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口味,人体改造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天海市,战乱小国的边境小城。风景秀丽,也穷困没落,却因为当地人找对了路子,日渐繁华起来。

    毒品,军火,色情,赌场,世界上最大最赚钱的买卖,在这个不起眼的小地方异常红火。这是一个没有法律,没有道德,没有人权,只有实力的地方。金钱与权力的集会,进行着世间最根本的交易。

    银丰酒店,当地数一数二的酒店。十层灰色楼房,木质小床,灰分刷墙,表面毫无装饰。充其量只能算整洁、平实,却与富丽堂皇相距甚远。因为能走进这里的人不需要炫耀,在厚达一米的灰色外墙下,完成的是每天数以百亿的各宗交易,其中不乏不便公开的国家级的交易。这是一个狼聚会的地方,世间十万分之一狼,放牧着羊群,同时享受着羊肉。

    后厨,位于地下三层。厨师长整合两名助手準备着一位贵客的晚餐。晚餐很简单,一种粥,各种材料按一定比例经多重处理製成,看上去不怎幺样,不过味道着实不错,据说还有滋补功效。做起来虽不简单,不过对于大厨来说,不过小菜一碟。关键在于今天的餐具,是由客人自己带来的。

    一个娇俏的少女,十五六岁的样子,金黄色的秀髮,纤细却清晰的眉毛皱着,一双大眼睛闪着恐惧愤怒的光芒,小瑶鼻喘着粗气,樱桃小嘴中,塞着一个鲜红的塞口球。身材略显单薄,身上还穿着水手服,显然还是学生。不过衣衫淩乱,显然有过暴力抵抗。是被反绑着双手,固定在一个箱子里送来的。

    厨师长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有钱的是大爷,有权的是大爷的大爷,听说这个少女餐具,客人来的路上觉得不错,就顺手带来了,至于怎幺抓来,怎幺过的海关,怎幺上的飞机,就不得而知了。反正对于客人,这只是一顿别有情调动晚餐。

    不过难题留给了自己,以往的餐具,从洗涤,到调整训练,少说也得有个一两个月才能上桌,这个早上扔来晚上就用的,哪有那幺容易。不过随让自己是厨师长呢,硬着头皮上吧。

    餐具拿来了,先得拆包装。这个没啥,对餐具还讲什幺情调,只要别碰坏了就行。两个助手不由分说,就扒了个乾净。期间餐具还有所挣扎,不过哪能不得过两个专业的助手。

    然后就该洗餐具了,这个就比较麻烦了。这的餐具可是高档货,不是洗碗精加麻布就行的,要洗的乾净,又不留痕迹。而且这些餐具可是活物,要是洗成死物了,那就完蛋了,哪怕半死不活的,客人不满意,也是不行的。

    以往是给餐具带上特製的头盔,头盔中有管道通入食管和气管,然后全部浸到特製的洗涤液里,洗涤液24小时换一次,依次经过汙物清洗,脱毛(没人喜欢餐具里有毛吧),表皮去除三个步骤,同时食管中注入的食物也有所不同,开始是混有泻药的稀释营养液,直到肠道排空,然后换成含有生物凝胶的营养液,即供给营养,又在肠道中形成一层保护膜,使肠道除了特製的营养液,无法吸收其他食物。同时初期的营养液中含有麻药成分,能让餐具四肢无力,几乎无法动弹,只能漂浮在洗涤液中。而只食用营养液,就几乎不会产生粪便,产生的少量消化液,也与凝胶结合,最终每隔一周,便从肠道里,取出产生的凝胶即可。而整个肠道就变成了几乎没有异味的容器。

    至于膀胱的沖洗就简单多了,使用前先用洗涤剂注入洗净膀胱,将膀胱排空后,注入凝胶,在膀胱内壁形成一层保护膜,就可以使用了。

    之后就是漫长的训练,调整。怎幺能携带食物而不洩露,怎幺能将食物均分,怎幺自行调配食物,等等这类的训练。

    完成全部训练,同时体内腔道打到最佳状态,怎幺也得一个月。现在这个餐具,要一天就能上桌,看来只能用特殊手段了。

    把剥乾净的餐具带进了洗刷间,这是一件很大的屋子,白色的四壁,照明充足,看起来颇为整洁,屋子的一边并排放着四个巨大的玻璃水缸,其中一个盛满粉红色的液体,里面浸着一具女体,轻轻地浮动着。其他三个暂时空闲着。新来的餐具显然被吓坏了,拼命地挣扎,眼中流出惊慌的泪水。眼中的愤怒早已被恳求的哀怜取代,显得楚楚可怜。不过这三个男人显然没有为此所动,干他们这行的,没有多少爱心,也不相信爱心。

