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富豪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富豪

      香港超级富豪不少。以前,人们喜欢说饱暖思淫慾。意思是说,有了钱之后,自然会想到女色上去。然

    而,此地真正有钱的富豪,他们似乎都默守一些不变的宗旨,其中最重要的一则是绝不牵涉桃色,即使难拒

    「食色性也」的天性,但是必定在事前事后先作一番安全上的部署,即使有一个从天上掉下来的仙女也不例外。

      当然,他们在猎艳方面都有专人负责,步骤依序是︰寻觅、约晤、共膳、上床、最后就是「再见」。

      或许有人认为这是天方夜谭的故事,其实它却是铁一般的事实。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些专替富豪们

    负责这种事情的所谓「专家」,他们本身虽然已经具有足够的条件去结交这些娇娃,不过他们却因此而成为

    了富豪们的「搭线人」,说得低下些,只是富豪们的「龟公」而已。

      这些专家们,都分别在富豪的大集团中任职,名义是交际经理或者公关居多,对外交际应酬,除了备有

    公司名义的信用金卡,尚可向会计部支取现金,实报实销,自有主席抑或总裁会予以签核。

      当然,这些富豪完全是属于忆万身家阶级,名誉地位重要过一切,因此在猎艳方面更不能曝光,同时从

    不涉足公众场所。

      香港地灵人杰,自是美女如云,不过真正一流的美女,不一定是影视界的红星,抑或选美会中的佳丽,

    她们的美艳恰似富豪们一般,很少公开出现。

      朋友阿张寄了一张请东给我,他最近又在某区开了一间富丽堂皇的高级的士高与卡拉OK,开幕的那一

    天我并没有去,理由是我不喜欢去凑热闹。但在一星期后我却请公司里几个职员去那里捧场,事前还订了一

    间贵宾房,準备尽兴玩一下,以缓解这一阵的市场波动压力,也算是捧阿张的场。

      这家「新香江」的士高,比广播道那家的士高还热闹,而且水準很高,光顾的客人年龄都在二十岁左右

    ,看来女的多过男的。我在贵宾房经过舞池的时候,看见许多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在舞池中举手顿足的蹦跳

    ,煞是好看,尤其她们的双胸一倾一抖,个个真材实料。

      这些小妹妹已不适合我的年纪,因此,我只有对她们的风姿体态欣赏而已,并不会想到与她们上床。

      当我正在欣赏之际,却见一个年纪轻轻的男士,朝我迎了过来,问我近认识不认识他?我感到很面熟,

    他就掏出了一张名片,只见上面印着的是一家大集团的公关经理。这个名唤志雄的青年,原来于年前在我那

    家中环的期货公司做过一段时期,虽然我对他仅见过二三次面,但却知道他很勤奋,而且待人接物极之和蔼

    可亲,在一般的年轻人中是很难得的了。后来,也不知为何他忽然离开了我的公司。

      蔡志雄一定要请我到他的贵宾房里去喝一杯,因此,我在盛情难却之下,被他拉了进去。使我惊讶的是

    房里坐了三个年纪很轻的漂亮少女,而在桌上开了两瓶酒,都是一级名酿。

      当他替我逐一介绍时,又有两个少女跳完舞回房,其中一个大概还不满二十岁的少女,长得非常漂亮,

    而且拥有一付惹火的身材,在蔡志雄的介绍下,知道她名唤宝莲,刚从英文书院毕业,现在湾仔区一家时装

    公司里任职。

      我倒被宝莲的成熟所吸引,明知自己的年纪已不适合,但说也奇怪,却使我情不自禁有一股奇热无比的

    慾火从丹田升起。

      蔡志雄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心意,当宝莲拉了另一个小妹妹去跳舞的时候,他悄悄的告诉我,如果我对其

