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绿帽老公俏娇妻(1-5)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一)

      「老公,今天你和东哥去洗澡了?」「是啊,老婆。」「那你看到东哥的牛子了吗?」「看到了,老婆。」「嘻嘻,他的牛子什麽样啊,老公?」「怎麽,很想他了呀?」「嗯,嘻嘻,不是老公叫人家和东哥好的吗?人家还不是爲了老公嘛?」「那你就那麽着急呀,着急看人家的大鸡吧牛子啊?我的小骚逼。」「坏老公,这麽说人家啊,人家不是啊。人家只是想有个心理準备啊。」「嘻嘻,那我就告诉你啊,东哥的牛子很小啊,没有老公的粗大啊。」「啊?不是吧,真的吗,那人家和他搞破鞋会不会不爽快啊?老公。」老婆有些幽怨,有些失望。

      「那你喜欢什麽样的牛子啊?老婆。」「嘻嘻,喜欢象老公你这样的鸡吧啊,又长又粗大的啊。肏得人家小屄爽死了啊。」「呵呵,就知道你喜欢大号的牛子啊,我刚才是逗你的,其实东哥的牛子比老公的还要大一号呢。」「真的啊,老公,这麽好啊。不过是软的时候粗大吧,那勃起以后什麽样啊?

      洗澡怎麽鸡吧也会勃起吗?那别人看见不笑话他吗?」「你想啊,软的时候粗大,硬了以后能小的了吗?」「嘻嘻,真的啊,太好了,老公,给老婆找到这麽好的大牛子情人啊,老婆好爱你啊老公。就不知道大号的牛子能不能持久啊,别中看不中用啊。」「你放心啊,我们试过了,他性能力可持久了。」「好啊,你说露馅了吧,嘻嘻,你们是不是肏小姐了呀?」「呵呵,老婆,被你猜到了啊,我承认是肏了两个小姐的屄,不过那也是爲了试验一下东哥的性能力嘛,是爲了给老婆你摸摸底啊。嘻嘻」「我去,狡辩,就说你们男人好色得了,还爲了我呢?明明是借机享受,切~」「下次不敢了,老婆大人别生气嘛。」「我倒不是生气你玩小姐,是怕你招上性病,小姐和什麽人都肏,那屄能干净吗?你想玩我帮你找小姑娘,老公,下次不许肏小姐了啊」「是,老婆,爲了防止染病,我们都带了安全套的。」「那也要小心。」「嗯,知道老婆是爲我好,谢谢老婆,嘻嘻。」「死样子吧你,那你们是在一个包房里肏的呀?」「是啊,你猜怎麽着,东哥那大牛子勃起后足有8寸长,象小孩的手臂那麽粗,那把小姐给肏的,直叫唤啊,呵呵。」「嘻嘻,下一次叫唤的就是你老婆了。」「呵呵,是啊,老婆,一想到你的小逼要被他的大牛子肏了,我就爲你高兴啊。心里觉得好兴奋啊。」「你这个活王八,老婆养汉偷人你还高兴啊?真是变态死了,嘻嘻」「不是变态,是因爲爱你啊,所以才希望你得到快活啊。」「嗯,我知道啊,谢谢老公这麽惯着我玩。我会一辈子只爱你一个的。虽然和别人搞了破鞋,但真爱还只有你一个啊。」「我知道的,所以放心你让出去偷人养汉啊,我的养汉老婆,呵呵。」「老公对我这麽好,我也想让老公你得到更多的快乐啊,老公有喜欢的美女吗?老婆可以帮老公做媒啊。」「呵呵,老婆,老公给你找相好的可没想得到什麽回报啊。」「得了吧你,别装蒜了,我还不知道你啊,见到美女就迈不动步了,今天给你机会了,你要不用我帮忙我可不管你了,呵呵,让你老婆被人家肏的时候一个人手淫吧,嘻嘻。」「不要啊,老婆,那好吧,我说,其实啊,东哥的老婆小娜我就十分的喜爱呀,你们两个好上了,人家的老婆也孤单啊,所以……」「呵呵,你想换妻呀,老公,我和他,你和他老婆,呵呵,亏你想的出来呀,真是聪明啊,这样大家都不吃亏了,心理平衡啊。呵呵」「是啊,老婆,你觉得好不好啊?」「那就这麽定了啊,到时候东哥肏了人家,人家就给你提媒呀,嘻嘻。」「好老婆,怎麽谢你好啊?」「谢什麽啊,就不知道她老婆是不是色情中人,会不会答应呢?」「呵呵,老婆,怎麽成了色情中人了啊,不是性情中人吗?我的色老婆,你好色啊。呵呵,没事的,一般来说,女人会听男人的,实在不愿意就算了。你还怕你老公没有情人啊。」「那倒是不怕,不过你一说换妻,说到人家心里去了,这麽玩最好,我一定争取这次我们交换成功!」「老婆出马,一个顶俩啊,呵呵。」「那是啊,对了,你跟我再说说东哥吧,人家有点想他了。」「嘻嘻,还没肏小骚逼就痒痒了啊,我跟你说啊,老婆,东哥身上都是肌肉块,可健美了,那大牛子跟外国人的似的,又粗又大,要是插进你的小逼里去,一定美死你了。呵呵,怎麽,出水了呀……」「让你说的,坏老公,净说这些淫蕩的话,人家现在好想要他啊……」「想要他怎麽的你啊?」「想要他抱着我,爱我啊……」「然后呢?」「然后,肏我啊……」「用哪里肏你啊?」「用东哥的大鸡吧,大牛子啊……」「呵呵,老婆,你真的想啊?」「是啊,人家都出水了啊,老公,快,你现在就是东哥,快肏我啊。」「好啊,老婆,哦不,小惠,我是东哥,我要肏你,我亲爱的小惠弟妹。」「啊,东哥,来吧,来肏小惠的逼逼吧,小惠给你了,都给你了啊,我的大鸡吧牛子啊。」这时,我把勃起的大鸡吧笔直的深深插入了老婆的小逼中,嘴里狂乱的叫着:

