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石三鸟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一石三鸟[作者:不详]

    近日国轩因为忙着做一份生意的计划书,所以几乎整个礼拜都要加班,他的

    女朋友芷玲为了争取和他见面的机会,所以每晚都给国轩送宵夜上公司,国轩的

    同事都极之慕他有个这样体贴的女朋友,不过国轩却不领情,反而嫌她太过癡

    缠。

    其实除了癡缠之外,国轩最不满的是芷玲太过守身如玉,虽然两人已拍拖大

    半年了,但国轩莫讲话要上床,就算想隔着衣服摸几下,芷玲都会左闪右避,国

    轩实在对她失去兴趣,心里早已有心手之意,但他一来还没想到分手的藉口,二

    来又没有新目标,所以才免为其难继续和芷玲来往。

    直到近日芷玲因为晚晚送宵夜上公司,国轩留意到那个好酒贪色的老闆总是

    色迷迷的盯着芷玲,后来在赶好计划书当晚,老闆请一班下属去酒吧饮酒慰劳大

    家,由于当晚芷玲也有送宵夜上公司,所以亦跟着一起去。

    老闆饮多几杯后,不但发酒疯地糊言乱语,而且更借酒行凶,向芷玲摸手摸

    脚,国轩于是灵机一触想到一条既可以将芷玲搞上床、又可以摆脱她、兼夹可以

    升职加人工的奸计。

    几日后,关于那份计划书的生意终于落实,老闆想搞个庆功派对,国轩第一

    时间就提议週末到老闆的别墅开烧烤派对。其实老闆想搞派对的主要目的就是要

    找机会亲近芷玲,所以国轩的提议正合他心意,虽然芷玲不是他公司的职员,但

    因为她近日晚晚带宵夜上公司,老闆于是以答谢她为名,千叮万嘱叫国轩必定要

    带芷玲一起去。

    芷玲经过上次在酒吧里被轻薄后,本来不愿再见国轩的老闆,但既然老闆点

    名要她去,这个廿四孝女朋友担心如果自己不去的话会影响国轩的事业,只好硬

    着头皮跟国轩去老闆的别墅。

    到了週末晚上,当大家食饱后,无酒不欢的老闆便提议酒饮猜枚,国轩却以

    稍后要驾车送女朋友回家为藉口拒绝饮酒,但又假扮不好意思推搪老闆,所以最

    终都应承猜枚,不过他还是坚持不饮酒,只答应如果猜输了的话就由芷玲代他饮

    酒。

    起初国轩和其他同事都互有输赢,但当大家渐渐有酒意后,国轩开始故意猜

    输,因此芷玲好快就醉得不醒人事,国轩于是扶她到沙发处躺下。

    由于老闆的别墅位处偏僻,众人都要开车才可去得到,因此大家都不敢多饮

    酒,芷玲醉倒后,大家正好乘机一哄而散,不过国轩却自告奋勇留下来帮老闆收

    拾善后,之后又陪老闆继续饮酒。

    由于老闆猜枚时已饮过很多酒,而国轩却是全晚都滴酒不沾,如今两人你一

    杯、我一杯的对饮,国轩自然是佔尽优势,所以好轻易就把老闆灌醉了。

    国轩再三确定两人都醉倒后,便脱去芷玲的牛仔裤,只见她的内裤有如她的

    保守性格一样密实得有如波裤一样,国轩擡起她的屁股,把内裤褪至小腿,眼前

    随即出现一小撮疏疏落落的柔软耻毛,两片肥肥白白的阴唇完全无遮无掩的暴露

    于空气中。国轩一边把她双脚擘开,一边伸出舌头舔着她的阴户,同时把她的露

    脐小背心推上心口,再把她的胸围往上翻起,将两团结实得有如吹胀了的气球的

    乳房释放出来。

    面对着近乎全裸的芷玲,国轩心想︰今次是第一次亦是最后一次得到她的身

    体,所以自然是爱不惜手的玩过够本。他的舌尖由阴户开始慢慢向上舔,到达肚

    脐后先舔进去打几个圈,然后再继续向上进发,一直舔到她的左乳上。他先张开

    嘴含着乳头深深一吮,之后就在嘴里不停舞动舌尖挑拨着乳头,同时他又伸手按

    在芷玲的右乳,一边搓揉,一边以手心摩擦着乳头,更不时以手指起乳头轻轻

    捏着。

    芷玲虽然是醉得不醒人事,但在国轩的抚摸舔吻之下亦本能地产生反应,两

