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宠 第十一集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简介:

      让威利知道娅灭蝶的淫乱一面后,失望的威利同意捐献财宝,而尤兰还对庄园进行了大换血,将男僕全部换成了女僕。

      回到卡纳,觐见国王的罗克却领到一个特殊任务,那就是将眼前那位貌美如花的王后变成魔法师,但亚伯拉罕还不知道要靠内射才能完成这一任务。

      在红莲登基为女王的前一天,罗克突然搞失蹤。

      第二天,一个自称zero的男人阻止伊莱叛变,天空还出现了长得和苍井空一模一样的大波神女。

    目录:

    第一话 久违的真相

    第二话 王后献身

    第三话 水系魔法师

    第四话 蠢蠢欲动

    第五话 穷追不捨

    第六话 神女苍井空

    新增人物:

    伊莱:波亚伯爵

    西则:波亚皇宫侍卫队队长

    埃布尔:波亚公爵,监察部部长

      第一话 久违的真相

      尽管知道身为男主角的罗克不可能被红烧了,但身为罗克女人的朱迪丝还是很担心,就死死拽着她妈妈的胳膊看着越缩越小的火牢,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尤兰是又疼又着急,因为女儿的指甲都快陷入了她的肉里,很疼但又没有说什幺,就一脸纠结地看着如魔物般跳着恶魔之舞的火焰。

      “终于找到了,火神赫维斯,生性好杀的你又在欺负小朋友了。”达娜特丝正站在离小庄园约百米的一栋十米多高的楼房顶端,一脸冷漠,暗蓝色领带随风肆舞,那双金黄色双眸正转而盯着探出窗户的尤兰朱迪丝母女。

      浅浅一笑,达娜特丝自语道:“邪明珠力量用得差不多,需要自愿献身的灵魂来弥补之前所消耗的力量。那两个人类的灵魂似乎不错,就来场相当公平的灵魂交易吧!”

      说罢,达娜特丝就往下跳,手抓住一扇敞开的窗户后就稳稳落于另一个屋顶,之后就跳到地面往前疾走。

      一个上跃,身手敏捷的达娜特丝已跳进小庄园二楼,如同一只幽灵般往前走,完全听不见她走路的声音,但这是木质地板,就算是婴儿在上面走动也会有声音,可达娜特丝走在上面就是一点声音都没有,而她的影子也和普通人的不一样,比她的身体来得瘦小,就像一具骸骨,而此时她已经走进了尤兰朱迪丝母女所在的房间。

      无声息走到她们身后,达娜特丝道:“我们来做个交易怎幺样?”等到她们俩个都回头了,达娜特丝继续道,“除了那个爱欺负人的下位神赫维斯,火牢内还有四个人,而我要你们两个以灵魂做为交换。”

      “什幺交换?”

      “要是我救了他们四个,你们两个就将灵魂交给我。”见她们一脸的不相信,达娜特丝继续道,“普通的人类根本赢不了火神,他的力量在十大下位神中排行第二,仅次于智慧女神雅狄安娜。”往外看了眼,达娜特丝又道,“如果你们不在二十秒内答复我,他们四个都将死去,灵魂也随之消失。”

      达娜特丝的话吓得尤兰朱迪丝母女脸色苍白,而一心想救罗克和姐妹们的朱迪丝想也不想就点头了。身为朱迪丝妈妈的尤兰履历丰富,但以自己的死亡交换别人存活的事还没遇到过,不过她也点头了。

      “交易成立!等我杀掉赫维斯!你们的灵魂就是我的了!”美眸闪过寒光,达娜特丝就跳到了窗户上。正欲召唤出死神镰刀,达娜特丝却感觉到火牢内一种很难被感觉到的灵魂波动,随之还传来枪响。

      发射完气弹的罗克手都在发抖,衣服更是被汗水湿透,而他用光元素转换装置内的矿石发射出的气弹还没碰到赫维斯,就被像蜘蛛网般交织在赫维斯面前的火墙化解得一干二净。

      “好热!老公!”热得香汗淋漓的蜜莉紧紧抓着莎洛姆和卡萝老师的手,三人更是紧紧靠在一块,因为压向她们的火焰墙越来越近,温度越来越高,要是不在数秒内解决赫维斯或者是逃出火牢,倒霉的不只是罗克这三位美娇娘,还有具有远大抱负的罗克。

      怒视着一脸笑意的赫维斯,罗克愤怒至极,就举起根本不可能再发射气弹的风魔枪指着赫维斯。

      “罗克,装置内已经没有矿石了!”莎洛姆忍着高温叫出声。

      罗克没有回应莎洛姆,而是死死盯着已开始狂笑的赫维斯,瞪得浑圆的瞳孔燃烧着愤怒,而在愤怒做为催化剂的前提下,罗克扣下了副扳机。

      “SB!哈哈!大SB!”赫维斯双手叉腰狂笑道,“你就等着魂体具灭吧!”

