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氓大地主第三集4-6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四章 小姨看春宫

      虽然答应帮小夜将那批东西拿出来,估计找外公通融也不会有什麽问题。不

    过许平还是留了个心眼,让魔教的人打听东瀛那边的情况到底是不是和她说的一

    样。

      回到行宫的时候天已经微微亮白了,许平也没心情再去睡觉。让宫女带着走

    路都有些问题的小夜去休息以后,自己一个人坐在客厅,思考着最近的事和各种

    计划,孙正农现在去云南协助林伟,云南一行绝对不会那麽轻松,毕竟山高皇帝

    远的地方,而且那边的人宗族意识很强,单靠一个林伟想解决问题有些不太实际。

      赵猛那边虽说洗手不干了,但也开始从过往的客商那收集情报,酒厂也成了

    重要的消息来源地。刘士山秘密的以粮食商人的身分潜伏进了广东商会,一些必

    要的监视是少不了的。而录取的那些人才们也陆陆续续的派了出去各忙各的,现

    在掐手指一算,自己手上又没可以用的人了。

      想到这许平不禁一阵头疼,想办点破事总觉得身边的人不够用。

      「平儿,你还知道回来。」

      许平转头一看,母亲和小姨正慢慢的走了进来。

      「小流氓半夜出去风流了吧?我听丫鬟们说你还把那个日本姑娘带了回来。

    看来姐姐想抱孙子的愿望不难实现喔!」纪静月还是一如往常的跟他唱反调,

    不过现在的话好像隐隐有那麽点酸味。

      「现在还早呢,怎麽不多睡一会啊!」虽然许平被打断了思路有些恼怒,

    但还是起身迎着母亲坐下,至于美女小姨,暂时没心情,所以就直接无视她了。

      纪欣月立刻就唠叨上了:「还早?祭天大典的準备工作很多,而且你还没梳

    妆打扮、换衣服和背礼仪。昨晚还出去鬼混,要是天下人知道你这个太子这麽乱

    来,到时候你就惨了。」

      想想那些複杂得让人蛋疼的礼仪,许平不禁苦着脸说:「娘,你又不是不知

    道我最讨厌这些又长又苦閟的仪式,弄多了真能让人发疯啊!」「哼,讨厌

    也得好好的装一次,太子的第一次祭天可不是闹着玩的。来人啊,给太子着装。」

      纪欣月板着脸摇了摇头,挥手示意现在就开始换。

      宫女和太监马上捧着一堆发髻、衣服、袍带玉腰和层层的衣服走了进来,跪

    下后在一边站着。许平打眼一看,眼泪都快下来了,这堆衣服穿起来起码得有一

    层棉被那麽厚,这可是大热天啊!再加上那些玉冠,镶着各种宝石的腰带和配板,

    没几十斤重是不可能的。

      许平愁眉苦脸的说:「老娘,能不能不穿这麽多啊!穿完我就死在这了,这

    也太重了吧。」

      「没得商量,你赶紧换上吧!爲娘也要回去着服了。」

      纪欣月看着这厚重的服饰也是发愁,严厉的说完就走了出去。

      「嘿嘿,小流氓!你也有这时候啊,姑奶奶只要简单的穿一下宫裙就行了。

    羡慕吗?」小姨这时候看见许平一脸的苦相,忍不住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像

    是个打赢架的小孩子一样。

      看着那些虎视眈眈的太监,许平赶紧挥了挥手说;「停,你们都给我滚出去。

    让宫女来就行了。」

      想着一群没鸡鸡的人妖在自己身上碰来碰去的,许平就感觉蛋疼。

      虽然爆过女人的菊花,但可没爆男菊的爱好。

      几个太监放下东西后退了出去,跪安时那种阴阳怪气的声音让许平特别的恶

    心,见小姨还一副高兴的样子坐在椅子上,普通的白色素裙让她显得有些清新脱

    俗的味道,脸上得意的模样更是有几分娇媚。忍不住开口调戏说:「你还不出去,

    难道要在这看我脱衣服?」「看就看,不就一小屁孩嘛。」

      纪静月红了红脸,但还是倔强的顶着。

      许平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你愿意看老子不反对。不过一会你就知道老子是不

    是小屁孩了,坏笑了一下朝宫女挥手说:「更衣吧。」

      小宫女们赶紧打来热水,关上门后慢慢的围成一圈,将许平的衣服脱下。等

    到只剩一条松垮的短裤还有继续脱的意思,许平本来被一群小姑娘围着就有些不

    自在,这时候赶紧摀住最后一件裤子问道:「换就换,脱我衣服干什麽?」

    左边一个看起来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这时候羞红了脸,但还是轻声的说:「太子

