟ……不要太过分啦……小妹!」大姐一屁股坐到我肚子上,开始玩弄我已经软掉的老二。

      大家玩笑了好一阵子,正想要起来洗澡,这时却听到走廊有脚步声。

      「呵呵……你们几个玩够了没呀,快六点啦,要準备吃饭啦……姐你不用回去煮呀?还是姐夫带孩子来我们家,洗澡吃饭呀。」老婆回来了,应该回来一下子了,因爲她洗好了澡,现在身上一件也没穿,只是用浴巾擦着湿头发。也许;她刚刚也听到我和小姨子做爱了。

      「姐……来,儿子还你。喝喝小鸡鸡好大唷!」小姨子拉着老婆坐下。

      「唉唷……真的好大呀……呵呵乖儿子……有没有想妈妈呀!」老婆坐到小姨子旁边,照着刚刚小姨子的姿势,和儿子玩起来。

      「老婆……那是儿子ㄋㄟ……不要这样玩啦!」我抱怨起来。

      「呵呵……只是闹他一下啦,你爽完就好,不管儿子啦!」老婆和儿子说话的时候,不知道是小姨子在旁边逗弄,还是天生的干穴能力,儿子的小鸡鸡竟然硬了起来,由于靠老婆的穴口很近,竟小小的整根弄进去他妈妈的穴里。

      「啊呀……小色鬼……连你妈……也……也……噢……妹……别玩啦!」我的老二一下弹了起来……硬到暴怒青筋,老婆抱起儿子到大腿上,他的小鸡鸡竟然被沾湿了。

      「呵呵……豆仔……你在想什麽呀……你儿子插进他妈淫洞里,你沖动啦。

      你那麽想……看你儿子……喔……要死了……喔……」我没等大姐说完,已经把她两脚高高拉起,我把挺硬的巨棒,插入她的阴穴中,想不到也已经湿泞一片了。

      老婆遮着儿子的眼睛,却嘻嘻笑笑的看着,我和大姐的淫作。一会儿;老婆啦我过去干她……然后是小妺……直到我射精到老婆的穴里,大姐和小妹则直接用手接着,老婆淫穴流出来的精液,三个人分享吸食。儿子则跑来跑去跟着我们玩,不过他也会用手去撮弄,老婆、大姐和小姨子的湿穴,童言童语的,我看老婆三姐妹倒是性奋满点。

      一场酣战结束,我们四个又带着儿子去洗澡啰,顺便也约姊夫一起吃饭,大家说好这里的事情可不要说出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