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群爱人生(13-16)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十三

      由于和上海一家国内知名企业谈着一笔大额生意,秦坚放弃了一切休閑娱乐,全力以赴的做着有关合约的各项工作。经过几次互访考察与协商,最终达成了合作意向,这一天秦坚和秘书带着各种手续和材料飞到了上海。

      飞机降落在上海虹口机场,秦坚和秘书刚走出通道便被对方公司行政部主管小王接到公司本部。在小会议室里公司市场总监徐先生和秘书早已经等在那里。涵喧过后秦坚拿出合同请对方审定,可一两个小时过去了,精明上海人的罗嗦与细致,渐渐使秦坚由平静礼貌的有问必答慢慢转入厌烦的状态。秦坚心想在合同细节上早就谈了多次了,这次就是来签约的,爲什麽还要老话重提。虽然室内的温度很适宜,秦坚还是不顾礼貌的扯松了领带,并暗暗运着气,直想沖徐总监的脸上挥几记老拳。正在此时小王进来在徐总监耳边低语几句,徐总监立刻一改衿持傲慢的态度,一边道歉一边吩咐秘书把合同送走签字盖章,并亲自倒了杯红酒递给秦坚爲合作成功干杯。秦坚一边谢着一口饮尽,感觉心里十分畅快。

      秦坚收好合同问小王公司安排的下榻宾馆地址时,小王却说公司副总裁兼行政董事想请他过去见个面。秦坚想这可是二号人物,能认识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便与徐总监握手告退,小王让另个职员带秦坚的秘书去酒店,秦坚自己随小王乘电梯来到58层顶楼一个庞大办公室门外。小王轻敲下门推开请秦坚进去,自己却转身带好门后离开了。秦坚走进这间布置的只有在电影中才见过的超豪华办公室,擡眼见从大班台后站起一位一席素装的丽人,微笑着走上前来,秦坚定晴一看不禁愣住了。

      秦坚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丽人带着一种不能令人直视的,压迫性的优雅气质轻盈缓步来到自己面前。在无比惊愕后秦坚定了定神,一句话说不出,只是直直的看着身前这位丽人,八年前自己曾经的女友肖青,心中感歎着原先清纯秀美的女孩八年后竟蜕变爲一位优雅华贵的美丽妇人。肖青微笑着伸手扶正秦坚的领带,后退两步细细的端详着秦坚,歎了口气说:“秦坚,你还是那样帅,又多了一种沈稳老练的气质,更有男人味了。”

      看着大学时的初恋情人,毕业后却由于工作在南北两地等原因忍痛分手,但始终念念不能相忘的肖青,秦坚激动不已,他大步上前一把抱住她,肖青微微挣扎了一下便紧紧融入秦坚的怀抱。秦坚低头闭目吻肖青的双唇,寻找着那已被时间所磨淡的,曾令他魂牵梦萦的甜蜜记忆。肖青热烈的回吻着,两人的泪水放肆的有彼此脸上流淌着。

      在生离死别般热吻后两人相拥坐在沙发上,细细的端详着对方的脸。许久之后肖青恢複了常态,她说秦坚的现今情况她大致都已经从小王口中了解了,随后她说起这麽年她的情况:与秦坚分手后不久她离开了原来的工作单位,辗转了几个公司后来到现在这个公司。在这里她凭着自己的聪慧睿智,以及超群的工作能力逐步提升并得到老板的注意和青睐,直到被老板爱上要求娶她爲妻。肖青起初爲老板年近七旬的年龄犹豫,但最终经不住从此便一步踏入上流社会富贵荣耀一生的诱惑,答应并嫁给了老板。现在这个公司已基本由她控制,而七十四岁的老公则完全退休了,半个时间在上海,另外半年在加拿大或是欧洲度假疗养。

      秦坚听后心里暗暗歎息着,一方面爲肖青此时的地位所欣慰,但也爲她过着如同寡居般的生活而惋惜。肖青问秦坚:“你打算什麽时候回去?嗯,你能否陪我两天,我想和你说说话。”秦坚心中正有此意便答应留下。肖青高兴极了,起身打电话给行政总监吩咐了几句便携秦坚下楼。一路上肖青目不斜视的在下属们毕恭毕敬的注视下走出大堂,随即一辆红色保时捷开过来,一个十分精干的小伙子下车请肖青坐入驾驶室,再转身快步到另一侧打开车门请秦坚上车。