    殿下,按照祭天的礼仪,您必须先用清水将全身擦洗一遍才行。」

      「哈哈,小流氓你是不是怕脱了裤子丢人啊。」

      纪静月逮住机会就不忘讽刺许平几句,但眼光却是不敢落在许平强壮的身体

    上。

      「我是怕脱了裤子会让你想得睡不着觉。」

      许平把手摊开后一脸暧昧的看着小姨说道,不过话说这群小宫女也挺漂亮的,

    放在现代社会个个都是校花的级别,放在宫里干活真是糟蹋了。

      「呸,臭流氓。」

      纪静月到底还是没许平的功底厚,索性转过头喝自己的茶,脸色却是红红的,

    忍不住偷看了几眼。

      「谢谢,流氓是一份高尚的职业,我很喜欢。」

      许平继续调侃着。

      这时候下身一凉,最后一件短裤也被扒掉了。虽然是半硬不硬的状态,但超

    大尺寸的龙根一弹出来,还是让围着的宫女吃了一惊,大家都惊讶的打量着。

      「嘿嘿,我这样还算小屁孩的话,其它男人可怎麽活?」许平得意的晃动

    了几下朝着小姨说道,虽然她一副不理睬的模样,但还是能看到她用眼角偷瞄几

    下,拿着茶杯的小手都有点不太稳了。

      「太子殿下,您让哪位姐妹帮你洗龙根?」刚才那个年纪稍小的宫女脸红

    的问道。

      「随便,就你吧!」许平脑子里想的都是小姨看到自己本钱后的反应,随

    便应付了一声。

      「谢太子殿下垂青。」

      小女孩脸色有些複杂,有惊喜又有点紧张。其它宫女也纷纷朝她投去羡慕的

    眼光。本来许平以爲只是简单的清洗一下而已,自己又不是什麽处男也就无所谓

    了,没想到接下来小女孩满脸都是红晕的接过旁边递来的一口小盅,轻啓朱唇,

    净一下口后又拿起另一杯看起来像牛奶的东西在龙根面前蹲了下去,小手略微有

    些颤抖的捧起了龙根,用小舌头开始仔细的舔了起来。

      小女孩的口技虽然很生疏,但许平也是忍不住舒服的硬了起来,进入战斗状

    态时的尺寸更是让旁边的宫女都看得呆了,她们从进宫閞始就必须学习一些房中

    术和男欢女爱时的技巧,以便被皇帝看上的时候能好好的伺候。但许平这个尺寸,

    比起书上和老嫫嫫们说的要大上许多,吓得小姑娘们羞红着脸,只敢偷偷的看。

      许平一边享受着少女生疏的小舌头在龙根上仔细的舔着,一边有些疑惑的说:

    「怎麽是用这种办法洗的?」纪静月也转过头来一看,顿时吓得又转了回去。

    一个小宫女正蹲在地上,一脸娇羞的捧着外甥的肉棍卖力的舔着,许平脸上那种

    舒服的表情和宫女那淫秽的样子打击着自己的心髒,脑子里不禁想道:没想到许

    平长得斯文俊美的,下身居然那麽大,那样的大家伙什麽样的女人才能承受得了。

    想到这,身子有些不自在,甚至可以感觉下身隐隐有些痒起来,慌忙告诫自己,

    许平是自己的外甥,不能乱想。

      小宫女依然卖力的舔着,看许平一脸舒服的表情,更是得意的继续跪在地上,

    双手扶着许平的大腿,低下头,舌头沿着龙根开始往后舔,小嘴接触到蛋蛋的时

    候仔细的将它们含在嘴里打着圆圈。

      「等等,我坐到椅子上你再继续。」

      许平已经爽得有些站不稳了,伸手制止了还想继续的小宫女,坐到了旁边的

    椅子上。小宫女赶紧跟了上来,跪在了许平的面前,小头正好对着龙根,用橄榄

    水漱了一下口,又低头含住了蛋蛋。其它的宫女虽然都进行过性教育,但这时候

    也难免有点不好意思,回过神后赶紧七手八脚的拿着温湿的毛巾在许平身上擦了

    起来。

      「这到底是什麽意思?这盆里的是什麽水!」许平一边享受着小宫女的口

    舌服务一边问道,宫女们沾毛巾的水也不是清水,一抹到身上顿时有种雪花膏那

    般的清凉透骨,舒服的下身硬得跳动了几下。

      旁边拿着水盆,年纪看起来大一些的宫女恭敬的答道:「回太子爷,祭天时

    都必须用绿薄荷、柚子叶等十几种花草浸泡过的清水擦遍全身。而清洗龙根时必

    须是一名处子用橄榄、柠檬和茶叶熬制的水漱口,再用舌尖清理。当太子选中那

    名宫女,她就会在祭天结束后被送到太子府上做暖床或是贴身丫鬟。」

      原来这样啊,难怪这帮宫女那麽羡慕这个小女孩。平常的宫女等青春和美貌

    不在的时候,只能领取一笔爲数不多的遣散金再被送回自己的家乡。要麽就找个

    普通人嫁了,要麽也只能是独自生活。多年在深宫里已经让她们和自己的亲人和

    家乡産生了隔阂跟陌生感,所以对她们来说,被太子或皇帝看中是最好的下场,

    因此在曆史上昏君更受她们的欢迎。

      看着身下卖力的小女孩,红晕的小脸蛋和娇小的身躯,这样的年纪在后来最

    多也只是个读初中的学生。想到这,许平原本的同情居然无耻的联想到了学生服?

