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姐姐变女王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赶紧起床了,太阳都晒屁股了!你姐姐一会就要回来了,你记得去接她啊!」

    「嗯......!知道了.........」

    迷迷糊糊答应了一句后伴随着一声关门声,我偷偷地瞄了一眼确定了我妈确实是离开了,心裏顿时松了口气。猛的掀开被子,坚挺的小弟弟上传来了一阵尿涨和压迫感,低头看了一眼,此时我那坚挺的小弟弟正被一只白色的棉袜包裹着,而棉袜口正死死的勒着我胀大的小弟弟根部。

    略有些不舍的将棉袜从我小弟弟上褪了下来,拿起手机看了看,顿时小弟弟都吓软了,手机显示有六个未接电话,颤颤巍巍的拨通了电话,一声熟悉的声音立马从电话那头传来:「李明凯!你姐我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回家了!我要看见你恭恭敬敬地来接我,要不然,你不接我电话的帐一起算!」

    匆匆忙忙的洗漱完毕,将那只刚刚还包裹着我小弟弟的棉袜放回了抽屉裏面,一双双各式的棉袜丝袜安安静静的躺在裏面,这些袜子都是我姐姐临上大学的时候让我帮忙扔了的,可对于恋足的我来说怎麽舍得扔掉这些宝贝!

    车站外,一位身材修长的美女孑然站立于川流的人群裏,乌黑的秀发之下秀眉微皱,那张精緻的小脸显现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虽然已经临近春节,不过她那修长而笔直的美腿上依旧只穿了一双黑色丝袜,玉足踩在一双幸运的黑色平底短靴裏,不安分的扭动着。

    「姐......我来接您老人家了......」

    「我很老吗?还有,你迟到了两分锺,你居然让你姐我等了你两分锺!」

    接过姐姐的行李,一路上听着她的各种埋怨,眼神却时不时的瞟向她那诱人的美腿和性感的靴子,小弟弟不觉又渐渐地膨胀了起来,还好,一直到回到家裏,姐姐都没有发觉我的异样。

    「这一路累啊!你姐我去洗澡去了,你可不要偷看啊!」姐姐一边将包裹着自己美腿的黑丝袜脱下来,一边挪揄般的用肩膀碰了碰我然后就进入了浴室。

    等到姐姐妖娆的背影消失在我眼裏,浴室裏传来潺潺的流水声,我就再也忍不住了!径直对着姐姐刚刚换下的靴子跪了下去,伸手将靴子裏的丝袜掏了出来,拿到鼻子边闻了闻,顿时,一股带着姐姐玉足味道在靴子裏发酵而成的味道就弥漫在我的鼻息间,而丝袜之上还残存着姐姐的体温!- 此时我的脑子已经近乎一片空白了,艰难的咽了口口水,俯身将脑袋挪到了姐姐的靴口,贪婪的享受着姐姐靴子裏那诱人的气味,而我的另外一只手已经将我那坚挺的小弟弟掏了出来,用还带着姐姐体温的丝袜紧紧地握着我的小弟弟,快速的摩擦着!

    「你在干什麽?」就在我沉浸在这强烈的快感中时,一声怒斥突然从背后传来!

    「李明凯!你在干什麽!」

    等到姐姐那双洁白的美腿走近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擡头看着姐姐那因爲愤怒而浮现出丝丝红晕的俏脸一时居然不知道说什麽好了,只是连忙把手裏的丝袜丢到一边,慌慌张张的站了起来,可我那坚挺的小弟弟却正对着姐姐!

    姐姐瞥了一眼我那正对着她的小弟弟,嘴角突然勾起了一丝诡异的弧度,伸出白皙的玉手猛的将我的小弟弟握在手裏!顿时,一股酥麻感袭遍我全身!

    「姐......我......」

    「你,你什麽啊!我可是什麽都看见了!」说着姐姐握着我小弟弟的手指又加大了一丝力道,姐姐的手很凉,握着我火热的小弟弟那强烈的刺激几乎快让我的精华喷涌而出!

    「怎麽样?这种感觉是不是很爽啊!你的小弟弟在我的手裏好热啊,是不是很想喷出来啊?」姐姐的手指死死地掐着我的尿道,其余的几根如葱般的玉指慢慢的摩擦着我的小弟弟,不断的刺激着我!

    「姐,我忍不住了,姐姐......好难受啊......!」此时我的小弟弟就像是快要被涨爆了一样,我只能下意识的弯腰减轻那种让我欲罢不能的感觉。

    姐姐的玉手握着我的小弟弟用力朝她身边一拉,我惨叫一声后踉踉跄跄的朝着姐姐挪了两步,因爲弯着腰,我的脑袋刚刚好贴近了姐姐那丰满坚挺的胸部!

    「姐,饶了我吧,是我不对,姐姐......我是你弟弟!姐......!」剧烈的疼痛感让我下意识的双手揽着姐姐纤细的腰肢,擡头可怜巴巴的看着姐姐,只希望她能够饶了我。

    「你如果不是我弟弟的话,你的小弟弟早就被我捏烂了!

    话音刚落,姐姐握着我小弟弟的手就松开了,小弟弟没有了束缚,我连忙一脸讨好的望着姐姐,可却看见姐姐薄薄的嘴唇勾起了一丝诡异的弧度!然后伴随而来的是一声闷响!姐姐坚硬的膝盖直接踢到了我的小弟弟上,一阵蛋碎的感觉袭遍全身,我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双手扶着姐姐就跪在了她脚边。

    「你喜欢姐姐的丝袜和鞋子是吗?那我就满足你吧!」姐姐一脚将我踢开,走回了自己的房间裏,我双手捂着小弟弟躺在地上等待着姐姐的到来,几分锺后,一双被半透明黑丝袜包裹着的玉足出现了。

    我艰难的双手撑地想站起来,可姐姐那诱人的玉足直接一脚对着我的脑袋就跺了下来!背黑丝袜包裹着的玉足死死地将我踩在脚下,丝袜的柔滑伴随着姐姐玉足的不断扭动羞辱着我,将我内心的奴性完全激发了出来!!

