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性向微型SM调教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哈!哈!你好坏喔!那里会痒啦!不用碰那里了,你这色鬼。」

    「你不喜欢我色色的样子吗?」一边说着不要脸的话,脸居然还感靠近我的脸庞,这样的距离都可以感受到他的气息了。

    「哼!每次都来这招,坏透了。」

    「男人不爱女人不爱嘛!」丢下这句不负责任的歪理,就将唇堵在了我的唇上。

    这个有点幼稚的男生是我的男朋友,我们同居也有好一段时间了,想当然床事也是家常便饭啰!毕竟已经都是大学生了,在一段日子也都要从大学菜鸟成为社会新鲜人了。

    「宝贝,今天要不要来点特别的?」他露出了坏坏的笑容,骨子里肯定没什幺好事。

    「你这色鬼又再打什幺如意算盘?」但是他却笑着不语,拿出了一条毛巾,递到了我的眼前。我们在一起的这段时间也尝试过不少,说真的这任男友真的开发了挺多东西的,不仅让我跟着一起看A片,还会自己拍下做爱的样子,然后一边看一边互相自慰给对方看。

    而今天这个「变态」想要玩的大概就是蒙眼的微型SM吧!反正不要太超过,像什幺多P、喝尿之类的重口味的,我大至上已经可以接受了。

    「你真得是个变态。」接过了毛巾,往自己的眼睛罩去,两头往后绑在一起,大至上就完成了,接着就看他要怎幺玩了,虽然第一次玩,不过还是觉得不就跟平常一样,只是眼睛看不到而已,有什幺大不了的。

    接着他将我的手往后,放在后脑勺上,接着一个柔软的东西将我的手腕绑再一起大概也是毛巾之类的吧!可能也怕用手铐什幺的就算是玩具手铐我也会觉得不高兴吧!这也算是他贴心的地方,算他聪明,今天就顺着他的意吧!

    我等了好一会儿,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吧!我的脖子那儿突然有个冰冷的感觉,不太像亲吻之类的,也不太像跳蛋之类的,形状方方正正的,贴在我的脖子一旁,接着慢慢得往上滑动,让我有点儿痒,毕竟我的身体其实还挺敏感的,慢慢的将冰块往上,在缓缓得往下,往上至脸部跟脖子交界点上,往下则直达锁古,就这样慢慢的一上一下的,滑来滑去,滑得我全身上下的神经都跟着被挑起来了。

    就在我才刚适应的时候,那冰然的触感一下子滑到了我的耳垂,比起脖子更加敏感的地带让我忍不住「啊~」了一声,接着绕着耳垂转了几下在顺着耳廓打了几个圈儿,才慢慢的滑向我的脸颊,缓慢的,爬上了我的鼻子,这时冰块其实已经开始融化了,我可以感受到冰块融化在我的脸上,形成冰水,这样的触感却让我有种莫名的兴奋,紧接着冰块滑到了我的鼻头,冰冷的感觉从鼻头缓缓往下流动,我将头仰起,试图让冰水不要进入鼻子里头,可是他却故意将冰块在往鼻头靠近一些些,使我不得不将身体也跟着弓起来,才能避开。

    就这样玩了好一会儿才肯离开,幸好到后来水都没有进到我的鼻子里头,不然我一定一脚踢死他,之后他将冰块在我的嘴巴围绕了好一会儿,最后放在我的唇中间,我也知道他的想法,张开嘴巴伸出舌头,舔着那颗正在滴水的冰块,没想到玩弄了那幺久的时间,那颗冰块还有这样的大小,不知道他从哪里搞来的,但是接下来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将冰块直接塞在我的嘴里。

    就在我的还在错愕当中,来不及吐出的时候,又是一条布,盖在我的嘴上,往后绑去,虽然没有盖住鼻子还可以呼吸,但是我却吐不出冰块,而冰块虽然不大但是也没有小到能够吞下的程度,只能慢慢等他融化了,这段时间我的嘴巴就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来了。

    嘴巴被堵住之后,接下来换到下面了,节奏比我想的还快,将短裤给褪去,只剩下一件性感的黑色雷私内裤,只有中间中要部位是全黑的,其他地方都是薄纱,隐隐约约可以看穿,我甚至还故意将大腿张开让他看个仔细。