    制服诱惑?顿时心就痒痒起来,回去还得弄些空姐、女警之类的制服出来爽一爽。

      许平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卖力在自己胯下伺候的小脑袋,柔声的问:「你叫什

    麽名字?几岁了?」埋在双腿间的少女擡起了头,见许平问自己的名字马上

    高兴的答道:「回太子,奴婢贱名应小米,下个月生日满十五了。」

      许平越看越觉得她特别适合穿日本的水手服,圆圆的娃娃脸,水灵灵的大眼

    睛,怎麽看怎麽可爱,虽然刚才在卖力的舔着自己的下身,但现在已经是一脸的

    纯真。整齐的浏海跟稚气未脱的感觉,怎麽看都像是个女学生。

      「嗯,以后到了府上要好好的伺候知道吗?」许平笑呵呵的掐了掐她的小

    脸,又闭上眼睛準备享受小宫女的伺候。

      「谢太子爷垂青。」

      小宫女应了一声,赶紧又将小头埋到了许平两腿间,使出浑身解数讨好自己

    的主子,但她只是用舌头舔而没有帮自己吞吐,许平不禁有些疑惑。

      年纪大一点的宫女比较擅察言观色,见许平脸上微微有些不快便赶紧解释道:

    「太子爷,按规炬小米只能帮您清理下身。而在祭天之前您是不能近女色和卸龙

    气的。」

      这里「卸龙气」指的大概就是不能痛快的射精吧,想到这许平顿时有些不乐

    意,但也没办法勉强。这时候小宫女用小手扶着将双腿左右分开了一会,小头偏

    转着凑到跟前突然开始舔起了菊花。许平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服务,一个未成年的

    美少女用舌头舔自己的菊花,妈的强大的毒龙钻。

      这种事许平还没试过,当她柔软的小舌头又腻又滑的在自己屁眼上舔来舔去

    时,身体忍不住舒服得痉挛起来,嘴里也自然的吐了一口大气。

      「小姨,你说祭天还有这麽古怪的规矩。真好玩是吧!」许平一边享受着

    菊花处传来的快感,见旁边的纪静月偶尔偷瞄几眼后呼吸就加重了,俏脸上也已

    经遍布了迷人的红晕,忍不住又开始调戏起来。

      「滚,小淫棍,荒淫无道。色狼,流氓!」纪静月本来看着这个场面就已

    经有些后悔逞强留下来了,再见许平一脸好色的看着自己的胸口,更是火冒三丈。

    再加上下身的亵裤已经有些潮湿,气急败坏的将自己能想到的词都骂了出来。

      见她满脸的羞怒,许平不禁哈哈笑了几声后色笑着说:「哈哈,小姨对本人

    的理解实在太让我感动了,你居然能一口气说出我的小名、外号、绰号跟爱好。

    知我者非你莫属了,小甥在这感动的眼泪都快下来了,等你和我更深入的了解彼

    此后,你就会发现我是多麽好的一个男人。」

      「你,你……」纪静月满脸都是漂亮的红晕,气得说不出话来。

      「噢,小米,再快一点……本太子的大家伙香不香啊!」许平回过头来,

    故意满脸都是淫蕩的浪叫起来。

      「嗯,太子爷身上都是宝贝,能伺候您是小米的荣幸。」

      小宫女不知道纪静月已经快爆走了,在清理完下身后拿起泡过温水的毛巾,

    一边擦着一边感恩戴德的说道。

      「无耻!流氓!」纪静月这时候已经想不出什麽词能打击许平了,只能无

    力的骂道。

      许平嘿嘿的一乐,满脸贱笑的说:「嘿嘿,你老冤枉我也不行吧,我啥时候

    无耻、流氓了。难道我亲爱的小姨希望我半夜去爬你的窗户,既然是这样的话,

    不帮你实现这个愿望那也太对不起你了。」

      「你你你……我走!」纪静月憋了好一会半句话都说不出来,气得甩门走

    了。不过气是有,沖动也是有的。目睹了这样淫秽的场面和许平那根异乎常人的

    大家伙,下身已经是潮湿一片了,赶紧跑回房间里换内衣去了。

      「哈哈,小米不错!以后本太子会好好的疼你的。」

      许平见小姨坐过的椅子中间隐隐有几滴水印,马上就知道是怎麽回事了,见

    自己的大家伙和小米的行动将美妇小姨搞得春心大动,高兴的摸着小米红红的小

    脸夸道。

      「谢太子爷,奴婢这就伺候您着装。」

      小米既高兴又有些好奇的看着许平的大龙根,一脸温顺的和其它宫女一起将

    繁多的衣服和配饰往许平身上穿。

      虽然刚才确实够流氓的,不过这会许平也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倒不是因爲让

    小姨看了自己的活春宫,而是因爲在这帮宫女如狼似虎的注视下被人毒龙钻,感

    觉多少有点尴尬。

      妈的,果然够重的!衣服穿完以后许平一边走一边暗骂着,奶奶的狗,什麽

    破规矩啊!把老子全身上下挂得和圣诞树一样,又是什麽玉那个石的,这个腰带

