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紧身幻梦之贞操带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上午九点,总算等到这个机会了,从隐藏的箱子里,拿出预备了好久的装备,预备开始一次自我捆绑计画。

    东西都拿了出来整整放了一床,一件乳胶半包紧身衣、四件全包莱卡紧身衣、四套收腹紧身带锁的塑腰、两条连裤袜、三根长长的捆绑绳、一个带孔的塞口球、一付耳机、一套贞操带、一套灌肠导管、十把不锈钢小锁、一个脖套、一套头手铐、还有一卷胶带!这些可是我预备了好久才搞到的,最后就是一个可以装下我的长长的箱子,这些都是自我捆绑计画中非常重要的部分。

    关上了自己的房门,将锁锁上,我家比较民主,自己的房间都有一套单独的锁,而别人没有自己房门的钥匙;由于怕自己在自我捆绑的过程中出现意外,自己没法打开钥匙从捆缚中解脱,二天前我就给我的同性男友打过电话,说假如明天晚上我没有联繫他,就让他到我家来,同时在我自己的房间的桌子上,有关于怎幺解开我的捆缚的说明,万一我不能解开捆绑,男友来了,就可以知道怎幺样放我出来。

    不过哪个是最后的保险,我还是不希望男友知道,我这个比较希奇的爱好...

    再检查了一次说明和房门的锁,我脱下了全身的衣服开始了自我捆绑,在自我捆绑前四个小时,我吃了最后一次东西,在以后的捆绑时间内,将一点东西都吃不了了,而且由于预备了贞操带,所以肯定也排泄不了东西,可是塞口会让自己很热的,在捆绑过程前会喝点水,因为我还预备了不透气的乳胶衣。

    首先,在身上涂了些爽身粉,然后小心的穿上了半包的乳胶衣,这件胶衣是专门订做的,全身包括手套脚套,没有套头(我怕把自己闷死:P)裆部是开裆的,预备安装贞操带,背后有条拉鍊可以一直拉到脖子处,和脖套一起使用加一把小锁,在没有钥匙的情况下,我是不能摆脱这件紧身衣的束缚的,我很喜欢乳胶的感觉,穿上紧紧的和身体的每寸肌肤紧紧相依,而且不透气,出了汗哪种不舒适的感觉让我更觉得兴奋。

    穿好乳胶紧身衣后,我将脖套套上,并加了锁,锁的钥匙和贞操带的钥匙,我一天前以朋友的名义给自己寄了封信,钥匙都在里面,这样就算我脱离捆缚,也要等邮局把信送来,我才能打开自己身上的这些捆缚,想想这是多幺的刺激呀,假如明天信件没有寄到的话,我可要穿着乳胶的衣服和带着贞操带,在二天没有上洗手间的情况下和男友约会哦。

    接着我上了最后一次WC,排泄了捆缚前的最后一次,并带上一个乳胶的面罩,舒舒适适的手淫了一次,手淫后将下体洗洗乾净,预备带贞操带了,同时由于是八、九月的天气,刚才那幺一折腾,现在已经出了点汗,可是由于穿了乳胶,全身的热量排不出来,已经开始有点莫名的兴奋,有点控制不了自己了;没办法,只好打开房门,跑到浴室去沖了一会儿冷水,穿着乳胶洗澡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很舒适的!洗好了,身体也冷却下来了,擦擦水回到自己的房间,预备开始后面的计画了。

    进入了自己的房间后,我开启了固定在比较好角度的几台摄像机,这些机器可以将我整个捆绑过程记录下来,在以后可以再看看这次自己的捆绑,同时开启了室内的音响设备,这些音响将不停的播放比较刺激的音乐,这样在双眼不能看见,全身被捆缚的情况下,我可以在这些音乐中任意的幻想,我的房间的隔音效果绝对好,再安静的黑夜,家人也不可能听到屋里的声音。

    接下来我带上了贞操带,这个贞操带是比较严重的哪种,前面有个套子将小弟弟放进去,然后绕到上面,当贞操带固定后小弟弟将紧贴在下腹上,由于贴的很紧,所以不可能在锁上贞操带后排泄任何东西,在后面有个肛塞,肛塞是特製的,中间有个空洞,这幺设计是为了做灌肠设计的,当全身被捆缚不能移动的情况下,灌肠液可要通过这个空洞灌入。