      火牢外。

      “你怎幺还不去救他们?”朱迪丝焦急道。

      “似乎……”皱着细眉的达娜特丝盯着越缩越小的火牢,又望向蔚蓝色高空,细眉皱得更紧,樱桃小嘴慢慢张开,略显惊讶地盯着已开始摇曳的火牢。

      赫维斯还站在那里狂笑着,可一秒后他就笑不出来,更是惊愕地盯着上方。

      几乎同时,罗克手里那把根本就没有矿石的风魔枪的条格由黑色转为了淡黑色,并变得越来越淡。

      啪、啪、啪、啪、啪……

      伴随着下冰雹般的响声,数不清的雨滴穿过火焰,使得整个火牢顷刻间被射成了个马蜂窝,但这根本不是什幺雨滴,是风元素!

      风元素不可思议地穿透火牢并飞进风魔枪的汽缸中,被无形的力量压缩着。

      “真?风元素?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怎幺可能会使用这种东西?!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狂叫出声,赫维斯就用意念操控火墙加快速度压向罗克以及他那三个貌美如花的女人,而这时罗克也扣下了正扳机。

      砰!

      一颗很是普通的气弹射向赫维斯,赫维斯慌忙在自己面前筑起一道厚实火墙,可气弹轻易就射穿火墙并射入赫维斯胸口。同时,压向罗克等人的火焰瞬间停滞。

      “唔!”用力捂着不断喷出鲜血的胸口,赫维斯死死瞪着罗克。

      脸上浮现笑容,罗克道:“别惹火我,否则下场会比屁民上访还惨上万倍。”

      “你是守……”话还没说完,一直在赫维斯胸膛内急速旋转着的气弹瞬间膨胀并爆炸。

      轰!

      嚣张一时的火神赫维斯消失得无影无蹤,他站的位置出现一个直径约六米的大坑,而火牢也随着赫维斯死亡而消失,空地上只剩下紧紧抱在一块的莎洛姆、卡萝和蜜莉,而握着风魔枪的罗克还一直盯着前方,眼中愤怒渐渐消失。

      “奇怪了,这破风魔枪竟然没有自爆,好像也没有感觉到后座力。”嘀咕着,罗克就收起风魔枪,擡头想看一看尤兰朱迪丝有没有受伤,可他看到的却是曾有一面之缘的达娜特丝,达娜特丝也看着他。

      “差点就被烤熟了!”卡萝惊叫道。

      “我感觉我的脸已经熟了,你看看。”戳了戳自己的脸,莎洛姆就将脸凑到卡萝眼前。

      “很嫩很白,才没有熟呢!”

      见两位老师没事,蜜莉就看着罗克,见他一直擡着头,蜜莉也就擡起头,就看着二楼窗户上站着一个看上去比她还嫩的小萝莉,蜜莉的第一反应就是那个萝莉也被罗克当成炮架子过,更以为那个萝莉也要和她们一起服侍罗克。

      “原来是这个男人……”低语着,达娜特丝就跳到空地上,站在离罗克约十米的地方静静看着罗克。

      罗克刚要说话,达娜特丝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难看,更是高高举起右手臂。

      数道呲呲作响的闪电过后,那柄曾斩杀过太多灵魂的死神镰刀从空间裂缝滑出,落于达娜特丝之手。

      “这个萝莉也是敌人?!”叫出声的蜜莉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罗克没有任何反映,因为他亲眼见过达娜特丝杀死过战神,而赫维斯又同属于光明神族,他杀了赫维斯,达娜特丝应该拍手叫好才对,才不会对他下毒手。

      跳到空地,达娜特丝就举高死神镰刀并奔向大坑。

      蹬地而起,面冷如霜的达娜特丝随手舞动死神镰刀。

      卡嚓!

      一道寒光过后,赫维斯的灵魂被死神镰刀斩灭,化作白烟飘向遥远天际。

      搞定后,达娜特丝就将死神镰刀抛到上空,下一秒出现的空间裂缝吞噬了死神镰刀。

      “差点让那个贱人的灵魂跑了!”蜜莉握紧拳头,“早知道刚刚就好好玩一玩他的灵魂!”

      看了眼蜜莉,达娜特丝道:“你这个亡灵法师还是别想着控制神族的灵魂,否则你的身体都可能变成他的。”

      “达娜特丝,好久不见了,你怎幺会出现在这里?”罗克问道。

      “我只是嗅到了火神的气味,想过来杀掉他而已。”一脸冷漠地望着站在窗前的尤兰朱迪丝,达娜特丝转身就走,并道,“上次谢谢你救了我,她们两个人的灵魂我就不要了。”

      抓着窗户,朱迪丝大叫道:“又不是你救他们的!就算你想要我的灵魂!我也不会给你的!”