    而就在我将两只脚张开的同时,能够感受到被两股温热的手给抓住了脚踝,接着被一个细小的,应该是绳子吧?给绑住,不知道绑在哪,总之我的脚要往在合併是不可能了。

    接着我的上衣也被掀开,胸罩也是同一个款式,只有乳头跟乳晕以及再多一些的地方是黑的其他也都是薄纱,完全的性感走向,我能够感受到,薄纱的地方被手指给挑逗了一下,接着隔着胸部挤压着,乳头,舒服的触感,在加上根本不知道他的下一步会做什幺的刺激感,使我比平常更加兴奋了不少,身体也不自觉的开始扭动,但是手脚都被限制住了,也没办法做太大的动作。

    感觉到胸口上的触感消失了,紧接而来的是胸罩上方,悄悄的被掀开了,两个硬硬的物体挤了进来,钻到乳头的位置才停住,接着胸罩再次盖了下来,这件内衣的大小是刚刚好的,而在加上这两个东西显得有点儿紧,而这份压力就是直接压在我的乳头上方,让我有点儿不太舒服,但是乳头却也硬了起来。

    胸部结束后,换到小裤裤的地方,说真的,这些挑逗下来,我的下面已经稍微感到些许的湿意,虽然还不多,而那放在我两边乳头的东西,也顺着阴毛放在了我的私处上,居然就大胆的抵在豆子上头,然而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怎样,他居然在确定放对地方后,故意将内裤给拉起,再放鬆,弹了回来,打在那东西上,压着我的豆子使我不禁发出「嗯~」的声响。

    想要骂他坏蛋,只可惜我的嘴巴被封住了,接着他的双手不再碰触我的身体,可是紧接而来的是一阵刺激,两边的乳头以及豆子被一阵刺激的震动给挑逗了神经,全身上下开始拚命的扭转,好几秒钟后,才停了下来。

    但是我还没有喘个几口气,左边的胸口又是一阵震动,接着是右边,在来是下面,接着可能是右边,接下来可能是下面,双眼被矇住,而且这应该是跳蛋,这类的情趣玩具我们也用过不少,所以还算熟悉,只可惜这次被矇住眼睛,根本不知道这个变态下一步要干嘛!所以只能当个待宰的猪羊,任其操弄。

    接下来又是一次三边同时震动,接下来会休息一阵子,然后再次一边一边,没有逻辑的随便玩弄震动的部位,顺序越换越快,也没有了休息的时间,左边、右变、豆子、左边、豆子、左边、豆子、左边、豆子、右边、左边、右边,三个同时,左右一起,右边加上豆子,左边、豆子、三边同时、左边加上豆子,右边加上豆子,左右边同时,豆子、左边、右边、左边、豆子、左边、豆子......连续玩弄了不知道多久,才停了下来,这段时间除了我的嘴巴不断发出「嗯!嗯!」的淫蕩声音以外,身体更是不停的扭动,想要摆脱这酥麻快感的折磨,但是下面却更是湿的彻底。

    但是接下来却完全没有动静,五秒、十秒、一分钟、两分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我的身体逐渐冷却,三边的震动感再次传来,而且感觉强度比刚刚强了不少,恐怕刚刚只是中等甚至可能只是轻微而已,这次大概是全部一次打开,我也开始扭动全身上下的每一块肌肉,扭动着,转动着,伸展,但是那股快感却越来越强烈。

    只可惜再怎幺强烈,终究只是跳蛋,而且这样单调的挑逗,不可能让人达到性高潮的,所以也只达到一个极限而已,已经将整个内裤都染湿的淫水,也像徵着我的慾望,期待下一步的发展。

    可是却完全没有动静,直到我完全习惯了这样的刺激为止,也还是没有动静,我甚至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好像他就把我这样丢在家里跑出去了一样,想到这点我开始有点慌了,想要出声,可是嘴巴却被堵上,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来。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我才听到他的声音。

    「怎幺了?宝贝?」听到他的声音我总算安心了下来,想要赶紧痛扁他一顿,可是我的全身上下都被绑住了,拿他没辙,更重要的是下面的慾望却更加强烈。

    「宝贝怎幺嘛?妳不说我怎幺知道你要干嘛?」不得不说他真的很故意。

    「啊?宝贝,我都忘了,把妳的嘴巴给堵住了,抱歉抱歉,真是健忘,哈!哈!」笑着将绑在我嘴上的毛巾给鬆绑,里头的冰块早就融化了,一鬆口我马上开口道:

    「臭变态,妳坏透了,这样会被你玩坏了。」

    「喔!那真是对不起,既然宝贝不喜欢那就别玩了。」别玩了?你有种。

    「好啊!那就别玩了。」

    「好啊!正有此意。」话虽这幺说,但是全身上下还是可以感受到那震动,虽然无法带来高潮,可是这样的持续刺激却无法褪去我那已高涨的慾火。

    「不是不要玩?快将开关关掉啊!」

    「宝贝真是抱歉,我突然忘记怎幺关了耶!怎幺半?」这个变态一定是故意的,可是我却拿他没辙。

    「那你帮我鬆绑。」

    「不要。」

    「为什幺?」

    「因为这样的妳也颇性感的。」果真是变态,我就看看我不就範你还能怎幺样。

    又过了一会儿,他都没有放弃,但是高涨的性慾却找不到发洩口,这样的压抑却不断的累积,想要让双腿夹紧,却也因为被绑住而无法如愿。

    「宝......宝贝,我忍不住了,嗯......我认输。」最后没办法只好向性慾低头了。

    「亲爱的你说什幺?」

    「我说......啊......我想要。」

    「想要什幺?」

    「想要肉棒啦!想要宝贝的肉棒,这样无法满足我啦!」

    「好啊!可是之前妳都说我是变态耶!线再怎幺看妳都比较像变态,不然这样好了,妳也承认自己是变态,我就给妳妳想要的,怎幺样?」

    「你......真的是大变态......啊......。」

    「这样啊?那就不给妳啰!」

    「啊!不要,拜託......嗯......宝贝......嗯......给我肉棒。」

    「那你要说?」

    「我是变态,我想要......想要宝贝的肉棒。」

    「说我很淫蕩。」

    「我很淫蕩。」

    「小穴也很淫蕩。」

    「小穴也很淫蕩。」

    「宝贝哪边想要肉棒呢?」

    「小穴,淫蕩的小穴,拜託宝贝给我。」

    「现在要叫主人。」

    「主人请将肉棒塞入我淫蕩的小穴。」

    接着我感受到三边的震动停止取出,胸罩被解开,内裤的下面被拨开,一根温热的棒状物体,挺了进来,是我期待已久的肉棒,能够感受到下面被一点一点的撑开来,我的肉穴包覆着宝贝的肉棒,接着大概放进了一半左右,肉棒一口气全部放了进来,能够感觉到另外一个身体压在我的身上,趴在我的身上,湿滑而柔软的物体,在我的身上游走,一会在我的脖子一会在我的胸口,接着滑到了乳头,果真是宝贝的舌头,绕着我的乳晕打着转,再被包裹住,感觉到一古吸力在左边的乳头上,使我的身体酥麻了起来,不同于跳蛋的苏麻。

    同时下体的肉棒也有了动作,开始在我的嫩穴上头进进出出,甚至还能感受到蛋蛋拍打着我的臀部,耳边还能听到「啪啪」的声响。

    在刚刚漫长的前戏,两个人都忍耐了许久,他大概也是吧!一上来就是剧烈的猛攻,抽插了几回就停了下来,肉棒还在里面,接着身体更加贴近我的身体,两人的肌肤紧靠再一起,就连胸前的两片小肉块也被他的胸肌给挤压着,脸不可以感受到他的鼻息,嘴唇上碰到柔软的物体,我下意识的伸出了舌头,不过没想到舔在他的唇上,接着才伸出舌头,与我的舌头交织再一起。

    接着一边舌吻,继续开始了抽插,一样的猛烈,干在我的嫩穴上,持续好几回合这样的节奏,才射了出来,大量的液体充满了我的下面,我也满足的洩出了大量的淫水。

    接着他趴在我的身上休息了一下,接着他站了起来,我还在高潮的余韵当中,就感受到两边的床往下塌陷了不少,接着我的嘴边顶到了一个物体,不疑有他,就张开了嘴巴,那个棒状物体就进到了我的嘴边,用着舌头舔遍进来的肉棒。但是却不只如此,我再次感受到他的体温,趴在我的身上,紧接着下体感受到了,应该是他的手,正再搓弄我的豆子,接着是另外一个温都低很多的物体,抵在我的豆子上头,正当我觉得熟悉的时候,那东西开始震动了,原来又是跳蛋。

    接着跳蛋除了豆子,也开始玩弄我的阴唇,然后直接塞了进去,在洞口处上下左右搅动着,这样的刺激使得我的下面又开始氾滥了起来,同时也努力的吸吮口中的肉棒,而他自己一上一下的,让肉棒进进出出在我的口中,每次插进来,都能够感受到蛋蛋打在我的鼻子上头,接着再次离开,接着再插入。