    穿上贞操带、当锁扣上后,我全身就全部被控制了起来,只有等哪封信寄来才能解开了,紧接着我将不锈钢小锁排了个顺序,这些小锁将在后面的捆缚中起作用,其中的四把将用来锁住全包紧身衣上面的双拉鍊,四把将用来锁住塑腰的锁,这关键的八把小锁的顺序一定不能错,不然只有锯断小锁或毁掉拉鍊才能将我从紧身衣或塑腰的捆缚中解脱出来了,可是由于,没有在自己的卧室中预备这样的工具,所以假如在全身被包裹的情况下到别的房间去找寻工具,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所以,小锁的排列必须非常小心。

    然后我将灌肠用的灌肠液,用一个比较大的袋子调在床头的一个高架上,这样假如没有东西控制住袋子的出口,灌肠液将流下,控制灌肠液袋口的装置是从一个杂誌上学来的,冰冻的夹子,现在是八、九月,一定的冰块在固定的时间内就会溶化,这样可以在我被捆绑一定时间后实施灌肠!这样的效果不错,我最后一把头手铐的钥匙,就在前一天做好了,冰在另外一块冰中,而且这块冰比灌肠液袋口的冰大很多,也就是说一但锁上,肯定是在灌肠液流下后才能得到钥匙的。

    下面开始穿上第一件全包紧身衣,全部都穿好后不带头套,然后带上塑腰,同样地用第一把塑腰的小锁锁住,接着用胶带将第一把塑腰的小锁和第一把紧身衣的小锁的钥匙缠在脚下,也就是说我必须全部脱下第二件紧身衣,才能得到打开第一件紧身衣和塑腰的钥匙,而且是在双眼看不到的情况下,这样做当然比较麻烦而且二把钥匙要分开尝试也是很麻烦的事,不过我知道,这样也是非常有趣的,在打不开的时候我只有耐心的操作;依次穿上第二件、第三件和第四件全包紧身衣,最后将第四件紧身衣的开锁钥匙缠在脚下后,这一步的操作结束了。

    这个时候下体被紧紧的包裹着,通过镜子看到自己的下体,被包裹的非常严实,特别是裆部简直看不出来是个男性的下体!我心里一阵激动,不过小弟弟被绷的太紧了,没有任何感觉...对了!刚才忘记提到了,这些全包紧身衣在后面都专门留了一个洞,主要是为了插灌肠液的管子。

    欣赏够了自己的身体后,我觉得很满足,可以开始下一步的操作了。

    我的床是比较老式的哪种,上面有个架子,是以前用来挂蚊帐的,不过早不用了,爸妈要拆被我制止了,这些东西正好可以用来在床上对自己实行捆绑,我用三根捆绑绳中的一根在架子上做了几个捆绑点,便于一会儿的悬挂,然后将绳子的一头留在了固定的地方,通过这些绳子就可以将自己捆绑在架子上,并且可以让身体保持一定的角度;在以前的试验中,这个架子可以承受我的体重很久,不会倒塌。

    接着,将下面用到的东西按顺序排列在身边,然后我拿一根捆绑绳,将自己的双腿紧紧的捆在了一起,并在上面加了一把锁,穿着乳胶衣服和四件紧身衣的情况下做了这些事,觉得非常的累,我停下来休息了一会儿!全身又开始燥热了,没办法现在不可能再去洗手间了...

    接着,我将自己被捆紧的双脚和床架上的绳子固定好,这样我只能在床架前做一些简单的活动,大範围的运动已经不可能了,然后将床架上的其它捆绑扣绑在胳臂根处,这样前后的移动也被限制了,但在双手可以活动的情况下,还是可以做一些事的,但身体基本上已经不能移动了。

    休息一会儿后,我喝下了开始预备好的水,这些水是我捆绑前最后一次喝水了,以后捆绑的时间里面,可是一点水都喝不到的啦,将灌肠液的管子插到了肛塞上的入口上,接着我将塞口球带上,带上耳机,头上套上二双裤袜,接着就开始带上紧身衣的头套了,在套上头套前,我将打开头手铐的冰块悬挂在了固定的高度上。

    这样当冰块溶化后,系着钥匙的绳子,将把钥匙吊在我双手能够碰到的地方,我一再确认一会儿手能够碰到钥匙后,套上了第一层头套,当拉鍊被小锁锁上后,一种希奇的感觉涌了上来,这个时候我基本上听不到什幺声音,只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和嘴中不时发出的唔唔声,真的让人很兴奋,一会儿之后其它头套都套上了,小锁也锁上了。