    那个首饰,有没有必要那麽隆重。

      到了祭天台以后许平顿时有些头大了,穿着这一身笨重的衣服,走起路来还

    必须一副威严的模样,这对一向无耻的自己来说是一大考验。老子是学物理的又

    不是戏子,早知道当时就多去听听几堂表演课了。

      祭天台的确是气势磅礡,最高的礼台离地面起码有三十米左右的距离。一级

    级的台阶,长得许平都有些发晕了,到处都是彩带飘飘,人山人海。

      看着这麽高的楼梯,许平哭丧着脸朝后边的纪欣月低声的说:「娘,能不能

    不去啊!」纪欣月也是盛装打扮,比起许平来舒服不到哪里去。不过一脸威

    仪的表情,加上娇美的容貌,让人根本不敢直视。见儿子说出这样的话来,忍不

    住声音有些责怪的说:「说什麽呢,老实的走。」

      走过一道小石门就可以看见两边几百名文武官员夹道欢迎,一见太子和皇后,

    马上就满满的跪了一地,没有喊什麽口号,反而是甯静的一片。今天九台山前前

    后后的围了一万多禁军,连一只苍蝇想飞进来都不太可能。

      祭天的时候,没上香之前衆人是不能开口说话的,前后簇拥着一堆宫女、太

    监,有的拿大伞,有的举着不知道写什麽的大牌子,许平和母亲一脸端正的朝台

    阶上走去。

      拖着一身笨重的衣服,好不容易才走完了这高耸的阶梯,许平勉强还过的去,

    但纪欣月本就柔弱,这时候已经閞始大口的喘气了。站定以后在老太监的喊话下

    慢慢的拿出清水撒了几遍。

      「天降褔泽,恩于皇家,受于百姓,请太子祭天爲父,拜地爲母。乞求五谷

    丰登,国泰民安。」

      一个大胖太监站在一边,捧着一页金黄色的丝绸摇头晃脑的念道。这个死太

    监许平认识,以前皇爷爷在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小小的总管,现在已经爬到了老爹

    的跟前成了第一红人。功夫不算低,也有一流高手的水平,平时倒不像其它太监

    那样一副献媚的狗模样。许平对他印象最深的就是,小时候爲了试火药,把他的

    房子炸掉,可惜了也是试不出个鸟来。

      两个小太监一人拿了一把玉如意递给许平和纪欣月,母子俩接过后按程序捧

    着玉如意,朝东方的天上朝拜几下,又起身将它放在了供台上。一人一边,站到

    了供台左右,那个让许平蛋疼的太监就开始长篇大论的说起那些文言文,听得许

    平差点就睡着了。

      半个多小时的念叨好不容易才过去了,许平赶紧念完了自己的台词,又在老

    太监的唠叨中跪了一下,总算是完成了敬天的程序。又和纪欣月下了天台,开始

    準备礼地的祭祀了。

      好在礼地的时候不是很麻烦,一顿念叨后擡上了祭品,再冠冕堂皇的说上几

    句也就算是差不多了。跪拜的时候许平偷偷的看了看老妈,秀气的粉脸上已经遍

    布了香汗,混重的服饰让她娇弱的身躯都有些摇摆了,顿时心疼得不得了。

      好不容易才完成了这複杂的程序,许平把母亲扶起来,刚舒了一口气时,宫

    女的阵营里却突然传出了一阵阵尖锐的惊叫声。

      地上居然有老鼠和蛇爬过,似乎是在匆忙逃命一样,连人都不害怕,一个劲

    的往树林里钻。这样的现象可不正常,许平灵光一闪,立刻有不好的预感,难道

    是有什麽天灾要发生。可看这晴空万里,风又特别小,排除了龙卷风的可能,九

    台山这远离海边也不可能是台风或者海啸。那能让这些动物发狂的唯一原因就只

    有地震了。

      想到这许平顿时全身一紧,如果是自己在祭天时发生这样的事故,那在民间

    的声誉肯定会立刻跌到谷底。这时候就连百官都被惊动了,成群结队的小野兽匆

    忙的逃窜到树林里边,一些胆子小的宫女和官员早已经吓得面无血色,虽然没慌

    乱起来,但一阵阵的惊叫也是不绝于耳。

      看这些动物逃窜的规模绝对不会是小地震,动物对这种自然灾害的感觉是最

    準确的。许平脑子转了一会,赶紧站到祭天台的中间,挡住了正在高声念废话的

    胖太监,运足内力高声的喊道:「衆人听着,刚才本太子受到上天的感召。九台

    山并不是本朝最适合祭天的地方,这会发生一场地震来验证上天的指示,现在我

    们先回避到山下以保平安。」

      看多了那些网络小说,许平知道这种时候和他们说科学那套是傻B干的事,

    现在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当神棍更有力度。

      果然,话音一落,胖太监也忘了念那些废话,愣愣的看着许平。底下也马上

    就炸开了锅,纷纷疑惑的讨论起来。纪欣月见儿子突然说出这一番惊世骇俗的话

    也吃了一惊,慌忙拉过许平叱责道:「平儿,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你可别胡说