    「姐.........」我的鼻息间满满的都是姐姐玉足的味道,被自己姐姐踩在脚下的感觉很奇妙,一直以来我和姐姐的关系就很好,我也梦想过有一天被姐姐像这样踩在脚下的样子。

    「用你的小弟弟来摩擦我的脚,它是有热量的,我喜欢这感觉,我喜欢把代表着男人尊严的小弟弟踩在我脚下,看着那些丑陋而卑贱的东西在我脚下蠕动」。此时我的小弟弟早就一柱擎天了,姐姐将她那被黑丝袜包裹着的美脚踩到了我的小弟弟上。

    坚挺的小弟弟被姐姐的玉足一点一点踩弯,那种屈辱感更加刺激了我内心的奴性,我擡头看了姐姐一眼,只能看见姐姐那副波澜不惊的绝美脸庞。

    猛的,姐姐踮起玉足,用前脚掌死死地碾踩着我的小弟弟,灵活的脚趾用力的夹着我小弟弟和子孙袋交接的地方!冷冷的开口说道:「我叫你用你那卑贱的小弟弟爲我的脚底按摩!不是我用脚来服侍你的小弟弟!信不信我踢烂你的蛋蛋!」

    此时我的心情的崩溃的,脑子裏不停的回想起看过的那些女王片,努力的用小弟弟的前端紧紧地用力去顶姐姐那被丝袜包裹着的小脚,还时不时的变化着姿势,用小弟弟横着摩擦姐姐脚弓的一端,姐姐的丝袜脚是那样的柔滑,仿佛要将我的小弟弟吞噬掉一般,我强忍住小弟弟和姐姐那柔滑的丝袜接触的緻命快感,努力的用坚硬的小弟弟去顶姐姐的脚底。

    「对,就是这样,就是这个感觉,继续呀!」姐姐的脚底感觉到了我小弟弟的颤抖,那种微微颤抖的感觉刺激着她的脚底,使她感觉很舒爽。

    姐姐的玉足也没有停止动作,她另外一只玉足踩在了我低垂的子孙袋上,灵活的脚趾隔着丝袜不停的挑逗着我的子孙袋,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努力的坚持着用小弟弟的前端慢慢的地用力去摩擦姐姐那被丝袜包裹着的小脚。

    「以后你的小弟弟就当我脚底的按摩棒好不好?」姐姐很是认真的看着我说道,玉足也继续用力朝下按压,我小弟弟条件反射般的颤抖也越发的厉害了。

    我『嗯!嗯!嗯!』的呻吟着,小弟弟上的感觉太诱人了,他不仅是被动的被姐姐的玉足踩踏着,反而表现得很有侵略性的时不时的扭动身体移动小弟弟变化着姿势,用小弟弟横着摩擦姐姐脚弓的一端。

    姐姐的丝袜脚是那样的柔滑,仿佛要将我的小弟弟吞噬掉一般。我强忍住小弟弟和姐姐那柔滑的丝袜接触的緻命快感,努力的用坚硬的小弟弟去顶姐姐的脚底,爲她的玉足按摩着。

    「看你的小弟弟像不像被我踩在脚下的泥鳅!小心我把它踩烂了。」姐姐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将自己的玉足踩在了我那坚挺的小弟弟上,慢慢的摩擦着,慢慢的朝我的肚子上踩去,绝美的玉足左右碾动着,缓缓的把我的小弟弟反踩到我的肚子上。

    姐姐的玉足残忍的压在我小弟弟的尿道上,脚趾还一点一点的慢慢按压,不停的将我体内的欲望激发了出来,我的精华在姐姐的玉足下急剧的聚集着,这种类似于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是最难受的,我觉得自己小弟弟裏有一大股热流即将要喷涌而出了!

    终于在我一种舒爽的呻吟声中,姐姐的脚掌将他的小弟弟完全踩到了肚子上,小弟弟上那股火热的感觉一贴到他的肚子立马感觉到自己的小弟弟被姐姐踩得根部发痛,那感觉却又不完全是痛,还带着一阵阵的舒爽。

    「好了,前戏完成了,现在该好好的来玩玩你的小弟弟了!」话音刚落,姐姐以那死死地踩在我小弟弟上玉足爲支点,用力的扭动脚踝在我小弟弟上转了个圈,我的小弟弟再也忍受不了了,只听见『吱』的一声,一大股浓浓的精华在姐姐的脚底喷了出来。

    乳白色的滚烫精华喷到姐姐的脚底到处都是,姐姐厌恶的皱了皱眉,略带些嘲讽的说道:「叫我一声主人,我就把你小弟弟裏的精华榨干,要不然,.........」

    「主人......!」没等姐姐说完,我就叫了出来。

    姐姐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翘起自己的美脚,用脚跟紧紧地贴着我的小弟弟根部,圆润的脚跟用力往下一踩,碾动着我的尿道,然后前脚掌用力一踩,把他的小弟弟踩到了肚子上,丝袜那完美的触感再加上姐姐那带着刚刚从我小弟弟裏喷出精华的绝美小脚直接和他的小弟弟接触。

    然后姐姐坐在我的两腿中间,双手压住我的脚腕,两只玉足便齐齐的的踩在了我的小弟弟上,嘴角带着诡异的微笑,一只玉足将我的小弟弟踩在脚下,脚趾夹着我的尿道前端,圆润的脚跟刚刚好踩在我小弟弟和子孙袋交接的地方,另外一只玉足死死地将我子孙袋踩在脚下,两只玉足同时用力快速的摩擦着我的下体!

    「弟弟啊!姐姐这次放假回来就有得玩了!以前怎麽没发觉你有这种爱好!你姐姐我以前在学校裏可是踢爆了很多男人的蛋蛋的!没想到我弟弟也是这样!

    「主人......」

    没等我继续说下去,姐姐的夹着我尿道口的脚趾突然用力,踩在我子孙袋上的玉足擡起,然后猛地一脚跺下!