      「小惠啊,东哥肏你的逼了,啊,东哥想你好久了,终于肏到了啊,谢谢你啊,我的小骚逼。」老婆这时也进入了角色,仿佛我真的变成了她的野汉子,嘴里也叫起来:「啊,我的野汉子,你要肏就肏吧,人家都给你了,我的大牛子亲哥哥,东哥哥啊,牛子好粗啊,长啊,硬啊,小逼好美啊?」爲了更加的逼真,我又问:「弟妹,东哥哥的牛子和你老公的谁的大呀,谁的粗啊,谁的长啊,你不怕你老公知道你和我搞破鞋呀?」老婆已经进入了角色,回答说:「嘻嘻,不怕的,人家老公很开放的,人家给你肏了,你也要把老婆给人家老公肏好不好啊,这样大家就谁也不会吃醋了,好不好啊,东哥,舍得吗?」我学着东哥的口气说:「好啊,就这麽说定了,你老公肏了我老婆后就不会再吃醋了,我们就可以经常的在一起肏屄了啊,呵呵,大家一起玩,换妻,交换着玩……隔天,老婆说有事要告诉我,让我早点回家,我回到家,看见老婆打扮的整整齐齐,还画了妆,穿了漂亮的衣服,楚楚动人的坐在梳妆台前,看见我回来,一下扑进我怀里,在我耳边说:「老公,人家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什麽好消息呀?」「今天中午人家约了人出去吃饭啊。是约了东哥啊。」「是吗?」我的心狂跳起来。

      「老公,我们的幻想今天就要实现了啊,老公,你开心吗?」「我……当然,我开心啊,老婆,你终于就要得到你梦寐以求的了。」我嘴里这麽说着,心在狂跳,一时之间说不出是一种什麽感觉。