      肖青开车快速行驶在路上,秦坚先给秘书打了个电话让她明天先回去,然后便转脸目不转睛的看着肖青,欣赏着她美丽优雅的气质与干练风度。肖青开着车忽的扑哧一笑说:“你怎麽了,是不是我脸上长花了。”秦坚歎了口气说:“我简直看不够你,这麽些年我一直后悔当年爲什麽不咬牙去苏州和你一起创业,一起生活。”肖青没有答话,脸上闪过一丝戚容,伸过一只手放在秦坚大腿上抚摸着,秦坚握住她滑润的小手仍深情的注视着她。

      一个多小时后车开进了一幢滨海别墅。下了车穿过绿草花荫的院子,两名女佣恭敬的开门迎二人进去。肖青引着秦坚上楼,秦坚看着她扭动着的小巧浑圆的臀部、纤细的腰肢,压抑不住内心的渴望一把搂住肖青。肖青回身热烈的吻着秦坚,二人边上楼边热吻,四只手饑渴般在对方的身体上摸索并向下扯脱着彼此的衣服。

      进到二楼硕大无朋的主卧房,肖青挣脱秦坚,摸到一个遥控器按了几下,顿时卧房大窗的三重窗帘全部闭合,室内黑暗中只有大壁炉中仿炉火在熊熊放射着红色的光芒。肖青身上仅穿着连裤袜合身躺在炉着巨大的厚厚的皮草上,回脸用一双媚眼望着秦坚。被情欲之火烧炽着的秦坚挺着强悍坚硬的阳具一下扑了上去,他胡乱的解着肖青的连裤袜,心急之下一把扯裂并顺势捋下她窄窄的丁字裤,分开肖青的大腿急急的寻找着快乐之源。肖青咯咯笑着扭动着蛇一般柔软的身躯使秦坚不能顺畅的进入她的身体,挺起丰满坚挺的乳房送到秦坚面前。秦坚一嘴咬住嫩嫩的乳头吮吸着,眼光一瞥间看到了她左乳上那颗曾经熟悉的红色小痣。肖青呻吟着伸手握住秦坚的阳具牵引到阴穴入口处,阳具没有犹豫猛得一下沖了进去。

      一番急沖猛刺之后,秦坚开始放缓动作,细细的品味着身下这具既熟悉又陌生的肉体。坚硬的阳具轻磨急顶着肖青当年坚守的阵地,眼和手轻抚过自己曾无数遍爱抚过的每一寸肌肤。肤色较当年白晰了许多,并且如缎般细滑。乳房从小青果长成熟透的蜜桃,腿还是那样笔直修长,臀胯变得丰盈圆润性感,本就稀疏的耻毛剔的精光,被阳具扯动的阴唇呈黑紫色。

      肖青同样大张双目看着身上的秦坚,双手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臀背与胸膛。她轻轻歎了口气说:“你的身材几乎没有变化,和当年一样结实。”“你却变得更漂亮更性感了。”秦坚接口说。肖青笑笑继续说:“唉,有时我想想也后悔,后悔那时爲什麽不把第一次处女身给了你。”“那时你只準许我爱抚你却不让我真正做成,每次都憋得的不行。可笑的是你甯肯用手和嘴帮我解决性欲,也不让我越雷池一步。”肖青咯咯笑着,缓缓摇摆着臀部迎送猛力沖撞过来的阳具说:“我那时太天真了,只想把第一次在神圣的婚床上交给你,哪想到处女身却是被一个老头的,用春药刺激起来的阳具给破了。”秦坚心中一痛,身体停顿了一下后双手捏着肖青硬硬的乳头,腰部动力加快了抽送的速度。“那平时你们之间的性生活很少了?”“嗯,唉哟!是的,老头子只在上海待半年,噢,好极了,我喜欢你这麽操我,再快些!哎呀,嗯,老头子已经不能要女人了。”“那你岂不是要守活寡。”“噢!好,就这样插,我喜欢。只要我不离婚,他,唉哟!他答应我可以随便找情人。”“那你的情人多吗?”“情人?哈,没有情人,唉哟!我只需要他们的身体,我喜欢做爱,我爱性高潮,我爱!”