    啊。」

      见母亲果然还是保持冷静,没有相信自己的话,许平一脸严肃的说:「母亲,

    这时候我哪敢乱说。真的是我刚才站在这的时候,突然心里响起了上天的声音告

    诉我的。」

      胖太监虽然也是不太信,但也是个会权衡利弊的圆滑人物。既然许平的话都

    说出去了,也只能顺着他的话说,赶紧上前喊道:「诸位,既然上天给了太子这

    一个感召。我们只需下山静候,到时是不是有地震发生就知道了,现在还请诸位

    大人按来时的秩序退下山去吧!」

      底下衆人也只能将信将疑的随同许平浩浩蕩蕩的离开了九台山,路上到处

    都可以看见青蛙和蛇在一起逃跑,似乎不知道对方的存在一般,使劲的往树林里

    跑,这更让许平深信一定会有地震发生。

      到了山下,按照许平的意思,临时找了一块空地暂时安顿下来。一群太监赶

    紧搬来椅子让许平和纪欣月坐下,母子俩都身穿盛装,坐下来顿时全身一阵轻松。

      百官们大气都不敢出,一个个站在两人的后边,禁军也是警惕的警备着。一

    起凝视着九台山上那奢华的祭天台。隐隐等了一个多时辰还没什麽动静,许平也

    是满脸凝重,不过看到树林里逃窜的动物和往别处飞的小鸟越来越多。心里倒像

    吃了定心丸一般,看来差不多是该发生的时候了。

      果然过不了多久,低洼地区突然往上渗出水来。许平一看赶紧吼道:「地震

    要到了,所有的人都稳住了。」

      老天就像是要帮许平一样,随着话音一落,大地马上剧烈的抖动起来,把衆

    人晃得东倒西歪。虽然在场的百官和宫女们都有一定的心理準备,但强烈的震蕩

    和大地的摇动还是让他们惊叫一片,跌跌撞撞的没办法站稳。

      纪欣月这时候也从椅子上跌了下来,厚重的盛装让她的行动变得迟缓。许平

    赶紧上前将她紧紧的抱住,嘱咐道:「娘,您别怕,平儿在这。」

      纪欣月吓坏了,紧紧的抓了许平的衣角。

      许平这时候脸上却是一脸的严肃,冷眼开始打量着百官。

      「平儿,真的发生了地震。该怎麽办啊!」绕是纪欣月身爲皇后而变得坚

    强,但在自然灾害的面前,女人的本性还是显露了出来,紧紧的抱住儿子,语气

    特别惊慌。

      「没事,有我在!」许平赶紧柔声的安慰着,眼睛却是不停的在窜动的人

    群里寻找着自己想要的人影。

      纪欣月看许平一脸认真,听着他信誓日一旦的话语,心里顿时安定下来,看

    了看自己这个古怪的宝贝儿子这时候满面的威严,心里就感觉到一阵的安慰。

      地震还在持续,许平见母亲的脸上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脸红红的就像个少

    女一样,不由得笑了笑说:「行了,老妈,我是您儿子,有什麽不好意思的。」

      所有的人都在越来越强烈的震动中慌忙的找着自己逃命或躲避的地方。

      地震的时间并没有多久,没一会震感就变得越来越小了。从荒乱的人群中,

    许平看到了张大年的身影,这胖家伙已经聪明的躲到了树底下,脑子里顿时精光

    一闪,要是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干掉他那绝对是神不知鬼不觉了,这样千载难逢

    的机会绝对不能放过。

      「娘,已经没事了,我有事先走开一下。」

      许平马上就行动起来,眼里阴光一闪,温柔的将纪欣月抱到了椅子上坐好,

    脱下笨重的外衣,悄悄的朝张大年那边走了过去。

      不过想干掉这家伙必须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眼下这麽混乱,要是被旁

    边的人看到就不好了。现场这麽乱,自己没办法亲自去杀人灭口,还是给你来个

    意外死亡吧!想到这,许平又掉转了方向,到了离山边近一点的地方,随手挑选

    了一块看起来坚硬的岩石,掂量了一下分量,够硬够重。眼神开始锁定了张大年

    那矮胖的身躯,这倒霉的家伙圆圆的身材确实是天生当靶子的料,老子在这默默

    的感谢你爹妈了。

      催动战龙诀,全身的真气就像沸腾的开水一样集中到了拿着石头的右手上。

    以许平快突破至天品的实力,如果是正面对决肯定能轻松把他拿下,可是现在要

    偷袭一个有一流水平的高手,而且还必须一击致命,那可就不是那麽容易的事了,

    所以不敢大意,真气集中以后,猛的将石头朝张大年的脑袋上砸去。

      看着石头正朝着预计的轨道飞去,许平心里赶紧祈祷着:上天保佑让他全家

    死光,不对!我不是那麽残忍的人,若是他家有漂亮的女人,那麽我可以帮忙照

    顾一下,也算是功德无量了,死死死死死!