      老婆何等聪明,知道我对她的爱使我有了醋意。于是吻了一下我的脸,小声说:「老公,你是知道的,我最爱的人永远都是你,你要是不希望我去,我可以不去的,就算他再会玩,牛子再大再硬,我也不稀罕的,老公,你说我去不去呀?」聪明的老婆很会刺激我的情绪,她知道她一说这样的话,我是一定会兴奋的,果然,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牛子一下子硬了起来,我亲了老婆的嘴唇一口,那感觉是依依不舍啊,对她说:「你去吧,老婆,你不是一直都渴望被又粗又大的鸡吧肏一次吗?这次机会来了,就不要放弃了,去吧,好好的开心一下,不过回来后你要给我讲讲你们那淫蕩的故事啊。还有,不可以让他伤害你,知道吗?」「嘻嘻。」老婆笑了,她知道她这样的问我,我一定会答应她的。「放心吧,老公,阿东也是你的朋友啊,他不会对我不好的,我预感到今天一定收获很大哦,嘻嘻,包括她老婆和你说不定也会因爲这次的约会走到一起呢。所以啊,老公,你可不吃亏呢?老公啊。」「呵呵,是吗?但愿可以啊,不过现在重要的是你啊,这一次一定要小心不可以让自己受伤啊,你知道啊,他的鸡吧真的好大啊。」「我知道的,还是老公心疼我啊,说,我回来的时候你要不要看到我偷人的痕迹啊?」天啊,我的骚蕩的老婆啊,连这都想到了啊,这句话令我热血澎湃啊,想到一起去了啊,还没等我提出,老婆就知道了,有这样心有灵犀的老婆我还求什麽呢?」你们这是第一次搞破鞋,我不想他射在你的阴道里面啊,你让他射在套子里,然后带回来给我看,我要看他能射多少精液。」「那好啊,我就让他射在套子里面啊,嘻嘻,老公,你还是留一手了啊,嘻嘻。」「呵呵,快去吧,养汉的老婆,给老公戴绿帽子还这麽的理直气壮。呵呵。」「当然理直气壮了,是老公支持的啊,呵呵,老公,你真舍得老婆给别人肏啊,那可是肉和肉的结合,是别人用真正的男性大鸡巴肏你老婆的小屄啊!老公,你很大方哦,嘻嘻,那我去了啊,老公,老婆要出去养汉了啊。」「去吧,老婆,这是老公允许的,所以不会对老公造成伤害的,去吧,小婊子……呵呵。」「呵呵,老公,你喜欢戴绿帽子我就给你多多的戴几顶啊,让你的脑门都变成绿色的,嘻嘻,活王八呀,嘻嘻,活王八亲老公。嘻嘻。让老婆出去偷人养汉啦,嘻嘻。」「肏你妈的,你就刺激你老公吧,呵呵,小婊子,快去吧,一会野汉子鸡吧都涨暴了,就等你去给他肏呢,还这儿啰唆。」「好,不开玩笑了,我去了,老公。」老婆娇骚的看了我一眼,红着脸儿,扭捏的走向门口,看得出,她有意识地夹着双腿的,可以想象她下边的淫水已经流了很多了。想不到一个老公支持的偷人行动会爲她,爲我都带来这麽大的刺激。

      老婆走后,我一个人无聊上网浏览黄色网站,找了一些换妻、乱伦的小说看。

      时间大约过去了四、五个小时,我听见钥匙开门的声音。我急忙跑到门口,老婆回来了,我看到老婆的样子有些梨花带雨的样子,头发有点乱,表情有些不自然。

      进了屋就倒在了沙发上,我急忙接过她的提包,给她脱了鞋子。急于想知道事情的经过。但看到老婆很累,也不好意思问。老婆眯着眼睛看着我的样子,噗哧一声笑了。我在她身边坐下,老婆握着我的手,这时,我们都感到一种特别温暖的情意在彼此心中流淌。我想不到老婆出墙回来后,我们会感觉到这种回归般的亲密感觉。我小声问:「你们~。」「嗯。」老婆点了点头,二人心照不宣,都知道,终于发生了。

