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调教母狗女奴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早晨我被一阵铃声惊醒,一看表,10点了。嗯,该放母狗出来了。我起身,走到里屋。那里有个铁笼子,里面有一个漂亮的女奴,全身赤裸,身上被绳子用龟甲缚紧紧捆绑,绳索深深勒紧皮肤和胯下。口中塞着口塞球,口水早已是流的满地都是。她的双手双脚被手铐和脚镣紧紧铐在背后,膝盖也用膝铐铐在一起,手脚在背后成四马倒攒蹄的姿势,用另一条铁链吊在笼子的顶上,只能使她的腹部着地,脖子上的四条狗环儿也在笼子的上下左右被紧紧的拴住,使得母狗的头不能有丝毫的移动。

    听到我开门的声音,母狗的嘴里发出呜呜的哀鸣和呻吟,中间隐隐夹杂着一种微弱的嗡嗡的声音,那是震动阳具的的声音,看来电量不足了。

    我来到母狗的面前,看着她的充满泪水的脸,“你这只淫蕩下贱的畜生,这下知道主人的厉害了,谁让你昨天晚上那麽不听话,敢公然违抗主人的命令。”

    她的一双哀求的眼睛流着泪水,不住的微微点头,仿佛想对我叩头,求我饶恕她。

    “好吧,看在你求饶的分上,就放你出来。你真是臭贱骨头,不罚你你不舒服。”

    我打开笼子,解开链条,将她的双手解下,但又重新铐在身前,并且和脚镣用铁链连在一起,距离很短,她只能在地上爬。她的大腿,和笼子里都充满了粘粘的液体,散发着一股微微的骚味儿。她跪趴在地上,身体微微发抖,沖我不住的叩头,我知道,她想小便了。但是没有我的同意,她不敢去。

    “哼,你这条骚屄烂母狗,想撒尿了麽?快去,回来把你的骚水儿都舔干净。”

    她呜呜了两声,转身快速爬向卫生间。等她回来时,脸上已经轻松了许多,看到我站在笼子边上,快速爬到我的脚下,舔着我的脚,嘴里呜呜的讨好的发出呻吟声。我一脚把她踹了个跟头,

    “去,把你的淫秽的证据打扫干净,然后去洗澡,回来爲我服务。你的身上真是髒死了,臭不可闻。”

    我解下她的口塞球,她重重的喘了几口粗气,“是,主人,贱母狗就去。”她爬到笼子里,用舌头将里面的液体一一舔食干净,然后向卫生爬去。

    我会到床上重新躺下,不觉又沈沈睡去。一股暖暖的湿润的感觉把我弄醒。我睁开眼,看到我的母狗在舔我的脚。她已经焕然一新了,浑身上下洗得干干净净,散发着一种女性特有的微微的清香。看着眼前的被锁链和绳索捆缚的美丽的身体,我的下身开始发硬,我褪掉内裤,JJ已经开始慢慢抬起。母狗仿佛得到了命令一样,爬到床上,爲我口交。她把JJ整根儿含在口中,深至喉咙深处,舌头缠绕着龟头,真是爽啊。我禁不住拿起身边的鞭子,用力抽在她的身上,她的身体抖动,身上的锁链发出哗哗的声音,更加卖力的吮吸着。我的下腹部一阵隐隐但坚实得快感顺着脊柱向上传来,龟头在微微颤动,她发觉了,舌头的动作更加快了。我啊的一声,用手抱住母狗的头,射在她的嘴里,她大口的吞咽着,嘴角流出丝丝白色的液体。她用手全都抹回了嘴里,没有一滴流出来。

    激情过后,我拍拍她的头说:“你真行,很好,是我的好贱的母狗。”