      肖青让秦坚从她身上下来,秦坚抽出阳具平躺在柔软的皮草上,肖青骑跨上他的阳具上下跃动吟叫着。秦坚双手爱抚着她跃动的双乳,看着这感觉又亲切却遥远的美丽女人,心想此肖青已非彼肖青了,自己就别沈浸在过去那纯真年代了,能有这次真切的性爱就心满意足。伴随着肖青的跃动,秦坚奋力擡臀迎击,使阳具每次送入都直低肖青阴穴花心。肖青口中咬着一缕青丝,双手紧紧扶住秦坚双腿疯狂的下压着阴穴,感受着体内强硬的阳具刮顶腔肉带来的巨大快感。

      秦坚努力擡起上半身坐起,搂住肖青并把她的双腿架在肩膀上,两人一起运劲使性器官结合的更紧密。二人吼着叫着,像是在肉搏中的战士。时间一分分过去,肖青身子软软的搭在秦坚身上无力的呻吟着,而秦坚仍疯狂地使足全身力气,像是要用阳具把肖青的阴穴刺穿般沖顶着。抽出,再送入,直到强烈的快感如闪电般劈过秦坚的全身,臀肌一阵猛烈抽搐后,战栗不止的阳具才把炽热的精液射入同样抽搐中的阴穴里。

      秦坚喘息着抚摸趴在一旁的肖青,她双臂摊开,诱人的翘臀还在微微抖动着。没过一会儿,秦坚就如初尝性事的少年般迅速恢複了。他翻身骑上肖青的臀部,在她赞赏的呻吟声中把硬挺的阳具重又插入她滚热的阴穴秦坚就像是在讨回当年肖青欠下自己的肉体债似的,疯狂凶猛的在肖青的阴穴里沖顶磨搓。肖青则舒服的趴在那里享受着男人阳具带给她的快乐又是半个多小时过去了,秦坚已经是完全机械式的抽送着,亢奋过后,旅途和谈判带给他的疲惫感阵阵袭上来,渐渐的他的动作缓慢下来,眼皮发沈,不由自主的伏在肖青背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秦坚感到肖青在歎息,双手在抚摸着自己的身体,如缎般滑爽的肌肤滑过又掠回有电话响,肖青在和什麽人笑着聊着什麽阳具被肖青含在温热的嘴里吮吸着,很舒服不知过了多久,秦坚醒了过来,他舒展身子坐起环顾室内不见肖青人影,便起身到浴房沖了个澡。刚披着浴巾出来,卧房的门轻轻开了,一位十八九岁的漂亮女佣手里端着一盘食物和热咖啡进来。秦坚忙用浴巾挡住下体,女佣却毫不在意,把东西放在茶几上说了句“先生请慢用”便转身离开了。秦坚走到窗前掀起窗帘向外看,已是傍晚时分了,暮色中不远的的大海还泛着一层亮线,闪闪的似精灵们在舞蹈。回到茶几旁已饿了一天的秦坚狼吞虎咽的吃下食物,饮尽咖啡后起身打开卧房里储衣间的门,在一排排各式女正装、晚装、休閑装衣架后面找到了一些男士服装,他挑了件沙滩裤穿上下楼去寻找肖青。

      秦坚下楼来到客厅不禁吃了一惊,只见灯火通明的大厅里有三三两两的客人有交谈着,五六个侍者手端摆有各式中西小吃和酒水的托盘往返穿梭其间。客人有男有女,衣着随便但看的出都是品质极佳的名牌货。秦坚在厅里没看到肖青便转到门口,门外花园里点点灯光,泳池里从从池底射出的光把一池水映的如翡翠般漂亮,池中有人在游动。池边肖青身穿一件亮闪闪的低胸裸背晚装,手端酒杯正在和一对白人夫妇笑语嫣然。秦坚走了过去,看着肖青优雅华贵的身姿心里暗暗赞美。肖青看到秦坚迎上两步关切的问:“你吃了点东西吗?噢,今晚这个Party是我和朋友们定期举办的,来我介绍朋友给你认识。”说着引秦坚过去介绍给强森和茱丽夫妇。秦坚点头涵喧着却也不知该说些什麽,只是端着侍者送过来的一杯香槟微笑着听肖青等人谈话。正聊着,忽听池水哗的一响,一个赤条条一丝不挂,并且挺着粗壮阳具的健壮青年男子从泳池里爬上来,肖青转脸笑着看着那名男子,眼里射出赞美的光芒。男子走过来二话不说拦腰抱起肖青,肖青笑着边挣扎边说:“戴维亲爱的,快放我下来,别弄湿我的衣服。”戴维却不答话回身到泳池跳入水中,秦坚好奇的走到池边想看个究竟,这时又有一位丰乳细腰肥臀的漂亮女孩也赤身上岸,短短的卷头湿湿的紧贴头皮。走过秦坚身旁时相互对看一眼,秦坚感觉女孩那种野性之美令他立即升起一种强烈的想要占有她的欲望。