      「怎麽样?感觉好吗?」「好累啊。不过今天好享受啊。老公。」「是吗?比我们每次都好吗?」「也不是啊,不过,就是觉得好有激情啊。」「呵呵,是吗?那你觉得满足吗?老婆。」「嗯,是啊,相当的满足啊,很刺激啊。老公,谢谢老公啊。」「满意就好啊,老婆,是不是很累啊,他没弄伤弄疼你吧?」「没有啊,老公,他对我真的很温柔很温柔的,想不到你们男人对自己心仪的女人会那麽的小心啊。嘻嘻。」「是啊,男人对喜欢的女人是很温柔的呢。你们一直做了吗?做了这麽长时间啊?」「没有啊,我们去吃饭了,然后去他家了。」「你们好大胆啊,他老婆不在家吗?万一撞到了……。」「放心吧,他老婆在国外呢,之前通的电话,连号码都是国外的区号,差不了的。」「呵呵,奸夫淫妇想的好周到啊。」「去,说的那麽难听。嘻嘻。」「那你们做了多久啊?」「大概有两个小时呢。」「那也很长时间啊,我看看我的宝贝老婆给他弄坏了没有啊?」说着我爲老婆脱下了裙子、乳罩和内裤。

      「检查吧,嘻嘻。就知道你不放心啊。」老婆任由我脱光了自己。我看到老婆的乳房上有一些吻痕,乳头勃起着,红红的。光滑细腻腰上、臀上,身体各处的皮肤东一块,西一块的都有一些吻痕。我不由得兴奋不已,在老婆的那些地方轻轻的抚摸着,问她:「疼吗?老婆,这些都是他亲的呀?」「嗯,是啊,都是他吻的,不疼,他吻的时候有些激动,就留下痕迹了,老公。」我知道吻痕是不疼的,过几天就会消失了。想着老婆被吻的时候一定叫床连连,呻吟不已的。我又看老婆的阴唇,发现阴唇红红的,翻开大阴唇看到里面的小阴唇也是鲜红色的。一定都是给阿东肏的,有些红肿。「老婆,这里没弄疼吧?」「没有,嘻嘻,老公这麽心疼我啊。都没弄疼,他干的挺好的,还舔那里了呢,嘻嘻。」「那就好。」我长出了一口气。

      「老公,你看到人家被别人肏的痕迹了,人家还得到了他的精液呢?」「在哪里呢?」「在包包里呢。」我打开老婆的提包,里面有和塑料袋,袋子里面是一个系口的套子,拿出来一看里面是乳白色的男人精液。有好多啊,量的确很多。

      「你们做了几次啊?就一次吗?」「没有啊,做了两次,第一次他把精液射在人家的小嘴里了。嘻嘻。来,老公,你闻闻。」说完,把小嘴凑到我的鼻子前,我一闻,果然她嘴里有男人精液的味道。

      「你还爲他口交了啊?」「是啊,做了69式的,不过你放心,他把鸡吧洗的可干净了,勃起后那麽老长啊,我好喜欢啊。就品尝了,嘻嘻,弄得腮帮子都酸了。」「那射完了,你把他的精液都喝了呀?」「嗯,喝了,又热又烫的精液射了那麽多啊,我都喝了,嘻嘻,真好喝啊。」「天啊,你们干的好过瘾啊。」「是啊,老公,你是不是吃醋了呀,嘻嘻,别吃醋了,老公,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发现东哥家的嫂子也是性情中人呢?」「怎麽说呢?」「那时候东哥不是给嫂子打电话了吗?你猜嫂子怎麽说的?」「怎麽说的?」「嘻嘻,不告诉你,让你着急一下。」看到我猴急,老婆故意吊我的胃口。

