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熟妇王曼媛的给力生活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十年浩劫期间,夏日的深夜,造反派头子郭子昆来到了资本家遗孀王曼媛的

    寓所。他沿着楼梯走上二楼,经过浴室时,看见王曼媛的女儿白妮妮正在里面洗

    澡。郭子昆二话没说就闯了进去。

        白妮妮是芭蕾舞演员,今年二十岁,在芭蕾舞团里饰演白毛女B角。

        她身高一米六七,容貌秀丽,肤色和她妈妈一样白腻,细腰,丰臀,颀长的

    美腿,还有一双纤纤玉足。她的奶和她的脚都来自母亲的遗传,但母亲的乳房比

    她更大,脚也长得更好看些。

        妮妮很年轻,还不大懂得世事。其实她的身体条件要比A角好得多,但因出

    身不好,只能演B角。不过,妮妮也没太往心里去。

        妮妮的父亲四九年去了美国,因爲衆所周知的原因没办法回来。但他出走前

    留下了一笔不菲的美金,所以她们母女俩的衣食无忧,甚至过得还不错。

        妮妮知道郭子昆是母亲的情夫。实际上在当时的动乱年代里她和她的母亲也

    需要男人的保护。郭子昆虽然粗俗,但身体很强壮,阳具也非常巨大!妮妮偷看

    过他跟母亲“联袂主演”的床上戏,对他的耐力十分佩服,对他的阳具也十分仰

    慕,于是下定决心,要找一个像郭子昆一样的丈夫……

        所以,当郭子昆突然出现在妮妮面前时,妮妮不但没有惊慌失措,反而很妩

    媚地看着郭子昆,同时抚摸着自己的身体。而郭子昆也贪婪地打量着妮妮的红嫩

    奶头、雪白屁股和娇美秀足,使劲地咽着口水。他拿妮妮脱放在一旁的棉质三角

    裤,使劲儿地闻那微微发黄的裆部,那股年轻姑娘的分泌物的气味令郭子昆阳具

    暴凸!

        于是郭子昆伸出他那粗糙的大手,去蹂躏妮妮的娇嫩乳房,同时张开嘴巴,

    用力吮吸妮妮的粉红奶头,连上面的洗澡水都咽进肚子里。妮妮就觉得郭子昆的

    手掌粗得象锉刀,锉得皮肤隐隐作痛,她想叫唤,又怕被正在楼上休息的母亲听

    到,只好强忍着,低声呻吟着。

        郭子昆就这样玩了一会儿,觉得不太过瘾,便开始进攻妮妮的下三路。他用

    他那粗大的手指捏弄妮妮的阴唇,还抠弄妮妮的阴核。妮妮又疼又痒,小腹也跟

    着酸涨,立刻就有了一阵尿意。她害羞地推开郭子昆,说,“你出去吧,人家要

    小便。”郭子昆说,“尿吧,我帮你接着!”

        说罢真的一头扎进妮妮的两腿间,伸长舌头,舔刮那条湿漉漉的肉缝。

        妮妮快活得浑身哆嗦,实在憋不住了,就哗哗地尿了出来,温热的尿液射在

    郭子昆的脸上,带有一股狐狸般骚味。郭子昆喝了一口,咽下一半,另一半含在

    嘴巴里,仔细品咂,但觉美味无穷。

        这时,外面传来一个珠圆玉润的女中音,“妮妮,怎麽这麽长时间呀?洗好

    了吗?”

        妮妮着急了,“是妈妈!快出去吧,别让她看见!”