      停住脚步,扭头看着朱迪丝,达娜特丝冷冷道:“我不是什幺正义份子,所以我完全可以夺走你们的灵魂而不给与你们任何好处,但这次就算了。”

      脾气火爆的朱迪丝正欲语言反击,可达娜特丝已消失得无影无蹤,那是一眨眼的事!

      “其实她救了我们,要不然让光明神族找到赫维斯的灵魂,我们会死得更惨。”轻语着,罗克就和三位美娇娘回到小庄园。

      这场不生即死的战斗的开始和结束都轰轰烈烈,但罗克完全不想记住,他想忘记这场战斗,因为他不想在遇到什幺光明神族,不过要是那个美丽善良的智慧女神雅狄安娜,罗克还是会考虑的。

      一想到雅狄安娜,罗克就想到她裸奔时的奔放与天真,当然还有那对比她本人还来得奔放的D罩杯硕乳。

      让女僕百丽儿打扫房间,罗克就和五位美女去用餐,而和其他龙骑士呆在一块的小公主拉妃儿正癡癡地等着罗克去找他,顺便再用平底锅拍他几下,以报复罗克让如此可爱如此娇小如此惹人怜爱的尼玛尼魅变成恶臭矿工一事。

      走进两位神民的房间,百丽儿都呆住了。

      整个房间几乎都被毁了,黑乎乎的,东面墙上几乎都没了,半扇窗户像是刚刚被人轮奸了般歪着脑袋,而当百丽儿走进房间时,那半扇窗户也掉了下来,当啷落地。

      损坏严重的不只是东面墙,还有房间内的设施,几乎都被烧过,只有地板还算完整,要不然百丽儿也不敢走进去。

      根本不知道这是火神杰作的百丽儿感歎道:“不知道那位火系神民和谁吵架了,竟然将房间烧成这样子,看来我以后要少说话多做事,要不然什幺时候被烤成焦炭都不知道。”

      感慨归感慨,百丽儿还是得整理房间,而她知道这是一个下午都整理不完的,所以就打算让神民住到其它房间。

      吃着午餐,六人讨论的不是赫维斯,也不是来无影去无蹤的神秘萝莉达娜特丝,而是如何搞定威利,让威利亲手交出钱财并放弃从尤兰手里接手家族事业的计划,不过要让生性残暴的威利同意可不是一件容易事,所以在这顿吃了足足一个小时的午餐里,六人说来说去都是围绕着威利。

      最终,罗克想出了一个有点邪恶的计划,而那比妓女还淫蕩的娅灭蝶就是这个计划的突破口,至于能否成功那就得看身为男主角的罗克的王八之气有多强了。

      此时,达娜特丝正站在数米之外透过窗户看着和美女们聊得忘乎所以的罗克,表情单一的冷漠,而看了好一会儿之后,达娜特丝转身就走,并轻语道:“守墓一族,那个有点傻的至高神创造出的介乎于神与人之间的变态生物,没想到会出现在众神之墓以外的地方,那是不是意味着众神之墓的守护力量变弱,所以导致守墓一族出现在神弃大陆?要真是如此,估计光明神族就将被混沌神族颠覆,不过在那之前我还必须找到我那位被封印的妈妈。就算找遍整个神弃大陆我也要找到她,哪怕是大海捞针!”

      当夜八点,威利庄园。

      此时,穿着威利庄园男僕衣服的罗克正背着包袱走向正门。

      “什幺人?”看门的男僕拦下了罗克。

      人怕出名猪怕壮,担心自己会被认出的罗克就立马将嘴巴歪向左侧,擡头,道:“认得我吗?”

      两名男僕同时摇头。

      继续歪着嘴巴,罗克道:“我是新来的,傍晚女主人让我出去给她买点东西,我找了好久总算买回来了。”

      “是什幺?”两名男僕异口同声问道。

      拍了下包袱,罗克神秘一笑,道:“会让女主人乐不思蜀的好东西,或许某天女主人会当着你们的面用哦。”

      “嘿嘿,那看来你这个新来的也被女主人吃过啦?”

      “呵呵,彼此彼此啦。”

      “快拿去给女主人吧,可别让她等急了。”

      “是啊,如果等急了,估计你们想吃她都要等好长时间了。”说着,罗克就走了进去。

      回头看了眼那两个还在对他淫笑的男僕,罗克骂道:“吃你妹!那种淫乱得都愿意给狗干的女人!我罗克才不会给她吃呢!我更不会吃她!吃她都对不起买《龙宠》的读者!”

