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淫术炼金士29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书名:《淫术炼金术士》29帝都大战篇

    作者:帅呆

    出版:河图文化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2-02-02

    简介:

      为求快速结束帝位战争,我带着老哥亚加力、吸精娘娘侏叶和一小队杀手,潜入帝都,打算刺杀金狮军副元帅仙文迪,好让凡迪亚一方内部大乱,不过仙文迪也不是软柿子任人捏,我和老哥都不是刺客出身,眼看任务就要失败…

      千算万算果然斗不过神算,对手缺了仙文迪这员大将,我方胜券在握,眼看就要兵不血刃的拿下皇城,结束一场内乱,光之女神——天美却在这时堂堂登场,真不知是不是上回本少爷杀她杀得不够重,让她这时候出来活跳跳,但若要我和这八百岁妖婆再杀一场,连少爷我想起来也会抖啊……

    目录:

    第一章 降伏敌将

    第二章 潜入皇城

    第三章 狙击魔箭

    第四章 北门之盟

    第五章 意外百出

    第六章 红粉鞘王

    第七章 龙之少女

      第一章 降伏敌将

      美女犬这玩意,最有趣的地方就是身份转换。地毯上的吸精娘娘大沙本身是极为闻名的美艳杀手,更继承魔女皇部分力量,本应让人闻风丧胆的。可是当她戴了狗环以后,却变成我家饲养的一头雌犬,终日一丝不挂,更要服从照顾她的女僕虽然大沙个性淫贱,不过跟思倩相比恐怕也是伯仲之间。这位北方大美人因为戴了液晶片,眼睛什幺也看不见,她只能伏在众人脚边,依靠脚的气味道来分辨。

      由于大沙身材出众,惹得芭芭拉忍不住在她身上乱摸,法兰南芷仍然害羞,她偷偷瞥我一眼,我笑着拿起一只鞋子抛出去道:「思犬,给主人叼回来。」

      思倩闻言翘起屁股,两片臀肉左右有序地收缩,以十分诱人的姿态爬出去,鼻子贴着地楼搜索,很熟练地找到鞋子叼回来。思倩将鞋子放在我脚下,神态活泼地在我们之间半跑半跳,伸着舌头吠了两声,完全是头亢奋小狗的模样。

      我将思倩抱过来,一手抚摸腮边、另一手搓揉玉乳,思倩在我耳边发出「嗄、嗄」的呼吸声,屁股摇摆着肛穴中的尾巴。

      美隶过来拍拍思倩屁股,跟小芷道:「她们都很乖很听话,你不用害怕,也来试玩吧。」

      别以为美隶想逗小芷,事实上这是她的调教手段。由于小芷个性比较天真单纯,若是由小芷来命令大沙和思倩,她们将会倍感低贱。美隶这个专业调教师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带着不捨把思倩放下来,小芷走到房中间拍拍手,思倩听到掌声飞奔出去,扑入小芷怀中舔其脸庞。小芷惊歎道:「我家也有养狗,她简直跟真的狗没两样。」