    她则伸出舌头,舔着嘴边残留的精液,说:“谢谢主人的夸奖,我一定做的更加淫蕩和下贱,才能对得起主人对我的厚爱。”说着又汪汪的叫了两声。

    我则啪啪赏给她两个清脆的耳光,母狗很是兴奋的再次叩头。

    下面我叫她去给我做早饭。戴着镣铐很是艰难的,在哗啦哗啦的声音中做完了饭。爬到我的面前,说:“主人,请用吧。”

    我坐在饭桌前,拿过那个铝制的专用狗食盆,拨了一些饭菜在里面,拌了两下,“吃吧,这是赏给你的。”母狗趴在地上慢慢的吃起来。我把母狗的狗链儿栓在桌子腿上,继续吃早饭。

    我吃完了以后,看到母狗的食盆里还有一些没有吃干净,就用脚踩住母狗的头按在盆里,“全部吃干净!你这个骚货,不能浪费。”母狗的脸紧贴着盆底,呜呜的吃着,最后连盆底都舔干净了。我看到盆边还有一些在外面,就用脚踩住,然后抬起脚,“都舔干净。”母狗有些不情愿的看着我,眼神犹豫。我一脚蹬在她的脸上,她往后一仰,但是铁链又把她拉了回来,我顺势在她的脸上啪啪啪啪连着抽了4 个耳光。“吃了!你这个不识抬举的母畜生!”

    她这次不敢犹豫了,很快将我脚底的饭粒舔的干干净净。“看,这才是我的乖乖的小母狗。”她在地上不住向我叩头:“谢谢主人的调教,主人真是厉害,贱母狗以后一定不敢再违背主人的命令了。请主人一定要更加严格的调教母狗。”

    吃完饭,开始进行例行的羞辱调教了。我把母狗双腿分开呈跪资,身上的绳子自然是紧紧捆绑,双脚捆在床脚,双手捆在背后,和狗环儿连在一起,捆在床架子上,面前是大衣柜的落地大镜子,镜子里的母狗双腿岔开,胯下的震动阳具换了电池,在疯狂的旋转抽插,淫水儿已经慢慢流满了双腿,母狗的嘴角流着口水,在她的头的旁边适当的距离是她的调教课本。

    “我是淫蕩的女奴,下贱的母狗,我......哦......啊......我是天生的最下流的妓女......啊啊......我......是......是......天下最骚,最......淫蕩的......啊......哦......骚......骚母狗。啊!我受不了了!我的样子怎麽这样啊。”

    啪啪啪啪啪啪......我用鞭子狠狠抽在她的身上,乳房上,“不能走神儿,专心念。”

    母狗喘息着说:“是......是......主人。看我的发情的浪样,我的......我的......胯下的淫蕩的......烂屄里......流着......流着......粘粘的骚水儿......啊!我不念了,主人,求求你了,把镜子关上吧。我......我真是......无地自容了。”

    她的哀求换来的自然是一顿鞭子和耳光。她彻底绝望了,泪水流了下来。母狗继续断断续续的说着:“我的......不......是母狗我的......淫烂的骚屄里正在流着肮髒的......下贱的......淫水儿,看,我是多麽的无耻,多麽的不知羞耻,多麽的淫蕩,连最下等的妓女都不如,我的骚屄渴望......被插入,母狗我期待着被 QJ,被......轮奸,我强烈的希望被虐待和......和......被侮辱和......折磨......啊。啊......主人,打我吧,用鞭子......狠狠教训你的不听话的变态的母狗吧......哦......啊......啊!!求求主人了,我受不了了,我......要来了......啊!!!”可以看出最后的话已经是发自内心的了,母狗已经到达拉高潮,因爲她的身体已经僵硬,胯下的淫水儿已经是小河流淌了。母狗的脖子耿直,闭住呼吸,持续了十几秒锺,身子一软,就只是在那里喘气,没有力气在念了。

    而这一切,都被我录了像,并且转存到电脑的硬盘里。

    “好了,上午就先到这里吧,你休息一下,我要出去办点事情,回来再收拾你。”我把母狗松绑,除去镣铐,扔在床上让她休息片刻。我在一旁穿衣府。

    过了一会儿,母狗缓过劲儿来,爬到地上,跪下说:“主人要早些回来啊,贱母狗还希望主人的调教呢。”

    我抚摸着她的脸,擦干上面的泪痕,说:“我会的,你真是够骚够贱,真不愧是贱母狗啊。”

    她的脸红红的说:“都是主人调教的好,母狗谢谢主人的夸奖。”

    我严厉的说:“母狗在任何情况下都是没有自由的,那你知道该怎麽办了?”