      秦坚初来乍到不知晓这些人是什麽关系,便转头眼睛又望向泳池里。只购买戴维一边亲吻肖青一边把她的晚装从头上扯下扬手甩到岸上,肖青咯咯笑着搂着戴维的肩膀晃动身体。由于池水通亮,秦坚定睛往水里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原来在水下肖青的两腿盘在戴维腰间,而戴维骑马式架着肖青,紧紧贴在一起的中间部位在不停搓磨,他们竟然在做爱。这时身后传来亲吻声,秦坚转脸看到那野性女孩正被强森搂在怀里热吻,而茱丽却站在一旁微笑看着。秦坚心想:天哪,这究竟是怎麽回事呀,这是个什麽样的Party呀?这时听到肖青在招呼着自己下水玩,秦坚便懵懵懂懂的下了水,靠在池边看着肖青平躺在水面上舒服的大张肢体,享受着水波的轻抚和戴维粗壮阳具沖撞。

      秦坚看着这一切,深埋在心底里肖青那清纯亮丽的形象渐渐模糊了,这时脑后一阵狂野的呻吟与低吼引得他转回头看,只见野性女孩跪在一把休閑椅上,身后强森低吼着一边用手拍打着女孩的肥臀,一边用粗大的阳具沖顶着女孩的阴穴。没一会儿,可能是女孩的姿势不舒服,在她的要求下强森抱起女孩自己坐在椅子中,野性女孩背向强森,手扶强森粗大阳具缓缓套入自己的菊眼后,口中噢噢哼叫着快速起落身体,两手紧紧握住自己尖挺的乳房,还不是沖秦坚抛个撩人的媚眼过来。

      秦坚看着两对激情做爱的男女,不由得被刺激的阳具暴胀。忽觉水波一蕩,水下有人扯下他的沙滩裤吮吸他的阳具。秦坚伸手摸索过去是一个裸身女人,不一会儿女人吐出秦坚的阳具冒出水面,原来是茱丽,她微笑着,一头金发湿湿的披在肩上,深蓝色的眸子放着光芒。她偎在秦坚身上并递上性感的嘴唇,秦坚低头吻住并搂住她,茱丽细细的舌头缠绕着秦坚的舌头,一对大乳挤在二人中间揉搓着。热吻过后茱丽借着水的浮力盘在秦坚腰间,两肘撑在池沿上,秦坚用手托住她的腰背,挺阳具插入茱丽的阴穴里。

      秦坚努力站稳身子运力在茱丽阴穴里抽送着,茱丽用臀部划着圆来使秦坚硬胀的龟头充分刮搓她的腔肉,嘴里发出畅快的吟叫。秦坚一边干着茱丽,一边欣赏着她在水中如白玉般洁白的身体,随着茱丽的摆动,她的一对大乳房上下拍打着水面,激起阵阵水花,金色的阴毛在水中一聚一散十分好看。做了一会儿,也许是不适应水中做爱的节奏,秦坚感觉还是难以驾驭这疯浪的白妞,正好戴维游过来吮吸茱丽的乳房,便示意由他来接班继续和茱丽做爱,自己则抽身挺着肉筋贲张的阳具爬上岸。

      上来后秦坚抖了抖身上的水,回身想找沙滩裤却早已不知去向了。一擡头看到强森抱着肖青说笑着向大厅走去,而那野性女孩却在一旁椅中呻吟着抠摸自己的阴穴。野性女孩一眼看到秦坚硬挺的阳具便跳下椅子,上前拉着秦坚向大厅跑去。秦坚跟着如矫捷的小鹿般的女孩跑进大厅,环顾四下待者都不见了,只有在沙发上、地毯上扭动着的一对对男女在用各种姿式交欢,整个大厅充满一种诡异的淫蕩气息。