        郭子昆恋恋不舍地摸了摸妮妮的嫩屄,然后嘴里含着尿,走出浴室,又走进

    王曼媛的卧室。

        只见一个中年妇人正斜靠在床上看书,她赤身裸体,只在小肚子上盖了一条

    小毛巾。这个妇人就是王曼媛。她已满四十五岁,身高一米六五,容貌娇豔,皮

    肤白嫩,肌肉丰腴,乳房硕大,屁股结实饱满,一双玲珑秀气的小脚儿更是性感

    迷人。

        王曼媛见郭子昆进来,急忙欠身相迎,郭子昆也急不可耐地猛扑上去,将妇

    人抱住,然后从她那绵软的乳房开始吻起,一直往下,最后来到脚尖。实际上郭

    子昆最爱玩女人的脚,尤其是像王曼媛这麽小巧玲珑的脚,他先是陶醉地吸嗅着

    那股汗酸气味,接着一个脚趾一个脚趾地仔细吮舔,连脚趾弯都不放过。而王曼

    媛,这个性感的妇人,也被他舔得轻轻地呻吟起来。

        郭子昆是在一次“革命抄家行动”中见到王曼媛的。当时他就被王曼媛的美

    色打动了!

        于是,在一个天气闷热的午后,郭子昆潜入王曼媛的家。当时王曼媛正在午

    睡,郭子昆站在床前,贪婪地注视着她的肉体。因爲炎热,所以熟睡中的王曼媛

    只穿了一条半透明的三角裤——三角裤太小,她的阴毛太多太浓密,竟有一小半

    露在外面。她的乳房不再挺拔,但雪白肥腴,像两个软绵绵的大肉球……饱满的

    奶头是深褐色的,乳晕上布满了一小粒一小粒的疙瘩……两条大腿健康丰满,小

    腿匀称白皙……当然,最吸引郭子昆的当属两只小脚儿……她们洁净白腻,脚趾

    细软绵长,足底娇嫩,似乎没有老茧,脚趾缝里也没有一点儿死皮,真是完美无

    暇的女人肉足啊!

        郭子昆忍无可忍,捉起王曼媛那白生生的脚掌,吮吸捏弄起来。

        王曼媛被惊醒,她一声尖叫,“你是谁?”随即认出这就是那个带头抄家的

    “造反派”。她想把脚缩回来,可是郭子昆捉住不放,依然吧唧吧唧地亲吻,两

    手揉弄不休。王曼媛最怕男人碰她的脚,因爲脚心和脚趾都是她的敏感部位,如

    果加以刺激的话,会使她産生性快感,以前只有丈夫才能一亲芳泽,可现在却被

    另一个男人玩弄,这使王曼媛觉得羞愧难当!她尽力挣扎着,想把脚抽回来,可

    一来对方握得太紧,二来又真的很舒服,那一丝丝的快意从脚尖一直往上蔓延,

    直抵“桃花源”

        ……王曼媛忍不住发出柔弱无力的呻吟声。

        呻吟声是一个信号,代表了王曼媛的默许。郭子昆心花怒放,索性顺着足踝

    沿着小腿大腿一路舔上去,最后脱掉那条没有必要存在的三角裤头,让那一丛油

    光滑亮的茂密黑毛蓬蓬勃勃地展现出来!郭子昆先用舌头将阴毛舔湿,然后用手

    指将阴毛捋顺,于是就露出两片异常肥嫩的大阴唇。郭子昆再接再厉,继续舔开

    大阴唇,又舔开小阴唇,在王曼媛的呻吟声中,将舌头伸探到柔软的、滑腻的、

    湿润的、还在蠕动的粉红色肉穴里……

        王曼媛自从丈夫走了之后就不曾有过性生活,但身爲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

    身体健康的女人,断然没有不想要的道理。这时得到了郭子昆的殷勤服侍,不禁

    春心蕩漾,肚子里的淫水一汪接着一汪地涌了出来。

        郭子昆不但不嫌弃,反而津津有味地吃进嘴巴里,甚至把王曼媛的屁眼儿都

    顺带着舔干净了。王曼媛非常感动,因此又流下了晶莹的泪水。这真是,屄眼和

    屁眼齐舔,淫水与泪水齐流。

        舔完了下三路,就开始进攻上三路。郭子昆先是搓揉王曼媛的乳房,就跟揣

    面团一样,狠狠地揣着,然后又用手指捏住那颗粒饱满的深褐色奶头,拿自己下

    巴磨蹭它们。郭子昆的下巴上布满了钢针般尖锐的胡茬,这时刮着柔嫩的奶头,

    令王曼媛疼痒难搔,终于主动地伸出双手,去解开郭子昆的裤腰带,一边解,一

    边以上海女人特有的娇嗲说道,“你真会玩女人,玩得人家不晓得流了多少水!”