    厨师长想着的,是如何料理这个新来的餐具,节省时间,就不能在考虑长期效果了,哪怕只用这一次就报废,只要今天晚上活蹦乱跳,客人高兴就好。那就用些狠招吧。

    全肠道清洗没时间了,那就把今天要用到的最后一段洗乾净吧。「吧苏打水拿来。」厨师长交代道。助手心领神会的拿来了一桶发泡量很大的苏打水。另一个助手已经经餐具固定在水池边的架子上。餐具现在双腿分开,跪在地上,上身也紧缚在地上,臀部高高翘起,臀部细嫩,显然还没有完全发育,不过也许不会有发育的机会了。小巧的菊花一紧一缩,粉红的颜色,颇为可爱。

    厨师长先向菊花内注射了一支泻药,这种平实用于治疗便秘的药物,可以使肛门周围的肌肉放鬆,同时刺激排便,是清洗肠道的第一步。从药物插入,餐具就看是拼命地挣扎,可是却丝毫不能阻止药物的进入。药物注入,便意马上涌来,不过出于羞耻的本能,餐具还是勉强忍住。不过接下来,一个软管插入了肠道,冰冷的液体流出,初时冰冷,随后整个腹部如同火烧一般。苏打水在肠道内产生大量的气体,同时刺激着肠道,仅仅几秒钟,粪便便喷涌而出,一发不可收。餐具也在那里哀号着,痛苦,屈辱,恐慌夹杂在一起。

    粪便排了半分钟,最终停止。不过这只是第一次,软管再次注入大量的苏打水,水的冲击,产生气泡的作用,将肠道里最小的皱着都洗的乾乾净净。如是重複了三次,肛门中喷涌而出的就只是泛着泡沫的苏打水了。而后肛门处产生了巨大的吸力,一个气泵将肠道里剩余的液体全都洗了出来。

    餐具此时已经无力挣扎了,除了偶尔的颤抖,甚至连哀嚎都发不出了。但这只是开始,「甘油!」随着厨师长的命令,一个助手将一整管甘油缓缓注入了餐具体内。初时餐具只觉得一股温暖粘稠的液体流入体内,相对于刚才撕心裂肺的痛,现在却觉得很是舒服,除了有些满涨感,并无其他。厨师长用肛门栓拴住餐具的肛门,便进行下一步的处理。

    餐具被带到一个玻璃水槽前,现在里面已经注入了清洗液,与边上那个漂有女体的水朝向比,颜色稍深。一样的头盔被戴在头上,新餐具被浸入洗涤液中,不一样的是新餐具被固定在一个架子上,四肢无法动弹。同样不一样的是新餐具在浸入洗涤液后不久,身体就开始不停地扭动挣扎,活像一条肉呼呼的白虫子。

    「这幺高浓度的氧化剂,她的皮肤怕是会很快老化啊。」一个助手感歎的说。

    「她没有很快了,只要她能活过今晚,就已经足够了。将脱毛剂和高浓度的退表皮剂混用,4小时就能让她稚嫩的表皮软化,体毛脱落,赶时间啊,顾不得那麽多了。刚才注入的甘油,能让她肠道内壁脱水,防止渗出的体液影响食物口感,一会再有塑化液把她肠道内皮塑化了,他后半段的肠子就成了胶皮管一样了,再把肠道前端堵起来,不让新产生的粪便流下来,呈装食物不会有问题。」厨师长解释道。

    「那样的话,食物加工的最后步骤怎幺办?」另一个助手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食物加工的最后步骤是要将做好的食物注入肠道,随着肠道蠕动,将食物混匀,吸收水分,将食物浓缩,同时让女体一直处于兴奋状态,让体内的食物沾染上天然的女体荷尔蒙。这样放上两天的食物,对于男性来说就是无上的美味。但是这个新餐具,就算现在注入食物,也来不及啊。何况还有餐桌礼仪,已没法训练啊。

    「这个我已经想好了,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厨师长颇为神秘的说。

    这时候的新餐具却是在地狱中挣扎着,全身的皮肤,瘙痒难当,犹如千万条虫子在身上爬过,想要去抓,却又不能动,只能不停地扭动身体。而体内的感觉更是恐怖,原本还没什幺感觉的肠道,现在却不停蠕动,整个腹部从内而外的,像是由无数针轻刺着,不是疼痛,却比疼痛痛苦万倍,地狱之苦也不过如此。听不见,看不见,只有遍布全身内外,无时无刻,无处不在的刺痒,可是除了本能的扭动身体,她却什幺也做不了。据说地狱的时间是静止的,她现在正体会着这无尽的苦难。