      张大年虽然有一身上乘武功,但在人前却一直装作一副手无搏鸡之力的模样,

    这时候也是。突然耳朵一动,听到了一阵淩厉的破空声,脑子里立刻本能的判断

    出东西的大小及方位。抱在树干上的肥胖身躯马上灵活的转过来想躲开,无奈动

    作还是慢了一步,刚一转头就感觉眼前一黑,不知道什麽东西砸到了脑袋上。

      看见石头不偏不倚的砸到了张大年的脑袋上,肥胖的身躯软软的倒了下去后,

    许平顿时舒了一口气。对自己集中全部真气的一击有着绝对的信心,这下不死的

    话老子跟他姓。

      还好,总算是中了!这下少了一个祸害。许平总算是松了口气。

      地震过去以后,慌乱的场面才在胖太监的安抚下渐渐的安定了下来,不过按

    照新闻的说法,以后还是会有些小余震。基本上这次许平让大家聚集到空地上,

    算是处理得当,没有多少的伤亡,随着大地渐渐的平稳下来,人们这才算从慌乱

    中回过神来。

      「啊……张大人!」这时候人群里发出了一声声惊讶的叫声,已经有人发

    现被许平偷偷干掉的张大年了。

      许平有些不放心的查看了一下张大年的尸体,拨过人群走到中间,蹲下身来

    閞始仔细的看了看,圆圆的脑袋左边已经被石头给砸了个扁,脑浆都流了出来,

    整张脸上都模糊一片,血流遍了整个头部,这样还能有救的话除非是神仙下凡。

      旁边立刻有官员站了出来,一脸痛苦的说:「禀太子,张大人已不幸逝世!

    」妈的,有死没死我比你还清楚。许平虽然心里骂着,但脸上马上装作痛心

    疾首的歎了口气说:「张大人此次不幸在此意外身亡,实在是朝廷和百姓的损失。

    下令礼部爲张大人就地举办丧事,按一品官员的礼仪,不可怠慢,务必让他安安

    心心的走。」

      说完还硬掐了大腿几下,强挤出几滴开心的眼泪。

      「太子厚德!」官员们习惯性的拍着马屁跪了下去。

      「大年啊,你怎麽说走就走了,以后我还哪有如此真挚的好友啊!」就在

    衆人都爲许平的表演悲伤的时候,一个干瘪的老头一下扑到了张大年的尸体上,

    完全不顾脑浆和血肉的恶心嚎啕大哭起来。

      奶奶的,抢我的风头,许平装作擦眼泪后打眼一看,妈的,原来是孔海这家

    伙。

      此时看他那副老脸上挤在一起的皱纹满是泪水,哭得简直比死了儿子还难受,

    还真不像是装出来的。不过你这老家伙也别伤心了,在回京城之前,老子会送你

    去和他团聚的,你就不用这麽难受了。

      脑子里虽然有这样的想法,但许平还是装作一副伤心的表情安慰道:「孔大

    人节哀顺变,衆人皆知你与张大人一向交好,此次痛失贤良,我心里的痛不比你

    少,还是先让人收敛好张大人的尸身吧,朝廷会负责抚养他的妻儿的。」

      「老朽代大年谢太子爷了。」

      孔海转过头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给许平磕着头,每一次碰地额头都撞出血了。

    这一幕倒是让其它人看得也忍不住倏然泪下。许平让人将已经有点脱力的孔海送

    走后,太监们开始收敛张大年的尸体。

      「皇后娘娘呢?」许平演完戏,回到刚才的地方已经看不见老妈的身影,

    拉住胖太监问道。

      「秉太子爷,娘娘说她身体微恙已经先回去了。让您先把这里的事处理完了

    再走。」

      胖太监一看许平就有点害怕,赶紧回答-o许平若有深意的看着他,心里一

    惊,难道是自己动手的时候被他看到了?