        裤腰带很容易解,裤子也很容易脱,转眼之间,郭子昆便亮了相。

        王曼媛一把握住,又惊又喜,惊的是,那鸡巴应了个五个字,叫做粗大长黑

    硬,是王曼媛从未见过的庞然大物,实不知自己能不能承受;要说到喜,就更有

    理由——难得遇见这等本钱的男人,即使被他活活操死,也不枉了此生身爲一个

    女人了!两者比较之下,王曼媛是喜大于惊,颇有些干柴遇上烈火姣婆遇上脂粉

    客的意思。

        其实郭子昆绝非善良之辈,你想,一个打砸抢的“造反派”能是什麽好人?

    至于“温柔体贴”就谈不上了!适才的细腻功夫旨在勾引,一旦得手,就暴露出

    凶残的本性!当下扛起妇人两条美腿,将铁杵般的鸡巴硬生生地插进去!一直插

    到最深处!

        要说这郭子昆的确是个“大老粗”。不夸张地说,他的鸡巴有酒瓶子那麽粗!

    王曼媛本是一个养尊处优惯了的妇人,阴道里的肉娇嫩无比,再加上长时间不曾

    使用,难免有些干涩,需要耐心地打磨,岂能粗鲁蛮干?可恨那郭子昆毫无怜香

    惜玉之心——他那一下就跟打夯似的,恨不得将鸡巴打进王曼媛的子宫里!你说

    王曼媛哪里吃得消?疼得她小肚子直抽筋,连惨叫声都噎回去了!最可怕的是,

    郭子昆不只一下这麽狠,他连绵不断,狂抽深插,而且频率极快!那凸出来的龟

    棱就跟锉刀一样,狠狠地锉着王曼媛的肉壁,令她痛痒难当,娇躯颤栗不已!

        郭子昆的前妻是个中学语文教师,身材娇小玲珑,就是因爲受不了他的粗野,

    才跟他离婚的。郭妻道,“他在床上象头牲口!他的家伙那麽粗,那麽长,那麽

    硬,还那麽凶狠,哪个女人受得了?”因此,郭子昆已满三十八岁了,还娶不到

    老婆。他本以爲自己要打一辈子的光棍了,没想到这一文化大革命,竟爲他“革”

    出来一场豔福!要搁在过去,像王曼媛这麽漂亮的女人他连见都见不着,更别说

    拿来操上一操了!所以郭子昆发自内心地欢呼,“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来

    就是好!就是好!”

        说来也怪,那王曼媛虽非共産党员,却也像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你看别的

    女人都顶不顺郭子昆,而她,一个娇生惯养的资本家阔太太却一而再再而三地熬

    过来了!提起这事儿,王曼媛的语气里透着三分有苦难言,“第一次……真是想

    死的心都有!比破处还难受!事后肿了三天,连解小便都困难,当时下定决心,

    再也不跟他上床了!可是好了疮疤忘记了痛,下面一消肿,就……接下来第二次

    比第一次好些,第三次又比第二次好些。唉!我是又怕又恨又想,心中滋味难以

    说得清楚……”

        说不清楚就不说也罢!反正郭子昆就这样占有了王曼媛,而王曼媛也心甘情

    愿地做了他的情妇。两人隔三差五幽会,三天两头偷情,每次都能痛快淋漓!