      「好啊,你这个小狐狸精,老公让你出去养汉了还敢吊我胃口,看我怎麽收拾你?」我有手在老婆的腋下抓痒,老婆最怕的就是这个。

      「啊,哈哈哈,不要啊,老公,我说我说。」老婆求饶了。

      「快说。」「呵呵,东哥打电话的时候啊,嫂子就说,阿东啊,你现在和谁在家呀,阿东说就我自己啊,嫂子说鬼才相信你呢,我出国学习,你那大号的牛子没有人疼哪里受得了啊,不过警告你不许叫鸡啊,免得招上病。」听到这里我连连点头称赞嫂子想的周到,就和我一样。

      老婆又接着说:「东哥就说不会的,这点原则还是有的,嫂子就说:算了,我也不管你了,叫鸡必须戴套子的,阿东就说老婆你在国外也要注意,外国艾滋病很多的,嫂子笑说我招上病回去把你们家人都传染得了,听这话,好像意思是嫂子和东哥的家人乱伦似的,嘻嘻,东哥也笑了,说都说外国人的鸡吧大,跟马的似的,问嫂子有没有尝试过,嫂子说有啊,而且不止一个呢,还跟黑人试了……虽说两人是半开玩笑说的,但一听就能听出来很多内容,嘻嘻。」听后,我心里想原来现在的人的思想都差不多啊,都是这样生活的啊。看来不止我和老婆是这样啊,年轻人都喜欢玩的。

      老婆又说:「后来,阿东问我,我出来玩会不会影响家庭和睦,我就说绝对不会的,你放心吧,我老公很开通的,不计较我找快乐的,借机我给你做媒说,你既然和我好了,那你老婆和我老公会不会觉得不开心啊,你猜怎麽着,东哥马上就说,希望她老婆能和你在一起,还说她老婆没问题,就不知道老公你是不是个开通的人,如果是,肯定就能一拍即合的。嘻嘻,老公,怎麽样,这次舍出老婆来,也得到回报了吧,我们说好了,等嫂子回来就大家约出来一起聚会一下,然后就~~~。」「就怎麽样啊?」我心里充满了期待。

      「大家就一起来个夫妻交换乐逍遥呗,嘻嘻~~开不开心啊,老公。」「其实我还是最喜欢你。别人对我都不重要~~。」「去死吧你,嘻嘻,明明想着人家的老婆,还这麽说,你这张嘴最会哄女人了。」我一边舔老婆刚被阿东肏过的小屄,一边拿过装了东哥精液的套子,小心地解开,把那些她野汉子的精液一下吸进嘴里,很浓的卤味,又鹹又滑的,老婆张开嘴,我俩一边亲吻对方的嘴,一边共同品尝老婆情人的精液,我对老婆说:

      「老婆,我要把它放进你的屄里,籍着它的润滑肏你的屄,老婆于是和我对转成69姿势,我舔老婆的嫩屄,老婆啯我的牛子,阿东浓稠的精液沾满了我们夫妻的性器,这时我的鸡吧已经很硬了,老婆用手摆弄着我的鸡吧,笑说:「老公,怎麽听人家肏了你老婆的屄就这麽兴奋啊?」「是啊,老婆,你看,这牛子都硬成这样了,所以你说你出去偷人养汉对我们的性生活真的是一种刺激啊。这回你信了吧,老公不但不恼你,还要谢你呢,嘻嘻。」「可不嘛,老公,还真的是这样啊,嘻嘻,那以后人家爲了你可要放开了搞了,老婆可成了真正的「大破鞋」了,嘻嘻,老公喜欢啊。老公,你牛子这麽硬了,肏肏老婆的屄吧,这可是东哥刚刚肏过的新鲜的浪屄呢,里面还有情人哥哥的精液啊。」「你叫他什麽啊,情人哥哥啊,嘻嘻,老婆那麽喜欢他啊,这麽亲热的叫他啊,那他叫你什麽啊?」「叫我老婆啊,嘻嘻,叫小老婆。」「那他叫你老婆,你不叫他老公吗?」「叫了你会不会吃醋啊,嘻嘻,肯定不会的,看你这兴奋劲,就知道越叫老公你就越开心,越兴奋啊。告诉你吧,人家也叫他了啊,叫他二老公,以后你是人家的大老公,他是二老公,好不好啊。嘻嘻。有时间我让你俩一起肏我,咱们三人好好的玩玩,嘻嘻,好不好啊,王八老公?」这时我们采取了男上女下的姿势,我再次把沾满她情人精液的大牛子插入老婆那同样沾满了她情人精液从而湿滑无比的火热阴道。我那粗硬的大鸡吧一下滑进老婆流着阿东精液的小屄里,鸡吧进入的很顺利,因爲太湿滑了。我来回抽送,屄里发出「卟叽卟叽」的响声,声音很大。