    他四个小妹妹有意思的话,他可以替我打边敲,不过唯独这个宝莲不行。他很坦白的告诉我,宝莲并不是他

    的女朋友,而是她已经被人预订了,同时预订的这个人,已在她身上下了大本钱,今晚带她出来,也是为了

    让宝莲高兴。

      其他四个小妹妹,都是她那家书院中就读时的女同学。蔡志雄还表示他无非是在陪公主游戏而已,他自

    己是不能吃这美丽的天鹅肉的。

      另外这四个小妹妹,虽然她们青春气息十足,而且也长得不错,但是我总感到没有兴趣。于是喝了一杯

    之后,就向蔡志雄告别,回到自己的贵宾房。

      由于我对那些超级大富豪的猎艳手法,略有所闻,而见到了蔡志雄的这张名片,不问而知,他一定是兼

    替他任职的这个集团中的大老闆做这方面工作。何况他说出,宝莲已经被人预订,那人又是下了大本钱,因

    此我这个揣测,大概不中也不远矣。

      说也凑巧,因为我要送一份礼给公司里一个快将结婚的女职员,因此我信步到湾仔新开的那个商场去选

    购,当我正沿看走廊在逐一观看饰柜橱窗的时侯,却闻有人唤了一声︰「先生!」

      循声回头一看,只见就是那晚在「新香江」的士高中,蔡志雄替我介绍的这个被人预订的宝莲。她刚从

    洗手间出来,看见我,就问我来这里作什幺?

      于是我告诉她来此的目的,宝莲就表示她可以替我办妥,而且保证受者喜欢,送者又不会太过破费。

      果然,我在宝莲的介绍下,买了一件刚从法国运来的纯丝披肩,既不愁尺码大小,而且很别緻,价钱也

    不太贵。宝莲十分热情,表示她有一个钟头的咖啡休闲时间,坚持要请我在这广场中那家法国式餐厅喝下午茶。

      每个人都有好奇心,我当然也不例外,虽然我不会率直地向她询问,但我却打定主意,不妨以旁敲侧击

    的方法探听她的口风,究竟蔡志雄是否在替她拉线?

      想不到我还没有开口,宝莲却已滔滔而谈,先将跟蔡志雄认识的经过告诉了我,然后又将上个月由蔡志

    雄介绍,请她到半山区一个私人俱乐部去,于是认识了蔡志雄的老闆刘大彬,第二天,蔡志雄就送来了一只

    名牌的钻石手錶,表示是他老闆所赠。

      宝莲虽然涉世末久,可是也非白癡,跟这个富豪刚认识就获得这幺一只价值不菲的钻石表,当然知道对

    方有所目的。而蔡志雄也坦率的告诉她,刘大彬对她一见锺情,不过有碍身份,希望能够以后跟她在他的私

    人俱乐部中见面。蔡志雄更明白表示,刘大彬并非甚幺女人都会中意,他对女人很会拣挑,不过一旦给他看

    中,出手很阔,保证宝莲不会吃亏,而且绝不强求,希望宝莲能够仔细考虑。

      我那天在新香江的士高遇见她和蔡志雄,恰是蔡志雄将刘大彬的音讯给她的那天,蔡志雄请她吃饭,并

    且任由她另邀陪客,吃了夜饭后就落的士高玩。

      宝莲说,当她还在中学就读的时侯,有一远房表姐认识我,而且在我的公司里做过一个时期,听到不少

    有关我的事,她似仰慕又似讽刺的表示,知道我是一个大玩家,很懂得玩女人。

      当宝莲把她的一切告知我之后,我不知她究竟用意何在?照道理,这是有关男女之间的秘密,何况我仅

    跟她见过一面而已,根本用不看讲给我听的。

      然而宝莲终于说出了由衷之言,她表示虽跟我初识,但已久闻我的大名,尤其是男女之间的事,我已有

    充足的经验。她竟不讳言告诉我,她已非完碧,而且家庭环境也很普通,她知道这年头笑贫不笑娼,钞票第

    一,既然遇上了这个大阔佬,如果说是不被金钱打动,无疑成了违心之论,可是她总感到不要太接近买卖式

    ,至少要维持自己一些自尊。她的目的就是要讨教我,该用甚幺方法?