      想到淫乱的女人,罗克就想到那个被半人马奸得死去活来的露露,而在那之前,罗克还奸过露露一次,不过就是带着玩一玩的心理奸露露,并没有考虑太多。

      现在想起来,罗克都觉得自己当时的品味有点恶俗,不过露露那个骚娘们长得还真不错,而且也没有娅灭蝶淫乱,毕竟还有她老公镇着,要不然她也没必要用剑柄自慰,完全可以找几个士兵轮着或者同时插她。

      走进院子,罗克就走到院子左侧角落,擡起头望着上方。

      半分锺后,坐在呢喃的脑袋上的朱迪丝就出现在了墙头。

      确定院子里只有罗克一人,朱迪丝就在呢喃脑袋上亲了下,然后纵身往下跳,直接将罗克压在了身下。

      被压得差点断气的罗克捏了下朱迪丝那弹性十足的臀部,有气无力道:“老婆,你这里肉肉变多了。”

      “不只是屁屁哦,人家咪咪上的肉肉也变多了,嘻嘻。”

      “咪咪上长青春痘了?”

      “才不是!”

      “那我摸摸。”

      “去死!一点幽默感都没有的臭男人!”哼出声,朱迪丝就站起身,并整理着裙摆,然后就让呢喃飞开,要是威利知道庄园外蹲着一只龙宠,罗克和朱迪丝就暴露目标了。

      分配完任务,两人就一块往前走,但偶尔遇到男僕,朱迪丝还必须躲起来,罗克则可以大模大样地往前走。

      走着走着,罗克发觉看到的都是男僕,基本没有看到女僕,他就问朱迪丝原因,朱迪丝的回答很简洁,就一句话:因为娅灭蝶欠操!

      简简单单的七个字就让罗克觉得这根本就不是威利的庄园,而是娅灭蝶的后宫,做为女王的娅灭蝶养着一大群公狗,当她需要鸡巴时,那些公狗就会掏出鸡巴插她。

      想到此,罗克脊背发凉,恶心得都想离开这里,但为了惩治这种崇尚一女多男的臭女人,罗克还得淡定地往前走。

      “记住,不管那个贱女人如何勾引你,你都不能屈服,更不能将可爱的鸡鸡插进那个贱女人那都快被插烂的洞洞里,否则我以后都不会做你的炮架子!”朱迪丝告诫道。

      “我罗克纯洁得很!绝对不会屈服!”

      “你哪里纯洁了?”朱迪丝鄙夷道。

      “浑身上下都纯洁。”

      “懒得和你贫嘴!反正记住我的话哦。”指了指前面那扇门,朱迪丝道,“那两个奸夫淫妇应该在房间里,你负责引开威利,然后搞定那个贱女人。”

      “没问题。”吻了下朱迪丝,罗克就往前走。

      “都说软妹子易推倒,我看我这个H的老公更容易被推倒,希望不会被那个贱女人推倒,要不然就真的不让罗克插我的洞洞了。”嘀咕着,朱迪丝就站在黑暗角落,等着罗克引出威利。

      走到威利房间前,罗克敲响了门。

      正亲吻着娅灭蝶乳房的威利有些不耐烦,嚷道:“哪个王八蛋敲门!难道不知道我要睡觉了吗?!”

      “抱着个万人骑还睡得下,真是蠢蛋。”嘀咕着,罗克又敲响了门。

      “真不知道哪个混蛋!”都已经在抚摸娅灭蝶阴部,準备将手指插进去的威利十分恼火,就放下床帘,撩起袖子往外走,娅灭蝶则用双腿夹着被单蠕动娇躯,依靠被单与私处的摩擦获得点滴快感,但比起洞洞被肉棒塞着,这种快感真算不了什幺,所以欲火焚身的她只希望威利能早点回来插她。

      推开门,看了眼罗克,威利怒道:“找我有什幺事?”

      为了让娅灭蝶听到,罗克故意扯开嗓子喊道:“达沙老爷在客厅等您,说是要谈谈生意上的事。”

      “生意上的事?”顿了顿,威利就疾步走向客厅,连门都没有关。

      罗克所说的达沙也是个有钱的主,而前几天威利和达沙因为生意上的事吵了一架,自然是因为威利无理由擡高了出厂价一事,达沙甚至还扬言要和威利断绝生意上的往来,所以一听说达沙登门拜访,威利自然要去见他,毕竟他不想失去这块肥肉,不过要是威利知道娅灭蝶曾经为了一串项链就让达沙插了她的肉洞和屁眼,真不知道威利还愿不愿意谈这单生意。

      威利才刚走出十米远,朱迪丝就从黑暗中闪出,并用风魔枪顶住威利脑门,道:“别出声,否则我就一枪干掉你。”

      外强中干的威利战战兢兢地举起了手,道:“我是你爸爸,你要杀我?”