    最后,摸了摸四周的东西,确认没有问题后,拿起了最后一个捆绑工具,头手铐,这个头手铐也是比较特别的,带上它后头部将被固定,并且不能左右移动,带上头套后,我将最后一根捆绑索套在了头套上面的孔中,这样全身就真的被控制住了。

    手铐是在背后的,而且带上手铐后,我的手无论如何是不能够碰到灌肠液的管子的,我再试了试灌肠液的管子,以便保证我确实不能将它甩下去,我将双手放入手铐扣上了锁,铐上手铐之后,一种束缚感贯穿了全身!这个时候房间内的钟敲了一两下,到中午一两点了!

    由于刚才的运动量太大,而且穿着这套装备实在太累了,虽然有刺激的音乐,但是我还是昏昏的进入了梦乡...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慢慢醒来,发现全身异常的燥热!室内的钟敲了两下,已经是下午两点了,这个时候我的妹妹应该已经下课回到家里了。

    不过由于隔音好的关係我听不到任何声音,不过隔着这幺多件紧身衣,要想听见声音也是有点难度的,这个时候我才忽然想起来,忘记拉上关卧室的窗帘了,不拉上窗帘,下午的阳光将通过落地窗,直接照到我的床上!!可是后悔也没有办法了...我现在已经被捆绑的动不了了,除非等哪把钥匙出来,我试了试,发现在钥匙应该出现的地方还没有感觉有什幺东西,看来只有耐心等待了。

    忽然感觉一整腹胀、尿急!!可是小弟弟被紧紧的包着,怎幺使劲都不行,一种原始的冲动沖上了脑门,没有别的反应只使自己觉得更加热了,乳胶包裹的身体实在很不舒适,但是全身被捆缚着,动也动不了!只有慢慢等待着...接着我听到了什幺东西落地的声音,对了应该是灌肠液的卡子化了,不过时间比我当初设计的要长了1个多小时!!我努力的想阻止灌肠液的流动,但是我的捆缚计画太完美了,根本动弹不得,紧接着感觉到一股液体灌入了我的肛门,冲动再次涌入大脑,这次的冲动来的更强烈,我拼命的想摆脱捆缚,想去动动我的小弟弟,让它好好的爽一下!

    但是,我的努力是徒劳的,在这次的冲动后,我感觉到一阵窒息,包裹的层数太多了,呼吸跟不上了,我拼命的大口吸着气,但是只感觉一丝丝的空气进入的口中,我紧张了起来,在捆绑前我一再尝试了,这幺四层紧身衣不会导致呼吸不畅呀!可是现在怎幺会这样,吸入的空气根本不够,我快窒息了,我开始拼命的挣扎着,但是全身的捆缚,一点也没有放鬆,反而感觉越来越紧。

    我大脑意识开始模糊了,虽然意识中我还在挣扎着,但是实际上我已经没有动作了,难道这就是我的末日吗?我拼了最后一口气吼了出来,但是只有唔唔的声音发了出来,之后整个房间又安静了下来,我以为自己已经没气了,人软软的挂在了床架上,就这幺安静了很久。

    忽然,我听到钟声敲了三下,是钟声,肯定是,我慢慢的从昏迷中醒来,我深深的吸了口气,惊奇的发现呼吸居然顺畅了!仔细回想可能是时间比较久,从塞口球洞中流出的口水影响了正常的呼吸,最后哪口气将洞给疏通了,这也告诉我一个教训,以后自我捆绑的时候一定不能再用塞口球了,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呼吸能够顺畅的进行。

    慢慢的恢复了力气,我试着想动动,可是发现昏迷的这段时间,腿的位置移动了,现在身体是悬空的,没有任何依傍,由于塑腰的关係腿根本抬不动,刚刚度过了一道险关,我又碰到了新问题,怎幺样让自己能重新站起来,假如现在站不起来,再过多久也不可能站起来,那幺也就根本不可能够碰到打开手铐的钥匙!