      野性女孩紧挨着一对正在交欢的男女坐在长沙发上,高举大开健美的双腿召唤秦坚,秦坚挺着阳具兴奋的上前,伴随着女孩一声悦耳的喊叫把阳具深深的刺入她的阴穴。秦坚与女孩颠狂的交合着,女孩快乐的嗷嗷叫喊着,不时递上性感的双唇与秦坚热吻,她双手紧紧扣住秦坚的腰,长长的指甲刺入他的皮肤。噢,太刺激了,秦坚大喊着:“我喜欢你,我喜欢操你!”他用手捏着女孩的乳头,一边快速如打桩般沖撞女孩的阴穴,一边环顾四周。只见男人女人们运用着各种姿式在享受着性爱的欢悦,不时有一对男女分开与另一对男女重新组合。也有两个男人干一个女人的,也有一男对二女的。男人女人发出的喘息呻吟声与肉体相交发出的声响激蕩在大厅每一寸空间。

      秦坚翻转女孩的身体使她侧卧,女孩一把搂住对面的女人接吻。秦坚架起女孩一条腿在臂弯,一只脚踏在沙发上狠狠向下向侧面用阳具刮撞她的阴穴。过了一会儿,又运足腰劲用强硬的阳具在女孩阴穴里采用先环刮腔肉三圈再一沖的方法,次次都使女孩发出高吭的吟叫,不长一会儿功夫,女孩便混身颤栗着达到性爱的高潮。

      秦阳停下动作在女孩身上休息了片刻,抽出阳具寻找下一个目标。转脸看到一个身材妖娆骑在男人身上扭着性感臀部的女人,他挺着强悍的阳具凑上去,用阳具在她的菊眼上揉磨几下后猛插进去。女人大叫一声,使劲摇摆屁股,而她身下的男人往上看着嘴里大声叫好。两人一上一下在女人前后洞里缓抽急送,秦坚一边揽着女人的上身揉搓她的乳房,眼睛却寻找着下一个目标。一个漂亮的少妇咯咯笑着从几个男人中间爬过来,秦坚在身下女人的菊眼里猛烈抽送了几下,便抽出阳具回身一把搂住那个漂亮少妇,漂亮少妇一把摸到秦坚硬似铁铸的阳具,嘴里发出似哭泣般的呻吟,翻身躺下拉着阳具送入自己湿淋淋的阴穴里,秦坚伸手捏住她小巧的乳尖,阳具奋力沖顶她湿热的阴穴秦坚就似发情的公牛般游走在人群中交欢,也不知道身下的女人是他第一次干还是第二次干。怀里女人的身材或苗条或丰娆,手中的乳房或是丰满或是小巧,阴穴或是紧或是松他什麽都记不清了,此刻充斥大脑的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摸到女人就干,而他的阳具也一直在强硬的勃起状态中。时间一分分过去,绝大多数男女都已经停止了这场肉搏战,终于秦坚也腰腿酸软跌坐在沙发里喘息着,可他的阳具还是亢奋的翘在腰间。他面前还有两男一女在拼命交合着,女子低头跪伏在身下男人胸前,阴穴承受着男子阳具向上沖顶。在她身后一个胖子骑跨着她的臀部,腰部一挺一挺的像是在女子菊腔里抽送着。女子大声呻吟着擡起汗津津的脸,秦坚一看竟然是肖青。肖青看了看秦坚以及他仍旧勃起着的阳具,用惊骇的语调说:“唉哟,秦坚你可真是铁人,来,到我身边来。”秦坚起身跪在她身前的地毯上,肖青握住他的阳具送入口中,随着另外两个男人的抽送晃动着吮吸着秦坚的阳具,细滑的舌尖挑勾他的龟头,手握阴茎部一紧一松使秦坚好不舒服,没一会儿功夫秦坚再也憋不住了,在极度的快感中将一注浓浓的精液排到肖青口中。

      客人们渐渐散去后,秦坚抱起已然是迷离状态中的肖青上楼。在浴室双人大浴盆里秦坚刷洗自己和她的身体。不知爲什麽,疯狂过后秦坚看着肖青青愈发粉嫩的面庞和身体,心里却不禁升起阵阵悲哀。诚然,肖青现在拥有常人难以想象的财富与尊贵,但她却永远也不会拥有平常妇人那种爲人妻母的甜蜜与幸福。她只有在感官上的充实,而内心却是极度寂寞与空虚的。

