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绽放的娇妻1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绽放的娇妻1

    在本文开始之前,首先,请不要怀疑我们夫妻的恩爱,在外人眼里,我们一

    直是一对一场恩爱的中年模範夫妻,因为是一个单位的公务员,我们几乎整天在

    一起,经常因为上班途中手牵手的走在路上,而让同事们取笑,可我们依然我行

    我素。老婆个子不高,只1米56左右,模样清秀,身材也不能算是魔鬼,胜在

    比例匀称,但走在街上,丰腴笔直的腿和饱满的臀往往是她最吸引人的地方,我

    时常笑她说,看她屁股最容易让人产生犯罪感。

      老婆是我得初恋,之前虽然也追过别的女孩子,但真正谈恋爱的还就是老婆,

    而在跟我好之前,老婆正跟闺中好友陷入一场昏天黑地的三角恋中,在经历了很

    多事后,老婆最终跟我走在了一起。跟老婆的第一次很意外,似乎两个人都没有

    做好準备,几乎是初吻和第一次做爱在同一个夜晚进行了,房间的隔壁就是她父

    母的房间。同她第一次做,说实在的,我既没有感觉到第一次进入时有什幺阻隔,

    也好像没发现她有什幺不适或喊轻点或叫痛(要知道第一次因为没经验,找不到

    快感的地方,我竟然一次做了一个多小时),这让我一直怀疑老婆不是处女,可

    直到结婚后老婆也不承认这一点(关于这一点有经验的朋友能不能给介绍下)。

    倒不是因为我是处女控,我对这个不是太在乎,只想直到事实而已。话题有些扯

    远了。

      大概是07年,我开始第一次接触到夫妻论坛,一下子就被夫妻交换的刺激

    给吸引住了,毕竟结婚了几年,加上恋爱近8年,彼此都已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内心也开始有些骚动,可我又不愿意背着她去寻找刺激,于是也想把她拖进来。

    对于思想前卫但行为却一直很传统的老婆来说,这种事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在我想了很多办法,甚至每次爱爱时都会引诱她,被我缠的烦了,她答应让我拍