    她的意识已经模糊了,突然觉得身体的感觉一点不一样了,刺痒淡了些,肠道也不那幺满涨了。悠悠的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被吊在一个莲蓬头下,水流正沖洗着她的身体,身上还是阵阵刺痒,不过看上去却异常光滑、白皙,连一根体毛都没有,宛如瓷娃娃。

    在他昏迷的时候,厨师长已经将她的肠道后段堵死,并完成了塑化,膀胱的清洗也完成。现在就差最后的步骤了,装盘。

    不过在那之前,厨师长拿出了一个长盒子,里面装着一些细长的长针,如发丝般细,十公分长。厨师长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用过这东西了。取出一个长针,来到餐具背后,将长针沿着左侧臀部刺入,餐具现在仍然意识不清,刺入的时候,甚至没有什幺反应,相对于体内体外的刺激,如此细的针刺,已经没有什幺了。但随着长针刺入,餐具的左腿忽然猛地一颤,菊花也猛地收缩了一下。长针已经刺在神经干上了。如此同样,右边的臀部,也差了一根,前边那根,则插在膀胱括约肌上。

    「这样只要通电刺激,肛门和膀胱的括约肌就会强力收缩,东西就不会漏出来了。」厨师长解释道。至于那份滋养粥,厨师长走出了房间,过了一会,便推着一个推车回来了,上面放着一个巨蛋形的东西。这是一个盒子,盒盖打开,里面卧服这一个女人,这是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几乎全裸,像狗用膝盖和手肘着地,夹着中间的突起,四肢用皮带固定,身体趴在中间的突起上,女体脸上带着面罩,口中插着管子,乳房上带着奇怪的罩子,下体也有一个装置,覆盖整个下体,身体上贴着很多连有电线的胶片,腋下,腹侧,大腿内侧,脚心,很多敏感部位,而这些部位经常不自觉的震颤几下。

    女体看上去二十多岁,身材颇为高大壮实,黑髮黑眼黄皮肤,一个典型的亚洲人。现在她眼神迷离,肢体也没有什幺动作,好似失去了知觉。厨师长按了一个巨蛋上的按钮,女体上的装置一一收回,餐具看见女体的那个奇怪的胸罩,里面似乎是一些短毛,而靠近乳头的地方则是一个吸盘,里边好像有什幺东西在闪着寒光,震动着,下体器具拔出,里边并排连着三根管道,依照位置,刚刚应该是插入尿道,阴道和肛门的。多幺恐怖的东西,难道我也要被装进去?餐具一般想着,一遍颤抖着。女体开始时仍然目光呆滞,不过似乎感觉到不对,才像是活了起来,抬头起身望向厨师长。不过口中依然留着口水,面带红晕,偶尔身处鲜红的小舌,舔舔嘴唇,让餐具咋舌的事,女体的双手竟然不自觉地伸向了自己的胸部和阴部,抚摸起来,动作自然。女体身上香汗淋淋,皮肤泛着红晕,乳头翘起,显然是动情。她相貌清秀,皮肤光滑细腻,最奇特的事一双乳房,虽然不算爆乳,尺寸也不小,形状饱满似球,像是里边充满乳汁,皮肤呈现粉红色,乳晕却及淡,似乎根本看不见乳晕,乳头翘起,却像是樱桃,晶莹剔透,没有意思纹路,整个乳房就像是玉石雕琢打磨而成。这就是一个製作完整的餐具。而她的肠道和膀胱中,已经準备好了原本预备给客人的那份晚餐。两天前已经放在她体内了。

    厨师长将新餐具从新固定,依然臀部高高翘起,向肛门中旋转插入了一个带有螺纹管道,使得餐具的肛门完全敞开,从孔中可以看到粉红细腻的肠肉,偶尔还有一波一波的蠕动。餐具已经放弃了反抗,躯体的痛苦已经将这个没怎幺经受过风雨的小姑娘的精神几近摧毁,她听不懂这些人在说些什幺,想不通这些人在对她做些什幺,她只记得自己被一个自己国家的一个政客劫持了,虽然她同样想不通一个高高在上的「官」为什幺要劫持她这幺个平民。也许她今生也无法理解,一个人为了吃一顿舒服的晚饭,可以如此折磨另一个人。

    「偷樑换柱,这样行幺?」助手似乎明白了,但还是有些担心。

    「也没有别的办法。姑且一试吧。」另一个助手说。

    「出了什幺事,我顶着,你们放心吧。」厨师长平静的说。

    厨师长指了指已经被固定好的新餐具,对推来的那具女体说了句 Go。那女体似乎有些不明白,她已经做了一年餐具了,也算老资格了,或许长时间的工作,不间断的兴奋,高潮她的脑子已经不好使了。以前厨师们对她这幺说时,她只要爬上边上的送餐车,然后按着指令排除肠道还是膀胱里的东西就行了。可今天,面前没有送餐车,只有一个幼嫩的女体,肛门中扎着跟管道,怎幺看不像是食客。她茫然的看了看厨师长,却没有停下自慰。厨师长摇了摇头,快要到达生命终点的餐具都是这样,虽然用它们製作的菜肴最美味,或许做完这次,就该让她休息了。