      「好啊,一起玩,我们俩先一起肏你,我肏你屁眼,让他肏你的屄,然后,再让他肏你屁眼,我肏你的屄,籍着他的精液肏,嘻嘻,然后我俩再一起肏她家嫂子,嘻嘻。」我们一边肏着一边说着这样刺激的话语,我觉得无比的兴奋,这是我们夫妻做爱从来没有过的,老婆也感觉到了,说:「老公你今天好猛啊,看来你真的喜欢当活王八的感觉啊,可是老公要轻点肏人家的屄屄,人家还要给东哥留着肏呢,要是肏坏了小屄,那边的二老公会不高兴啊,嘻嘻。」「对呀,现在我老婆有两个老公了啊,我听老婆的,老婆要是不让肏,我就自己手淫出来。」「那你就手淫啊,我要看你手淫出来,嘻嘻。」「好啊。」说着,我从老婆屄里抽出鸡吧,上面满是阿东的精液。就用手撸弄起来。老婆笑嘻嘻的看着我。在老婆面前手淫也让我觉得无比的刺激。看了一会,老婆心疼地说:「老公啊,别自己弄了,还是肏老婆的屄吧,自己手淫不舒服啊。」「那我也怕把你的小屄肏坏了啊,到时候我俩做老公多对不起你啊,老婆。」听了这话老婆感动的热泪有些盈眶,伸手抓住了我的鸡吧,放在自己胸口乳房上按压着,又伸出舌头来舔鸡吧头,嘴里说道:「不会的,老公,人家的屄怎麽能给野汉子肏,却不让老公肏呢,人家是逗你玩的,放心吧,小屄这麽润滑不会肏坏的,人家那些做小姐的,每天10多个人肏还不是好好的嘛,再说了,你们都这麽疼惜我,舍不得肏坏我的。嘻嘻。来吧老公,还是肏屄吧。」我听了觉得有道理,于是,再次和老婆抱在了一起,我们的心理涌现出一种无比的甜蜜和温馨。我让老婆骑在我的身上,采取倒灌腊的姿势,这样老婆在上面容易控制肏屄的力度。我们又疯狂地肏了起来。