        故事接回刚开始的一幕——郭子昆先是在浴室里玩了一把白妮妮,然后来到

    王曼媛的卧室,将满腔欲火发泄在王曼媛的身上。

        郭子昆舔罢王曼媛的脚趾,然后擡起妇人一条长腿,鸡巴往前一顶,就顶在

    屄眼儿处,再一用力,就插了进去。王曼媛叫道,“爽啊!来几下痛快的!”郭

    子昆笑骂道,“你这个骚货!越来越风骚了!”王曼媛颠着雪白的大屁股发嗲,

    “来嘛,我的大鸡巴老公……今后我叫你大鸡巴老公好不好?”郭子昆看着她的

    媚态,淫心一阵蕩漾,问道,“喜不喜欢大鸡巴?”王曼媛放蕩地说,“当然喜

    欢……被你干过之后,就不想再让别人干了,你知道爲什麽吗?”她捧着郭子昆

    的大四方脸,柔情万种地呢喃,“因爲别人没有大鸡巴,我觉得不过瘾!”

        郭子昆哪受得了这个!二话不说,提屌就干,那狂风暴雨般抽插令王曼媛魂

    飞天外!嘴里嗷嗷直叫,“大鸡巴老公!你弄死我吧!我不想活了……哎哟!哎

    哟!好舒服!我要死了……”

        郭子昆抖擞精神,足足操了她半个小时,期间王曼媛高潮两次。

        最后郭子昆拔出鸡巴,王曼媛立刻连滚带爬地扑过来,张开她那鲜红性感的

    嘴巴,噙住滑溜溜的龟头。郭子昆说,“含紧一点!”随即伸出熊掌般的大手,

    捧着王曼媛的脑袋,将她的口腔当作阴道,来回地干,如此又干了十来分锺,终

    于激射而出!那粘稠的精液打在王曼媛的牙床上,打得她又酸又疼,但是能吃到

    “大鸡巴老公”的精液,她死而无怨!

        所以脸上始终蕩漾着幸福的笑容。

        事毕,郭子昆和王曼媛一起去洗澡。在浴室里,郭子昆眼见妇人的肌肤雪白

    细嫩,忍不住再次勃起!王曼媛吓了一跳,“老公!你好强壮,好厉害呀!”郭

    子昆奸笑道,“你才知道吗?快把屁股撅起来,这回我要干你的屁眼儿!”王曼

    媛脸一红,“讨厌!说话那麽粗俗。”嘴里嗔怪着,可屁股却乖乖地撅起,让郭

    子昆用手指头抠弄屁眼儿。郭子昆一边抠,一边赞不绝口,“你这个大白屁股真

    好看!是个男人都想干!”

        王曼媛回眸一笑,“老公!我这个屁股不给别人就给你,你想怎样都可以!”

    郭子昆抽出手指,将一些肥皂水涂抹在自己鸡巴上,这样能起到润滑的作用,

    “好吧,叫我干我就干,有屄不干王八蛋!”

        说罢捏着龟头,顶开王曼媛的菊花蕾,慢慢地嵌进去。王曼媛不堪痛楚地呻

    吟着,两条胳膊死死地撑着浴缸边缘。但闻郭子昆大叫一声,“真他妈的紧!”

    然后使劲儿地往深处一推——王曼媛的小肚子里立刻发出一阵叽里咕噜的声音。

        原来是肛门里的气体被郭子昆挤进肠子,又顺着肠道沖进胃窦,使王曼媛不

    由自主地打了一个饱嗝,满嘴都是晚饭的味道。

        郭子昆又往外一抽——这就好比是抽真空,那小肠大肠里的残留粪便被抽向

    排泄口——正如人们常说的“屎到了屁眼门子”。王曼媛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叫道,“老公,我,我想大便!”郭子昆恶狠狠地说,“现在不行!你给我憋着!”