    「啊......!!!」我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蛋蛋被姐姐踩扁了,伴随而来的还有我尿道裏喷涌而出的一股股精华!乳白色的精华直接喷到了姐姐的黑丝袜上,姐姐没有多说什麽,只是那高高擡起的玉足对着我的子孙袋更加残忍的跺了下来!

    「给你十分锺的时间,把我的鞋子舔干净!现在开始!」

    翘着二郎腿慵懒的半躺在沙发上的姐姐将自己踩在高跟鞋裏的玉足伸到了我的嘴边,没有也不敢有丝毫的犹豫,我伸长舌头凑了上去,按照以前自己在那些女王片裏学到的动作努力舔舐着姐姐那本就一尘不染的洁白高跟鞋。

    自从那天被姐姐的玉足揉虐了之后,我就彻底沦爲了姐姐脚下的奴隶,这些天以来,姐姐也在用自己的方法将我内心的奴性完全激发出来。

    舌头顺着姐姐的高跟鞋边缘的鞋面一直舔到了脚跟部分,舌头已经麻木,鼻息间却全都是姐姐玉足的味道,我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去看高跟鞋之上那被性感诱人的被粉色丝袜包裹起来的修长美腿,可小弟弟还是忍不住的快速膨胀了起来。

    「果然啊!男人都是一个样啊,怎麽样?姐姐的鞋子味道如何啊?」

    没给我说话的机会,姐姐的高跟鞋前端已经挪到了我的嘴唇边,玉足缓缓地上下扭动着,那洁白的高跟鞋搭配着诱人的粉色丝袜更像是在诱惑我匍匐在她脚下。姐姐乌黑的刘海之下是那没有丝毫感情的俏脸,粉嫩的嘴唇若有若无间带着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开口说道:「用嘴把我的鞋子脱下来,看在你是我弟弟的份上,姐姐会好好的调教你的。」

    话音刚落,我连忙张嘴咬住了姐姐高跟鞋的鞋跟,用力往下一带,一只被粉色丝袜包裹着的玲珑玉足就呈现在我眼前。姐姐将脚挪到了我的眼睛边,灵活的脚趾透过丝袜轻抚着我的双眼,玉足裏那混合着少女的香汗和高跟鞋的味道更是让我欲罢不能。

    「小弟弟已经受不了吗?这才刚开始啊!姐姐的手段还多着呢!」说话间姐姐另外一只还喘着高跟鞋的玉足已经伸到了我的胯下,玉足死死地抵住了我那已经到达了极限的小弟弟。然后继续开口命令道:「既然你小弟弟这麽不安分,那就把它弄出来吧,反正姐姐我最喜欢玩弄奴隶的小弟弟了!」

    听见姐姐这样说,早就欲火焚身的我连忙脱下了裤子,没有了束缚的小弟弟顿时直直地对着姐姐。看见我那泛红膨胀到极限的小弟弟,姐姐用那穿着高跟鞋的玉足轻轻地踢了两脚,小弟弟也轻微的上下晃动了两下,仿佛在像姐姐緻敬一样。

    「那天姐姐对不起你,我不该那样揉虐你的小弟弟的。」姐姐的语气突然变得很温柔,可一种不祥的预感却浮现在我的脑海裏!可没容我多想,姐姐那被粉色丝袜包裹着的诱人玉足就挪到了我的小弟弟边,顽皮的脚趾直接将我敏感的小弟弟前端死死地夹住了!然后姐姐缓缓地扭动脚踝,摇晃着我坚挺的小弟弟!

    「姐......」下意识的,我双手捧着姐姐的玉足,想要阻止她的下一步动作,可心裏又很渴望姐姐接下来会做些什麽。

    「你看你的小弟弟像不像一根烂香肠,好想踩烂它啊!」姐姐一边说着,脚趾更加用力的夹紧我的小弟弟,修长的脚趾透过柔顺的丝袜刚刚好将我的尿道掐住!

    「不要啊......!姐......主人......」我的双手也不停的抚摸着姐姐的玉足,想借此来缓解小弟弟上的疼痛感。

    「好大的狗胆!我允许你摸我的脚了吗?」姐姐的话音刚落我就感觉到到了小弟弟上传来的剧烈疼痛感,姐姐尖利的高跟鞋精準的一脚直接踢到了我小弟弟和子孙袋交接的地方!

    「啊......!」剧烈的疼痛之下,我双手捂着小弟弟顺势躺在了地上,姐姐也站了起来,刚刚还在摩擦我小弟弟的玉足直接踩到了我的胸口。我强忍着小弟弟上的疼痛感,可怜巴巴的望着姐姐,可心裏却期待着姐姐接下来的动作,那被姐姐踢了一脚的小弟弟非但没有软下去,反而更加坚挺了起来!

    「这就是你的小弟弟啊!好漂亮啊!不愧是我弟弟的小弟弟,不过......好想踩烂它啊!」话音刚落,姐姐那被粉色丝袜包裹着的玉足贴着我的小弟弟慢慢的踩了下来,我的小弟弟想抵抗,可一切都是徒劳的,在姐姐的玉足下,小弟弟一点一点的被姐姐踩下!

    「是不是很舒服啊!放心一会还有更舒服的!」姐姐故意放慢了踩踏我小弟弟的动作,,脚趾顺势将我的小弟弟前端死死地夹着,而我能做的只能是在姐姐的玉足下享受着!姐姐的丝袜脚是那样的柔滑,仿佛要将我的小弟弟吞噬掉一般。我强忍住小弟弟和姐姐那柔滑的丝袜接触的緻命快感,努力强忍着那即将喷涌而出的精华,我知道,如果我现在就喷出来的话,那以后我可能就会永远也没办法喷出精华了!。

    终于姐姐的脚掌将我的小弟弟踩到了我的肚子上,小弟弟被她踩得根部发痛,那感觉却又不完全是痛,还带着一丝舒爽。姐姐的脚趾是一直按着我的小弟弟上的,精华根本就喷不出来,涨得我下面很难受,我连忙求饶道:「姐姐......我的小弟弟快被撑爆了,求求你了......啊......!!!」