      「老婆,你说,东哥的大牛子肏你的时候,都是怎麽肏的啊,能顶到你的子宫吧?」「是啊,老公,东哥的大牛子真不是盖的,牛子头那麽老大啊,跟小鸡蛋似的,整根进去的时候能顶到子宫口上,那滋味可美了。」「那和老公比是不是比老公的牛子好多了呀。老公的牛子没那麽大。」「呵呵,说真的,老公你别生气啊,东哥哪里都没有你做的好,不过要论牛子长和粗硬,比你要好一点,嘻嘻。」「我不生气,我早就知道他牛子大,要不能跟你说让你找他吗?呵呵,老婆,这下过瘾了啊。老婆,我想你现在把你和他肏屄时叫的话,再叫一遍,我想听听。」「好啊,老公,我是这麽叫的:东哥啊,不,老公啊,我的野汉子啊,你的大牛子好硬啊,好长啊,肏的人家的小屄好美啊,嘻嘻。」「那他怎麽说的啊,我也想听啊,老婆。」「他就问我啊,我的小婊子啊,那你说我和你老公的鸡吧谁的好啊,我看你老公的牛子没有我的大吧,呵呵,他能满足你这个小浪屄吗?我就说,还是二老公你的鸡吧大啊,还是你肏的小屄美,干的人家水多多啊,屄都浪死了啊,二老公最棒,最会肏屄了啊。嘻嘻,怎麽样啊,老公,我们就是这麽叫的啊。」「呵呵,你们真会享受啊,还有什麽啊?还有更淫乱的吧?」「是啊,还有呢,东哥还问我,咱们两个搞破鞋,给你老公戴绿帽子了,那你老公不就成活王八了吗?他乐意吗?我就说,乐意呀,他本来就是个活王八嘛,一个脑门矫绿矫绿的活王八,呵呵。」「我去,这是阿东说的吗?我怎麽不信呢?这是你编的吧?我把老婆给他肏,他就会这麽损我啊?」「嘻嘻,这的确不是东哥说的,是我说的,我的活王八老公,嘻嘻,人家知道你喜欢听嘛,我的王八老公,金王八,银王八,不如我家的活王八,嘻嘻,绿帽子王八老公啊,你肏的人家又要高潮了啊。啊~~~。」「好啊,你敢逗我啊,臭老婆,看你的王八老公怎麽收拾你?」说着,我的屁股用力的向上抛顶,干的老婆咿咿呀呀的叫。「啊,好美啊,老公,原来出墙的感觉这麽美啊,老公,谢谢你啊,让我出去搞破鞋,偷人养汉啊,我是妓女是婊子啊,是王八老公的养汉老婆啊,被野汉子肏完回来还让老公籍着野汉子的精液肏我,老公啊,你就是让我去死我都乐意啊,你对我好的真是没话说啊。老公。

      好爽啊,人家有两根大牛子了,拥有了啊,我的大牛子啊,我爱啊,美死了啊,我要啊,肏死我吧,啊啊啊,死了都值得啊~~」看到老婆这样的美,这样的狂乱,让我觉得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看来我没有做错,让老婆红杏出墙是让我们生活更美好的最佳选择,进而我想到了更加刺激的性交方式:乱伦!和搞破鞋一样一定也会十分的刺激和享受的,那种违背人伦道德的快感是其他任何性交方式都无法比拟的。

      「老婆?」「嗯?」「还有人说喜欢你呢?想和你那个……」一听这话,老婆认真了,「真的吗?

      谁呀?」「也是个鸡吧大的呢。」「真的啊,快说是谁呀。」老婆就喜欢大号牛子。

      「你没发现我老爸看你时的眼神吗?总喜欢盯你的乳房和下身呢……」「我去,要死啊,你让你老婆乱伦啊?不过他真的是经常偷看我啊,嘻嘻,人家长的美嘛。那爸真跟你说了要肏我呀?」经过这次的开放,老婆显然觉得一切皆有可能,也乐于尝试了。

      「那你说你要不要啊?」我没有回答,反问道。

      「去死,我要和你爸乱了,我和你老爸生个孩子,给你当弟弟,嘻嘻。」「求之不得,嘻嘻,要生个女儿更好,二十年后我给她开苞,呵呵。」「没正经的。那你和你妈肏吧,省的你妈寂寞,嘻嘻。」「行啊,老婆,不行了,老公牛子涨了,要肏屄了。」「来吧,老爸,来肏你儿媳妇吧。」「天哪,又开始了。」下一个野汉子居然要成爲他老人家了。我不由在心里一阵呐喊。

      老婆用小手拔开小屄,嘴里叫着:「亲公公,来肏我吧。嘻嘻,对了,到底爸和你提过想肏我没有啊?」我笑了笑,「倒是没有提,不过,你说还用提吗?