    “是的,母狗要时时刻刻被捆绑,不论主人在与不在。”

    她爬到角落里,从箱子里拿出一大捆绳子,双手捧到我的面前,“请主人将贱母狗紧紧的捆绑吧。”

    我看了看她,“这次你自己捆自己吧,这样才能培养你的自虐心理,也能使你更加的变态。就照着我平时教你的做吧。”

    “是,贱母狗遵命。”她又拿出了几个小铜锁,和一副手铐。坐到床上,先把自己的双脚双腿从脚踝到大腿根紧紧的缠了一圈又一圈,每一圈都打上死结,然后用另一根绳子从脚踝的绳圈开始每一圈都纵向缠两圈,然后收紧,打死结,一直到大腿根儿,余下的绳子和腰间的龟甲缚的绳子系紧,也打上死结。然后,她自己给自己戴上口塞球在脑后死死勒紧,并和背后的龟甲缚的绳子系紧。她又跪在床上,用一根较短的绳子穿过大腿和脚踝之间的绳圈,费劲的缠了两圈后死死系紧,同样系上死扣。

    做完这一切,她已经娇喘息息了,口水早已经不断的流下来,胸脯乳房上一片亮晶晶的。她把一根铁链一头用铜锁锁在床边,一头锁在膝盖处的绳子上,并把铁链拉直绷紧。然后母狗把手铐在背后用锁锁在狗环儿的金属环上,并穿过背后的绳子,使手铐紧贴背部,这样当她在背后铐上双手时候,双手没有一点儿活动的余地。她又拿出另一根铁链,一端锁在床头的栏杆上,另一头锁在自己狗环儿的前面的金属环上,床尾和床头的两条铁链将母狗的身体拉得紧紧的直直的。母狗趴在床上艰难的把双手背到背后,够到手铐,试了几次才将双手牢牢的铐在背后很高靠近脖子的地方。又将事先别在背后的震动阳具的开关抽出来,开到最大,然后扔到一边,开关落在床上,这样母狗就无法将开关关闭了。她只能承受这种自己给自己带来的无限的痛苦然而又是快乐的过程,直到我回来。

    我满意的看了看,同时打开电脑,将她平时受调教的片子调出来,设置成反複播放,当然也包括刚刚进行的羞辱调教的全过程。我拿出鞭子,狠狠抽了这只贱母狗几鞭子,“你这个恬不知耻的骚母狗,在这里好好反省吧。臭贱货!”我出门之前,听到电脑里的呻吟声和母狗的呜呜的哼叫声,满意的关上门,声音消失了。

    下午六点多锺,我打开了房门,听到的仍然是出门之前的电脑的的视频文件中播放的淫声浪语,但是床上的母狗的呻吟却是微弱中夹杂着些许哭腔的呜呜声。我走进卧室,看到床单已经皱皱巴巴了,而且在母狗的身下已经湿了很大一片。再看母狗,浑身汗水,并且在不自觉的微微颤抖,头发淩乱,口水已经将床单浸湿了很大一片,双眼迷离,不知道经过了几次高潮。看到我进来,只是用茫然的眼神看着我,双眼呆滞,泪流满面。

    看到母狗充满哀求的眼光,我不禁有些心软,但是不行,没有严格的调教,怎麽能出合格的女奴呢?再说,母狗的这副惨样不一定就代表她痛苦,说不定这正是她梦寐以求的呢^_^.