      轻轻拍一拍掌,思倩立即奔回来,用她的脸在我小腿磨蹭,我笑道:「像她这样的母狗我家也有几头,要是小芷喜欢她,儘管带回家里去养。」

      思倩的屁股收缩,一道水箭从下体射出,她居然因此高潮。

      法兰南芷吓得猛摇头说:「不用了!我怎养得起思倩大姐!」

      我用脚逗起思倩的下巴道:「她在外面是花魁,但在我家里不过是一只狗罢了。喂,你竟敢弄髒主人的地毯,是否讨打?」

      思倩仍然在高潮余韵中,但不得不立即振作起精神,爬到水渍之前伏下去,舔回自己身体喷出来的性汁。

      夜兰笑着从后面抱住我脖子说:「主人真捨得把她们送人?那好,夜兰小时候也想养狗,不如把大沙送我吧。」

      我在夜兰脸上香一口,大笑道:「把大沙借你玩没问题,但主人有要紧事情需要她去做。」

      夜兰笑道:「主人真打算行刺凡迪亚的人?」

      我冷哼说:「那个梅菲士好大狗胆,居然敢来刺杀本提督。若不潜入皇城回敬一下,兰奴以为主人的面子放哪里?」

      百合拉着我手臂道:「那太危险了,不如由百合陪主人去!」

      我在百合的小胸丸一拂道:「你虽然武技高强,但却不懂得背后出刀的精义,所以乖乖留在这儿照顾雪燕。呀,真奇怪,为什幺每次想到在人家背后出刀,我都会觉得兴奋?」

      众女忍不住笑起来,美隶坐到我的椅子扶手边道:「有时真的不知道主人算是英雄还是小人。」

      在美隶的大腿捏了一下,我才笑说:「当英雄有什幺好处?像我现在有钱、有性奴、有美女犬,谁要去当什幺英雄?」淩晨二时,这段时间乃正常人最想睡的时段,我们就选择在此时招揽。带着百合、夜兰、芭芭拉、积克和自闭宅男罗美路,共六人前往找南方的光系魔法师。

      劝说也是一门学问,积克早已教导狱卒让法师们吃半饱,又故意在囚室外派士兵步操,硬是骚扰他们休息。不过最变态的是,他给钱让狱卒们召妓,甚至偷偷带去囚室旁小房风流快活。可怜几名二十岁出头的少年法师,眼睁睁看着三面石墙,那硬硬的小兄弟都不知道要插哪一面了。

      我们倒是睡够了才来,首先选择最年轻的四名法师下手。积克摆上整桌美食,将四名年轻法师请来。看着他们既饿又累的样子,要说服他们投降,我心中已有八成把握。

      「囚中伙食欠佳,想几位一定肚子饿了,四位不用客气。」

      四名法师交换眼神,谁也不敢先动手取食物。这是一种心理战术,他们要是取走我送的美食,心理上已经臣服三分。我将双脚放到桌面,拿着一只酒杯静静看着他们的表情。

      其中一名较健壮的男法师肚皮传出如雷响声,他的脸即时红透,几乎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另一名粉红色头髮的少女法师同时肚皮乱叫,他们歎一口气,拿起桌上的食物放进口去。积克的表情鬆懈下来,这小子相当识相,他识趣地带着百合和夜兰离开。

      罗美路静静看着四名年轻法师,似在估计他们的斤两,其中一名法师道:「亚梵堤先生,你今早的承诺是否有效?」

      其余三人的表情十分有趣,他们眼神洩露出内心的关注,但是脸孔却向着餐桌。明显地他们都是心动,可是不想表露出乐于变节。

      我微微一笑说:「有效,要是你们能够协助我说服其他四位法师,我还有更多奖赏。」

      粉红髮色少女摇头道:「投降于你已经是我们最大极限。即使有再多奖赏,恐怕我们也没能力拿取。」

      另一位法师说:「没错,而且要我们投降尚有一个条件。」

      我点头道:「放心,我不会要求你们伤害南方人。」

      四名法师微微愕然,旋又如释重负,少女法师道:「提督快人快语,我们接受阁下邀聘。」

      我拍拍手,在外等待的积克立即进来,在他身旁还有四名卫士,各拿着一份书卷和羽毛笔。积克让他们签下投名状,自然要为他们安顿好居所。

      再来是第二轮,目标是那两名中年法师。

      魔法师这个职业共分为十阶,每一阶又分为十级。四阶就是正位初级法师,刚才四名法师原本的魔法袍大约是五阶。至于这两名中年法师,则是六阶的中位法师。

      狱卒将他们带到,他们也跟刚才的四名法师一样,可是资历较深的他们在美食之前,深吸口气道:「提督大人这种伎俩,对我们不起作用的。」

      我笑着拍掌道:「经验丰富的果然有差,好。本提督求才若渴,两位大法师只管开条件。」

      所谓人要脸树要皮,这两个家伙的表情放鬆下来,我心中暗笑,南方人果然是高傲的一群。其中一名道:「就如提督今早提出的条件,我们也非贪楚之人,只是希望提督给我们一个体面的下台阶。」

      我长笑一声,暍两口酒,道:「那样简单。明天我将安排利比度和积克做场大戏,派二百仪仗队大锣大鼓前来,让他们亲自入囚室邀请,你们入伍,两位可以装作被感动而加入。这样够不够?如果不够还可以再夸张一点啊。」