      从眼神都看出来了,再说你那麽美,女追男隔层纸,你稍微主动一点,再含蓄的透露一下老公喜欢当王八,那你说能不成吗?呵呵。」「也对啊,老公,就你心眼多,呵呵,诱惑他老人家啊,真不是吹的,那太容易了,呵呵,那可说好了,我可要尝尝你爸爸的老牛子了,嘻嘻。到时候人家就有你的、东哥、还有老爸的三根大牛子了,嘻嘻,也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了呢?」「尝吧,我相信那一定是另外一种无与伦比的刺激享受,乱伦啊!想想都受不了啊。你还想三人一起肏你呀,你好骚啊老婆。不行了,我要肏屄了啊。妈妈,啊,我要肏妈妈的屄了啊。」我也有些狂乱,陷入了强烈的乱伦幻想,举起大牛子一下捅进老婆的嫩屄。

      快速的抽送起来。

      老婆叫着:「好儿子,肏的妈妈爽死了,嘻嘻。」我听了,忍不住的激动啊,也叫着:「妈啊,儿子肏妈了,肏妈妈的小骚逼了啊。妈你爽不爽啊,儿子的大鸡吧好不好啊?」老婆笑嘻嘻的在我耳边说:

      「怎麽样,感觉是不是和你妈妈乱伦一样爽啊,嘻嘻,你那麽喜欢乱,哪天让你乱一下啊?」「怎麽乱啊,和谁乱啊?」「和你妈呗。明知故问。」「能行吗?」想到40岁的美丽妈妈那美轮美奂的玉体,那是我从小的憧憬啊!

      「事在人爲啊,没準你妈妈也想着你呢,早就想和你乱伦了呢,也说不定呢。

      再说,你看现在我和东哥肏上之后,现在东哥家嫂子已经搞定了,你100%能肏上,要是你爸爸肏了我,我们肯定能让你肏到你妈妈的,有经验了都,嘻嘻。

      老公,原来你先让我和他们乱,是想我也帮你弄上美女呀?嘻嘻。好聪明啊。舍不出老婆的人就得不到别的女人啊,你说是不是啊,老公。」「是啊,呵呵,那你乱不乱啊,我要和我妈妈乱伦,你就和我爸爸肏屄。好不好?不是开玩笑的,是说真的肏屄啊——乱伦肏屄。」「那你说,你爸爸的牛子是不是真的那麽大啊?」看来我刚才的玩笑老婆是当真了,这会惦记起她的大号牛子了,呵呵,话说回来,女人既然已经迈出了偷人养汉这一步,索性就会让自己完全的开放了。不过说起老爸的鸡吧,倒还真是很大的,老婆肯定会喜欢的。于是,我就对老婆说:「我爸的鸡吧真的很大号的,我们也经常一起洗澡的,我还能不知道吗?嘻嘻,到时候我们可是上阵父子兵了,一起肏你,一个肏屄,一个肏屁眼,好不好啊,老婆?」「好啊,老公,到时候我和老妈伺候你们一老一少两个大牛子,嘻嘻。放心吧,一定能成的。」「那你有机会也要和你亲爸爸乱伦啊,你也尝试一下至亲乱伦的滋味啊。」「一定的啊,老公,嘻嘻,老公啊,你说我们两个怎麽这麽好啊,都能想到一起去啊。」「是啊,嘻嘻,娶了你这麽骚浪的老婆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事情啊。」「我也是啊,能嫁给你这麽开放的老公是我最大的运气啊。让我有机会享受别人享受不到的乐趣啊。」「是啊,我们是天生一对啊,老婆我要射了啊。」「射进来吧,和东哥的精液混在一起吧,嘻嘻,人家给你们俩生个不知道亲爹是谁的杂种儿。」「啊,好啊,太好了,要是生个男孩,长大了就让他肏他妈妈你,要是生个女孩我就和阿东轮奸她。好不好啊,老婆。」「好啊,但是不能伤害她啊,她是我们的宝贝儿啊。」「我射了,啊啊啊啊」随着马眼一阵的酸麻,整根鸡吧电畅无比的酸痒着挑头抽动,鸡吧头涨抖,一股股的精液射入了老婆的阴道。和阿东的精液一起爲老婆完成了一次淫蕩的洗礼。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