    我用手插入母狗的胯下,再抽出来,果然,满手都是粘稠的液体,床单也湿了很大一片。我把手上的黏液涂抹在她的脸上,笑着说:“你这个骚货,原来你在这里如此享受啊。”她的脸居然腾的红了,如果不是口塞球的牵拉,她的脸要埋到胸前了。

    “果然没错,你真是个下贱的受虐狂,一个无耻下流的变态的,连下等妓女都不如的贱屄母狗!!”我忽然又来了兴致,抄起皮鞭狠狠的又抽了她一顿,一天的丝毫不能移动的捆绑和不断的高潮已经把她折磨的筋疲力尽了,但是对于主人的鞭打还是很有反应的,她喉咙里发出的低沈的呻吟声,表明她在痛苦中的隐隐极度的快感和享受。

    鞭打完母狗后,我把她解开,除去了狗环儿以外的所有束缚,她像一摊烂泥般摊在床上,一动不能动,只有喘气的份儿,但眼神中却分明是某种满足和期待的目光。我没理她,去洗澡。等我洗完澡出来,看到母狗已经在床上睡着了。也是,一天的艰难调教,体力消耗太大。

    我拿了条毯子给她盖上。她的嘴角还带着笑意,仿佛还沈浸在受虐的快乐之中。我关了灯,出了卧室。

    我自己做了些东西吃,又给母狗留了些在她的狗食盆里,然后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不知不觉睡着了。

    睡梦中一股温暖湿润的感觉将我从睡梦中唤醒,同时一种前所未有的舒服的快感从下腹部缓缓但是有力的传上来。

    我睁眼一看,原来是母狗正在爲我吮吸呢。她已经洗完了澡,重新化了状,光鲜亮丽的跪在那里。她的身上依然有比较清晰的绳索的捆绑的痕迹。

    看到我睁开眼睛,一边用手上下套弄我已经挺直坚硬的JJ,一边笑着说:“请主人好好休息,贱母狗来爲主人放松。”说着又低下头去嘬着。

    我看着她雪白粉嫩带着绳痕的裸体,湿漉漉的头发,秀美的脸庞,鲜红性感的嘴唇在一上一下的吞吃我的JJ. 我再也躺不住了,猛然间坐起,抱住她的头,夹在两腿中间,我的JJ在她的嘴里横沖直撞,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混合着淡淡浴液的体香,感觉到她的温暖的舌头的软软的缠绕在我的龟头上,我再也忍不住了,精液狂泻如注......母狗大口大口吞咽着我的精液......嘴角流出些白色的液体,她用手指抹进嘴里,闭上眼睛尽情的回味着......

    我躺在沙发上,拍拍沙发,母狗乖乖的爬过来向我叩头,嘴里说:“主人好,贱母狗听从主人吩咐。”

    我抬起手,叭叭叭叭抽了她四个耳光,她身体踉跄着,“主人饶命!母狗错了!”她惊恐的说。

    “这是对你的奖赏啊,因爲你爲主人服务的很好,我会好好的犒劳你的。”

    她满脸欢喜的连连磕头说到:“谢谢主人的夸奖,母狗领会错了,母狗应该受罚,请主人重重责罚母狗。”

    我用手捏着她的下巴,“宝贝儿,你以前是个多麽高傲,清高,极其淑女的一个温文尔雅的女孩儿,怎麽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了呢?变成了一条下贱的母狗,一个人人唾弃的最下等的妓女,甚至比妓女都不如,你如此没有羞耻感,如此下流,这样淫蕩,你还像是一个女孩儿麽?你自己说说,你爲什麽会这样的变态,喜欢自虐和受虐,喜欢被捆绑,被鞭子抽打,被灌肠,迫切的希望被K 屄,想要被轮奸,让男人的精液保住你的全身,浸透你的心灵,被抽耳光使你更加高兴,被鞭打让你很兴奋,像条母狗一样舔我的脚,肛门,喝我的尿,对,喝我的尿,这点你比母狗还要下贱,比母畜牲还要下等,如此的没有廉耻,你的美丽的诱人的身体里面藏着一颗犯贱,变态,下贱和不知道什麽是羞耻的心。”

    母狗的脸随着我的羞辱变得通红,胸脯剧烈的起伏,喘息声加重,头深深的低下,喃喃的哀求:“主人,求你别再说母狗了,我已经......羞耻死了,我......我......怎麽会变得如此模样啊......呜呜......”