      他们俩对于利益和面子都较重视,毕竟是成年人啊!深深明白自己是南方人,若不如此以后很难在军里立足。他们满意地笑道:「提督是明白人,那我们就回去等待好了。」

      积克听完我刚才的情况,笑道:「今晚真顺利,现在只剩下两名老法师。」

      我摇头说:「说服他们也是最困难的。不过有六名光系法师加入,对于我们来说已经足够。罗美路,明天邀请他们后,麻烦你领头帮我的女人解除尸毒。」

      坐了两个钟头没有出过一声的罗美路点点头,积克说:「既然如此,我们还要花时间说服那两名老法师吗?」

      我嘴角一翘道:「说服他们只会白费时间,不过……你还是安排他们过来一下,顺便帮我叫那个红色头髮的大奶娘来。」

      积克带着不解神情道:「遵命。」

      未几,侏叶嘟着小嘴进来问道:「人家刚刚玩得开心,叫我来有什幺事?」

      这几天侏叶原本要担任宠物角色,刚才肯定被美隶和一众姐妹羞辱,对她而言一定爽死。我刚传命令着她过来,匆忙间她只穿一件不成衣服的衣服,单薄的浅绿色低胸吊带短衫,领口露出雪白的乳沟,衣衫下方连肚脐也遮不上。下身是短到不能再短的绿色短裙,仅仅遮到三角地带,腿根以下的地方完全暴露,要是她俯下身,屁股会被看光。

      侏叶有八成半的胴体暴露出来,这还不止,尚有一双黑色光面三寸高跟鞋、红色的真皮犬用颈环。以她这身淫蕩打扮,就算是本少爷看见也会变硬。

      我忍不住搓援她突出的乳头,笑道:「好歹我也是你主人,可否客气一点?」

      侏叶说:「平时惹你生气,到变成女犬时被你报复不是更加有趣?」

      我笑说:「的确有道理。哦,不过我是真的有事要找你,看着我眼睛不要动。」

      侏叶看着我的眼睛,而我则施展出红瞳之术。本来侏叶继承萨蒂蒙的精神力,想用红瞳催眠她难如登天。不过她本人却很合作,故意放弃抵抗任由我催眠。红瞳的热力直入她双眼,把她的精神和思考捕捉住,我把她拦腰抱住,在她耳边道:「站着别动,主人要用你的身体色诱两个老法师。」

      侏叶的意识完全清醒,可是精神被红瞳锁住,身体只能服从我的命令,她果然如一尊石雕般站着不能动。我笑着把她红髮拨到后面,还为她再拉低一下衣领,差一点连乳房轮廓都露出来。

      「一不小心」碰到她发硬的乳头,我嘲笑说:「你这骚货又发情?真是变态的暴露狂。来,给主人一个微笑,呵呵呵呵。」

      积克把两名老法师给带进营内,这两条老鬼加起来超过一百五十岁,刚刚进来时一脸视死如归,可是见到近乎裸体的侏叶时,脸色突然一变。侏叶一流的身材固然是一个因素,但他们两人专修光系法术数十年,对黑暗系法师应该会有所感应。

      侏叶虽然不会魔法,但是她的躯体可是最强的黑暗法师。

      不知道是警戒还是色心,两个老法师的目光在侏叶的胴体上游移,这个变态癡女看表情似乎很享受。我乾咳一声道:「两位请坐。」

      年纪最大的法师一头白髮,配上深邃眼神和法师的气势,的确是非凡人物,能够担任天美的直系法师团长自非偶然。他点点头坐在我的正对面道:「废话不用说了,我们俩侍候天美大人半世纪,不可能改投死敌。提督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我忍俊不禁摇摇头道:「不怕得罪讲两句。两位年轻有为,我们黑龙军何德何能呀!小弟想也没想过要招揽两位。」

      魔法师向来重视尊严,即使明知道我是故意刺激,他们闻言仍是勃然变色。要不是被施了禁术,可能会以咒术跟我拚命。就连被红瞳控制、不能活动的侏叶,也发出细微的噗笑声,老法师破口大骂道:「北方狗!士可杀不可辱!乾脆给我们一个痛快吧!」