    姐姐却是根本没有理我的意思,踮起脚尖将我的小弟弟死死地踩住,戏虐的说道:「想发洩吧,可我不让!」

    说完姐姐就挪开了踩在我小弟弟上的玉足,没有了束缚的小弟弟上满是乌黑的青筋!到达极限的小弟弟急切的想要喷出精华!姐姐的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踩在高跟鞋裏的玉足在空中扭动了几下后对着我说道:「贱货,小弟弟挺得好高啊!是不是又想被主人的玉足踩踏了?很想喷出精华吧!可我就喜欢看着你欲罢不能的样子!」

    看着姐姐那副女王样和那泛着金属光泽的鞋跟,我的奴性彻底被激发了出来,眼巴巴的看着姐姐说道:「主人,求求你了,用你的玉足踩烂我的小弟弟吧!」

    「哈哈哈......!果然是贱人啊!原来这就是我弟弟的本来面目啊!你要是继续求我,说不定我可以赏你那卑贱的小弟弟被我踩踏揉虐啊!弟弟......!」姐姐满脸戏谑的俯视着我,那女王般的表情让我更加感觉到了自己的卑贱!

    「姐......主人......,踩死我吧!」

    「有你这样的弟弟简直是我的耻辱!张嘴!让主人的高跟鞋来好好的玩弄你的贱嘴!」说话间姐姐将踩在我肚子上的玉足挪到了我的喉咙边,然后猛地一脚踩下,我只能张大口着努力的呼吸着。而且我的手也不敢再去握着姐姐的玉足,只能是强忍着。

    「你说我要是就这样把你踩死了的话,你会不会变成鬼魂也附着在我的脚上!」姐姐偏着脑袋若有所思的说道。就在我感觉到脑子已经有些不清楚的时候,姐姐却又这时把鞋跟插到我的嘴裏,姐姐放肆的笑着,扭动着脚踝,用高跟鞋跟不停的搅动着我的口腔:「哈哈,看我用鞋子搞烂你的嘴,怎麽样?舒服吗?」

    姐姐说着,鞋跟抽插我嘴的速度越来越快,鞋跟在我嘴裏也是粗暴地胡乱搅动,不一会我就尝到嘴裏开始出血了。一直到我的嘴裏已经吐出了一口鲜血姐姐才把鞋跟抽出来。看着鞋跟上的鲜血,冷冷的说道:「只是给你的教训,下次我的鞋跟可就不一定要插到你哪裏了,姐姐的高跟鞋可是踩烂过很多东西的......!」

    「姐......!」我连忙平複自己的心情,可我的话还没说完,她那踩在高跟鞋裏的玉足就狠狠地对着我小弟弟踩了下来!

    「好了,现在姐姐就要看看你的小弟弟到底可以喷多少精华出来了!小心了,姐姐可是会把你小弟弟榨干的!」说完姐姐擡起玉足,在我渴望的目光下,高跟鞋的前端活生生的把我小弟弟反踩到了肚子上,踮起玉足,用前脚掌碾踩着我那卑贱的小弟弟,我已经感觉到自己那敏感的小弟弟前端已经在她的高跟鞋下被踩扁了,一阵阵蚀骨的快感伴随着她的高跟鞋传递到我的尿道上!

    「姐......好舒服啊!快!姐姐......主人......!」强烈的快感已经控制了我的行动,在姐姐的脚下,我也伴随着姐姐揉虐我小弟弟的节奏扭动身体去迎合姐姐,双手情不自禁的握住了姐姐的高跟鞋,双手不停的抚摸着姐姐的玉足。

    「真是贱啊!以后你就是姐姐脚下的狗了,姐姐会慢慢的调教你的,而你的小弟弟也会被姐姐调教得符合一个奴隶应该有的标準的!」

    话音刚落,姐姐那踩在我小弟弟上的玉足就落了下来,尖利的高跟鞋跟刚刚好踩在我的子孙袋上,就在那一瞬间,高跟鞋跟冰冷的触感刺激得我浑身一颤!一股精华顺着我的尿道就涌了出来,可姐姐的高跟鞋却死死地把我的尿道踩着!精华只能是积聚在尿道裏,钻心的疼痛感顺着我的小弟弟传来。

    「怎麽样?舒服吧!这可是你姐姐我发明的,学校裏很多贱人都是被我这招给征服了!」一边说着,姐姐那冰冷性感的鞋跟也踩进了我的子孙袋裏!

    「啊......!!!」

    也就在这个时候,姐姐踩在我小弟弟上的高跟鞋挪开了一点,一股浓浓的精华瞬间顺着我的尿道喷了出去,顺着姐姐的高跟鞋底喷了出去,有些溅到了姐姐那粉色的丝袜上,乳白色的精华附着在丝袜上显得别样诱惑。

    「你该死!居然敢把精华喷到我的丝袜上!」姐姐猛的跳起,尖利的高跟鞋跟伴随着姐姐的体重对着我的小弟弟就踩了下来!尖利的高跟鞋跟直接顺着我子孙袋的根部踩进了我的尿道裏!

    这还不算完,姐姐残忍的扭动玉足,带动着高跟鞋跟在我小弟弟裏搅动着!而一股股浓浓的精华就像是打开了水龙头的自来水一样不断的从我小弟弟裏喷了出来!