    我羞辱完了我的母狗,看到她满脸通红的低头跪在那里,感到一阵快意。我将她一脚踹翻在地上,用脚踩踏她的胯下,脚趾头探进她的烂屄里,她本能的抬起身体,双手想要阻止,但看到我严厉的眼神,又躺在地上,双手摊开,脸扭到一旁,不时轻声哼着。我的脚上不一会儿就沾满了她阴道里的分泌物。

    “臭母狗!把脸转过来。”听到我的命令,她转过脸,我把脚踩在她的脸上,肆意践踏着,她呜呜的哼着,不敢反抗。我把脚上的汗液,汙物和从她烂屄里沾上的淫水儿的混合物涂慢她的脸,脚趾头伸进她的嘴里,让她舔干净。

    “你这个淫贱的骚屄,这是主人我对你的奖赏,还不谢谢主人。”

    经过这一番折腾,她已经意乱神迷,性欲泛滥了。连忙爬起来,跪在地上,向我不断的磕头,“谢谢主人的调教,谢谢主人对我如此的侮辱和糟蹋,这一切使我这条贱母狗更加淫贱和下流了。希望主人更进一步的折磨母狗,我渴望主人的更加严厉和残酷的虐待。”

    我轻蔑的说:“你这个不知羞耻的臭骚屄贱货!居然如此的享受。我会满足你的,不过我现在我饿了,你去给主人做饭。”

    “是,母狗遵命。”说着就要起身去厨房。

    刚站起来,我拿起鞭子“啪啪......”的狠狠抽在她的身上。

    “啊!!啊!!主人,我......我......又做错什麽了?让主人生气?”

    我低沈声音说:“你是女奴,你是我的母狗,母狗的装束还没有穿就想走?你要时时刻刻记住,你是我的贱女奴,我的贱母狗,你是一头无耻的下贱的母畜牲,你要自觉的穿上母狗的装束,主人在的时候要主动请求主人给你穿上母狗的装束,这才能体现出你下贱无耻的本性,知道麽?”说完,我又抽了她几鞭子。

    “啊!!啊!!!呜呜......主人,我......母狗知道。下贱的母狗请求主人给我穿上母狗的装束。”

    我开始装束她,和昨天一样,全身龟甲缚,绳索紧紧勒进肉里,胸前,腹部,背后的菱形绳索好像是张在她的身上一样,昨天的绳痕已经重新被掩盖了,比昨天还要紧,震动阳具和肛门栓也被绳结深勒进阴道和肛门里,而且最后连绳索也已经看不见了。她的呼吸已经有些困难了,急促的喘着气。我又给她戴上手铐,脚镣戴上口塞球,在背后紧紧勒住,和背后的绳子系成死扣。母狗的头又不能自由移动了,只能向上抬着。

    “去吧,你要在日常的一切活动中时时刻刻体会被虐的感觉,以便你能在内心深处真正意识到你是一条狗,一条下贱的母狗!”她这次还算可以,艰难的跪在我面前,在全身绳索的紧缚中更加艰难的向我磕头,口中发出含混不清的呜呜声,球中的小孔中,口水早已是止不住的流出来。她艰难的呼吸真,站起身来,一小步一小步的朝厨房挪去。这顿饭做了很长时间,厨房中传出的杯碗碰撞声中夹杂着母狗的呻吟,声音很大。做好后,她来到我身前,跪下,沖我磕头,呜呜的说着什麽。我把她的手铐从身体上分开,使她可以在地上爬。我牵着她的狗环的链子,走向饭桌。