    颗小指头大的乳头渐渐发硬凸起,变得有如血一般鲜艳,阴户亦已经流出大量滑

    潺潺的淫水。

    国轩于是解开裤炼抽把肉棒抽出来,他先用手打开芷玲的嘴将肉棒插进去,

    然后再捏着她的鼻。芷玲因为无法用鼻呼吸,所以本能地改用嘴吸气,因此变相

    等于一口一口地吸吮着国轩的肉棒,肉棒随即在她的嘴里发硬变粗,兼且暴长一

    倍,直顶到入她的喉咙。国轩于是把肉棒从她的嘴里抽出来,他戴上避孕套后,

    便将肉棒捅进芷玲的阴户里。

    虽然芷玲的阴户里面已经湿到汁水淋漓,但却是寸步难行,国轩出尽九牛二

    虎之力也只可以推动肉棒一分一寸的慢慢插进去。这时他见昏醉了的芷玲眉头深

    锁,恍似忍受着极大痛楚,于是垂头一望,发现一丝鲜血顺着肉棒渗到她的大髀

    上。

    原来芷玲还是未开苞的处女,国轩不禁暗自偷笑,但他开心之余,又担心会

    把芷玲抽插得痛醒,唯有慢慢地推动肉棒抽插,而正因为这个原因,龟头所受到

    的磨擦减少了,所以纵使芷玲的阴户迫窄得几乎把他的肉棒夹扁,国轩却可以持

    久不洩。

    他一边插抽一边搓玩着她的双乳,从她的左乳可感受到她的心跳越跳越快,

    而她的心跳越是跳得快,阴户里的淫水就越流得多,肉棒得到充足的淫水润滑下

    亦越插越畅顺,国轩于是渐渐加快抽插,快速的抽插令芷玲的阴户产生了自然反

    应。国轩隐隐感到阴户里传出阵阵抽搐,变得有如鲤鱼嘴一样一下又一下的吸着

    他的肉棒。

    这时的国轩亦已经是强弩之末,他赶快再抽插几下,然后将肉棒直插到底,

    肉棍随即失控狂跳几下,将大泡子孙汁射在避孕套里。

    射精后的国轩虽然疲倦得全身酸软,不过他还未可以休息,事关他的计划还

    有一半未完成。他立刻到洗手间找来条湿毛巾,抹去刚才舔吻芷玲时留在她身上

    的口水,再把昏醉的老闆剥光猪推到她身边。

    他先用另一条毛巾塞入老闆嘴里,然后为他戴上避孕套打飞机,当老闆射精

    后,他嘴里的毛巾亦已经吸满了口水,国轩于是把毛巾抽出来将老闆的口水抹到

    芷玲身上,又拉着老闆的手到芷玲身上乱摸一番,令到芷玲身上沾洩一些属于老

    板的皮肤组织,之后又从芷玲的阴户抹些淫水及落红,涂在老闆的避孕套外,最

    后他把两条毛巾以及自己用过的避孕套拿到花园,掉到还没熄灭的烧烤炉上烧成

    灰烬。

    国轩忙碌一轮后心想,就算芷玲第二朝醒来后发觉被人迷姦了要报警,也有

    老闆做他的代罪羔羊,而他为求做得更迫真,于是再饮多几罐啤酒,不多久之后

    亦醉得昏睡了。

    到了第二朝,芷玲首先醒来,她发现自己衣衫不整兼且私处隐隐作痛,再加

    上老闆全身赤裸的躺在身边,因此误以为被老闆迷姦了,立刻惊惶得尖叫起来。

    国轩和老闆先后被芷玲的尖叫声吵醒,这时国轩立刻扮作安慰芷玲把她拥入

    怀里,不过他这样做只是另有目的,事关他担心昨晚没有完全抹乾净自己留在她

    身上的线索,但经过现在一抱,就算芷玲坚决要报警,即使警方利用科学监证从

    她身上找到属于国轩的口水或皮肤组织,国轩也可以推说是因为这时两人拥抱所

    以沾到。

    与此同时,好酒贪色的老闆看到眼前的情况,亦以为自己昨晚酒后糊涂犯下

    了滔天大罪,吓得连忙跪地恳求芷玲不要报警。这时芷玲已哭到六神无主,泪眼

    汪汪的望着国轩要他出主意,国轩于是依照计划一方面说服芷玲不要报警,一方

    面要求老闆赔钱兼夹升职加人工,老闆见脱罪有望,自然是甚幺都肯应承。

    而芷玲经过今次惨痛的经历后,误以为宝贵的初夜已断送在老闆的魔掌里,

    不禁后悔当初太过守身如玉,以致无法将初夜献给国轩,因此觉得无面目再见国

    轩,于是在国轩驾车送她回家途中主动提出分手。

    国轩的「一石三鸟」计划终于大功告成。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