      我拍手笑道:「哈哈哈哈哈……我又不是杀人狂,干嘛要杀你们?」

      另一名光头法师沈声道:「既不杀我们,也不招揽我们,你不会纯粹为消遣我们做这幺多事吧?」

      我笑道:「认识我的人都知道小弟天性无聊,拿你们来消遣一下也无不可,不过今晚想跟两位谈生意。」

      白髮法师道:「转弯抹角,小人所为。」

      我淡淡说:「小弟有两个要求,两位修炼光魔法数十年,小弟想请两位撰写光咒语的参考书。另一要求是希望两位回南方后,为投降我方的几位年轻法师美言几句。只要答应这两件事,小弟任由两位法师离开。」

      两名法师互看一眼,同声大笑说:「癡心妄想!我们神之一族的光系秘术,岂能传给你们北方狗!」

      我说道:「十件天照已经被我夺走,你们留着秘术又有何用?难道忍心看着累世的秘术随时间消失?」

      早就知道两名法师不易说服,但人总有弱点。老人家最大的弱点是什幺?自然是衣钵传承。

      他们交换眼神,这是一个两难困境。打造一件天照需要几十年时间,试问届时他们两个仅剩的法师是否健在?使不出来的魔法找谁来学?毕生研究的光咒法,最终只会陪他们俩长埋黄土。

      可是把咒语交给我,只会让北方军更加强大,两边都很难抉择。

      趁他们沈默犹豫之际,我施以致命一击,微笑道:「不如这样吧,你们要是将神之一族的光系秘术留下,我明天便交还其中一件天照,十年之后再交还一件。」

      两名法师眼睛大睁,要是得回两件天照,南方光系法师就不会「绝子绝孙」,这个条件对他们而言难以拒绝。对于我来说,十件或八件光系法器其实分别不大,割捨两件天照换来更多光魔法当然划算。

      光头法师低着头,白髮法师歎气再三说:「难怪传闻说亚梵堤是攻心高手,今日一见果然厉害,真的很厉害。」

      光头法师眼湿湿仰天道:「天美大人,并非我俩出卖神族。为了南方光系法师命脉,不得已只好交出秘术,最多回去后以死谢罪。」

      白髮法师微笑拍拍光头法师肩膀道:「好兄弟,不枉我们数十年之交。亚梵堤,我们答应你这两个要求,希望你不要食言。」

      虽然他们是敌人,不过我竟然泛起一点敬意,点点头道:「我亚梵堤是做生意的,向来一诺值千金、童叟无欺。」

      天美的十名近卫法师团,最后竟然有六名归降,两名团长和副团长也愿意合作,可说是皆大欢喜的结局。

      罗美路与两位老法师一起审视雪燕的尸毒,他们议定一套光咒语,再加上高级法师程度的百合,总共十二名中位以上的大法师一起结成魔法阵,总算以光系魔法清理雪燕的邪恶尸毒。

      我依承诺把其中一件天照还给老法师,他们也开始把神之一族的光系咒术抄写下来。这两个老鬼追随天美几十年,学懂她一半以上的光咒语,在帝国中是光系法术的一流专家。

      剩下的九件天照分给八名法师及罗美路,他们推选一名叫夏亚的壮年法师为首领,并由罗美路作为顾问,正式组成光魔法小队。

      处理完雪燕的事后,我带同众女到营地,亚加力正在挑选好手组成刺杀团。这班杀手是从黑龙军中选出,最有趣的是他们看上去个个都瘦骨嶙峋,十足没饭吃的饑民一样。夜兰眉头大皱,悄悄问道:「他们很瘦弱,一点也不像高手。」

      露云芙和美隶一起点头。我没好气道:「你们什幺时候见过霸气淩厉的杀手?像巨乳母狗那样,杀手的外表与内在通常差异很大,让目标不会产生戒心。」

      这群杀手只有八名,亚加力过来道:「训练差不多了,要不要试试他们?」

      我笑着在露云芙和百合的屁股上轻拍,她们两个会意的走出去。也不见亚加力有什幺动作,八名杀手中有两人正面行出来。亚加力道:「开始。」

      其中一名杀手忽然往地上一踢,把泥土踢向百合面上,百合本能反应后退一步。他们两个一个在地上滚,另一个往上跳,锁定露云芙作第一个攻击目标。

      夜兰此时问道:「主人真的要刺杀金狮军副元帅仙文迪?反正雪燕姐的尸毒已经转好,别因为一时冲动而冒险。」

      美隶横了夜兰一眼道:「美线从没见过主人因为冲动而做傻事,主人做事必有目的,对吧?」

      对战中的四人,百合稍稍后退一步,露云芙已经陷入险境。她本身的剑法远及不上百合,面前两个看似极瘦弱的男子偏偏身手灵活。他们虽然赤手空拳,可是攻势一点也不简单。亚加力发出讶异声,露云芙第一招就使出压箱底绝技,以舞剑法全力防守。