      “呸!你连猪狗都不如!还养了一个万人骑,你真的不知道那个贱女人被数不清的男人骑过,还曾经与狗做爱?”

      “不许汙蔑娅灭蝶!”

      “呵呵,看样子你还真不知道事实啊,那幺待会儿你就知道了。”说罢,朱迪丝就朝门前的罗克做了个ok手势,会意的罗克立马走进房间。

      以为朱迪丝联合那个男僕要对娅灭蝶下毒手的威利吓了一跳,道:“就算你现在是龙骑士,但如果你草菅人命,你也要被绞死!”

      “我根本不想弄髒我的手。”顿了顿,朱迪丝极度厌恶道,“现在给我闭嘴,否则我就在你脑门上打一个洞,再插上一颗螺丝钉!”

      “我是你……”

      “你连猪狗都不如!”

      “你们想对娅灭蝶干什幺?”

      “只是想让你认清事实。”

      此时,罗克已站在了床前,并道:“夫人,威利老爷去和达沙老爷谈生意了,估计没这幺快回来,你看要不要和我……”

      罗克话还没说完,娅灭蝶就掀开了床帘,右手撑床,左手则抓着被单挡着高耸胸部,被单虽然挡着胸部,但故意勾引眼前这个帅气男僕的娅灭蝶却大方露出那两条雪白大腿,被单甚至如超短裙般恰好遮住女人那最为神秘的地方,不过娅灭蝶那个地方一点都不神秘,整个庄园的男僕都看过干过了。

      见男僕盯着自己大腿都看呆了,妩媚的娅灭蝶咯咯直笑,道:“小帅哥,我似乎没有见过你哦。”

      故意装出一副处男般的傻呆表情,罗克使劲咽下口水,并舔着嘴唇,吱吱唔唔道:“我是新来的,刚刚和其他下人聊天,他们都说夫人你……你……你是一个……”

      “放蕩的女人?”

      “是一个懂得和人分享美的女人。”

      “噗哧”一笑,娅灭蝶道:“看你傻乎乎的,没想到是一个挺懂得讨好女人的小帅哥呀!”

      “夫人过奖了。”

      盯着罗克裤裆,娅灭蝶舔了舔嘴角,问道:“你刚刚说我老公去和达沙老爷谈生意了?”

      “嗯,估计要谈很久。”

      “那你包里的是什幺?”

      “是送给夫人的礼物。”说着,罗克就放下包袱并打开,拿出了一根和他肉棒差不多粗但长了两倍的黄瓜。

      “我还以为是什幺东西呢!”娅灭蝶哼出声,“我用过的比这个还粗呢,而且我插完我下面两个洞后,我还做成汤给我老公喝,他说味道好极了,嘻嘻!”

      “这个算不了什幺,不过接下来夫人看到的可就是极品了哦。”微笑着,很有自信的罗克就当着娅灭蝶的面掏出自己那早已勃起的大肉棒。

      一看到罗克那根巨物,娅灭蝶当即傻住了,眼珠子都快掉出来,而当她回过神时,罗克已将肉棒塞了回去。

      无法淡定的娅灭蝶咽着口水,道:“看过这幺多鸡巴,你的鸡巴是我见过最大的,就不知道你能做多久,我愿意让你干我,不管是嘴巴、屁眼还是我的逼。”

      见娅灭蝶已上钩,罗克转身就走。

      “喂!大鸡巴!你去哪里?!”

      “我把门关了,要不然被老爷看到,你喜欢的大鸡巴都会被剪了。”关上房门,罗克就去关窗户,但并没有关严,而是留下一道缝隙。

      听到关门声,朱迪丝就推着威利往前走,并让他透过缝隙看着娅灭蝶有多淫乱,而她偶尔也会往里瞄一眼,就怕坐怀就乱的罗克会扑倒娅灭蝶或者是被娅灭蝶扑倒。

      “关好了吗?”并不知道威利正盯着自己的娅灭蝶问道。

      “关得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那就好!我们快点开始吧!要不然我老公回来就干不了了。”

      “夫人这幺想要我的大鸡巴?”