        就这样来回抽插了半个多小时,王曼媛实在憋不住了,但是想拉又拉不出来

    ——因爲屁眼儿被一根大肉肠堵着。她浑身冒冷汗,肚子也越来越难受。只见一

    些黄色的液体慢慢地渗出肉隙,又被进进出出的大肉棒磨成蟹沫,在灯光底下泛

    着五彩晶莹的光斑,非常美丽好看。

        好在肛道要比阴道狭窄,所産生的摩擦力也非常强烈。郭子昆能在妇人的阴

    道里熬一个小时,但在肛道里只剩下一个五折——他的鸡巴越来越酸涨,最后身

    子打了个激灵,终于喷薄而出!不过他成心要王曼媛的好看,所以一射完鸡巴还

    没变软的时候,他就果断地往外一抽——这下热闹了!但见黄浊的稀屎连汤带水

    争先恐后地从屁眼里奔涌出来,间中还夹杂着蓬蓬的响屁!浴室里弥漫着说不出

    来的气味,反正中人欲呕。

        郭子昆赶紧拧开莲蓬头,用清澈的水流帮王曼媛沖洗。

        如此一个拉,一个沖,过了老半天才完事。王曼媛扶着腰,缓缓地站直身体,

    扭过脸来,泪流满面地对郭子昆说,“这下你心满意足了吧?连屎都让你干出来

    了!”郭子昆把莲蓬头一扔,搂住王曼媛连着亲了好几个嘴儿,说,“只有你能

    让我这麽快活!干脆嫁给我吧!”王曼媛破涕爲笑,“你这算是求婚吗?有在这

    麽臭的地方求婚的吗?”

        正在两情相悦之际。忽闻外面人声嘈杂。郭子昆沖出浴室往楼下一看,心说

    大事不妙!原来是他的死对头——另一支造反派队伍杀到了!

        郭子昆急忙折回浴室,连衣服都来不及穿,打开窗户纵身一跃——仓皇逃命

    去也。

        可怜王曼媛,她还丈八和尚摸不着头脑。

        造反派来了十几个人,个个龙精虎猛,呼啸着沖上二楼,“抓郭子昆啊!别

    让他跑了!”他们闯进浴室,看见了一丝不挂的王曼媛,“你就是郭子昆的情妇

    吧?郭子昆在哪里?”王曼媛吓得花容失色,用手指了指窗外。那造反派骂道,

    “妈的!又让他跑了!不过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不在,就拿你开刀!”这时

    又有人高呼,“这里还有一个!”

        只见几条大汉跟老鹰抓小鸡似的,将白妮妮抓了过来,造反派哈哈大笑,

    “好!正嫌一个女人不够分呢!把她们都带下去!”

        于是母女俩被押至宽敞的客厅,由造反派头头打第一炮。他先是扒光了白妮

    妮的衣服,然后将她按在沙发上,二话不说,掏出鸡巴来顶开阴唇一插而入。白

    妮妮还是处女,就这样失身了。

        干完女儿,接着干母亲。王曼媛刚被大鸡巴操过,阴道和肛道里面火辣辣地

    疼,这时又遭受到了粗暴的抽插!王曼媛实在受不了,又哭又喊,但她的哭喊声

    反而激发了造反派的兽性!他们开始打“车轮战”,连番上阵,一个比一个凶猛。

        是役直至天亮。经粗略统计,王曼媛的阴道被插入三十次,肛门被插入二十

    次。白妮妮的阴道被插入十五次,肛门被插入十次。看来王曼媛要比白妮妮更受

    欢迎,皆因她身体丰满,肉嫩皮滑,摸起来要比少女舒服,再加上阴道和肛道的

    柔韧性好,夹起来软硬适中,所以操了还想操,越操越过瘾!

        如果不是郭子昆带兵杀到的话,母女二人还要接着被蹂躏。而那些造反派干

    了整整一夜,哪里还有精力作战?见势不妙,立刻作鸟兽散。

        郭子昆大踏步地沖进客厅,只见对头们全跑光了,剩下两堆白肉瘫在地板上,

    呼哧呼哧地直喘气。再仔细看,那白肉上青一块紫一块,想必是让人捏的拧的,

    尤其是王曼媛,两条大腿叉开着,阴户又红又肿不说,而且肉穴已经变成一个合

    不拢的肉洞,里面盛满了黏糊糊、白花花的精液,兀自往外涌动……

        郭子昆气不打一处来,心想,既然都这样了,索性破罐子破摔吧!