      秦坚擦干她的身体抱她上床,一遍遍看着、抚摸着、亲吻着肖青的身体。肖青感动的流着泪,嘴里不停的对秦坚喃喃的说:“我爱你,我爱你,留下来别离开我。”不一会儿便沈沈睡去。秦坚看着沈睡中的肖青,突然心里升起一种强烈的回家欲望。这里的生活就像是有毒的罂栗花,美丽有害且令人上瘾。肖青已经不是当年的肖青了,留下来自己也只不过是她性玩偶中的一个。然而最令秦坚难过的是肖青一直在他心里的那圣洁的身影已然被现实打碎了。他悄悄起身穿好衣服带好行李,走出了肖青豪华的别墅,步行了很长一段路才找到一辆夜的士赶到机场。买好机票后他蜷缩在候机大厅长椅上,时睡时醒中等到了自己的航班,回家了!

    十四

      这两天雅琳休假带儿子回娘家小住。秦坚乐得自己独居两日,可第一晚陪客户吃饭时喝酒喝的太多,连去夜总会玩儿的计划都被迫取消了,怎麽被助手送回的家怎麽上的床都醉的一概不知。第二天下午秦坚正盘算晚上和谁吃饭,在哪里过夜时却意外接到张海的电话。其实若不是因爲柳月的关系,秦坚与张海是不会有任何交往的,首先他们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再者秦坚自视颇高,平时也不屑与张海这类人接触。张海邀请秦坚晚上去一家新开的酒吧喝酒,秦坚有些好奇,心想他们之间会有什麽喝酒的话题?但也爽快的答应了。

      晚上八点半秦坚驱车到了酒吧,正巧在门口碰到张海,两人进去找了个角落点小菜要酒。秦坚借口要开车只点了一杯低度的鸡尾酒细品,而张海却要了一杯白酒独酌。谈起话秦坚才知道张海邀请他的目的,是要他帮忙说服柳月来缓和她与张海之间日趋僵冷的夫妻关系,可爲什麽是这样的局面张海却不说明,只说柳月喜欢秦坚,肯定听他的劝。张海边说边喝,秦坚边吃边听,不顾秦坚的劝阻,张海喝光白酒又喝完三瓶啤酒,直至酩酊大醉。没有办法,秦坚只好买单并送他回家。

      到张海的家时已是夜里十一点。秦坚费力的架着滥醉如泥的张海下车,摸索出他的门钥匙开门并架着他上楼来到卧室,秦坚腾不出手去开灯,仅凭印象把张海放入沙发继续昏睡着。秦坚抖了抖压麻的肩膀準备离开,一转身却借着门厅幽暗光线看到原以爲并不在家的柳月在床上睡着。秦坚心里一动,心想还真没见过柳月熟睡的样子,便轻轻的摸过去。朦胧中柳月穿着睡裙如婴儿般蜷在床的一角,双手枕在脸下,在黑暗中显的十分纯洁与神秘。

      秦坚轻轻坐在床沿顺着柳月光滑的小腿一路摸进睡裙里,细细的抚摸她柔软的腰肢和内裤外露出的光滑富有弹性的臀部,闭目体会着女人皮肤的滑腻。爲了不惊醒柳月,秦坚小心的把手指顺着内裤边隙探进去,压在她光洁无毛的阴阜浅沟里滑动,不时轻触她嫩嫩的阴唇,想象着那白净如蚌肉、开合间一片嫩红的漂亮蜜穴,不禁感觉从小腹阵阵热力涌来。

      正摸着,柳月轻哼一声后缓缓转身放平身体。秦坚小心翼翼的抽出手慢慢褪下柳月的内裤,撩起她的睡裙到腰部,上床骑跨到她身上俯身伸手向上摸索,柳月并没有带文胸,秦坚一下便握住柳月那对令他最最中意的丰盈乳房。柳月富有弹性的半球型乳房在秦坚手中滑动着,那份润滑的手感逗得秦坚的阳具暴胀,紧紧绷在内裤里起劲隆着。秦坚用手掌心轻轻揉弄柳月的乳头并使它渐渐硬挺,伸手指捏住细细的体会乳头上那嫩嫩的突起。正在秦坚沈浸在快乐的黑暗冥想时,一只手伸过来按住他的手,令他吃了一惊。