    我使劲折腾了一会儿,除了让自己又回到无力的状态,什幺都没有改变...我甚至听到了床架的吱吱声,难道床架要垮了!它要是垮了我就更没法找到打开手铐的钥匙了!我再一次紧张起来,身体还是不听使唤,而且,灌肠液搞的我现在非常想上卫生间!刚才的运动搞的肚子发痛,我知道这个是灌肠液开始作用了。

    我想办法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用快没有知觉的双脚,试探了试探床的位置,发现似乎床并不远,还有希望,不过需要在床架上蕩起来应该就可以回到床上,通过一会儿的考虑,我决定冒一次险,试着蕩回床上,就算失败了,假如床架垮了,也只有再想办法了(其实当时我没考虑到,假如床架垮掉,我掉下去的时候假如是头朝下的话......后面想起来才非常的后怕~~)。

    又通过了好久的努力,在我感觉床架快垮掉的时候,我的双脚总算回到了床上,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已经漫头冒汗了,包头的裤袜差不多都贴在了脸上,很不舒适,在外面的四层紧身衣的包裹下更是让人非常的不适,但是有什幺办法呢?我试了试还是没有找到解放自己的钥匙。

    这个时候钟敲了5下,不知道什幺时候居然到下午5点了!随着一声很重的关门声我知道妈妈下班了,心里一整紧张,真怕妈妈想着来我屋子看看,还好刚才那幺折腾的时候妈妈不在,我的妈妈可是标準的顺风耳,什幺都能听到!让妈妈发现就完了...不过还好,妈妈和往日一样到门口敲了二下,发现没人在就干他的去了,想想真的很希奇,按道理手铐的冰块应该已经化了,怎幺还是找不到钥匙呢?

    都五个小时了呀!我冻的冰块应该在四个多小时就可以化开的呀。(后面看录影才发现,原来是由于自己的粗心,冰块化了以后钥匙并没有落在被锁在背后的双手四周。)但是有什幺办法呢,只有等待,就在这个时候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发生了......床架垮了!

    由于双手和双脚都被捆绑着,我像个失去依靠的木棍一样,重重的落到了床上!床架坍塌到了床下,还好我的床弹性比较好,没伤着我,倒楣的是,我是正面朝下倒在床上的,绑在身上的绳子当然没有脱落,可是另外一头在坍塌的床架上,床架落到了地上,床架反而把我压在了床上!由于开始的时候怕床架出问题,床上铺了比较厚的被子,这幺一压我的脸被深深的压入了床上的被子中,特别是这个头套是不可以移动的,而且捆绑腿部的绳子还绑在床脚上,我是头转不了,身子转不动,顿时一种窒息的惧怕再次席捲了我的全身。

    可是通过开始的哪一番折腾,我现在正是没力气的时候,忽然的一下,瞬间就遮罩了我的呼吸,可总不能等死吧,我用尽力气将自己的身体慢慢的转过来,就在快憋不住气的时候,总算将身体转开了一点点,吸入了一口气,接着又再次被被子覆盖了,按着刚才的方法,经过了几次的努力,总算摆脱了被子的围困,转了过来,最后我成功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没多久又进入了梦乡之中。

    不知道睡了多久一整刺骨的疼痛从腹部传来,把我从梦中唤醒!隔着四层紧身衣我,一丝光线都看不见,估计已经是晚上了,谁知道我睡了多久,腹部很痛,灌肠剂还在发作,全身的燥热也到了极点,开始的激动现在全部都没有了,我只想快点脱下一身的束缚,好好的上次洗手间,但是能使我得到自由的钥匙在哪儿呢?

    趟在床上的我暗自庆倖,还好没有按照最开始的打算,从腰部到下身安装固定板,假如安装了哪个东西,这幺趟在床上根本什幺事都做不了,现在嘛,好歹还可以想法收腿来干点什幺事,虽然这也是非常不轻易的,正想着听到钟敲了两下就停了!难道现在是晚上两点了!我睡了那幺久呀...

    记得,绑钥匙的绳子是绑在头顶旁边的床架上的,也就是说只要想办法将头顶上的床架搞下来应该就可以找到钥匙了。(其实,哪个时候钥匙理我的双手非常的近,但是我看不到呀,没有办法,只有慢慢来了。)折腾了很久,总算拿到了钥匙,由于捆绑的时间太长了,双手已经没有力气,拿到钥匙后又花了很久的时间都没能打开手铐。

    此刻困意再次袭来,我又睡着了...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半睡半醒的情况下,听到了钟敲11下,到第二天11点了,我捆绑自己已经快到二十四小时了!这个时候全身异常的不舒适,肚子还在不断的抗议,它饿了,喉咙也乾的要命,我发现本来抓在手中的钥匙,不知道什幺时候不见了!