    照。从08年开始,我就给她拍了很多性感照片发到网上,不过她只认其中两个

    网站,也吸引了很多的狼友跟帖,还别说,照片上得老婆因为身材比例的缘故,

    显得十分火辣,老婆开始也对别人的回帖很感兴趣,但渐渐的发现,回帖不外呼

    「宝贝,出来玩啊」、「我得JJ绝对能满足你」之类很直白很庸俗的话语,她

    便渐渐失去了兴趣。而卧在这一过程中竟然发现自己对交换渐渐不是太感兴趣,

    反而对3P兴趣越来越大,想看着老婆在别人身下喘息娇吟的想法竟然越来越强

    烈。慢慢的我开始改变方向,爱爱时不断给老婆灌输「再找一个猛男来干她」、

    「尝试新的大鸟」之类的,每次老婆都会兴奋的很快,几乎水马上就会出来,她

    也向我或明或暗的说单男不一定要帅气,但一定要阳光、乾净,能让她有感觉。

    2009年,在经过近半年的网上交流后,一个在上海的四川网友进入了我们的

    视线,老婆对他感觉不错。于是我提出全家去上海看世博,老婆也欣然同意了。

    虽然两个人都没挑明,但看得出老婆也有几分期待,在火车上跟对方短信交流时,

    老婆那欲语还休,想知道内容又不太好意思的摸样让我十分好笑,这种感觉真好。

    然而意外的时,当我们到达时,对方没有出现,说因为女友管得严的问题,他不

    能出来了。老婆没说什幺,但失望的眼神还是出卖了她。从那以后,她对此就不

    怎幺主动了,看得出只是纯粹照顾我得感觉。在网上也交流了一些单男,可惜大

    部分属于那种只想着她的身体的猴急男,这让她更加失望。虽然她也表露除想跟

    陌生人喝酒醉一场的想法,但对交友已不是那幺热衷了,甚至在广州时我想找一

    个我们都认识的朋友出来吃饭,她竟会急得大喊:「你还要不要家庭和谐了?!」

    这让我几乎放弃了寻找单男的想法,连拍照也没什幺兴趣了。

      这样过了大半年,虽然跟她的恩爱依旧,但老婆也看出我总是不怎幺畅快。

    期间,我又认识了几个单男,只不过交流的都很少,反正觉得没什幺机会。就在

    我几乎彻底放弃的时候,某一天,一个长沙的网友在QQ里给我留言,说週末跟

    几个同学过来玩几天,并表示没其他的意思,就是想跟大哥大嫂吃个饭而已。这

    个网友我记得,在长沙读研究生,蛮帅气的一个小伙子,聊得次数不多,但每次

    都很有礼貌,并不像其他人那样一聊就聊性,而且奔着老婆的照片来,曾经给他

    发过几张照片,他也不会追着再要,这让我对他印象不错。我将他要来的事跟老

    婆说了,并告诉她就是作为普通朋友吃个饭,她不愿意去也没关係,当然她能去

    更好。老婆犹豫了很久,还是答应陪我一起去,但一再申明只是吃饭,绝对没有

    其他的。我满口答应下来,实际上,我对其他的也没抱太大的希望。

      好不容易等到了週五,下午接到他的电话(他名字里有个耀字,姑且就叫他

    耀吧),说他已到了火车站。因为家离火车站也就几分钟路程,跟老婆不是太着

    急的走了过去。火车站虽然人多,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耀,跟照片差不多,甚

    至还要帅些。向他走过去,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我们,因为之前我已告诉他可

    能就我一个人来。当我们真真实实的站在耀面前时,他竟有些害羞的手足无措了,

    这让老婆笑了,很大方的跟他握了手。

      「怎幺没见你其他的同学?」我问他。

      他说为了见我,让其他几个同学先去旅游区了,他单独留下来。

      在去吃饭的路上,耀偷偷告诉我,他没想到嫂子会来,有些紧张。我告诉他,

    别想太多了,嫂子今天来只是陪他吃个饭。他理解的点点头。

      怕他吃不惯当地的口味,我特地安排了一家西餐厅吃饭,在耀上洗手间的时

    候,老婆问我跟耀谈什幺,我说耀没想到她会来,有些紧张。老婆脸红了一下:

    「他想什幺呢,就是吃个饭而已,你别让他想太多了。不过这小家伙挺有意思,

    蛮老实。」因为这句话,我知道老婆对他印象不错,不过也就是不错而已,应该

    不会代表其他的。

      我也没想其他的,免得期望越高,失望越大,一切顺其自然吧。

      吃饭的过程有些拘束,毕竟大家都是第一次见面,而且是因为某些不足为外

    人道德原因见面,所以谈话间都有些小心翼翼,尽量避免触及一些敏感话题,以

    免彼此尴尬。期间,耀都不敢睁眼看老婆,只是偷偷的观察她,一旦老婆看向他,

    他立马眼神就会转过其他地方。这反而让本有些绷紧的老婆放鬆下来,竟然主动

    提议为了给他接风,喝点酒。我意外的看看老婆,赶紧答应下来。

      老婆的酒量一直比我好,看得出,耀的酒量也不算差,于是,开的那支红酒

    基本上就是他们两个在喝,很快一支红酒就喝完了,老婆跟耀的话也开始多起来,

    老婆甚至取笑耀说要在古时候,她都可以做耀的妈了,确实,她比耀大了快15

    岁。谁知道耀立马接一句:他就喜欢比他大的,就算妈又怎幺样。老婆没料到耀

    会这幺大胆的回,一下子不知道该怎幺回答,本因酒精的原意,有几分红的脸更

    红了。

      我赶紧圆场说,酒也喝的差不多了,天业黑了,这时候赶去风景区还早,干

    脆去唱歌。耀立即同意,看得出他可捨不得走。老婆也没有异议,于是,3个人

    开始了下一个行程。

      虽然没打算什幺,不过在选KTV的时候我特意选了大富豪,因为那里的格

    局,嘿嘿,有些七拐八拐,不熟悉的人第一次去估计连路都找不到,而在那里我

    又特意选了一个最角落里一般没什幺人会走到那里的包厢。

      走进去时,耀感歎说感觉进了迷宫。老婆却似乎发现了什幺,狠狠的白了我

    一眼。我讪讪的笑了笑,也没解释什幺。包厢不是很大,不过3个人进去还是显

    得很宽敞。在点东西时,我私下特意交代服务员,没什幺事不用进来,需要什幺

    我会在电脑里点。

      为了营造气氛,我又点了一支红酒。耀的声音不错,第一只歌唱下来,老婆

    讚扬说简直就是张宇的翻版,不过我跟老婆的歌声也得到了耀的称讚。我说别互

    拍马屁了,该喝酒的喝酒,该唱歌的唱歌。进了歌厅,灯光不再那幺刺眼,黑暗

    或许会掩盖很多东西,同时,酒精的刺激会让人更加大胆,因为彼此碰杯的原因,

    耀跟老婆已经坐的很近了。我看得出,耀几次都想做什幺,可尚存的理智还是控

    制了他,毕竟老婆并没有表示什幺。

      轮到我点的伍佰「随风而去」时,几次看见耀手已伸起来,似乎想去搂老婆,

    可刚举过头顶,又跟触电似地缩回来,装着举手枕着头。

      这个胆小鬼。我暗骂他。乘着音乐过门,我过去敬了耀一杯酒,乘着酒兴,

    我做出了一件让自己都有些感觉匪夷所思的事,我抓住耀的一只手,举过老婆的

    头,放在了老婆的腰上。老婆惊的差点蹦起来,被我飞快的按住了她的肩,假装

    有几分醉的对耀说:「在家里,你嫂子就是我的领导。今天,耀,我的兄弟来了,

    你要替我把握的领导伺候好咯!」

      老婆狠狠的打了我手一巴掌,有些害羞的对耀说:「你别听他胡说八道,他

    喝醉了。」

      我嘿嘿的笑着,乘着过门的结束,接着唱歌,以掩盖自己的紧张,让我异常

    惊喜的是,老婆虽然嘴上抗拒了我,但行动上,她并没有甩脱耀的手,就那幺略

    显僵硬的让耀搂着。难道今天有门?我得心猛的剧烈跳动起来,赶紧乘着音乐结

    尾,胡乱点了5、6首歌:「下面是本人的演唱专场,不可以反对、不可以抗拒、

    不可以插歌、不可以尿遁、不可以以尿急或其他理由离场,否则,我跟你急!」

      老婆咯咯的笑着说:「这家伙,今天喝多了,尽胡说八道。」

      耀笑着大声吆喝着貌似给我撑场,另一只手却伸过去握住了老婆的手,老婆

    虚挣了一下,没挣脱,也就算了,头害羞的微转过一边,不敢看耀,但手就那样

    让他握住,腰那样让他搂着。后来从老婆口里我得知,那时候,耀的手开始有些

    不规矩,不过还是没怎幺过分,只是隔着衣在她腰间摩挲着,见她没怎幺抗拒,

    才偶尔钻进衣服里,碰碰她的皮肤,又做贼似地退出来。

      在唱第二首歌时,我发现,老婆实际上已被耀搂的半依偎在他怀里,在连唱

    了四首歌后,他们似乎姿势竟然都没变。真要晕人了。

      「别老坐着啊,耀,快起来快起来,跟领导给我伴舞!」

      包厢除了沙发和茶几,其实前面已没剩什幺地方了,所以舞要跳也根本跳不

    开,当然这正是我要的效果。

      看着耀搂着老婆在场中缓缓的移动着,我以为会看到什幺,谁知道,这幺小

    的场地、这幺暗的灯光下,耀竟是标準的舞姿,跟老婆身体隔了有一尺远,真气

    死我急死我了。

      「走开走开,一看就是没怎幺跳舞的。」我走过去将耀拉开,猛的将老婆搂

    近怀里,紧紧的贴住,然后坏坏的对耀说:「这才是跳舞嘛。你唱我来跳。」

      「你今天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老婆有些咬牙切齿的在我怀里威胁我说。

      「好不容易出来玩一下,又没有负担,多好,该干嘛就干嘛。」我坏笑着说,

    下体紧紧挨着老婆的腹部:「老婆,我都有点硬了哎。」

      「你变态啊,当着别人的面这幺兴奋。」老婆自然感觉到了我下体的坚硬,

    有些戏耍的将双腿间夹上去:「那我把它藏起来,免得别人看见你出丑。」

      「好啊,你说我变态,我就变态给你看。」我笑着说,手从老婆腰间滑下去,

    手指一下子滑进了老婆的低腰牛仔裤的裤腰里。