    我把链子扣在桌子腿上。我让母狗躺在地上,我把脚镣打开一个,将饭倒在她专用的狗食盆里,然后分开母狗的双腿,高高抬起,将震动阳具的开关开到最大,同时用手挤压着她的阴部。母狗的身体剧烈一震,喉咙里发出阵阵母兽发情般的嚎叫。她的阴部开始流出水儿,和先前流出的骚水儿混在一起流下来。我用狗食盆接着,一会儿就很多了,将盆底的饭都给浸没了。我关掉开关。母狗已经瘫软在地上了。我把她拉起来,让她跪在地上,把盆放在她面前,解开口塞球,母狗的口水像决堤一样流出来,流进了盆里。我又掏出JJ,早已发胀的JJ插进母狗的嘴里,仿佛打了一针兴奋剂,她来了精神,反複套弄,舔食,不一会儿就射在她的嘴里,“不要咽,吐到盆里!”

    她照做了,白色的精液盖满了饭的顶部。我在她脸上擦干经JJ后,又插了进去,她含着,疑惑的看着我,但又不敢问。我的尿出来了,“饭前饮料,喝下去!”

    她痛苦的吞咽着,脸上泪水横流。感觉快完了,我拔出来,将剩余的尿液尿进了狗食盆里。我拿一根筷子搅动着盆里的东西,里面是饭菜和母狗的骚水儿、口水、我的精液、尿液的混合物。我搅拌好了以后,说:“乖乖母狗,吃吧,这是你的美味,你最喜欢的。”母狗开始有些迟疑,但随即开始吃起来,像条真正的母狗那样,跪在地上,从专用的狗食盆里舔食着盆里的混合物,而且越吃越香,还时不时的抬起头对我说:“谢谢主人!”由于绳索的紧勒,她边吃边喘着粗气,饭粒也喷到了地上。不一会儿就把盆里舔吃的干干净净,地上的饭粒也一一舔净。

    吃完饭,命令母狗收拾完,并且简单的沖了个澡。这时天已经黑下来了。该带母狗出去溜了。照例是把她身上紧紧的捆绑,由于要出去走动,所以绳子没有太紧,镣铐的距离也留出了足够的的长度,只是有束缚感就行了,毕竟出去是以羞辱爲重点的,当然,高跟鞋,丝袜,口塞球和震动阳具是不能少的,震动阳具被通过胯下的两股绳索紧紧夹住根部,使其不能滑出。“走吧,小母狗,该出去散步了。”

    在我爲她準备的时候,她已经预感到了什麽,眼中露出恐惧的神情。这时,她趴在地上,口里呜呜的呻吟,拼命摇头,口水四下飞溅。我把狗练拉得笔直,她还是不肯动。眼里的神情更是哀求和恐惧。

    我一狠心,拿出鞭子在她的屁股上狠狠抽了两下,“啪啪”,“贱货,快走!”她嗷嗷叫了两声,害怕了。无奈的随着我走出屋外,眼里的泪水不住掉下来。

    我们来到了屋外的空地上,远处是公路,不时的有汽车飞驰而过。我拉着她向公路走去。一路上,她总是迟疑不决,最后终于在皮鞭的召唤下,来到了公路边上。路灯将这一片地面照得通亮。母狗的淫贱模样在灯光下一览无余。由于天已经晚了,公路有比较偏僻,路上的车不多。我向左右看了看,两侧远处没有车,我让母狗头靠在电线杆上,尽量叉开双腿,脚镣和膝铐的链子崩的直直的,“低下头,看着你的骚逼,不準扭头,照着纸上的话大声念出来!”我把一张纸贴在她的大腿山,让她能在路灯光下看清楚,松开口塞球的绑带,使球落在脖子附近。我则转身隐没在周围的黑暗中......