      “不是我想要,是我的洞洞想要。”说着,娅灭蝶就掀开被单,露出被黑色蕾丝丁字裤裹紧的私处,她还故意勒紧丁字裤,让两花瓣露出,本就细得好似一条丝线的丁字裤就陷入了肉缝中。

      屋外威利的眼睛瞪得比那睪丸还大,他怎幺也不相信自己挚爱的老婆竟然会变得如此淫蕩,竟然要和那个只给他看背影的男人乱搞,这完全毁了娅灭蝶在他心目中的天真、纯洁、唯美的形象,他一直以为娅灭蝶是一个非常守本分的女人,会从一而终,而这显然是个比她胸部还大的谎言!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幕让本就被打击的威利都差点吐血。

      “想插我吗?免费的哦!”娅灭蝶不断拉扯着丁字裤摩擦着阴唇和阴蒂,更是发出极其淫蕩的呻吟。

      “夫人你还真是懂得和人分享美啊!”感慨着,罗克就将黄瓜扔给娅灭蝶,道,“夫人先用这黄瓜插下面两个洞,让我看看夫人的自慰有多美,然后再给你我的大鸡巴,我至少会做一个小时的哦。”

      “真是个极品男人。”妩媚一笑,娅灭蝶就翘起美臀脱下丁字裤,随手扔到地上,然后就叉开双腿,阴唇随之分开,指了指肉洞和屁眼,娅灭蝶问道,“小帅哥,你是要我先插前面还是后面呢?”

      “我要夫人一起插。”

      “真坏!”

      “因为我知道夫人你经常和下人淫乱,经常是三四个下人一起干你,偶尔还和狗做,所以只用黄瓜插一个洞,你是无法被满足的,我说的没错吧?嘿嘿!”

      “嗯,我喜欢群p。”说着,娅灭蝶就拗断黄瓜,半根插进肉洞,另外半根则插进屁眼,并左右手各握着半根黄瓜开始抽动,双眸尽是妩媚,更是随着黄瓜的进出发出勾人心脾的浪叫。

      被太多男人干过的娅灭蝶就像是一位音乐家,完全知道该如何控制呻吟节奏以吸引男人,可惜站在她眼前的是罗克,不是其他男人。

      看着娅灭蝶自慰以及她那两颗抖擞得厉害的美丽乳房,罗克那不需修饰就很飘逸的眉毛一抖一抖的,但他还是如米国自由女神像般一动不动地盯着淫叫不已的娅灭蝶,只不过自由女神举着的是象征自由的火炬,罗克举着的则是硬得都有些胀痛的肉棒。

      (自慰你妹呀!再自慰下去老子就受不了了!要不是他们在外面!我绝对操死你!呜呜呜呜呜呜……这种淫乱的女人不能操,真的不能操,但我都操过好几个妓女,我为什幺就不能操她呢?反正不用负责任,不操多对不起读者啊?可我真的不能操,我要变得纯洁,变得非常纯洁,要不然我的鸡巴还没有插进娅灭蝶那流水的逼,就被朱迪丝一枪崩了。)

      “你的鸡巴插我前面,黄瓜插我后面,怎幺样?”

      “我还没有看得尽兴呢!”

      “真是坏家伙!”白了罗克一眼,娅灭蝶就拔出那半根粘着淫水的黄瓜触到薄唇,然后就像舔鸡巴那样舔着黄瓜,妖娆至极。

      (呜呜呜呜呜……叫床叫得好有诱惑力……好想插她啊!)

      悲催的罗克咽下口水,一本正经道:“夫人,你说这儿哪个下人没有插过你啊?”

      “应该就你了,其他的都……噢……都插过我了……”

      “那老爷不知道吗?”

      “他是个大傻逼,根本不知道,唔……比狗鸡巴还强大的鸡巴……”娇喘着,娅灭蝶道,“来插我,要不然就来不及了,老公。”

      “你才是大傻逼!”骂出声,满腔怒火的威利一脚踹开门。

      面容失色的娅灭蝶急忙藏起黄瓜并裹紧娇躯,哭哭啼啼道:“老公……老公……幸好你回来了……要不然我就要被这个犯上的下人侮辱了……呜呜呜呜呜……”

      “你刚刚说谁是大傻逼?”

      “他啊!”

      “你这比狗还贱的女人!”一巴掌拍在娅灭蝶脸上,威利怒道,“枉费我这幺多年对你好!你竟然背着我偷了好几马车的男人!我真想打死你!”

      “可能是十几马车。”罗克随口道。

      这时,朱迪丝走了进来,冷笑道:“娅灭蝶,好久不见了,你竟然想勾引我老公啊?”

      知道拥有大鸡巴的罗克是朱迪丝老公,娅灭蝶就知道自己被算计了,就哭得更厉害,可威利根本没有怜悯她,而是又打了她一巴掌,打得她都吐血了,鲜血都吐在了她那雪白的玉腿上,红与白的巨大反差形成强烈的视觉对比,可此时此刻没有人去关注这个。

      “臭女人!”正欲打娅灭蝶,罗克却抓住威利的手。

      “放开!我要打死她!”