      原来柳月被秦坚的抚弄惊醒了,黑暗中她用手使劲拔开秦坚抚在她乳房上的手,嘴里低声叱道:“别碰我,我讨厌你,滚到一边去!”秦坚没出声,伏身用身体压住柳月并寻着声音的方向吻去。柳月奋力想掀秦坚下去并努力扭脸不让秦坚吻她的唇。挣扎了几下,柳月突然停止反抗,她好像嗅到了什麽,擡手摸向秦坚的脸。秦坚也停下动作,任她的小手细细的抚摸他的额头、鼻子和脸颊。柳月摸索片刻后发出一声嘤咛,把脸向男人贴过去,秦坚把脸凑过去,两唇碰触在一起便热烈的亲吻起来。

      长长一吻后,柳月紧紧搂着秦坚,低声问道:“亲爱的,怎麽会是你在这儿,张海呢?”秦坚贴近她耳边说:“张海喝多了,我送他回来的,现在就躺在沙发上睡着。”柳月擡起身借着门厅透入的灯光看了看斜躺在沙发中昏睡的张海,回身偎入秦坚怀里,拉着秦坚的手夹在两腿间嗔怪的说:“你真坏,我的内裤都让你脱掉了。”秦坚笑着说:“亲爱的,说实话我一见到你手脚就不听大脑支配了,当然还有它。”说着用隆起的裆部顶了顶柳月柔软的小腹。柳月轻轻解开秦坚的腰带伸手进去握住勃起的阳具捋动着,贴近秦坚耳边小声的说:“我想它了,亲爱的,让它要我吧。”秦坚不禁狂喜。

      秦坚跪在床上轻轻脱下短衬,柳月坐起身松开秦坚的腰带帮他脱下内外裤后,在黑暗中脱下睡裙,把自己泛着一层光芒的雪白身体在床上摆成大字形。秦坚伏在她两腿间,阳具缓缓送入阴穴,他用双肘支撑身体,轮流把柳月的乳头吸到嘴里扯动,盘旋臀部采用五浅二深的方式先使阳具在阴穴口搅动三个圆,再猛插至最里端花心处沖顶两下。柳月随着秦坚的动作轻轻呻吟着扭动身体,双手不停在男人手臂与肩背上抚摸。这样做了十几分锺后秦坚趴下来,紧紧把柳月压在身下,阳具深深地挺入女人的阴穴里横摆纵沖。柳月把双腿紧紧盘在男人臀后并在他耳边喃喃道:“嗯哟!我爱你,我的爱人,我的男人。噢,我喜欢你在我身体里,唉哟!让我快乐吧。”

      秦坚两手紧紧攥住柳月的屁股,运足腰力迅猛无比的沖撞着她的阴穴。柳月娇啼婉转,呻吟声愈发高亢。秦坚怕惊醒张海,便用嘴吻住女人使她用鼻音哼叫。秦坚越插越猛,阳具如打夯时的重锤般一次次凿向花心。终于伴随着柳月难以抑止的呻吟,秦坚畅快无比的在柳月体内释放了自己的快乐。

      俩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喘息着,柳月哑着嗓音低声说:“真是太美妙了!我感觉我们像是一块到了性高潮。”秦坚轻轻吻着她说:“是的,你的身体就像是我的梦幻乐园,每次和你做爱我都达到快乐极致。哎,亲爱的,我该走了,不然一会儿张海醒过来大家就太尴尬了。”柳月嘤咛一声用双腿紧紧盘住秦坚摇摆身子,过了半晌才幽怨的说:“真想每晚都能和睡在你怀里,唉!好了,你穿衣服吧。”

      秦坚穿好衣服和柳月轻轻走出卧室,到门口秦坚伸臂把裸身的柳月紧紧抱在怀里,心说:“真的,我也不想离开这可爱的女人哪。”久久亲吻后秦坚出门坐入车里,突觉有灯光一亮,转脸看到二楼灯光处柳月的身影倚在窗前。秦坚心里升起强烈的温馨甜蜜的感觉,心里暗暗道:“可惜佳人已爲他人妇,不过还要想方设法使这份恋情长久些。”带着一份甜蜜与愁怅的心境,秦坚开车离开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