      不过现在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毕竟祭天的时候出了这样的事,许平还是赶

    紧清了清嗓子,严肃的喊道:「大家听着!今天地震之事乃是上苍的旨意,张大

    人身亡纯属意外,各位不需要伤心了。本太子会按照上天的指示,重新选好地方

    修建属于我们大明的祭天台,这是一个新的开始,意味着我们大明朝以后会更加

    强盛。晚上特準礼部衆员以行宫的玉顺斋作爲张大人的灵堂,各位到时可前去祭

    拜。」

      「太子殿下英明,天佑大明。」

      衆人回过神来,山呼海啸一样的发出了整齐的声音。

      对于这样的效果许平自然是特别的满意,自己这个太子,透过这件事在民问

    绝对会被神化,一个能和天沟通的人,肯定会被老百姓所膜拜,这年头的百姓,

    敬鬼神绝对够虔诚。如果能在他们心里留下一个崇高的印象,那以后办起事阻碍

    会少很多。

      许平笑呵呵的挥了挥手,就在衆人敬畏的眼神下走了。只是心中还是有些担

    心胖太监到底是不是看到自己下手干掉张大年的事。

      带着疲惫回到了行宫,一进客厅就只剩莲池和小姨正坐在一起讨论着什麽,

    却没见到母亲的蹤影,许平不禁有些担心的问:「我娘呢?不是先回来了吗?」

    「姐姐说他身体有点不舒服先去休息了。小流氓,你居然能和上天沟通,而且

    还提前知道了这次大地震。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纪静月一看到传闻的主人

    公回来,马上就兴奋起来,简直就像个好奇的小女孩一样。

      许平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立刻又开始头疼剩下的孔海到底该怎麽解决了。

      莲池倒是像以往那麽安静,见许平身上的衣服都皱乱了,丈母娘疼女婿一般,

    柔声的说:「太子现在满身风尘的,先让下人伺候你洗漱一下再说吧。」

      「行,堂姐,小姨。你们先坐吧。洗完再说。」

      许平头疼的很,对于眼前的两位绝色美妇也提不起耍流氓的兴趣。

      「呼,爽啊!」小米和一群宫女早就在许平的房间里準备好了一大桶的热

    水等他回来,许平这时候确实全身都不舒服,在她们的伺候下脱去衣服,进到了

    桶里一泡,马上爽得大吐了一口气。

      「太子爷,听说今天地震的时候砸死了一位封疆大吏。是不是真的?」其

    它宫女都退出去后,小米温柔的帮许平擦着身子,小女孩的好奇心都比较重,所

    以忍不住问了起来。

      「这不是你应该问的吧?」许平冷着脸看着她,这时候心情也确实不太好。

      「奴婢多嘴了。」

      小米见许平的脸色不太好,吓得低下头去不敢说话了。

      许平也懒得再说,闭上眼睛往后一仰,享受着小宫女柔软的小手爲自己按摩

    发酸的肌肉。这时候门突然被开了一条小缝,一个小巧的身影钻了进来。小米见

    她对自己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悄悄的朝桶边靠近。

      许平哪会不知道有人进来,脑子里马上就知道了来人是谁。在她快碰到自己

    的时候,突然发力,一把将她也拉到了水桶里,双手将她环住一脸淫笑的问:「

    雨辰,怎麽学会了做贼啊,居然还敢摸到我这来,胆子也太大了。」

      雨辰毫无防备的掉进桶里,全身上下都湿了,任凭水珠滑过美一丽的俏脸,

    一脸妩媚的看着许平,凑上前来亲了许平一口,声音尽是妩媚的说:「叔叔,人

    家想你了嘛!」说话时小手还在水下抓住了还软着的龙根大肆摸了起来。

      「你个小骚货,是不是痒了啊!」许平见她这样风骚,马上忘了脑子里的

    琐事,立刻兴奋起来,将她已经湿透的衣服一把拉开,看着小侄女充满青春气息

    的身子呼吸顿时快了起来。

      「嗯,人家一想起叔叔就痒了。」

      雨辰眼里满是春水的看着许平,一边拉着他的大手去摸自己水底下的小穴,

    一边低下头来舔着许平的乳头。

      「小米,拿毛巾来。」

      许平一边享受着侄女的服务,一边吩咐道,当然也是不客气的伸出一根手指

    在她的小穴里抽插起来。

      小米没见过这样的阵仗,脸红红的拿来毛巾站在一边,看着雨辰动情的用小

    嘴在许平的胸膛上亲来亲去的。

      许平猛的从水中抱起了小侄女光滑柔软的身子走了出来,雨辰一边被抱着还

    一边兴奋的用舌头舔着许平的胸口。小米看着两人的动作,赶紧拿来大毛巾,颤

    抖着小手开始帮许平和雨辰擦掉身上的水珠,快擦到大龙根的时候小手被雨辰一

    把抓住。

      「叔叔,这就让人家来擦就行了。」

      放开了小米的手后,雨辰蹲了下来一把捧住大龙根津津有味的送进小嘴里,

    啧啧的舔弄起来。

      等雨辰舔了十多分锺后许平就已经按耐不住了,下身早已经硬得快爆开了,

    将她拉起后一把扯去她身上湿漉漉的衣服,让她双手扶住木桶的边缘,高高的翘

    起小屁股。

      伸手一摸早已是潮湿一片了,有的甚至流到了大腿根部,手上抹了一些后笑