    清晨,一阵窒息感伴随着诱人的气味将我从梦中唤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却只看见眼前一片漆黑,不过从那熟悉的气味和略显调侃的声音中我依旧可以分辨得出现在踩在我脸上的玉足是属于姐姐的。

    「你怎麽这麽不禁玩啊!昨天我还没榨干你的精华呢?你就成这样了,没用的东西!」说话间那踩在我脸上的玉足顺势挪开了,我连忙翻身跪在床上,斜眼看了姐姐那穿在可爱白色棉袜裏的玉足一眼,早起的晨勃现象就更加明显了。

    我虔诚的跪伏在姐姐脚边,脑袋紧贴着床铺,姐姐的脚趾不安分的在棉袜裏扭动着,修长笔直的美腿裸露在空气中白的惊心动魄,看得我只想爬过去被她踩在脚下,姐姐将玉足伸到了我的嘴边,嘲讽的说道:「爸妈已经上班去了,现在你就是我的奴隶弟弟了,赶紧把内裤脱了!」

    「啊......!姐......!这样不好吧!大清早的.........」

    「清你妹啊!赶紧的,要不然就我帮你了!」

    我不知道姐姐又準备干什麽,可只能是按照她的要求把内裤脱了,昨天才被姐姐揉虐玩弄过的小弟弟上还残留姐姐玉足的印记,我不敢擡头去看姐姐,现在的我只是她脚下的一个奴隶而已。

    「来吧,现在把这个带上!」姐姐随手丢了一个贞操带给我,让我自己套上,还继续言语挑逗我说道:「带上了这个你就彻底的变成我的奴隶了,哎,这种感觉可真不一样的,调教自己的弟弟,放心,姐姐会把你调教成爲一个完美的奴隶的!」

    我以前只在女王电影裏见过贞操带,等到我自己真正的带上它的时候心裏却感觉到莫名的安心,贞操带将我的小弟弟紧紧地束缚着,只不过那种束缚感更加激起了小弟弟想要挣脱的欲望!

    「对了,这才像是个奴隶!要好好的听我的话,要不然我拉着你去街上游行!」姐姐玉足紧绷着赏了我俩耳光,屈辱感混合着姐姐玉足的气味更加激发了我体内隐藏着的奴性。

    宛如人间尤物般性感妖娆的姐姐将玉足伸到我嘴边,让我用嘴把她的棉袜脱了,我小心翼翼的用嘴咬住姐姐棉袜的边缘,将那有幸能够被姐姐穿在玉足之上的棉袜脱了下来。

    「还不错的样子,我要好好的调教,要不然等过段时间把你带出去她们会笑话我的!现在,把我的袜子含在嘴裏!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吐出来!」

    姐姐一边看着我将她的棉袜吞进了嘴裏,一边将一双黑色的丝袜套在了自己的腿上,她穿丝袜的动作故意做得很慢,我眼巴巴的看着她白皙的美腿被黑丝袜一点一点的包裹了起来,一直到她神秘的大腿根部!

    换完了丝袜后她又穿上了一双高跟短靴,那长达十厘米的靴跟看得我心惊肉跳,就在这个时候,姐姐美腿朝后一带,性感的高跟靴正对着我被贞操带束缚着的小弟弟踢了过来!

    「啊......!!!」- 圆口的高跟靴前端精準的踢到了我那被贞操带死死包裹着的小弟弟上,措不及防之下我下意识的双手死死地抱着姐姐的双腿,强忍着小弟弟上传来的疼痛感讨好般的用脸去摩擦姐姐那被黑丝袜包裹着想性感美腿。

    「怎麽了?这就受不了了?游戏才刚刚开始呢!」

    话音刚落,姐姐一脚将我踢开,戏虐的把玉足挪到了我的嘴边,冷冷的说道:「是不是很想舔一舔啊?看着你是我弟弟的份上我就赏赐你把我的靴子舔干净好了,不过......也许你更喜欢这种方式!」

    姐姐一边说着,一边将玉足擡起,带着诱人花纹的高跟靴底悬在我的脸上,随时可以一脚踩下。我艰难的咽了口口水,眼神死死地盯着姐姐的靴底,情不自禁的伸出了舌头想要去舔舐那让我魂牵梦萦的靴底。姐姐则是不停的扭动着玉足,诱惑着我的欲望。终于,我猛的一把抓住她的高跟靴,伸出舌头舔了过去,姐姐的高跟靴很干净,我的舌头舔在上面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而姐姐的玉足在我的手裏不安分的扭动着。

    我沉浸在舔舐姐姐高跟靴的快感之中,眼角的余光一直盯着姐姐那性感的丝袜美腿看着,被自己姐姐当做贱狗调教的快感充斥着我的脑海,刺激着我那卑贱的小弟弟!就在此时,姐姐绝美的俏脸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玉足猛的一扭,尖利的靴跟顺势一脚踩到了我的嘴裏!

    「贱货!让主人的靴跟好好的来让你爽!」姐姐快速的扭动着高跟靴,带动着长达十厘米的靴跟不停的在我嘴裏搅动着,姐姐不停的抽插着靴跟,而我只能默默地承受着!

    用靴跟玩弄了一会我的嘴后,姐姐猛的抽出靴跟,玉足挪到了我那被贞操带死死束缚着的小弟弟上!姐姐扭动脚踝让那长达十厘米的尖利靴跟在我小弟弟上方扭动着!尖利的靴跟泛着金属的光泽,看得我目眩神迷。

    「小贱狗,知道爲什麽我要用贞操带把你卑贱的小弟弟包起来吗?那是因爲我想看看,我的奴隶贱狗弟弟到底可以有多贱!」突然!姐姐俏脸一冷,靴跟狠狠地跺到了我那早就膨胀的小弟弟上!

    「姐......饶了我吧......!姐......」我惨叫一声,姐姐的靴跟毫不留情的直接插到了我的小弟弟上,虽然隔着贞操带,可那难以承受的痛还是让我忍不住惨叫一声。我弯曲着身子双手握着姐姐的高跟靴,想以此减轻疼痛,可一切都是徒劳的。

    「继续啊!求我啊!我可是随时可以把你的小弟弟阉掉啊!」说话间姐姐的另外一只脚对着我的胸口踩了下来,巨大的压力让我感觉到胸口一阵剧烈的疼痛感。在我还来不及惨叫的时候姐姐残忍的高跟靴又加大了碾踩我小弟弟的力道!

    我躺在地上双手捧着姐姐的脚,用这个方法来减轻小弟弟上的疼痛感,姐姐可爱的脸上带着冷酷的妹情,尖利的靴跟隔着贞操带已经陷进了我的小弟弟裏!我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那股緻命的疼痛感,可我丝毫不敢乱动!