    而下面则是又多了一颗跳蛋,顶在豆子上头,两边同时都是最大震动频率,让豆子跟小穴同时被攻击,除此之外,塞在小穴里头的跳蛋,还会随意的搅动,也会进进出出,不时的,还能感受到湿滑的吸吮感,应该是他正在吸吮从小缝中流出的淫水吧!就连耳边都彷彿能听到那令人害羞的声响,没想道就连听觉都被挑逗了起来。

    不用多久,我的身体开始拉直,又再次面临了第二次高潮,可是我能感受到嘴巴中的肉棒,才刚刚恢复硬度而已。

    这次的高潮没刚刚的强烈,一下子就过去了,而肉棒也离开了我的嘴巴,同时双脚也被鬆绑了,不过我的身子也被抱起,翻了一百八十度,使得我的胸部潮下,趴在床上,屁股翘起,而双手虽然也被鬆绑,不过只有一下子,这次反绑在背后,使得我的头只能直接躺在床上,让屁股自然的翘高高,彷彿再告诉他,赶快插入一样的羞耻。

    「啪!」

    一阵刺痛,响在我的臀部上头,那家伙居然赏了我的臀一记巴掌,接着另外一边又是一记,接着再来,连续四五遍后,才将那刚刚硬的肉棒,插入了小穴里边,已经高潮两遍的小穴,里头已经有了不少的淫水,而且刚刚的打屁屁居然让我的淫水又开始流了出来,说不定自己还真的是变态也说不定。

    但是后面插入却比正面更来的舒服,因为后面可以插的更深,他也是一插入不久后,就开始连续的猛烈抽插,不时的加上些许的啪打,累的时候就趴在我的身上,揉捏我那被重心引力吸引的胸部,玩弄着那腾空的乳头。

    接着再继续抽插,连续了好几个回合,都可以感受到淫水从大腿流到膝盖了,但是这次的抽插扔然继续进行,可能刚刚已经宣洩了部分的慾火,所以这次的抽插特别的持久,能够感受到肉棒不断的进进出出,在我那充满淫水的嫩穴里头,而且每一次的抽出,肉穴都会恢复原状,接着再次被顶开,并且一插就直接插到最深处。

    这样的爽快,真的快要让我疯掉了,而且这个变态不时的还会玩弄我的豆子,用手指挤压揉捏,两边同时刺激,使我的小穴夹的更紧,也更能够感受到他的肉棒的大小。

    这样抽插了好几个回合,他才开始了真正的冲刺,趴在我的身上,猛烈的干,直到我喊着「快坏了快坏了」也不打算停手,我已经不知到嘴巴再呼喊着什幺了,只是这时候的言语只会让他更加兴奋而已。

    接着他拉起了被反绑的手,让我的身子重心压在肉棒上头,开始了更加猛烈的抽插,顿时脑中一片空白,只剩下下体传来的感觉其他什幺都没有,争着眼睛的时候还没有这样的感觉,可是当眼睛被矇住的时候,触感却特别的强烈,每一次的抽插都特别的清晰,使我清楚这是几乎每天插我的小穴,干我嘴巴的男人的肉棒,此时正在用羞耻的姿势插我的嫩穴,想到这点,却又更加兴奋,不断的营合他的抽插,同时也被骂着我是淫蕩的女人之类的,但是却让我更加的兴奋。

    抽插了好一阵子,才又再度加快,不过这次没多久,便能够感受到,他的肉棒一阵旁障,接着一股温热的液体再次填满了我的小穴,感受到每一次那肉棒的抖动,都将抖出一谷液体,抖在我的体内,好一阵子,我们才直接躺在床上,没多久两人便又沈沈的睡去,连肉棒都没有抽出来。

    这一夜,我不知道自己被干了几次,因为双手被绑着,眼睛被矇着,小穴被肉棒填满着,所以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还是在干嘛!只是有时候忽然从睡梦中退回到半梦半醒之间,发现插在小穴里头的肉棒好像还在抽插一样,但是实在太累了又这样沈沈的睡去,直到了天亮。

    醒了过来,缓缓的将已经软掉的肉棒抽了出来,整个床上都是精液跟淫水,全身上下也都是那个味道,居然就这样过了一夜都没有洗掉,没办法先去洗个澡吧!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