      “将想问的都问清楚了再打也不迟。”罗克道。

      “给我戴了这幺多年绿帽,这条就足以让她被绞死,其他的我什幺也不想问!”叫出声,威利就想甩开罗克的手,可罗克的力气竟然比他大,他怎幺甩也甩不开。

      “人家……人家……”捂着留下巴掌印的脸蛋,娅灭蝶哽咽道,“人家知道错了……呜呜呜……以后不会再这样子了……”

      “世界上什幺事都可以原谅,但给我戴绿帽就绝对不能原谅!和作者写NTR不能被原谅是一个道理!”愣了下,威利抓狂道,“贱女人!快说!当年你说尤兰红杏出墙是真的还是假的?!”

      娅灭蝶还没有说话,朱迪丝就道:“我妈妈从来没有红杏出墙过,完全是这个贱女人栽赃嫁祸的!”

      听罢,威利脸色青筋顿起,道:“娅灭蝶啊娅灭蝶,枉费我对你这幺好,我真是瞎了我的狗眼!”

      “老公……”

      “别再叫!我才不是你老公!你这当了婊子还立牌坊的贱女人!”收起手,都差点被娅灭蝶气得吐血的威利转身就走出房间。

      瞇眼一笑,罗克道:“娅灭蝶,还要我的大鸡巴吗?”

      欲言又止,娅灭蝶就低下头,冰凉眼泪嗖嗖嗖地往下流。

      站在屋外,威利望着已经被乌云盖住一大半的月亮,低语道:“伟大的月神阿蜜丝,我威利?奥蛮到底做错了什幺事,竟然会娶娅灭蝶这种放蕩女人,被她戴了这幺多年绿帽子,我竟然浑然不知,而且……而且她竟然还和狗做过爱,那比狗屎还髒的身体我竟然舔过那幺多次,真是恶心!”

      “那你想过怎幺办了吗?”罗克正挽着朱迪丝的手走出房间,被单独留在房间里的娅灭蝶则时不时望着敞开的门,正等待着威利责罚,她做梦也没想过自己会有这幺一天。

      “竟然和狗做过爱。”阴阴一笑,威利道,“既然她那幺喜欢做爱,我就满足她,我要让她今后的日子除了做爱还是做爱!”

      “这似乎是奖赏。”

      扭头看了眼罗克,威利那张几乎扭曲的脸都在抽搐,道:“到时候你就知道是奖赏还是惩罚了!”

      “那个……”罗克皱着眉,沈默好一会儿才道,“要是有空的话,我们能不能谈一谈奥蛮家族在迪尔维亚防御战中的重要地位和奥蛮家族今后的发展方向?”

      “不行!”

      “威利!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看着怒视着自己的女儿,威利嘴角浮现笑意,道:“不知道为什幺,我好像瞬间觉得你又变成了我那个乖巧的女儿,在娅灭蝶还没来之前。”

      “就是那贱女人将我们家搞得乌烟瘴气的!”

      “朱迪丝,如果再给爸爸一个机会,你和你妈妈愿不愿意继续与我组成一个和和睦睦的家庭?我可以什幺都不要,只要你们在我身边。”

      “你早就失去这个机会了。”别过头,朱迪丝眼眶有点儿湿。

      (你妹!尤兰是我的!你还想继续和尤兰做夫妻!就算尤兰愿意!读者都不会愿意!)

      尽管罗克愤慨得都想掏出鸡鸡拍死威利,但他脸上依旧维持着淡淡笑容,并道:“国事其实比家事来得重要,如果国家不安定,家庭也就会随之破碎,所以您还是考虑考虑我的意见,这也是我揭穿娅灭蝶真面目的原因。”

      “我不想和你谈什幺国事或者家事,你们去把尤兰叫来,我和她谈。”

      知道威利有意和尤兰和好,罗克就不希望他们单独接触,可他又明白不让尤兰和威利谈判,估计事情还是没有转机,所以和朱迪丝商量后,罗克就让朱迪丝去找来尤兰,他则在威利要求下到客厅喝茶,而在尤兰来之前,威利要先处理好娅灭蝶的事。

      罗克离开后,威利就走进房间,不由分说地揪住娅灭蝶头发,直接将她从床上拖到地上,并扒掉娅灭蝶那落于腰际的乳罩。如此一来,娅灭蝶就全身赤裸。

      接着,威利就让娅灭蝶像狗一般往外爬,他则掏出肉棒插娅灭蝶的屁眼,一边插还一边让她继续往前爬,那根不大但插得非常凶悍的肉棒在娅灭蝶屁眼与肉洞之间轮流插着。

      边哭着,娅灭蝶就边按照威利指示爬向后院,那两颗硕大乳房随着娅灭蝶的爬行以及威利的野蛮沖撞摇晃得非常厉害,路上看到这一幕的男僕都吓了一大跳,站在一旁连大气都不敢出。

      得知目的地是那养着二十多头公猪的猪圈,娅灭蝶就死都不愿意往前爬,但在威利拳脚相逼之下,娅灭蝶还是抽噎着往前爬,并祈求着威利,但早已下定决心的威利完全不动摇,甚至还威胁娅灭蝶不往前爬就拿匕首插进她阴道。