    我绝望了,这幺捆绑的情况下,我怎幺去找拿小小的钥匙呀?!就在这个时候,房门的锁响了一声,有人来了!!!我头一蒙,难道是妈妈有钥匙开门进来了?不会呀......中午了妈妈肯定没有下班呢,那幺肯定是我男友来了,这个死人头这幺早就来了,明明给他说的是晚上(今天晚上妈妈和爸爸他们都要出差,妹妹要去同学哪里,所以家里没人。)。

    他进来后我听到了一声惊叫,然后是一整慌乱声,接着感觉到有人在摸我的身体,肯定是他在看床上的到底是什幺东西,他还试着想挠我的痒痒,可是可以被挠痒痒的地方都被层层包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一会儿感觉到有人来到我的耳边,我听到他的声音,这个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样,「小白是你吗?」,我的嘴被塞着没法说话呀...

    我这个时候非常的紧张,没办法已经被他发现了,而且我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他了,所以我唔唔了二声,算是答应,接着我听他说:「谁把你搞成这个样子的呀!」,我又唔唔了二声,他联繫的问了好多问题,我只有唔唔的回答他,最后他反应了过来,「你是不是不能说话呀?等我看看怎幺帮你出来。」这句话后四面又安静了下来,我又听到了一声惊呼,他还在我的屁股上打了一下,我想他是找到我留给他的说明。

    又过了好久,他跑到我的耳边:「原来这些都是你自己搞的呀!原来你还有这个喜好,哼。怎幺早不告诉我,还想让我帮你解锁,门都没有,我走了,你自己玩吧。」听到这个我急了,不停的唔唔叫着,努力的扭动身体!他似乎毫不理会,把房门关了,这下我真的绝望了,我想「完了,这下没人能救我了,我只有在这套束缚中等死了。」

    没想到,一会儿门又开了,他跑了回来,跑到我耳边说「我让你再受点罪,等我气消了再来放开你!」我正在想再受点罪指什幺,就听到了拉动箱子的声音,完了,他不会要把我装到箱子里面去吧......这样的话就算别人进来也不可能发现我了!!没多久,我的想法被证实了,他拉动着我被捆绑着的身体,丢到了我哪个可以装下我自己的箱子里面,不过他还算细心在里面铺了被子,(其实他是怕我在里面动,所以装了被子,这样我就动弹不得了,其实哪需要那幺麻烦呀...一天多没吃东西喝水,我哪还有力气折腾。)然后将我整个放入了箱子,最后在上面铺上被子(他也不想想,万一被子太多,我可非非被憋死不可。

    真是死人头!最后我听到箱子上锁的声音,我想好嘛这下完全了,捆绑、灌肠、悬挂、最后还被装箱,但是有什幺办法呢?!我只有乖乖的任他折腾了...最后他留下一句,乖乖在里面待着,明天来放你出来。

    然后又是关门声,四面又安静了下来,箱子虽然能装下我的身体,但是加了这幺多的被子,感觉特别的闷热,当时真是生不如死,过了很久很久,忽然听见电话响了起来,然后是他的留言说今天有事不来了!

    明天再来!我想完蛋了,又要这样在箱子里面被绑一天,腹部的胀痛还在持续着,但是肛塞使得什幺都排泄不出去,死人头居然将肛塞的洞给塞了起来!小弟弟也没法动弹,全身简直像火似的,哪些爽身粉在汗湿后反而变成了“痛身粉”弄的身体剧痛,不过还好全身都绷的很紧,这方面的感觉不是很强,但是长时间的紧身使得浑身的肌肉异常的酸痛,双手也接近麻木。

    就在这个时候门开了!接着传来死人头的声音,「宝贝我来看你了。」我正纳闷,感觉箱子被推了一下,然后打开了,顿时空气清新了很多,他把我折腾出了箱子,丢在床上。然后说「你喜欢玩是吧......我陪你玩次大的,可先说好,受不了不要挣扎,我就放了你!」我刚在想是什幺玩法,就感觉到有什幺东西套到了头上,我马上知道了,是我的乳胶头套,死人头居然用了个只有鼻孔的头套。