        于是象扛母猪一样,将母女二人扛到二楼浴室,把她们沖洗干净,然后当着

    王曼媛的面,又狠狠地干了白妮妮一次。王曼媛已经没心思生气了,反而在一旁

    安慰女儿说,“忍一忍吧!反正已经不是处女了,就让他干吧!”白妮妮哭着喊

    着,“不行啊妈妈,都流血了!”王曼媛定睛一看,只见女儿的下体殷红一片!

    原来郭子昆的鸡巴太粗,而白妮妮的里面早已受损,这时再遭磨难,便造成肌肉

    撕裂,那鲜血瞬时间染红了郭子昆的鸡巴。王曼媛心疼女儿,忍不住泪水直流,

    拉着郭子昆的手说,“你要是想操的话……就操我吧,别再折磨她了!”郭子昆

    也有点儿过意不去,但欲火中烧无法抑制,他拔出鸡巴,转身扑向王曼媛,迫不

    及待地一插而入,最后把王曼媛也干破了,母女二人的血浆流淌在地板上,像盛

    开的大红花。

        此后,郭子昆就住在王曼媛的家里,俨然是一箭双雕的男主人。他一三五干

    白妮妮,二四六日干王曼媛,有时候还大被同眠,左右开弓,真是忙的不亦乐乎。

    不过他的性事一频繁,造反的事就被耽误了,上级领导见他不思进取,便罢免了

    他的职务,还停发了他的工资。还在王曼媛的手里握着大把的金条,没钱的时候

    就拿去换人民币,又买回来营养品给郭子昆补身子。于是郭子昆的身体就越来越

    好,鸡巴也越来越强壮,从一次干一个小时发展到一次干两三个小时。王曼媛喜

    上眉梢,白妮妮也乐在心头,无不感谢上帝的恩赐!

        一九六九年年初,王曼媛和白妮妮双双怀孕。到了年末,她们一人生下一个

    女儿,分别取名爲郭晶晶,郭莹莹。

        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就到了一九八七年。

        当时,王曼媛满六十岁,依然肌肤细腻,脸色红润,有人问她青春长驻的秘

    诀,她坦然相告,“关键是性生活愉快!”人家又问,怎样才能保证性生活愉快

    呢?王曼媛笑而不答。她心想,怎麽说呢?难道要我告诉你——我的丈夫有一根

    令我欲仙欲死的大鸡巴吗?

        当时,郭子昆五十八岁,性欲不减当年。他的两个女儿都年满十八岁了,出

    落得花枝招展!郭子昆看在眼里,痒在心头,最后控制不住自己,爲她们开了苞。

    王曼媛知道以后丝毫不以爲忤,反而在卧室里捧着郭子昆的鸡巴说,“我们家的

    女人都是你的女人,你想干就干吧!不过你别忘了,这里还有一张嘴巴在等着你

    呢!”说罢风骚无限地掀开了自己的大阴唇。郭子昆笑道,“想不到你都六十了

    还这麽诱人!来吧,让我喂你,把你喂个饱!”两人纠缠在一起,热烈地性交起

    来。

        当时,白妮妮三十八岁,恰值一个女人的成熟期,比当年的王曼媛还要性感。

    所以郭子昆几乎是长住在她的房间里,并且规定她不许穿衣服,以便及时行乐。

    其实白妮妮非常乐意这样,她光着雪白的身子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有时还故意走

    到窗户旁边,将她那颤巍巍的大乳房探出窗外……于是郭子昆就猛扑上去,用鸡

    巴顶开她的屁眼儿,骂道,“你这个骚货,想让别人吃豆腐是吗?我搞死你!我

    搞死你!”白妮妮回过头来,一边幸福地承受着,一边媚眼如丝地说,“人家是

    想引起你的注意嘛!哎唷!哎唷!舒服死了!大鸡巴老公,你别光顾着操人家的

    屁眼儿呀!你摸人家的屄,在流口水耶……”

        郭子昆死于二○○二年十一月,享年七十三岁。他死的时候,鸡巴还是立着

    的,像一根旗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