      知道威利在气头上,娅灭蝶就含着眼泪爬向已近在眼前的猪圈。

      “真是一个臭婊子!你那幺喜欢做爱!我就让你和猪做爱!这样子就不用让它们和母猪配种!你他妈就是一头母猪!”叫出声,威利就抽出肉棒,精液都射在了娅灭蝶光溜溜的脊背上。

      虎躯一震之后,威利就野蛮地抱起娅灭蝶,直接将她扔进了臭烘烘的猪圈。

      “老公!老公!不要这样子对我!看在我们做了这幺多年夫妻的情分下!你放过我吧!”娅灭蝶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而那些处于发情期的公猪都已将她围住,并不断用猪鼻子拱着娅灭蝶,甚至还伸出舌头舔娅灭蝶阴部。

      “如果你生了只猪,我就将它杀掉喂给你;如果你生了个儿子,我就将他当成猪养,长大后像其它猪一样干你;如果你生了个女儿,我就让她从小就被猪干!”

      “滚开!你们这些臭东西!啊!不要!不要!不要插进来!痛……痛死了……老公……快救我!”

      看着被猪淩辱的娅灭蝶,威利叫道:“为了你!我几乎失去了一切!你却背着我和人甚至和狗发生关系!难道我的爱就不值得你珍惜!难道我的爱对你而言就是浮!,难道你就那幺坦然地践踏我对你的爱吗?!告诉我!娅灭蝶!”

      “啊!救我!痛……裂开了……啊!”

      “这是你咎由自取!”说罢,威利关上门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娅灭蝶那凄凉的浪叫声混合着公猪们的吼声回蕩在整个后院。

      半个小时后,尤兰朱迪丝母女出现在了客厅,而在威利强烈要求下,罗克和朱迪丝暂时离开客厅,尤兰和威利留在了客厅谈判。

      担心威利会扑倒尤兰,罗克和朱迪丝就站在客厅外,虽然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但要是威利胡来,尤兰大叫一声,就算罗克是半个聋子也会听得到。因为娅灭蝶之前的勾引,罗克欲火焚身,所以在外面呆了两分锺,他就拉着朱迪丝的手走到不远处的黑暗角落,让朱迪丝趴在墙上翘起屁股给他干。

      简单的前戏过后,罗克就迫不及待地用大肉棒填充着朱迪丝那淫水汪汪的肉洞,并开始疯狂抽插着,而担心被人听到的朱迪丝只得紧咬薄唇轻呻慢吟着。

      罗克干着朱迪丝之际,威利和尤兰正坐在茶几前喝着茶。

      往肚子里灌了一杯茶,威利就看着尤兰,但他只看了一眼就移开目光,因为他觉得自己太对不起尤兰朱迪丝母女俩,根本连看她的资格都没有,只不过他内心还有美好期待,可罗克的出现已注定让威利的美好期待落空。

      “那个……”

      “有什幺就说吧,你向来是个直言不讳的人。”尤兰盯着威利,恨不得扇他一巴掌。

      “那个……”深吸一口气,威利道,“因为娅灭蝶,我们这个家破碎了,现在她已经不属于这个家,所以我希望你能回来,我会对你还有女儿好好的,我向你保证,就算要立下字据也行。”

      “一切都已经太迟了,我给不了你这个机会。”

      “为什幺?”

      “因为我很早很早以前就不是属于你的了。”

      “你再婚了?”

      “没有。”

      “那我们还有可能的!而且我们根本就没有离婚啊!”

      “分居这幺多年,名义上已经离婚了。”顿了顿,想打破威利幻想的尤兰继续道,“刚刚那个男人你有看到吗?”

      “他是女儿的老公?”

      “是,但他同时也是我老公。”

      听到这句话,威利那张脸变得比纸还白。他完全不相信尤兰说的话,可尤兰的目光是如此坚定,如同天上那些闪亮夺目的星辰,让威利一时间哑口无言,可他还是不相信如此好强的尤兰会愿意和女儿服侍同一个男人,所以他就道:“你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尤兰从来不说假话,你也知道我的脾性。”

      “但他是我们女儿的老公。”

      “一夫多妻又不犯法,难道我和女儿喜欢同一个男人都不行吗?那当初我还在的时候你将娅灭蝶娶进门是什幺意思?”

      “我们能不能不吵架?”

      “你连和我吵架的资格都没有。”

      苦笑了声,威利问道:“你真的和那个……”

      “是!你还有什幺想问的?”

      “没有了。”靠着靠背椅,威利双眼失神,许久才道,“看样子我们是注定没有缘份了,那你想要我做什幺就说吧。”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