    「很不错嘛!看来下次要换一双更加尖利,更长的靴跟才行了!姐姐似乎对于我的表现很是满意,擡起了玉足,那尖利的靴跟也从我的小弟弟上挪开了,此时我包裹着我小弟弟的贞操带上已经被姐姐踩出了深深的一个洞!

    姐姐饶有兴趣的看着我痛苦的捂着小弟弟,然后擡起另外一只脚踩在我的小弟弟上,姐姐时而踮起脚尖,用高跟靴坚硬的靴尖快速的摩擦几下,时而整个脚踩到我的小兄弟上慢慢的揉虐一会,我那被贞操带束缚着的小弟弟在姐姐的高跟靴温柔的摩擦下快速的膨胀着。

    「现在该来试试你小弟弟的能力了!你可要好好的表现啊!要不然我可真的会用高跟靴阉了你的!

    「姐......!饶了我吧~ 求求你了,姐,我不想成爲太监......!姐......!!!」虽然嘴裏如此说着,可小弟弟被姐姐姐的高跟靴屈辱的揉虐着,而我却不知死活的扭动着身体去迎合姐姐的高跟靴。那可不能怪我,实在是这种感觉太诱人了!

    姐姐有些不高兴了,踩踏在我小弟弟上的高跟靴加快了频率,踮起脚尖不断的揉虐着我的小弟弟,时不时的还左右扭动一下,那份极緻的爽让我的嘴裏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阵阵的呻吟。- 「舒服吧!」姐姐居高临下的继续踩踏着我的小弟弟,高跟靴变换着各种姿势快速的摩擦着我的小弟弟,可我的感受却越发的难受了起来,经过姐姐刚才的一系列踩踏,我的小弟弟快速的膨胀着,可贞操带却死死地将我那已经膨胀到极限的小弟弟死死地束缚着,一股股的精华就积聚在我的小弟弟裏。

    「姐,我想要发洩......!」我大着胆子说了出来。

    「哦......!你要发洩啊......!那主人就帮帮你吧!」姐姐停下了摩擦我小弟弟的动作,让我把双腿叉开,姐姐紧绷着脚尖用高跟靴的前端抵住我的小弟弟,然后玉足缓慢的朝后一带,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姐姐那緻命而性感的高跟靴对着我的小弟弟就是一脚又踢了过来!

    「我帮你发洩!我让你发洩!喷啊!贱人!你不是要喷精华吗?看我一脚一脚的把你的精华踢出来!」姐姐发疯般的一脚接着一脚的精準踢着我的小弟弟,伴随而来的是一阵阵沉闷的响声和我的哀求。

    「不要......主人.........」- 「求求你,姐姐要爆了......姐......!」

    「我是你的奴隶......姐......饶命......饶命......!!!」

    「姐姐......姐......!!!」

    在我野兽般的嚎叫和苦苦哀求下,姐姐终于是停止了继续折磨我小弟弟的动作,只是冷冷的命令道:「把贞操带脱了!」

    我不知道姐姐接下来还準备干什麽,可经过刚才姐姐的折磨,我已经知道姐姐那诱人玉足是有何等的威力,只能大口的呼吸着,努力的平複自己的心情,快速的把贞操带脱了躺在地上。

    「贱东西!居然还没被我踢烂!」姐姐瞥了一眼我那已经萎缩成一根毛毛虫大小的小弟弟讥笑的说道。然后姐姐擡起高跟靴,用尖利的靴跟拨弄着我的小弟弟,冰冷而尖利的靴跟刚一接触到我的小弟弟我就被刺激得浑身一颤。

    「没事,还没被踢坏,我可不想这麽早就把你阉了!」姐姐的高跟靴跟慢慢的拨弄着我的小弟弟,继续说道:「你还没见识过我真正的厉害,等过几天姐姐亲自阉一个奴隶给你看看,恐怕到时候你一看见我的脚都会吓得尿裤子了!」

    我的小弟弟在姐姐的高跟靴跟下渐渐地恢複了生气,慢慢的开始坚挺了起来,姐姐冷笑一声,脱掉靴子,露出了那双被黑丝袜包裹着的性感玉足。

    「奴隶弟弟,现在把你的精华喷出来吧!我要用高贵的玉足榨干你卑贱的小弟弟!」话音刚落,带着温润气息的丝袜玉足便死死地将我的小弟弟夹着。姐姐的玉足相互摩擦着揉搓着我的小弟弟,顽皮的脚趾还时不时的轻抚我那敏感的小弟弟前端,在姐姐的脚下,不一会我的小弟弟就有了快喷精华的沖动。

    我已经到达了极限,身体不自觉的抽动着,一股热流就在小弟弟裏即将喷涌而出。

    就在这个时候,姐姐那充满诱惑的美脚将我的小弟弟踩到了肚子上,前脚掌刚刚好踩住我小弟弟的前端,顽皮而灵活的脚趾此时正在不断的轻微扭动着,整个足弓将我的小弟弟死死的踩住,脚跟刚刚好踩在我的子孙袋和小弟弟接触的部分。

    「啊......姐......!」

    我再也忍不住了,一股浓浓的精华顺着尿道喷涌而出!喷到姐姐的玉足上到处都是!此时姐姐只是冷冷的看着,她的整个玉足就这样将我的小弟弟踩住,我的尿道也刚刚好被她那灵活的脚趾死死按住,可喷涌而出的精华就像是打开了水龙头的自来水一样快速的喷涌着,姐姐的脚跟猛的碾踩着我的子孙袋,一股更加强烈的快感让我忍不住大声呻吟着!