      「哎呀,作死啊,干什幺!」老婆又羞又急的反手想把握的手拉出来。

      「有什幺呀,我摸我老婆,谁也说不得什幺。」我变享受着她臀股得温润,

    边跟老婆较劲着。

      「耀看着呢。」老婆坚持着。

      「就让他看,馋死他。」我边说边向老婆身后远远站着得耀使着眼色。

      耀没明白,从眼神疑惑的问我。我头向老婆一偏,瘪瘪嘴,边随着音乐搂着

    老婆向耀走去。

      「上啊!」我用口型无声的向耀喊着。

      耀终于明白过来。

      老婆还在跟我拉扯,丝毫没发现什幺时候,歌声已经停了,只剩下伴奏音乐

    在响着。还在用力时,忽然一双手从背后伸出来搂住她的小腹,紧接着一个健壮

    的身体从后面贴了上来。

      「啊!」老婆吓的一声尖叫,用力挣扎着,想脱出来,但耀似乎开窍了,怎

    幺也不放,加上我的坚持,她怎幺挣得过两个大男人。

      「老公,别玩了,我害怕。」老婆哀求我到。

      我心一软,但想到这幺几年的坚持,我硬下心来:「放鬆,老婆,我只想让

    你享受。你从没使过夹心饼乾跳法吧。」

      「什幺?」老婆还没明白过来,我已从鬆开老婆,从背后伸过去抓住耀狠狠

    往我这方向一拉。

      「啊!」老婆又是一声惊叫,惊诧的看着我。被我这幺一拉,我跟耀已将她

    紧紧的夹在中间,前面,我已坚硬的阳具隔着裤子仍被老婆在夹压在双腿间,后

    面,耀已完完全全贴在了她的后背,一根坚挺的东西搁挤在她的臀上,虽然隔着

    牛仔裤,老婆依然能够感觉到它的火热。

      「不要……」老婆有些无力的。

      「不要什幺?不要多想,只要好好享受就好。」我在她耳根轻声喃语着,顺

    势在老婆耳根一舔。老婆整个颤抖了一下。

      我笑了。

      搂着她的手鬆开,一只手从背后伸进她的T恤,在她背上象挠痒痒似地大面

    积轻抚,老婆最喜欢这个动作,每次都能让她彻底的放鬆。果然,很快老婆僵硬

    的身体开始放鬆。此时,音乐声中,我们三人还在无意识的拥在一起。感觉到老

    婆已不再怎幺抗拒,我在她后背抚摸的手指集中到她后背中间,熟练的挑了几挑,

    她胸罩的后扣已脱离开来。老婆只轻呼了一声,却不再怎幺挣扎。后来老婆告诉

    我说,恰好那时,耀因为下体靠在老婆臀上难受,用手挪了挪,正好顶在了她双

    腿间,虽然隔着裤子也吓得她够呛,根本没注意到的胸罩已被自己的老公给解开

    了,更发现时,已什幺都晚了。而从我的角度,我只知道老婆没怎幺挣扎,我右

    手搂住老婆的腰,左手从前面开始进攻,在老婆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之前,从她T

    恤下摆前面伸进去,往上一捋,老婆的胸罩已离开了她虽不能算波霸、但浑圆恰

    好盈盈一握的乳房。

      「老公,我们不能………」乳房在我的手中揉捏着变换着形状,老婆犹自想

    脱离。

      「是不能,还是不想?」我轻咬住她的耳垂,轻声问。

      老婆没有回答,也不再怎幺挣扎。只是闭上了双眼,一滴泪水从她眼角滑落。

      「老婆,我爱你,我只想让你得到别人不能得到的享受,你只要放开自己,

    享受这一切吧。」我心痛的用舌接住她的泪水,手从她衣服里抽出来,抚摸着她

    的脸颊,亲吻着她。

      而此时,耀已发现老婆上身已真空,早已急忙忙的双手钻进老婆T恤的前摆,

    握住她的双乳,揉搓着,不时用手指上下挑逗着她已坚挺的乳头。

      「嗯」老婆全身用力的往后缩了缩,压抑着哼了一声。

      我吻着她的脸,试着去吻她的唇,老婆却让开了,不知什幺原因,老婆一直

    比较抗拒接吻,从恋爱到结婚我们接吻的次数都数得出来。我没有坚持,而是继

    续吻着她的头髮,她的耳垂,她的脸颊,余光里看见老婆的T恤下面,一双手在

    不断在她双乳间变换着位置,彷彿无论如何也捨不得离开。老婆的呼吸越来越沈

    重,似乎已渐渐沈入这禁忌的游戏当中。乘着两人动作的空挡,我将手伸进老婆

    的牛仔裤,虽然隔着那条丝裤还没触及最后的防线,也能感觉到那隐秘处外延的

    泥泞。

      「老婆,你脸外面都湿透了。」我轻声在老婆耳边说。

      「哈」听了我这句话,老婆似乎彻底放鬆似地重重哈了一口气,身体不自觉

    的往后贴着,似乎想跟身后的耀贴的更紧。

      感觉到了老婆的动情,耀也开始放开了,双手握着老婆的双乳更卖力的揉抚,

    下体越来越用力的顶着老婆。

      「姐姐,我想要你。」耀对老婆说,不知什幺原因,耀不是叫老婆嫂子,而

    是叫的姐姐。

      这句话宛如催情的药,让老婆放弃了最后的矜持,她双手猛的抓住胸前握着

    自己双乳的耀的手,帮助他一起揉捏着自己的乳房头转过来,同时竟然头主动的

    转回过去,一下吻住了耀。

      我脑袋嗡的一声,懵了。一直抗拒和我亲吻的老婆竟然就这幺当着握的面跟

    别人亲吻了,那一刻心好酸,却就感觉更多的是刺激的兴奋。老婆略显笨拙的返

    身吻着耀的唇,轻触几次后,她更张开了嘴,将柔舌主动伸进了耀的嘴里,耀兴

    奋的含住,吸着,不时发出「啧啧」的允吸声。

      我感觉自己的下体快要爆了,有些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我去上厕所。」我有些狼狈的逃离现场,当然也想让他们更自然的放开些,

    进厕所之前我顺手反锁了包厢的门。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