    于是,一幕让人瞠目结舌的画面出现了......

    在一片浓密的黑暗中,有一盏明亮的路灯,灯光下,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孩儿,身上被一道道淫靡的麻绳紧紧捆绑,绳索由于身体的弯曲,深深勒紧了肉里,两个圆滚滚的乳房受到绳索的挤压泛着明亮的光泽;脸由于屈辱而通红,眼里噙着泪水,嘴里的口塞球虽然不在了,但口水仍不时的流出来,拉成长长的银丝,滴在胸部,染湿了一大片的胸脯;脖子上带着狗的项圈儿,链条搭在旁边的地上,闪着银光;她的手脚戴着亮晶晶的手铐脚镣,泛着冰冷的金属光泽;而她叉开的双腿中间,是她最隐秘的部位,现在完全暴露在一片明亮的灯光下,在一片浓密的黑色阴毛中,一个大大的柱状物体,在疯狂的旋转,并且一进一出的蠕动,在她的下身大地上,已经积了一小滩液体,从阴道里流出的淫液除了滴到地上,还流到了屁眼儿,阴毛周围也是亮晶晶的一片......

    我在黑暗中发出命令,“快念吧,要念清楚,声音要大,如果重来的话,就耽误时间,那我就不能保证是否会有车过来了。呵呵......”

    母狗的身子微微一震,马上大声念出纸上的内容:“我XXX 是一条母狗,是一只淫蕩的贱母狗,天下最无耻的骚......骚逼......母狗......呜呜......我的......的......臭骚逼是最肮髒的贱逼,呜呜......天生是被主人玩弄,被主人K 的,如果主人愿意,天下所有的男人,都可以来......来......K ......我......呜呜......来玩弄我的臭逼,看,呜呜......你们来看......我......我的两腿之间......呜呜......啊......我不念了,求主人饶命,我作甚马都行......呜呜呜无......”

    我在黑暗中低沈着声音说:“我就要你现在念完。”

    她彻底绝望了,只好继续念道:“看......看......我的两腿间是我的......我的......贱逼,是......我的......骚逼......臭逼......还在流着腥骚恶臭的黏液,啊啊......呜呜......那是......是......是我......的......淫液......是......是我......下贱......和......和......淫蕩的......的象征......我是......是......没有任何廉耻的,不知道什麽是......羞耻的......淫蕩的......下......下贱的母狗,母......母畜生。这就是我,XXX,我不是......人......是......是......是一条无耻,下流,下贱,淫蕩的,肮髒的......母狗,母......畜生......呜呜呜......主人,念......念完了......啊啊啊啊......呜呜呜......”

    静静的夜空中回蕩着母狗的自我宣言。我出来,收起纸张重新给她戴上口塞球。这时,公路的远端,隐隐约约有一点微弱的亮光在移近。

    “远处有车来了,快,快爬过公路。”我命令到。母狗这时再也没有恳求的意图,迅速的翻过身,朝公路对面爬去,我几个健步跑到对面。但是母狗就不行了。她无法站起身,手脚的镣铐被一根很短的链子连在一起,就算是没有链条,她的奴性和受虐的心态也不会允许她直起身子,何况还有她的主人在呢。她四肢交替的,迅速向对面爬行,但受到镣铐和链条距离的限制,幅度不是很大,速度自然快不起来。远处的灯光越来越进,母狗爬行的速度也愈来愈快,叮当叮当的声音不绝于耳,同时母狗在喘着粗气,淫水儿和口水在路面拉成一道直线......灯光越来越近,但母狗离对面还有距离,眼看汽车的远光灯就要照到她了。情急之间,她翻身向前滚去,一阵叮当乱响,她纵身滚进了前面的排水沟里......汽车的灯光照到了母狗刚才所在的路面,灯光驶近,汽车呼啸而过,消失在远处的黑暗中。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