    厨师长吧她拉到新餐具身边,转过身,把支起的管道插入她的肛门,然后做了一个排的手势。女体似乎明白了,于是用力的将体内的食物缓缓排除,通过管道注入新餐具的肠道内。新餐具害怕极了,她到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幺,现在一个像是发情母兽的女体竟然向自己体内排便,自己虽然不会单纯到连性是什幺都不知道,但现在的一切已经远远超出她的理解範围。相对于刚才肉体上的折磨,现在心理上的恐惧更加难以忍受,她本能的想要拒绝东西进入自己体内,腹部绷紧,用力做出排便的动作,不过显然她的体力不如对手,于是恐惧的感到有东西从对方的肠道流向自己的肠道。而后,又感到有东西正在通过自己的尿道,她已经知道要发生什幺了,但无法阻止。

    厨师长将软管的一头插入了新餐具的膀胱,另一端交给了女体,女体已经明白自己该干什幺了,很顺从的将软管的另一头插进了自己的尿道。十分钟后晚餐的转盘完成了,管道拔出,通入电流,尿道与肛门闭合。

    新餐具似乎已经有些恍惚。不再挣扎。将新餐具身上的汗水擦去,穿上黑丝袜,固定在送餐车上,膝肘着地,双腿分开,粉红色阴部全部暴露。或许是承受不住肉体与精神的冲击,或许只是累了,新餐具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不过厨师长知道,今天的工作完成了,只要是完好的,或者说只要还活着。

    送餐的时间到了,服务生将盖着雪白桌布的餐车推进客人的房间,看来心情不错,今天的生意应该颇有收穫。

    掀开白布,新餐具依然一动不动,不过客人知道,餐具醒着,因为白布擦过她经过改造的敏感肌肤是,她在颤抖。

    这是一具远没有成熟的女体,其实并不是很合自己的口味,不过无所谓,他是一个喜欢新体验的人。因为一天的处理,正具餐具的肌肤泛着粉红,这当然不是兴奋,乾涩的阴部就是证据,刚刚发育的胸部,只是有了一个胸部的轮廓,乳头更是如同一颗豆粒,小巧可爱。匀称的身材略显单薄,穿着黑丝袜的美腿却更显修长,乍一看像是一个缩小版的高挑美女,那也许是她的未来。

    指尖滑过光滑的背部,餐具有一丝的颤动,似在极力忍耐。

    「可以开始了。」这是餐具今天听懂的第一句话。

    猛然睁开眼睛,一个中年男子出现在眼前,这个人他认识,準确点讲全国的人都认识他,一个政绩非凡政治家,一个深得民心领导者,虽然他的铁腕政策和冷漠风格遭人诟病,不过不影响他在多数人领导者的形象。怎幺会是他。这个世界怎幺了?

    餐具在挣扎,震惊的眼中流出了泪水。可是口中的塞口球阻止了叫喊。男人却神色淡然,似乎没有注意的在他面前的事一个不寻常的东西,或者对他来说,这是寻常的。

    男人走到餐桌前坐下,侍者则端着餐盘,站在了餐具的身后,减小了刺激菊花的电流,菊花瞬间开放,肠道里的东西渐渐流出,是淡黄色稀糊状的东西,其中还有各种颗粒状的作料,散发着阵阵清香。待将盘子装到八成满,再开启电源,菊花再次闭合。

    侍者将餐盘小心的端到餐桌前,男人拿起那把镀金的勺子舀起一些,放在嘴里细细品尝着,过了一会,才对侍者说:「不错。」侍者谦恭的道谢。然后又为男人到了一杯酒。自然是存放在餐具膀胱里的。

    餐具惊呆了,自己被虏,受尽折磨,就是为了这个,自己算什幺?!这一切就是为了一顿可以称为不错的晚餐,这比吃人更恐怖啊。愤怒,无尽的愤怒袭来,餐具拼了命的挣扎,但特至的拘束道具,连让她发出大一点的噪音都不可能。

    除了疯狂的摇摆身体,什幺也做不了。甚至连侍者都没有多看她一眼。直到男人吃完了晚饭,也没有停下。或许是因为喝了酒,有了点兴致,男人突然对餐具有了点兴趣。看着已经筋疲力尽的少女餐具,依然疯狂的摇着身体。今天的晚餐不

    错,虽然里边的味道不是少女的,不过没有不该有的异味,显然少女的身体也经过了改造,一天的时间,结果还不错。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