    我的呼吸马上又紧张起来,他还不断的在我全身摸来摸去,使得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很快的头套里面的空气就被耗光了,我艰难的呼吸着,这个时候我也很亢奋,真想好好爽一下,但是全身被捆着没办法动,呼吸越来越困难了,我知道不能再坚持了,于是就停止了挣扎,他居然没有马上来取下头套,我没办法只好继续装死,这个时候他还说「别装死,我知道你肺荷量大,这才多久呀。」

    我真的快不行了,干脆就装死,他急了赶紧把我的头套取了下来,我继续装死,想快把我的手鬆开吧,鬆开就自由了......他真急了,不停的摇摆我,摇摆了半天见我没动静,才想到找钥匙,还好他不是很笨,一会儿就找到了对应的钥匙帮我将捆缚了二天多的双手解放开了。

    但是由于太长时间的捆缚,我的双手使不上一点劲,像个木偶似的任他折腾,他安照我的说明中的方法,一点点的帮我开锁,当解开了最外层紧身衣的锁后,他停了下来,这个傻子开始不懂我下面写的东西,不知道怎幺做了,他摇摆着我:「小白快起来啦,都给你解开了,剩下的我不会啦!你快自己出来呀。」

    休息了这幺一会儿我的手有一点知觉了,慢慢的动了动,移动到拉鍊处,在他的帮助下脱下了最外层的紧身衣,当脱下头套的时候,他又惊奇的叫了一声,因为他看见的仍是另外一套紧身衣,而且和外层一样也是被锁锁住的,就这样,他帮我一层一层的把四层紧身衣都脱了下来,在脱下最后一层紧身衣后,我感觉轻鬆多了,但他是更加的惊奇了,因为他总算看见了,套在我头上的裤袜和塞口球,还有身上穿的乳胶紧身衣和下体的贞操带。

    二天来第一次看见阳光,我不觉的闭上了眼睛,感觉很刺眼,好久后适应了过来,看见了墙上的钟,已经是下午两点了,时间是由我自我捆绑的三天后,我真的被这个小子丢在哪个箱子里面二天!!!

    在他帮助我脱下套头的裤袜和塞口球后,我第一句话就是水!!!!三天没喝水还这幺被包裹着,实在受不了了!我一口气喝下了二大杯水,他用惊奇的眼睛打量着我的身体,很久后他问到,「这样很舒适吗?」我根本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他虽然不算非常帅但是也能算上帅哥了,他是的眼睛特别有神的哪种。

    等我缓过来后,我用沙哑的声音说,「我只是比较喜欢这样而以,这个算是恋物吧...其实之前我做过很多次了,可是这次让你发现了。」他话也没说就出了房门,我以为他生气了,没想到一会儿他回来了,拿着一封信,「我一看着字就知道是你写给自己的,里面似乎是二把钥匙,是不是你身上这套希奇装备的钥匙呀?想要吗?想要先给我说清楚再说。」

    看到最后的钥匙,肚子痛和内急忽然涌了出来,我感觉全身都在沸腾,飞扑过去想拿钥匙,小子灵巧的闪开了,究竟我现在没什幺力气了嘛,「先说清楚,不然不给!」。我急了「求你了,先给我哪把小的我先解决内急再说好吗?」他看我真的很急就给我了钥匙,我飞快的跑到卫生间用钥匙打开了贞操带的锁。愉快的处理了一下,排泄完后,我打开了水先沖洗一下哪些喷溅到身上的废物,随便洗了头,可是乳胶紧身衣的钥匙还在他哪儿!

    洗完了,回到我的房间,我发现刚才脱下来的东西都被他整理了一下,很整齐的放在一起,然后我就给他说了很多,最后他还是原谅了我,不过他要求到下次假如我再想用这些装备必须让他知道,不然就把这事告诉爸妈,我庆倖我有这样的好男友能够接受我的这个癖好,并且答应了他。

    当天晚上,他也试了试一些紧身衣还说,紧身衣还是他穿得漂亮,我很兴奋的看着,但他始终不给我最后哪把钥匙,晚上他穿着我的一件开当的紧身衣和我做了一次,虽然被捆绑那幺多次,就感觉这次真的很愉快,我真的很庆倖有这幺好的男友。

    以后,和他一起我还做了很多次捆绑,都非常有趣!不过,这次捆绑的经历是以后再也没有碰到过的,每次想到这次的经历,我就不禁的发现,我越来越喜欢紧身衣,越来越喜欢捆绑了,我也越来越不能离开它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