    「贱狗弟弟,你的小弟弟还不错啊!过几天姐姐带你去玩更加刺激的游戏!你可一定要好好的表现啊!要不然.........」

    「一定要忍着啊!要是现在喷出来的话那可是会被惩罚的!」伴随着姐姐轻描淡写的话语,那双踩在我小弟弟上的雪地靴也加快了碾踩的频率,而姐姐也按下了手机的秒表计时。

    「嗯......嗯......!!!」阵阵疼痛伴随着酥麻感从小弟弟上传来,刺激得我情不自禁的呻吟。「这就是每天父母上班之后我和姐姐的日常,此时的我跪伏在地上,软绵绵的小弟弟放在齐平的闆凳之上,姐姐则会变换着不同的姿势来揉虐我的小弟弟。

    被贞操带束缚了一晚的小弟弟在姐姐的脚下急速的膨胀着,姐姐玉足之下那双黑色的雪地靴将我的小弟弟完全罩住,玉足微微碾动中靴底的花纹不停的刺激着我内心的欲望,伴随着姐姐玉足的扭动,那双被黑丝袜包裹着的美腿显得更加性感娇媚。

    「呦......果然是贱人啊......!小弟弟被我这样踩着居然膨胀得这麽快......!!」姐姐居高临下的瞥了我一眼,擡起玉足将雪地靴挪到了我的嘴边,冷冷的命令道:「现在赏赐你用嘴把我的靴子脱下来。」

    没有丝毫的犹豫,我张嘴含住了姐姐雪地靴的前端,姐姐玉足一抽,一只被黑丝袜包裹着的玉足就呈现在了我眼前,错落有緻的脚趾在黑丝袜裏轻微的扭动着,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的一脚踩到了我的小弟弟上!还带着姐姐体温的玉足带着丝袜的柔滑将我小弟弟屈辱的踩在脚下!

    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吓得我小弟弟都软了,姐姐倒是出乎意料的笑了笑,踮起玉足狠狠地碾踩了一下我那已经泛红的小弟弟,略显调戏的说道:「算你运气好,一会有好看的了!」

    几分锺之后,一位看样子二十多岁的男人像狗一样爬了进来,虽然他没有看我,只是一直低着头,可我却认出了他,他就是姐姐以前的一位追求者。这个时候姐姐也进来了,不同的是姐姐换上了一双及膝的白色高跟靴,黑色的丝袜搭配着白色高跟靴显得威严而性感,而高跟靴下那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主人......我想好了,求求你,用你高贵的靴子阉了我的贱根吧!」男人快速的爬到了姐姐脚边,侧着身子伸出舌头舔舐着姐姐那尖利的高跟靴跟。

    眼前的一幕让我彻底蒙了,我擡头看了姐姐一眼,她那绝美的俏脸上只是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姐姐优雅的坐下,擡起另外一只玉足缓慢的踩到了我的小弟弟上,穿上及膝高跟靴的姐姐看上去是那样的高贵,冰冷的靴子刺激得我浑身一颤!

    「弟弟啊......!也就是你了,舒服吗?你以前看过不少女王阉割奴隶的视频吧!姐姐今天就让你看看我高跟靴的厉害!」

    话音刚落,姐姐微微擡起玉足,跪伏在地上的男人贪恋的一口将姐姐的高跟靴跟含在嘴裏,姐姐那粉嫩的嘴唇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残忍的一脚把男人死死地踩在自己脚下,冷冷的说道:「你想好了?我可以赏赐你一个被我高跟靴阉掉的机会!」

    「主人......!主人......!求求您了~ 自从上次被您高贵的玉足揉虐过之后我的贱根就已然满足了,我的一切都心甘情愿的献给您!」

    还没等我消化男人话语中的意思,一阵强烈的快感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姐姐一脚踩在男人的头上,另外一只高跟靴则是踮起踩在我的小弟弟上,尖利的靴跟刚刚好踩在我那敏感的小弟弟前端!

    「姐......饶命......姐......姐......!!!」顾不得许多,我双手死死地抱着姐姐的高跟靴,性感而威严的靴子被我揽在怀中,脸不停的蹭着姐姐那被黑丝袜包裹着的美腿,鼻息间满满的都是姐姐玉足那股独特的气息。

    姐姐伸手轻轻地摸了摸我的头,戏虐的说道:「现在怕了?我看你不是真的怕了!」

    「啊!!!!」

    伴随着男人的一声惨叫,我小弟弟上的压迫感消失了,姐姐一脚将地上的那个男人踢开,冷冷的命令道:「贱人!脱了衣服,让你卑贱的小弟弟享受主人高跟靴的赏赐吧!」

    男人快速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双膝跪在地上坚挺的小弟弟一柱擎天正对着姐姐的高跟靴,他快速的挪动膝盖将自己那已经到达极限的小弟弟挪到了姐姐的高跟靴边,用那已经沁出丝丝液体的小弟弟前端去摩擦姐姐的高跟靴!

    「你的胆子很大啊!我允许你用卑贱的小弟弟接触我的靴子吗?那贱东西配吗?」那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表情,姐姐越发冷酷的俏脸显示出她此时的心情很不好,厌恶的瞥了一眼男人,猛的擡起高跟靴,用那尖利的靴尖正对着男人卑贱的小弟弟!

    「主人,求求你,踩死我啊......!!!」男人发疯一般的咆哮着,像蠕虫一般的扭动着身体,用自己的小弟弟去摩擦姐姐的靴底。

    「既然你怎麽苦苦的哀求我,那我就大发慈悲赏赐你吧~」姐姐轻蔑的瞥了他一眼,高傲而性感的玉足紧绷着,那尖利的靴尖对着男人的小弟弟就是一脚踩了下去!坚硬的靴底和男人的小弟弟来了个亲密接触,就听见一声闷响,男人双手死死地抱着姐姐的高跟靴强忍着疼痛享受着姐姐的残忍!