    嘻嘻的拿到雨辰的面前说:「怎麽了,小蕩妇,叔叔还没碰你就湿成了这样。」

      「人家一看到叔叔的大家伙就已经好痒了,快来啊!」雨辰张开小嘴含住

    了满是自己爱液的大手吮吸起来,一边难受的扭动着小屁股说道。

      「哈哈,叔叔这就来了。」

      这个小侄女总是那麽浪蕩,光用语言就能刺激的自己更加的兴奋,许平扶好

    了大龙根在花穴外边磨了几圈,突然一发力直接插到了最底。

      虽然已经破了身,但雨辰的下身还是那麽的紧致,就像小孩子的嘴巴一样,

    知道小侄女喜欢粗暴一点的,许平也没什麽爱怜的开始大力的抽动起来。

      「啊,好满啊!……疼,叔……叔慢……点。」

      粗暴的大家伙一进到自己的下身雨辰顿时就叫了起来,下身传来又涨疼又有

    如电流一般的快感。毫无怜惜的沖撞更是带来一种异样的快感。

      小米走也不是,站也不是。一脸羞涩的看着许平站在雨辰的身后一次又一次

    有力的抽插着她娇嫩的身体。

      「爽,快……快来了……啊!」刚破身的小穴还红肿一片,但许平插了

    差不多一百下,雨辰已经高叫一声,小身子剧烈的颤抖着迎来了第一次高潮,滚

    烫的爱液喷射而出,顺着二人的结合处开始往下流。

      「小骚货,是不是一直在想叔叔这根大家伙啊!」许平停下了抽送,一边

    拍着她红扑扑的小屁股,一边色笑着调戏道。

      「想……想,人家要叔叔用力的干我……快动一下……好痒啊!」许平

    这一停,雨辰顿时有些不上不下的感觉。一边摇动着小屁股一边淫蕩的求欢着。

      许平这时候才满意的挺动腰部,继续在她紧凑的小花穴里抽送起来。九浅一

    深,或者是粗鲁的每次顶到花心,每次的撞击都让小雨辰浪叫不已,听得旁边的

    小米是脸红赤热有些不知所措。

      半个时辰以后,雨辰已经来了四、五次高潮了,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要不

    是许平的手抱着她的小腹,估计整个人已经跌到了地上。感觉自己的小手没有了

    扶住木桶的力气,朝一边满脸通红的小米无力的哀矜着:「我没……力气了……

    扶我一下……」小米看了那麽一会活春宫,淫秽的场面早就已经刺激得她下身

    潮湿一片。这时候雨辰被撞得前后耸动,看起来马上就要掉了下去,赶紧挪动脚

    步上前蹲下来让她的上身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嘿嘿……已雨辰满面的红潮,吃吃的笑了笑后抱住小米的脖子,整个上身

    都倚靠在了小米的身上。

      如此淫秽的场面哪是小米这个处子能受得了的,但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宫女,

    当然不敢说个「不」字,如此近距离观看两人做爱,顿时羞得低下头去。

      这画面顿时刺激的许平更加的兴奋,小宫女架着被自己撞得浪叫连连的小侄

    女,还可以看见她脸上那种渴望和羞涩,突然感觉全身一紧,大吼几声,掐住雨

    辰柔软的小腰,猛的撞击几下后精关大开,所有的精液都深深的注入了小侄女的

    花穴里。最后粗暴的动作让小米有点架不住了,往后一跌,雨辰的小头也掉到了

    她的胸前。

      发泄完了许平顿时感觉全身一阵舒爽,雨辰来的太是时候了,刚好做了自己

    的发泄口。轻轻的把龙根从她的小穴里抽出,将她的小腰放开后,还流连在快乐

    巅峰的小侄女马上无力的趴在了地上,双腿也是彻底的分开着,小穴里慢慢的流

    淌着乳白色的液体。

      许平看了看旁边的小米,见她坐在地上看着趴倒的小雨辰和自己的下身,一

    脸的不知所措,忍不住命令道:「过来,帮我舔干净了。」

      小米愣了一下,但还是赶紧顺从的跪在了许平的面前,看着那根沾满了女人

    爱液和男人精华的大龙根盈盈闪一兄,颤抖着小手扶住后脸征红的用小嘴亲了一

    下,再看了看许平后,这才伸出丁香小舌开始舔了起来。

      许平一边一旱受着一边伸出大手钻进她的宫装里,握住了一只娇嫩的小玉乳

    把玩,摸起来大概也就B罩杯左右的尺寸,虽然有点小,但却胜在够挺够弹性,

    摸起来特别的舒服,小小的乳头也因爲看了自己和小侄女的春宫而硬立着。

      小米一边忍耐着想呻吟的沖动,一边发颤着将龙根含入口中细细的舔弄,但

    马上就被许平娴熟的手法直弄得娇喘连连,嘴边总是不自觉的呜咽娇吟。

      等她温顺的将龙根用小嘴清理完,许平这才满意的穿上简单的衣服,丢下在

    一旁软成泥一样的小侄女跟衣裳不整的小米。笑了几声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小米见许平出去,顿时全身无力的跌坐在地上,回味着刚才那双大手抚摸自

    己胸前时的感觉,雨辰也慢慢的回过神来,见自己的下身开始慢慢的流出了许平

    的精液,一脸陶醉的用手抹起来送到嘴里美美的品尝。见旁边的小米一脸的震惊,

    呵呵一笑不管她的眼光继续品尝着叔叔的精液。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