      亚加力问道:「老弟,小芙到底是什幺人,她怎会懂得舞剑法?而且这手技艺最少有十多年造诣。」

      我歎气道:「严格来说,她是流浪在外的拉德尔家嫡系。」

      亚加力愕然道:「难怪我总觉得她有一分亲切感,你怎幺不早告诉我?噢,她该不会是……」

      我笑道:「你的思想比我更汙秽,她跟我们是表亲而已。」

      亚加力大窘,移转话题道:「你真的决定要杀仙文迪?」

      我负手悠然说:「只要仙文迪一死,帝国内战会在四至六个月里平息,这是我现在想到的最少伤亡的策略。」

      夜兰一脸羞愧,显然她真的误会我是因为冲动而计划刺杀。虽然我没有怪责她的想法,不过一时顽心大起,故意冷冷看她一眼不再说话。夜兰被我看一眼便暗自吃惊,垂低幢首默默沈思,应该在盘算怎样可以讨回我欢心。

      呵呵,有时我也觉得自己蛮狡滑。

      露云芙以宝剑麦基迪全力防守,她的肩膊和长裙被利器划破。百合抽出狮雪。

      改,重整旗鼓反击其中一名杀手,可是她还没接近两名杀手已经飘退。杀手的强项是偷袭而非硬拚,就算只有百合一人已足够打赢他们,我举手示意停止。

      百合的长耳朵颤了两下,问道:「主人,百合都没出手啊。」

      我摇头说:「够了。如果他俩刚才用见血封喉的毒刃,露云芙就很危险。」

      夜兰说:「看不出他们体格削瘦,身手居然这幺好。」

      露云芙摸摸香肩衣衫的破口道:「人家没输,我都没流血!」

      美线说:「他们八个速度很快,不过欠缺力度,是一击远逸类型。」

      百合、夜兰、露云芙和美隶都不是专业刺客。其实刺客与盗贼很相近,区别只不过是盗宝和偷命。侏叶外号吸精娘娘,因为她身材丰满、床技了得,所以最拿手的是扮成妓女、性奴在床上杀人。可是除了这一招外,我也想见识她还有什幺招数。

      亚加力吩咐八名杀手回去,等他们离去后道:「仙文迪现在于前线跟威廉大叔对峙,一时之间维持僵局,你打算引他回来还是深入险境?」

      不等我开口,夜兰从亚空间取来一张小折椅道:「主人请上座。」

      可惜啊!要是思倩、安菲、侏叶她们任何一个在,可以直接把她们当椅子来坐。

      坐在小椅子上后,我才答道:「潜入敌军行刺太激了吧!还是引他回来,反正我们对皇城熟悉。」

      亚加力问道:「那幺要怎样才可以引他回师?」

      我大笑道:「方法有很多,比如我军摆出战斗姿态,或者皇城发生叛乱,甚至散播谣言指凡迪亚患上性病危在旦夕都可以。」

      众女忍不住偷笑,亚加力问道:「虽然凡迪亚疯狂,但他不是傻瓜,会轻易中计吗?」

      露云芙代我答道:「先是一万金币的旧仇,后是误伤雪燕的新恨。只要我军向皇城逼近,凡迪亚一定相信我们想攻城。」

      亚加力沈思一会儿道:「没错,皇城里根本没有人是三弟的对手,以他的性格必然招回仙文迪保护自己。」

      美隶接着说:「上次主人把首都闹得满城风雨,加上我军异动,城中百姓极可能真被策反。」

      我长身而起笑道:「至于散播谣言方面由我亲自操刀,撰写一篇三万字的精华文章诋毁一下凡迪亚。」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