    「主人的靴子美不美啊?」姐姐的高跟靴将男人的小弟弟反踩到了肚子上,扭动脚踝残忍的研磨着。

    居高临下的姐姐宛如手握生杀大权的魔女一般将卑贱的奴隶踩在自己脚下,姐姐继续言语挑逗道:「说啊!你不是很享受这个过程吗?贱人!」

    「美......主人的玉足是最美的......啊......!」

    「那你干嘛叫得这麽凄惨啊?」姐姐快速的碾踩着奴隶的小弟弟,那双只是让人看上一眼便会情不自禁的想要跪舔的靴子快速的摩擦着男人的小弟弟。终于在姐姐的碾动下一股浓浓的精华宛如流水一般顺着姐姐的靴底喷了出来,喷到姐姐靴底和靴子上到处都是。

    姐姐擡起玉足,看了看那沾满了自己靴子的乳白色液体笑着说道:「快点,全都喷出来,主人赏你最后一次!让我榨干你。」说完姐姐踮起脚尖轻轻地踢了踢男人那还粘着精华的小弟弟。

    可姐姐是不会让男人那麽舒服的,我似乎预感到了姐姐要干什麽,只觉得自己的小弟弟也想被姐姐无情的揉虐与踩踏,在我的身边是姐姐刚才换下的雪地靴,我大着胆子将雪地靴捧了起来,放到了我那被姐姐刺激得欲罢不能的小弟弟上,双手按压着雪地靴摩擦我的小弟弟。

    「哈哈哈......你怎麽会是我的弟弟呢?你这麽贱!你们都只配被我踩死!」话音刚落,姐姐那尖利的高跟靴跟对着男人那才喷出了精华的小弟弟中间的那条缝踩了下去,性感的靴跟毫不费力的顺着尿道踩进了男人的小弟弟裏!

    姐姐残忍的笑着,慢慢的扭动着脚踝,冷冷的看着自己那长达十五厘米的高跟靴跟完全的没入了男人的小弟弟裏,她微微扭动脚踝,靴跟在男人的小弟弟裏转动着,看着着一幕我的小弟弟都被吓得有些软了,可姐姐似乎意犹未尽,将另外一只高跟靴踩到了男人的子孙袋上!

    「啊!!!」男人再也忍不住了,他拼命的翻滚着,可一切都是徒劳的,姐姐的高跟靴已经牢牢地将他控制了!姐姐那长达十五厘米的高跟靴跟完全插进了男人的小弟弟裏,姐姐的另外一只脚也踩到男人的腹部。

    「好了,你也爽够了,现在该阉了你了!」化身成残忍女王的姐姐没有丝毫感情的说道,然后擡脚将高跟靴跟慢慢的抽出来,在高跟靴跟即将离开男人小弟弟的一瞬间又快速的踩了进去!与此同时,姐姐的另外一只高跟靴也挪到了男人的子孙袋边,坚硬的靴底死死地把男人的子孙袋踩在脚下,伴随着高跟靴跟在男人尿道裏的进进出出,男人那饱满的蛋蛋也在姐姐的脚下被踩扁!

    「贱人弟弟,滚过来,用你的舌头去舔舐我的下体。」姐姐满脸潮红媚眼迷离的对我说道。

    我先是一愣,然后看了看姐姐的状态,我突然想起以前自己看的那些女王片裏女王们在折磨奴隶的时候自己也会兴奋,看样子姐姐是忍不住了,想到这裏,我爬到了姐姐的胯下,我大着胆子伸出了舌头,颤颤巍巍的把头伸到了她的两腿之间那个位置。

    我用嘴把姐姐的内裤脱了下来,然后便看见了姐姐两腿之间的那两片粉嫩的花瓣,我深吸一口气,将自己的脑袋埋进了姐姐的两腿之间,两边的脸颊感受着那丝袜的柔软,鼻子狠狠地吸了一口姐姐大腿内侧的气味。

    与此同时,姐姐的玉足对男人的揉虐还在继续,那宛如刑具一般的高跟靴跟又踩到了男人的尿道裏,不过不同的是男人的小弟弟已经不再坚挺了,有了些许萎缩的迹象。

    「贱人弟弟,快啊......!!!要不然我一会也踩烂你的小弟弟!」在姐姐一个劲的催促下,我的舌头还是进入了姐姐的神秘地带,我先是试探性的用舌头去接触了一下姐姐那鼓鼓的两片花瓣,感受到了来自于姐姐的欲望后,我开始用舌头去攻击或者说是服侍姐姐的下体了,姐姐的下体很紧,以至于我的舌头左摇右晃的努力挣扎才打开了她的神秘地带,我用舌头拼命的朝姐姐身体的更深处前进,姐姐也开始发出细微的呻吟

    没一会姐姐的下体就喷出了一股水流,喷到我脸上到处都是,姐姐也将高跟靴跟从男人的小弟弟裏抽了出来,满脸潮红的眯着媚眼看着我。我不知道该怎麽办,只是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姐姐遗留在我脸上的液体。

    「哈哈哈......!贱人弟弟,看你表现得不错,以后姐姐就赏你爲我的下体服务了......!」姐姐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将我又塞到了她的胯下,修长的美腿将我死死地缠着,命令道:「再来一次......我还要......!!!」

    再又爲姐姐服务了两次后姐姐终于放过我了,丝丝红晕承托得姐姐越发妖娆妩媚,姐姐踏着高跟靴走到了瘫软在地上的男人面前,擡起玉足朝后一带,然后对着男人说道:「现在我就要阉了你了,你还想说些什麽吗?」

    男人眼神空洞的盯着姐姐,欲言又止。只是死死地盯着姐姐那双洁白的高跟靴。「我残忍吗?」姐姐似乎还想继续玩弄男人一会,继续问道。

    男人想了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没给他开口说话的机会,姐姐那性感的高跟靴已经精準的踢到了男人的子孙袋上!然后玉足猛的擡起,尖利的靴跟残忍跺下!长达十五裏面的靴跟已经完全贯穿了男人的子孙袋!

    「我残忍吗?」姐姐依旧是那个问题,可男人已经没办法回答了,他已经疼晕了过去。

    「我残忍吗?」姐姐回头看着我问道。玉足却是毫不犹豫的一带,男人那低垂的子孙袋被姐姐的高跟靴跟残忍的划开!

    「姐......!!!」我再也忍不住了,爬到姐姐脚边躺下让我那坚挺的小弟弟正对着姐姐,苦苦哀求道:「姐......求求你也阉了我吧......!!!」

  • 相关内容