      因为她认为我在这方面一定早有丰富经验,而且足智多谋,希望我给她一些指引。给她这幺一顶高帽盖

    过来,倒使我难以推却。其实我倒是被她的坦诚所动,于是我就表示︰世界上绝对没有一枝针能够两头利的

    ,有利必有弊,有收穫必有损失,得失之间要看值不值得,同时还要讲究是否心甘情愿。我答应替她想一个

    好办法来,至少诚如她所说︰主要是该维持自己的尊严。

      她希望我能够尽速替她想出一条妙策,因此她约我这个週末再跟她见面,届时希望我拟就良策,贡献给她。

      我们约定週末六点钟在中环一家酒店的酒吧中见面,因为那天中环很少人,而那个酒吧很清静,比较力

    便谈话。至于吃晚饭,中环也不乏有许多好的酒楼。

      办法虽然多的是,可是事实上无非都跟雪中埋尸差不多。刘大彬能够挣得今天这样的家产,可见十分精

    明,绝非善男信女,甚幺事他都明白。因此,瞒天过海也必须视乎怎样瞒法。

      宝莲虽然确是小妹妹中出类拔粹的一个,但对我来说,无疑难以匹配,何况我一向对小妹妹缺乏兴趣,

    即使对她难免为之心动,总也觉得还是不要去沾惹为妙。

      宝莲主动的找上了我,虽然为了她的事,而说明要我替她设谋,不过这毕竟都是她的私事,我跟她仅属

    初交,彼此根本并无认识,不问而知,她对我一定另有意图。

      对于现代的小妹妹,我一向不敢轻视,如果要像以前的时代,认为她们都是甚幺事都不懂,或许充其量

    是一知半解的黄毛丫头,那幺就会大错特错了。

      我也曾经听说,有不少自以为一流高手的玩家,都裁在这些年轻的小妹妹手里,轻微一些破财挡灾,重

    的几乎为之身败名裂,倾家蕩产。

      因此,我一向对这些年轻的小妹妹有着戒心,宁可找成熟一些的女人,反而有纹路可循,她们都会按理

    顺章。

      宝莲果然非常醒目,见我有一句没一句的在敷衍她,顿时露出不高兴的样子,掸起了小嘴,对我怨说,

    她已当我一见如故,我却不当她知己,对我开始感到失望,而我在她心目中的玩家形象亦大打折扣。

      我表示这并不是主要问题,而是我实在无法从命,我劝她不必自欺欺人,同时我也率直指出,刘大彬并

    不是一个老衬,既然他看中了她,而且愿意付出相当的代价,问题是在她肯不肯接受。至于要讲尊严,无异

    成了一件矛盾的事了。

      她听我这幺说,突然对我微微一笑,就凑过头夹,在我耳边悄悄的说了几句话,听在我耳中,却顿时为

    之惊讶不已。

      想不到宝莲提议要在那天跟刘大彬相好之前,先与我上床,并且要送我一件礼物。她表示,唯有这幺做

    ,方始能够使她心安。

      我觉得这简直是对我一种侮辱,但宝莲却强调,因为她知道我不是这种人,也就是为了这缘故,而使她

    要这样做。

      我当然为之啼笑皆非。但宝莲却又对我表示,虽然份属初交,她很欣赏我,而且知道我是一个通情达理

    的人,她相信我一定会理解她,而帮她这个忙。

      这可真是千古奇闻了,我怎地也估计不到,她会作出这幺一个要求。假使拒绝她,于心不忍,如果接纳

    她,却总嫌面目无光。正在犹豫之际,她却将整个娇躯贴了过来,显得已跟我亲热不已的样子。

      倒非是我色迷心窍,而在对这个在年轻的小妹妹中堪称出类拔粹的她,确实为之心动,因此不由将心一

    横。心想︰伸头一刀,缩头也一刀,事情既然也犯到自己身上,真是成了是福不是祸,有祸躲不过。

      不过对她所说要送我一件礼物,却有研讨之必要,我答应收受,但止于一条领带。她却认为领带没有长

    久的纪念性,她已準备了送我一件可以永恆纪念的物品。

      刘大彬终于通过蔡志雄决定了日子,而且事前也很爽快的付出了他乐于拿出来的花费。刘大彬的出手不

    少,除了一幢二百多万的楼宇外,另外再付一百万现金,存入宝莲的户口中。不过他收穫方面的条件也不低

    ,要宝莲陪足她三个月,同时他要随到随要。从刘大彬所付出来看,难怪不少一级的美女,不论如何清高,

    十个倒有九个屈服在这些超级富豪的银弹攻势之下。何况这些超级富豪已经给予她们十足的安全感,而且「

    相金先惠」。

      那天,宝莲终于打电话找我,说是她的「时辰」已到,那幢新楼与一百万现金已到手,刘大彬声明绝对

    不会去她的新居,约她「交货」的地点另在半山区的一间私人的寓所,届时他会派司机去接她,时侯是明天

    中午。因此,她要我今晚到她的新居中去。

      宝莲并且告诉我,她已经购妥了送给我的礼物。我唯有硬看头皮赴约。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